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者荣耀

915.1万浏览    22.3万参与
且对月倾樽

【信白】停车,例行检查(2)

2.

       然而敏锐如范海辛,他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三次都是在追踪警方所需猎物时发生的。

       猎物跟丢了,猎人很生气。他干脆车头一转直接开向了特警大队。

     “作为任务派发者,我觉得你们应该帮我甩掉一个令人厌烦的交警。”

       接待的张良推了推眼镜心虚笑笑,“这个…很抱歉范海辛先生,只有队长才有这样的权...

2.

       然而敏锐如范海辛,他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三次都是在追踪警方所需猎物时发生的。

       猎物跟丢了,猎人很生气。他干脆车头一转直接开向了特警大队。

     “作为任务派发者,我觉得你们应该帮我甩掉一个令人厌烦的交警。”

       接待的张良推了推眼镜心虚笑笑,“这个…很抱歉范海辛先生,只有队长才有这样的权限。”

       与警方合作多次他从未透露过自己真实姓名,为什么驾照刚一被查这个普通特警队员就称呼自己为范海辛?

       有蹊跷。

     “那我有必要见见你们的队长。”

     “很抱歉,队长他现在不在这里。”

       他总不能说队长就是那个你讨厌的交警并且现在正站在你刚被查的路口因为知道了你的名字笑的得意洋洋吧?

       范海辛盯着张良有些躲闪的眼神心下多少猜到些,毫不客气拉开椅子坐下,手枪啪的一声拍在桌上,曲臂支肘嘴角微扬脸上一副玩笑模样,“那我就等到他回来。”

 

       在大马路上心情愉悦转悠着准备回去的韩信突然收到张良的短信,有些惊讶却也在意料之中。毕竟是大名鼎鼎的猎魔人,如此都瞧不出端倪便是枉得虚名了。于是他找了家咖啡店悠哉游哉坐下给张良回了个短信:那我就等到他走。

       接到短信的张良一脸苦大仇深。

       你倒是轻松了,我得一个人面对这个脸上总是似笑非笑令人捉摸不透的家伙?真叫人头大。

     “那么您自便了。”

       留下这句话张良就不再言语,拿出一沓资料自顾自翻找着。在张良将一沓印有“机密”字样的资料放入保险柜时,范海辛看见了上面印着的十分熟悉的照片——金色短发利落干净如阳光。

       刘邦。

 

       张良仍然记得刘邦离开前的神情,安慰性自信沉稳的目光中夹杂一丝极不明显的忧虑。一年前的行动让执掌者意识到内部问题的严重性,为了找出内鬼同时刺探对方情况,当时的特警队长刘邦被派入嬴政所掌控的黑市最大的集团之中潜伏。

     “放心吧,我会回来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我嘱托了韩信,我不在的时候他会take over.”

       张良点点头,目光却锁定他眼底那抹被刻意掩盖的担忧。

       别后一年,杳无音讯。作为卧底的刘邦只能与最高层联络,就连新任队长韩信也无权知晓刘邦的动向。唯一能被了解到的只有黑市几个重大头目的销声匿迹和日益衰减的嚣张气焰。然而张良无法看见一年以来刘邦与日俱增的担忧已经烧成了一把火。

       当他的八面玲珑与如簧巧舌取得了敌人的信任,甚至成为集团颇有几分权重的人物时,刘邦也了解到来自敌方的渗透有多么可怕。上至最高层与掌管者,下至普通干员,都有黑帮的眼线。他也曾通过多种手段千方百计想要清理过敌方的卧底,险些被察觉终究使他举步维艰。韩信当然不必担心,除了能赤手夺白刃并在两个歹徒反应过来之前把人制服在地扣上手铐之外,还鲜有人知道他私下里耍得一手好枪法。可是张良,警局的指挥智囊,一届文职,虽然有基础防身术,在黑帮的残忍毒辣面前却也称得上手无缚鸡之力。因此刘邦也嘱托过韩信特别保护一下张良。

       这把火烧在眼里,烧在心里。在想尽方法暗中对抗反渗透的同时他也曾疑惑过最高层为何毫无察觉,而当蛛丝马迹暴露出最高层的态度渐渐变为坐视不管时,他的疑惑已经转变为了失望。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灼烧他的理智与情感,致使失望进一步变成了愤恨,只需恰当时机的催化就能够使这把火浩大至足矣焚烧一切。

----------------------------------------------------------------------------------- 

这部分大概算一个解释了,下一部分能推进一下主线。

啊都过这么久了。


九歌
好歹肝完了……虽然笔触辣鸡 守...

