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玉米粒

385浏览    53参与
御子

墮落 番外一 初見面

考完試的我又來啦~

祝大家看得愉快💕

-----

  這是施柏宇第一次出王城,身邊護著他的侍衛還有服侍的侍女多得誇張,當初明明和聖王說好低調就好,但這種排場哪裡低調了!這要不讓人注意也難吧!

        花宜跟著施柏宇也有七八年了,他在想什麼她多多少少猜得到,心中訝異他與其他神子的不同,表面上依舊是得體的笑容“今天這排場已經算低調了,前年一殿下出巡的時候,場面可是比今日還要壯觀三倍以上呢,”

        “咱們出巡主要也是為了...

考完試的我又來啦~

祝大家看得愉快💕

-----

  這是施柏宇第一次出王城,身邊護著他的侍衛還有服侍的侍女多得誇張,當初明明和聖王說好低調就好,但這種排場哪裡低調了!這要不讓人注意也難吧!

        花宜跟著施柏宇也有七八年了,他在想什麼她多多少少猜得到,心中訝異他與其他神子的不同,表面上依舊是得體的笑容“今天這排場已經算低調了,前年一殿下出巡的時候,場面可是比今日還要壯觀三倍以上呢,”

        “咱們出巡主要也是為了體會平民老百姓都的辛苦,順道探尋防護措施是否足夠,今天這群人跟在我身邊也是沒事幹,反而礙手礙腳,打發他們回去吧。”施柏宇說得義正嚴詞,但說穿了也就只是想出來玩,那麼多人跟著哪能偷溜走呢。

        花宜自然知道施柏宇又打著什麼鬼主意,但也這是笑笑便吩咐下去。很快,他身邊就只剩下花宜和幾名侍衛而已了。

        他們陪著施柏宇毫無目的的到處亂逛,知道他玩心剩過正事,花宜邊走著邊幫忙留意四周,心中默默記下哪些地方該加強,哪些地方可以改進。

        走著走著,斜前方有一座湖,還沒走近施柏宇便看到河邊坐著一個人,氣質非凡,感覺就像哪家貴公子似的。

        最近幾年被那些趨炎附勢的貴族煩得怕了,個個都想在他面前刷存在感,以至於施柏宇對那些沒有原則的貴族非常沒有好感,當下看到湖邊那個人影心中便只想躲開。這次出巡他可是走低調路線的,完全沒有事先向百姓公告,二神子又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人物,自然也沒有人認出他來。但要是那位討人厭的貴族將他身份洩漏出去,豈不又不得安寧了。

        然而,正準備往別的方向走時,他看見那位男人拿起湖邊的石子一個一個地丟進湖中,心中暗自覺得有趣,這可不是個有教養的貴族會幹的事。

        那人的氣質很明顯有受過禮儀教育,然而配上他現在有些孩子氣的動作說有多不搭便有多不搭,這讓施柏宇起了一絲好奇。

        “你們在這候著,我等等就回來。”說罷,他也沒有等他們回覆,逕自的走向了那個男人。

        他一開始便注意到施柏宇,身子微微的一顫,但很快就恢復正常,繼續丟著石子。

        從來沒有主動和人搭訕過的施柏宇,現在一臉尷尬的站在他身旁,平常那些人都會主動靠近自己,他根本沒必要去和任何人搭話,以至於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你是?”那人並沒有抬頭。“我是……施柏宇。”他不知道自己幹嘛報上真名,就只是不想欺騙眼前擁有比女人還漂亮的臉龐,如星空般純淨的眼神。

        果然,在聽到他的名字後,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平民楊氏,參見二殿下。”施柏宇並沒有叫他起來,反而笑笑的說“你對我行的並不是首次見王族的大禮,而是平常習慣使用的禮節,”施柏宇蹲下身子,使他們兩個對到眼。“我們有在哪兒見過嗎?這也就怪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我怎麼可能會忘?”

        他自知是自己大意,也沒辯解什麼,從原本的單膝下跪轉為雙膝下跪。施柏宇原也只是講著好玩而已,見對方真的要行全禮,趕緊將人扶了起來。

        “楊氏不敢踐越。”他抽出施柏宇扶在他手上的手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施柏宇好奇的問。“楊氏賤名還是不要入殿下耳朵才好。”聞言,施柏宇不滿的嘟了嘟嘴“這又不是在王城,你不必客氣。還有,我有名有姓,不要一直喚我殿下,聽了心煩。”

        男人聽完饒有興趣的挑眉“你真的和其他王城的人不一樣。”施柏宇不在乎的聳聳肩,王城那麼多神子,各各都愛擺神子的架子,又不差他一個,他就是喜歡自由,不想被綁在城中。“楊孟霖。”

        “啥?”一時還沒從上句話回神的施柏宇下意識的提出了疑問。

        “我說,我是楊孟霖。”

        原來他叫楊孟霖啊……名字還真好聽。孟字輩的話應該是長子吧?

        “你好。”施柏宇向他伸出了右手,楊孟霖猶豫了會兒,還是握了上去。

        “以後如果我們有再見面,記得,叫我施柏宇就好。”

        “那你也要記得,我叫楊孟霖。”

        “嗯,一言為定。”

-----

灑點微糖,可以看和正文有關,也可以當一個獨立的故事看。

好啦,祝各位週末愉快😊

       

       

       

       

       

       

       

       

       

       

       

聋子小哥

修复桌椅后整炸咸鸭蛋黄炒玉米粒。快到饭点了,就是不知道晚上做点儿什么吃,翻到冰箱里还剩了大半袋的玉米粒,那就试试做个蛋黄玉米粒吧!

修复桌椅后整炸咸鸭蛋黄炒玉米粒。快到饭点了,就是不知道晚上做点儿什么吃,翻到冰箱里还剩了大半袋的玉米粒,那就试试做个蛋黄玉米粒吧!

聋子小哥

修复桌椅后整炸咸鸭蛋黄炒玉米粒

修复桌椅后整炸咸鸭蛋黄炒玉米粒

懒蛋柯

粗暴简单的风格(好好拍或者修一下会死嘛....

粗暴简单的风格(好好拍或者修一下会死嘛....

卟_吥
#必须严重说明##不是黑#第一...

#必须严重说明#
#不是黑#

第一眼看到肚子的我⋯
腦洞不是蓋的

#有沒有同樣眼瞎的#
#哈哈#

#必须严重说明#
#不是黑#

第一眼看到肚子的我⋯
腦洞不是蓋的


#有沒有同樣眼瞎的#
#哈哈#

卟_吥

今天的直播看的我精分
#每次看直播都聽不清楚#

#兩個人都有點心不在焉#

今天的直播看的我精分
#每次看直播都聽不清楚#

#兩個人都有點心不在焉#

卟_吥
因為孟霖有一個紅色的外套!給大...

因為孟霖有一個紅色的外套!
給大佬跪了!!!

因為孟霖有一個紅色的外套!
給大佬跪了!!!

一人独踽

102(三)

102(三)
     tag*最近都没有糖,脑洞骤缩,急需自我补给。还有一章就要结束了。我写的好平淡哦。下次要不要来个狠点的?

————————

——————————

————————————

    那天之后,施柏宇顺势加了杨孟霖的line。也许是施柏宇看起来十分可靠,也许是杨孟霖缺乏友谊的滋润,杨孟霖很快地就和施柏宇数熟络起来。在杨孟霖的心里,加完line那咱可就是朋友了,所以吃起人家的早饭来更是一点都不含糊。不过脸皮再厚的的人在吃了半个月的免费早餐之后,还是象征性地寒暄了句:“柏宇,你喜欢吃什么,明天我来买早饭...

102(三)
     tag*最近都没有糖,脑洞骤缩,急需自我补给。还有一章就要结束了。我写的好平淡哦。下次要不要来个狠点的?

————————

——————————

————————————

    那天之后,施柏宇顺势加了杨孟霖的line。也许是施柏宇看起来十分可靠,也许是杨孟霖缺乏友谊的滋润,杨孟霖很快地就和施柏宇数熟络起来。在杨孟霖的心里,加完line那咱可就是朋友了,所以吃起人家的早饭来更是一点都不含糊。不过脸皮再厚的的人在吃了半个月的免费早餐之后,还是象征性地寒暄了句:“柏宇,你喜欢吃什么,明天我来买早饭吧。一直都是你买,多不好意思啊。”


    “没事,你早上多睡一会儿。我来买就好。”


    “那多……”象征性挣扎。


    “还剩一个蛋挞,要不要吃?”


