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凯

449.9万浏览    6119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8-06-20 22:18
李熏鹅

琰琰灰灰去糕烤啦

要高考的宝宝们加油!


琰琰灰灰去糕烤啦

要高考的宝宝们加油!


- Roses w/ Butterflies -
這張太少年了愛誇的廣告真心吹爆

這張太少年了

愛誇的廣告真心吹爆

這張太少年了

愛誇的廣告真心吹爆

球酥

兔子琰!!

最近画兽(xiu)化(chi)play上瘾2333

摸鱼太几把爽了!!!!!!!!!

(期末季是什么能吃吗🤔

今天连续面试了4h 大二在某种意义上结束啦!小孩们都很棒了!

兔子琰!!

最近画兽(xiu)化(chi)play上瘾2333

摸鱼太几把爽了!!!!!!!!!

(期末季是什么能吃吗🤔

今天连续面试了4h 大二在某种意义上结束啦!小孩们都很棒了!

hk416

改了琰琰的粘土    第一次做衣服真是好难😂    改完了还是好开心惹     给琰琰做榛子酥去

改了琰琰的粘土    第一次做衣服真是好难😂    改完了还是好开心惹     给琰琰做榛子酥去

球酥
小灰灰w 虽然画的是狼但是看起...

小灰灰w

虽然画的是狼但是看起来像狗你们要说是狗我也无法反驳;)

小灰灰w

虽然画的是狼但是看起来像狗你们要说是狗我也无法反驳;)

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花无谢X萧景琰】



BGM:泼墨桃花



还没开始嗑镇魂兄弟情,但对朱一龙老师陷入爱情了。武汉的小哥哥都长这么帅这么可爱眼睛都这么大的吗????


算兼容性测试吧,不要问我攻受,我也分不清谁更娇弱……


剧情大意就是大梁太子萧景琰微服私访的时候偶遇花无谢,多年之后两人再次相遇,萧景琰因为背负翻案的压力不愿意再重提过去,但在花无谢的死缠烂打(?)中还是和他重修旧好(?)本来只想做舔屏来着,没想到还是加了剧情……



———————————

统一回复一下让我删cp的tag的吧,昨天我意识到自己没办法讨好所有人,所以以后tag我想怎么打怎么打,不爱看...

【花无谢X萧景琰】




BGM:泼墨桃花




还没开始嗑镇魂兄弟情,但对朱一龙老师陷入爱情了。武汉的小哥哥都长这么帅这么可爱眼睛都这么大的吗????


算兼容性测试吧,不要问我攻受,我也分不清谁更娇弱……


剧情大意就是大梁太子萧景琰微服私访的时候偶遇花无谢,多年之后两人再次相遇,萧景琰因为背负翻案的压力不愿意再重提过去,但在花无谢的死缠烂打(?)中还是和他重修旧好(?)本来只想做舔屏来着,没想到还是加了剧情……





———————————

统一回复一下让我删cp的tag的吧,昨天我意识到自己没办法讨好所有人,所以以后tag我想怎么打怎么打,不爱看就跳过去或者拉黑我,谢谢,不想删

叶落知秋
这个侧脸也!太!帅!了!吧!

这个侧脸
也!太!帅!了!吧!

这个侧脸
也!太!帅!了!吧!

如歌的行板
人生从来都不会按照你们所预想的...

人生从来都不会按照你们所预想的路径一帆风顺的走下去,但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权利永远在你们自己手中。

人生从来都不会按照你们所预想的路径一帆风顺的走下去,但改变自己人生轨迹的权利永远在你们自己手中。

风酱不能吃
画了个琰琰馅的粽子,端午安康,...

