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源

174.1万浏览    10.1万参与
余汐℡poison

城南花已开(1)

#灵感来源于一篇作文#

#源凯,双明星设定#

#情节微虐,结局BE#

#拖更严重,懒癌不定期发作#

1.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王俊凯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上一眼就看见了王源和冷凝在沙发上唧唧我我的,对于这种场面,他已经是见多不怪了。

他和王源是商业联姻,那是他父亲告诉他时,他真的是全身细胞都在抗拒,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不是吗?原因只有一个——他爱王源。

他和王源从同一个组合出道,那个少年的杏仁眼真的让他无法转移视线,而王源的薄荷音,更是让他无法自拔。

商业联姻,暗恋着王源很久的王俊凯一直单纯的以为,和王源联姻结婚以后,就可以过上自己想象中的生活了吧。

然而现实就是那...

#灵感来源于一篇作文#

#源凯,双明星设定#

#情节微虐,结局BE#

#拖更严重,懒癌不定期发作#



1.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王俊凯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上一眼就看见了王源和冷凝在沙发上唧唧我我的,对于这种场面,他已经是见多不怪了。

他和王源是商业联姻,那是他父亲告诉他时,他真的是全身细胞都在抗拒,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不是吗?原因只有一个——他爱王源。

他和王源从同一个组合出道,那个少年的杏仁眼真的让他无法转移视线,而王源的薄荷音,更是让他无法自拔。

商业联姻,暗恋着王源很久的王俊凯一直单纯的以为,和王源联姻结婚以后,就可以过上自己想象中的生活了吧。

然而现实就是那样的残酷,给了他重重的一击——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罢了。

自从和王源商业联姻以后,他们的两颗心,仿佛……越来越远了。

冷凝,王源真正的情人,是吗?是了吧,在王俊凯看来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每天,无论什么时候,下楼就可以看见他们两个腻歪在一起。王源不用亲口提,是个傻子都看的出来。

“凝,路上注意安全。”

王俊凯从房间就听到了王源的声音,冷凝终于走了啊……

“王俊凯?”

王源送走冷凝后来到王俊凯的房门口,没等王俊凯说“请进”就擅自闯入了他的房间。

王俊凯十分震惊,王源很少来他的房间,哦,不能用很少来形容,应该是,从来没有。

“干什么?”

“和你爸谈谈吧!”

“王源,你什么意思?”

“我准备和冷凝结婚了。

王源的这个消息无疑给了王俊凯致命一击,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他还能做什么呢?

“是吗?那恭喜你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摆脱了我呢……”王俊凯笑着,苦涩的笑。

“嗯,所以我希望你尽快和你爸谈一谈吧,我们两个不可能的。”

“呵,不可能吗?也许吧……”

“王俊凯,离婚对我们谁都好”

“你知道我爱你吗?”

沉默着过了许久,王俊凯慢慢的从嘴中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王俊凯,这玩笑不好笑”

“所以说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对吗?”

“我是直的”

王源的这句话似根针,深深地扎入了王俊凯的心中

“……”

“我现在就走。”

王俊凯闭上了眼睛,转身就准备收拾东西。

“等等,”

王源拉住了王俊凯的手腕。

“你不必现在走。”

王俊凯很是疑惑,明明刚才……

“到时候万一你爸认为我亏待了你怎么办。”

“呵,那你大可放心,我会和他解释清楚的。”

王俊凯冷笑了一声,原来到了现在还想维护住自己“好”女婿的形象。

“再……也不见……”

王俊凯正要跨出大门,又好像想到了什么。

“祝你们幸福。”

王源一愣,又迅速反应过来。

“谢谢,会的。”

最终,王俊凯留给王源的只是一个背影。

﹌﹌﹌﹌﹌﹌﹌﹌﹌

“喂?”

“王俊凯?”

“嗯。”

“你终于良心发现了?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嗯。”

“王俊凯,你怎么了。”

“千玺,”

“干嘛?”

“你说,如果你喜欢的人要和其他人结婚……,怎么办啊……”   

﹉﹉﹉﹉﹉﹉﹉﹉﹉﹉﹉﹉

正文1185字,不要期望我更太多

 

ichigo~

我不太明白 为什么路透了就要剪掉镜头 对活动有影响吗 而且节目已经播出了啊 谁能告诉我这个新粉 路透的人应该是因为高兴想告诉小汤圆们 却好心办了坏事?

