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境泽

22992浏览    206参与
佳佳佳佳佳佳乐
发现了一只很久以前的优秀王境泽...

发现了一只很久以前的优秀王境泽
现在看依旧很洗脑啊哈哈哈哈哈

B站网址:
https://b23.tv/av28879552
是B站可爱的UP主做的
超带感啊啊啊

发现了一只很久以前的优秀王境泽
现在看依旧很洗脑啊哈哈哈哈哈














B站网址:
https://b23.tv/av28879552
是B站可爱的UP主做的
超带感啊啊啊

GY石膏君

旧图混更 刚入脑叶坑时候的p图。

旧图混更 刚入脑叶坑时候的p图。

境泽你好香啊

看完罗小黑,脑子里就这一个想法💡
真香——
描了一下午,脑洞补上了嘿嘿

看完罗小黑,脑子里就这一个想法💡
真香——
描了一下午,脑洞补上了嘿嘿

桜ノ助
龙牙版(白糖P)听后感【【 不...

龙牙版(白糖P)听后感【【

 
不说了我在脑补大悲咒了x从今天起我就是修禅仙男(bushi

龙牙版(白糖P)听后感【【

 
不说了我在脑补大悲咒了x从今天起我就是修禅仙男(bushi

希紫🍙@內民大
直接自己空间截图了懒这里解释下...

直接自己空间截图了

这里解释下我抄的工具人套路
off4都打过吧
别看庞贝火力大范围远一次打四个伤害爆表
我们来几个工具人拖住它
极限三保一个玫剑圣对着它砍
玫剑圣看看血量不够了晕眩撤了
再派些工具人拖住
等玫剑圣冷却好了直接正义的围殴
但是换位思考呢
为什么整合运动叫整合而不是统一
吃个整合饭就这么难吗 你们还不真香吗?

直接自己空间截图了

这里解释下我抄的工具人套路
off4都打过吧
别看庞贝火力大范围远一次打四个伤害爆表
我们来几个工具人拖住它
极限三保一个玫剑圣对着它砍
玫剑圣看看血量不够了晕眩撤了
再派些工具人拖住
等玫剑圣冷却好了直接正义的围殴
但是换位思考呢
为什么整合运动叫整合而不是统一
吃个整合饭就这么难吗 你们还不真香吗?

是荼

空间看到的,看水印应该是知乎,侵删。

空间看到的,看水印应该是知乎,侵删。

「Ssd」Mego

hhh我差点忘记把这个传上来了


我的梦想是:让世界充满沙雕!

hhh我差点忘记把这个传上来了


我的梦想是:让世界充满沙雕!

涣吹涣吹胡不归

p2p3  都是灵魂😂😂😂
使劲宠P3 宠要有宠的亚子,大家都想吃炒饭鱼我有什么瓜系!
宠,都给我使劲宠!
哈哈哈哈

p2p3  都是灵魂😂😂😂
使劲宠P3 宠要有宠的亚子,大家都想吃炒饭鱼我有什么瓜系!
宠,都给我使劲宠!
哈哈哈哈

#唯见江心秋月白.
江西的试卷还是流批的啊

江西的试卷还是流批的啊

江西的试卷还是流批的啊

文字
这一期的头版头条标题真是棒!历...

这一期的头版头条标题真是棒!
历史时刻mark

这一期的头版头条标题真是棒!
历史时刻mark

龙漓er
我菜虚鲲这辈子也不会打篮球 真...

我菜虚鲲这辈子也不会打篮球

真香

我菜虚鲲这辈子也不会打篮球

真香

风小明明在咕咕√

#校园流行语#无锡市侨谊实验中学

【来自江苏无锡的一所学校】

1.你老掉了。

(梗源自阿长与山海经中,鲁迅回忆阿长时候的古怪规矩:人死了,不该说死了,应该说他老了)

2.快去看鲁迅文集!

(来自语文老师偶然听见有同学爆脏口,然后教育了一通,说要骂人,应如古人一般骂人无脏字,具体可以去看鲁迅文集)

3.今天,尽责的境泽没有尽责。

(梗源于最苦与最乐:我们应该尽责。然后班上一个同学的外号就叫境泽:)

4.——不要叫我老g(我们班主任的姓),这样叫显老,叫我老师就行了。

——g老(重音)师???

