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俊凯

239万浏览    13.1万参与
吃根香蕉冷静一下
放飞一只胖乎乎的俊俊气球(,,...

放飞一只胖乎乎的俊俊气球(,,•́.•̀,,)

放飞一只胖乎乎的俊俊气球(,,•́.•̀,,)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TFBOYS』TF日报 -不负责任组>>2018<<0925期

TFBOYS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20180925】

今日份报来袭,请各位查收!~


TFBOYS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20180925】

今日份报来袭,请各位查收!~









_凯爷真绝色
我正在看着你 看着你 目不转睛

我正在看着你 看着你 目不转睛

我正在看着你 看着你 目不转睛

山水装饰集团0551-65196114

拍这视频的人之前应该是做婚庆摄影的,这伴郎天团真是羡煞众人。三人都笑得好开心呀。

拍这视频的人之前应该是做婚庆摄影的,这伴郎天团真是羡煞众人。三人都笑得好开心呀。

透明的薄荷
永远做自己的星星⭐️ lof除...

永远做自己的星星⭐️

lof除草😂

永远做自己的星星⭐️

lof除草😂

一个任性的女孩

超级喜欢这套衣服仙气飘飘王俊凯我爱你😘

超级喜欢这套衣服仙气飘飘王俊凯我爱你😘

牧春茶官

这边忘记发啦!给俊俊十九岁的生日贺图,我们的小王子生日快乐!每天都要开心的度过呀!!

这边忘记发啦!给俊俊十九岁的生日贺图,我们的小王子生日快乐!每天都要开心的度过呀!!

LOFTER娱乐主播

跟着王俊凯一起探险|《天坑鹰猎》同人征集活动开启

跟着我左右右手一个慢动作——跟着小凯一起去探险。

王俊凯&文淇 主演的《天坑鹰猎》正在优酷热播中,即将迎来大结局。


LOFTER联合优酷发起《天坑鹰猎》同人作品征集活动

有机会赢取王俊凯&文淇等一众主演签名照手机壳等精美周边


即日起至10月20日,在#天坑鹰猎# 标签下发布你的同人作品即视为参与活动。

质量好人气高的作品就能喜提我们小凯的签名照和手机壳啦!

跟着我左右右手一个慢动作——跟着小凯一起去探险。

王俊凯&文淇 主演的《天坑鹰猎》正在优酷热播中,即将迎来大结局。


LOFTER联合优酷发起《天坑鹰猎》同人作品征集活动

有机会赢取王俊凯&文淇等一众主演签名照手机壳等精美周边


即日起至10月20日,在#天坑鹰猎# 标签下发布你的同人作品即视为参与活动。

质量好人气高的作品就能喜提我们小凯的签名照和手机壳啦!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帅傻人

生日快乐俊俊!

生日会特别棒!

重庆真好玩!!

绝美!

生日快乐俊俊!

生日会特别棒!

重庆真好玩!!

绝美!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悠然似梦lsj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2018.09.22 王俊凯19岁-此刻之外-生日会×cr:logo

安之若素

明明很爱你

伪现实
纯属虚构
请勿上升X3

第二十二章

王俊凯是在第二天深夜来到微安所在医院的。

他本来是明天还有一个杂志封面拍摄工作就可以暂告一段落的,但是现在微安住院,他为了早点飞广州,花了点精力跟合作方协调把拍摄时间提前,加班完成了工作就搭红眼航班过来了。

轻轻打开病房门,里面还亮着一盏橘黄的床头灯。微安躺在病床上安静地睡着,呼吸很轻浅。她的脸色还是带了点苍白,额头还缠着纱布。

这傻瓜,明明都要住院好一阵子,还跟他说是小意外,要不是听到护士的那句话,她还想一直瞒着自己。
王俊凯看着她,又气又心疼。
但更多的是后怕。
她经历的是车祸啊……如果那辆车的速度再快点……如果……
他根本不敢想象后果。

王俊凯...

