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者荣耀

915.1万浏览    19.6万参与
雨治

《照顾病号起居之扎辫子》

至尊宝:心累(=_=)...!

《照顾病号起居之扎辫子》

至尊宝:心累(=_=)...!

晨天不是兲

摸个新皮肤的鱼!
有点草
不知道有多久没画过q版了所以想练练手【什】_(:3」∠)_
这个皮肤真的好看啊啊啊

摸个新皮肤的鱼!
有点草
不知道有多久没画过q版了所以想练练手【什】_(:3」∠)_
这个皮肤真的好看啊啊啊

魏璎珞
陪某个来上海的小妮子吃辣府🙄...

陪某个来上海的小妮子吃辣府🙄


还有这个位置


我坐在拖小夫的位置上

陪某个来上海的小妮子吃辣府🙄


还有这个位置


我坐在拖小夫的位置上

雪月封山.

画了
都是鱼,一周比一周忙太痛苦了
我真的背不会英语单词饶了我吧

画了
都是鱼,一周比一周忙太痛苦了
我真的背不会英语单词饶了我吧

璇莎--秋叶
一只受伤的狐白~大概是青丘刚灭...

一只受伤的狐白~大概是青丘刚灭的时候,话说青丘的狐狸萌还真是多灾多难😂
然后就是线稿勾着勾着又放飞自我了,我忏悔(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知道错了,下次还敢。(小声bb)
讲真,我真的不常画蓝孩子。

一只受伤的狐白~大概是青丘刚灭的时候,话说青丘的狐狸萌还真是多灾多难😂
然后就是线稿勾着勾着又放飞自我了,我忏悔(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知道错了,下次还敢。(小声bb)
讲真,我真的不常画蓝孩子。

性感宛如 在线咕咕。
不行啊我控制不住自己p沙雕图的...

不行啊我控制不住自己p沙雕图的手啊(ntm

噫呜呜呜呜噫我爱星星。

不行啊我控制不住自己p沙雕图的手啊(ntm

噫呜呜呜呜噫我爱星星。

宝宝Anne

还是码梗(改成信白)

最近压力啥的挺大的…今天早上自己起来发现自己哭了一晚上后掉了贼多头发……

下铺:喂,楼上的是不是昨晚用钢丝球洗头了?
我:tm下面的你是没见过动物换毛吗?

最近压力啥的挺大的…今天早上自己起来发现自己哭了一晚上后掉了贼多头发……

下铺:喂,楼上的是不是昨晚用钢丝球洗头了?
我:tm下面的你是没见过动物换毛吗?

苏初雪.

【信白】轮回(虐向段子 一发完)

信×白
ooc一大堆

 
  第一世,李白是放荡不羁的饮酒诗人,而韩信是血战沙场的将军,一人喜欢自由,一人忠于朝廷,终是有缘无分,兜兜转转却未在一起。
  “若是真有轮回来世,定是要在一起的。”
  李白叼着草对韩信说。
  “好。”

第二世李白是凤凰遗孤,逃亡之时被重创,鲜血淋漓,被街头霸王韩信捡到,养好伤口后,本被告诫不该对人类信任的李白却喜欢上了韩信,而韩信为护他,身中数刀,只剩最后一口气。
  “若是真有轮回来世,定是要在一起的。”
  李白抱着浑身是血的韩信。
  “好。”
 
 ...

信×白
ooc一大堆

 
  第一世,李白是放荡不羁的饮酒诗人,而韩信是血战沙场的将军,一人喜欢自由,一人忠于朝廷,终是有缘无分,兜兜转转却未在一起。
  “若是真有轮回来世,定是要在一起的。”
  李白叼着草对韩信说。
  “好。”

第二世李白是凤凰遗孤,逃亡之时被重创,鲜血淋漓,被街头霸王韩信捡到,养好伤口后,本被告诫不该对人类信任的李白却喜欢上了韩信,而韩信为护他,身中数刀,只剩最后一口气。
  “若是真有轮回来世,定是要在一起的。”
  李白抱着浑身是血的韩信。
  “好。”
 