我不太明白 为什么路透了就要剪掉镜头 对活动有影响吗 而且节目已经播出了啊 谁能告诉我这个新粉 路透的人应该是因为高兴想告诉小汤圆们 却好心办了坏事?

ichigo~

希望队友粉可以像三小只一样团结

希望队友粉可以像三小只一样团结

朝夕
强大到无往不利。

强大到无往不利。

强大到无往不利。

日常打嗝的夜猫子
#七越山海寄渝声# 突然翻到以...

#七越山海寄渝声# 突然翻到以前的摸鱼,晚安好梦!愿初心不改,友情常在❤

#七越山海寄渝声# 突然翻到以前的摸鱼,晚安好梦!愿初心不改,友情常在❤

展凌潇

小福星3(地久天长衍生)

雨声,似也感了这孩子的哀伤般,咚咚咚声势浩大地砸着船篷,希图以这种方式诉说自己的关切之情,给予他微毫慰藉。转眼方寸天地间,似就只剩下了船篷的咚响。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刘星——”


“星星——”


苍袤穹空下,两束微弱斑驳的光线在雨夜里蹒跚。


刘耀军扶着王丽云,正慢慢向这边走来。他们从镇子最边缘的地方开始,已经找遍了除镇北外所有的游戏厅、网吧、小旅店……


刘星跑出去之后,他们便在他房间里准备了伤药,留了门,静静坐在房间里等着他推门回来的声音。

可,


西天泛了红光,他没有回来……


黑风卷起了落叶,他也没有回来……


阴云布满了天空,他仍没有回...

雨声,似也感了这孩子的哀伤般,咚咚咚声势浩大地砸着船篷,希图以这种方式诉说自己的关切之情,给予他微毫慰藉。转眼方寸天地间,似就只剩下了船篷的咚响。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刘星——”


“星星——”


苍袤穹空下,两束微弱斑驳的光线在雨夜里蹒跚。


刘耀军扶着王丽云,正慢慢向这边走来。他们从镇子最边缘的地方开始,已经找遍了除镇北外所有的游戏厅、网吧、小旅店……


刘星跑出去之后,他们便在他房间里准备了伤药,留了门,静静坐在房间里等着他推门回来的声音。

可,


西天泛了红光,他没有回来……


黑风卷起了落叶,他也没有回来……


阴云布满了天空,他仍没有回来……


天色完全暗下去,雨点噼里啪啦落了下来,他依然没有回来……


刘耀军坐在窗边,默不作声地抽着烟。脚下的泥地上,已经积了薄薄一片烟蒂。起先王丽云还会劝几句,帮他收拾,之后便由任他了。


坐到凌晨,王丽云再也忍不住了:“我们去找找孩子吧。”


“找他干甚么,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就当他死了。”刘耀军猛地吸了口烟,烟圈没吐出来,狠狠地吞了下去。


“你怎么这样说话……好歹我们也养了他这么几年……再说了,雨这么大,那孩子还不知道从哪里得的伤……万一再……”声音渐渐低下去,最后已近哽咽。


刘耀军没有说话。


时间好像一下变得麻木错乱,似乎流淌了许久,又似乎只几微秒。不知是心疼妻子的眼泪,还是念起了下午手心里黏湿的触感——也许两者都不是,也许两者都是——那双骨肉狰狞的大手捻熄了香烟,站起了身。


“走吧。”


他们从镇子最边缘的地方开始,冒着冷风冷雨,找遍了除镇北外所有的游戏厅、网吧、小旅店……


起先还打着伞,后来觉得遮挡视线,怕看不见孩子,就又收了起来。


走到星星躲藏的渔船废弃处时,王丽云撑不住了。她下午才伤了腰,又被冰冷的雨水砸了这许久,脚步竟已有些虚软无力。


“还能行吗?”刘耀军扶了她一把,粗糙眉头微皱。


“还行,找孩子要紧。”


“你先回去吧。家里也得有个人看着——万一那小兔崽子再受不住跑回家了呢。”广面盈额的汉子,软言安抚着。


“那你把这拿着,前面不远应该就是星星的同学家,说不定孩子去那了。”王丽云不再坚持,喘了口气将怀里的油布包交给丈夫。


“知道了,你回去吧——回去煮点姜汤,先自己喝点。”刘耀军暗暗叹了口气,妻子浑身淋得透湿,却只有这布包里的东西被油布包得齐齐整整,滴雨未沾。


前面不到半里地的地方,就是星星的同学家,这应该是自己和妻子唯一知道的星星的朋友了。只是,天色晚暗,再去人家里打扰不甚方便。再说以那小东西的性子,跑出去躲朋友家,也许还不如去网吧游戏厅的可能性大吧?


