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凯

475.3万浏览    62166参与
甜甜圈又甜了呢
亲亲,在我们今后的生活里,是不...

亲亲,在我们今后的生活里,
是不是要一直重复着这样的离别呢?
既然我每时每刻都想着你,
为什么我不能每时每刻都看到你呢?

Hello?王凯在吗?在吗在吗??你在吗??

亲亲,在我们今后的生活里,
是不是要一直重复着这样的离别呢?
既然我每时每刻都想着你,
为什么我不能每时每刻都看到你呢?


Hello?王凯在吗?在吗在吗??你在吗??

KKW的笑点

欢迎回来凯凯😘

欢迎回来凯凯😘

All about KKW
王凯• 驼色很漂亮

王凯• 驼色很漂亮

王凯• 驼色很漂亮

K&H

我的春天回来啦

21号节目录制呀

我的春天回来啦

21号节目录制呀

夜空中最亮的星

主赵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七)

      赵启平从手术室下来已经9点多了,伸了伸有些麻木的胳膊,活动了一下脖子。不自觉的便走到了安迪的病房外,看着她背对着侧躺在病床上,便开门走了进去。她睡着了,可因为胳膊睡得很不踏实,被子也没有盖好,天气已经转凉了,赵启平帮她盖好了被子,怔怔的看着她出神,随即无奈的笑了笑。
       第二天,除了查房的时候,一早上安迪都没有见到赵启平。她做了其他相关的检查,其他的地方倒没有什么损伤。便回病房,准备办理出院。赵启平正忙着跟一个病人家属谈话,她便点了下头,准备回家。
安迪到了医院门口,...

      赵启平从手术室下来已经9点多了,伸了伸有些麻木的胳膊,活动了一下脖子。不自觉的便走到了安迪的病房外,看着她背对着侧躺在病床上,便开门走了进去。她睡着了,可因为胳膊睡得很不踏实,被子也没有盖好,天气已经转凉了,赵启平帮她盖好了被子,怔怔的看着她出神,随即无奈的笑了笑。
       第二天,除了查房的时候,一早上安迪都没有见到赵启平。她做了其他相关的检查,其他的地方倒没有什么损伤。便回病房,准备办理出院。赵启平正忙着跟一个病人家属谈话,她便点了下头,准备回家。
安迪到了医院门口,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天气有点冷,出租车很少,再加上又不方便,便在里面站着等,想着等雨小一些再说。
        赵启平跟病人家属谈完话后,去病房找安迪,看到护士正在换床,想到外面下着雨,便急忙换了衣服下了楼。看到大厅里站着的安迪,一种不明缘由的开心在心里升起。
         “下雨天车不好打”,听到说话,安迪回头看到了一身便装的赵启平,“你是?”“下夜班,正好送你回去。”安迪是一个向来不矫情的人,所以并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安迪上了车,赵启平知道她不方便寄安全带,便半个身子淋在雨中,帮她寄上了安全带。安迪在他靠近时,有些不习惯,但似乎却并不抗拒。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因为他是医生吧,让人有一种信任感。
       车子开的很慢,车里很安静。赵启平开口道“我建议你应该跟我说说话,现在这种环境太适合睡觉了?”安迪闻言笑了起来,想起他昨晚是夜班,便开始跟他聊起了天,说到了一本书,赵启平想到自己正好带着,便借给了安迪,两人还约定了看完之后可以互相交流一下读后体验。
      到了欢乐颂停车场,雨还没有停,赵启平先下了车,帮安迪打开车门,取掉了安全带。安迪下了车,看着赵启平“谢谢!”“不客气,都是朋友,对了,这两天一定要注意安全。”“好,那我先上去了”。安迪转身刚走,“对了,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打电话。”安迪笑了一下:“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偶像先生

回来啦我的哥!今天是棕帽棕衣棕袜的棕色小哥哥!

