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者荣耀

915.1万浏览    19.9万参与
鸽团子
小甜筒(兄)×约瑟...

小甜筒(兄)×约瑟夫(弟)亲情向《老约头探亲记》③
(这大嫂有点不对啊)中

老约头现在有点方张

虽然表面上还是一派优雅自持的形象,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慌乱

任谁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的名字被高举着飘在2米多高的空中都会有些羞耻的

此时的老约头庆幸哥哥知道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呼小叫,否则要是有人在这高声呼唤他的名字,他立马转身就走,哪怕被当成没买机票的抓了都不愿意再往前走

约瑟夫同志,要脸

老约头越来越接近那三人,越来越觉得不对

说好的会有我亲爱的尼sama和温柔可人的大嫂来接机啊,哥哥倒是对的,可旁边那两个一个比一个杵的高一个比一个立的直的电线杆子是谁?

衬的我哥就跟出门没...

小甜筒(兄)×约瑟夫(弟)亲情向《老约头探亲记》③
(这大嫂有点不对啊)中

老约头现在有点方张

虽然表面上还是一派优雅自持的形象,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慌乱

任谁一出门就看到自己的名字被高举着飘在2米多高的空中都会有些羞耻的

此时的老约头庆幸哥哥知道不能在公共场合大呼小叫,否则要是有人在这高声呼唤他的名字,他立马转身就走,哪怕被当成没买机票的抓了都不愿意再往前走

约瑟夫同志,要脸

老约头越来越接近那三人,越来越觉得不对

说好的会有我亲爱的尼sama和温柔可人的大嫂来接机啊,哥哥倒是对的,可旁边那两个一个比一个杵的高一个比一个立的直的电线杆子是谁?

衬的我哥就跟出门没带腿一样

老约头先看了看左边画着大浓妆,染着桃粉色长发,举着牌牌的杵子,哦不,人,从造型夸张的鞋子到遮不住两条大腿的裙子,再到脖子处堆叠的领子,对小甜筒的审美表示一言难尽

这傀儡看起来好骚

又瞅了一瞅右边的高个,长的倒是不错,但一看就不是嫂子啊,更何况,居然还踩小高跟来垫身高!在两个165面前你穿什么小高跟!!!

老约头有点森气了●︿●

璇莎--秋叶

三张挺草的图,有缘再细化。

p1p2大概是我的对话小说第一话楔子未提到的一段,如果接着画可能会改(改成特沙雕的那种)。

p3是蓝兔子和扑零蛾子(对!尽管你看不出来但那就是蛾子!)

总的来说就是是给自己的对话小说的又一波宣传,大家有兴趣可以戳链接看一下,文章里我实在不会放链接,只能放到评论里了。

对话小说主要走欢脱风格,第六话开始全员向,欢迎大家戳链接进
( *¯ ꒳¯*)
前几章链接在上一篇文章评论里

三张挺草的图,有缘再细化。

p1p2大概是我的对话小说第一话楔子未提到的一段,如果接着画可能会改(改成特沙雕的那种)。

p3是蓝兔子和扑零蛾子(对!尽管你看不出来但那就是蛾子!)

总的来说就是是给自己的对话小说的又一波宣传,大家有兴趣可以戳链接看一下,文章里我实在不会放链接,只能放到评论里了。

对话小说主要走欢脱风格,第六话开始全员向,欢迎大家戳链接进
( *¯ ꒳¯*)
前几章链接在上一篇文章评论里

sakura
好像等他回眸已经等了很久 (还...

好像等他回眸已经等了很久

(还是不会画围巾……

好像等他回眸已经等了很久

(还是不会画围巾……

sakura
少年时代 他从我面前走过,像是...

少年时代

他从我面前走过,像是命中注定的狭路相逢。

少年时代

他从我面前走过,像是命中注定的狭路相逢。

绯柳
尸医我流扁鹊,ooc且不接受反...