画了个琰琰馅的粽子,端午安康,下嘴小心(•̀ω•́)✧

画了个琰琰馅的粽子,端午安康,下嘴小心(•̀ω•́)✧

北歌

〖琰韦〗你在我不落

每朝每代的帝王陵都会有守墓人,不管这个王朝是否破灭,守墓人都会日复一日,传承子孙守护着帝王陵,他们不为名利,不为钱财,仿佛生来便是要做这件事的。

梁朝靖武帝陵自然也有守墓人,只是这个守墓家族不一般,每一代长得都很是相像,也不像其他守墓人家族般和善,整个方圆五十里都不许山下百姓进入,违者死。

后来,说什么的都有了,什么靖武帝陵中有驻颜丹,长生不老术。因为每代守墓人长得太像,是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嘛,守墓人想独吞靖武帝的宝贝,可那守墓人似乎从不在意,也从未见他下山买过任何生活必需品和食物。

建国后,政府派人进入想与那守墓人商量把这片林砍掉,用来建造学校之类的,但是千年来进者死的传说,竟然没人敢...

每朝每代的帝王陵都会有守墓人,不管这个王朝是否破灭,守墓人都会日复一日,传承子孙守护着帝王陵,他们不为名利,不为钱财,仿佛生来便是要做这件事的。

梁朝靖武帝陵自然也有守墓人,只是这个守墓家族不一般,每一代长得都很是相像,也不像其他守墓人家族般和善,整个方圆五十里都不许山下百姓进入,违者死。

后来,说什么的都有了,什么靖武帝陵中有驻颜丹,长生不老术。因为每代守墓人长得太像,是一个人也不是不可能嘛,守墓人想独吞靖武帝的宝贝,可那守墓人似乎从不在意,也从未见他下山买过任何生活必需品和食物。

建国后,政府派人进入想与那守墓人商量把这片林砍掉,用来建造学校之类的,但是千年来进者死的传说,竟然没人敢进去。最后是一个自称无神论者自告奋勇进去,只是没等进去,便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在山脚告诉他,他就是守墓人,他不同意,坚决不同意,后来好像还拿出来什么地契,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就是政府也得讲理,不能抢收。

这件事好像就不了了之,再也没有人打那片林子的主意。

“景琰哥哥,现在越来越不好了,居然还有人想挖你的陵墓,他们好讨厌啊。”之前那在山脚曾经出现的男子坐在一坐墓碑前。

“我其实真的好想杀掉他们的,但是你之前说了不让我乱杀人,孟韦很听话哦。”

“景琰哥哥,孟韦其实特别讨厌你做了皇帝。”

“景琰哥哥,我好想你,你都走了两千四百六十二年七个月零三天了,孟韦真的好想你。”

方孟韦念念有词的和墓碑絮叨。

“方爷爷,您能别念叨了吗?我都听您念叨了两千多年了,我未开灵智就听着,还没够啊。”距离最近的树妖变成人形一脸幽怨。

“闭嘴,不爱听换地方待着去。”方孟韦一脚踹过去。

“呦,您仔细脚,我这皮糙肉厚的,您也不比两千多年前了,您小心着。”树妖心惊胆战的看着方孟韦使劲揣着自己的躯干。

“你,你,你嫌弃我老了!”

“我没......”

“景琰哥哥,你看看,你走了连个破树都欺负我。”

“方爷爷,我真没......”树妖很委屈了。

“哥哥,哥哥,讲讲你和陛下哥哥的故事嘛。”方孟韦转头一看是一块玉石精。

“小玉,说了很多次了,我比你大了一千年,我要叫他爷爷,你最起码不能叫哥哥知道吗?”树妖抓过玉石精很无奈。玉石精虽然侥幸开了灵智,但是不知道怎么修炼的,一直蠢萌蠢萌的,这也就是在方孟韦庇护下,不然早就被妖吸收掉了。

