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琼

208浏览    7参与
白子梧

【黑琼】小段子

·私设,黑龙江♂(王黑)×海南♀(王琼)的小段子

·岭南三人组(粤桂琼)是姐妹,黑吉辽是兄弟,耀君是他们的大哥(收养)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一点点朝耀&露米元素,慎入!

Ready?Go!

1.

【本篇背景为两人刚开始交往】

“喂,王黑,你们家的冬天是什么样的啊?”

王黑刚想回答“就那样啊”,便看见王琼好奇的盯着他,王黑才想起来,琼的家在热带,别说雪了,可能她连霜都没有见过。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王琼的头,说:“你这么好奇,要不然明年冬天来我家看?”

王琼的星星眼“bling”地亮了,激动地喊到“真...

·私设,黑龙江♂(王黑)×海南♀(王琼)的小段子

·岭南三人组(粤桂琼)是姐妹,黑吉辽是兄弟,耀君是他们的大哥(收养)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一点点朝耀&露米元素,慎入!

Ready?Go!

1.

【本篇背景为两人刚开始交往】

“喂,王黑,你们家的冬天是什么样的啊?”

王黑刚想回答“就那样啊”,便看见王琼好奇的盯着他,王黑才想起来,琼的家在热带,别说雪了,可能她连霜都没有见过。

他叹了口气,摸了摸王琼的头,说:“你这么好奇,要不然明年冬天来我家看?”

王琼的星星眼“bling”地亮了,激动地喊到“真的?太棒啦!可以玩雪啦!”

“作为报答,后年的冬天我去你家过。”

“当然可以啦!欢迎欢迎!”

……

(王吉、王辽:哈?明年大嫂要来?(后知后觉.jpg)

2.

【普通人,学pa,双向暗恋】

“王黑,交作业了。”

王琼组长在线催王黑交作业。

王黑“哦”了一声,把作业从包里拿了出来。结果,一个不小心,夹在书里的纸掉了出来,王琼好心的帮他捡了起来,却看到了纸上的字。

站在王琼身后的王粤姐姐也看到了纸上的字,“wow,王黑,原来你想泡我妹呀!”

王黑(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王桂把头抬了起来,笑眯眯的说:“怎么,这么紧张,怕被耀哥追杀吗?放心,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就连阿尔弗雷德和布拉金斯基这两冤家都开始谈恋爱了,你们两个又怕什么?况且,耀哥和那个眉毛混蛋不正打得火热呢,哪有心思管你们?”

被看破了心思的王琼和王黑,脸都红成了番茄。

“今天王黑告白成功了吗?”

“不知道,反正他们俩在一起了。”

 

这次先发两篇,轻喷!

vegelfiei

【露中/省拟】琼游

*国设     *王琼私设注意

*两小时爆肝产物

*大概就是老王和伊万吵架了然后大夏天被气到海南度假差点把自己热死的故事

*来到海南快三个月,我越来越喜欢这小破岛了  呜呜呜写不出它的万分之一好

王耀到了美兰机场,刚下飞机,那口在飞机上憋了三个小时打算长出一口的气就被活生生地逼了回去。

太热了。夹杂着水分的热气往他脸上一波一波缓慢地倾泻,仿佛是一头巨兽冲着他呼出一口绵长的哈欠,那蒸汽瞬间在他身上结出一颗颗汗珠。

海南潮湿,那机场的角落里都能看到绿茸茸的苔藓,室内的蒲葵更是长了有几丈高,愣愣地抵住天花板。

他把在...