  第三世李白是青丘之王,韩信是群龙之首,虽分别是各族之王,但这一世终是互诉衷肠,终于走到了一起,今生只愿共白首,却因种族之战,为保青丘利益,李白亲手杀了韩信。
  “若是真有轮回来世……便是不要再相见了吧,对不起,白龙……”
  “好,狐狸……”
 
  轮回三世,他们总究没有在一起。

中秋小甜饼

“狐狸。”
  “嗯?”
  “我想你了。”
  “你脑子进泥鳅了吗?我不一直在你旁边吗?”
  “没有泥鳅,我脑子里都是你。”
  “啧,幼稚。”
  “狐狸,你耳尖红了噢。”
  “滚,谢谢。”
  “狐狸中秋节快乐。”
  “嗯,中秋节快乐,白龙。”

  The end
  emmm这篇比较短小QAQ,
 
 

食梦鸟

赏金猎人(主铠约abo)(二十)

*此处有原创人物出没,望大家食用愉快
“对不起,再见了,哥哥。”
守约又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摇了摇头,将纸条扔进了壁炉里。
跳动的火焰倒映在守约暗红色的眸子里,毫无光彩。
仔细想想,从那天受伤到现在,自己住在这儿也有一个多月了,这期间他的饮食起居基本上都是铠一手操持的,有时铠不在,会有一个叫“玛莎”的女仆来照顾自己,铠的未婚妻有时候也会来这里跟他聊天,这位木兰小姐的坦诚与豪爽让守约也彻底打消了“逢场作戏”的念头。
而至于其他的人守约就没见过了,守约能感觉到,亲自照料,指定女仆,让未婚妻探视,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他,让他不要暴露于大众的视野,守约并不傻,他知道贵族与猎人之间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好结局,何况是...