回来啦我的哥!今天是棕帽棕衣棕袜的棕色小哥哥!

偷下凡间的👼斑比凯

喜欢白鞋黑裤的小哥哥,你要去哪里啊😏

喜欢白鞋黑裤的小哥哥,你要去哪里啊😏

KKW的笑点

一件衣服拍出三个色😊

一件衣服拍出三个色😊

KKW的笑点

大🐷蹄子王凯凯终于回来了!😘

大🐷蹄子王凯凯终于回来了!😘

最喜欢萧景琰
可爱到心脏都被他攒紧图虞美人影...

可爱到心脏都被他攒紧
图虞美人影像

可爱到心脏都被他攒紧
图虞美人影像

怕被打的小号kkw
凯好棒!!!(再次感叹)

凯好棒!!!
(再次感叹)

凯好棒!!!
(再次感叹)

甜甜圈又甜了呢
大眼睛小王去哪了呢😔

大眼睛小王去哪了呢😔

大眼睛小王去哪了呢😔

陸壹貳

13.暗淡无光

  再进验尸中心,李熏然与梁沁风将所有关于此具无名孩童尸体的物证全都陈列在一旁,应有的衣裤、舒适的帆布鞋以及常见的铅笔盒,这些都是属于『他』的东西。


  简瑶不解地对着薄靳言问:「我记得目前发现的所有尸体当中,有两个是身分不明、没有纪录的,为什么你对这个孩子的身分这么感兴趣?」


  「因为他是第一个,最初的受害者。」


  「这很重要吗?」


  「你设想一下,假设一年多以前你内心杀戮欲望不知道为什么被激发,可你又没有诱拐的技巧还有经验,你会怎么选择选择受害者?」


  此话,不只简瑶思考,李熏然、梁沁风亦是迁思回虑。


  薄靳言接着道:「你会寻找身边最熟悉的、最...

  再进验尸中心,李熏然与梁沁风将所有关于此具无名孩童尸体的物证全都陈列在一旁,应有的衣裤、舒适的帆布鞋以及常见的铅笔盒,这些都是属于『他』的东西。


  简瑶不解地对着薄靳言问:「我记得目前发现的所有尸体当中,有两个是身分不明、没有纪录的,为什么你对这个孩子的身分这么感兴趣?」


  「因为他是第一个,最初的受害者。」


  「这很重要吗?」


  「你设想一下,假设一年多以前你内心杀戮欲望不知道为什么被激发,可你又没有诱拐的技巧还有经验,你会怎么选择选择受害者?」


  此话,不只简瑶思考,李熏然、梁沁风亦是迁思回虑。


  薄靳言接着道:「你会寻找身边最熟悉的、最容易下手的,而且也最没有危险性的。」


  简瑶皱皱眉眼,看着有些似懂非懂,李熏然白话解释道:「这就说明凶手与被害者他们是认识的,他们在现实中是有联系的,比如:邻居、熟人、朋友甚至是亲属。」


  梁沁风在一旁点着头,补充道:「也就是说,只要查出受害者的身分,我们就离凶手更近了。」


  他们两人一人一句,算是说懂了简瑶,简瑶徐徐咬唇,理解后更是惊恐。


  突然,薄靳言来了一句:「不是他的!」


  他们三人立即望向他,他说:「尸检的结果显示受害者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四五左右,而这条裤子的长度有九十五厘米,对于受害者来说这条裤子的长度太长了。」


  李熏然接问:「那就是说这些东西都不是受害者的?」


  薄靳言没有急着回答,把桌上的那只铅笔盒拾起,才悠悠地道:「只有这条裤子不是。」


  也因为这个动作引得大家注意,简瑶先行靠过去,也端详着他手上的铅笔盒,「这上面有字!」


  「什么、什么,第⋯⋯什么?」李熏然也看见了,「看不清楚啊,锈的太厉害了。」


  「你拍张照片给傅子遇,让他来处理。」


  薄靳言向简瑶交代了工作,她立即拿出包里的手机拍照,但奇怪的是,她还拍了张薄靳言的独照,梁沁风没瞧见,只被李熏然看见了。


  李熏然小声地问:「干什么呢?」


  她亦是小声地答:「萱萱要的!」


  原来,是简瑶家那位鬼灵精怪的简萱给她姐姐出的大难题!