*国设     *王琼私设注意

*两小时爆肝产物

*大概就是老王和伊万吵架了然后大夏天被气到海南度假差点把自己热死的故事

*来到海南快三个月,我越来越喜欢这小破岛了  呜呜呜写不出它的万分之一好

王耀到了美兰机场,刚下飞机,那口在飞机上憋了三个小时打算长出一口的气就被活生生地逼了回去。

太热了。夹杂着水分的热气往他脸上一波一波缓慢地倾泻,仿佛是一头巨兽冲着他呼出一口绵长的哈欠,那蒸汽瞬间在他身上结出一颗颗汗珠。

海南潮湿,那机场的角落里都能看到绿茸茸的苔藓,室内的蒲葵更是长了有几丈高,愣愣地抵住天花板。

他把在北京五十块钱买的花花绿绿的穿上活像社会大哥的衬衫解开了一个扣子,从哪不知道摸出一副墨镜往脸上一带,走出机场的时候还顺了个大草帽。

毕竟,中国的老话,入乡就得随个俗呢。

 

王耀叹了口气,心里有点郁闷。

不就是开了个玩笑,说他家里GDP没广东的多么?怎么还还摆起脸了?自己家里怎么回事心里没点数?真是的。自己为他做的事多了,怎的就不想想自己的好?

王耀憋闷着,他掏出手机“嗯嗯”两声,顺着“非机动车”的牌子走到了机场外。

王琼骑着电驴来接他。这小子比上次见又长高了一些,十七八岁的样子,轮廓分明的半张脸隐在手臂里,黑密的睫毛忽闪着,正半趴在电驴上刷微博,一条腿大咧咧地叉开支在地上,卡着人字拖,比小麦色还深些的皮肤上泛着一层光,那是阳光照耀下的汗珠。

看到王耀,他慌收了腿,跳下车来,挠挠头,有点生涩有点腼腆地看他一眼,叫声:“哥。”

“嗯。”王耀不咸不淡地应一声,拿草帽扇着风,跨上了车,道:“走吧。”

海南这个地方,经济虽说不怎么出彩,但着实是养人。一路上王耀看着路边高大的椰树、油棕,又厚又肥的叶子叉开五指,亭亭华盖,虽没有似杭州那香樟和杨梅树展的茂盛,但正突出了热带风情。王琼的车骑的快,本来又潮又湿的空气被拉扯开来,盖在脸上,又柔又滑,倒别是一番舒服的滋味。

他又想起了伊万·布拉金斯基,那个因为一点小事就和他翻脸的家伙,虽说先拿经济开玩笑是他的不对,但伊万狗熊一样阴晴不定的脾气也该改改。

再过几个月就有他受的。祝那家伙在北纬55°的莫斯科生活的快乐,哼。

 

 

他来海口一呆就是两个月。渐渐也养成了踢拉着人字拖,睡到大中午,晚上在外面逛到深夜的毛病,在海大城西校区那个属于人民群众的操场前背着手,看那群汉子们光着脚打排球,活生生的老年人。这时候王琼会为他披上一件薄褂子,白天再怎么热,海南的晚风也是容易把人吹感冒的,海南人不是都这样——王耀为自己辩护,他懒懒散散躺在摇椅上,吹着空调,感慨着,真是好啊,2018年全国最适合养老的城市排名,海口第二。

 

 

海南的车多,不是汽车,不是自行车,是电动车。王耀被王琼驮着将城市绕了个遍,每到一个路口便是一队队的电动车大军,乌央乌央,都能和他在上海看到的和平饭店前的车流相媲美了。

王耀好奇于这一特殊现象,去问王琼,问的时候那小子正在给他做清补凉,手腕灵巧,勺子纷飞,从碗里颠出紫的,黄的,白的,末了一碗现磨的浓白又冰凉的椰汁浇上去,在这三十度的天气里,光看着也能让人清爽不少。王琼和他熟识起来,也变的滑头,说:“事必躬亲,哥,你自己去试试。”

王耀头疼,道:“嗳,我这一把老身子骨——罢,清凉补给我留一碗。”

“是清补凉。”

他还是去尝试了,碰巧那天吾悦广场上了新电影,他从海南大学门口扫了辆小蓝,颠儿颠儿的就往吾悦骑,本就两个路口的事儿,到了目的地他老人家满面淌汗,心儿肝儿肺儿都差点掬出来,原是下坡一时爽,上坡火葬场,下坡好似乘鹤上西天,上坡好似老牛拉慢车。

王耀吃了这亏,又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把问题归咎在小岛太小,地形起伏,那马路齐齐向前铺去怕是不行,只得委屈着七上八下。

