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心丽

447浏览    597参与
草丝的日子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秋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立冬了。事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实际效益,至少说还需要等待。

昨天午睡的时候梦到妈妈了,妈妈离开我快四年了,梦到妈妈总是很愉快的。这四年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但是时代不同了,社会给予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你这么一个资深作家走不出来,还有谁能走出来?除非彻底堕落到字奴。

合作者是非常重要的,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不能同那些只做概念不做内容的人合作,而且必须远离。他们永远不会务实。他们靠做概念混饭吃。

也不能同那些把别人当书呆子的人合作,他们只会把你当书呆子,没有诚信可言,你很君子地容忍了他...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秋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立冬了。事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实际效益,至少说还需要等待。

昨天午睡的时候梦到妈妈了,妈妈离开我快四年了,梦到妈妈总是很愉快的。这四年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但是时代不同了,社会给予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你这么一个资深作家走不出来,还有谁能走出来?除非彻底堕落到字奴。

合作者是非常重要的,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不能同那些只做概念不做内容的人合作,而且必须远离。他们永远不会务实。他们靠做概念混饭吃。

也不能同那些把别人当书呆子的人合作,他们只会把你当书呆子,没有诚信可言,你很君子地容忍了他们,原谅他们,他们更把你当书呆子,以为你不懂现时代的商务规矩而肆无忌惮。他们不知道你曾在商海里扑腾过,看他们玩小手段看得很透彻,你发现他们根本就不靠谱。

坚守底线是必要的,坚守底线就能避免烦恼和麻烦。按规则和契约的规矩办也可以避免烦恼和麻烦。对于不按规则和规矩做事的人,远之!

这次在碧山遇到宣砚石雕刻的太上老君,对眼缘,手缘,请了带回南京。自我感觉智慧提升!

年底了,今年要认真写总结,值得总结的事太多了,有一些是十分宝贵的经验。如:博客写作,怎样利用博客空间做内容。如:《碧山纪事》的方方面面。(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重新定義

大數據時代:“底層民衆”這個詞條的内涵要重新定義。這不是妄説,而是切身體會。只要你用手機,你的所有數據都是終端公司的,你付費替他們打工。別以爲你花錢買了電訊終端,別以爲你在付費使用,其實你是一個大傻逼,大数据时代的奴隶!你做梦,做大梦,梦还没做完,就赤裸裸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把控在大數據公司手裏,終端公司手裏,你以爲自己有空間,其實你自己的空間等於零。你是什麽東西?你算什麽東西?你以爲你有數據了,你花了時間,花了銀子,行走乡间,爬高下低,做出來的图片數據,別人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擄走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是一只从不做任何浏览,只发邮件,不收邮件的手机!侵犯是深层次的。

你被別人人工智能了,你不...

大數據時代:“底層民衆”這個詞條的内涵要重新定義。這不是妄説,而是切身體會。只要你用手機,你的所有數據都是終端公司的,你付費替他們打工。別以爲你花錢買了電訊終端,別以爲你在付費使用,其實你是一個大傻逼,大数据时代的奴隶!你做梦,做大梦,梦还没做完,就赤裸裸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把控在大數據公司手裏,終端公司手裏,你以爲自己有空間,其實你自己的空間等於零。你是什麽東西?你算什麽東西?你以爲你有數據了,你花了時間,花了銀子,行走乡间,爬高下低,做出來的图片數據,別人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擄走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是一只从不做任何浏览,只发邮件,不收邮件的手机!侵犯是深层次的。

你被別人人工智能了,你不能生氣,你越生氣,製造人工智能的人越高興。他们很行。这非常之邪惡。製造一塊“小餅乾:放進你的圖庫你,誘惑你刪除,你刪除這個”小餅乾”隨即清空圖庫的所有數據。你的全部圖片數據,到了別人的雲裏,説起來這就是“誤刪”,然後有一個程序幫你恢復,在恢復的過程中,你的數據是從別人的雲裏下載的。另外在你手機里後臺,定位始終是開著的,即便你把前臺定位關閉,後臺的定位還在運行,在很深的里面运行。這樣,這些圖片都是定位圖片,於是你被剝奪的一無所有。當然掠奪者會強詞:你要定位圖片也沒有用!但是,這些手機圖片是私有財產。你们要定位图片,你们可以花銀子,你们有的是银子,不缺银子,找人或用工具拍攝。而用這種方式從別人手機裏掠奪,是强盜!是流氓!

底層民衆的詞條在大數據時代要重新定義,誰是底層民衆?被人工大数据的所有人。(文/王心麗)

霧 愛 Love Fog
本来想到碧山换一个環境寫作,提...