  尔后,四人离开了验尸中心,简瑶上了薄靳言的车,梁沁风搭上李熏然的车。


  车里,梁沁风依然惦记着蒋嘉蕾给的那通电话,说时迟那时快,她要的那份身家资料就在此刻传进了她的手机,仔细一看,梁沁风实在惊讶!


  因为李沛欢与李涵涵的住家便是梁沁风的租屋公寓,她和她们只差了两层楼。


  难怪,当时那位李沛欢会知道她住在哪里、职业是什么。


  扭过头,她问着驾车的李熏然:「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载我回家。」刚好前方红灯,李熏然抬手看看腕上的表,回道:「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我不是要回家,我要去查案。」


  「你家有什么好查案的?」


  没急着回答,她看着前方红灯转绿,车子缓缓开动,「我觉得一切好像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那里是哪里啊?」


  梁沁风神色如常的答:「一切罪恶的源头。」


  没有拒绝,李熏然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载着梁沁风来到她的租屋处,亦是李珮欢与李涵涵的家,西乡国宅。


  深红色的大门前全是一片静渗渗的⋯⋯


  「请问有人在家吗——」两个人杵在紧闭的屋门前,梁沁风不死心的又摁了一次门铃,依旧无人应答。


  她有些无助地转过头看向李熏然,后者也不知该怎么办。


  突然,隔壁那扇门被打开,走出了一位年约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她问:「小姐,请问你们是⋯⋯?」


  「你好,我是潼市警局的警察,也是住在楼下的住户,请问这位李小姐不在家吗?」


  「沛欢啊⋯⋯」妇人微怔,才说道:「沛欢早就搬走了。」


  李熏然上前一步,紧张地覆诉道:「搬走了?」


  「是啊,上个月月底她的女儿生病过世后就搬走了,说是房东怕她晦气。」


  妇人望着他们说的认真,一点也不像是谎言,他们两人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梁沁风低下头嘀咕着:「上个月月底⋯⋯」


  得空,李熏然又向妇人问了些关于李沛欢的事,但妇人只说她平时为人很低调,只知道她是因未婚生子才搬到这栋大楼,也不常与他人打交道,对女儿极度的好,所以女儿过世后李沛欢搬离这里也不算意料之外的事,毕竟从孩子出生到过世前的所有记忆都在这里,她怎么可能还住得下去。


  妇人对着梁沁风问:「既然你是我们这边的住户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句话梁沁风没听懂,拧着眉反问:「什么意思?」


  「你没有收到吗?」妇人明显激动,「沛欢搬走前挨家挨户地发红包,因为她女儿的事说是要替大家过过运,你没收到红包啊?」


  梁沁风目瞪口呆,摇着头。


  「真的,那红包里可不少钱,我那时候还想咱们整栋也几百户,按她这样包也得花个几百万呢!」


  这些到底都是些什么事啊?


  自己的女儿因为怪病过世做母亲的不追究,反而急着搬走,还给整座大楼的住户发红包过霉运,李沛欢就是学校的一名午餐秘书,哪有这么多钱包红包,而且还是挨家挨户的发放,感觉就是要麻利的把那笔钱花完,是不是为了不留下什么⋯⋯


  到了某个年纪你会变得十分鸡婆,就像现在这位妇人一般。


  她怕梁沁风吃亏,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关切道:「小姐,要不你去问问房东,说不定是她给你暗杠走了!」