刘耀军这样想着,便穿过了废弃渔船,绕过了那户人家,向镇北的网吧游戏厅疾步而去。


冷……好冷……


饶是盛夏时节,暴雨下到后半夜,也几乎将暑气全部淋散。而刘星身上的全部衣物,就只一件校服短衫长裤。寒冷逐渐将他包裹,最终将他浑身沁得冰凉。


“咳咳……咳咳……”


受了凉的身子,又被激起了咳嗽。这次的咳嗽猛烈而又持久,根本止不下。试探地将整个身子蜷伏在报纸上,才勉强平息些许。


船体置的有些倾斜,篷顶落下的雨水汇到甲板上,此刻已然趁着黑夜灌进了舱内,漾漾地涌到脚边,不消片刻,下半身便已透湿。


试探地挣扎了几下,但浑身冰凉,已经失去了直觉。翻倒在地,肩臂的伤口不知磕到了哪里,爆起钻心疼痛,直痛得眼中金星乱迸,咬牙撑了一阵,终是没忍过,身子一歪,软软地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脑中只有短短的一句:


爸爸——妈妈——我想回家……


雨未歇,水未止……


王丽云回到家里,门窗未关,地势又低,早将桌面窗边零散物什全部吹落,泡进了及踝的水里。她顾不上收拾这些,拖着腰伤先检查了虚挂的门锁和孩子房间的伤药——丝毫未动。坐在床上出神了许久,方才起身开始收拾……


刘耀军奔波了一夜,找遍了他以为的全镇所有刘星可能躲藏的地方,却是一无所获。


这兔崽子能去哪呢?


烦躁地抹去脸上的雨水,他浑身都湿透了——他绝不相信那小东西能在昨晚上的天气里出海逃出去。看来,只有去那户人家打听打听了。


深夏的南方,虽然下了整夜的雨,但天亮得仍旧格外早。细碎鸟鸣叽啾,三三两两有晨起做工的,暗中对着刘耀军指指点点。


也该是这样。淋了整夜的雨,衣服都还皱巴巴湿粘粘得糊在身上。


刘耀军顺着来路返回。到了那户人家时,天已大亮。

洛阳出来拔草,远远地看见了刘耀军,心里一慌,猛地转过身就要走。


刘耀军看在眼里,心下生疑,出声叫住了他。


“洛阳——”


完了……认命地转过身:“刘叔叔。”


“哎哎好,好久没见了啊,洛阳最近又长高了?”


“谢谢叔叔。”洛阳乖巧地应着。


“哎哎好。哎?我说你刚刚看见我跑什么呢?”瞧着小子的反应,大概刘星真在这。好小子,真让自己好找!找见了定是要狠狠收拾一顿!


“没啊,我妈刚刚叫我拔草呢,没看见叔叔。”洛阳有些心虚。


刘耀军定眼看着他。


“叔叔……你,你是不是都知道了……”洛阳眼神有些无措。


“是啊,我都知道了……”快叫他出来吧。


刘耀军话未出口,洛阳已忍不住哭了起来。


“哎哎哎……你这是怎么了……”刘耀军一时有些慌乱。心下隐隐升起了些不好的预感……恍惚间,似是想起了当年时光——


当年,那些孩子也是手足无措、满脸泪水地跑来告诉自己,刘星出事了……


冰冷的海风、冰冷的海水、冰冷的身体……当年的恐慌好像重又泛上心头,刘耀军脑中一片空白,双手无法控制地颤抖着、紧紧抓上洛阳的肩头:“星星,他怎么了……”


洛阳断断续续的抽泣声,竟透露出了MP3的另一个真相……


原来……刘星身上的伤,是为了保护洛阳……


原来……那个MP3,是他们故意偷来让洛阳寻机放在刘星枕下的……


原来……那些网吧游戏厅,通通都是假的……


原来……自己竟从来没有认真地了解过这个孩子……


原来……自己竟伤他这样深……


当他在责怪这孩子成绩不好时,竟从未想过要问清楚发生了什么;当他因为这孩子去网吧游戏厅而动手时,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当他因在枕下找到那只MP3而痛恨这孩子学坏时,也从未相信过会有别的真相……


就当他死了……


他就是一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这样的两句话在脑内不断盘旋……


如果换做是星星的话……自己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刘耀军不知道,他也从来不敢这样去想。


星星是乖孩子,乖巧懂事,甚至懂事得有些小心翼翼。那样乖的孩子,却那样短命早折——他是自己的独子啊!