“不要,不要,哥哥那么好看就是哥哥。”玉石精用力挣脱掉,滚了一滚滚到方孟韦脚边,变成人形,抓着方孟韦的裤脚。

“还是小玉不嫌弃哥哥,那个破树都嫌弃我老了。”方孟韦开心的托起玉石精。

“哥哥这么年轻好看,是他瞎!”玉石精软软糯糯的应着方孟韦的话。

“对,是他瞎,哥哥这么年......”方孟韦突然手一抖,玉石精摔了地上也没管,直愣愣的扑向墓碑变成本体,一声一声的叫,如杜鹃泣血般惨烈的叫。

“哥哥,他怎么了。”玉石精害怕的抓住树妖的一根分枝。

“他想起你陛下哥哥了,不要打扰他,来,乖乖待着。”树妖善解人意的把玉石精放在自己的躯干旁。

他自然是在这些妖中最了解方孟韦的,他是萧景琰死那年由着方孟韦亲手种在这的,两千多年来他看他这样思念着萧景琰,也亏得附近渐渐很多开了灵智陪着他,否则,树妖不敢想,大概,思念成疾,方孟韦会疯吧,所以他从不劝着方孟韦继续修炼,方孟韦和他说过,萧景琰要他好好活着,他必然会好好活着,可有时候活着还不如不活。

   方孟韦喊累了,就趴在萧景琰的墓碑旁睡着了,梦里他梦到了他第一次见到萧景琰的时候。

  “殿下,殿下,我们捉到一头鹿呢,活的呢。”戚猛大嗓门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个戚猛老是这样。”列战英帮着萧景琰倒了水,皱眉抱怨。

“戚猛不就这个性格嘛,活的鹿可不常见,去看看。”萧景琰放下杯子笑着起身。

“是。”

“殿下,殿下,看看这活的呢。”戚猛带着萧景琰去了笼前看。

那鹿皮毛看起来异常的柔顺,眼睛圆圆的里面还含着泪,腹部有着箭羽。

“殿下,我看佛牙自己多冷清,本来想给你捉个母狼给佛牙一起玩顺便配个种,以后有个小狼崽子陪小殿下呢,可我满山跑了三圈都没看见狼,这碰巧抓个鹿。”戚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行啊,戚猛我还以为你就是显摆一下呢,还能记着殿下?”列战英碰了下戚猛肩膀。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是殿下救了我一家还让我老戚当了大官,我当然得好好回报殿下,不仅我,我的儿子孙子那都为殿下效力!”戚猛一个白眼扫过去。

  “行了,找个军医把它身上的箭矢拔下来吧。”萧景琰摆了摆手。

  “哎,哪有那么金贵,再说末将又没使劲,实在不行这只死了,末将再给殿下抓一只。”戚猛边说边直接拔了出来,萧景琰都来不及阻止。

  “呦!”给鹿疼的凄厉喊了一声。

   那声音真是尖,还不等众人缓过来,又连续叫了几声。

  “战英,去把我那金疮药拿点过来。”萧景琰听得都不忍了,吩咐列战英取药过来。

  “是。”列战英转身去了中军营帐。

萧景琰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小鹿的的鹿角。

“乖啊,一会就不疼了。”

  等到列战英把药拿来,萧景琰亲手给小鹿上了药,吩咐列战英喂他些吃的便回去就寝了。

  如此了几天,小鹿身上的伤在慢慢好转,半月后,萧景琰换防回京,小鹿也好了个彻底,在临回京的前一天晚上,萧景琰照例洗好脚后,准备上床睡觉,突然听见营帐前有争吵的声音,披着外衣走了出去。

“战英,怎么了?”萧景琰边走边问。

“殿下,这......”

  萧景琰出了门,就看见一头鹿拿着角想把列战英顶开,列战英不好伤了它,又不能让它进去,那鹿一看萧景琰眼睛瞬间就亮了,虽然因为天黑萧景琰看不清但萧景琰直觉就是这样,随后那鹿更是用实际行动表示了萧景琰的猜测准确性。

  小鹿直接绕过列战英,鹿角小心避开,把头伸到萧景琰面前。

“怎么不睡觉?”萧景琰好笑的摸了摸问。

“呦。”