    “好啊!”挣扎失败。



    最后一个蛋挞落入杨孟霖腹中,他满足地砸吧了一下嘴巴,“真香哎。”



    “噗~”



    杨孟霖看了看身边的人,迷瞪着问:“你笑什么?”



    “你好可爱哦。”




    听了施柏宇的话,杨孟霖的耳朵红了点。这已经不是施柏宇第一次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自己了。要说施柏宇在撩他吧,这段数未免也太低了,可是为什么自己还是会害羞啊?平常听到其他男生说荤话,也不觉得多难堪啊,反而还会应和着假笑两声。怎么到他这,一个“可爱”就让自己害羞了呢?难不成是因为他太帅了?



    “柏宇啊,我告诉你,你不能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生,男生应该是man,有男子气概,好吧。”



    施柏宇双手环胸,眉头微挑:“可你就是可爱啊。”



    “喂,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的男子气概咯?”杨孟霖作势扬了扬拳头,显示他的肱二头肌,幼稚到可以回幼儿园上小班了。



    施柏宇握上了杨孟霖纂紧的拳头,竟然能微微包住它,接着手又向上滑去,捏了捏杨孟霖的手臂,好似检验他是不是真的有肱二头肌。然后就听到他微微惊讶地说:“齁,真的有哦。”说着还朝杨孟霖wink了一下。杨孟霖本来还沉浸在炫耀成功的嘚瑟中,心里想自己这半个月去健身房可不去是摆拍的。接着就被施柏宇的wink电的缩回了眼神,乖乖,现在的小孩都如此电力十足吗,看来自己是真老了。




    施柏宇看人收回了手臂,还不说话了,有点紧张:“孟霖,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是啊,被你撩到怀疑人生啊。杨孟霖在心里吐槽,嘴上却说:“哎呦,可能是早上吃得有点多吧。”说着手还按上了肚子中间,假意揉了揉。为什么揉中间呢,主要是杨孟霖不知道胃应该在左边合适还是在右边更方便。索性揉中间,意思意思而已。




    “我来。”只见施柏宇脸色稍僵,伸出右手攀住杨孟霖的椅背,左手就按在了杨孟霖的肚子上,迎着顺时针就给他轻轻揉了起来,杨孟霖的那双手在外援的助力下,毫无用武之处,搁在空中有点多余。第一次被人揉肚子,动作难免亲密了些,杨孟霖有点尴尬,他急忙去划拉施柏宇的手:“没事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我来帮你,你刚才没揉对地方。”语气坚定到让杨孟无法抗拒。“我刚才不该让你再吃蛋挞的。”满满的歉疚意味扑面而来。




   因着自己随意的一句话,反而让人家内疚起来。杨孟霖在内心唾弃自己: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让人家给你揉肚子,你真把自己当太子咯?为了不被自己的唾沫淹死,杨孟霖赶紧说:“柏宇啊,可以了,我觉得好多了!”



    “真的,这么快?”怀疑的镭射线射过来。



    “额…大概是你的手法比较好吧。嘿嘿……”



    “你确定不疼了吗?”




    “真的!真的不疼了,你放心啦。”




    “你和小孩子一样,还真是没法让人放心。”



     听了这话,杨孟霖可有点不服了:“哎,我可比你大好几岁呢!很成熟的好不好!”




    “成熟吗?”施柏宇斜了他一眼,“那昨天是谁饭都吃不好,把黑米粥洒到了我身上?”




    想到了昨天自己不小心把黑米粥洒到了施柏宇的裤子上,还洒了两次,杨孟霖老脸有点挂不住:“那,那是因为车上晃啊,谁让你买黑米粥咯。”




    “我想让你吃均衡点,老吃快餐不好的。”施柏宇敛了微笑,微微低头,平地一声雷,炸出了杨孟霖刚刚才消散的内疚感。明明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硬是让杨孟霖闻到了委屈的味道。“哎呦,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嫌弃人家,杨孟霖,你多大脸啊。”杨孟霖又一次在心里唾弃自己。




    他赶忙往回找补:“我不是那个意思,柏宇啊,黑米粥多好啊,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所以你承认自己是小孩子咯?”促狭的笑声从身边传来。




    又被逗了,杨孟霖扶额。捉弄人这个事情做多了会上瘾的,不管是捉弄的一方,还是被捉弄的一方。看着施柏宇眯起眼睛微笑的样子,杨孟霖被捉弄了的一点点郁闷也就消失殆尽了。也算是博美人一笑了不是?杨孟霖的外貌至上主义暴露无遗。




     102里的空调开得可真足,消除了内心的燥热。




☞☞☞☞☞☞☜☜☜☜☜☜




    “咕咚——”一条line弹了出来。




    “孟霖,不好意思,我明天不能和你一起上班了。你自己要买早饭吃,一定要吃。”




    刚哼着小曲从浴室出来的杨孟霖看到这个line有点失落,不知道是失落明天见不到施柏宇,还是失落明天没有早饭吃。“怎么了,你明天有事儿?”




    “嗯。”


    “什么事?”



    “额…一点私事。”




   切,什么事还不能跟我说哦?杨孟霖先生对自己定位有点偏差,他似乎忘记了他们只是认识了不到一个月的普通朋友,要再拉近一点,他是蹭了人家一个月免费早餐的普通朋友,人家还真没义务告诉他自己有什么事要做。在自己生着无所谓的闷气的时候,施柏宇的消息及时来灭火:“不要生气哦,后天我请你吃大餐,我们后天中午见好不好?”




    小小的火苗还没来得及壮大,就被甘霖浇成了一股烟。





    “我要吃牛排。”小样,宰不死你。




    “好。”





    杨孟霖晃着手机,对着这个“好”字得意得笑了笑,他一点也没觉得宰一个实习生有什么不对。




     可是第三天,施柏宇并没有出现。



     杨孟霖不甚在意。




     第四天早上,施柏宇没有出现。



     杨孟霖在车上左顾右盼,一下也没敢眯瞪住,每到一个站台,他都要抬眼望一望,生怕漏掉了那个人的身影。然而直到终点站,杨孟霖也没抓住那人的一个衣角。下了车,站在烈烈的阳光下,杨孟霖的背上冒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粘糊糊的,十分难受。他掏出手机,滑到了施柏宇的界面,打了一串“嘿,小伙儿,你搁哪儿快活呢?”又删掉。“你在哪儿,怎么没上班?”又删掉。杨孟霖心想,人家不过两天没来而已,自己这样不是很奇怪。想着,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扔进背包,迎着烈日,听着蝉鸣,心里燥慌的很,不明白今天的太阳怎么这么大,今天的蝉鸣怎么如此闹腾。



     第五天,施柏宇依然没有出现。杨孟霖急了。



    “施柏宇,你怎么不来上班啊?”  未读。


    “施柏宇,你出了什么事吗?”   未读。



    “柏宇啊,看到回我一下,我…有点担心你。”   未读。




    连挂上几条消息,杨孟霖才放下手机。他按了按自己肚子疼的一边,这大概就是胃了吧?心里自嘲了下:怎么,你也是被人家养刁了,现在是在向我抗议吗?
   