而这个刘星,自己喂他吃,给他穿,供他上学,他却不断地和自己、丽云疏远,最终学坏堕落至斯——就因为这样,自己一度那么讨厌这孩子,甚至后悔将他从福利院带回来。可是……自己所认为的学坏的、堕落的孩子,却居然只是想要通过这样的叛逆,来获得自己和丽云的些微注意……


刘耀军心内一阵绞痛……


他忽然想到,那不知多少年前的晚上,这孩子问丽云的话——


“妈妈,我小的时候,是不是去过天安门啊?我都不记得了……”


他当然没有去过……去过天安门的,是星星才对……

也许,那时候,或者稍晚,他就已经差不多知道,自己不是家里的亲生子了。刘耀军很确定,因为那张领养证明,本被自己压在最底层,可在那晚之后不久却……


于是也就从那之后,三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刘星的养子身份——但三个人却谁都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一边在惧怕孩子知道他自己是养子的真相,一边在惧怕养父母知道自己已然知道自己是养子的真相……于是这件事就成了横在三个人中间难以逾越的鸿沟,后面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将这道鸿沟弥合,反而将它日益拉宽……


明明互相爱惜,但或许三个人都没有学会该如何去爱罢。一方沉浸在失去的悲痛中,不愿意打开心扉;而另一方却活得小心翼翼,希望通过所谓的“偏方”来挽回……


于是,三个人,都痛苦。


“叔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沉重的真相像一道闷雷轰在刘耀军头顶,但面对洛阳,他还是努力平静:“没事孩子,这事不怪你,别自责……你,知道星星在哪吗……”


“叔叔对不起我真的不清楚……他每次一有事就找不到人,但每次回来衣服上好像都有铁锈……”


铁锈……铁锈?铁锈!


游戏厅网吧小旅店都没有人,再有铁锈的地方,也许……

刘耀军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跑了出去。

洛阳不知就里,告了家人一声,想要追出去,却已经不见了人影……

是那里,一定是那里!他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孩子就在那里!虽然不愿意想起,但当年刘星出事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没有人带着,就找到了星星……

这次也是,他也是这样,来到了镇北的废弃渔船处。

满眼破碎,满鼻锈气,下过雨的地面泥泞不堪,他踏着泥泞,径直向最里面走去。那孩子聪敏,肯定会找稳固的船只的。

目光顺着一艘艘渔船划过,最终停在最里面的某处……那是自己陪着“那边”的徐老将军封的锁,如今已被打开!

这臭小子,他一定在那里面,一定在那里面!

刘耀军紧了紧手里的油布包,不禁加快了步伐,脚步偶尔会被泥水跘滑,但也减不下他的速度。他很想快点见到孩子!

几下爬上了甲板,踏进舱门的一瞬,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孩子的的确确在船舱里。但却泡在半及踝的水里……衣服浸得透湿,肩背处透出一大块被水冲淡的血色,头部半浸在水里,黑湿的头发无力地贴在脸上,看不清面色……

刘耀军腿脚有些发软,心像是被重锤猛击——二十年前,他自己的孩子死生不知地躺在河滩沙地上,最终孩子离开了;十七年前,那个被遗弃的婴孩死生不知地躺在河里,他得救了;而今天,他又一次地看着这个孩子死生不知地躺在自己面前……

他三步并作两步得上前,赶忙将孩子抱起。只觉触手之处,都是熟悉的冰冷,身子也软绵绵的没有一丝活气。


啵啵猪

猪猪为啵啵的每日情书 #201

你是我朝思暮想的少年



只能缓缓地流落在笔尖










你是我朝思暮想的少年




只能缓缓地流落在笔尖



katrina
每天考古一图… (一秒同步!笑...

每天考古一图…

(一秒同步!笑得真甜!)

每天考古一图…

(一秒同步!笑得真甜!)

说过爱王俊凯

快手甜糖

  〉回来啦,王源直播间

  A:欢迎源哥回来

  B:源哥辛苦了,我好想你

  C:好久不见,想念了

  “这不就回来了嘛,明天给你们正常拍段子等我”

  

  “这几天你们有没有乖乖的,有没有闹事”

  

  A:没有我们很乖很听话

  B:我们有乖乖等你回来

  C:源家的宝宝贼好没有吵没有闹

  

  “你们这么乖的话,明天中午给你们开直播”

  

  (提示,直播正在和林沫PK)

  

  “Hello,你回来了?”

  

  “对啊,今天刚回来”

  

  “那这局玩什么?”