好歹肝完了……虽然笔触辣鸡


守约真好看啊啊啊啊啊

好歹肝完了……虽然笔触辣鸡





守约真好看啊啊啊啊啊

裁纸

前前天跟小姐姐一起打游戏了所以紧急摸鱼!甄姬太强了弹弹球天下无敌!
是昭君和甄姬
冰之快乐和水不高兴(?
比起三年前还是两年前我感觉我有进步
-
问:昭君为什么笑
A.故乡的梅花开了
B.来甄姬你看着我给你落个雁
-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就差沉鱼了  想康西施落地

前前天跟小姐姐一起打游戏了所以紧急摸鱼!甄姬太强了弹弹球天下无敌!
是昭君和甄姬
冰之快乐和水不高兴(?
比起三年前还是两年前我感觉我有进步
-
问:昭君为什么笑
A.故乡的梅花开了
B.来甄姬你看着我给你落个雁
-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就差沉鱼了  想康西施落地

咸鱼特 死亡

恶毒cp,打的我满地找头。

强烈谴责!!

恶毒cp,打的我满地找头。

强烈谴责!!

才不是地强强【兼职中w更新缓慢】

【王者荣耀乙女向】《风云》(元歌x你)(古代paro)

是方岑岑小可爱 @方岑 点的虐文,作为一个发糖小能手我已经尽力写的虐一点了!【其实一点也不虐】(。>ㅿ<。)题目是我突发奇想的!!!

1.元歌x你,古代paro,ooc有

2.不知道算不算be,慎入

3.因为是短篇,内容有些压缩,有逻辑不通的地方请见谅( •̥́ ˍ •̀ू )

       

          武林风云变幻,各势力暗中斗争勾结,不少门派一夜之间被倾覆。风起云涌,江湖人士皆惶恐。唯风云镖局于动荡中...

是方岑岑小可爱 @方岑 点的虐文,作为一个发糖小能手我已经尽力写的虐一点了!【其实一点也不虐】(。>ㅿ<。)题目是我突发奇想的!!!

1.元歌x你,古代paro,ooc有

2.不知道算不算be,慎入

3.因为是短篇,内容有些压缩,有逻辑不通的地方请见谅( •̥́ ˍ •̀ू )

       

          武林风云变幻,各势力暗中斗争勾结,不少门派一夜之间被倾覆。风起云涌,江湖人士皆惶恐。唯风云镖局于动荡中屹立不倒。有趣的是,这镖局背后无人撑腰,却没有势力敢将其铲除。原因无他,风云镖局敢接待多方势力,宁以身涉险,必应他人之求。

         “这趟镖我接了!我风云镖局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你大大咧咧地把腿翘在桌子上,手里抓把瓜子满脸轻蔑地看着堂下的人。他自称元歌,寡言少语,不似其他雇主那般阿谀奉承,居然点名要镖局主人———也就是你,亲自送镖。

“敢问公子要送何物?”

“我。”

“……”

—————————————————————

        碎银,干粮,一个傀儡,一辆马车,两个人,当天就踏上了路程。事实证明,你真的太过于天真。刚出城,一排蒙面人便拦住了你的马车。眼看着一群人亮着刀直奔元歌而来。情急之下,你一脚把元歌踹进了车厢里,自己抽出腰间的长鞭陷入了混战之中。元歌从车厢里爬起来,双手银丝闪现,另一端正连在那鬼魅的傀儡上。还未等他出手,外面的打斗声便消停了。你掀开帘子,黑色的衣服透着浓浓的血腥味,你轻车熟路地从暗格里拿出药粉,洒在刚才战斗中被偷袭划伤的胳膊上。元歌皱着眉看你如此草率地处理伤口,从暗格里又拿出纱布替你裹在伤口上。你身形一僵,默默地接受着他的轻柔,一句“谢谢”哽在喉咙中。元歌察觉到你的窘迫,一句“不客气”替你“解了围”。

——————————————————————

        你第一次觉得送镖能这么无趣,尽管车上有三个人。元歌和他的傀儡整日待在车厢里,你驾着马车时时提防着敌人的偷袭,神经始终紧绷着。

“喂…你这是机关术?”