    一个上午,杨孟霖都有点心神不定,他时不时地偷瞄下手机,恨不得手动把“未读”篡改成“已读”,可惜他的技术还没有达到黑客的程度,至多给人家的程序修改几个bug。下午,楼上boss来了,交给他们几个人任务,杨孟霖忙得焦头烂额,也倒让他无暇顾及内心那点不安。人们常说忙点好忙点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码农的工作就是这样,闲的时候可以翘着二郎腿,开个电脑扫扫雷,毕竟是在公司,用公司的电脑吃鸡动静太大,杨孟霖还没有挑战公司权威的欲望。忙的时候眼睛就一眨不眨地盯着程序,那可真是坐如钟,你见过谁家的钟会动。杨孟霖觉得自己那双大眼都快不亮了,更别提腰间盘突出这种码农的标配了。一通忙活之后,杨孟霖腰背一用力,把座椅往后一推,双手一伸,双脚一蹬,伴随着“哎呦”一声喟叹,好好地舒展了下四肢。四肢放松了,他又把手伸向背后,使劲揉捏着腰。对于自己的身体,杨孟霖始终坚持着公正的原则,不厚此薄彼。他的胃如果知道这个想法,必定要委屈地哭出来。




    好好安慰了腰之后,他才得空掏出自己的情人,第一时间去看施柏宇的消息。“已读”了!杨孟霖的嘴角刚提上去就被他生硬地拉了下来,“已读”时间13:58。返回主屏幕,现在时间18:32。所以他是已读之后也不回我?努力把这个念头消化掉的杨孟霖有点委屈。回一下自己能怎样,有那么忙哦?怎么也是一起吃过一个月早餐的人,自己这么不重要吗?
   




     “他果然没把我当回事。”正向公交站台走去的杨孟霖认清了这个事实。他摩挲着手机,心里赌气,那我就还留他干嘛,删掉好了。拇指在“删除”键上来来回回几次,到底是没狠下心。




    郁闷的他也不看前方,低着头盯着手机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哎,你是小孩儿吗,走路怎么都不看前面。”熟悉的声音钻进杨孟霖的耳朵。杨孟霖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被自己吐槽了许多遍的人。他不发一言,从那人身边走过。施柏宇看着他这副平淡的样子,有点慌,连忙跟上他,一声声地叫:“孟霖…孟霖…”杨孟霖充耳不闻。




    杨孟霖站在公交站台等公交,一副目不斜视的规矩模样。但他的余光可不像他表现得那么老实,它正一遍遍地探测着身边人的动作。余光侦测了一番,偷偷向他禀报:施柏宇正站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瞅着他,手抬起又放下,想碰又不敢碰他。这则消息极大地取悦了杨孟霖,他在内心谋划一场捉弄,完全抛弃了刚刚准备和这人断绝联系来着。
   



     此时,102才从拐角处显露出自己魁梧的身材,晃晃悠悠地来迎接它的最后一批客人。杨孟霖率先上车,直奔后座。施柏宇紧随其后,特别像一只耷拉着脑袋的阿拉斯加。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杨孟霖身边。施柏宇看着杨孟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你在生气吗?”杨孟霖冷哼一句,头转向窗外,不回答。过了一会儿,伸着耳朵听的杨孟霖硬是再没捕捉到施柏宇一点声音,他自己先按捺不住了,悄悄转过头来想探测下敌情,却正被一直盯着他的施柏宇逮个正着。“孟霖……”施柏宇扁着嘴,适时地撒了个娇。“孟霖……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干嘛生气,有什么事吗?”杨孟霖瞪大了眼睛,装起傻来十分得心应手。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嗯?”杨孟霖歪着头,一副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欠欠儿的模样。




     “孟霖,你不要这样,生气了你就发泄出来好不好?”施柏宇皱着眉头,绷紧了脸,没一点儿虚假。




    杨孟霖看着他这幅模样,那点气性也消散的差不多了。假模假式地开了口:“我本来就没生气啊。”好像刚刚咬牙切齿的是别人,“也就是没事干给你发了个消息……”




    “那个时候我正要考试,所以没得及回。”还没等杨孟霖说完,施柏宇就学会了抢答。



   
    “那你考完试了怎么都不给我回?”杨孟霖已经顾不得装样了。




     “我想当面跟你解释。我想见你。我想看着你说原因。”施柏宇说得急,好像没有什么逻辑性,“我这一周都在准备考试,实在是脱不开身,所以我没有来见你。”说完,施柏宇一脸懊恼,看似后悔的紧。




     杨孟霖听着有点奇怪,好像施柏宇不是来实习,倒像是专门来、专门来看自己一样。
   



     “就算你在准备考试,不能来上班,给我发消息说一声总是可以的吧?”



      “我……”




      “你什么,不许骗我!”杨孟霖靠近了一点,眯着眼睛威胁道。




     施柏定了定,叹了口气:“我怕、我怕自己定不下心。如果我给你发消息,就会忍不住想你在干嘛,想继续和你聊天,想第二天一早就来找你……所以我就忍住不给你发了。”




     施柏宇的一字一句说得简简单单,但砸到杨孟霖心上,效果就有点不同了。砸的他都有点结巴:“你…你不要以为…以为这样说,我就不生气了……”




    “可你刚刚还说你没生气呢。”施柏宇听到杨孟霖的结巴,就知道他的气已经消了,杨孟霖这一点特别好。
   



    “别拿你这套哄小女生的说辞来哄我,我可不吃。”杨孟霖看施柏宇舒展了眉眼,知道自己的小把戏已经被人拆穿了,索性把语气放的更无赖点。




    “我没拿这套哄过女生,只哄过你,只想哄你。”




     啊咧?似曾相识的话施柏宇到底师从何处,这一秒深情的变脸是从哪儿学的?杨孟霖简直想去拜师。




    杨孟霖被撩到不想说话了。无语抬头望天,哦,只望到斑驳的车顶。施柏宇也不再说话,肩膀靠着杨孟霖的肩膀,不知道在想什么。玻璃上印出了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的身影,自然且自在。




     “哎,对了,你现在住底站那片儿吗?”




     “嗯?额…嗯。”





     “我去……”




     “不行,不可以去!”



  
    “…你干嘛?我说我去过那,你激动什么?”




    “我……我以为……”



    “你是不是又瞒着我什么?我跟你说,施柏宇,你要是这样,咱俩这朋友可真没法做了。”杨孟霖这次是真生气了,他认为朋友之间最起码得信任是要有的,如果有人吞吞吐吐,总是遮掩什么,那交朋友有什么意思?




    “我……”施柏宇再次低下了头。看着他这副模样,杨孟霖有点累,他站起身,按下了侧面的响铃,准备下车。




     “孟霖…你干嘛?”施柏宇拉住他的手腕。




     “施柏宇,我自认为没问你什么过分的问题,如果你这么神秘的话,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做朋友。”杨孟霖说完挣开了施柏宇,一转身下车。“孟霖!”施柏宇声音不自觉放大,追下站台,“对不起,我骗你了,我不住在102的底站。”  
  

Exanimo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男孩子長得俊俏...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男孩子
長得俊俏
可萌可皮
嬌羞可愛
還會唱歌
還真是讓我著迷😂💓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男孩子
長得俊俏
可萌可皮
嬌羞可愛
還會唱歌
還真是讓我著迷😂💓

一人独踽

102(二)

    tag*我来填坑了。为什么填不完?
    前几天我也沉淀了一下,还是那句话,磕cp磕的是自己的快乐,与他人无关。
    架空哈
——————

————————

——————————

    其实杨孟霖也知道,小孩不过随口说一句明天见而已,毕竟哪有每天都能遇到的巧合?要是每天都能遇到自己也不会现在才遇到他了。虽然这样想,但是他还是在心里存了一丝期待,虽然也不知道期待些什么。就觉得好像要是有个人同行上班的感觉还挺好的。这就像是一个人吃饭都不敢离开座位,生怕转身回来自己...

    tag*我来填坑了。为什么填不完?
    前几天我也沉淀了一下,还是那句话,磕cp磕的是自己的快乐,与他人无关。
    架空哈
——————

————————

——————————

    其实杨孟霖也知道,小孩不过随口说一句明天见而已,毕竟哪有每天都能遇到的巧合?要是每天都能遇到自己也不会现在才遇到他了。虽然这样想,但是他还是在心里存了一丝期待,虽然也不知道期待些什么。就觉得好像要是有个人同行上班的感觉还挺好的。这就像是一个人吃饭都不敢离开座位,生怕转身回来自己的饭菜已经喂了垃圾桶。两个人一起的话,对方就会给你护着食儿,很安心。