  

  “这局你输了给小凯打电话说想带你回家见爸妈”王源一个坏笑

  

  “这么狠的吗?那你输了,你就发作品,说林沫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没有之一”

  ...

  〉回来啦,王源直播间

  A:欢迎源哥回来

  B:源哥辛苦了,我好想你

  C:好久不见,想念了

  “这不就回来了嘛,明天给你们正常拍段子等我”

  

  “这几天你们有没有乖乖的,有没有闹事”

  

  A:没有我们很乖很听话

  B:我们有乖乖等你回来

  C:源家的宝宝贼好没有吵没有闹

  

  “你们这么乖的话,明天中午给你们开直播”

  

  (提示,直播正在和林沫PK)

  

  “Hello,你回来了?”

  

  “对啊,今天刚回来”

  

  “那这局玩什么?”

  

  “这局你输了给小凯打电话说想带你回家见爸妈”王源一个坏笑

  

  “这么狠的吗?那你输了,你就发作品,说林沫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没有之一”

  

  “行,那闭麦拉票吧”

  

  A:源沫

  B:分数冲啊

  C:源沫好久没有PK过了

  

  “宝宝们大家都不要去带节奏,不管是我家的粉丝还是柔柔家的,林沫家的或者cp粉都不要乱带节奏”

  

  “也不要撕其他家,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你们总带节奏我们见面就会很尴尬”

  

  A:知道啦

  B:对了,我们是理智粉

  C:源沫能不能一起拍个段子啊

  

  “你们不带节奏我们就会见面了”

  .....

  

  

  

  〉源沫同框,王源直播间

  A:源沫终于同框了

  B: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C:沫沫的笑起来超甜

  

  “答应你们的见面同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林沫”

  

  A:沫沫好久不见

  B:源沫终于同框了,已经好久没一起拍视频了

  C:沫沫不是B组的嘛?

  

  “沫沫就是来为了让你们开心所以才来A组找我们玩而已”

  

  “我等等就会B组了,要么王俊凯会怼我的”

  .........

  

  

  

  源芷粉丝站:再等等,总会回来

  A:源哥和谁都能狠暧昧

  B:源哥和异性关系都很好,而柔柔却是缺泛安全感

  C:王源终究不会属于曲芷柔

  D:曲芷柔是曲芷柔,王源是王源,他们最后跟谁在一起都是他们的决定

  E:人家源沫合体源芷吵什么

  F:拜托,这是源芷的粉丝站,源沫吵什么

  G:两家cp粉又吵起来了

  I:每次都是cp粉吵,带走我的源你们自己吵

 

   .........

  

  

  

  


啵啵啵啵的小兮

TFBOYS六周年演唱会

深圳宝安体育场

接预定单,开票补款

开票之前无理由退定金

开票出价~

TFBOYS六周年演唱会

深圳宝安体育场

接预定单,开票补款

开票之前无理由退定金

开票出价~


sara

11.靠近


大屏幕上突然开始播放视频,苏格笙听到熟悉的声音,退出王源的怀抱,看向屏幕,惊喜地看到自己的姐姐出现在屏幕上。


"格子,你真的很棒,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走到镜头前,之前你连站在讲台上都会颤抖会害怕,都要看着我的眼睛才能说出话。你看你现在都能站这么大的舞台面对这么多观众,你已经够厉害的了,不要怀疑自己。


我还记得你跟我说,之所以不去争取只是因为没有特别想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突然参加了这个节目,我想你一定是有了自己想要的,加油呦~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你要记得开心就好。


我家小可爱不要一直逞强哦,想哭就哭,不要假装不在乎,有什么要说出来哦。...

11.靠近




大屏幕上突然开始播放视频,苏格笙听到熟悉的声音,退出王源的怀抱,看向屏幕,惊喜地看到自己的姐姐出现在屏幕上。


"格子,你真的很棒,我都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走到镜头前,之前你连站在讲台上都会颤抖会害怕,都要看着我的眼睛才能说出话。你看你现在都能站这么大的舞台面对这么多观众,你已经够厉害的了,不要怀疑自己。


我还记得你跟我说,之所以不去争取只是因为没有特别想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突然参加了这个节目,我想你一定是有了自己想要的,加油呦~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你要记得开心就好。


我家小可爱不要一直逞强哦,想哭就哭,不要假装不在乎,有什么要说出来哦。我看节目都要心疼死了,我家小格子怎么变得这么成熟稳重了,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感觉。可是明明你是那么敏感胆小的一个人啊,你明明那么需要陪伴。格子不要把自己伪装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我相信真实的你会有更多人喜欢。