伪现实
纯属虚构
请勿上升X3

第二十二章

王俊凯是在第二天深夜来到微安所在医院的。

他本来是明天还有一个杂志封面拍摄工作就可以暂告一段落的,但是现在微安住院,他为了早点飞广州,花了点精力跟合作方协调把拍摄时间提前,加班完成了工作就搭红眼航班过来了。

轻轻打开病房门,里面还亮着一盏橘黄的床头灯。微安躺在病床上安静地睡着,呼吸很轻浅。她的脸色还是带了点苍白,额头还缠着纱布。

这傻瓜,明明都要住院好一阵子,还跟他说是小意外,要不是听到护士的那句话,她还想一直瞒着自己。
王俊凯看着她,又气又心疼。
但更多的是后怕。
她经历的是车祸啊……如果那辆车的速度再快点……如果……
他根本不敢想象后果。

王俊凯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眼底满是疼惜。
我不能经常在你身边,所以我的女孩啊,你能不能暂时帮我照顾好你自己,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微安这几天很浅眠,伤口时不时会把她痛醒。她因疼痛而皱了皱眉头,悠悠转醒的时候便看到王俊凯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自己。

“小凯……”
微安笑了笑,她本来是想等他来的,等着等着就不小心睡着了。
可是睁眼就能看到他,感觉好幸福……
王俊凯没吭声,微安知道他还没完全消气,便张开双臂,轻声说道,“你抱我坐起来好不好?”

王俊凯闻言站了起来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抱着她坐起来,刚想退开的时候微安却环着他的脖子不肯撒手。

微安和王俊凯靠得极近,所以即便灯光昏暗,她还是可以看到对方眼里的血丝,以及隐忍着的水雾。

“不生气了好不好?”微安蹭了蹭他的脸撒娇,“我没事了。”
其实微安很明白王俊凯的情绪。异地恋的人大抵都有这种感觉吧,对方出了什么事而自己没法陪在身边,都会有一种无力感。
更何况王俊凯联系不上自己就无从得知她的情况了,大概更加没有安全感吧。

“我是害怕,”王俊凯在她眼睑上落下一个吻,“怕你有事而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低声控诉,“你还瞒着我。”
“我就是怕影响到你嘛。”见王俊凯不生气了微安趁机转移话题,“你最近真的没通告了?”
王俊凯坐在床沿任她搂着自己,“有几天可以休息。”
“那你不上课啊?”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到这个,“我前几天就考完试了,现在放寒假。”

微安听他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就是……唔,有种我包养了个小男友的既视感。”微安双手捧着王俊凯的脸轻轻揉了揉,“可惜没有作业呀,不然我还可以监督你作业做完没?”
王俊凯失笑,拉下她的手,“还敢嘴上占我便宜,头不疼了?腿也不疼了?”
“见到你后就不疼啦!”
“我是止疼药啊?”
微安这下接话接得很快,“效果特好,见效特快!”

王俊凯想起了正事,掏出自己的手机问微安,“叔叔阿姨的手机号码多少?还有你家里地址?公司电话?公司地址?”
一连串的发问让微安有点懵了,“你要这些干嘛?”
“哪天我又联系不上你了我总得知道还能找谁。”

为了让他安心,微安乖乖地一一报上了信息。
王俊凯低头垂眸输入着号码,手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微安听到他问。
“微安,让叔叔阿姨知道我好不好?”
“啊?”微安怔了一下,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王俊凯抬起头望着她,眼里透露着坚定,“我说,让叔叔阿姨知道我是你男朋友。”
“为什么……”
微安没想过王俊凯会突然提出这个,这还太早了。
早到……她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父母做思想工作。她一直认为跟家里人坦白自己有男朋友怎么也是等小凯毕业之后的事。

王俊凯右手牵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左手轻轻触碰她额头上包扎的伤口。
“我想让他们知道你身边还有一个我。”
想让他们知道你除了对他们很重要,对我来说也很重要; 想让他们在你有事的时候第一时间也能想起通知我; 想让我们之间的联系可以更多一点。