尸医
我流扁鹊,ooc且不接受反驳。
和昨天的鲲主人是一对图。

尸医
我流扁鹊,ooc且不接受反驳。
和昨天的鲲主人是一对图。

白白白一只白

1.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唯详其姓字。

2.

各色各样的小吃摊铺铺满了这条街。糖画的清甜、烧烤的呛辣交织在一起,争先恐后地往我身上扑来。

走出老远,鼻翼仍萦绕着那混合着的、说不出滋味的香气,我抱着手中的文件,肠胃不合时宜的蠕动声在寂静的夜里突兀又荒谬。我脑中突地闪过这两个字,荒谬。

而后苦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先生者“荒谬”。

先生着实太傲太生人勿近了些。俊美过分的脸上总是不带任何表情,教你揣度不出他的意图。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盯着人时携几分审视与挑剔,仿佛能看穿一切。他私下会说“智商太低会传染”,课上自然也能一挥羽扇,蹙眉哼一声“荒谬”或“无稽之谈”。

时日一久,我虽愚钝,倒也发现...

1.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唯详其姓字。

2.

各色各样的小吃摊铺铺满了这条街。糖画的清甜、烧烤的呛辣交织在一起,争先恐后地往我身上扑来。

走出老远,鼻翼仍萦绕着那混合着的、说不出滋味的香气,我抱着手中的文件,肠胃不合时宜的蠕动声在寂静的夜里突兀又荒谬。我脑中突地闪过这两个字,荒谬。

而后苦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先生者“荒谬”。

先生着实太傲太生人勿近了些。俊美过分的脸上总是不带任何表情,教你揣度不出他的意图。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盯着人时携几分审视与挑剔,仿佛能看穿一切。他私下会说“智商太低会传染”,课上自然也能一挥羽扇,蹙眉哼一声“荒谬”或“无稽之谈”。

时日一久,我虽愚钝,倒也发现一一每当他说“荒谬”都是一带而过,“无稽之谈”这四个字压着熊熊烈火。

于是我喜欢荒谬。

可荒谬归荒谬,我看看入夜空空荡荡的学院,当务之急,我需赶到教师宿舍,将蜀主回复的文件交给先生。

3.

先生果然还未休息,烛火映亮了夜,他捧书安然置身其中,像是周身环绕一圈盛夏不怕生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萤火虫好看,这空落落的屋子好看,人,最是好看。

诚如父亲所言,我果真是痴的。不然,怎么会以为先生是谪仙下凡尘呢?委实.....荒谬。

4.

“回来了?”

我到底还是打扰了他难得的清闲,暗叹一声可惜,忙不迭双手奉上文件,匆匆告辞。

不知是惋惜扰人清净,还是懊恼自己待的时间不够长。

5.

室友们还在兴致勃勃讨论着什么,我无心关注,连日来的奔波早已让我疲惫不堪,我只想早些休息。

一一明早是先生的早课。

“阿九,你说,是先生的未婚妻好看还是乔家姐妹好看?”

室友突然拽住我,救命恩人般塞给饥肠辘辘的我一.袋饼干,“哦,对了,你刚回来。”

先生?未婚妻?

我愕然,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抖,身上堆积着的疲惫与饥饿一扫而去。顿了顿,我说:“我想,定是各有千秋。”室友深以为同。

6.

先生的未婚妻很有气质,那是乔家姐妹不能及的。

她亭亭立着,一袭曳地黑色长裙,面带黑纱,长发松松挽起,隔着朦胧的晨雾,如同画中仙。是了,只有仙才能在一起。

他们站在一起,他们对视,他们言语,连空气都是温柔的。

7.

我有点难过,早早完成课业离席。

月英小姐从先生那里移开视线,朝我微微一-笑,眸子中的温柔缱绻还未散。

“那,那个.....先生什么时候成婚?”
“快了。”

我不再言语,抱着书本告退。

我竟如此冒失,荒...太不应该了。

8.

毕业的很多年后我又遇到了先生一家。

月英夫人一手挽着先生臂穹,一手牵着活泼好动的女儿,朝我笑了笑。满是幸福与满足。

“胡闹。”另一边,先生微蹙了眉与小女儿大眼瞪小眼。
9.