小格子,一直以来你都是被保护的一个,而这个节目你却是保护别人的存在。是该说你长大了吗?我很心疼你的长大。我多希望你可以像之前那样在我们的保护下生活,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好的东西。


你之前说,感觉身边的人都变了,只有自己还跟以前一样。我想告诉你,不要为了追上别人而刻意改变自己,我希望你能健康快乐的长大,不要有太多烦恼。


可我也知道,你不甘心就这样在我们的保护下过完一生。小格子,姐姐只是想告诉你,你不是没有别的选择,你累了的话,可以选择回来,我和爸妈一直都在。


悄悄咪咪跟你说,妈只是嘴硬说不原谅你 ,她每天都在让她朋友帮你投票,那次看节目都在哭。她每次看到网友说你不好都要怼回去,我回家都能看到她对着手机念念叨叨的,她只是心疼你。还有咱爸别看他什么都不管的样子,其实他现在天天都在看你的视频各种花絮什么的,还是晚上偷偷摸摸的看。


所以,亲爱的小格子,不要害怕,不要担心,去争取你想要的,我们永远爱你支持你。"​





苏格笙参加节目以来,一直都很少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没有遭其他人的喜欢​,在别人打闹时,自己只能坐在一旁看着,他们都说她是高冷,稳重,其实她只是孤独。


从小到大,苏格笙都是在家人和朋友的陪伴下长大,从来没有感受过孤独,这次她选择参加节目,没有跟谁说过​自己的惶恐和无助,就这样自己强撑过来。


姐姐把自己的内心剖析出来,​她无法再故作坚强,眼泪止不住的掉,她转过身背对着镜头和观众,疯狂地擦掉眼泪



王源看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苏格笙,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听着她姐姐的话,王源都要心疼死了,本来有一条无比平坦的道路在她面前,她却孤身一人选择了一条崎岖不平的路,只为走向自己。心里的感动不可言喻


主持人看着有点不可收拾的画面,开始cure 流程,示意苏格笙说出道感言


"谢谢  谢谢  谢谢"​苏格笙接过话筒,对着观众深深地鞠躬,除了谢谢,她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我想对阿竹和台下之前的队友说,别放弃,这只是开始,一切都会更好"​苏格笙强止着泪水对着阿竹说,透着泪光,好像看到阿竹喊着什么,就冲到自己身边,紧紧抱住


"苏苏,会的,我们都会的"



王源看着苏格笙紧紧抱着阿竹,庆幸这个时候你身边还有人能给你拥抱,还有人真心替你开心。


在结束后,还来不及跟苏格笙打声招呼,王源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去了,后天就是升学演唱会,王源要确认好现场的音频,以及各种流程,这次出席决赛是硬抠出来时间,之后可能就要熬夜工作了...


这条路由你先向我走来,别怕等等我,我正向你走来,让我们一起走过这复杂虚假的世界。




这次的比赛在主持人的宣布下全部结束,意料之外的结果,苏格笙逆袭冲到第一,网络上有不少其他的粉丝喊着不公,黑幕。不少王源的粉丝和路人直接开怼,甩出那张对视动图,表示自己是被这场表演被圈粉的。任她们再怎么说,也抵不过王源粉丝的战斗力和苏格笙无可挑剔的表现力。


按理小汤圆们都不应该掺和这件事,饭圈本都是专注自家,奈何自己爱豆看向苏格笙的眼神太过温柔以及那个安慰的拥抱还在赛后亲自发微博力挺。



这几个月对于苏格笙来说格外的艰辛,一切从零开始,要花费多少努力才能让自己不那么拖后腿。别人的孤立无视,第一次感受到孤独无助的苏格笙,不知所措只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不需要关怀关注的人,也就成了所谓的高冷。之前还有阿竹的陪伴,而如今不用想就知道之后只会更艰难。


要放弃吗?不是没想过,只是她有更想要做的事,这种决心支持她一直往前走。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幸运了,能在和王源的合作下夺得第一,再由他宣布出道。一切都好像那么的顺利,一点一点向他靠近,一步一步经历着他经历过的孤独无助。


希望我能感同你身受,不再让你孤单一人在黑夜里徘徊。


​我会让自己足够强大,才有资格站到你身后,陪着你走过黑暗无助的日子。





这次的比赛在主持人的宣布下全部结束,意料之外的结果,苏格笙逆袭冲到第一,网络上有不少其他的粉丝喊着不公,黑幕。不少王源的粉丝和路人直接开怼,甩出那张对视动图,表示自己是被这场表演被圈粉的。任她们再怎么说,也抵不过王源粉丝的战斗力和苏格笙无可挑剔的表现力。


