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者荣耀

915.1万浏览    18.6万参与
青青青
画不出魔术狄的万分之一可爱 袖...

画不出魔术狄的万分之一可爱

袖口配图忘了所以…沉默

_(´ཀ`」 ∠)__ 我爱狄狄

画不出魔术狄的万分之一可爱

袖口配图忘了所以…沉默

_(´ཀ`」 ∠)__ 我爱狄狄

气人画手Refind

前段时间画的水彩♡

忘记发啦!!

最近超忙😭😭😭越忙越想画画???

前段时间画的水彩♡

忘记发啦!!

最近超忙😭😭😭越忙越想画画???

牛蛙煮拉面
邦良的冰淇淋化邦良的皮肤都没怎...

邦良的冰淇淋化
邦良的皮肤都没怎么画过啊
一直在画原皮

邦良的冰淇淋化
邦良的皮肤都没怎么画过啊
一直在画原皮

铜山

狄大人是世界的瑰宝!!!
峡谷重案组中其实有好多细节。像我这样的人,嫁给怀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啦,只能到处抠抠糖吃。白狄万岁!!但是有大大把白狄糖抠的差不多了。小可爱们可以找找。

狄大人是世界的瑰宝!!!
峡谷重案组中其实有好多细节。像我这样的人,嫁给怀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啦,只能到处抠抠糖吃。白狄万岁!!但是有大大把白狄糖抠的差不多了。小可爱们可以找找。

Lenyershoyr

原本想要搞个事情,吻一下我方正网络不佳的刘邦,结果凑上去才发现。个子不够高,根本亲不到!过分!欺负我这号没有韩信!我就是要亲这个君主呜哇!【垂死挣扎】

原本想要搞个事情,吻一下我方正网络不佳的刘邦,结果凑上去才发现。个子不够高,根本亲不到!过分!欺负我这号没有韩信!我就是要亲这个君主呜哇!【垂死挣扎】

君炎凉

【信云】有本事你就亲回来

   ——「绚烂的烟火被韩信眼里漾开的笑意搅碎成细小的微光,深深浅浅,像是天幕中明灭的星子。

自信到近乎自负的笑容。笃定他一定会亲上去。

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 

赵云猛地凑上去,牙齿磕到一块。」 


 #给白哥 @祭白 的中考贺文,灵感来源于白哥的图点这里!


#ooc预警


#糖,一发完


#评论里拒绝一切ky杠精


#以上ok的话,祝您阅读愉快   


韩信在江边扫出一块空地,把手上拎着的一打啤酒扔在旁边的雪地里。


“……人挺...

   ——「绚烂的烟火被韩信眼里漾开的笑意搅碎成细小的微光,深深浅浅,像是天幕中明灭的星子。

自信到近乎自负的笑容。笃定他一定会亲上去。

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 

赵云猛地凑上去,牙齿磕到一块。」 




 #给白哥 @祭白 的中考贺文,灵感来源于白哥的图点这里!


#ooc预警


#糖,一发完


#评论里拒绝一切ky杠精


#以上ok的话,祝您阅读愉快   




韩信在江边扫出一块空地,把手上拎着的一打啤酒扔在旁边的雪地里。


“……人挺多的啊。”赵云挨着他坐下,向后望了望。


“废话。”韩信拆开塑料膜,拿出两罐啤酒,“土豪烧钱现场,人能不多吗。”


身后广场上人山人海,红片儿的炮仗屑铺了满地。广场面江处的观景台凛风呼啸,但居然也站了不少人,估计是被人流逼得过来缓口气。


去年这时候广场还没建成,就搭了个光秃秃的观景台,孤零零地面着江水。后面堆着小山高的建筑材料,阴森得很,别说晚上,连白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那时自己为什么会去这么一个地方?


散心?看景色?还是韩信以为的投江自杀?


不知道。


就是想去。


估计是为了遇见韩信吧。命中注定一样。




  韩信用手指撬开易拉罐的拉环,递给赵云。赵云接过去,喝了一口,然后就握在手里慢慢转着。


“想什么呢?”韩信看着他。


“……没。”赵云笑了一下,扭头看了看观景台,又飞快地转回来。


韩信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小动作,乐了:“眼熟啊?”