    他住的地方离102的始发站只有三站,作为一个初级码农,这已经是他的工资能提供的最好住宿了。房租再高点,保不齐自己变成月光族。为了未来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他忍下了每天两次的长途奔波。而因着昨天的那份小期待,杨孟霖第二天一早都没敢提前去上班,他卡着昨天的点儿踏上了102。一踏进公交车,就看到了一群穿着太极服的老人们手提刀枪棍棒谈笑风生。杨孟霖习以为常,毕竟始发站有个大型公园是这些老人的根据地。老人们这显然是晨练归来了,看着他们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杨孟霖自愧弗如,都不好意思把自己往年轻力壮的词上靠了。



    年轻人上公交的不二法则就是往后找坐,坚决不坐前列。天知道你坐前列能坐几站,兴许下一站就有个拎着小布包,白发如银的老太太立在你身边,你有强大的精神力抵挡她那微微一笑吗?微微一笑不一定倾城,但肯定能放倒你。让你乖乖地站起来,以此赚取老太太一句:“真是个好小伙儿”的表彰。



    所以杨孟霖压根儿没在前排犹豫片刻,就在司机师傅的助力下,跌跌撞撞地往后走。也就在此时他瞄到了那小孩儿,那小孩正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含笑望着他。杨孟霖惊诧:欸,他怎么在这?难道住得比我还偏吗?此时,司机师傅一个神龙摆尾就要把他甩倒在地,对面那人手疾眼快地抓住了杨孟霖的手,把他稳固了下来,让他不至于一早就破个相,讨个好彩头。




    公交司机大概有一个赛车手的梦。杨孟霖恨恨地想。



    “你今天怎么在这?”杨孟霖一坐稳就好奇地发问了。不应该啊,我天天坐102没遇过他啊,按他这长相不可能会逃离我的视线的。




    “哦,昨天晚上去朋友家玩的,回来太晚,所以就住那儿了。”喔,年轻人夜生活丰富,是很正常,不像自己,回家也只能和编码为伍,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夜生活了。



     “那就难怪啦,我说呢,我坐这趟车很久了,从来没见过你啊。”



     “嗯,我也是刚搬来这片儿,很正常。”


    小孩儿今天就简单的穿了件白衬衫,里面搭了件白t。看着他这副模特身材和刚刚稳住自己的有力臂膀,刚刚才被晨练老人打击了的心承受了二次创伤。杨孟霖想,回家还是去翻找翻找健身卡吧。




     今天小孩看样子心情不错,说话都是微微笑着。正闲聊了两句,施柏宇愣了下,好像想起了什么,用手去扒拉他的随身书包。杨孟霖有点好奇,伸了伸脖子,想要窥测下里面有啥宝贝。只见施柏宇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个汉堡,一个饭团,两杯豆浆,都是麦老头家的,原来还是麦老头的死忠粉呢。




    “你吃汉堡还是饭团?”施柏宇问。




     “哈?给我吃吗?”杨孟霖惊讶的指了指自己,搞不清怎么有他的份儿。




    “对啊。不知道你喜欢吃哪个,所以就买了两种。”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饭啊?”



    “看样子像。”




    “……”小伙挺会怼人。




     “呃…那我要饭团。”从施柏宇手里接过饭团和豆浆的杨孟霖还有点嘀咕,“要是今早你没遇到我的话,你这双份的早饭怎么办?”



    “不会啊,我们昨天不是约好了。”




    “哦,对哦。”叼着吸管的杨孟霖已经被温热甜糯的豆浆迷住了。压根儿忘了想对方这股子笃定的气势从何而来。




    “那你在哪家公司上班啊,看我认不认识。”杨孟霖咬着饭团,含混不清地问。




    “嗯…就是一个小公司,估计你也不认识。”这是施柏宇见杨孟霖之后第一次卡壳。




    杨孟霖的脑洞有时候也蛮大,听了人家语气里的犹豫,心想难不成他是自家公司的竞争对手,对自已还保持着高度警惕?这脑洞刚冒出来,就被他给摇晃散了,自己一个初级码农,连高层都没见过几次,实在是不值得人家警惕呀。估计这孩子就是想保持个神秘主义,相逢都是靠运气了,干嘛还问那么多。




    于是专心地把早饭吃完了,别说,麦老头家的饭团还真不错。吃完了的杨孟霖砸吧着嘴想。猛然,嘴角传来一点瘙痒,杨孟霖一怔,施柏宇趁他怔愣的功夫用纸巾把他嘴角粘着的米粒擦掉了。




    “你的脸跟着你可真幸福。”




    “哈?”




    “不愁吃喝啊。”



    杨孟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调侃了。对方满脸:你这么大人还能把饭吃到脸上的促狭表情让杨孟霖的耳根熟透了。



   
    “呃,失误失误,我一般不会这样的。”




    “真的?可是你的耳朵红透了,和昨天一样。”




    杨孟霖再也不觉得有人一起上下班心安了,总是被人看到自己出糗的一面也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啊。



   
    “好啦,你要不要听歌?”急于转化话题的杨孟霖显得有点笨拙。



    “好。”大概是看到杨孟霖囧得只露出个发旋儿,施柏宇顺势给了个台阶。



  
    杨孟霖把饭团的包装纸放在了腿上,转过自己的背包,掏出那副闷骚的潜水耳机,右耳给了自己,左耳递给施柏宇。对方没有伸手来接,杨孟霖往身旁一瞅,发现自己腿上的包装纸已经到了施柏宇的手里,连着豆浆杯。他把它们聚拢到一块,用袋子扎紧。一系列动作不紧不慢,自然的让人感觉舒服。




    小孩儿还挺细心,杨孟霖想。




    才过去三站,102又开始气喘吁吁了。人越来越多,连后面的过道都塞满了。杨孟霖被逼与施柏宇肩并着肩。他们也不再对话,因为对话像是在吵架。他最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了,吵得人脑仁疼。但现在左耳灌满了家长里短,鸡毛蒜皮,他反而觉得没那么难受。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天气太好,还是因为一大早的饱腹感令他感到充实。




     过了高峰路段,人群呼啦就散了,与昨天的情景无二。他们也得了空,杨孟霖又开始牙痒痒:“施同学,你……”




    “叫我柏宇吧。”



    “哦,好,柏宇啊,”第二次见面就叫人家名字感觉有点怪怪的,“你有女朋友了没?”说完还挑了下眉,一副很懂的样子。八卦真不是女人的天性,杨孟霖看着人家这身板和气质,就断定人家不是单身。




    施柏宇盯住他:“还没,不过正在追。”




    “你还要追嘛?我觉得你站在她身边跟她表个白,她就会同意了吧!”杨孟霖很惊讶,像这小伙还不好追人?




    “真的?”挑眉的人变成了施柏宇。




    “真的啊。我说,柏宇啊,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呀。”杨孟霖说着还欠欠儿地拍上了人家的肩膀。




    “那,我喜欢你,孟霖。”施柏宇敛了笑容,略显真挚地说。




    今天杨孟霖的耳朵今天有点忙,它又烧着了。




    “啊?我…这个……那个……”杨孟霖不是没被人表白过,只不过这次的情况有点特殊,让他措手不及,他的意识都炸成了烟花。他第一反应不是:这小子竟然喜欢男人?而是:我直接拒绝会不会太伤人?



    “好啦,跟你开玩笑的。你耳朵又红了欸。哈哈。”



     听着这爽朗的笑声,杨孟霖神智回笼,再一次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他内心很庆幸,避开了一个两难的选择。还有一丝丝失落混在里面,也不知道失落些什么。“欸,这种事情怎么能开玩笑啊!”



    “不是你说我在谁身边跟他表个白,都能成功吗,我就试试咯。看,不是没成功。”施柏宇双手一摊,肩膀一耸。




    “那怎么能一样?”杨孟霖翻了俩白眼。




    “怎么不一样?”




    “我是男生啊!”




    “男生又怎样?”施柏宇再次堵得杨孟霖无话可说。




    “就…那……”




    “前方到站**,此站是本次公交终点站。请乘客朋友们带好您的物品,有序下车。”




    杨孟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么喜欢这机器女声,简直爱死它了。




    “哎呀,到站了,赶紧下车。”杨孟霖立即起身,提着嗓子说道。浮夸的演技令施柏宇忍俊不禁。下车刷卡的同时施柏宇把垃圾掷进了垃圾桶。




    重新投入太阳炙热的怀抱,杨孟霖伸了个懒腰,立马忘了车上的插曲,冲着身边人随口侃道:“那我们就分道扬镳咯!”