“嗯。”

“……这个傀儡,和你好像。”

“他是最致命的美学。”

“……”

          算了算了,你闭上嘴专心赶路。天黑前,你在客栈前停了下来。为了防止你的雇主半夜被人刺杀在床上,你决定只要一间房。元歌盯着那一张中间贴着“囍”字的大床,良久无言。你看出了他的勉强,自己卷了层被子打起了地铺,“好了,你安心睡床上,我会保护你的。” 元歌也没客气,和傀儡一并躺在床上。

            半夜,你忽的觉得背后有人,猛地睁眼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旁的人除了元歌还能有谁?你细细一想,只觉得后背发凉——自己习武多年,若是被搬到床上怎么会察觉不到?这元歌究竟是什么来头?

“嘘——睡觉,做个安静的…”兴许是没想到什么词形容你比较合适,元歌选择了睡觉。

“……”你反复告诉自己,他是雇主,不能动手。

———————————————————————                   

         “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一路上的刺客,不减反增,而且都是提前埋伏好的,就好像…知道我们的路线一样…”,当你解决掉第十批蒙面人时,你终于察觉到了不对。镖局向来口风严谨不至于走漏风声,唯一的问题就出在外人身上,要说这里的外人,也只有他了。

“这种手段丑陋到极致,你觉得会是我吗?”

【万事皆有可能,不是吗?】

你暗自腹诽,表面上却耸耸肩,无意中透露自己接下来会改变路线的事情。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那条更改过的路线尽头,埋藏着数不尽的机关和蒙面人。你翻身跃入车厢里,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你抽出随身戴的短匕横在元歌的脖子上,“为什么?” ,元歌答非所问:“为战斗加点恶作剧,会很有趣。”他提起手腕,四枚暗器贴着你的脸擦过,留下猩红色的痕迹。

           你的匕首又深入了几分,“我没见过有人花钱保护自己,又花钱想杀保镖的。”  元歌的傀儡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你身后,冰凉的关节搭在你的肩膀上,你慌忙松开匕首,俯身躲过傀儡的桎梏。

【跑!】

  求生的欲望让你不得已出此下策。元歌似乎看穿了你的内心,半带着安慰般的口气劝你死了这条心。

“他们不敢动你,不代表真的没人想杀你。”    

“所以你将计就计故意引我出来,好使镖局群龙无首,最后被你们取而代之?!”你的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原本应该是这样。”

“什…唔…啊…”你还没细想元歌刚才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小腹传来的疼痛瞬间把你拉回现实的深渊。你低头一看,自己的匕首不知何时落到了他手里,而罪魁祸首此时的表情却让你迷惑不已。

【我死了他应该开心才是。】

——————————————————————

          只听“砰”一声,还带着温度的“尸体”被扔出了马车,周围屏息等候的蒙面人上前查看了之后,把一袋金子交给了元歌,元歌毫不在乎的把袋子扔进了车厢里,他自己则驾车离开了。

           你是被马车的颠婆晃醒的。你捂着伤口缓慢地坐起身,发现自己居然还没死。难道这就是元歌那句话的意思?按照原本的计划,自己应该去见阎王爷了才对。

“有时候得用头脑,而不是武力。”熟悉的声音从车厢外传进来。

“怎么,那你是想当我的救命恩人?然后再借此机会控制我的镖局?”你握紧了拳头,尽管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我的傀儡伪装成了本该死去的你。而你,离开此地。”

“为什么救我?”

“偶尔也想尝试一下无间道的游戏。”元歌回忆起与你共处的短暂时光。他知道,这样的你符合他所追求的美,而这样的美不应该消失。但面对你的疑问,他还是撒了个不美丽的谎言。

——————————————————————

           你的“死讯”传回了镖局,风云镖局的主人被一个披着斗篷的傀儡师所代替。而你,带着元歌塞给你的包裹寻别的落脚处。

             当你想起来打开包裹时,里面塞满了金子,以及一张纸条——“即使生生不见  也要岁岁平安。”

【大概是BE的一个end.】

——————————————————————

【自己私心写的HE】

            若干年后,你辗转打听到那个风云镖局依旧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只是背后有了明确的势力所支撑着。

            你戴上半遮面的金属面具踏入风云镖局里,长鞭横在大堂内的桌子上。傀儡师端坐在堂上,尽管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你凭着感觉认定这个傀儡师便是元歌。

“你们这里还缺镖师吗?”

end.

何楠清

赵云汪和李白喵的短小日常~

赵云汪,问李白喵吃不吃骨头,白喵不仅不理它还抓下它一撮毛,接着踩着高傲轻盈的小碎步跳上了台阶闭眼晒太阳。台阶太高云汪跳不上,只能摇着尾巴,叼着骨头在下面眼巴巴看着白喵汪呜汪呜。

赵云汪,问李白喵吃不吃骨头,白喵不仅不理它还抓下它一撮毛,接着踩着高傲轻盈的小碎步跳上了台阶闭眼晒太阳。台阶太高云汪跳不上,只能摇着尾巴,叼着骨头在下面眼巴巴看着白喵汪呜汪呜。


yeshivas

【白金】一晌贪欢(8)

cp:李白x程咬金

     李白x程咬金

     李白x程咬金

重要事情说三遍!!!

