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胖子

14416浏览    2831参与
寺临
盗笔系列语C微信闲聊群喜欢盗笔...

盗笔系列语C微信闲聊群
喜欢盗笔的小伙伴们一起来玩呀
(只收书粉不收剧粉)

盗笔系列语C微信闲聊群
喜欢盗笔的小伙伴们一起来玩呀
(只收书粉不收剧粉)

君子如叽_叽叽叽叽

【瓶邪】雨村日常

沙雕流搞笑向,我果然还是擅长这个。

段子


我们三养了只鹅,是一个白色的羽毛光滑的大鹅,战斗力贼强,胖子把它买回来的最开始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吃肉,但是万万没想到等把它养到了可以吃的大小他就已经抓不住鹅了,最开始胖子还不死心,天天和那鹅斗智斗勇,隔着三条街的距离追杀,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歇了那个心思。


这鹅有灵性,贼通人性,他知道胖子见天儿的想吃了它,于是开始讨好我跟小哥,我有的时候早上起来不是被晒醒的,是被床头上的鱼熏醒的,也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我很尴尬,毕竟我现在跟闷油瓶睡一屋,大半夜的这鹅来无影去无踪的总觉得对它幼小的心灵有什么伤害,我琢磨了一下,跟胖子好好谈了谈,谈完以后我不知道是胖...

沙雕流搞笑向,我果然还是擅长这个。

段子


我们三养了只鹅,是一个白色的羽毛光滑的大鹅,战斗力贼强,胖子把它买回来的最开始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吃肉,但是万万没想到等把它养到了可以吃的大小他就已经抓不住鹅了,最开始胖子还不死心,天天和那鹅斗智斗勇,隔着三条街的距离追杀,但是时间长了也就歇了那个心思。


这鹅有灵性,贼通人性,他知道胖子见天儿的想吃了它,于是开始讨好我跟小哥,我有的时候早上起来不是被晒醒的,是被床头上的鱼熏醒的,也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我很尴尬,毕竟我现在跟闷油瓶睡一屋,大半夜的这鹅来无影去无踪的总觉得对它幼小的心灵有什么伤害,我琢磨了一下,跟胖子好好谈了谈,谈完以后我不知道是胖子误会了什么还是鹅突然想通了,反正第二天我起来,我就看见胖子和鹅一起被村口看门的大狼狗追着,跑了三条街。




隔壁大娘应该是除了胖子之外对这只鹅最不满意的人类,因为我们这鹅可能是小花失散多年的师兄弟,就爱大早晨起来吊嗓子,我无所谓,胖子也无所谓,小哥有没有所谓看不出来,隔壁大娘每天骂骂咧咧的从院子里敲她的铁盆,我没敢说话,因为我看见那大鹅肚子底下窝着三小鸡崽。





对不起大娘,这次真的是鸡崽儿先动的手


十泉
昨天歌会浪过头了_(:_」∠)...

昨天歌会浪过头了_(:_」∠)_忘了发贺图,大家新年第一天早上好呀!!!

昨天歌会浪过头了_(:_」∠)_忘了发贺图,大家新年第一天早上好呀!!!

齐佳顾卿

我又来群宣啦


盗墓笔记语c「p1二维码 p2许愿墙」

昊山居养老院。注意这个语c群

不太正经的,快乐为主。加入前请认真看以下事项。

1、画风沙雕,主要是上皮水疗,不过涉三适度。

2、国际三禁。可上皮日常可水。

3、开全时期全角色,开物拟不开二设,不开子代,不开性转原创。

4、cp自撩,咱不包分配。

5、吵架引战的统统扔出去,不接受反驳挑刺,来玩又不是来当杠精的。

欢迎加入昊山居养老院,群聊号码:878470485

我又来群宣啦


盗墓笔记语c「p1二维码 p2许愿墙」

昊山居养老院。注意这个语c群

不太正经的,快乐为主。加入前请认真看以下事项。

1、画风沙雕,主要是上皮水疗,不过涉三适度。

2、国际三禁。可上皮日常可水。

3、开全时期全角色,开物拟不开二设,不开子代,不开性转原创。

4、cp自撩,咱不包分配。

5、吵架引战的统统扔出去,不接受反驳挑刺,来玩又不是来当杠精的。

欢迎加入昊山居养老院,群聊号码:878470485

鼎边糊
关于雨村两间房,我想说,可能是...