不过回来的时候还有王琼做的一碗清补凉聊以自慰。清补凉是海南的特产,椰子——这玩意儿海南最不缺,随便找棵树踹一jio就跌下来一个,将白色的内胆细细地打磨成汁,加上紫薯、芒果、红豆、绿豆等,于是那纯白的汤里,便多了晶紫,金黄,还有那红的,绿的小颗粒在里游离,当年“长命翁”赵佗,便是靠着这一碗汤水,平定了岭南,将大秦王朝的疆土拓展到南方海域。王耀初来时,曾对这7块钱一碗的汤水表达不屑,谁曾想现在天天都离不了它,恨不得化身境泽,道声:“真香。”

下次他长了记性,去做公交车,谁曾想海南公交车的司机,除了刹车便是油门,一趟折腾下来,王耀的头就没老实过,被从前甩到后,堪比夜店嗨歌,心肝脾好好的,只是胃里翻江倒海,连着大肠小肠十二指肠都要一起共舞一番。生活不易,王耀叹息,艰难间终于明白了小电驴才是生存之道,便越发爱惜起那小破车来,连睡觉都恨不得要抱着。

 

 

在海南,季节是凝固的,王耀从九月待到十一月,天天还是大太阳晒着,晚上不开空调,夜里热醒是必须的,只觉那汗黏糊糊地糊在自己身上,浑身都被腐蚀的酸痛。加之王耀是长发,夜里散了发,醒来时只觉得有那火炉子在后颈的发根处在烧,边烧边还在下雨,出的汗能从发根打湿到发尾。王耀有时候睡不着,就起来给王琼打扇,夜里王琼睡的安稳,毕竟是在海南呆过千年百年的人。

王耀的扇子上下翻着,清风拂过王琼的睫毛,卷个花儿,却吹不动那一茬又黑又硬的短发。

王耀想,王琼一定是恨自己的,毕竟千百年来,自己真的没有给过他什么,那些瑰丽的宝物没有,那些宠爱的拥抱就更没有,家里的兄弟姐妹谈起他,少不了要嘲讽几句“蛮荒之地”,唯一算的上的,便是那“某垂老投荒,无复生还之望”“今到海南,首当做棺,次便做墓”的东坡先生而已。那位先生,在海南的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烙印,海大内至今清冽的东坡湖,书墨飘香的东坡书院……他不知道还是年幼的王琼,是不是曾经揪着东坡先生的衣摆,用稚嫩的童声向他询问“大哥”的近况;他不知道,这个和他隔了千万里的孩子,是不是会坐在海岸边,隔着琼州海峡,幻想着远在皇都的哥哥能来看他一眼。

他一定是恨自己的,可他又那么善良。在苏轼潦倒无食时,是他率领着岛民将祭祀过的肉食送给他,在旁人问及苏轼对海南的印象时,这位文豪先生只得八字:风土极善,人情不恶。

那份淳朴的民风一直延续到现在,有时王耀出去买水果,在接过袋子时会得一声“谢谢”,满脸皱纹的阿婆会感谢每一个眷顾她小小生意的人;付钱时——在这个纸钱已经被淘汰的时代。微信支付宝这些飘渺的东西,他们从不屑于看看到底人们转了多少钱,善良使他们感恩。

“王耀呀王耀”,他摇着扇子昏昏欲睡地骂自己:“你也知道你是个混蛋。”

 

 

内疚自己时,他也没忘了布拉金斯基,编辑给他的短信写了删删了写,葱白似的指尖兜兜转转就是徘徊在“发送”前,左不过是“道歉”两字,被惯的久了,连这样简单的两字都说不出口。

没办法,怎么说来着?“不为五斗米折腰,”他的傲,与生俱来的。但还有句话怎么说?“大丈夫能屈能伸。”王耀锤头,这么些至理名言,我该信哪个?

罢了,他琢磨了一阵,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过是道个歉罢。

谁想到想了半天,指头一抖,在十一月马上十二月的当口,他发了一条“我们这里三十度,你呢?🌚🌚🌚”

他等了一晚上,没有回信。

贱啊。王耀抽了自己一巴掌。

愿望也是徊徊鸽咕咕咕
#王粤皮首戏#冰皮月饼#ooc...