*此处有原创人物出没,望大家食用愉快
“对不起,再见了,哥哥。”
守约又看了眼纸条上的内容,摇了摇头,将纸条扔进了壁炉里。
跳动的火焰倒映在守约暗红色的眸子里,毫无光彩。
仔细想想,从那天受伤到现在,自己住在这儿也有一个多月了,这期间他的饮食起居基本上都是铠一手操持的,有时铠不在,会有一个叫“玛莎”的女仆来照顾自己,铠的未婚妻有时候也会来这里跟他聊天,这位木兰小姐的坦诚与豪爽让守约也彻底打消了“逢场作戏”的念头。
而至于其他的人守约就没见过了,守约能感觉到,亲自照料,指定女仆,让未婚妻探视,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保护他,让他不要暴露于大众的视野,守约并不傻,他知道贵族与猎人之间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好结局,何况是两个大家族板上钉钉的婚约。
“那个……百里先生,您今天感觉如何?丹尼尔医生三点左右会来给您检查身体。”
“知道了,”守约站在壁炉旁,微笑着看着女仆玛莎,“这些天我一直生病,劳烦你了。”
“不不不,先生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而且少爷临走时也嘱咐过我一定要好好照顾您,尽量顺着您的意思来。”
“你是个很棒的女仆,”守约走上前,牵起女仆的手,“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先……先生……您别这样……我是个还没有伴侣的Omega………”
玛莎顿时红了脸。
“说的我好像是个Alpha一样。”
“先生您别打趣我了,少爷说您就是个在找伴侣的A……所以……”
“哈哈,伯爵先生还真是会讲笑话,”守约的笑容又深了一层,将玛莎一把揽入怀中,“你闻闻,我像Alpha吗?”
“呀……先生……”玛莎慌里慌张地想要挣脱怀抱,“这……这……”
就在玛莎快要失去理智时,一股信息素的香味让她起了疑心。
“先生,您是………”
“不错,我才不是什么单身Alpha,”守约放开了玛莎,“我是个Omega,不过我信息素因为之前长时间服用抑制剂的缘故,所以比普通人的要淡一些。”
“Omega?”玛莎瞪大了眼睛,“您和少爷莫非……”
“你可能也看出来了,”守约歪着头,一脸无所谓,“你们家少爷也肯定对你们说过,这个房间里的人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他要亲自照顾,除了他家里最信任的女仆,其余人都不能和他有任何接触。”
“那个……我其实之前也起过疑心,”玛莎低着头,揪着裙摆,“不过因为那时您一直卧床,又有香料掩盖,所以我也没看出来……”
“你怎么看得出来?之前我混过那么多酒吧,还亲过Omega来着。”(守约你的鼻子好长)
语毕守约指了指身上的纹身。
“这……酒吧什么的……我不太懂……医生都不懂的纹身我怎么知道,”女仆抬起头,眼里满是真诚,“不过,先生您放心,我支持您跟少爷,毕竟老爷安排的婚事让少爷那么痛苦,我不希望少爷不开心。”
“那个医生应该是伯爵先生的亲信,”守约凑到了玛莎的耳边,“不然一个混了那么久的医生,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纹身代表着猎人?”
“猎……人?赏金……猎人……吗?”
“是的,我是个赏金猎人,而且还是道上最有名的神枪手。”
“天,您是个猎人!那少爷和您……”
“伯爵先生是何等尊贵的人,怎么可能跟一只脚都踏入了地狱的人为伍?失礼了,玛莎小姐。”
语毕,守约蹲下身,掀开了女仆的裙摆,大腿间绑着的手枪和香烟暴露在视线内,守约抽出了香烟,起身悠哉悠哉地从玛莎围裙兜里拿了火柴,毫不顾忌身旁人的脸色,点了根烟。
“伯爵先生是个无趣的人,起初我勾引他也只是因为他身份尊贵可以图些钱罢了,”守约弹了弹烟灰,“他的控制欲太强了,我是个猎人,自由惯了,最讨厌别人束缚我了,但他在我受伤生病时又待我这么好,真让我过意不去……”
“撒旦的门徒!你真他妈是个混蛋!”
玛莎愤怒地抬手甩掉了守约手上的香烟,狠狠踩了几脚,接着附身腿一扫,摸出了裙摆里的手枪。
“唉,果然是之前躺太久了,身体都不灵活了,”守约满脸戏谑地看着把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仆,“开枪吧,只要你乐意。”
“呵,你以为我会蠢到开枪吗?”女仆满是轻蔑,“把你杀了我就丢工作了。”
“是吗?”守约挑了挑眉,“这是你自己要放弃的。”
说着守约脚一抬,趁玛莎不注意,直接踢掉了玛莎的手枪,玛莎被这一脚踢得有些分神,等回过神来时,守约已经用空出的一只手拿到了手枪,顶着她的脑袋了。
“我还是个病号,你就这么对我不客气,真是个护主的人。”
“呵,你想开枪?”
“差不多吧,玛莎小姐,不得不说,你的演技还是很不错的,再见了。”
该死大意了,没想到身体这么弱还这么厉害。
玛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开个玩笑而已,至于不?”
守约扣下了扳机,却没有子弹从弹口弹出。
“这……”
“我说过我是玩枪的,”守约从地上坐了起来,“这种枪有个开关可以防止手枪走火,看来你不太清楚啊。”
“你……”
“我虽然是个猎人,但是不喜欢见血,”守约拍了拍玛莎的肩膀,“玛莎,我知道,这个地方有威特和莱茵两家的仆从,他们与其说是仆从,不如说成是另一种监视,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我帮你什么?你若真想溜,很容易的。”
“我知道,”守约一脸苦恼,“可问题是,我是个狙击手,我的狙击枪……”
“那把狙击枪吗?少爷之前有托人拿去修复,这几天应该取回来了,可能放在杂物间里。”
“哦?那就拜托你咯,玛莎小姐。”
“你………”玛莎有些气恼,“唉,算了算了,反正我也希望你这个魔鬼能离少爷远一点。”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其实,我还想麻烦你一件事。”
“还有什么屁事?”
“帮我弄一套这样的工作服吧,”守约指着玛莎的衣服,“我想出去走走,这些天一直待在房间里我都闷坏了。”
“好,行,我帮您弄,”玛莎突然一脸坏笑,“不过……我只有裙子。”

所以……女装警告~~(≖‿≖)✧

灵魂画手
随便画画占个tag抱歉他真好看

随便画画
占个tag抱歉
他真好看

随便画画
占个tag抱歉
他真好看

刺刺er

[邦良]捡条龙吧[沙雕小番外①]

昨天说的沙雕脑洞,微玛丽苏੭ ᐕ)੭*⁾⁾
我的水平真的只能到这里了Qaq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ଘ( ˊᵕˋ )ଓ⁾⁾
灰常感谢啦 ok走评论(*σ´∀`)σGOGO