    “不是分道扬镳,是明天再见。”施柏宇碰了碰他的手,肯定地说道。




    杨孟霖看着这个比自己还高不少,挡住了自己头顶刺眼阳光的人,心道:我这是被撩了吗?
   

卟_吥

Mark?

morning?

miss??

#到底什么意思#
#悬疑之一#

Mark?

morning?

miss??

#到底什么意思#
#悬疑之一#

一人独踽

102

tag*我觉得这是一发完……

架空。

————————

——————————

102

    六月的天,热得太阳都发了怒,一大早,它发散出浑身的火气,明晃晃的光让你无法与它对视。102公交的驾驶员对离合器爱的深沉,踩踏之间用尽全力,急刹的力量能让后排的乘客从座位上弹起来。杨孟霖就是弹起来的那位,在弹起来的那一刹那,他在内心感叹:健身房是不用去了,这坐一次公交可比一个小时的仰卧累多了,还锻炼人。困在硬得硌人的座位上,浑身都不舒服,想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看着面前的“人肉夹馍”,杨孟霖咽下了这个奢侈的想法。算了,这个座来之不易,且坐且珍惜。

  ...

tag*我觉得这是一发完……

架空。

————————

——————————

102

    六月的天,热得太阳都发了怒,一大早,它发散出浑身的火气,明晃晃的光让你无法与它对视。102公交的驾驶员对离合器爱的深沉,踩踏之间用尽全力,急刹的力量能让后排的乘客从座位上弹起来。杨孟霖就是弹起来的那位,在弹起来的那一刹那,他在内心感叹:健身房是不用去了,这坐一次公交可比一个小时的仰卧累多了,还锻炼人。困在硬得硌人的座位上,浑身都不舒服,想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看着面前的“人肉夹馍”,杨孟霖咽下了这个奢侈的想法。算了,这个座来之不易,且坐且珍惜。



    靠窗的大妈开着大喇叭,唾沫横飞地炫耀着今天买的菜有多么新鲜,左边的大叔呼噜声在空中转着圈儿。杨孟霖叹了口气,摘下耳朵上的红色耳机,心里琢磨着,等发工资了,买个降噪的吧。



    现在全身能动的只有眼睛了。杨孟霖双手扒在前座椅上,眼睛逡巡着车厢,觉得公交真神奇啊,有多少人都能压进来。“叮——”,到了站台,102像一个气喘吁吁的老人得以喘息,它“嗤”得一声停了下来。一波人呼啦啦地下了车,如得到了水的鱼儿,舒适地长吁一口气。另一波人面色凝重地加入“肉夹馍”大军。刚歇下来的102又被司机师傅鞭笞向前,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控诉着司机的不人道。


    杨孟霖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按自己现在的工资标准,还要和102公交相亲相爱几年。
   


     又想到自己要坐到底站,杨孟霖懊恼地挠挠头,垂头丧气地靠回椅背,却不小心压到了一只手。杨孟霖连忙坐直身体往侧面一看,原来有人抓住了他的椅背避免身体歪斜,刚刚自己在想着乱七八糟的才没有感觉到。



    “不好意思!”杨孟霖仰头,连忙道歉。
“没关系。”手的主人只是盯着左手上的手机,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随口说道。却也把右手往椅背的上方挪去,避免再次和杨孟霖的后背亲密接触。



    对方轻描淡写的口吻让杨孟霖有些好奇。他抬头又看了一眼,呵,个子蛮高,将将要碰到车顶了。眼神往下扫,这人穿着一件黑白竖条衬衫,敞口,里面搭了一件白T,休闲黑裤的下面是一双三叶草小白鞋,左肩斜背着一个黑色书包。浑身洋溢着青春大学生的模样。只可惜他始终低着头,杨孟霖看不见他的模样。



     收回视线的杨孟霖忖度着,年轻真好啊。



    又摇晃了几站,买菜大妈终于心满意足地收了线,大概是在“孙子好还是孙女好”的辩论赛里获胜了。 她重重地地拍了拍杨孟霖的肩膀:“小伙子,让一下,我要下车了。”“哦,好好。”杨孟霖双膝转向外侧,给大妈留下足够的空间。“哎呀,你站起来一下子嘛,你让这么个小小的空档,我老太婆怎么出得去的呀!”老太太常年练就的洪亮的嗓音顿时抓住了几个探寻的目光。杨孟霖的耳朵“刷”地一下红了起来:“不好意思……我……”


    “阿姨,不好意思,是我站在这挡到他了,他不是不想给你让位置呢。来,你站我这边。”一个轻快的声音传过来,与此同时,刚刚被杨孟霖压着的那只手顺势从他的肘侧穿过,把他挎起来,让杨孟霖和手的主人紧贴在了一起,座位旁的空间一下子大了不少。



    “这样才对嘛,年轻人要懂得尊老知不知道啦!不像他——”大概是被那句“阿姨”打动了,大妈满意地望着杨孟霖身旁的男孩子,还指了指杨孟霖,摇摇头。接着提着一篮子菜慢慢悠悠地下了车。




    而杨孟霖傻了眼。他感受到手臂和后背上传来的热气,头有点发晕,天气太热了,自己怕是要中暑了吧。还有,他怎么就从根正苗红好青年变成了不尊老爱幼的反面教材了?




     “不坐了吗?”手臂上的热量倏地消散,那个声音又来了。“哦,坐坐。”说着杨孟霖一屁股坐进了靠窗位置,拍了拍旁边,“同学,你也来坐吧?”对方没有犹豫,把肩头的书包拿下,也坐了下来。直到坐下来,杨孟霖才看着这人的正面,没想到单眼皮的男生眼睛也会这么大。



    “刚刚谢谢你帮我解围哈。”



    “没事,本来也是我挡住了你。”



     “哈哈,”杨孟霖干笑两声,“我想说那个老…阿姨是能从座位旁走出去的。”



     “嗯。她对自己的认识不太准确。”



     “哈哈。”



     客套了几句就无话了。杨孟霖托住下巴看向窗外,思考着什么时候才能买个车呢。



     等他回神的时候,102已经过了高峰地段,车内空旷了许多,只有几个人稀稀拉拉地站着,吵闹声戛然而止。



    不过身边的人还没下车哎。




    杨孟霖想起了他的耳机,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连接上手机。身边人的目光因他的动作而转向他。
   


    “你…要听歌吗?”杨孟霖脸皮薄,觉得人家都看着你了,意思一下还是要的。




    “好啊。”没想到对方还真答应了。




    “喏。”杨孟霖惊讶了下,把耳机递了过去。对方的手掌好像比自己的还大点,靠北,现在学生的营养都这么好嘛?




    “云层浮在山脉  只为对方存在

      一眼下来拥成一团白

     树要睡过几载  才能等到新芽再开

    而我始终等不到你来

    一个人的伤怀

    怎好意思感慨 ”



    日推的歌几乎没让自己失望过,不过还是学生的对方大概听不出什么味道吧。杨孟霖想着偷瞄了一眼,却发现对方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前方到站**,此站是本次公交终点站。请乘客朋友们带好您的物品,有序下车。”




    甜美的机器女声传向公交的各个角落,也打断了听歌的两人。




    “哎呀,到站啦。同学,我得下车了。”




    “这是底站,都得下车。”



    “哦,对哦。”杨孟霖跟着那人往后门走,蹙了下眉,“不过这片是科技园,你还是学生吧?”你怎么也在这下车?



    “我在这实习。”



    “哦,怪不得呢。不过你看起来很小哎,不像是实习生呢。”



    “我不小了。”下了车的那人面向杨孟霖站着,有点严肃地说出这句话。



    小孩严肃的样子还蛮可爱的,杨孟霖拍了下对方的肩膀:“哈哈,和我比,你还很小哎。不和你说咯,我要迟到啦!”杨孟霖说着点了点自己的手表,向对方示意,转身就要跑。


       
    “等一下,你每天都坐公交吗?”对方拉住了杨孟霖做好预备姿势的手腕。




    “对啊。”




     “那明天见。”手上的力量一下消失了,对方松开了手,“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




     “你叫什么?”