“再等一等好不好?”微安说。
“是不是因为我比你小,还在念书,又是艺人,你家里人会接受不了?”
王俊凯年龄小,但他一向聪明,很多事情一想就知道。他跟微安表白并不是什么都不考虑就走这一步,他有设想过这种情况,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微安的心思被王俊凯一猜就中,便不再瞒着,只是说出心里的想法,“我爸妈思想比较传统保守,在我正式把你介绍给他们之前,我希望我已经可以说服他们了。”
“你知道,这些事我们应该一起面对的。”
“可是换了是你,我相信你也会这样做啊。”
他一定会先为自己扫除所有阻碍,不让自己受一点委屈啊。

“我会这样做是一回事,让不让你也这样做是另一回事。”
微安知道王俊凯这么急切是被自己这次出事给吓着,便窝进他怀里安慰他,“小凯,我真没事儿~”

王俊凯没再出声,只是拥着怀里的她,感受着自己悬在半空的心渐渐落地。
病房里恢复了安静,微安靠在他怀里呼吸开始变得平缓。
迷迷糊糊间她仿佛听到王俊凯问了她一句。
“你会等我吗?”

“……嗯。”
她下意识应了一声,感觉自己被搂得更紧了些,熟悉的气息包围着她倍感安心,最后抵不住困意还是沉沉睡去了。

TBC

闪亮亮的✨贺喜

失语者C2

『02.』藏海花

冰冷且锋利的反面,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折射出一道寒光。


尖锐的刀尖轻薄的刺入薄如纸般的皮囊。一层肉色的外皮被割开一道十厘米长的伤口。

里面已经没有新鲜的血液喷涌而出,只有细微的一点点血丝微微渗出,然后被一双带着白色橡胶手套的手,用棉布轻轻擦去。


耀眼的白光下,女孩白皙的面孔,镇定自若的拿着手里的解剖刀,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切割分析着尸体的每个部位。

正当解剖刀直指某处男性繁衍/生殖/器官时,身后不锈钢的大铁门被人慢悠悠的打开。


年久失修的移门,底下的滑轮已经生锈了。以至于摩擦在地面上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02.』藏海花

冰冷且锋利的反面,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折射出一道寒光。

 

尖锐的刀尖轻薄的刺入薄如纸般的皮囊。一层肉色的外皮被割开一道十厘米长的伤口。

里面已经没有新鲜的血液喷涌而出,只有细微的一点点血丝微微渗出,然后被一双带着白色橡胶手套的手,用棉布轻轻擦去。

 

耀眼的白光下,女孩白皙的面孔,镇定自若的拿着手里的解剖刀,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切割分析着尸体的每个部位。

正当解剖刀直指某处男性繁衍/生殖/器官时,身后不锈钢的大铁门被人慢悠悠的打开。

 

年久失修的移门,底下的滑轮已经生锈了。以至于摩擦在地面上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死者,死于心血管堵塞。也就是俗称的心脏病。但是死者全身肌肉发达,一看就是练健身的老手,又怎么会像是个连走路都得放慢脚步的心脏病人。”

男人低沉又清冽的声音让周苜汐很是反感。握着解剖刀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周苜汐平生最讨厌在自己解剖尸体的时候有人打扰。

她很不客气的一把摘下口罩,目光清冷的看向来人。

一张硬朗且棱角分明的陌生脸闯进了她的视线。周苜汐微微眯了眯眼,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来人。

 

天蓝色的条纹衬衫外罩着一件烟灰色的千鸟格西装外套。黑色的头发像是故意喷了发胶,温顺的被它的主人分成三七分,刚好露出一截白皙的额头。浓密的剑眉搭上那双冷若冰霜的眼眸,一股生人勿进的高冷感扑面而来。

那眉心淡淡的一颗痣倒是给周苜汐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你是谁?”