本来想到碧山换一个環境寫作,提高寫作效率,可這次全在村外徒步行走,擼圖,一個字也沒寫,一頁書也没读。上网卡過期,带了筆記本也没上网做博客,有些事在手機上凑合做,有些事卻不能,这也是计划不如变化。

村里,不少人家修造房子,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在修造的電鋸声和敲打声中,感觉到房子的主人在力争,他们搏的不是现在,而是现在的以后,那些谁也不能冒然确定的以后……現在下的赌注,待到經濟回暖的时候就是抢先一步。貸到了款,造了房子,派以合適的商業用場,就等於賺了。


錢存在銀行,存的越多,虧得越多。經濟下滑,对鄉村旅游有直接的影响,但愿現在已探底,如果經濟继续下滑,到鄉村旅行的人會越來越少,鄉村的副食品...

本来想到碧山换一个環境寫作,提高寫作效率,可這次全在村外徒步行走,擼圖,一個字也沒寫,一頁書也没读。上网卡過期,带了筆記本也没上网做博客,有些事在手機上凑合做,有些事卻不能,这也是计划不如变化。

村里,不少人家修造房子,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在修造的電鋸声和敲打声中,感觉到房子的主人在力争,他们搏的不是现在,而是现在的以后,那些谁也不能冒然确定的以后……現在下的赌注,待到經濟回暖的时候就是抢先一步。貸到了款,造了房子,派以合適的商業用場,就等於賺了。


錢存在銀行,存的越多,虧得越多。經濟下滑,对鄉村旅游有直接的影响,但愿現在已探底,如果經濟继续下滑,到鄉村旅行的人會越來越少,鄉村的副食品漲價帶來勞動力漲價,運營成本會越來越高。

説實在話,美麗,也是要靠銀子的,天生麗質的已很少很少,人要衣裝,多數需要整容,鄉村美麗,美麗鄉村,也是需要銀子装扮和支持的,无论游客,还是村里人,荷包里都要有银子,才能润滑。豬肉漲價,對鄉村旅游業的影響太大了,早上村裏聽不到公鷄打鳴,豬肉貴,先把不下蛋的公鷄吃掉,原先笑話鄉間的公鷄妻妾成群……現在想來很是悲哀。如果經濟繼續下滑,呵呵,試試看!(圖文/王心麗)

我从乡间走过
皖南山區秋野上的樹,漸紅 正午...

皖南山區秋野上的樹,漸紅

正午的陽光下,早晨的霧還未退。霧色青灰,山影清灰。這次發現獨自徒步行走的感覺實在好,我又是惟一。極少這個年齡段的人獨自行走,因為這個年齡段的人喜歡集體行動。我以为享受孤獨是一種境界。(圖文/王心麗)

皖南山區秋野上的樹,漸紅

正午的陽光下,早晨的霧還未退。霧色青灰,山影清灰。這次發現獨自徒步行走的感覺實在好,我又是惟一。極少這個年齡段的人獨自行走,因為這個年齡段的人喜歡集體行動。我以为享受孤獨是一種境界。(圖文/王心麗)

我从乡间走过
在塔川看到這個草垛,實在有回憶...

在塔川看到這個草垛,實在有回憶,很多年前在鄉間插隊,碼過麥稭垛,稻草垛,柴草垛。燒飯,燒水,都靠這物。人生過得真快,那時,做夢也夢不到今天自己的樣子和自己的生活。

在塔川看到這個草垛,實在有回憶,很多年前在鄉間插隊,碼過麥稭垛,稻草垛,柴草垛。燒飯,燒水,都靠這物。人生過得真快,那時,做夢也夢不到今天自己的樣子和自己的生活。

草丝的日子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的逍遥生活,今天跑到路边收割过的水稻田里撸图,这树长得很是奇怪,远远地看上去更是奇奇怪。雾重,雾是光影的杀手,图上的光影看起来全是点,彩点。照相机要好一些。

在这里的乡间,行走的人比开车和坐车的人少。古代的人,没有汽车,都是徒步,坐马车,驴车,骑马骑驴都是徒步,牲口徒步也是徒步。因为行走的速度慢,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大。天大,地大,人小,才是乡间的感觉。

徒步行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遗憾的是,在皖南徒步行走的道路不多,在公路边上徒步行走,很是危险。

现在在乡间,到了人多的地方,实在和城里无两样,膨胀的人群,把天地挤得满满,如彩点。

这次在乡间,夜里无梦,白天...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的逍遥生活,今天跑到路边收割过的水稻田里撸图,这树长得很是奇怪,远远地看上去更是奇奇怪。雾重,雾是光影的杀手,图上的光影看起来全是点,彩点。照相机要好一些。

在这里的乡间,行走的人比开车和坐车的人少。古代的人,没有汽车,都是徒步,坐马车,驴车,骑马骑驴都是徒步,牲口徒步也是徒步。因为行走的速度慢,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大。天大,地大,人小,才是乡间的感觉。

徒步行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遗憾的是,在皖南徒步行走的道路不多,在公路边上徒步行走,很是危险。

现在在乡间,到了人多的地方,实在和城里无两样,膨胀的人群,把天地挤得满满,如彩点。

这次在乡间,夜里无梦,白天倒像在梦幻里。我觉得自己想过中国古代诗人,画家和当年西方传教士和记者的生活,但我都不是,我是中国的自由写作者作家。(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第十一次碧山之行