“嗯。”赵云勾勾嘴角,手上一下轻一下重地捏着啤酒罐,咯啦咯啦直响。




 何止眼熟。


韩信拽着他后领,猛地把他往后一提的时候,这地方就凿在了他脑子里。


同样刻在脑海里的还有韩信劈头盖脸的一通骂。


第一次有人希望他活着。


虽然他知道要活着,要好好活着。但“自己知道”和“有人希望”之间,差距不是一点点的大。


灰暗的人生里漏进来一点光亮。




 半晌,他轻声道:“谢谢。”


“哎……”仰头喝着酒的韩信呛了一下,“你还能不能行了,您这谢谢论斤卖的吧?”


“不能行了,”赵云笑起来,“我这谢谢论吨卖的,一块钱一吨,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韩信在裤袋里掏了半天,只摸出来一片口香糖:“你要不看在口香糖的面子上送我二两吧,云哥。”


“不送。”赵云瞥了他一眼,“没钱赶紧走,别碍着我做生意。”


韩信笑得花枝乱颤,肩一抽一抽的,不明白的还以为一大好青年犯帕金森了。赵云没继续和他贫,边喝啤酒边望着观景台。


韩信乐了半天,边缓气边看着赵云后脑勺。


江风撩起碎发,露出一截儿后颈。


光看看就知道肯定紧实细腻有弹性。


韩信没忍住,略凉的指尖在后颈上划了一下:“哎。”


赵云扭过头。


其实赵云去年的样子还烙在韩信脑子里。挺直的背脊,混杂着血迹和污渍的校服,因为低头而显出弧度的后颈。沉默,隐忍,坐在那个破木观景台上,压抑得都快跟黑沉的江水混一块去了。


现在不一样了,会说会笑会损人,走路上还会有胆大的女孩子跑过来要他电话。搁以前都是没法想象的事。


想想还挺不可思议的,就一年,能有这么大改变。


 他手指曲起来,在赵云嘴角弹了一下:“你不一样了,真的。”


“是吗?”赵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有句话在舌尖打了个转,他顿了下,还是顺着说了出来:“……从碰到你开始,就不一样了吧。”


韩信本来拇指扣着中指,预备再弹一下的。听了这句话后,手就跟定了格一样悬在赵云面前。


赵云拍了拍他的手:“别对着我施法。”


“啊!”韩信回过神,猛地叫了一嗓子,飞快地抓住赵云的手,“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快快快!!!”


手里的啤酒空了,赵云把空罐子摁在雪地里,又从韩信那里拿了一罐开好的。


全程闭口不言。


“你刚刚是不是说情话了,啊!”韩信急了,手上下意识地使劲,“不是我幻听吧?!”


“你管那个叫情话啊,”赵云一口气干了半罐酒,“反应这么大。”


“要不是你说得太少我至于激动成这样?!”韩信亮着嗓子,“你说不说!不说信不信我干死你!”


旁边一对小情侣一齐看着他。姑娘没憋住,扑哧一下乐了。


“……你先闭嘴。”赵云又一口气把剩下的半罐给喝干净了,“想听的话就等等,我借着点酒劲。还有,手放开一下,谢谢。”


韩信握着他的手指,揉了两把才放开,看着雪地里的罐子从两个排成八个,然后拦住了赵云准备拿第九罐的手。


“别喝了,”韩信把剩下的几罐啤酒扫到一边,“我怕你一会说一半要去厕所。”


赵云看看他:“行吧。”


这声过后就像是按了暂停键。他俩不约而同地瞪眼看着江水,寂静得连隔壁小姑娘腻腻歪歪的撒娇都听得真真切切。


赵云晃晃脑袋,酒意朦朦胧胧地熏了上来。


像是开了闸,话一下子就全涌到了喉口。


很多清醒的时候说不出口的话,就得靠半醉半醒的状态来壮胆。




 被江风吹了两个大耳刮子后,赵云清了清嗓子。


韩信愣了愣,然后一挥手:“预备,唱!”


“哎,”赵云指着他,“闭嘴。”


韩信笑了笑,很干脆地不出声了,但视线就跟黏赵云脸上了一样。赵云偏了偏头,没甩开。那就这样吧。


赵云把手往后一撑,望着灰蒙的天空:“你以前问我,我当时为什么要来这。”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但后来没事就想,现在大概明白了一点。”


“可能是为了遇到你吧。”


“不是说人一生里总会遇到光吗,我就想,是我不该存在还是怎么样,反正就是没那束光,”赵云捏起一团雪,放在手里一点点按实,“然后你就来了,可亮了,照亮一条街绰绰有余。”


“要是没碰到你,我可能……”赵云笑了笑,“可能就烂在泥里了吧。没人拉,没人敢拉,没人能拉。”


“我总是说谢谢,不是生分,不是客气,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把我拉出来,谢谢你愿意回护我,谢谢你愿意陪我一块走接下来的路。”


赵云没再看着天空,而是转过头,认真地跟韩信对视着。眸子清澈明净,带着一点隐晦的执着。



 新年倒数十下的钟声响起,数到“四”的时候,对岸有盏灯闪了闪,示意烟花准备完毕。身后广场上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然后就是齐声的倒数。



“三!”