——……你们把重音放在g或者师上,像这样g老(轻声然后快速)师(重音)

——g(老字不见了)师

——g师你好。

5...

【来自江苏无锡的一所学校】

1.你老掉了。

(梗源自阿长与山海经中,鲁迅回忆阿长时候的古怪规矩:人死了,不该说死了,应该说他老了)

2.快去看鲁迅文集!

(来自语文老师偶然听见有同学爆脏口,然后教育了一通,说要骂人,应如古人一般骂人无脏字,具体可以去看鲁迅文集)

3.今天,尽责的境泽没有尽责。

(梗源于最苦与最乐:我们应该尽责。然后班上一个同学的外号就叫境泽:)

4.——不要叫我老g(我们班主任的姓),这样叫显老,叫我老师就行了。

——g老(重音)师???

——……你们把重音放在g或者师上,像这样g老(轻声然后快速)师(重音)

——g(老字不见了)师

——g师你好。

5.中国美术会

(梗源于某天做英语试卷,好像是翻译句子,句子后前半段是:你对中国美术会有更深的了解。然后一个人才写的是:你对中国美术会/(断句)有更深的了解)

6.快去找y老师(体育老师)写试卷!

(来自期末复习的时候,数学老师y老师(和体育老师一个姓)试卷贼多,让人受不了,终于上体育课了,老师说让我们练单杠啊什么的,然后就有人说:y老师,你给我们出一张数学试卷吧,我会让另一个y老师给我们出体育试卷的)

7.——你们这道题听懂了没!

——听懂了……

——咕咕咕(黑板上传来鸟叫声,把上面讲题的老师吓了一跳)

——你看,鸟都知道你们没听懂!你们还不要听!

8.(数学老师:你们上体育课怎么那么吵!还在听吗?!【突然口误】)

(梗源于一堆同学刚刚集体凉凉心情不好,就在下面吵闹着不要上y老师的数学课,要去上体育课,然后就被带偏了)

9.人啊,不怕怂,就该怂,怂,可分为从心二字,意乃遵从心中意愿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语文老师教导我们要怂的一段名言哈哈哈哈哈哈哈)

10.——春天到了……

——???【满头黑人问号】

——唉,现在的学生就像虫子一样……

——一到春天就两两相聚

——然后顶着春光发蠢

——怪不得这次月考考砸了

(出自语文老师【在下佩服】)

11.耶错灰

不不不是错错灰

(这个是真的只有友军才能看懂了orz关于无锡话的魔性口音,读全职高手里面的一寸灰)

12.shen境泽,字真香,号炒饭,晚号甚香居士,谥号香饭,江苏无锡人,近代思想家,美食家,真香之首(bu n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像不用我解释都能看懂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格式是抄的人教版初一下卖油翁作者欧阳修的简介orz)



Åshild.

【答案】(王境泽×高泽文)

* Before reading:

1.  剧情少量涉及《变形计》,但已扭曲,大量虚构,性格问题已经尽力,希望看起来不会很别扭。

2. 文是甜的,写得有点卡,没什么意义,只想纯YY下这对王者真香CP.

3.今天好冷啊,它终于下雨了,冻jio ಥ_ಥ

4.没啦~

*正文:

距离参加完《变形计》的录制已经过了四个月。今年的冬天提前到来了,十月初,吉林已经下过两场雪,最近的几天气温骤降,东北又开始渐渐进入自南而北的漫长封冻。

自从离开那座虚无缥缈像梦一样的大山以后,两个人的生活终于回到了各自的正轨,最近这段时间,高泽文和王境泽的联系越来越少了,应该说,就连最近一次,也已经过...

* Before reading:

1.  剧情少量涉及《变形计》,但已扭曲,大量虚构,性格问题已经尽力,希望看起来不会很别扭。

2. 文是甜的,写得有点卡,没什么意义,只想纯YY下这对王者真香CP.