“是景琰错了,今天没去看你。”萧景琰想了想突然明白小鹿来找他的原因。

“呦。”小鹿像个人般抬高了头。

“那景琰陪小鹿玩一会,小鹿原谅景琰好不好。”萧景琰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商量。

“殿下不可,天色渐晚,出去不安全。”列战英在旁边插话。

小鹿好像可以听懂人话一般,鹿角轻轻顶了下列战英,又低下头自己钻进帐子内,看得萧景琰列战英一脸惊讶,随后萧景琰笑了。

  “好了好了,我陪它玩一会,一会它自己就回去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萧景琰缓过神吩咐列战英。

  “是。”列战英无奈只好应下,不过他倒是蛮喜欢小鹿的,起码自从有了小鹿,殿下笑的明显比以前多。

   列战英这边如何腹诽不提,萧景琰随后进去头就开始痛。

   小鹿直接躺在塌上,虽然萧景琰没有洁癖吧,但是那大泥蹄子往被子上来回踩,是个人也受不了啊。

   萧景琰脸一沉,走到塌旁,拽着小鹿的角扔下来,别说,萧景琰居然扔的动。

  “呦”小鹿委屈的叫了一声

  “你还委屈了?这样我怎么睡?以后不让你进来了。”萧景琰哭笑不得的看着委屈的不行的小鹿。

   小鹿好像是不服气一般,又去踩了两下。

  “出去,出去。”萧景琰是真气了,坐在旁边开始喝水运气。

   “呦。”

   “呦。”

   萧景琰也是挺得住,任凭小鹿在他旁边怎么卖萌装乖都不理。

   “哥哥,哥哥,你看我一眼嘛。”小鹿好像没办法了,突然口吐人言,给萧景琰吓得一激灵。

   “你,你,你怎么会说话。”萧景琰水都吐出来了。

   “我是灵鹿啊,灵鹿当然会说话。”小鹿歪了歪头,甚是可爱。

   “你是妖怪?”

   “哥哥你骂我,我才不是妖怪呢,我是灵鹿,灵鹿是精灵类和别的鹿妖不一样!”小鹿气鼓鼓的拿角顶萧景琰的胸膛。

“那你会变成人嘛?”萧景琰好奇了,只要不是妖怪他便不怕,且皇长兄和他说过精灵,不过兄弟二人都当做是传说来听的而已,没想到真的让他碰见了,而且这只灵鹿还是他的,就是皇长兄不在,不能带给他看了。

唉,皇长兄,景琰好想你。

或许是感到萧景琰的情绪一瞬间低落了,小鹿伸出舌头舔萧景琰的脸“哥哥笑笑,孟韦给哥哥看人形。”

“好,你给哥哥看看。”萧景琰摸了摸鹿角,他特别喜欢摸鹿角。

一幕光绕着小鹿的身体,让萧景琰看不清,等光散去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光溜溜的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皮肤白皙,长相极为俊美。

“哥哥,我第一次化形,有没有吓到你。”小鹿忐忑不安的站在那。

“没有,没有,我给你拿衣服穿。”萧景琰急急忙忙找他的常服。

“不用,哥哥我有。”小鹿掐了个法决身上便有了一身蓝色长衫。

“我之前看见有人类穿过。”小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很好看的,对了你刚才说孟韦,这是你的名字吗?”

“嗯,哥哥,我叫方孟韦,我爹爹给我取的。”

“你爹爹呢,还有你会法术怎么让戚猛给你抓来了?”萧景琰很疑惑,精灵居然被凡人给抓住,方孟韦简直把精灵类的脸给丢尽了。

“爹爹老是丢,我找不到他,他和娘亲去玩了,不带我,说我是累赘,我是找不到吃的太饿了,就是那个胖叔叔不抓我我也会跟着他来的,我本来奔着他去的,结果他以为我要顶他就伤了我,那么害怕干嘛,我又不吃人肉!”小鹿很无辜的回答。

“山上怎么会没有吃的呢?”

