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者荣耀

915.1万浏览    18.9万参与
Save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连线稿都画完...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连线稿都画完了!
睡一觉,起来再上色!
话说小可爱们能帮我给这一对服设起个名字吗~跟大漠有关就行!么么啾~

万万没想到,我竟然连线稿都画完了!
睡一觉,起来再上色!
话说小可爱们能帮我给这一对服设起个名字吗~跟大漠有关就行!么么啾~

酸奶拌饭
占tag抱歉,找到了就删掉。问...

占tag抱歉,找到了就删掉。
问一下有小可爱知道这是哪位太太画吗?我记得在lofter看到过的,但是不记得是谁画的了,现在在堆糖好像有人盗图呀……想提醒一下太太,左下角的水印已经看不清了,占tag真的不好意思。

占tag抱歉,找到了就删掉。
问一下有小可爱知道这是哪位太太画吗?我记得在lofter看到过的,但是不记得是谁画的了,现在在堆糖好像有人盗图呀……想提醒一下太太,左下角的水印已经看不清了,占tag真的不好意思。

Save
花花:小巴郎~贾克斯?在线翻译...

花花:小巴郎~贾克斯?
在线翻译:小男孩~你好呀?
(是哈萨克族语)
性感花花在线撩boy~

花花:小巴郎~贾克斯?
在线翻译:小男孩~你好呀?
(是哈萨克族语)
性感花花在线撩boy~

今天也很颓废。

【信云】花海 01

特使信X白执云
伯爵邦X教父备【邦备爷孙了解一下。【后期应该会小小的客串一下xx
这里的话赵云还是叫刘备主公w
标题和正片可能没啥关系【。
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姑且先打个1
感觉还是很欧欧西就对了【。

01

韩信一睁眼便看到了无边的花海。

“韩信?韩信!”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韩信缓缓睁开眼,他现在躺在教堂的花窗旁,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了,他又不禁眯起了眼。
“韩信!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白衣男子又喊了一声来衬托出对韩信的不满。韩信的目光随着光线望去,然后又顺着声音落回到声音主人的身上,对方好像真的有些生气了,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

“啊啊…我听到了哦,子龙你可以不用叫这么大声的…”韩信揉了揉头,换了个...

特使信X白执云
伯爵邦X教父备【邦备爷孙了解一下。【后期应该会小小的客串一下xx
这里的话赵云还是叫刘备主公w
标题和正片可能没啥关系【。
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姑且先打个1
感觉还是很欧欧西就对了【。

01

韩信一睁眼便看到了无边的花海。

“韩信?韩信!”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韩信缓缓睁开眼,他现在躺在教堂的花窗旁,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了,他又不禁眯起了眼。
“韩信!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白衣男子又喊了一声来衬托出对韩信的不满。韩信的目光随着光线望去,然后又顺着声音落回到声音主人的身上,对方好像真的有些生气了,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

“啊啊…我听到了哦,子龙你可以不用叫这么大声的…”韩信揉了揉头,换了个舒服点都姿势面对赵云,脸上贴的膏药和上了药的绷带是受伤的证明,赵云愤愤道“我可是听说你在围剿吸血鬼的时候受伤了所以特地抽一点时间来看望你的好吗?”
韩信看到对方手里拿着几朵粉色的玫瑰,玫瑰被赵云用纸草草的包了起来,
“喏,这是我拜托别人帮我买的花,送你了。”赵云将花拿到韩信面前。
韩信接过花,端详了一会儿,说“你就这么不待见我?这花包得也太难看了。”假装有些嫌弃的样子,谁不知道赵云最尊重的就是韩信,包得这么草率肯定是有原因的,但韩信就是很想装一装。当初韩信把他介绍给教会的时候赵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小白,那会韩信也就比他大两岁。
“我可是百忙之中抽出的时间,给你花就不错了,不要就还我。”赵云伸出手,韩信见状用双手护住花,夸张地说“别别别,我开个玩笑…”