#王粤皮首戏
#冰皮月饼
#ooc致歉

今年中秋节我难得心情不错特地亲手做了一个月饼寄给王桂,他竟然打电话问我月饼里有没有加奇怪的东西……于是在本少的亲自请(逼)求(迫)下,他终于吃了,吃完后竟然一脸崇拜地问我要配方……当时的场景,本少至今还历历在目,怕是个假的哥哥……

“哥哥你可唔可以注意D形象啊,一个冰皮月饼啫,冇必要咁噶你。〖哥哥你可不可以注意点形象啊,一个冰皮月饼而已,没有必要这样啊你。〗”当时我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口水都有流。到的衣服上了,那是本少的最新款啊喂!

“阿粤之前系我唔好,你教我做得唔得啊?〖阿粤之前是我不好,你教我做好么?〗”王桂他几乎是趴在本少身上的,你是不是醉了?你以...

#王粤皮首戏
#冰皮月饼
#ooc致歉

今年中秋节我难得心情不错特地亲手做了一个月饼寄给王桂,他竟然打电话问我月饼里有没有加奇怪的东西……于是在本少的亲自请(逼)求(迫)下,他终于吃了,吃完后竟然一脸崇拜地问我要配方……当时的场景,本少至今还历历在目,怕是个假的哥哥……

“哥哥你可唔可以注意D形象啊,一个冰皮月饼啫,冇必要咁噶你。〖哥哥你可不可以注意点形象啊,一个冰皮月饼而已,没有必要这样啊你。〗”当时我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口水都有流。到的衣服上了,那是本少的最新款啊喂!

“阿粤之前系我唔好,你教我做得唔得啊?〖阿粤之前是我不好,你教我做好么?〗”王桂他几乎是趴在本少身上的,你是不是醉了?你以前不会这么说的,至少我觉得不会。

“琼妹肿系都噶,注意d形象啊你。〖琼妹还在呢,注意点形象啊你。〗”突然看到了一脸懵逼的琼妹,我果断注意好自己的形象。

“对唔住,我打搅你嘚啦>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然后琼妹跑了?不是说好咱们岭南三省一起吃月饼的吗?还有琼妹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啊啊啊!

“得唔得啊?〖可以吗?〗”我终于嗅到他身上那股酒味,你果然是在家里喝了酒才过来的吗?

“得得得,十一月廿。〖好好好,十一月二十。〗”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那样,于是今天就是教王桂做月饼的日子。

【王桂你终于发现了我大粤菜的魅力了,因此我决定腾出一天的时间意思意思教导他一下。我誓把粤菜发扬光大。】

怀着以上的心情等待着他们俩的到来。

“叮咚——”听到了熟悉的门铃声,我赶紧走去开门。

“欢迎琼妹同埋哥哥嚟我屋企,今晚我嘚要整嘅茶点系——冰皮月饼。”虽然是一家人,但是我还是很有绅士地鞠了一个躬。

看着他们走了进来,我还是很开心的,毕竟难得见面,这次就不收教程费好了。

我把他们带到厨房里,拿出准备好的围裙递给他们,帮琼妹围好后自己围好。

厨房里的东西早就已经整理好了。料理台上有一个空碟子,两个空盘子,一袋冰皮粉,一个厨房秤,一个月饼模具,还有两个碗,碗上分别装着凤梨和莲蓉的馅料。原材料与工具整整齐齐地摆在一起,莲蓉与凤梨的馅料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颜色尤为纯正,特别是那琥珀色的凤梨馅料,看着很是诱人。

“冰皮月饼是所有月饼里最简单的一种,只要有冰皮粉和开水跟馅料就好了。”看着他们一脸认真的表情,我开始了我的讲解。“毕竟冰皮粉是所有的粉都已经加好的,所以用这个做冰皮月饼是最快,最方便,最省时的。”

于是,我把冰皮粉拿了出来,把它倒进一个空盆里,看了一下包装上的克数,上面写了300g,然后再拿出一个碗,接着用厨房秤秤了300g的开水。

“多少克的冰皮粉,就加多少克的开水,这个比例很重要。”