按理小汤圆们都不应该掺和这件事,饭圈本都是专注自家,奈何自己爱豆看向苏格笙的眼神太过温柔以及那个安慰的拥抱还在赛后亲自发微博力挺。



这几个月对于苏格笙来说格外的艰辛,一切从零开始,要花费多少努力才能让自己不那么拖后腿。别人的孤立无视,第一次感受到孤独无助的苏格笙,不知所措只能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不需要关怀关注的人,也就成了所谓的高冷。之前还有阿竹的陪伴,而如今不用想就知道之后只会更艰难。

要放弃吗?不是没想过,只是她有更想要做的事,这种决心支持她一直往前走。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幸运了,能在和王源的合作下夺得第一,再由他宣布出道。一切都好像那么的顺利,一点一点向他靠近,一步一步经历着他经历过的孤独无助。


希望我能感同你身受,不再让你孤单一人在黑夜里徘徊。


​我会让自己足够强大,才有资格站到你身后,陪着你走过黑暗无助的日子。


在结束后所有的采访后,得到了两天的休息时间。

苏格笙收拾好行李跟阿竹她们回之前的宿舍,之前的房子退掉了,目前也没别的地方住。回到宿舍把行李放下,小幺她们就神秘兮兮的拉着苏格笙来到餐厅


"苏苏姐,来看看我们给你准备的庆功宴"


"哇  火锅!谢谢你们  "苏格笙看着围在自己身边一张张笑得那么简单的女孩们,真好....


在吃完火锅后,一群人在客厅嗨歌疯闹,苏格笙跟她们一起放肆,也许之后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闹了很久,大家都累了,躺在沙发和地毯上睡着了。苏格笙虽然身体很累,脑子却格外的清醒。回想自己顶替小幺参加面试,到开口请求考官给自己一首歌的机会 ,再到集训日复一日的训练,到后面一次又一次的淘汰看着队友一个一个的离开,再到总决赛和源儿合唱出道。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不敢相信几个月前的自己还只是对着电脑编辑表格的实习生,当时突然冒出想靠近源儿的念头,脑子一热进入娱乐公司。一切都快得不真实,就像是一场奢侈的梦境....


苏格笙拿出手机,刚点开,就收到来自同学朋友的各种祝福,突然很想给姐姐打电话,也不管这么晚是不是睡了,那边却是很快的接起


"喂,小格子,恭喜你啊!第一名耶 太棒了"


"姐姐,我觉得好不真实啊,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走到这一步"


"格子,你既然选择了这条困难模式的道路,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我好像还没做好准备,我本来只是想离王源近一点,可是没想到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你怎么突然参加节目了咯。  你这追星追得把自己都追成明星了,还跟偶像同台了,也算是追星赢家了。"


"姐姐,我...很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做,后面的路就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走了,阿竹没有出道,其他人都..."


"格子,别怕,你不是一个人,你有我们,有很多支持你爱你的粉丝"


"可其实我还是一个人..."


"格子,姐姐来陪你!等姐姐处理好工作就去找你"


"姐姐"苏格笙眼泪唰的一下掉下来,从小到大,无论自己做了什么对的错的,姐姐都会站在自己身边,告诉自己别怕一切有她


"好了,别哭,小哭包,姐姐现在可给不了你擦眼泪哦"


"姐有你真好"


聊了很久,苏格笙心里的害怕渐渐消散,看着熟睡的她们,从卧室拿来毛毯给她们盖上,正准备睡觉时,却收到一条让她睡意全无的微信

....


梨喻

乱入迷途/02.

“好像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远远看着你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沈时梨也慢慢地融入星溯杂志社的大集体中,每天忙得焦头烂额,但好在一切都还算顺利。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她还荣幸地被主编告知自己被TSW任命为最新一批的TwinkleShow的专访记者之一。


TwinkleShow,简称TSW,是多少杂志社记者虎视眈眈的一块肥肉啊。身为目前娱乐圈最大最豪华的活动,主办方砸了不知道多少个亿,每半年举行一次,不光影帝影后小鲜肉小花旦会来走红地毯,幕后导演制作人金牌经纪人都会走走过场,各集团老总们自然而然不用说了。为了各自的利益,所有人都趋之若鹜。


总之,被称为“...