昨天说的沙雕脑洞,微玛丽苏੭ ᐕ)੭*⁾⁾
我的水平真的只能到这里了Qaq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ଘ( ˊᵕˋ )ଓ⁾⁾
灰常感谢啦 ok走评论(*σ´∀`)σGOGO

琉苏

美人祸世 5(信白✘云亮)

首次开长篇,看时间,不定时更新
*主云亮,信白,附峡谷众cp
*将军云✘仙君亮,天帝信✘青丘狐白
*(黑化)腹黑谋反云预警
*有虐有甜
*都是随笔写的,哪天有空直接开脑洞写完就发,不打草稿,文笔差还请谅解。

                               第五章

天界偏殿)

“小。。。。小...

首次开长篇,看时间,不定时更新
*主云亮,信白,附峡谷众cp
*将军云✘仙君亮,天帝信✘青丘狐白
*(黑化)腹黑谋反云预警
*有虐有甜
*都是随笔写的,哪天有空直接开脑洞写完就发,不打草稿,文笔差还请谅解。




                               第五章






天界偏殿)




“小。。。。小狐狸?”

韩信刚进门,就被眼前的情形愣住了。




面前的李白面色有些许发红,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紧了剑,整个人还在微微颤抖。


可能是因为病的重了,两只耳朵和尾巴都冒了出来,紫发凌乱得散着,看起来像是路边落魄的孩子。


韩信走上前去,抚过他的额头,被手上的温度惊了一下,“你怎么烧成这样了?”




“唔。”

李白并没有看清来人是谁,更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只是感觉到了额头上的一丝清凉,便抓着不放。




“谁把你弄成这样的?”

韩信微微皱眉,并没有拿开那只被抓着的手,另一只手搂着他站起来。


李白依旧昏昏沉沉的,感觉到了韩信身上冰凉的温度,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整个人都瘫在在了他身上不省人事,脸贴着他的脖子,索取那露出的皮肤的清凉。


韩信被脖子上喷来的炙热气息弄得痒痒的,下意识得搂过他的腰稳住他,却被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吓了一跳。



即便是整个身子全靠在自己身上,韩信也没有感觉到重量,一边想着怎么被折磨得这么消瘦了,一边把人搂紧。


因为天界向来恒温,即便是冬季也穿得不多,李白全身滚烫的温度透过布料传到了他的身上,令韩信的神经一提。


可比起什么非分之想,韩信更多的是心疼,把人小心地抱起,快步往外赶去。




门口守着的侍卫倒着实被他们的主子吓了一跳,却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地跟着他,待跟到寝殿时又是一惊,忍不住开口:

“陛下,你这是。。。。 。。”



话没说完便被韩信打断,“你们全都退下吧,去唤仙医来。”


侍卫不敢违命,抱着满满的好奇心匆匆退下了。




李白喝下韩信亲自喂的了仙药,不一会儿便悠悠转醒。


刚睁开眼就看到床前盯着他的韩信,那眼神中似乎还有些许温柔和心疼?!


李白被这个眼神看得寒毛一竖,立马彻底清醒了。

“你。。。。。你干嘛?”



“啊?”

韩信本来呆滞得望着他,见他醒了,回过神,

“你醒了就好。”




“???????”

通过上次的接触,李白已经对韩信这种语气习惯了,却还是被他的所作所为弄得摸不着头脑。


(。。。。。。。。。。

谁来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这人不但救了我,还亲自等我醒了来?

这种奇葩为什么会当上天帝的喂!)




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劲,


“那个。。。。。。你是不是,看上我。。。。”

李白向来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干脆就开口问了,说到我字时却被韩信惊讶而又复杂(???)的目光瞥了一下,声音变不知不觉变小了,

“。。。的剑了?或者说是我族别的什么东西?”



“。。。。。。。。。”

韩信哪知道他内心会想这么多,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韩信沉默着不回答,李白就当他默认了,怒气和傲气立马冲上眉间,继续说道。

“你别以为用硬不成用软我就会说出些什么了,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剑。。。。(想起先前与诸葛亮的对话,猛的一顿)。。。。我李太白了!我致死都不会做出丝毫有损我族利益的事!”