说完,我把秤好的开水慢慢倒进装有冰皮粉的盘子里,接着拿出一双筷子,一边倒水一边搅拌,直到把水全部倒完。然后我把自己的手洗干净,用手把搅拌地差不多的冰皮粉揉一下,把他们揉成一个团子。于是我把这个揉好的白色团子放进冰箱的保鲜层里冷却一下。

趁等待这段时间,决定给他们俩普及一下知识。于是我拿起桌子上的模具指着上面写着的克数说:“正式做月饼前,我们要先看一下月饼模具上面写的克数,然后根据克数拿出一些冰皮粉跟馅料放在一起秤出一样的克数。毕竟咱们要用这个模具把月饼压出来。”

过了一会,时间到了。我从冰箱里把装有冰皮粉的盆子取了出来。接着,我熟练地从里面揪出一小块的冰皮粉,再揪出一大块的莲蓉馅,把他们放在厨房秤上的小碗上面秤了一下,看到克数刚刚好,于是熟练地把冰皮粉搓成饺子皮的形状,把手中的莲蓉馅全部包了进去。再用月饼模具往下压了一下,整个月饼的形状都出来了。刚刚还是一个白球,过了几秒,就变成了好看的月饼,因此模具是很重要的,当然,做菜的心更为重要。

“好了。就是这样做的,简单吧?”我满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成品,然后问了一下他们。

“就这样?”琼妹有点迷茫地看着我,她的眼神里闪烁着对知识的渴求。

“嗯,因为冰皮粉跟开水本来就可以直接吃的,莲蓉和凤梨的馅料也是。”

“既然可以直接吃的,为什么要把冰皮粉放冰箱里?”王桂突然问了我一下。

“不放冰箱会粘手啊笨。”我笑着骂了他一下。

“我们一起做吧,让粤哥一个人做也不好。”

“还是琼妹最懂事了,哥哥你就不能好好学习人家吗?”

“……好啦,一起做冰皮月饼吧。”王桂无奈笑了一下,也跟着做了起来。

看着他们认真的模样,突然想起了小时候一起包云吞的场面,真是怀念啊……就当作在包云吞好了。

一起做一个食物的感觉…真好。
今天我很开心,这次就不收你们的分子钱好了。

河山带砺

【泽琼】望关河

这篇文写提纲的时候本来只有后半部分,但是觉得太短了就瞎凑了前半部分。欢迎捉虫√

梗:王琼《过金城偕幸庵彭公登望河楼述怀》
————以下正文————
七月的江南尚未褪尽盛夏的暑气,而兰州便已是一片秋高气爽、草黄马肥。兰州的名胜见证过太多的沧桑,连它脚下的一抔黄土,似乎都是千年前的尘埃。故而面对频仍的边事,望河楼岿然不动;面对两位司马际会于此,它也只是静默。

执壶的手早被时光磨出茧来,不复细腻的指掌贴上同样并不光滑的陶壶,压下一道茶线,稳稳地冲入杯里。

彭泽虚按上王琼沏茶的手,王琼便一抬腕,水流遽止,而茶汤才不过半盏,他只好也给自己斟了恰能覆住杯底的浅浅一口。

“久别重逢,当饮酒才是。”彭泽屈...

这篇文写提纲的时候本来只有后半部分,但是觉得太短了就瞎凑了前半部分。欢迎捉虫√

梗:王琼《过金城偕幸庵彭公登望河楼述怀》
————以下正文————
七月的江南尚未褪尽盛夏的暑气,而兰州便已是一片秋高气爽、草黄马肥。兰州的名胜见证过太多的沧桑,连它脚下的一抔黄土,似乎都是千年前的尘埃。故而面对频仍的边事,望河楼岿然不动;面对两位司马际会于此,它也只是静默。