     “我叫施柏宇。你好,杨孟霖。”



     “你怎么知道我叫杨孟霖?”




     “你猜。杨孟霖,明天见。” 对方微微低头,笑容露了出来。




    太阳真大,我快被热晕了。
  

卟_吥
后半段采访好高能#压抑太久什么...

后半段采访好高能
#压抑太久什么鬼!#
#感情好我信你!#
#就想问#
#不会害羞国师直播为什么不亲!#

后半段采访好高能
#压抑太久什么鬼!#
#感情好我信你!#
#就想问#
#不会害羞国师直播为什么不亲!#

卟_吥
唐老师,腐女界的人生赢家!不...

唐老师,腐女界的人生赢家!

不修仙了,睡前发个脑洞,柏宇带黑色手链的原因是为了广大粉丝拍双人照谋福利~

#还有一个可能#
#他想牵怂霖的手#
#他觉得双人活动这是标配#

脱发派尼们晚安😴

cr见图


唐老师,腐女界的人生赢家!

不修仙了,睡前发个脑洞,柏宇带黑色手链的原因是为了广大粉丝拍双人照谋福利~

#还有一个可能#
#他想牵怂霖的手#
#他觉得双人活动这是标配#

脱发派尼们晚安😴

cr见图


一人独踽

黑框眼镜(番外四)

黑框眼镜(番外4)

废话tag*我觉得番外数量都快赶上我的正文了……

杨尼可*施派尼

﹉﹉﹉﹉﹉﹉
恋爱,是两个人互相取暖的过程。
﹉﹉﹉﹉﹉﹉﹉

﹉﹉﹉﹉﹉﹉﹉﹉

    还有两天,施派尼就要回来了。

    人家说小别胜新婚。

    虽然这话用在自己的身上有点变扭,可是杨尼可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想到施派尼要回来了,即使是在工作中,杨尼可的嘴角一直没有下来过。虽然每天都有视讯,每天都会在对方温柔的晚安声中入睡,可是看得见,摸不着啊,等身抱枕是不能...

黑框眼镜(番外4)

废话tag*我觉得番外数量都快赶上我的正文了……

杨尼可*施派尼

﹉﹉﹉﹉﹉﹉
恋爱,是两个人互相取暖的过程。
﹉﹉﹉﹉﹉﹉﹉

﹉﹉﹉﹉﹉﹉﹉﹉

    还有两天,施派尼就要回来了。


    人家说小别胜新婚。



    虽然这话用在自己的身上有点变扭,可是杨尼可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想到施派尼要回来了,即使是在工作中,杨尼可的嘴角一直没有下来过。虽然每天都有视讯,每天都会在对方温柔的晚安声中入睡,可是看得见,摸不着啊,等身抱枕是不能与真人相提并论的。以前只要两人回了家,派尼坐在沙发上吃鸡,自己就靠着他看漫画,即便不说话,杨尼可也觉得满足得不得了。



    怪不得大家都说异地恋难熬呢。



    幸好只是出差。



    “派尼要回来了,我…要不要准备什么礼物?”下班路上的杨尼可心里想着。派尼可是把自己都印成了抱枕送给了自己呢,虽然很智障啦。


    于是杨尼可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家,而是去商场寻觅合适的惊喜。



    可是溜了一圈,什么头绪都没有,杨尼可很头疼。以前对于穿着打扮,自己都无所谓,只要符合上班规范就可以。进店选中就走,根本不存在挑选这种事。和施派尼在一起之后,派尼觉得尼可的衣品一言难尽,就乐此不疲地给他搭配衣服、选鞋子、搭配饰,尼可只要当个衣架就成,什么都不用想。



    可是自己来逛街,看什么都适合施派尼,看什么又都配不上施派尼。



    垂头丧气的杨尼可开始往捷运站口走,“宝岛眼镜”的招牌就那么明晃晃地晃进了杨尼可的心里。他站在人家的店门外,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发了个呆:派尼说自己的眼睛漂亮。



     一分钟后。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类型的眼镜?”


    “我……”


 
    ………………



    第二天一早,在公司见到了施派尼是杨尼可完全没有料想到的。



    那人昨晚还在抱怨工作没做完,要推迟两天才能回来。杨尼可只能掩住失落,打趣道:“没关系啦,你不在我也觉得耳朵很清净哎。”



    可现在对方却活生生地站在胖科长的办公室里,不知道正在说点什么。杨尼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张望着磨砂窗上印出的人影,心想:好啊,故意骗我喔,等你出来的。手里的碳素笔在纸上戳出一个个小点。



    胖科长的例行教导终于结束。几个人从办公室鱼贯而出,长吁一口气,相视一笑后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杨尼可立即停下手里的工作,挺直了身体,紧紧盯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孩儿。



    然后对方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掠过,一个眼神都没留下。



    被忽视的杨尼可怔愣住了。出了什么事?回过神后,他撇过头,看了看施派尼,对方正在和任祐成窃窃私语,还带着一丝笑意。
   


    怎么了?



   满心疑问的杨尼可一个上午都心不在焉,时时偷瞄施派尼,可是对方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其他同事说说笑笑,分发带回来的小礼物,甚至分给了他一份。可礼物摆上了他的桌子,那人却吝啬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近午休了,趁施派尼一个人去了茶水间,杨尼可赶忙追了进去,想问个究竟。可杨尼可一只脚刚踏进去,还没张口,对方就把滚烫的咖啡一口咽下,扔下纸杯,两步跨出了茶水间,不留一言。


    杨尼可生气了。



     杨尼可非常生气。




    不理我了是吗,那好,我也不要理你了。



     恋爱中的人是没有理智的。




    中午,施派尼也没有邀杨尼可一起去吃饭,而是和任祐成勾肩搭背地走了。杨尼可干脆点了个外卖对付。正值用餐高峰,连外卖都比平常晚了二十分钟。杨尼可头一次觉得工作时间如此难熬,即便是刚上班时被处处指责的自己,也没有如此委屈。




    想到那个让自己委屈的人,嚼着外卖的杨尼可眼眶都有点发红,他抬手想抹下眼睛,让自己不要显得这么没出息。可想到了什么,他又把手放了下去。




    施派尼吃完饭回来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杨尼可的右手抬在半空中,还没来得及靠近眼睛,又被主人强制下放,修长的手指无处安放。红红的眼睛像一只受了伤的兔子。施派尼的心当时就软了下来,不自觉地向杨尼可的座位靠近了几步,可是杨尼可看到他的身影,立刻把身体向内一转,只留给他一个背部,摆足了不想和他对话的架势。




    吃饭的人们陆陆续续回来了,施派尼只好踱回了自己的座位。




   下午的局势完全颠倒。



   逃避的人变成了杨尼可,追逐的人变成了施派尼。




     直到下班,他们都没有一个眼神的交流。下班时间一到,杨尼可头一次没有加班的欲望,迅速收好自己的物品,头也不回地离开。施派尼连行李箱都顾不上拉,只拎起手提包就追了上去。




    杨尼可搭捷运,施派尼跟上。




    杨尼可出站,施派尼跟出。




    杨尼可往家走,施派尼跟着往家走。




    到了家门口,杨尼可忍无可忍:“喂,你认识我吗?你干嘛跟着我?”


    没有回应。


    “不说话就走开!”杨尼可掏出钥匙,拧开大门,踏了进去,攥住门把,向着门外的施派尼吼道。一气呵成。


    施派尼用胳膊挡住门,怯怯地说:“中午……你哭了?”


   “我哭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是个男人!”



    “你明明哭了!”