在南京修订《林间的草地》,那天夜里醒来,突然觉得到要到碧山走一趟,《碧山纪事》没有出版,更需要走一趟,

年初的时候,感觉到碧山的变化加快。三年前写作《碧山纪事》的时候,想了又想,反复斟酌,类似这类选题的书,写成应景的,最多半年就没有意思了,严重的还会自扇耳光。看起来很好写,实际上是最难写的,只有写成非我莫属的书,完全个人感受,个人视角的,才能长久,配上瞬间定格光影和心情的非我莫属的图片,才会有永恒的意义,才能经得起时间拖延和岁月流水的冲刷。这是公众视觉下的私写作。

到碧山三天了,看到了村里的各种变化,证明了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切入点也是准确的。万幸,万万幸!《碧山纪事》将会像本人的其它文本...

在南京修订《林间的草地》,那天夜里醒来,突然觉得到要到碧山走一趟,《碧山纪事》没有出版,更需要走一趟,

年初的时候,感觉到碧山的变化加快。三年前写作《碧山纪事》的时候,想了又想,反复斟酌,类似这类选题的书,写成应景的,最多半年就没有意思了,严重的还会自扇耳光。看起来很好写,实际上是最难写的,只有写成非我莫属的书,完全个人感受,个人视角的,才能长久,配上瞬间定格光影和心情的非我莫属的图片,才会有永恒的意义,才能经得起时间拖延和岁月流水的冲刷。这是公众视觉下的私写作。

到碧山三天了,看到了村里的各种变化,证明了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切入点也是准确的。万幸,万万幸!《碧山纪事》将会像本人的其它文本一样,是嵌入写作生活过程的,描述的是不确定时代,一位资深自由写作者作家的身体的和心灵的游荡生活。(文/王心丽)


Sunny Lakeside

林間的草地:過往舊話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西斜的阳光照耀在紫金山上,天很高,云很淡。 
这是一段空闲的时间,每天在这个时间,她给巫山写信。“巫山”是她给他的代号,给他这个代号是因为她和他有过云雨之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微妙感应,有时在眉来眼去的一瞬间。这就像打火机一样,叭地一声火苗跳了出来,叭地一声火苗又灭掉。当然,你知我知,彼此心里有数。生活单调的时候,人需要为自己的生活增添颜色和华彩乐段。爱,爱是什么?书本上的解释是书本上的,现实中叫做“爱”的东西很复杂,不仅是情感一种因素。巫山是个样子儒雅,有贼心,又有贼胆的男人。现在这样的男人一抓一大把。可那个年代...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西斜的阳光照耀在紫金山上,天很高,云很淡。 
这是一段空闲的时间,每天在这个时间,她给巫山写信。“巫山”是她给他的代号,给他这个代号是因为她和他有过云雨之事。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女人和男人之间的微妙感应,有时在眉来眼去的一瞬间。这就像打火机一样,叭地一声火苗跳了出来,叭地一声火苗又灭掉。当然,你知我知,彼此心里有数。生活单调的时候,人需要为自己的生活增添颜色和华彩乐段。爱,爱是什么?书本上的解释是书本上的,现实中叫做“爱”的东西很复杂,不仅是情感一种因素。巫山是个样子儒雅,有贼心,又有贼胆的男人。现在这样的男人一抓一大把。可那个年代这样的男人实在不多见。她在巫山之前有过几个男友,情与趣都不如巫山,和他们在一起不如和巫山在一起有意思。什么叫有意思?巫山与他们不同,巫山很坦然,自然,輕鬆,他不会让她不愉快,她也是。做就做了。她喜欢听他这样说话:怕什么,没有过不去火焰山。

巫山从酒泉寄来一张照片,站在一个沙丘前面,照片背后有付言:给你写的信就在衬衣的口袋里。她看照片上他的胸口,她感受到他的气息和体温,顺着他的胸口往下看,能够感觉到他的欲望。 

因为巫山的出现,她的日子变得明亮起来,原先觉得每一天都像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这会儿奴隶有了放浪形骸的身心,奴隶的眼前出现了一抹彩虹。其实她与巫山的云雨之事,加起来不过几次。 

有一次巫山问她:你为什么不想结婚?女人结了婚才是真正的女人。

她同巫山的目光对视,没有回答。也不好回答。她想说,如果结婚了,我还有这么的好心情,还有这么的好兴致,还有这么的好时光?但这话她不能对巫山说。

在遇到巫山之前,她有过一次枯燥的情感经历。这她不对巫山说, A+B就是A+B,A+C就是A+C,B≠C。和巫山这样,是疗伤的方式,为了恢复原本自由和自然的心情,她需要放任自流的身心。在逼仄的社会环境中,这样的机缘很珍贵。她觉得巫山也是这么想的。 

 一个坏人加另一个坏人,等于狼狈为奸。“坏人”是打引号的。除了巫山,还会遇到别人,以后的日子很长,每年遇到两个,十年就会有二十种不同的浪漫。只要生活不单调,就好。巫山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只有两个想法相同的人才能擦出愉快的火花。 

巫山寄来了一本书,弗洛依德的《爱情心理学》。寄书的人和收书的人都知道,彼此的心理不全是因为爱情! 