“噗。”

韩信见他一下跳起来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这小狐狸,着实有点可爱的。




李白见他笑,以为是不屑,傲气又上来了,那双漂亮的狐狸眼微微瞪起,两只还没有收下去的狐耳以为愤怒而立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不信么?呵,那你尽管来吧!”



韩信实在是被他可爱到了,憋着笑,忍不住就想戏弄戏弄他。


于是他突然站起,双手拉上自己的腰带将其取下,又伸手脱下了自己那富丽堂皇得有些笨重的朝服,就穿着一件里衣往床上一翻,眯着眼看着李白,不自觉得勾起了嘴角。

“来什么?”




“你??!!”

李白猛的往床里面一缩,原本竖起的狐耳立马耷拉了下来,整个人缩在角落。



韩信就知道他又会想多,拼命忍着笑让自己做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继续调戏道。

“你躲什么,小狐狸。你自己说让我尽管来的。”





李白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两手抓着被角瞪着慢慢靠近的韩信,直到退无可退了,下意识得摸剑,可剑好像不见了踪影,便只能整个人缩得更紧,却没有放下他那抬得高高的,高傲的头颅。

“?!你!?变!。。。。态!”




韩信终于忍不住,丝毫不顾天帝形象地趴在床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哈哈哈呃。。。。”


“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

李白反应过来自己被戏耍了,恼怒之余更多的是以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面前笑出眼泪的韩信,

“好玩么?”




“我觉得不错。”

韩信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居然语气认真地回答了他。




“神经病啊。”

李白立马更加鄙夷了。



“敢这么和我说话的,倒也只有你一个。”

韩信正了正神色,发觉天色以晚,便起身穿好衣服,往门外走去,

“天色晚了,我困了,你也早点睡吧。”



“喂,等一下,你这半夜出去,让别人误会了什么怎么办?”




“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想那么多。”

韩信连头都没回,笑着边回他边大步走了出去。






可事实证明李白这次还真的没想多。








先前的侍卫们因为好奇心泛滥,并没有走远,变在远处看到了这一幕。


自家天帝的朝服草草得披着走出自己的寝殿,笑着跟屋子里面的人说着什么整天想那么多?!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一天之间几乎天界上上下下都把这事知道了个遍,传多了难免有在里面添油加醋的,于是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于是第二天李白刚出门,门口的侍卫便恭恭敬敬得问他要去哪,还拿意味深长的眼神瞄了他一眼。


李白一下从囚犯的身份变成了这种奇怪的身份,他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以为又是那奇葩天帝想的什么逼他服软的点子,便没有在意。



直到了某天无意间听到了女仙官的议论。。。。。。。。。。。。。。。。。。。。


于是李白心中立马奔腾过了无数只草泥马。。

wtf。。。。。。。。。

这都是些什么鬼事情啊。。。。。


























今天的咸鱼岸复健了吗
私设了一个乔姐。概念是古希腊女...

私设了一个乔姐。概念是古希腊女神和星空星象。

私设了一个乔姐。概念是古希腊女神和星空星象。

陌岸南樱
阿离又被赶过来群宣了。。。。配...

阿离又被赶过来群宣了。。。。
配合阿离一下啦~

阿离又被赶过来群宣了。。。。
配合阿离一下啦~

Coliko

是一些小涂鸦 比较草吧
魔术paro
虎狐魔术师
和原皮魔术帽兔兔
是和绮里爸爸互绘的 本来想了两个条233
有机会再画吧

是一些小涂鸦 比较草吧
魔术paro
虎狐魔术师
和原皮魔术帽兔兔
是和绮里爸爸互绘的 本来想了两个条233
有机会再画吧

楊羽

嗯,有点刺激,自带避雷针嗷
摸鱼什么的最爽了2333画的丑不要介意(~ ̄△ ̄)~

p2“哟,一只流浪的小猫咪?”

嗯,有点刺激,自带避雷针嗷
摸鱼什么的最爽了2333画的丑不要介意(~ ̄△ ̄)~

p2“哟,一只流浪的小猫咪?”