赵云嘴角含笑,轻轻比出一个口型。


“二!”


第二个字。


“一!”


最后一个字。




广场对面的江岸燃起烟火,半边夜空都被映成了金紫色。在鼎沸的人声里,赵云闭上眼,向韩信的唇靠了过去。


彼此的气息纠缠到一起。


韩信带着笑,抢在赵云之前,在他的嘴角亲了一下。


舌尖在唇上轻巧地点过。


有点冷,但很软,带着一点点啤酒味儿。



赵云猛地睁开眼,看着他,眼睛瞪得溜圆。


韩信揉了揉他的鼻尖:“宝贝儿,斗鸡眼了。”




  “……你很可以啊…。”赵云下意识地摸了摸被啄到的嘴角。


“哪有,你都自己凑过来了,我再不主动一点岂不是很不解风情?”韩信笑起来,手撑着头,舒散地侧躺着,“况且告白已经被你抢了,我总得干点什么平衡一下吧。”


赵云看着他,欲言又止:“ 你幼不幼稚……”


“不服啊?”韩信笑得更欢,“来,我嘴就搁这了,有本事你就亲回来。”


他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坐姿,然后正对着赵云,一挑下巴:“来啊。”


见赵云丝毫不为所动,韩信干脆倾过身去,压低声音,吐出的热气喷在赵云颈侧,语气近乎撩拨:“不亲不是男人,你看着办吧。” 


绚烂的烟火被韩信眼里漾开的笑意搅碎成细小的微光,深深浅浅,像是天幕中明灭的星子。


自信到近乎自负的笑容。笃定他一定会亲上去。




 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




 赵云猛地凑上去,牙齿磕到一块。








碎碎念:


这个甜饼是一发完没错啦!


然而写的过程中突然就,想把韩信跟赵云的初遇写出来


同样的背景,时间线是一年以前


估计会有点长,所以没办法并到这篇文里


但其实文里也做了一点小铺垫,不知道看起来会不会觉得突兀


我咸鱼,慢慢写,反正白哥十一月份才生日,还可以拖一会(buni



我永远爱白哥!!!
 



燎  原

【策露】镰与刃㈡

·CP为百里玄策×露娜
·背景世界观试水
·避雷已打不喜勿点

     在战场上摸爬打滚久了,身子的反应往往比大脑要来得更快。

百里玄策任由着疾驰时长风卷起他额前细碎的发,赤红的眸锁死在了灵活穿梭于人群的银色身影上,它所过之处无不哀嚎连连,惹人心惊——太快了,叫人想到雷声轰鸣时飞速坠落的银蛇,甚至凭着先天的视力优势,百里玄策都不太看得清她是如何出手的。

越是强劲且深不可测的敌手越是能激起百里玄策的挑战欲,叫他期盼难耐,这种本能反应是这些年来栖身战场游离生死边缘时烙在骨子里的。毕竟要活下去就得不断变强...

·CP为百里玄策×露娜
·背景世界观试水
·避雷已打不喜勿点

     在战场上摸爬打滚久了,身子的反应往往比大脑要来得更快。

百里玄策任由着疾驰时长风卷起他额前细碎的发,赤红的眸锁死在了灵活穿梭于人群的银色身影上,它所过之处无不哀嚎连连,惹人心惊——太快了,叫人想到雷声轰鸣时飞速坠落的银蛇,甚至凭着先天的视力优势,百里玄策都不太看得清她是如何出手的。

越是强劲且深不可测的敌手越是能激起百里玄策的挑战欲,叫他期盼难耐,这种本能反应是这些年来栖身战场游离生死边缘时烙在骨子里的。毕竟要活下去就得不断变强。

然而这家伙显然比那些作呕的魔种和肮脏的马贼还要厉害得多。百里玄策兴奋得竖立的耳尖都开始战栗,他弓膝,小腿聚力而紧绷,足底狠踏坚地为着力点猛然蹿出。迫不及待拽住一边倒的形势,将它扯开一个口子。