不接受的、KY的请火速离开!!!

  

*避雷针预警:

美攻壮受【注意】

天乾地坤、生子设定【注意】

狗血剧情【注意】

微渣攻【注意】

非历史向,王者荣耀背景*      

 

  

确认无碍请往下↓↓↓

 一晌贪欢

  

  他人对你外表的偏见与歧视,无法改变我爱你的本质。

  

  8

  

  人一放下戒心,就很容易犯错。

  

  那双手不紧不慢地解了他...

cp:李白x程咬金

     李白x程咬金

     李白x程咬金

重要事情说三遍!!!

不接受的、KY的请火速离开!!!

  

*避雷针预警:

美攻壮受【注意】

天乾地坤、生子设定【注意】

狗血剧情【注意】

微渣攻【注意】

非历史向,王者荣耀背景*      

 

  

确认无碍请往下↓↓↓

 一晌贪欢

  

  他人对你外表的偏见与歧视,无法改变我爱你的本质。

  

  8

  

  人一放下戒心,就很容易犯错。

  

  那双手不紧不慢地解了他的腰封后便不再动作,如恋人般轻环在腰间。

  

  李白依然闭目枕在他肩头,带着酒香的灼热呼吸喷洒在后颈,程咬金的耳朵渐渐泛起了红。

  

  直至李白微微睁开双眸,蓝色冷瞳里满是疑惑。

  

  “呃!”

  

  程咬金紧咬牙关,面上泛起痛苦神色——

  

  竟是李白突然发疯般啃咬他后颈的腺体,一遍又一遍。

              尘封的驾照 老年代步车

      

      直至深夜,程咬金早不堪天乾的索取昏了过去,李白才披衣下了床。

  炭盆不知何时熄去的房内依然暖和得紧,他负手于背站在被破坏的窗前,从外涌进的寒风吹得他的神智越发清醒。

  ——雪停了。

远哲.

【信白】空心[上]

 【信白】空心

    #信白 

  #赏金猎人团二把手街霸韩信x敏锐改造人李白

  #架空,未来科幻

  #私服设定,街霸没有那个耳朵(失去灵魂)

  

  #架空的赏金猎人设定,与一般赏金猎人设定有些不同

  #私设过多韩信天然弯,李白直的,直掰弯系列

  #ooc严重,菜鸡文笔

  

  

  寒风凛冽,城市内充满了人们的哀嚎声,枪声炮击声,战场的硝烟笼罩着这片地区。血腥的味道不断蔓延,狭窄巷子里坐着一位浑身是血的青年,他的双腿被打断了腹部血液流水般涌出,尽管他紧紧捂住伤口也于事无补。

  他狠狠咬住下唇,眼白布满了血丝。...

 【信白】空心

    #信白 

  #赏金猎人团二把手街霸韩信x敏锐改造人李白

  #架空,未来科幻

  #私服设定,街霸没有那个耳朵(失去灵魂)

  

  #架空的赏金猎人设定,与一般赏金猎人设定有些不同

  #私设过多韩信天然弯,李白直的,直掰弯系列

  #ooc严重,菜鸡文笔

  

  

  寒风凛冽,城市内充满了人们的哀嚎声,枪声炮击声,战场的硝烟笼罩着这片地区。血腥的味道不断蔓延,狭窄巷子里坐着一位浑身是血的青年,他的双腿被打断了腹部血液流水般涌出,尽管他紧紧捂住伤口也于事无补。

  他狠狠咬住下唇,眼白布满了血丝。

  “该死的,那群人居然违背了合同!”

  随着视野逐渐模糊李白陷入了绝望,余下力气也不足以支撑他依靠墙壁,最终他的身躯沉重的倒下。濒临死亡的他听到了男人的呼唤声。

  “博士!找到他了!”

  “带回去抢救。”

  ……

  “恢复的如何?”

  “托您的福,在这里调养了半年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李白悠哉的活动自己的身体。看着面前和善的中年人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缓步走进沙发倚在里面。“说说吧,魏博士你救我的目的是什么?”