执壶的手早被时光磨出茧来,不复细腻的指掌贴上同样并不光滑的陶壶,压下一道茶线,稳稳地冲入杯里。

彭泽虚按上王琼沏茶的手,王琼便一抬腕,水流遽止,而茶汤才不过半盏,他只好也给自己斟了恰能覆住杯底的浅浅一口。

“久别重逢,当饮酒才是。”彭泽屈指叩了叩几案,仿佛真的不满一样,端起杯晃着,杯中的茶一圈一圈泛着涟漪。

“酗酒伤身。”拒绝得很直截,理由也很无趣。

“你是害怕罢?”彭泽想到曾经彻夜欢饮的王琼连酒都不敢摆出来,心里就愉悦极了,便凑近做了个两人都再熟悉不过的举动。他捏起王琼下颌,举杯就灌。杯中茶不多,已不算烫了,所以他灌得毫无顾虑。况且这与以前相比,又算什么?往常在朝时,彭泽常趁着酒兴,边含混不清地辱骂,边揪住王琼一杯一杯地强灌。那时灌进去的是奇烈的烧酒,正如其名,灼喉生疼,纵是海量,也奈不住一番折腾。

欣赏“奸邪”狼狈不堪的模样,大概很有趣吧?王琼这样揣测着,便温顺地仰脸任浓茶倾来,自唇沿、舌尖入喉,每一寸都是清香。

彭泽本有些讶异于他难得的安分,甫一松手,斑白的鬓角就猝不及防被人挑出一茎拽去,扯得发根一痛。可这样的报复,比起什么罢官遣还,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幸庵,”王琼得意地丢掉那缕发丝,连吐出的每个字好像也是香气,“我今日来这儿,不是与你叙旧的。”

旧事尽是龃龉,有什么能叙呢?

“想请教幸庵临洮这边形势如何。”谈及正题,王琼便收敛好嬉笑,凝了神色。

彭泽双眼里闪过一道明亮,像是无数的韬略瞬间聚在这对眸子里,汇成夜尽时的曙光,又在一刹那被望河楼上爽利的秋风吹散。

“一介罪臣,不敢言兵”

意料之中的答案。

王琼忆起了自己获罪远戍绥德的那几年。

是因为兰州的朔气比绥德的还要粗砺硌骨,才把西北男儿的壮心、边地巨阃的豪迈,都揉碎成沙砾,从风的指缝中滤去么?

“老了——”王琼长长地喟叹一声。

“我没有,”哪知彭泽却拧了眉拍案而起,挑衅般矢口否定,“不如试试?”

王琼莞尔。

两人便下了楼,不远处是一片旷野,极目无垠。

“为彭部堂牵匹马来。”他吩咐道。

彭泽动容,他觉得王琼把这三个沉在水底的字眼咬得格外好听,字尾也没有勾着一缕笼络人心的狡黠。

一匹赭色的驯良骏马被亲兵牵上来。

他顺了顺马儿的鬣发,踩镫上马,稳执缰绳,双腿微夹马腹。骏马得了令,奋轻蹄,扬赤鬃,蹈着清朗秋风,小跑乃至疾奔起来。

王琼自然不愿过于落后,便跨上自己的坐骑,纵马骋足。

两道飞尘,数点蹄声,光与风迅速倒退,连时间似乎也在回流。双马上的二人,谁还有半点垂垂老矣之态?分明是在恣肆着、尽兴着,仿佛仍是最好的年华。

彭泽忽地挽缰勒马,王琼也跟着慢下来,按辔徐行了几步,而此时望河楼已被甩在身后很远。

这是两枚同样夺目的星辰,并肩立于西北天域之下,熠然生辉。

“晋溪,你看!”彭泽举鞭遥指。

王琼的目光顺着那个方向拉长,越过重沙漫烟,好像看到了涓涓雪水萦绕着河西之地的沃土,巍峨嘉峪雄倨于弥亘长城的尽头。

秋云千嶂,关河万里。

是一派好山川。

河山带砺

【泽琼】彭泽令

泽琼可拆不可逆√话说我站这对会不会被打……

这是一篇没有逻辑的意识流小故事,照例先放部分梗的来源:

1.“泽又使酒常凌琼,琼愈欲倾之。泽时时骂钱宁,琼以语宁,宁未信。琼乃邀泽饮,匿宁所亲屏间,挑泽醉骂使闻之,宁果大怒。”(《明史·彭泽传》)
b.噗哈哈王琼什么人品呀,连钱宁都不信。以及那个“使酒常凌琼”,又不举例子,是给人自由脑补的意思么xxxx

2.冯梦龙《智囊·明智·王琼》。原文有点长就不放了……←_←

3.“结个茅斋,细把那经书翻阅。更主管,水光山色,清风明月。世事无心陶靖节,圣经有得胡安国。自扶犁、耕破陇头云,殊高节。村酒熟,斟琼液。山歌...