蓄势待发已久的飞镰捉准时机切入战场,“刺啦”一声尖啸着撕破冗长粘腻的气流,携千钧之力转为一记横扫,势必要让这位不速之客停下来。

只是钩镰并未如预想一般锁住对方,也未落空——百里玄策眼瞳骤缩,他下意识蹙紧了眉尖却丝毫不妨碍体内沉睡的兴奋久违复苏。百里玄策的第一反应是听见钝器相接时激荡的脆响,接着后知后觉意识到虎口正被随锁链传递回来的嗡鸣震得发麻。

同时他抬眼,只见招架住飞镰的是一柄魔法气息横溢的特殊弯刃,而攥着它的指节细白,显然是个女孩子的手——百里玄策来不及惊讶,这柄弯刃便倏然翻转蛇一般就着冰冷锁链一路直行激连碰撞出夺目花火,转瞬之间附魔的刃滑到了百里玄策颈侧。

胜负已分。

百里玄策猛的抬首眸底的错愕未能掩住正正撞进对方那双古井无波的眼,她光洁的前额有魔法流转时隐现的泛蓝的纹路,甚至他瞧清了对方阖目瞧过来的时候颤动的卷翘长睫。百里玄策兀的感觉心脏稍沉,嚣张凌厉的气焰霎时下去大半——大脑有些不够用了。紧接着,他感觉脖颈上冰冷的刀刃一转,改为刀背往上挑了挑正抵在他的颌尖上。

“他在哪?”

     

萧家墨白

乔姐乔姐!超喜欢,感觉p2的线稿更好看…

乔姐乔姐!超喜欢,感觉p2的线稿更好看…

烟雨江南词

啊孙策上线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你的头巾是蓝色的,我的头巾是橘色的,就像大海边的黄昏或是初晨。美好

啊孙策上线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就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你的头巾是蓝色的,我的头巾是橘色的,就像大海边的黄昏或是初晨。美好

楚玥痕

貂蝉私设。。

没想到最后会画成这样😂😂

貂蝉私设。。

没想到最后会画成这样😂😂

轰闲月

吕孩几,我不会画,估计不看标签是认不出来的,衣服全凭映像

吕孩几,我不会画,估计不看标签是认不出来的,衣服全凭映像

谬离

小明同学他超厉害的

小明同学他超厉害的

-米噜可

也许早已注定前世今生都是CP,也许面包不是没有馅儿,只是忘记了馅儿的味道。

也许早已注定前世今生都是CP,也许面包不是没有馅儿,只是忘记了馅儿的味道。

S.T.R星千彩   不开萧蔡车头像不正

得知了孙策即将来到峡谷
正在缝衣服的大乔高兴得晕过去了三天
正在吃饭的周瑜捏段了手里的筷子
正在峡谷的小乔直接折断了手里的扇子
正在看电视的孙权夫妇陷入了沉思
正在监督刘禅背书的孙尚香撕裂了手里的书
正在编草鞋的刘备的头上的鸟毛突然全部掉落
正在写第一千篇家书给夫人告诉自己有多想她的诸葛亮准备写第一千零一篇给夫人告诉自己真的很想她
正在帮孙尚香监督刘禅的马云禄擦亮了手中的枪

【东吴孙家孙策都出了,孙权和步练师什么时候上线啊】
【还有黄月英和马云禄这二位夫人】

得知了孙策即将来到峡谷
正在缝衣服的大乔高兴得晕过去了三天
正在吃饭的周瑜捏段了手里的筷子
正在峡谷的小乔直接折断了手里的扇子
正在看电视的孙权夫妇陷入了沉思
正在监督刘禅背书的孙尚香撕裂了手里的书
正在编草鞋的刘备的头上的鸟毛突然全部掉落
正在写第一千篇家书给夫人告诉自己有多想她的诸葛亮准备写第一千零一篇给夫人告诉自己真的很想她
正在帮孙尚香监督刘禅的马云禄擦亮了手中的枪

【东吴孙家孙策都出了,孙权和步练师什么时候上线啊】
【还有黄月英和马云禄这二位夫人】

维他丶柠檬泪

咸了半周没啥作为......(私设猫耳机休闲亮亮,国际惯例p1大头 p2全身)

咸了半周没啥作为......(私设猫耳机休闲亮亮,国际惯例p1大头 p2全身)

盾冬少女

王者荣耀沙雕日常🙄

王者荣耀沙雕日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