“还记得先生当年,总爱说‘荒谬’。”我说。

我竟如此打趣先生。真是不应该。

鶸[ruò]

操场上随处可见的小情侣(?

操场上随处可见的小情侣(?

蓝桥春雪君归日
欧了一回,~\(≧▽≦)/~

欧了一回,~\(≧▽≦)/~

欧了一回,~\(≧▽≦)/~

白兰地

这下长城反派打砸抢烧系列就凑齐了!虽然兰陵王是我临时加的,还没有和阿霜商量x
兰陵王在正篇里可能没有。
接下来就是警察跳跳,诸葛,大小姐的制服play阵营了!白白?当然会有,你们猜猜他会是什么角色叭😂😂

这下长城反派打砸抢烧系列就凑齐了!虽然兰陵王是我临时加的,还没有和阿霜商量x
兰陵王在正篇里可能没有。
接下来就是警察跳跳,诸葛,大小姐的制服play阵营了!白白?当然会有,你们猜猜他会是什么角色叭😂😂

白兰地
。我不会画迫击炮XDDD

。我不会画迫击炮XDDD

。我不会画迫击炮XDDD

牛蛙煮拉面
入秋了,头顶有点冷,借了哈士奇...

入秋了,头顶有点冷,借了哈士奇备用的毛帽子暖一暖

入秋了,头顶有点冷,借了哈士奇备用的毛帽子暖一暖

传销窝窝头
……难道就没有人想要吐槽的?这...

……难道就没有人想要吐槽的?这个……封面,

……难道就没有人想要吐槽的?这个……封面,

东方昊皓

[邦良]穿越时空的君主(二)重修

  张良摇摇头,轻声说:“我只是想帮他洗个澡而已,可是我需要一个人帮我脱他的衣服。”
  萧何撇撇嘴,把头扭到一边,不满的说:“你大晚上的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这个?”
  张良推了推单片眼睛,“人死之前不是应该洗干净吗?”萧何皱了皱眉,但还是点头说道:“你是怕他死后生蛆?”
  不置可否。
  萧何微微蹲下身,仔细看着刘邦,得出一个结论:“他穿的不是这个时代的衣服,要不干脆把这衣服剪了?”
  张良二话不说,就出去拿剪刀了。
  “你认真的啊?”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不认真的样子?”张良反驳他。
  果真,张良把刘邦的衣服剪成了碎片,萧何看着那一堆一模一样衣服碎片,笑道:“呦呦呦,看不出来啊,怨念这么深重。”
 ...