“这次,又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对,这次我要跟着主公去很远的地方。”赵云淡淡的说道。
二人坐在教堂的屋顶上,看着城市中的流动,微风拂过他们的身体,带起发梢。
彼此相对无言,没有出发前的祝福,也没有对于伤势的问候。二人直直坐到了夕阳西下,赵云送的花还被韩信放在身边,群鸟发出归巢的鸣叫,提醒着二人时间到了。
二人下了屋顶,韩信陪赵云走到了十字路口,赵云转身没入来往的人群和车流之中,白色渐渐消失了。但韩信还是很自信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韩信手做喇叭状,对着身处人群的赵云大声喊到。
“我回来就会去教堂找你的!”赵云也对着另一边韩信喊到。


就这样,韩信再也没有见过赵云。

志神_Jc

#第十届深圳动漫节# 2018.7.21 DAY3

出镜:@南兮__

#第十届深圳动漫节# 2018.7.21 DAY3

出镜:@南兮__

🌸·殿下·🌙

今天匹配碰到一个超配合的凤白!(。>∀<。)
可惜不是跟我一队的吖o(´^`)o不过我们队的狐白也是六六哒( ̄▽ ̄)~*

今天匹配碰到一个超配合的凤白!(。>∀<。)
可惜不是跟我一队的吖o(´^`)o不过我们队的狐白也是六六哒( ̄▽ ̄)~*

园田阿央

【百里守约X公孙离】大神带带我番外



有小可爱说太短 不过下的话我也想不太出来 我就写个小番外吧

全员欢脱向

关于表白

在他们俩在一起很久之后 有一天 那只被狼吃干抹净的兔子才突然想起来 为什么这个人会突然向自己表白啊!!太莫名其妙了吧!
于是公孙离同学趁着放学后人少 一把把那只大尾巴狼推到墙上壁咚了
不过因为身高的缘故 她就像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一样
“阿离?怎么了?是饿了吗?”三好男友百里守约先生发出了疑问三连
“别想糊弄我 百里守约!!”公孙离炸毛了 每次他们俩快吵架的时候 百里守约只要问这个问题 她就忍不住回答她要吃甜萝卜汤
“嗯…那阿离今天怎么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啊?”少年的眼里带着促狭 他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可爱的小女友 看见她立马羞得连耳朵尖...



有小可爱说太短 不过下的话我也想不太出来 我就写个小番外吧

全员欢脱向

关于表白

在他们俩在一起很久之后 有一天 那只被狼吃干抹净的兔子才突然想起来 为什么这个人会突然向自己表白啊!!太莫名其妙了吧!
于是公孙离同学趁着放学后人少 一把把那只大尾巴狼推到墙上壁咚了
不过因为身高的缘故 她就像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一样
“阿离?怎么了?是饿了吗?”三好男友百里守约先生发出了疑问三连
“别想糊弄我 百里守约!!”公孙离炸毛了 每次他们俩快吵架的时候 百里守约只要问这个问题 她就忍不住回答她要吃甜萝卜汤
“嗯…那阿离今天怎么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啊?”少年的眼里带着促狭 他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可爱的小女友 看见她立马羞得连耳朵尖都红了
“我问你!你当初为什么突然对我表白啊?我们俩之前…不太熟吧。”
百里守约愣了一下 这个反应令公孙离有点不爽 虽然她觉得自家男友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给女孩子表白 广泛撒鱼的人啦…
“因为………那个……”
公孙离看见他的脸红了起来 她忽然觉得有点好玩 他们俩在一起之后 百里守约似乎开启了腹黑的属性 天天整的她是腰酸背痛
她略微踮起脚 轻轻舔了舔他的耳朵 看见他的耳朵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变红 以及听到了他急促的呼吸
“阿离,别这样…”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求饶 这让公孙离更加得意了
她直接抱住了他 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得意的话语还未说出 下一秒便被堵在了嘴里 少年迫不及待的亲吻着她 随后细细的舔舐着她的脖子 在上面吸出一道又一道暧昧的痕迹
“守约…不是…别那里…明天被别人看到怎么办…”意识到不妙的公孙离立马服软 看见把头埋在她怀里的少年抬起头来 舔了舔嘴唇
“你不是想知道原因吗?那我就告诉你吧。”
“我我我是想知道啦!!你快放开…唔。”
猛烈的吻让她有些头昏脑胀 她听见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开学那天 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兔子小姐。”
“既然入了狼口 就别想逃走了。”