    “呵,施派尼,今天一天你不都不认识我吗?现在干嘛来关心我?你要是觉得回来之后看到我烦了,大不了……大不了……”



     “大不了什么?”施派尼的声音登时严肃起来。



    “你…你…你有话干嘛不直说啊,你明明知道我猜不懂……我都追着你了,你干嘛不理我……还摆脸色给我看……去吃饭都不叫我……”经过上次的事情,杨尼可是说不出分手这样的话的,他委屈的声音都断断续续了。



     看到杨尼可这副模样,施派尼酸得冒泡。他挣开尼可对门的钳制,跨进玄关,扔下手提包,一把抱住杨尼可。“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你…你明明就是故意的!提前回来不告诉我…昨晚还说想我…今天就…你就是个骗子,放开我!”杨尼可拱动身体,想挣开自己想念的怀抱。


    “对不起嘛对不起……”施派尼加紧钳制,“是我小心眼……”



    “对不起有什么用……什么小心眼?”头一次抓住了关键词的杨尼可。



    “嗯?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心虚的施派尼不自觉地放松了力道,使得杨尼可得以正视他的眼睛。



     “快说,不然我真的不理你了,你就从我家出去!”放了狠话。



     “你今天为什么不戴眼镜?”没头没脑的一句。
    “那是因为……”差点说出来的杨尼可咬住了自己的舌头,“这和眼镜有什么关系?”



    “唉。尼可,我应不应该为你的迟钝感到开心?”破罐子破摔的施派尼喃喃出自己的心里话,“早上你一来,为什么就有人来找你问工作的事?你明明就是一个小小的科员, 她们为什么偏要来找你?”



    “她们说……”



    “她们能进这家公司都是人精,连简单的文稿都做不好吗?”



    “可是……”



    “你知道你的眼睛有多漂亮吗?你知道你跟她们说话的时候多温柔吗?”施派尼忍不住亲了下杨尼可的眼角,“我在胖科长的办公室看得都嫉妒了。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到底给我招了多少情敌啊……”



     杨尼可没再说话,施派尼就那样抱住他。



    两个人的手表“吧嗒吧嗒”地响着,声音轻微又安宁。



    “施派尼,你这是不信任我吗?”两分钟的时间足以让杨尼可消化刚才的那番对话。“你觉得我会被这些动摇吗?”



    “尼可,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不相信自己。我足以让你依靠吗?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可是我看到了,慢慢地有更多人看到了。我怕……”有时候剖析自己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尼可,不安的人不只是你,我也会。”说完,施派尼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怀里的人长吁一口气,抬头望着施派尼的眼睛:“派尼,我昨晚刚配了副隐形眼镜,因为你说我的眼睛漂亮,所以我希望你一回来就能看到。为了眼睛能提前适应,今天我才戴的,花了半个小时才戴上。只因为你说我的眼睛漂亮,我只记得你说我的眼睛漂亮。你看,现在,我的眼睛里只有你。”



    “尼可……”



    “对不起,以前我只想到我自己,遇到事情只想逃避。我只想汲取你身上的温暖,却忽略了你的感受,我没想到你会像我一样不安。”



    “尼可……”




    “那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不好,我宁愿你跟我吵一架,而不是默不作声,让我自己去想。你也知道我迟钝啊,万一我想不通……那我们不就……”



   “我想让自己变得成熟,变得能让你依靠。而不是为这样的小事跟你呛声。”



    “齁,你觉得你现在这种冷战的行为有比较成熟喔?”杨尼可不认同地眯了眯眼。



    “对啦,对啦,我知错了。下次我都会说出来的。”


     “还有下次?这种无边的飞醋还会有下次喔?”



     “……不会了。”



     “好啦,快脱鞋啦,地都被你踩脏了。”



     听着杨尼可的命令,施派尼乖巧地把鞋脱下,弓着腰把鞋放进鞋柜。



    “派尼。”



    “嗯?”



    “欢迎回家。”



     “嗯!”

 
   

一人独踽

《黑框眼镜》番外3

tag*我本来不是要写这个的。可是写着写着就……下次再写那个梗吧。

虽然🎁梗很俗,可是我喜欢啊😊

杨尼可*施派尼

————————

——————————

————————————

    施派尼出差去了上海,要两个礼拜。

    他走的第一天,杨尼可就发现坏了,自己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想他。

    今天在公司上班,有点心不在焉,一个数据比对出了错。神奇的是胖科长却没有大发雷霆,只是让他以后认真点儿。都被派尼带坏了,人家明明姓胡,就是脂肪——稍微多了点,施派尼就左一个胖科长,右一个胖科长地...

tag*我本来不是要写这个的。可是写着写着就……下次再写那个梗吧。

虽然🎁梗很俗,可是我喜欢啊😊

杨尼可*施派尼

————————

——————————

————————————

    施派尼出差去了上海,要两个礼拜。


    他走的第一天,杨尼可就发现坏了,自己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想他。


    今天在公司上班,有点心不在焉,一个数据比对出了错。神奇的是胖科长却没有大发雷霆,只是让他以后认真点儿。都被派尼带坏了,人家明明姓胡,就是脂肪——稍微多了点,施派尼就左一个胖科长,右一个胖科长地叫。听得多了,杨尼也自然而然地顺上了口。真是近墨者黑啊。想着,杨尼无声地笑了笑。


    下班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施派尼在家的时候,它像百老汇里的歌姬,搔首弄姿,姗姗来迟。可施派尼不在家,它摇身变成了打更的平头百姓,掐指拈点,分秒不差。


   现在的杨尼可连思想都被同化了。
  


    望着空荡荡的办公室,杨尼可心想:施派尼晚上会不会好好吃饭?


    自己一个人回家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大概三个月前了吧?自从和派尼在一起,派尼就开始蹭着杨尼可,非得到杨尼可的家里去,好像杨尼可的家有磁力一样。每天晚上送杨尼可回家是标配,可是上楼只坐一会儿,就会被尼可撵走。而周末到尼可家报到是附赠,一赖就是一天。慢慢地,不知道哪一天开始,他们就同居了。好像没有谁主动提出,都是自然而然。



    杨尼可的家虽然不大,但离捷运很近,距离十分钟左右。当初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选择租在这里。此时,刚下捷运的他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握着手机和自己的男朋友视讯,迎着月光,一路踢踢踏踏地往家回,时不时为了看清屏幕里的人,还得停下来,也是难为了不能一心多用的杨尼可。


    “尼可,我好想你啊。想我了没。”屏幕里的男人正不修边幅地趴在床上,脸离镜头超近,眨巴着眼睛,撇着嘴,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嗯,正在想。”我也很想你呢。



    “啊啊啊,我比你想我的更想你!”



    “你在讲什么鬼东西啦!”施派尼是个幼稚鬼,杨尼可一边笑一边吐槽。



     “反正就是很想你,这才第一天欸,怎么办?还有十三天,早知道我会这么想你我就不来了!”怨念的眼神简直要刺穿屏幕了。



    “你好好工作啦。才两个礼拜而已,很快就过去啦。这次出差对你来说很重要欸,你要好好表现。”听着男友露骨的表白,杨尼可的耳朵又开始泛红。可是他还是要安抚住对面那只大狗狗的情绪,尽管他也觉得两个礼拜实在太长了点,公司是有多少事要处理啊。



   “唉。我知道啦。”对面的人翻了个身,屏幕也随着他转了一圈,碎碎念继续传过来:“那我不在家,你要好好吃饭,不要想其他人只要想我。睡不着不要吃药,抱着我送你的礼物睡觉,肯定很快就会入眠的!”