  张良摇摇头,轻声说:“我只是想帮他洗个澡而已,可是我需要一个人帮我脱他的衣服。”
  萧何撇撇嘴,把头扭到一边,不满的说:“你大晚上的把我叫过来就为了这个?”
  张良推了推单片眼睛,“人死之前不是应该洗干净吗?”萧何皱了皱眉,但还是点头说道:“你是怕他死后生蛆?”
  不置可否。
  萧何微微蹲下身,仔细看着刘邦,得出一个结论:“他穿的不是这个时代的衣服,要不干脆把这衣服剪了?”
  张良二话不说,就出去拿剪刀了。
  “你认真的啊?”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不认真的样子?”张良反驳他。
  果真,张良把刘邦的衣服剪成了碎片,萧何看着那一堆一模一样衣服碎片,笑道:“呦呦呦,看不出来啊,怨念这么深重。”
  张良不语,冰蓝色的眸子里没有表现出任何情感,张良捡起地上的垃圾,一股脑的丢给萧何,“拿去楼下扔了吧。这没你事了,”
  萧何朝张良吐了吐舌头,提着垃圾袋下楼了。
  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啊,什么都表现在脸上了,却还是嘴硬的很。
  萧何走下楼,刚丢完垃圾,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萧何以为又是张良打电话来,正准备往回走,一看手机,嘴角弯起了一道弧度。
  “萧何......你在哪,家里找不到你。”
  “乖,我在张良家楼下。”
  “你在那干嘛。”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委屈起来了。
  “安啦,是有只大猪蹄子回来了,张良问我怎么处理尸体。”萧何笑答。
  “是吗?那萧何你赶快回来!”声音略带怒气,
  “好,我现在就回去,你等我哦~”说完,萧何回头望了眼张良家的阳台,轻叹道:“真是孩子气。”
  张良看着躺在浴缸中迟迟未醒的刘邦,将他的头托出浴缸边沿,随后打开热水开关,很快,浴室就氤氲一片。
  张良在帮刘邦洗澡的时候,用舒肤佳滑过了他的每一块身躯,待洗的微红了才肯罢休。
  雾气氤氲之中,蓝色的眼眸里出现了新的情感。
  待帮刘邦洗完澡已经是一小时之后了,张良随手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穿的浴袍,勉强裹住了刘邦的身体。
  看来,我的衣服果然还是小了。张良心想。
  虽然张良心里这么想,可还是舔了舔嘴唇,眼里含着色情的颜色。
  “君主,良好不容易再次找到你,这次良可不会放你走了。”说完,就俯下身如亲吻他。
  就在两人嘴唇碰触的那一刻,刘邦突然醒了,张良被这突然睁开的眼睛给晃了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竟然被刘邦给反压身下了。
  刘邦似乎好一会才看清身下的人,迷迷糊糊的来了一句,“子房?”
  “在下张良。”
  “呜呜!子房我就知道是你!”
  “没有,我是张良。”
  不管张良如何辩解,刘邦就是认定了这个人。
  “呜呜呜,子房为什么要走啊?我封你为千户候你竟然拒绝了,你当时也没跟我解释清楚,现在我们来好好说说吧。”
  “什么……千户候?”

长时间失踪的茶菌子

星云(中)

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明天完结

“子龙,这个给你”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如果我说是,你会答应吗?”
“不会”

虽然已经拒绝了,但诸葛亮还是强行将戒指给了他。
“你为什么这么坚持”
赵云无奈的看着手里的戒指说到
“我们俩的关系不可能告诉他们的”

一直微笑着的诸葛亮此时收敛了笑意,他握住了赵云的手。
“子龙,我希望你能留着这个戒指”

“有一天我会亲手把它戴在你的手上”

“到那时,你不答应也没用喽”

记忆停留在诸葛亮的笑容

赵云呆呆的看着手上的戒指,几次试图把戒指拿下来。最后他放弃了。

他再次看向诸葛亮的资料,沉默了半晌。露出了释怀的微笑。

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明天完结

“子龙,这个给你”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如果我说是,你会答应吗?”
“不会”

虽然已经拒绝了,但诸葛亮还是强行将戒指给了他。
“你为什么这么坚持”
赵云无奈的看着手里的戒指说到
“我们俩的关系不可能告诉他们的”

一直微笑着的诸葛亮此时收敛了笑意,他握住了赵云的手。
“子龙,我希望你能留着这个戒指”

“有一天我会亲手把它戴在你的手上”

“到那时,你不答应也没用喽”

记忆停留在诸葛亮的笑容

赵云呆呆的看着手上的戒指,几次试图把戒指拿下来。最后他放弃了。

他再次看向诸葛亮的资料,沉默了半晌。露出了释怀的微笑。

彩虹嘻嘻

303宿舍群聊6


我主要是想让大家看第二张!!!!!

303宿舍群聊6



我主要是想让大家看第二张!!!!!

今天产粮了吗?没有

沙雕,宠你是因为爱你啊【10】

卸载红豆之前把这个坑给填了,结局了,嗯,对不起我鸽文了但我不想写了,认真画画,偶尔可能截图一段沙雕段子吧。

第十话 http://t.cn/E7kKd1D

卸载红豆之前把这个坑给填了,结局了,嗯,对不起我鸽文了但我不想写了,认真画画,偶尔可能截图一段沙雕段子吧。

第十话 http://t.cn/E7kKd1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