关于自己养了18年的闺女跑路了

自家闺女谈恋爱了
明世隐这几天 啊不 这几个月很头痛
他首先是去找了对方的弟弟 在描述了一堆你哥谈恋爱你就没得饭吃天天得吃水煮青菜的时候 红头发的小孩发出一声冷哼
“你想多了,离姐姐天天把我碗里所有蔬菜都吃了,还经常偷偷给我塞鸡腿。”
失败了
明世隐头更痛了
他在百度上打出了一行字 辛辛苦苦养了18年的兔子跟狼跑了怎么办?
底下一堆贩卖宠物兔子的链接
他郁闷地在家里走来走去
“我回来了—”
这声音 准是那只老虎
明世隐愁眉苦脸地回头 看见老虎兴高采烈的回来了 身后跟着小星星和玉环
“什么???阿离嫁出去了??”
不愧为一起生活了很久的人啊 异口同声
小星星表示很淡定 他这几个月都看阿离每天对着手机屏幕傻笑 有时候脖子上还有暧昧的痕迹 只是他实在不忍心告诉明世隐罢了
明世隐更加痛心疾首了 浑小子啊 自家闺女怎么这么惨 如花一般的年纪,就入了狼口…
老虎也痛心疾首了 他喜欢阿离 那是大家都看得出来的事 谁知道阿离跟着只狼跑了
“好了安静安静,我早知道这事情了,18岁小姑娘谈个恋爱怎么了,你管这么多 。虎你也别难过了,阿离之前跟你讲过多少遍让你找个好姑娘,偏不听。”
杨玉环一口气吐槽完 无奈的看着哭晕在厕所的虎和明世隐 还有在旁边钻研棋子的小星星
算了 他们这样也是爱阿离的表现啊。
阿离 怎么说 还真是个幸福的女孩子啊

被某只狼折腾的浑身酸痛的阿离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着凉了吗?”三好男友百里守约立马体贴的拿着热水毛毯走了过来
“才没有,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啦…”
她接过热水 盖上毛毯 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魏酌。
“龙吟狐走。”隐藏信白吧,后面...

“龙吟狐走。”

隐藏信白吧,后面那个被我画得跟四jio泥鳅一样的是白龙吟(。)
这四个字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突然想到的就这么画了
抱图前点个红心吧求求你们了。。

“龙吟狐走。”

隐藏信白吧,后面那个被我画得跟四jio泥鳅一样的是白龙吟(。)
这四个字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突然想到的就这么画了
抱图前点个红心吧求求你们了。。

🌸·殿下·🌙

小号排位连续三把四杀,后两把都输了,都是打野不会玩,找各种理由。。我觉得我需要安慰。。

小号排位连续三把四杀,后两把都输了,都是打野不会玩,找各种理由。。我觉得我需要安慰。。

周某人。
我可以假装更一发破烂图吗,这起...

我可以假装更一发破烂图吗,这起码让人觉得我的lof不是死号。

我可以假装更一发破烂图吗,这起码让人觉得我的lof不是死号。

化学方程式.

想组个王者的小圈子一起玩Yeah

想组个王者的小圈子一起玩Yeah

黑匣子

真的喜欢百里这个皮肤o(* ̄▽ ̄*)ブ

真的喜欢百里这个皮肤o(* ̄▽ ̄*)ブ

青烟大宝贝♡

     夜色迷离 别在意 我们聚在三里

     夜色迷离 别在意 我们聚在三里

花覆酒
爱赢了。尽力速填。

爱赢了。
尽力速填。

爱赢了。
尽力速填。

黑化瓶瓶子
快速涂鸦。王昭君凤凰于飞。

快速涂鸦。王昭君凤凰于飞。

快速涂鸦。王昭君凤凰于飞。

课上蹦迪。

【弈明】可念不可说

大家好!
注:
好像也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大半夜的头脑有些不清醒了。
但我就是想发这篇文…存了好久,后面画风突变是因为重新补了!想发的原因是因为群里的大家都超好!
欢迎纠错。(:3_ヽ)_


  弈星是明世隐很年轻的时候救下来的孩子。
  那约莫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当初明世隐还存有几分恻隐之心,便把这位遍体鳞伤地躺在荒野上的孩子带回了家,养着他的伤,给他阅览书籍。
  待弈星身上的伤恢复好,明世隐教了他些计法。
  而后明世隐见弈星对自己那盘棋子颇感兴趣,便又教他下棋。
  好在几年来的艰难生活磨掉明世隐多情的缺点,同时也让弈星长成一个俊俏而又沉默寡言的少年。
  虽在表面上说是少了多情这点,明世隐心里却十分否定...