泽琼可拆不可逆√话说我站这对会不会被打……

这是一篇没有逻辑的意识流小故事,照例先放部分梗的来源:

1.“泽又使酒常凌琼,琼愈欲倾之。泽时时骂钱宁,琼以语宁,宁未信。琼乃邀泽饮,匿宁所亲屏间,挑泽醉骂使闻之,宁果大怒。”(《明史·彭泽传》)
b.噗哈哈王琼什么人品呀,连钱宁都不信。以及那个“使酒常凌琼”,又不举例子,是给人自由脑补的意思么xxxx

2.冯梦龙《智囊·明智·王琼》。原文有点长就不放了……←_←

3.“结个茅斋,细把那经书翻阅。更主管,水光山色,清风明月。世事无心陶靖节,圣经有得胡安国。自扶犁、耕破陇头云,殊高节。村酒熟,斟琼液。山歌就,书红叶。喜无荣无辱,无丧无得。醉后不知山路黑,觉来惟喜书窗白。留心田、一寸与儿孙,无穷泽。”(彭泽《满江红·送兰州卫刘经历被诬罪归》)

————以下正文————
“彭泽啊……你说的可是那个任过彭泽令却不为五斗米折腰、吟桃花源、唱归去来、躬耕南山、采菊东篱的陶元亮?可他不是这里的人啊……而且,他穷困一生,已经死了很久了。”

“但若说是闲居的兵部尚书,我们兰州,确有一位。”

湛蓝的天色是刚洗过的,澄澈得像再西去雪原之间的盐湖。兰州少雨,遇上这样的甘霖,行人的脸上也掩不住喜色,风尘仆仆的信使数次问了路,才拖着疲惫的双腿牵马寻到一处毫不起眼的院落。

柴扉、篱栏、土墙、灰瓦,只有那个在院中打着井水的主人,郁郁的眉眼间似乎还带着些未被风沙磨尽的英气。

是的,他就是曾持旌节、披坚甲、带千万兜鍪的总督,彭泽彭济物。

信使取下马背上的酒坛,打了声招呼便进了敞开的院门。

彭泽见任车马劳顿,本想请人到屋里坐一坐,待问明来意后却收回了这一念头。

“王琼?”他皱着眉接过信使手中的信,扯开封口,把信封连同盖着王琼名章的火漆一齐随手抛在地上。信使有些不悦,却只道是带过兵的都不拘小节,替人捡起来掸掉尘土,也就作罢了。

信的开头是嘘寒问暖的说辞,似是怕诚意不够,又像是要故意恶心彭泽,王琼长篇累牍地堆了很多行。

他略过这些废话,再翻了页,入目的便只剩五个字。

“不若效彭泽。”

效“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的彭泽令?

他不禁看了看院里新整的菜畦,点点鹅黄嫩绿怯怯地舒开幼芽。彭泽觉得这个巧合好笑,仍是不动声色地把信折好。信使见状,便呈上那一小坛酒。

这次彭泽没有接,也没有让信使放在哪儿,只是定定地盯住他,不,是盯住黑褐色的酒坛。

酒是好东西,但他王琼送的,便不是了。

彭泽至今仍记得与王琼畅饮的那一回,箸筷杯盏对撞的清脆玱玱声里汾酒飞溅起银花。酩酊大醉之中,他把王琼当作知己,倾诉了许多心中块垒,怒斥了一通某位权贵,却忽然从屏风后传来什么物件坠地的响动,什么把盏言欢、什么酒逢知己,都在那一声里跌碎了。

“我听说你们王大人,很喜欢讲排场、摆筵席?”