 那个春天,她煞有介事地热爱读书,读弗洛依德的《释梦》,读萨特的《理智之年》、《魔鬼与上帝》,读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 


魏桐手里夹着香烟,在办公室踱步,脚步沉重。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她。

她看他踱步的脚,新皮鞋上全是灰尘。

上午科长找魏桐谈话,魏桐从科长办公室回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他愤愤然地自言自语:“你以为这样的日子会长久?这样的日子不会长久的。”他用了一句《红楼梦》里的话做比喻:“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又大声背了一段屠格涅夫小说《阿霞》里的句子:“人不是植物,不能长久地繁荣。年轻人吃着金色的蜜饼,就以为是他每日的粮食,然而乞讨一片面包的时候会来的。”

这是一个难忘的黄昏,定格于一九八八年的初夏。后来的十多年里,她常常会想到魏桐自言自语的声音和语气,有一回她在梦里看到了魏桐的背影,也是在这间办公室,梦里是晚霞映红天空和山影的傍晚,魏桐的藏青色的卡其布中山装上也蒙上了一层落日的色彩,非常温暖的样子。 

魏桐是一九六六年高中毕业的老知青,一九七七年考上大学,嫌专业不好,怕毕业分配,再分到外地。他从乡下回城到工厂,在工厂工作不满五年,不能带工资上学,上了半个学期,放弃了,回来了。后来通过自学考试完成高等教育。魏桐平日说的话,可以集结成魏桐语录:

“学文史哲的人很假,别看他们道貌岸然地站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其实都鸟得很,能伸能屈,能硬能软,能胀能缩,嘴里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俊杰全是狗熊!“

“文凭这东西假得很,看起来是自己的,临了还是捏在人家手里。捏在自己手里,不如一本旧书、旧纸!魏桐的毛笔字写得很漂亮,魏体+魏桐体。”

魏桐的话,都是大白话,很容易记住。在后来的生活里,全都得到了印证。

魏桐很小就没了父母,跟着爷爷长大,爷爷去世后,他就跟老丈人一家在一起过。魏桐老丈人家是一个有旧背景的大户人家。魏桐从来没有对人讲过自己家的故事。

魏桐看不起工人阶级:“无论怎样改换朝代,贱民还是贱民。有许多人命中注定,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没头没脸地活着……当家做主,他们能当谁的家?做谁的主?自己的家,自己的主都做不了。 ” 

八十年代末魏桐离开工厂自己创业,那个冬天的午后,她在一个公交车站遇到他,他满头白发,还是一身中山装,他说,在乡下插队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苦,五年之后,他是一个酒楼、两个画廊、一个文化公司的老板,再见魏桐,在他的文化公司,他一身黑西装,花领带,头发乌黑,皮鞋铮亮。她想到一个词:脱胎换骨。但没说出来,只是笑吟吟地对魏桐说: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这句子,也是魏桐从前最喜欢的句子。

巫山和魏桐是两个不相干的人,但他们是她关于曾经的一个傍晚的记忆,那傍晚的晚霞很普通:带着些许绯红、些许灰色。


霧 愛 Love Fog

錢與時間

錢與時間,是一個現實得不能再現實的話題,通俗得不能再通俗的話題。有的時候它們能使人愉快,有的時候,它們讓人焦慮不已。錢對人來説是個函數,時間對人來説是定數,又是常數。我是一个社會空間小、钱少,时间也相對少的人,有时我为钱焦虑,有时我为时间焦虑,无论钱还是时间,都不是我所能够把控的,我既不能印钱,也不能刷新时间,我觉得自己是被双重限制的人。

最近盤點了自己的文學,結果令自己吃驚,當然是好的吃驚,在整個三十五年的文學時間,所有的文學投入基本自費。這幾天又盤點了自己的新媒體文藝博客,二十年來所有的投入全部自費,每一個數據都是自費!當然也是好得令自己吃驚,但是這兩塊現在都沒有效益。但是在中國大陸如是...