大家好!
注:
好像也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大半夜的头脑有些不清醒了。
但我就是想发这篇文…存了好久,后面画风突变是因为重新补了!想发的原因是因为群里的大家都超好!
欢迎纠错。(:3_ヽ)_


  弈星是明世隐很年轻的时候救下来的孩子。
  那约莫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当初明世隐还存有几分恻隐之心,便把这位遍体鳞伤地躺在荒野上的孩子带回了家,养着他的伤,给他阅览书籍。
  待弈星身上的伤恢复好,明世隐教了他些计法。
  而后明世隐见弈星对自己那盘棋子颇感兴趣,便又教他下棋。
  好在几年来的艰难生活磨掉明世隐多情的缺点,同时也让弈星长成一个俊俏而又沉默寡言的少年。
  虽在表面上说是少了多情这点,明世隐心里却十分否定这种说法。他认为自己不再是一副好心肠的模样,对世人都是一副冷漠的转变,都不过是因为他把自己的心意都倾注于自己的小队,特别是自己的宝贝徒弟身上。
  这爱意萌发的太早太悄然,以至于明世隐落得个深陷其中的下场。
  他喜欢弈星。
  这大概是在相遇两三年,共同度过生活的各类不幸后,种下的情种。
  可惜无论如何,他们是师徒。这样的关系束缚起明世隐的念想,让他心烦不已。
   一日为师,便是终生为师。
    黑棋落下,局势已成定局。弈星端详起棋盘,很快就开始把棋盘上摆着的黑白棋子收好,嘴边挂着一抹笑:“弟子仍是比不过师傅。”
    “那可不一定,”明世隐轻叹,饮下已得凉透彻的茶水,“刚刚那一步你若是下在另一处,兴许就是另一种结果了。”
  对于师傅给予的评价,弈星没有答复的意思,仍旧认真的收拾棋子。
   明世隐自然了解弈星少话的个性,起身将要离去:“明日我们将赶往长安城,可别睡过时辰。”
    没等弈星应他,他便踏着那黯淡的月光回了屋。
  