3.今天好冷啊,它终于下雨了,冻jio ಥ_ಥ

4.没啦~

*正文:

距离参加完《变形计》的录制已经过了四个月。今年的冬天提前到来了,十月初,吉林已经下过两场雪,最近的几天气温骤降,东北又开始渐渐进入自南而北的漫长封冻。

自从离开那座虚无缥缈像梦一样的大山以后,两个人的生活终于回到了各自的正轨,最近这段时间,高泽文和王境泽的联系越来越少了,应该说,就连最近一次,也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似乎越来越像两条相交后的铁轨——渐行渐远。

王境泽偶尔还会分心走神,回想一下充斥着刺眼日光和一刮起风就漫天黄沙的荒唐日子,倒不是有多怀念那段生活,只是他大概还没有从那个环境里真正抽身而出吧。

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来着?

王境泽不自知地笑了,他一直承认自己是不懂事,任性,或者也勉强可以称得上是胡作非为吧,但他不是不识好歹又作天作地的公子哥,更不是什么混蛋无赖白眼狼。

看着自家儿子一阵邪脾气发作,学校也不去,天天闷在家里打游戏打得废寝忘食,闲得索然无味,夫妻两人一合计,就算不上学也不能这么下去,于是直接联系了节目组,权当是给他报了个旅游团。

作为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当事人,反应可想而知——王境泽最反感的就是毫不知情地被安排。那一天,王境泽爆发了,砸了自己房间里所有能发出声响的东西,然而什么也无法改变,他闷头睡了一整天,接受了这个操蛋的事实:那就去吧,就当是去解放天性了,顺便出去玩玩。

知道节目还有剧本的那天,王境泽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选择地要成为一个冉冉升起的网红了,这大概也是节目方面和参与人之间的某种互利协议。他再一次被恶心到了,被同一件事情触碰了两次底线,开什么玩笑?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然而,节目组来家里接他的那天,王境泽却发自内心地配合了他们一回:成功向未来的观众朋友展现出自己有多暴怒多不配合多难搞。虽然他并不想和他们搞什么双赢合作,但那个时候,他还做不到自己期望的那样理性,而发泄自己的情绪还是占据了上风。

大概,高泽文也拿到了一个同样烦人的剧本。其实他一直都有点好奇,他们给了他一个什么样的人设去渲染演绎,而他所能接触到的高泽文又存着几分真实。但是,他想了想,没什么好问的,他才不想知道这么无聊虚伪的东西,日久自会见人心。

所以,即使王境泽第一眼看到高泽文的时候就眼前一亮,他也有他该做的事:客套,不屑,忽冷忽热的态度,莫名其妙的敌意,甚至要厌恶他。

王境泽自嘲地掀了掀嘴角,他觉得自己大概有做演员的潜质——他把那些想去示好和接近的想法近乎完美地隐藏起来,只有在合适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一点。他不得不佩服这种没有台词的隐形剧本,因为它反而会让人不知不觉去自我代入,自我定位,自我催眠,以至于他就快要因为入戏太深而忘记自己真正的感觉了——更可怕的是,很多时候,他心里明明不是那么想,可下一秒就像被什么力量入侵控制着一样无药可救地做出来,而那些真正属于他的想法和想说的话,在很多情境下,不是他不想表达,也不是不能表达,而是根本来不及。

他和高泽文的关系,甚至和每个人的关系,或许最终并不受自己的控制,也不受他的控制。

但是,王境泽突然想起了点什么……

.

.

“王境泽!等…等等我!”

高泽文在身后大声喊着。

“等等我!”

声音越来越近,高泽文加速追了上来,他们两个已经甩了摄影很远一段距离。

王境泽突然停下来拉住他拐向一条上山的隐蔽小路:“这边!”

两个人又拼命在杂木丛生的树林里东躲西蹿了好一阵,直到真的确认已经走得很偏远了之后,他们才终于停下来。

高泽文半弯下腰,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地喘气,王境泽听见他用极其不平稳的气息抱怨:“…累死……呼……烦透了那群人……”

“我们来这几天了?”王境泽有点烦躁。

“大概,七八天了吧。”

一阵火气冲上脑门,“受不了了,老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要想早点回去,只能辛苦点,好好表现,让他们赶快拍够了素材,尽早放人,也省得麻烦这一家人,大家都费心费力。”高泽文蹲在地上,手里拿着根随便捡起来的树枝,一圈一圈漫无目的地划着土。

王境泽偏过头看着他,“那你表现得好吗?”