“但大人自己吃得少,都分给将士们了。”这样答着,信使有了些感激,显然也是受过王琼的恩惠。

“我还听说,他曾把修花马池边墙多余的钱分给两个指挥,后来这两人连命都卖给他了?”

“是的。”信使总觉得他的话里带着别样的语气,可既是事实,也没有否认。

彭泽接过酒,出人意料地猛然摔在地上,酒坛瞬间炸开,无数碎片乱迸,泻流的汾酒把斑驳的土地浸染成深色,酒气四溢,仍似当年旧香。

信使愕然。

“所以他也想这样收买我?”彭泽本就声如叱咤,又陡然提高了几分,惊雷直震得人双耳几乎还有浪涛澎湃的回音。

王琼的酒,留不得。

那信呢?也撕了罢。

彭泽甩袂转入屋内,衣摆袖沿上还依稀沾有酒的余香。

雨后的温煦阳光洒下薄薄的一层,旧集斜搁在窗前,他伸手合上,恰好掩了一阕《满江红》。

“世事无心陶靖节。”

王氏成名轩

王琼(姓名学专家)简介

   王琼女士:王氏成名轩易经起名公司创始人,周易命名策划专家。2004年荣获北京周易文化学术研究一等奖。代表作《高级六爻预测》《姓名学精编》〈八字命理〉等。王老师1992年开始步入易学殿堂,为了积累经验曾到过全国许多地方拜访名师 。在博取众长的基础上,又经过大量的实践 探索、比较、筛选、归纳,总结了一套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学术理论,在易理上有了巨大突破。 尤其在八字命理分析、周易八卦预测、起名学、择日择吉、八字调理等方面有很高造诣 。王老师的易学风格基本属于传统派 ,在传统理论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与创新。真正地把易学用科学的态度、唯物的观点、辨证的思维,集象、...


   王琼女士:王氏成名轩易经起名公司创始人,周易命名策划专家。2004年荣获北京周易文化学术研究一等奖。代表作《高级六爻预测》《姓名学精编》〈八字命理〉等。王老师1992年开始步入易学殿堂,为了积累经验曾到过全国许多地方拜访名师 。在博取众长的基础上,又经过大量的实践 探索、比较、筛选、归纳,总结了一套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学术理论,在易理上有了巨大突破。 尤其在八字命理分析、周易八卦预测、起名学、择日择吉、八字调理等方面有很高造诣 。王老师的易学风格基本属于传统派 ,在传统理论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与创新。真正地把易学用科学的态度、唯物的观点、辨证的思维,集象、数、理于一体,加上自身多年的预测实践,反复提炼,融会贯通,创立了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理论体系。特别是在姓名学方面,熟练的专业技术在易学界屈指可数的。并在2004年北京举行的周易文化学术研讨会上脱颖而出,获得了姓名学一等奖的荣誉称号。 她以《易经》的阴阳五行为依据,结合人的生辰八字,采用古今相结合的科学起名方法,起出的名字不仅叫起来含蓄响亮,而且听起来新颖、典雅.王老师的理想就是要用自己的学识、智慧与努力,用自己端庄、贤静的外表,用自己的真才实学,脚踏实地,树立巾帼预测师的新形象。
   
       一个优秀的企业名称和商标,比的就是品牌创意。更专业所以才能做得最出色。品牌建设是一揽子工作量庞大的工程。各环节分工的越来越细致。王老师熟谙品牌建设的全过程,能迅速把握一个未来的品牌内核,准确诠释品牌,让它更好地为企业服务。同时,王老师的设计理念和创意风格极具特色、奇特新颖,这也正是他命名的品牌一个个走向成功的奥秘所在。卓而不凡,是王老师最具鲜明特色的设计理念和创意风格。经设计的品牌由于创意奇特,它本身就具广告效应。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它的名字对客户的影响,不会亚于那些金碧辉煌的内外装饰。


在风中摇曳

丰盛的大餐,一堆的零食,不知道吃哪个好。英语老师的孩子很聪明啊,可以学各种动物声\(^o^)/

丰盛的大餐,一堆的零食,不知道吃哪个好。英语老师的孩子很聪明啊,可以学各种动物声\(^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