周苜汐拧着一道眉,眼底尽是不悦。

 

那人看了眼她,直接忽视的走到正解剖了一半的男尸旁。只是看了几眼,就很轻而易举的说道:“很显然,这人是被吓死的。”

 

周苜汐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刚刚打扰自己解剖就算了,现在还替自己妄下定论?他把自己这个法医当摆设是吗?

“这位先生,这里是解剖室。闲杂人等禁止入内。”周苜汐忍着怒气,盯着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结果那人只是轻轻一笑,“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周苜汐已经快要抓狂了。

“既然你的眼力这么好,门口那几个字你也不瞎吧?”

“我再重申一遍,这里是解剖室,除了法医,谁都不许进!你给我出去。”说着伸手一把扯过那人的手臂,拖着他就准备门外走。

男生也不恼,只是任由她拖着,直到快到门口时,他悠悠的来了句:“王俊凯认识不?”

 

女孩明显愣了一下,拖拉他的动作都停滞了一下。随后恶狠狠的转头对他道:“不认识!”

男生噗嗤一笑,好听的笑声在这不大不小的解剖室里传开了。周苜汐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他,“笑什么?”

 

男孩突然正经道:“你的这种表现,在我们犯罪心理学的课上属于经典的撒谎案例。拿你当教材再适合不过了。”说着,他轻而易举的说出了周苜汐心虚的表现:“刚刚我在问你认不认识王俊凯时,你的机体本能的停顿了一下,连带着拖拉我的动作也停顿了。这在我们心理学上称之为本能反应。当某个人听到自己熟悉的人或事时,本能的想要停下手中的事静下来仔细听。而你,恰恰在这时说自己不认识王俊凯。你的眼睛在否认完你不认识王俊凯后本能的瞥向了一旁,眼角微微下垂,瞳孔转移至右下角。嘴角两旁的咬合肌微微收缩,呈现一种紧张状态,这些微动作微表情就是撒谎的表现。”

 

周苜汐是真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竟然如此较真。还不惜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来套用在她的身上。周苜汐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像嫌疑犯那样分析的感觉,她不爽的撒手瞪着眼前的人:“这里不是你们刑侦科,你少拿你们用审问犯人的那一套权威来分析我!我不是你们抓过来的犯人,也不需要你分析!”说着,伸手修长的手指,指向门外道:“你给我出去!”

 

男生似乎很是无奈,薄薄的嘴唇无辜的抿成一条向下的弧线。他耸耸肩,道:“王俊凯让你过去一趟,说是让你分析一下今早送过来的四肢。”

周苜汐愣了愣,随后轻轻一挑眉,道:“早上送来的那四肢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被切掉的是左手的无名指,手指是用长约3厘米到4厘米的小刀,在死者生前一刀刀割下的。看伤口的切面。刀口应该是从上往下,刀内面向里,是个惯用右手的右撇子。因为刀具的原因,切手指时会很费力,但有极大可能是凶手故意因此来折磨死者。”

 

在自己一本正经解释时,男生也集中注意力的在认真听自己分析,这不禁让周苜汐有些欣慰。

“而死者的手臂,则是用长达15厘米的大刀而且锋利无比,在死后一刀砍下的。但是显然,这两个刀伤都不是致命伤。至于死者的双脚,除了有捆绑的痕迹外,跟被砍的手臂无区别。”

 

周苜汐的一番解释获得了男生的一致认可点头,他估摸着用手搓了搓下巴上淡青色的胡渣,:“跟我分析的一样,小凯发给我照片上也是这样……”

男生的喃喃自语落在了周苜汐的耳朵里,“你……你不是刑侦科的?!”

 

她居然跟一个不是他们刑侦科的人讲了半天尸体的解剖成果?

这……这属于泄密了吧?

周苜汐愤恨的看着眼前这个露出一抹得意笑容的人,“看来我们的周法医还是太容易相信人啊。”

“你!”

 

周苜汐都快被气炸了!就在这时,门又被人推开了,“千玺,原来你在这儿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