  尴尬一笑,梁沁风轻声答道:「好,谢谢喔——」


  尔后,领着李熏然往楼下走去,回到了她位于三楼着租屋处。


  「你现在怎么办?」她拿出钥匙开着门,身后的李熏然能够感受到她的失落,「李沛欢这条线索算是断了。」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梁沁风语气沉静如水,「进来吧——」

  

  不动声色的,时间来到六点钟,初临的暮晓如此美好,轻柔的秋风拂过万家灯火,仿佛也安抚了世上人儿心中那点焦躁、失落和黯淡无光。


  跟着她的脚步进了门,李熏然接着提议:「要不,你把这个案子整理一下,拿给薄教授看看吧。」


  「薄教授不喜欢一次处理两个案子。」


  关上门,梁沁风没有心情招呼他,自顾自地走往厨房想替他斟杯水,留下李熏然一人在厅中。


  因为是第一次,李熏然仔细地环顾了四周,内部窗明几净、摆设匡正颇有梁沁风的风格,最重要的⋯⋯,这里没有男人的气息。


  待她端着水走出厨房,李熏然赶紧绕回话题,略是心虚地问道:「我看你们昨天带了很多物证回警局,没有什么可用的吗?」


  因为担心,梁沁风没有察觉到李熏然的异样,缓缓往沙发坐下。


  放下那杯水,拄着头问他:「你知道这个案子离奇在哪里吗?」


  李熏然摇摇头,认真地看着对座的她。


  「孩子都是因为腹痛被送进医院,以一周至半个月的速度宣告不治,最大的共通点是他们全是提特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但目前从那里拿到的所有物证都证明这件事情与提特小学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试过与家长们提出验尸要求,但他们一个比一个激动的拒绝我,就连学校的学务主任都说这些家长实在冷静地令人害怕。 」


  听她说话的间隙中,李熏然忍不住皱眉,看着梁沁风如此心神不宁的神态着实心疼。


  「这个李沛欢,当初是她和我提出潼市幼童大量病故的消息,尔后她的女儿也被送进去医院,同样不治,如今她搬了家还捐了这么多钱出去,这个意图也太奇怪了吧!」


  然而,就算两人一来一往提出了几点论诉依然无从得到最想要的解答。


  约七点半,李熏然简单地替梁沁风煮了一碗面放在微波炉里,自己悄然离开了。


  那时的梁沁风因为疲惫,早就昏睡在自家沙发上了。


  回家的路上,李熏然扪心自问为什么他会这么关心她?


  最后,只理出了一个原因。


  因为,她是他的妹妹。


  隔日,李熏然依着薄靳言给的几条线索中至市中心查访刀片贩卖的可能店家,只带着贺帆歌。


  两人着实绕了好大一圈,制作杀人机器的刀片虽然受到管制却也似大海捞针般的难寻店面,就算是在微凉的秋天还是走的他们两人满身大汗。


  拐出了这条路的最后一间五金行,贺帆歌喘着气问:「怎么着副队,咱们现在去哪?」


  皱皱眉,他轻声答应:「顺景路,接着问。」


  李熏然手上的青少年失踪案眼看离破案就差这么一点,加上有薄靳言的鼎力相助,他怎么可能放松自己,他打算认真地破了这个案再去协助梁沁风的幼童病故案。


  目前,梁沁风亦是没空陪着李熏然跑来跑去,眼看所有人证、物证、事证全都没了后续,她绝不允许自己坐以待毙,一定还有什么是她能继续挖掘的⋯⋯


kkaed
凯凯相关日推翻译,翻译内容见图...

凯凯相关日推翻译,翻译内容见图片红字。

截图放在手机里几天了,因为不想再陷在这次让人恶心的事件里,所以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翻,最后还是决定翻出来。


凯凯相关日推翻译,翻译内容见图片红字。

截图放在手机里几天了,因为不想再陷在这次让人恶心的事件里,所以一直在考虑要不要翻,最后还是决定翻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