沙漠里的苁蓉

李白

练习摸大头emmmmmmmmm

觉得怪怪的就是不知道改哪里


练习摸大头emmmmmmmmm

觉得怪怪的就是不知道改哪里




沐凇

额………………
好冷啊真的没有粮了我痛苦割腿

额………………
好冷啊真的没有粮了我痛苦割腿

芒果西米露

《不想题目,反正是第一篇》

食用守则:
① 杨戬×后羿(流氓攻×精英受?)
② 现代/年下 / 为吃肉而写 / 无脑ooc / 微h
③ 经不起喷,ky退散。
=======================
        后羿最近很是烦躁,因为自家刚刚上市的公司被敌对的公司打压的无力反击,这使原本俊秀的人显出一丝憔悴。
        夜幕降临,后羿踏上了去往一家名叫Dream的酒店。连日来的打击,让他局促不安,他需要做爱来缓解压力。Dream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它坐落在...

食用守则:
① 杨戬×后羿(流氓攻×精英受?)
② 现代/年下 / 为吃肉而写 / 无脑ooc / 微h
③ 经不起喷,ky退散。
=======================
        后羿最近很是烦躁,因为自家刚刚上市的公司被敌对的公司打压的无力反击,这使原本俊秀的人显出一丝憔悴。
        夜幕降临,后羿踏上了去往一家名叫Dream的酒店。连日来的打击,让他局促不安,他需要做爱来缓解压力。Dream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它坐落在一条不起眼的后街,没有人知道,这里什么时候会有这样一家酒店,只知道,这里充满了愉快的气氛。
         轻车熟路的来到Dream的接待处,站在接待处的是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青年,一声健康的棕色皮肤,端正着脸露出亲切的笑容。“欢迎光临,先生有预约吗?”“有”一道像金属般冰冷却悦耳男中音在职员耳边响起。微微一愣,不由看着眼前男人,白皙斯文的俊美脸孔,一副金边眼镜越发显出这男人的俊秀,再加上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的黑色西装,闪闪发光的黑皮鞋,一股精英的气息扑面而来。
            Dream是让人做梦的地方,并不是一般的梦。透过一部‘模拟梦境’系统的仪器而发泄内心欲望的梦,也就是春梦。令做梦者感受如现实中的情事。基本上只需要使用者睡著就行。后羿来过几次,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他需要找地方发泄压力,这里,无疑是最好的地方。
          “好的先生,请跟我走”青年带着后羿到其中一扇门前,在密码锁上快速的按下数字後推门“请。”打开房间的灯光“先生,需要我帮你设定吗?”
          “不必了”后羿说道。
          “好的,祝你做个好梦。”青年走出房间,贴心的关上房门。
             后羿轻车熟路的脱光衣物,躺进机器中。按下‘开始’的按钮。随意的点了几个键,一不小心按上了手边的蓝色按键,这个按键后羿一直没见过,好想是今天才出现的。躺着的人早已放松了自己情绪,想着反正是做梦,也就罢了。一切准备好之后慢慢的闭上眼睛。连接功能完成。‘模拟梦境’系统即将启动。
              同一时间,杨戬被一群狐朋狗友带进了Dream,并且第一次进入Dream的他,在接待员的设定中进入了一个连接梦境……
              后羿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节车厢中。车厢看上去像商务的,只是冷气比较低。后羿的座位近窗,而靠通道的座位上已坐著一名乘客,男子带著无框眼镜,靠在椅柄托著下巴正看著一本外语书。后羿就这样静静地观察身边的人……
        杨戬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处在车厢中。随意翻了翻面前唯一的物品,一本外语书,他知道这是一个连接中的梦境,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梦境的另一个主人。果然,不出一会,身边便出现了一人。感觉到那人火辣辣的视线,心中不由一喜。“看来,遇到了个有趣的猎物。”
        后羿盯了一会身边的人,发现有些失态,连忙看向窗外飞快移动的风景。车上并没有特别的娱乐,令他有点失望。瞥见前方的椅背袋上写著小字:──供乘客免费使用。后羿好奇的打开,心中一悸。里面是一樽润滑液和一盒安全套,同时他感到有人在摸他的大腿,吓得他大叫起来。“哗!”“抱歉,吓到你了。”邻座的男子把手缩回,指著后羿的下方说:“我只想提你,你的车票掉了。”
=======================
后续: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8714399541326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