    去往长安城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明世隐为女帝做出的预言得以验证。
  ——一个简单得不得了的请见原由。
  庄严的大殿内,女帝坐在龙椅上俯视站在殿中央的明世隐,大笑道:“牡丹方士果然名不虚实,朕有意赏你万两黄金,让你做我的亲臣,不知方士怎想?”
    “万两黄金予我无用,”明世隐捏了捏弈星握紧自己的手,意示对方放轻松些,“我只愿能在这偌大的长安城中有一处宅子,养养自己的牡丹,同弟子在院中下棋。”
  一旁的弈星倒是没太没顾及女帝之后的话,他正气呼呼地瞪着站在女帝身旁的侍卫一一女帝的亲臣,唤为狄仁杰的家伙。
  弈星可没忘记,起初明世隐带着弈星来给女帝投下三个预言后,这人很快找来明世隐谈话,话里尽是对他师傅的预言的质疑,说话也没带有客套的成分。
  这便是弈星不甚喜爱狄仁杰的理由。
  [师傅怎是你能冒犯的?]
  每每见到狄仁杰,弈星脑海里总会涌现这样的念头念头。他与狄仁杰对视良久,不满全都写在脸上。
  直到明世隐松开弈星的手,弈星才回过神来。弈星着急地伸手想要去够明世隐搁在不远处的手,却被一脸严肃的明世隐吓住,他的眼神里似乎是在指责弈星的不妥之处。
  刚刚从进来那一会弈星就握着师傅的手,有衣摆遮住,没让人看出有多大的不对劲。不过现在要离开大殿,若是要光明正大握着手,明世隐肯定不愿意。
  默默记下师傅的责骂,弈星在心里念叨“不能在大场面牵师傅的手”,好让他记得这个教训。
  “走吧,我们去长安城的新居看看,”明世隐先一步踏出大殿,等弈星追上来才继续言说,“都多大了还要牵小手,下次不准了。”
   后半句话弈星可没打算记在脑子里——反正先前他也因为这事被训斥好几次。但每每弈星再次主动上去牵明世隐的手时,明世隐却没有拒绝过。
    随意应几声,弈星又牵上自家师傅的手,就和先前一样,他没有被明世隐拒绝。
  手上传来的温度真实可感,弈星忍不住在明世隐身后偷笑,乖乖跟着对方乘马车离去。
    从此,“牡丹方士”的称号流传于世,然而知晓“牡丹方士”真容的人少之又少。
  三
    近期,扶桑的使者带来玉棋子,正颇感兴趣的挑战宫中的棋盘高手,棋力甚好,让女帝颜面尽失。
   看着女帝的笑容一点点从脸,上淡去,明世隐在一旁偷乐得欢。
    他藏在队伍后头,没人能发现他微微上扬的嘴角,除了随同的弈星以外。
    尽管心里乐不可支,明世隐还是牵着少年走上前去,向女帝行礼:“扶桑的使者着实厉害,可否让我的弟子与他一战?”
  这下子,弈星可没有和明世隐偷乐的心情了。
    女帝瞥见明世隐身后的少年,虽觉不妥,但已经没有别的方法去对付扶桑的使者,可她不想示弱,更不会向别国示弱。她眉头一皱,无奈地挥手示意:“那便一战。”
  明世隐把弈星推上前,让他去迎战。
  先前弈星只同明世隐下过棋,并未与他人较量过实力。他心里难免有一丝紧张,但看到自己的师傅投来鼓励的目光,所有焦虑又一散而尽。
  扶桑使者轻蔑地看着少年,弈星的身子微微颤抖,在扶桑使者眼里就如同是对他的畏惧,他露出愉悦的笑容,对弈星毕恭毕敬作揖:“请。”
  ……
  一个时辰过去,扶桑使者彻底败下阵来,他的汗水滴落在棋盘上,脸上写满尴尬之意:“是我输给你了…”
  弈星并未做出什么表示,起身径直走回明世隐身旁待着,独留棋桌上的扶桑使者黯然失神。
    “你应当回他几句客套话。”明世隐敲敲矮了他不少的弈星的脑袋。
  “对人要有礼貌才是。"
  少年轻而易举打败扶桑使者的消息在长安城迅速传开,他很快就扬名长安。
  此事过后,少年即刻成为贵族上座的宾客,他也没有太多厌烦之情,反倒是很积极地接受贵族们的盛情邀请。
  “师傅,你就是不想自己煮东西吃,想让我捎一份酒菜给你罢了…”弈星嘴里嘟嚷着,仍是乖乖让明世隐替他换衣。
  整理好弈星的披风,明世隐皱眉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胡说,师傅是想让你多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争不过自家师傅,弈星朝他挥挥手,转身进了来接他的马车上,扬长而去。
  马车终于从明世隐的视野中消失,他合眼叹息,关上大门回屋休息。
  希望你多出去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那爱意快盈满了。
  这多情的命运啊……
  “有些感情搁着搁着,兴许就淡下了。”明世隐自嘲道,开始算起有关当今盛世的卦象。