关于雨村两间房,我想说,可能是一间卧室,一间厕所,盗笔电影播出那年817三叔写了一篇贺文已经暴露了
(详见最后一行)
所以不管多少间都拆成两间,你们拆的可能是客厅和厨房啊😂

关于雨村两间房,我想说,可能是一间卧室,一间厕所,盗笔电影播出那年817三叔写了一篇贺文已经暴露了
(详见最后一行)
所以不管多少间都拆成两间,你们拆的可能是客厅和厨房啊😂

白偲澜

【瓶邪】论坛体(小甜饼/现代向/八一七贺文)

楼主  怎么让喜欢的人喜欢自己?

2L  哎呀呀,楼主一看就知道是感情经验不足!大部分人只要一束花一盒巧克力一个戒指和一些甜言蜜语就能搞定。

3L  楼上英明!

4L  万一楼主遇上的是那种油盐不进的呢(小声

5L  那种女孩子也少吧……大部分按照2楼的方案都可以了。

6L  赞成!一般只要表现出足够的爱,女孩子都会被打动叭。

7L  补充一句,实在不行的话就多深情表白几次,总可以的。

8L  为什么我感觉上面的都好会?

9L ...

楼主  怎么让喜欢的人喜欢自己?

2L  哎呀呀,楼主一看就知道是感情经验不足!大部分人只要一束花一盒巧克力一个戒指和一些甜言蜜语就能搞定。

3L  楼上英明!

4L  万一楼主遇上的是那种油盐不进的呢(小声

5L  那种女孩子也少吧……大部分按照2楼的方案都可以了。

6L  赞成!一般只要表现出足够的爱,女孩子都会被打动叭。

7L  补充一句,实在不行的话就多深情表白几次,总可以的。

8L  为什么我感觉上面的都好会?

9L  我就是来水个经验,等我10级一定好好回帖。

10L dd

11L 顺便学习一下以上几位大佬

12L +1

13L +2

14L +3

15L +10086

16L 上面的你们够了啊,不要水楼!

17L 同意,歪楼是不道德的。

18L (带回正题)所以楼主去哪儿了?

19L 不知道,可能在实践叭。

楼主 我喜欢的是个男人。

21L 我去……楼主你也是男人?

楼主 是。

23L 这……这样不好吧。

24L www这是人家的自由,没什么好不好的、

25L 楼上真相。

26L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这对cp我磕了!我可以!

27L ……

28L 我感觉我不应该点进来的(转身

29L 所以楼主的问题解决了吗?

30L 估计还没……歪楼都歪成这样了……

楼主 我去我不就是一会儿没回来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32L 这语气一定是一个和楼主很亲密的人吧……

33L (滑稽)没准就是楼主喜欢的那人

34L 惊现真相帝!

35L 精彩精彩

楼主 (扶额)所以谁来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这闷油瓶子究竟想干什么啊……

37L 可以翻一下上面的记录(滑稽)

楼主 我就是翻了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楼主 我的天哪!小哥这是突然开窍了吗!不枉胖爷教育了他*&%#¥*

40L 感觉楼主那里至少有三个人呢(思考

41L 让我想想

42L 应该是一个沉默的人,也就是最开始的楼主(就是38楼口中的“闷油瓶子”和39楼口中的“小哥”发了这个贴,后来楼主喜欢(应该是暗恋)的人和那个自称“胖爷”的39楼到了原楼主家,发了剩下的几个帖子。

43L !!!

44L 好有道理的样子!

45L 果然是大佬啊!

46L 咳咳,正主在这儿呢。

47L 莫非楼上就是楼主想表白的人?

48L 还不知道那死闷油瓶喜欢的到底是谁呢……

49L 啧啧,看这酸的

50L 谁酸了!小爷才没有!

51L 这对cp真的好甜啊……再也不担心没有粮吃了

楼主 谢谢各位。

楼主 我喜欢你,只喜欢你一人。

54L 好……好叭……其实我也喜欢你。

55L 唉,最后吃狗粮的为什么总是我胖爷?

56L 散了散了!单身狗还待在这干嘛呢?