錢與時間,是一個現實得不能再現實的話題,通俗得不能再通俗的話題。有的時候它們能使人愉快,有的時候,它們讓人焦慮不已。錢對人來説是個函數,時間對人來説是定數,又是常數。我是一个社會空間小、钱少,时间也相對少的人,有时我为钱焦虑,有时我为时间焦虑,无论钱还是时间,都不是我所能够把控的,我既不能印钱,也不能刷新时间,我觉得自己是被双重限制的人。

最近盤點了自己的文學,結果令自己吃驚,當然是好的吃驚,在整個三十五年的文學時間,所有的文學投入基本自費。這幾天又盤點了自己的新媒體文藝博客,二十年來所有的投入全部自費,每一個數據都是自費!當然也是好得令自己吃驚,但是這兩塊現在都沒有效益。但是在中國大陸如是的環境下,我是唯一的!本来想:紙質書《碧山紀事》出版之後,稿費版稅可以貼補新的紙質書制作和新媒体博客寫作的必要經費。未來時代,精心製作和馬馬虎虎製作是兩樣的效果,精心製作就是要有資金的投入的。钱从哪里来?當然從紙質書稿酬來。紙質書是明碼標價貨幣交易的。

經過幾個回合的接觸和操作實踐,乖乖隆的動,做大夢啊!貓不僅沒有魚吃,還要被剝皮刮肉!三年一個大負數。這坑短期内是填不平的。然而,效果可喜,信心百倍,我有这么大的能力!另一方面则是一個疑問:所有出版紙書的作者都稿費微薄?出版社在做賠本的买卖?書店也在做賠本的買賣?大鲨鱼是谁?把作者吃得只剩一具大馬林魚骨架的是大鲨鱼? 真寒心。就這樣,我也不让步,不妥協。再拼個二十年!

回想起来,母親去世后我做對的事:没有裝修房子,没有更新家具,省下一筆可以在書事上折騰幾年的錢。不過像《碧山纪事》這類書是不会再做了。《碧山紀事》還未收場,收場得越遲,代價越高,沒有閉幕,剧情总要发展,錢與時間在此時代的關係诡秘而冷漠,都以孤注一擲的心態和形態存在。這次到碧山學習,學到皖南鄉間民衆的生活態度:逆風飞行。

(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物館,搞定了《林間的草地》裏的三篇小説《梅雨霏霏》《不安分的春天》《窗帘》,前面兩篇寫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發表于《青春》雜志,後面一篇寫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發表于《湖南文學》雜志。這裏,是這三篇小説的原點,氣場之强大,强大到讓我再次修訂目錄,把這三篇小説排列在了一起。這樣,這本書就有了很深的意思。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很多想法都是慢中得來的。好題材,好選題,一定要精心做,特別是這類有保存價值的文本,那是一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一個沒有解釋的時代,不能讓已經在自己筆下的生活煙消殞滅。坐在這裏,我才真正懂了海明威的"冰山一角“。望著夕陽照耀在路邊高大的懸鈴木上光...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物館,搞定了《林間的草地》裏的三篇小説《梅雨霏霏》《不安分的春天》《窗帘》,前面兩篇寫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發表于《青春》雜志,後面一篇寫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發表于《湖南文學》雜志。這裏,是這三篇小説的原點,氣場之强大,强大到讓我再次修訂目錄,把這三篇小説排列在了一起。這樣,這本書就有了很深的意思。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很多想法都是慢中得來的。好題材,好選題,一定要精心做,特別是這類有保存價值的文本,那是一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一個沒有解釋的時代,不能讓已經在自己筆下的生活煙消殞滅。坐在這裏,我才真正懂了海明威的"冰山一角“。望著夕陽照耀在路邊高大的懸鈴木上光輝,我心除了感慨,還是感概。外地游客到這裏,多數會迷路,而我,是這裏的活地圖。

(圖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奇怪的事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信裏看到一些現象,有些人被猫激活了,他們很不舒服,敏感地做了不少動作。想笑,忍住了,沒有戴口罩,若戴了口罩,就愉快地笑出來了。對自己說:現在你是斜杠:紙媒寫作/電媒寫作。青蛙?烏龜?水鳥?还是做独行侠的鱼,潜水快乐。

(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很多桂树无一朵花,联想到自己,努力三年,無一朵花!那些花和我一樣,都在内心開放。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很多桂树无一朵花,联想到自己,努力三年,無一朵花!那些花和我一樣,都在内心開放。

文学简历

今天把太陽能小夜燈带到帶到郊外林間的草地,讓它在原點發光。在自由寫作者的道路上,我心裏就有一盞這樣的燈。當年沒有想到的是,我與南京東郊有如此深遠的文源和文緣。

最厲害的是經歷,更厲害的是堅持,他們以爲你會自生自滅,但是你心中有一盞來自太陽光源的燈,這燈光,风吹不灭,水撲不滅。這裏,還會有一部長篇小説的。生活中,你所有門都被關上了,神爲你打開萬能的窗。(圖文/王心麗)

 這兩部小説三十五年走過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

今天把太陽能小夜燈带到帶到郊外林間的草地,讓它在原點發光。在自由寫作者的道路上,我心裏就有一盞這樣的燈。當年沒有想到的是,我與南京東郊有如此深遠的文源和文緣。

最厲害的是經歷,更厲害的是堅持,他們以爲你會自生自滅,但是你心中有一盞來自太陽光源的燈,這燈光,风吹不灭,水撲不滅。這裏,還會有一部長篇小説的。生活中,你所有門都被關上了,神爲你打開萬能的窗。(圖文/王心麗)