    杨尼可不禁停下了脚步,笑容收了一下。看来施派尼是忘不了安眠药的事了。当初坚决反对同居,就是怕被他发现…这些不好的东西。杨尼可也知道安眠药不好,可是当夜深人静,他在床上恐惧支配,辗转难眠的时候,他顾不得许多了。



     还记得那个周六,阳光耀眼,只因为施派尼突发奇想,想吃红烧鲈鱼,杨尼可就跑遍了周围的菜场,将最满意的一条收入囊中。看着肥美的鱼,杨尼可心里暖暖的,即使他最不会吃鱼,每次吃鱼都会被鱼刺卡住,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中午时分,杨尼可在厨房里和鲈鱼搏斗,而只会捣乱,索要“零食”的施派尼被忍无可忍的杨尼可赶出了厨房。他只好委委屈屈地去翻看书架上的漫画,没成想,还真入了迷。



    “尼可,《夏目友人帐》第22话在哪儿呀,我没找着欸!”疑惑的声音从床头处传来。



    “在床头右上角第二格……你别找,我给你拿!”杨尼可猛然想起了什么,抓着鱼刀就冲进了卧室。其实只是两步的距离。



    可是晚了。



    他的目光黏在了施派尼手上的白色瓶子,上面清楚地写着:地西泮片。



    “派尼……我……”杨尼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像也不用说。这一看就明白了,他在吃安定的药物,肯定在精神方面是有些许问题的。所以他张了张口,发出几个单字,没音了。而施派尼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专心地看着眼前的药品,似乎正在研究它的成分。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在杨尼可的头越来越低的时候,施派尼一把揽过他,说“尼可,我不想吃红烧鲈鱼了,我想吃清蒸的了。”



    “嗯?哦,好。”



    “我好饿哦,你赶紧去做嘛,不然我又要吃零食咯!”说着说着,施派尼就作势嘟起了嘴。杨尼可被施派尼推回了厨房,而他自己把那瓶地西泮片放回了第二格,用《夏目友人帐》挡了挡。



    双方都默契地没有再提那瓶药的事,即便鱼汤很鲜美,也没有隔绝施派尼对手机的爱,line的消息一闪一闪的,施派尼就一边吃一边回。可他们分明规定过,餐桌上是不允许玩手机的。看着施派尼,杨尼可什么也没说,他只是觉得放到嘴里的都是蜡,太涩。吃完了饭,施派尼一反常态,说有重要的事,就回了家。


    杨尼可就在沙发上窝了一下午,把《复仇者联盟》1和2看了一遍。这本来是施派尼提议的。因为《复联3》还有半年就要上映了,施派尼很激动,他想和他回顾一下。可是…看起来,没有这个机会了。当《复联2》的片尾出来时,杨尼可捂住了脸,他以为也有个钢铁侠来拯救他的。


    夜里,躺在床上,有一段时间没有失眠的杨尼可失眠了。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伸手到了书架第二格,那个小小的瓶子还在。他坐直了身体,倒出了一粒在手心里,就那样盯着它。



    盯了很久,他把那粒药丢回瓶内,旋上瓶盖,随手一掷,瓶子不知滚落到了那个角落,发出一阵“簌簌”的响声后就停了。


    杨尼可蒙住了头。


    他想去挽留一下他的钢铁侠。



    没想到,没等他去,钢铁侠自己回来了。看到猫眼里的施派尼,杨尼可揉了揉眼睛。他深吸了几口气,旋门的同时轻声说:“如果你是来宣布分手的话……”不,我要挽留他,我不是要说分手。可是留着他好吗,我不应该拖住他。


    “噔噔——”施派尼一脸兴奋地推着一个系着绸带的大箱子挡住了他的话头。



    “尼可,你猜猜这是什么!”



    “你不是……有事吗?”躲我吗。



    “对啊,我就是去做这个啦!”施派尼指了指箱子,“你先让我搬进去啦,外面有人欸。”说着施派尼搬起等高的箱子就进了客厅。



    高大的箱子一下就让客厅变得狭窄了些。两个人也就靠得更近了。



    “尼可,你快猜猜这是什么!这可是我送你的礼物喔!”



    礼物?不是躲我吗。



    这样想着,杨尼可也真围着着比自己还高的箱子转了一圈,实在想不到,“是……什么?”




    “齁,你都不猜一猜喔!好吧,那你拆开看看吧!保证你会喜欢!”施派尼佯装生气,却还是掩饰不住兴奋。



    杨尼可从顶部把绸带解开,“哗”地一下,箱子四散而开。令杨尼可终身难忘的礼物映入眼帘。



    “这是……什么?”



    “看不出来吗?这是我欸!”施派尼把礼物抱出来,“你看你看,这是我欸,穿得特别帅,笑得特别甜。你摸摸,很软欸。”施派尼指着礼物一脸求表扬。




     礼物就是一个等身抱枕。模特:施派尼。




    日后想起,杨尼可也是很服施派尼的脑洞。怎么会用等身抱枕当礼物,很智障欸。



    可当时他却没有想到那么多,他只是怔愣着,“这个…就是重要的事?”



     “对啊对啊。我昨天缠着一个朋友连夜加工的哎,虽然被嫌弃了一番,可是成果很显著啊。本来半夜就做好了,可我担心你休息,所以今早才过来,”一脸得意的人慢慢正经起来:“你睡不着,就抱着它,好不好?它就是我,我睡眠可好了,一定能把睡意传给你的!你不要…不要吃药了。对身体不好。”



    说着,施派尼拉住了杨尼可的手。


    杨尼可这发现施派尼穿得还是昨天那件黑白条纹外套。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和自己的差不多了。


    “所以…所以……你不是……”鼻子发酸,眼睛开始泛红。


    “尼可,你别哭呀,不用这么感动的,你别哭……”手忙脚乱的施派尼开始翻找纸巾。



    这个傻子。



    杨尼可拽过了对方的外套,吻上对方的肩头。带着鼻音说:“那你为什么不把自己送给我,而只是给我个抱枕?”



    “哈?因为你不想一起……你同意和我一起住了?!”


     喔,原来,同居也是有个由头的。

    可自从和他一起住,自己好像都是睡懒觉的那一个。


     “尼可?尼可?你又发呆了?这可是在外面,多危险啊,你醒醒!”屏幕里的人皱着眉头,很是着急的叫出声来。



     回过神的杨尼可看着屏幕里的男朋友,禁不住说:“好啦,我已经现在家门口了。还有——”


    杨尼可顿了一下,换了种口气:“比起礼物,我还是想要你。”



     “喂喂喂,尼可!你这样犯规啊!你等我回去的!”



     听着熟悉的声音,杨尼可望了望天,今晚的月亮真圆啊,它一直把我送到家哎,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冷漠的月亮了。
    
  
 
   
   

   

卟_吥

#分享一颗糖🍬#

来回看了很多遍
终于解开的(笑)疑(点)惑🤔

直播视频中,一直没有听清彦泽说的这一句,因为大都只做了萌霖版本的字幕,这一句是彦泽说的,昨天终于看到这一句的字幕,get了萌霖当时的笑点,截图高糊请大家原谅!

这一段是三人直播中柏宇吃鸡萌霖看不下去,正好彦泽开玩笑说,我们直播看施派派吃鸡,萌霖笑脸渐渐消失,应该是开始想怎么收拾游戏少年,彦泽在自己的镜头里发现了这个细节,以为萌霖偷偷反转镜头拍派派,问了一句,你在切前镜头是不是?所以萌霖大笑,萌霖才解释说,没有!我没切前镜头!

#我的语文表述不好,能明白吗#
#以前有这钻研劲早就办公室喝茶看报了#
#9号考试我竟然还沉迷坑底#
#感谢助攻军团#...

#分享一颗糖🍬#

来回看了很多遍
终于解开的(笑)疑(点)惑🤔

直播视频中,一直没有听清彦泽说的这一句,因为大都只做了萌霖版本的字幕,这一句是彦泽说的,昨天终于看到这一句的字幕,get了萌霖当时的笑点,截图高糊请大家原谅!

这一段是三人直播中柏宇吃鸡萌霖看不下去,正好彦泽开玩笑说,我们直播看施派派吃鸡,萌霖笑脸渐渐消失,应该是开始想怎么收拾游戏少年,彦泽在自己的镜头里发现了这个细节,以为萌霖偷偷反转镜头拍派派,问了一句,你在切前镜头是不是?所以萌霖大笑,萌霖才解释说,没有!我没切前镜头!

#我的语文表述不好,能明白吗#
#以前有这钻研劲早就办公室喝茶看报了#
#9号考试我竟然还沉迷坑底#
#感谢助攻军团#
#有小伙伴发萌霖把手机放下去找派大佬#
#少鱼被闪表情🕶️#

cr见图 做题去!

卟_吥
不熬夜了明天桑班熬不起#NBA...

不熬夜了

明天桑班熬不起

#NBA#
#这是又准备12点更新吗?#
#希望派大佬的脚早日康复#

不熬夜了

明天桑班熬不起

#NBA#
#这是又准备12点更新吗?#
#希望派大佬的脚早日康复#

卟_吥
继nba增加收视率后绝地求生也...

继nba增加收视率后
绝地求生也要安装?
#my love 限动#

继nba增加收视率后
绝地求生也要安装?
#my love 限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