“有很多吃的,可是我不吃生肉,这山上草本来就少,唯一一块草地还让鹿群给占了,它们不让我吃,它们都未开灵智,爹爹从小告诉我,不准欺负那些未开灵智的动物,不然就揍我。”方孟韦委屈兮兮的回答萧景琰的疑惑。

“是这样啊,你好可怜诶,那我明天就要回家了,你要和我一起走吗?”若是之前,肯定就直接带走了,但是现在不同,这鹿是个精灵不能不顾精灵意愿,因此萧景琰有此一问。

“那哥哥会给我好吃的嘛?孟韦想吃肉了。”

“当然啊。”

“孟韦很能吃的,会不会哥哥养不起我。”方孟韦还是很担心的模样。

“不会的,哥哥是皇帝的儿子,肯定养得起你。”

“那我跟着哥哥一起回去,我好喜欢哥哥。”方孟韦解决了吃饭问题,欢天喜地同意了跟随萧景琰回京的事情。

“那你现在回去睡觉吧,明天我们就出发了!”萧景琰很头疼,这种有吃的就能收买的真是灵鹿嘛?

“我变成人形也不能和哥哥一起睡吗?我想和哥哥一起睡!”

“额,行吧。”萧景琰看着瘦弱的方孟韦勉强同意了,其实他很不习惯和别人同塌而眠,但是方孟韦实在是太可爱了,不会有人忍心拒绝这样的方孟韦的。

“谢谢哥哥,谢谢哥哥。”方孟韦开心的转圈,转而又要用舌头去舔萧景琰,结果发现人形的他舌头变短了,只好作罢。

萧景琰把被弄方孟韦弄脏的被子收起来,随机又从行李中拿出一套被子来,其实萧景琰本意不是想带这么多被子的,实在是静妃娘娘担心换季萧景琰在外生病,萧景琰不好推辞只好带着了,万万没想到还真有用上的一天。

“好了,你睡里面吧。”萧景琰亲力亲为的铺好了床,又怕方孟韦掉下来让他睡了里面。

“谢谢哥哥,呦,好软啊,好舒服啊。”方孟韦开心的在被子上打滚。

“别折腾了,乖乖睡觉,明天给你好吃的。”萧景琰一脸黑线的看着就差在床上翻跟头的方孟韦。

“以前没睡过床嘛,你们人类真会享受。”方孟韦老老实实的躺好闭眼,就在萧景琰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又嘀咕了一句。

“睡觉!”

“知道了,哥哥好凶。”方孟韦瘪了瘪嘴。

“哥哥,我能抱着你睡吗?”方孟韦捅咕萧景琰。

“抱抱抱。”萧景琰无奈伸一只胳膊给方孟韦。

“哥哥,其实我好害怕,伤口好痛,胖叔叔还使劲拔,爹爹还不要我,还饿肚子。”方孟韦抱着胳膊抱着抱着眼泪就下来了。

“没事了,没事了。”萧景琰骤然一听也很心疼,方孟韦还是个孩子嘛,哪有小孩子受伤不哭还卖萌的。

“哥哥不会不要我对不对。”方孟韦泪眼婆娑的看着萧景琰。

“肯定一直要你,你乖,不哭了,再哭眼睛该肿了,明天早上醒酒特别痛,痛了酒看医生,然后就要喝苦苦的药,就不能吃榛子酥,杏仁糕,扶苏饼,牛肉干,鸡腿,也不能喝酸梅汤,吃井水镇出的西瓜了,只能看胖叔叔和列战英吃了。”

“孟韦不哭,要吃!”方孟韦一抹眼泪,虽然眼睛已经红彤彤了,但是一点也没有刚才伤心的不行的模样。

萧景琰松了口气,他是真不会哄小孩。

这次方孟韦安安生生的睡觉了,萧景琰等了一会看没再发生什么也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清晨,萧景琰凭借着强大的生物钟准时起床了,他自己穿好衣服,洗了脸,军中没那些讲究一切都得自己来,不过好在做饭刷碗这种事不必他来。