 這兩部小説三十五年走過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限公司,鳳凰出版社 
 它們還將繼續走下去,與新的出版社合作,呈現在讀者面前。回想,回憶是不經意的,隨時都可以觸景生情,但是過程是非一般人所能夠堅持和承受的。在主流文壇之外,在一條自生自滅的路上頑强生長,走到今日,非一般人能夠做到。(圖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五月文叢/ 《林間的草地》/目錄 / 王心麗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流年似水,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

五月文叢/ 《林間的草地》/目錄 / 王心麗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流年似水,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喧嚷的文学盛世,诗人和作家都变成了头顶光环的人物,在文学舞台上一一亮相。那时爱好文学是又品位的标志,连征婚启事上都要挂上四个字:爱好文学。爱好文学,风雅,文雅,浪漫风趣……

中外作家在他们的回忆录里写的生活,更是五彩斑斓,作家的生活比一般人要精彩,精彩许多,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青年时代的文学梦想与少年时的文学梦想,很不一样的。

那时中国的文学也是有标签的,从伤痕文学到改革文学,再到什么、什么文学……文学的大车在时代的大路上彩旗飘飘,有人坐在车上,有人挤上车,有人被从车上扔下,还有人在车下奔跑……

我也开始写小说,从“改革文学”开始,当然我没有改革家的时代高度,也没“改革文学”作家的叱诧风云的魄力,我写“改革”边缘的生活和人,有点清新,有点卑微的那种。(图文/王心丽/摘自《文學大夢想》)



文学简历
  1. 當年這裏是我寫作的地方

我的文學和南京東郊的關係

《林間的草地》是我的《五月文叢》中的一卷書。在这本书里用文字和图片描述了我的写作,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的关系。《越軌年齡》和《陌生世界》兩部長篇小説是在這裏創作的,1987——1989。三十多年來,這兩部長篇小説關聯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限公司鳳凰出版社

他們還將繼續被新的出版社關聯下去。

(图文/王心丽)

我的文學和南京東郊的關係

《林間的草地》是我的《五月文叢》中的一卷書。在这本书里用文字和图片描述了我的写作,我的文学,与南京东郊的关系。《越軌年齡》和《陌生世界》兩部長篇小説是在這裏創作的,1987——1989。三十多年來,這兩部長篇小説關聯了:

作家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上海文藝出版社

北京鳳凰傳媒有限公司鳳凰出版社

他們還將繼續被新的出版社關聯下去。

(图文/王心丽)

霧 愛 Love Fog
最近想説的話題,是文學路徑的話...

最近想説的話題,是文學路徑的話題。這個話題與最近最爲熱門的諾貝爾文學獎有關。有朋友曾問過我,你專事文學寫作,你向往諾貝爾文學獎嗎?我說:你問我這個問題,就像在問一個望天吃飯,每年期盼著微薄田畝上的收成的山民:你想在上海陸家嘴地帶投資房地產嗎?問話的朋友听懂了,嘿嘿一笑。我是中國大陸的自由寫作者作家,在現時代最起碼的文學生存都難。

比方説《碧山紀事》的出版過程就證明了這個現狀。我是曾出版十九部原創小説和隨筆集的作家,其中有的書還是多家出版社多次出版。我是已出版了三十多部快四十部書的作家。現在我出版一部《碧山紀事》周折無比,其過程曲折複雜到難以在此描述。

這不是妄説,我是誠實的,每一天的生活都...

最近想説的話題,是文學路徑的話題。這個話題與最近最爲熱門的諾貝爾文學獎有關。有朋友曾問過我,你專事文學寫作,你向往諾貝爾文學獎嗎?我說:你問我這個問題,就像在問一個望天吃飯,每年期盼著微薄田畝上的收成的山民:你想在上海陸家嘴地帶投資房地產嗎?問話的朋友听懂了,嘿嘿一笑。我是中國大陸的自由寫作者作家,在現時代最起碼的文學生存都難。

比方説《碧山紀事》的出版過程就證明了這個現狀。我是曾出版十九部原創小説和隨筆集的作家,其中有的書還是多家出版社多次出版。我是已出版了三十多部快四十部書的作家。現在我出版一部《碧山紀事》周折無比,其過程曲折複雜到難以在此描述。

這不是妄説,我是誠實的,每一天的生活都有博客記錄。當今的優質紙質書的製作過程是昂貴的。我說這些,是證明:一個自由寫作者作家,在現今的出版環境中所要面對的真實現狀。

諾貝爾文學獎在中國,是中國大陸幹部作家們的夢想,因爲他們可以通過各種權力之内的優惠,為自己出版著作,特別是在當下出版社的出版的運作路徑環境下,各個出版社都懂的 ,要把市場風險降到最低,但是一個不暢銷的作家出書了,業内的人都懂的,肯定是有一筆經費在支持他或她。