  贵族们不知晓明世隐的真容,他当然是收不到邀请的,所以只能是在场外等弈星。 
  然而明世隐在外头逛上好几圈,弈星今日的第三场宴席还没散,他有些沉不住气,索性让人请出弈星。
  好不容易才让人唤出弈星,明世隐一见到少年出现在眼前,二话不说直接拉起他的手往外走,很快便离开了贵族的豪宅。
  “师傅…?”弈星的手被握得很紧,他的心跳极快,看着明世隐的身影不免走神。
  明世隐没有说些什么,单是一股脑拉着弈星逃离热闹的集市。
  两人终于在一家茶馆前停住一一是一家离他们宅院不远的好店。
  一桌子的好茶好物摆在弈星面前,他很自觉地为自己的师傅倒茶。
  一路快跑,把体力本就不太好的明世隐累得够呛,他很快就把茶饮尽,拉着声语重心长道:“弈星啊…你可还记得今日是什么个日子?”
  “是接到宴请次数最多的日子。而且今天晚上还有两场酒宴要应约,”弈星坐下,又倒满一杯茶递给明世隐,端详明世隐逐渐消失的笑颜,知晓不能再逗师傅,只好作罢,“今日,是我被师傅救下的好日子。”
  让我遇见世间最好的人的日子。
  明世隐笑逐颜开,从身后拿出精心包装好的盒  子:“你还算有点记性,每回我问擒拿虎他都没那个脑!还有啊,我向女帝取来了先前的玉棋子,就当做纪念给你了吧。”
   弈星并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师傅要赠送这类东西给他,他倒是认为宅中的那副棋子更好些。不过最终他还是接过玉棋子,向明世隐致谢。
    不过很快,他就知晓了事情原委一一这不过是明世隐操纵幕后的一个小小举措。
  但是弈星并不会把明世隐往坏的方面想。
  五
    偌大的长安城被弈星当成棋盘,每一条小巷弈星都知晓如何行走。他握紧手中的玉棋子,手心沁出薄薄的冷汗。
    他的心凉了半截,本以为多年的相伴,自己不会成为对方的棋子。
    弈星望向明世隐的那双眸子中充满了悲伤,数年过去了,对方还是对他的爱意一无所知。
    苦笑出声,话都变了调。
    “只要在这盘棋局中一直胜利下去,便可得到父亲大人的认可?”
  …是否还可以,得到你的认可?
  最后的话弈星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看着弈星迷惑不解的向自己询问,明世隐不愿说假话,可无尽的权利却逼着他这样做。
  若是换在以前,无论明世隐说的话是真是假,他都不会存有丝毫愧疚。
  但他如今对弈星有着不可说出口的爱在里面。
  他不断安慰自己,血液里流淌的忘川之水可以带走一切痛苦。
  “没错。”
  明世隐开口说,好在大风没让弈星发觉出他声音颤抖不已。
  弈星闭目,随他所爱慕之人的指点下而落子。
  长安城某处也随之化成隔绝之地。

  卦象说,回不来的永远回不来,得不到的永远得不到。
  明世隐从不敢再给自己算上情缘一卦,更不愿意给弈星算一算他在情一方面的卦象。
  毕竟这人算还不如天算。
  七
   新春佳节,长安城热闹非凡。
    入夜,师徒二人才从热闹的长安街回到宅中。
    “弈星,你可别睡,今个还要守夜呢。  ”明世隐摇摇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的弈星。
    “就眯眯眼一会……”弈星睡眼朦胧,回复明世隐的声音渐渐变淡,成了平缓的呼吸声。
    明世隐叹气,想着弈星才刚成年,比起他自己还是个不经事的小孩。
  责骂的话都咽回肚子里,明世隐无奈的看着已经熟睡的弈星。
    他把弈星身,上的披风脱下,为他披上,打算休息一下再把弈星抱回房内。
   恍惚之间,明世隐脑海里突然涌现一个大胆的做法。
    他要给他最心爱的人一个晚安吻。
    晚安吻在很早之前是有的,只是当明世隐察觉到自己情感波动太大的时候,单方面结束了这种小亲昵。那时的弈星还因为这件事和他闹过别扭,两人冷战将近一个月,事才停歇下去。
    他想到现在仍是和以前一样愚蠢,不禁苦笑。
(有车车,在评论,因为没有电脑弄不了链接,不好意思。)
  清晨,孩子的欢笑声在外头响起,明世隐睡眠一向浅,很快就醒过来。
  那双清澈的青蓝色眸子盈着笑意。
  明世隐一时间看得有些恍惚,他不知这双眸子有多久没露出欣喜的神色来——甚至当初胜过扶桑使者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这样的欢喜。
  “师傅,我也很喜欢你。”
  这是明世隐今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也是他满生的欢喜。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