  他漠不关心的神情就好似不是他问的问题。韩博士勾起眼角轻笑。

  “你这么斩钉截铁的问我,看样子已经知道了。”

  韩博士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合同递给了李白。十指交错抵着自己的下颚,意味深长的看着对面的李白。

  “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青莲。你的身体素质达到了我需要的标准,否则我也不会费心费力找到你并且浪费我半年的时间帮你康复。”

  青莲是李白身为特工时期的代号。叛逃后的他已经有五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号了,他很是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本身也没有选择对吗?手无寸铁的我根本逃不出你精心打造的疗养室。”李白把玩手中的签字笔,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合同。从头到尾也只有一副玩乐的表情。

  “你的决定呢?是生亦或者亡。”

  话音落下良久室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李白轻哼一声,签下了这份不平等条约。叼起桌上小草张狂的注视韩博士。

  “就算我签下这份合同也有百分之七十的死亡率,但我的命是你给的。我李白从来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就当我还你一个人情。

  。”

  ……

  【量子核心植入准备】——成功

  巨大的实验屏障充满了滚烫的液体,液体包裹着李白全身以及他身上插满的仪器,滚烫的液体灼烧着他的肌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不断涣散。

  【心脏改造准备】——进行中

  [检测到失误风险,是否停止改造。]

  韩博士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心想还是不行吗。实验屏障外的研究人员忙碌操作仪器寻找因素原因。原本安静的实验室内变的嘈杂,他快速的控制住他们的情绪后手指已经指向了那个页面。

  [危险因素排除,是否继续进行]

  [是]

  【心脏改造】——成功

  【血液转换】——成功

  【记忆清除】——成功

  【情绪封闭】——成功

  

  [第518位实验体改造成功,第一位改造人诞生]

  

  ……

  五年后

  

  “信哥,真的要去抢那个什么……最新型芯片?不可能吧!不仅有超高的防御系统还有改造人特级队伍近身保护。那些改造人可变态了。”少年苦闷的被一位蓝发青年提着。蓝发青年握着他的透甲枪扛在肩上,随手将少年扔在地上,开始把玩手中的芯片。

  “既然选择赏金猎人这个职业,那就应该拿钱办事。雇主才是最大的懂吗?”

  “懂,懂。”少年唯唯是诺应和着。

  韩信起身站在战机的出口朝着少年扔过一片芯片。

  “拿着,这是张良研制对付改造人的芯片病毒。打不过改造人就在他的后颈植入口植入芯片。”

  “明白!”

  【抵达目的地高空,WS二队准备降落。】

  随着出口处的机门缓缓降落,韩信带着众人越过高楼直达实验室外围。他比划手势示意让队员按照部署线路出发带着几人从密道口进入。

  解决掉几个中级机器人一路畅通无阻让韩信提高了警惕。环顾四周却不见任何人影,韩信迅速将队友拦住,停留在原处。

  “如果我直觉没错的话,我们可能中大奖了…!”

  一把长剑朝着韩信等人飞来,众人迅速分散躲避袭来的长剑。插在地板的长剑立刻消失无影,而迎接韩信他们的是前方走来的几道身影。

  [目标查询—WS赏金团二队。

  职业:赏金猎人。

  危险指数:四颗星。

  请做好攻击准备。

  编号755952]

  黄褐色头发的男人的机械眼镜传来一阵报告声,他抬手关掉指示声低声回应了几句话便抬头注视着韩信。

  “你给我评价四颗星?我有那么弱?你们改造人也太小看会人了吧。”韩信握着自己的透甲枪趾高气昂看着前方的男人。李白并没有理会韩信,朝着队友打了手势后向韩信发起了进攻。

  “你是准备5VS5吗?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厉害吧!”韩信抵挡住李白的进攻,绕到他的身后利用长枪进行攻击,长枪贯穿李白的身躯,却没见李白任何反应整个人就消失在韩信的面前。

  来不及惊愕那一瞬间,李白就从上方挥剑击中他,韩信只有一味抵抗。

  “太弱了。”

  李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韩信身后顺势将他扑倒,他的长剑刺穿了韩信耳旁的地面。

  “目标WS二队队长韩信已被…唔!”

  正当李白准备收容之时措不及防被韩信抬腿猛击腹部,韩信反手扯住李白后领将他直狠狠的砸向墙面,阴沉的脸部表情让他整个人都严肃了。

  韩信抬脚将自己的长枪提起重新握在手中,看着李白再度起身,似乎那一脚没发生一般全力朝着韩信进攻。

  面对李白的猛烈攻击,韩信不得不架起防御姿势,心里暗暗咒骂。

  '该死的,这个改造人的植入口没有在后颈处!'