“我?我无所谓吧其实,主要得看你,大炮仗。”高泽文抬起嘴角,挤出一个疲惫不堪的笑容。

“高泽文你又皮痒了?”王境泽也扯出一个痞痞的笑。

“怎么,你现在也想打我?”

“哥累了,”王境泽也在高泽文身边蹲下来,“……哪有那么多气好生,闲得慌吗?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整得跟出门从来不带脑子似的。”

“你不就是?”高泽文特别认真地看着他说。

王境泽一伸手在高泽文额头上弹了个清脆的响,“是你入戏太深还是我演技太高超?”

高泽文终于笑了,他说:“都不是……说真的,好好配合,赶紧结束吧。”

“……我有条件,回去以后啊,有空你得请哥吃饭。”

“……可以。”

“行,那哥答应你。”王境泽叹了口气,抬手把高泽文本就足够凌乱的发型揉成一个大鸡窝。

“……”

.
.
.

王境泽笑了,他至今忘不掉当时那个蹲在地上划着圆圈的高泽文,那个灰头土脸,像个老干部一样语重心长欲言又止的样子,在他眼里,有多真实美好。

原来高泽文就是一条缓缓流着的溪水,流过他杂草丛生的荒芜领地,一点点下渗,到达那些任何人都无法触及的地方,然后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他终究会流走吗?

“越狱”那天,两个人在天黑前及时赶了回去。之后,就像他们约好的那样,日子一天天按部就班地过着,很快,让他们期盼已久的杀青之日终于来了。

分别的那天,他们分别拿回了属于自己的所有电子设备和其他物品。他们坐着一辆车去机场,一路上,车里安静得出奇,并没有预想中的热闹气氛。

王境泽的班机早一些,而高泽文要比他晚半个多小时。候机的时候,两个人互换了联系方式,高泽文低头认真输入的样子落在王境泽眼里,他突然又怪情绪发作,用手指戳了戳那颗脑袋。

“干嘛?”

“……别忘了请哥吃饭。”王境泽略微生硬地开口。

高泽文愣了愣,“好,大吃货。”

王境泽一把把人搂过来,“高泽文,怎么总跟我顶嘴?知道跟我顶嘴会有什么下场吗?”

高泽文没有挣开他环住自己的胳膊,他看着他的下巴,“什么下场啊?”

王境泽挑眉,一字一顿地说道:“请我吃饭请到破产。”

“……我爸怎么得罪你了?”

“还敢顶嘴!”王境泽伸手要去捏他的脸,然而被高泽文打断了,“行了,你是不是,差不多该走了?”

“……没劲。”

王境泽背好背包站起来,拉着行李箱要往登机口走,高泽文一把拉住他的手腕,“落地给我发个消息。”

王境泽笑着应下了,然后从高泽文的视线里,一点点变小消失。

后来,高泽文一直走不开,他要学的东西很多,王境泽趁着暑假自己掏钱坐飞机直达长沙,打了一通电话,敲诈了一顿不够油钱的大餐,高泽文带着他在长沙玩了几天。再后来,开学了,他们都回了学校,一直抽不出时间,似乎关系也自然冷了下来。再后来,不论王境泽怎么努力,高泽文的回应一直平平淡淡,他已经几乎不知道高泽文的生活状态和近况了。

一想到这些,他就烦得不行,打算着放了假第一件事就是飞去长沙,问问高泽文到底怎么了,自己做错了什么值得他这么冷落他。

窗外还飘着雪,王境泽不想继续闷在家里,他套上厚重的羽绒服,又围上围巾,一个人跑到街上漫无目的地瞎溜达。

马路两边的商场热闹非凡,市中心总是人来人往,百货大厦对面的人民广场在办一个大型商品促销活动,周围围着一大批人,远远就能听到他们的呼声。

揣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停下来掏出手机,是一条短信——

王境泽,我在长春龙嘉国际机场。

他怎么在长春?王境泽想都没想,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去,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了,不到五秒钟,电话接通。

“高泽文?你来长春了?”他迫不及待地开口问。

那边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嗯。”

“来干嘛啊?怎么不提前告诉我?”此刻王境泽心里的惊喜大过了一切,有点异样的情绪在泛开。

“……来看看你。”

“……等我,哥马上就来了。”

“……好。”他的声音一直很平静,一向迟钝的王境泽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太一样,但是现在他想不了那么多,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

.