更何況在海外出版翻譯本,讀者不懂,行業内的懂,翻譯作者不是不要錢了,翻譯好壞直接影響出版,拿著翻譯好的書找出版社,并且找到適合的出版社出版,這個過程是靠銀子鋪墊的,2012年中國大陸還未徹底屏蔽網絡的時候,所有過程都能看到。

中國女排是誠實的,她們的經費來自於香港商人許家印。中國大陸的作家不是中國女排。

這個脈絡是非常清晰的,我這樣的中國大陸的自由寫作者作家沒有這樣的夢想,也不會受這獎的忽悠,我的寫作,是爭取憲法給與每個公民的權利:文字出版權利。每天所想的是非常現實的文學生存問題:怎樣才能在複雜的出版環境的市場夾縫中生存,既出版了自己的著作,又得到了能夠維持寫作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潤筆。(圖文/王心麗)

霧 愛 Love Fog

一夜亂夢

隔三叉兩地睡眠不好,昨夜又是一夜亂夢,夢到父母還活著,要裝修房子。那房子很高大,天花板上長滿青苔。后来,無緣無故地醒來很不舒服。起來吃了半碗粥,又睡。還是亂夢,那些夢都是記不清的。

《林間的草地》是一本難弄的書,但是我必須弄好這本書。最近幾個原因叠加在一起,我覺得有必要盤點自己的寫作,盤點自己的所有作品。該系統地修訂定位自己的作品,這些作品集中起來就是一個過去了的時代生活的文學説法。

四十年的改革紅利,我已全部被失去,儅紙質書出版擱淺,確定了現在的社会对我,已无一絲半毫的优惠!但是眼下這樣的生活還要過下去,作爲一個自由寫作者作家,還必須堅持记录下去,这是我的终身职业。

不盤點,我都不知道...

隔三叉兩地睡眠不好,昨夜又是一夜亂夢,夢到父母還活著,要裝修房子。那房子很高大,天花板上長滿青苔。后来,無緣無故地醒來很不舒服。起來吃了半碗粥,又睡。還是亂夢,那些夢都是記不清的。

《林間的草地》是一本難弄的書,但是我必須弄好這本書。最近幾個原因叠加在一起,我覺得有必要盤點自己的寫作,盤點自己的所有作品。該系統地修訂定位自己的作品,這些作品集中起來就是一個過去了的時代生活的文學説法。

四十年的改革紅利,我已全部被失去,儅紙質書出版擱淺,確定了現在的社会对我,已无一絲半毫的优惠!但是眼下這樣的生活還要過下去,作爲一個自由寫作者作家,還必須堅持记录下去,这是我的终身职业。

不盤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啥樣的,經過了怎樣的生活過程,才走到今天。

微信裏關於郎平改革中國女排運動體制的段子滿天飛。我以爲,如果郎平沒有許家印的資金支持,再大的本事也完成不了這個改革的孵化。這話不是隨便亂説的。資金支持,也要看用誰的資金支持。有适合的資金支持,有能夠讓資金生成效益和成果的人,才能獲得效益和成果。就此打住。

最後還是要說,夢,并非都是美夢。梦想成真,有的梦不能想,更不能成真。/王心麗

文学简历

最近盤點自己的文學,盤出许多自信,这是我的1984!

我是资深的酷毙文青,酷毙了三十五年,还在酷毙,最酷的是自由写作者作家的三十五年经历,在過去的嵗月裏,我用十一部書稿的稿酬養活了百萬字的長篇小説《落紅三部曲》,用《落紅三部曲》的稿酬登上了互聯網,我是最早的網民,網絡寫作者,我的網絡寫作的年齡已滿二十一嵗。还有更酷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清新而活力,2017,2018,独自游蕩皖南碧山古村九趟,完成了圖文本《碧山纪事》的写作。三十五年,文學之心依然跳动强劲,文学肢体依然青春澎湃。(文/王心麗)

最近盤點自己的文學,盤出许多自信,这是我的1984!

我是资深的酷毙文青,酷毙了三十五年,还在酷毙,最酷的是自由写作者作家的三十五年经历,在過去的嵗月裏,我用十一部書稿的稿酬養活了百萬字的長篇小説《落紅三部曲》,用《落紅三部曲》的稿酬登上了互聯網,我是最早的網民,網絡寫作者,我的網絡寫作的年齡已滿二十一嵗。还有更酷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清新而活力,2017,2018,独自游蕩皖南碧山古村九趟,完成了圖文本《碧山纪事》的写作。三十五年,文學之心依然跳动强劲,文学肢体依然青春澎湃。(文/王心麗)

流转的旋律

林間的草地:文学大梦想

昨天傍晚在东郊为野花留影,也为自己又长了一岁,和上一岁的最后一个傍晚留影,此刻我并不超脱,内心里面有摆不脱的仓惶。每天都写作,新书稿也拿捏完成,但是出版遥遥无期的事。出版社出版图书要弄到效益,没有润笔,我为啥要出版图书?世道转到了如此方位,必须智慧生存。不能受诱惑,不能听花言巧语。我也是信奉“没有主义”的,《没有主义》是一本书,我读过。


人已到了不好意思说自己岁数的年龄,更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这个岁数还在做梦,而这个梦早已被现实生活弄得支离破碎。在生活中我是一个顽强而固执的补梦人。文学大梦,不如说是文学大坑。我在大坑里完成自我人生理想的赎救。

前些天在这里见到一个卖碧玺和Akoya珍珠首饰...