“好像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远远看着你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沈时梨也慢慢地融入星溯杂志社的大集体中,每天忙得焦头烂额,但好在一切都还算顺利。



值得一提的是,今天她还荣幸地被主编告知自己被TSW任命为最新一批的TwinkleShow的专访记者之一。



TwinkleShow,简称TSW,是多少杂志社记者虎视眈眈的一块肥肉啊。身为目前娱乐圈最大最豪华的活动,主办方砸了不知道多少个亿,每半年举行一次,不光影帝影后小鲜肉小花旦会来走红地毯,幕后导演制作人金牌经纪人都会走走过场,各集团老总们自然而然不用说了。为了各自的利益,所有人都趋之若鹜。



总之,被称为“神仙晚会”的TSW,一晚上可以挖的料不知道是平常的多少倍。哪个记者不想发达啊,哪个不是挤破了脑袋想拿到专访记者的资格啊。



而身为新人的沈时梨却有了这个机会,当然这个机会来的神奇,却也来之不易。尽管有人质疑、羡慕、嫉妒,在她背后议论纷纷,也不得不接受上面发下来的通知,更何况沈时梨的能力他们都看在眼里。因而,沈时梨的形象就代表了一整个杂志社的形象。



专访记者每一季就只有10个名额,身为第六个被聘请的沈时梨在TSW开幕的前一天收到新闻主管的通知,先去熟悉场地以及其他注意事项等等。



和沈时梨同路的另一名年轻女记者叫唐艺左,一路上叽叽喳喳,特别亢奋。一会儿讲某个男明星好帅,一会儿又祈祷自己能近距离采访到某某某。沈时梨坐在一旁默默听着,突然有点担心等会儿她见了偶像会不会直接冲上去…



“梨梨,我们到了!”



女孩子的友谊总是建立的很快,唐艺左亲昵地叫着沈时梨,挽着胳膊从侧门进去了。



几个姑娘被聚集到了一个小会议室,新闻主管先是说明了一下明晚的注意事项,再分给每个人一份资料,上面有明确的任务和形式,包括采访内容和采访对象。



一旁的唐艺左早已按耐不住跳跃的内心,心急如焚地翻开册子,看到采访对象名字后,激动地抓着沈时梨的胳膊,“宋琛风啊啊啊啊!我超喜欢看他演的电视剧!”



沈时梨有点哭笑不得,唐艺左和苏茗估计是上辈子的姐妹吧,都是这个性子。



“你快看看你的啊!”已经心满意足后的唐艺左催促着沈时梨。



沈时梨正无奈着,唐艺左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替她翻册子了——“我的妈呀,王源?!你运气也太好了吧!”



沈时梨听到这个名字后,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点呆住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是王源?



沈时梨突然想到一段话:我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你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我的心始终为你而紧张,为你而颤动;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你口袋里装了怀表,你对它的绷紧的发条没有感觉一样。这根发条在暗中耐心地数着你的钟点,计算着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着你东奔西走,而你在它那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而她现在,没见到,心就已经颤个不停。


TF日报-不负责任组

『TFBOYS』TF日报 -不负责任组>>2019<<0616期

#TFBOYS##TF日报(不负责任组)# 【20190616】父亲节有没有好好地陪陪爸爸呢?明天又是新的一周!要好好休息迎接新一周的挑战哦 晚安!


#TFBOYS##TF日报(不负责任组)# 【20190616】父亲节有没有好好地陪陪爸爸呢?明天又是新的一周!要好好休息迎接新一周的挑战哦 晚安!







盐子儿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遇见风起...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
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

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
             ——摘自陈鸿宇“途中”

趟出这片枯寂就趟过生长
遇见风起水浪就遇过虚妄

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一如年少模样
             ——摘自陈鸿宇“途中”

未曾往有

毕业清闲置,已整理玩偶娃衣pb胶带实体钥匙扣立牌束口袋易拉宝帆布袋支架指环扣本子便利贴,还有很多待整理,99包邮非偏远,可以先关注店铺。
微店没注册也可以私戳开闲鱼链接。
居酒酒 https://weidian.com/?userid=817661384&p=iphone&wfr=BuyercopyURL&share_relation=10b5b26ed6da205b_817661384_1

毕业清闲置,已整理玩偶娃衣pb胶带实体钥匙扣立牌束口袋易拉宝帆布袋支架指环扣本子便利贴,还有很多待整理,99包邮非偏远,可以先关注店铺。
微店没注册也可以私戳开闲鱼链接。
居酒酒 https://weidian.com/?userid=817661384&p=iphone&wfr=BuyercopyURL&share_relation=10b5b26ed6da205b_817661384_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