  [张良,快检测一下这个改造人的植入口!]

  [知道了.给我一分钟,你自己坚持一下。]

  “作为即将成为俘虏的你不需要那么多废话。”

  李白一剑落下再次将韩信击倒在地。

  “那可不一定!”

  [植入口在他的后背。]

  他快捷按下耳旁的连通器,利用自己的长枪刺向李白那一瞬间,手心脱离了长枪枪柄。李白甚至来不及进行防御便被韩信进行近身攻击,自己的武器也随之落地。他被韩信遏制住双手背在身后,身躯也随着上方的重量被压倒在地。韩信毫不犹豫利用自己身上的小刀将其衣服划开。

  “真是抱歉,。这个芯片我们势在必得,那么就请你安心小睡会儿吧。”

  “你……!”

  韩信眼疾手快将那小小的晶体状芯片放进了李白的植入口,而李白话未说完便被芯片干扰了人体大脑的中枢系统陷入了沉睡。韩信见状离开了那片区域长叹一声。而自家队友也都解决了朝他们袭来的改造人。按照计划五人也将分开行动,韩信不敢怠慢,开始按着计划路线前行,却没有注意到身后李白微微触动的手指,同时他的眼镜也在滋滋闪烁。

  抵达目的地,韩信利用线人传递的密码打开了大门,在自己的拇指贴上指纹贴解除了这个房间的安防系统。

  【警告,警告】

  【检测到未知人体数据】

  【非法入侵,即将启动自爆程序】

  刚拿到芯片的韩信大惊不妙,打开联络器快速联系各方位成员。

  "WS二队所有人立即撤离,芯片已入手!这里即将自动炸毁,撤退!"

  说完他利用长枪击碎玻璃跳窗而出,而外面的小型战舰也抵达高空迅速抛下木梯让韩信接住。而各个小分队也向韩信报告了撤离消息,全员安全撤离。抵达总部韩信的低气压压的众人都不敢开口,而韩信快步抵达会议室,无足轻重将芯片扔在桌上。

  “被耍了,这个是一个假芯片,内部构造都和普通的大脑联通芯片一模一样,艹。”

  “看样子是为了引诱我们偷芯片伺机想将我们联通基地整个地方都炸毁。”

  坐在首位的淡紫发青年说道。

  “那为何还要派出特级改造人,这对他们是个损失。”

  “据我的了解其中改造人的领袖是第一位诞生改造人,那个人绝不会这么轻易的用他的牺牲来处理我们这个集团,这件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看样子我们之后还需要坐观其变。”

  在淡紫发青年两侧的另外两个领导交谈着,韩信坐在转椅上埋怨自己白忙活一趟,不觉间又想起了那个实验室的棕发青年,心里对此还有点惋惜,因为那张脸是韩信的菜,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吧。

  “刘邦大哥!外面有个非法入侵者,守卫拦不住他!”

  被称呼为刘邦的紫发青年对着韩信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去处理这件事情。韩信无奈之下只有去询问那个急忙跑来的成员入侵者的位置。那个人还未来得及说完,整个人就往下倾倒,身上也多了一个半跪着衣衫褴褛的紫衣青年。

  “那个入侵者……”

  “就在你面前。”

  那一刻韩信从未有过的心情蔓延了,惊愕掺杂着一丝喜悦的感情在他身上徘徊。

  ……

  “你不是被芯片入侵病毒了吗!”韩信用长枪抵住李白压过来的长剑。

  “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只是一点点小麻痹而已。”

  “你应该知道那芯片是假的了吧?!你来干什么!”

  “结盟。”

  “大哥我真的没干什么,你要结……结盟?”

  李白减缓攻击力度跳开距离与韩信隔了十米左右。破烂不堪的衣服也从肩头滑下,让韩信不免有意思尴尬,毕竟衣服是他划烂的。

  “在一个小时前韩博士发来了一封求救信,说会有人来协助我们。”

  诸葛亮利用智脑手环联通了一小时前的画面解释了一切。“今晚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圈套,而韩博士因为知晓事情真相后被那个人以叛变组织罪名给关押了。他身边的改造人被串改记忆信息开始协助那个人。而仅存活下来的改造人就是眼前这位和他带来的改造人了。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和他们结盟,否则后面与那个集团对抗会很不利。”

  李白盯着画面良久,环顾四周,缓慢吐出几个字。

  “编号755952,今后会协助你们,直到救出博士为止。”

  韩信此时内心天翻地覆,前一个小时还打的你死我活下一个小时就成了盟友,并且没有任何人反对此事,对于韩信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呢。随着众人一票决定,各自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之上。而韩信看了眼李白之后便提议他带李白去宿舍也被应下了。

  “你不后悔吗?”