昨天傍晚在东郊为野花留影,也为自己又长了一岁,和上一岁的最后一个傍晚留影,此刻我并不超脱,内心里面有摆不脱的仓惶。每天都写作,新书稿也拿捏完成,但是出版遥遥无期的事。出版社出版图书要弄到效益,没有润笔,我为啥要出版图书?世道转到了如此方位,必须智慧生存。不能受诱惑,不能听花言巧语。我也是信奉“没有主义”的,《没有主义》是一本书,我读过。


人已到了不好意思说自己岁数的年龄,更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这个岁数还在做梦,而这个梦早已被现实生活弄得支离破碎。在生活中我是一个顽强而固执的补梦人。文学大梦,不如说是文学大坑。我在大坑里完成自我人生理想的赎救。

前些天在这里见到一个卖碧玺和Akoya珍珠首饰的姑娘,她把一只黑丝绒的袖珍笔记本大小的盒子放在露台的木桌上,一边读书,一边喝书店的卡布其诺咖啡,一边等游客来买首饰,实在羡慕这样的生活状态,随意不刻意。

昨天傍晚,到永丰诗社的院子里种了几株宫廷牵牛花,这花的叶子是心形的。能不能生长就看这花的生命力了。东郊的土是山林粘土,野草和树木很适应。这花是不是能生长,能够开放,全要看它们的命了。


五月傍晚天光,是美好的天光,这是我的感觉,在如此背霉的年份,这个季节,也能感受美好,我出生于五月。时间过得太快,快得不忍回忆,更不忍描述已经过去岁月的本真的样子,所好记忆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提纯。

少年时代、青年时代,我都没有梦想过现在如是文学的我,那年离开四方城1号的时候,只想,也许不久我会在东郊拥有一个窗口,因为我是写长篇小说的作家。这话,我像祥林嫂对人说:“阿毛被狼吃掉了”一样,自己都数不清写了多少遍给人看。这会儿,我坐在五月的晚风中还有梦在想:一本一本地出书,换些钱,在东郊租一间房子做工作室,隔三岔两来读书,来呼吸新鲜空气,来感受四季的清风、鸟语、花香。这样的生活是不是妥帖? 关键是要用文本换到钱。一辈子做自由写作的梦,一辈子做用文本换钱的梦,没有钱,所有的想法是书面的乌托邦,一笑而过。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逝水流年,但是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那会儿刚认识字的我,看那些大字报和传单上写的某某,某某某封资修作家,臭文人,一本书稿费拿了多少钱,大字报上批判“一本书主义”,写了一本书就有名有利。那年学校停课,我在家读鲁迅日记,鲁迅日记里就有关于稿费的内容,读到某某某送稿费来的句子,我也跟着兴奋,十一岁小读者,仰望天上的白云,想象鲁迅先生收稿费的心情。觉得会写文章,能在文章中持投枪,耍匕首,嬉笑怒骂,还能有稿费,这真是幸福的工作。


那时代对作家、诗人,艺术家批判得很厉害,很多书,中国的,外国的,名著,非名著,都成了毒草书,但是社会上有很多人还是偷偷地阅读那些毒草书,热爱文学的人们并没有因为批判毒草文学而减少。他们把书藏在私密的地方,躲起来读,他们把书里的内容和自己的想法藏在心里。每个人爱好这类文学的人心里都有一个隐秘世界,他们在这个世界和作家诗人们交流。很多作家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他们的作品在这个世界永恒的。文学真是太伟大了。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喧嚷的文学盛世,诗人和作家都变成了头顶光环的人物,在文学舞台上一一亮相。那时爱好文学是又品位的标志,连征婚启事上都要挂上四个字:爱好文学。爱好文学,风雅,文雅,浪漫风趣……


中外作家在他们的回忆录里写的生活,更是五彩斑斓,作家的生活比一般人要精彩,精彩许多,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青年时代的文学梦想与少年时的文学梦想,很不一样的。

那时中国的文学也是有标签的,从伤痕文学到改革文学,再到什么、什么文学……文学的大车在时代的大路上彩旗飘飘,有人坐在车上,有人挤上车,有人被从车上扔下,有人在车下奔跑……

我也开始写小说,从“改革文学”开始,当然我没有改革家的时代高度,也没“改革文学”作家的叱诧风云的魄力,我写“改革”边缘的生活和人,有点清新,有点卑微的那种。(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決心的説法:剃了頭上,那麽我再度剃頭,第一次剃頭是三十年前。(圖文/王心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