在萧景琰收拾好自己后,列战英端了饭食过来,是两份,萧景琰特别吩咐的。

“殿下,昨天陪小鹿玩的可好?”列战英忍笑问道。

“想笑就正大光明的笑,偷笑什么?”萧景琰白了一眼列战英。

“小鹿是一头灵鹿,已经修成人形那种,一会你看到别惊讶,他还小别吓着他。”萧景琰转身想要去叫方孟韦起床,却又想起方孟韦已变成人形,想了想还是告诉列战英了,然后便丝毫不理会僵硬的列战英。

列战英表面上毫无波动,心里的弹幕刷的都快刷屏了。

“戚猛随便抓了头鹿居然是灵鹿?”

“修成人形的灵鹿?”

“这种只有在太爷爷给我讲那过去的故事中才有的居然真的有!”

“太爷爷,我居然见到灵鹿了诶!”

不提这边列战英的弹幕刷的多么快,萧景琰进了内室,看着乖乖巧巧还抱着枕头睡姿可爱的方孟韦,抑制住了想摸摸头的冲动,轻声喊方孟韦起床。

“孟韦,孟韦,起来了。”方孟韦不为所动。

“起来了孟韦,起来啊。”方孟韦依旧不为所动。

“起来了啊!”萧景琰终于出手晃动了方孟韦。

方孟韦迷迷糊糊的睁眼看看,又迷迷糊糊的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清床前站的人,咧开嘴笑了,随后伸出了手。

“哥哥抱。”

“好,哥哥抱一下。”萧景琰没辙,轻轻的把方孟韦抱起来,帮着穿好了衣服。

“好了。自己去洗脸,然后去外面吃早饭。”萧景琰指了指脸盆,深深怀疑自己是养了个娃,不是灵鹿。

    “哦。”方孟韦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脸盆前,迷迷瞪瞪的洗脸又摇摇晃晃的走到外屋。

方孟韦出来的时候,萧景琰已经坐好,列战英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他,继续在内心刷他的弹幕。

“快过来吃,一会凉了不好吃。”萧景琰对方孟韦招了招手。

方孟韦乖乖坐在凳子上,看着眼前的食物垂涎欲滴却又迟迟不动筷子。

“怎么不吃?不合口味?”萧景琰不解的看着想动又不动的样子,昨晚是谁,说起吃的恨不得把自己卖了的样子啊。

“哥哥,孟韦不会用这个。”方孟韦委屈的看着萧景琰,他委屈死了好吗?人类好麻烦啊,吃个饭就不能直接吃吗?还要用竹竿,还这么短,能干嘛啊!

“战英,给他拿个汤匙来。”

“是。”列战英暂时停止了弹幕的发射,等拿回汤匙,继续发射。

  二人吃好了饭,萧景琰带着方孟韦去了营帐口,大家都很好奇突然出现的小少年是谁,萧景琰没有多提,只一句灵鹿的化形便让整个军队都沸腾了。

  整个大梁都知道,灵鹿即祥瑞,得灵鹿庇佑着病伤全无,长命百岁!

萧景琰到底还是一个才二十几岁的人,前十七年又被长兄护佑的极好,不知他这无心一句却被那有心人听了去,因此,靖王得灵鹿之事竟然比他先到达了帝都金陵,满朝文武,陛下皇子无人不知这幢事。

  金陵那边各路人马各怀鬼胎,萧景琰这边也急着赶路,一路快马加鞭,因着方孟韦不会骑马,急行军萧景琰又不能置量马车耽误行程,只好带着方孟韦骑马,最开始方孟韦还是很兴奋的,加上他身上的气质实在是让马儿很是喜欢,一鹿一马相处的不错,可第二天方孟韦就不怎么喜欢这匹马了,连着一天的赶路,他的大腿早就蹭破皮了,特别疼。
 
 
PS,还没写完先发上来点看看能不能接受,太萌系了我觉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