高泽文坐在冷冰冰的长椅上,看着切断的电话发愣,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真实无比的梦。

他自己身边已经有足够多吃喝玩乐的酒友,根本没有必要跨越大半个国家去维持和另一个纨绔子弟的联系,那个人又没有办法在自己低沉抑郁的时候来陪自己一醉方休。

可即便是这样,他知道,王境泽对自己……其实很好,说实话,这超出了他的预期。他不像那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那么省心,他不会对自己不管不问,不会无条件地讨好自己,不会看见自己就一口一个“大少爷”。相反,他会一直在身边转来转去,会主动来烦他——他甚至还在节目里动手打过他——他会时刻保持着对他的好奇和关注,会平心静气地和他讲话,会拉着他狂奔,会对他露出顽劣的笑容,会粗暴地揉乱他的头发,会不要脸地说“请哥吃饭”,他从来没有把他放高,更没有把他看低。

高泽文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拿来和他做参照,到现在,他也看不清王境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他能够确定的是,这个人太特别了,特别到让他高泽文费心费神,特别到他完全放不下,特别到让他束手无策。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他已经被母亲抛弃过一次,他怕这样的存在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再次消失,他怕自己在那个人心里终会变得渺小不值一提,所以他不敢去接受这份灼人的热意,所以,他总会在王境泽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本能退却。

他一直以为这是对自己的保护,而直到他决定来找他之前,他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冷漠和拒绝,才把别人推向了更远。

.

手机响了,大概是他到了吧。

“你在哪儿?我到了,去找你。”

电话里王境泽的气息很不稳定,而不远处,那个举着手机脑袋四处乱晃的身影让高泽文瞬间放弃了所有的思考,他站起来,“……转身。”

王境泽向他跑来,然后他不由分说被拉进一个带着雪气的拥抱。

“高泽文亏你还有点良心记得来看我。”

看着这个已经久违的干净明朗的笑容,高泽文的心脏突然狠狠抽动了一下。

王境泽看到他低下头,又密又长的睫毛在不安地扇动,他好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情绪,然后,他听到他说:

“王境泽,你拿我当什么?”

王境泽一滞,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我骨子里很冷,很傲,甚至很自私,我爸一直这么说,这样的性格很难被打动,也没什么朋友,没人会真正喜欢一个冷血动物……连他都越来越受不了我,总想把我交给别人,”高泽文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你呢?我有什么值得你坚持的?”

王境泽回看着他,“……我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我知道世界上就只有一个高泽文,错过了就错过了,不管他是冷是热,骄不骄傲自不自私,再好也行再差也随便,就算你爸不想要你也说明不了什么…只要我想要,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得抓紧,你。”

王境泽从来没有应对过这样的状况,也从来没对一个人说过这种话,他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他甚至还有点语无伦次,他,是不是已经没救了。

高泽文的表情出现了一点裂痕,“……你喜欢我吗?”

“……嗯。”原来是喜欢。

王境泽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遍,活该他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

然后,下一秒,对面的人把他拉向自己,后脖颈被两条胳膊紧紧缠住,耳边全是他的呼吸声,以及两道交叠在一起的心跳,很乱,却无比有力。

高泽文的声音依旧闷闷的,不过这次是因为他把声音埋在王境泽的衣服里:“那就让我主动一次吧……王境泽,在一起吧。”

王境泽稍微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脸转向他,看着他的细鼻尖,“媳妇,跟我回家吧。”

“……滚开。”

“呵,”来自胸腔的震动清晰地传递到高泽文耳边,“高泽文,你跑不掉了。”

“不……王境泽,是我自己画地为牢,”高泽文轻轻吐出一口气,“谢谢你让我自由。”

.

.

.

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成家立业的高泽文和王境泽才终于向双方父母表示,当初他们所做的那个会让彼此相遇的决定,好像还不赖。

.

.

.

.

.

End.

*After:

这个结尾简直太尴尬又草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烂尾了原谅我吧,尬癌发作在线去世。

悲伤的老男人

秀儿
坤坤太帅了?!!:)抹鼻血

秀儿
坤坤太帅了?!!:)抹鼻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