  韩信与李白并肩在走廊前行。

  “后悔?那是什么,我只是遵照韩博士话来做。那按照你的意思,你们后悔吗?结盟来说有利的是我们,而我们给你们的助力经过计算是很小的。”

  “各取所需而已。”

  双方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喂,你名字叫什么?”

  “编号755952。”

  “不是这个,是名字不是你的编号。我姓韩名信,字重言。这种的名字。”

  话音一落李白停下了脚步,韩信心道自己的是否说错了话。却没料到李白开口了。

  “李白。”

  李白又觉得似乎少了点什么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有些不爽般皱眉,这些轻微动作李白自己都没有察觉,但全部都落入了韩信眼里。

  “我的认知里只有这个,其他的没有任何记忆记载。”

  韩信知道身为改造人都会忘记之前的所有记忆,只有成为改造人之后的记忆,甚至连名字都进入了大脑的深处,没有情绪的发展就如同木偶一般没有自我主见只对掌控自己的人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这种事情让韩信深恶痛绝也是对改造的怜悯。但李白不同韩信从他身上能够感知到他的情绪哪怕只是一丝丝。韩信在那震惊之后无奈掩笑,脱下自身外套披在李白肩上。

  “那么,之后请多关照,李白。”
  

  TBC.

  

  韩信:小白很可爱。真的。

  

  这篇文是我入党费?磕了这么久的信白终于产粮了【瘫】这篇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坑……可能有很多bug,会在之后全文完结进行修文处理。脑洞不够大后续剧情都能猜到的wwww,白哥后期会恢复成原本的性格。喜欢的话请给个小心心小蓝手!谢谢各位读者们。本章4k+,下次更新随缘【?】我就是个傻子忘记了白哥衣服这事儿。已修改,信哥男友外套get√
                                                                                               by:远哲

弥果
韩信修罗场之被李白围住不知所措...

韩信修罗场之被李白围住不知所措

论韩信在什么情况下会被李白握住命根子

没错韩信的命根子是马尾

韩信修罗场之被李白围住不知所措

论韩信在什么情况下会被李白握住命根子

没错韩信的命根子是马尾

D渣♡

上色令我疲惫
还有要努力呀!
˚‧º·(˚ ˃̣̣̥᷄⌓˂̣̣̥᷅ )‧º·˚

上色令我疲惫
还有要努力呀!
˚‧º·(˚ ˃̣̣̥᷄⌓˂̣̣̥᷅ )‧º·˚

暗语离鸣
小乔……要努力变强~/……再强...

小乔……要努力变强~/……再强该削了

小乔……要努力变强~/……再强该削了

贺朝

[信白]来啊,造作呀

富二代纨绔偏执明骚攻x表面正经实际浪的一匹闷骚受

透明过气老写手,中考完了又开浪了。

依旧裸更缘更,贴吧同步


  一

  

  “白哥,江湖救急!”

  

  电话那头声音嘈杂,人似乎正在往外走。

   

  “怎么了。”李白嗓子有点哑,半天睁不开眼睛,等真的睁开眼睛,望着黝黑的天花板又一时分不清自己在哪。

   

  “艺术节跳舞的有个吃坏了,上吐下泻的,在校医室躺着。我们缺人没法跳。”

  

  宋饶他们这节目里里外外连编再排练一个多月,眼看就要黄了,他急得都要哭了。

  

  “…别着急,舞蹈视频发我一份,我马上过去。”李白从黝黑的...

富二代纨绔偏执明骚攻x表面正经实际浪的一匹闷骚受

透明过气老写手,中考完了又开浪了。

依旧裸更缘更,贴吧同步


  一

  

  “白哥,江湖救急!”

  

  电话那头声音嘈杂,人似乎正在往外走。

   

  “怎么了。”李白嗓子有点哑,半天睁不开眼睛,等真的睁开眼睛,望着黝黑的天花板又一时分不清自己在哪。

   

  “艺术节跳舞的有个吃坏了,上吐下泻的,在校医室躺着。我们缺人没法跳。”

  

  宋饶他们这节目里里外外连编再排练一个多月,眼看就要黄了,他急得都要哭了。

  

  “…别着急,舞蹈视频发我一份,我马上过去。”李白从黝黑的宿舍里边爬起来,借着路灯对着镜子抓了两把头发,用凉水冲了把脸。

   

  他胡乱的套了件外套,被出门凉风吹的一个激灵,终于有点清醒了,然后点开舞蹈的视频。

   

  一个很燥很燃很骚的舞。

   

  李白抄近道向舞台那边走,隔着老远都能嗅到那边的火热。本来蹲在树根下边的宋饶看见他,一个劲的挥舞着手臂,一头飘逸的金发随着他的动作摇摆,活像一只金毛在摇尾巴。

   

  “诶,白哥,你终于来了。手腕没事吧。”

     李白觉得,要不是民国之后不能成精,宋饶就活脱脱的是只金毛精。

   

  李白的手腕前两天打球的时候被八班那帮人杵一下,肿了半个月,动一下撕心裂肺的疼,这次的舞就没让李白上。

   

  现在临时有事了,不得不让李白来救救场。

   

  “进去吧。”

   

  马上就到他们了,原本跟宋饶他们一起跳的那帮男生显然都认识李白,看见李白了都一口一个“白哥”叫的比亲哥还亲,麻溜利索的把更衣的位置让出来,又暗搓搓的让排头把位置空出来,让李白c位。

   

  或者他们都不上,就李白一个人跳也行。

   

  反正他们站后边也都是背景。

   

  李白这人就有一种奇妙的反差,当他束着头发戴眼镜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扑面而来的一种禁欲的气息。等他散着头发的时候,整个人就有些放肆了。

   

  所以他跳舞的时候向来是散头发的。

   

  ——

  

  “对k。”韩信把最后两张牌打出去,长长的打了一个哈哈欠。 

  

    “不打了,跟信爷你打扑克真没意思。”我这裤衩都要输没了。程禾撇撇嘴。

  

  几个小弟也跟着扔了牌。

  

  就这片刻的功夫,李白他们还没上台,又燃又燥的音乐前奏扑面而来,整个下场都沸腾了。

  

  李白他们穿着一身纯黑紧身西服登场了。

  

  虽然李白不得不承认穿着西服跳舞很骚气,不过这衣服箍得慌也是真的。

  

  对于宋饶那个让他把头发束上的提议也是被果断回绝了。

   

  然后,脑子过一遍动作,然后滚烫的手指划过冰凉的西装裤子——踩着拍子跳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然后燃的一发不可收拾。

  

  下边一片躁动,有尖叫,有躁动。

   

  “我去,信爷。你看那领舞。”程禾知道韩信那不为人知的性向,好不容易逮住个觉得符合韩信审美的,自然挤眉弄眼,想拉拉郎配。

   

  韩信也被这现场气愤渲染的有点燥,单手解开上边的衬衫扣子,会场开场仨小时头一回朝着台上看。

   

  台上那个领舞——

   虽然隔着挺远看不清脸,不过看那身段,看那动作,再看随着大幅度动作飘逸的浅栗色头发,韩信就觉得够味。

   

  “那台上谁啊。”这么正的一男的不应该在他们这屁大的学校碌碌无名。

    韩信仰了往下巴问。

  

  “不认识。”程禾嘿嘿一笑,说“信爷不去后台打探打探?”

   

  “那是,走着。”

  

  

  

  

   

  

   

穆郎

灵感来源宿舍同学拿行李箱玩无意中蹦出来的

先波预告,ooc满屏,至于正文……。


走链接

https://m.weibo.cn/7030607534/4387586846212825

灵感来源宿舍同学拿行李箱玩无意中蹦出来的

先波预告,ooc满屏,至于正文……。


走链接

https://m.weibo.cn/7030607534/4387586846212825


邀月月再不早睡就变🐷
最怕大乔突然的关心.jpg P...

最怕大乔突然的关心.jpg

Procreate 我暂时用不太惯呜呜呜 勾线死亡

最怕大乔突然的关心.jpg

Procreate 我暂时用不太惯呜呜呜 勾线死亡

暗语离鸣
他为了奇迹身陷囹圄,他哭着笑了

他为了奇迹身陷囹圄,他哭着笑了

他为了奇迹身陷囹圄,他哭着笑了

Ploaire

全是存稿(大都17--18年)
今年能产出哪些篇🤔(存稿大约十篇)
(17、18年稿子全在iphone上
它现在已经安详了带着我全部的存稿)
全部原创,盗必追究
(怕抄袭有一部分稿件没放出来)

全是存稿(大都17--18年)
今年能产出哪些篇🤔(存稿大约十篇)
(17、18年稿子全在iphone上
它现在已经安详了带着我全部的存稿)
全部原创,盗必追究
(怕抄袭有一部分稿件没放出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