57L 楼上的孤陋寡闻了吧!我们没有对象不代表我们不想看别人有对象。

58L 哎呦!楼上的,你这是存心和胖爷过不去是吧?

59L 楼上几个歇歇吧!今天楼主好不容易表白成功了,你们就别生事儿了。

60L 说的也有理……兄弟们!嗨起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61L ………………

62L 我深刻理解楼上的心情了。

63L 话说楼主去哪儿了?

64L 估计是和那谁谁共度二人世界去了

65L 不醉不归!(来自单身狗的哀嚎

66L 萌新混脸熟(乖

67L 怎么了?很热闹的样子啊?

68L ……算了,不醉不归!

69L 祝百年好合!

楼主 谢谢,不醉不归。

71L 我没看错吧?楼主还回来了?

72L 看错+1

73L 你们够了……

74L 管那么多干嘛呢,我先来,下面队形。

75L 百年好合!

76L 百年好合!+1

77L 百年好合!+2

78L 百年好合!+3

79L 百年好合!+4

80L (破队形)早生贵子!

81L 楼上够了……升不了吧……

82L 别计较那么多啦~图个喜庆嘛~

83L 我怎么感觉……你们搞的不像表白成功,倒像是结婚。

84L 别较真别较真,不都差不多嘛!

85L 就是就是,开心就好!

86L 服了你们了……好叭好叭继续队形

87L 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好吃的cp?

88L ……是的,恭喜

89L 我怎么感觉这么多事儿呢

90L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

91L 哎哎哎有人发现吗,70L是楼主!

92L 好像早就有人说了吧……

93L 行吧我新来的!

94L dd

95L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还是要dd

96L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97L 希望楼主可以幸福。

98L 同

99L 后排看看

楼主 喂喂喂怎么都扯到早生贵子上了?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END

by白偲澜

▼_▼370

『雨村小日常』微信体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成真。
岁月静好,亲友皆在。
热烈庆祝小哥回归四周年!!!🎉🎉🎉🎉

『雨村小日常』微信体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成真。
岁月静好,亲友皆在。
热烈庆祝小哥回归四周年!!!🎉🎉🎉🎉

成不了仙

【稻米节特供】相遇

***来自没能去现场的怨念

***次元壁什么的不存在

***这次真的是激情码字,没有润色,各位亲朋好友将就着看吧

***新年快乐!

——————————————

吴邪看着火车窗外渐渐近了的故园风景。

张起灵靠在座椅在小憩,胖子和隔壁座的一群小姑娘又说有笑的已经一路了。

吴邪有些头疼,平时回杭州也没见着这么多人,今天半个车厢都是小姑娘?

听见那边胖子问:“小姐姐,来杭州干嘛呢,胖子我对这片儿倍儿熟,等会儿带你们溜溜?”

几个姑娘都不大点儿,摇了摇头:“我们今天是参加活动的,也呆不久的。”

“新鲜了,不会这半个车厢都是参加活动的吧。”

小姑娘几个到处看了看,瞅见左前方一个穿着“重启”短袖的女孩,几个女孩激动的互相拉起手...

***来自没能去现场的怨念

***次元壁什么的不存在

***这次真的是激情码字,没有润色,各位亲朋好友将就着看吧

***新年快乐!

——————————————

吴邪看着火车窗外渐渐近了的故园风景。

张起灵靠在座椅在小憩,胖子和隔壁座的一群小姑娘又说有笑的已经一路了。

吴邪有些头疼,平时回杭州也没见着这么多人,今天半个车厢都是小姑娘?

听见那边胖子问:“小姐姐,来杭州干嘛呢,胖子我对这片儿倍儿熟,等会儿带你们溜溜?”

几个姑娘都不大点儿,摇了摇头:“我们今天是参加活动的,也呆不久的。”

“新鲜了,不会这半个车厢都是参加活动的吧。”

小姑娘几个到处看了看,瞅见左前方一个穿着“重启”短袖的女孩,几个女孩激动的互相拉起手小声尖叫着。

胖子一脸“邪乎”的样子,“杭州有啥大活动,还能惊动这么多人?”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小姐姐说:“盗墓笔记,你看过没,今天可是稻米节”

“稻米节?”

“就是张起灵出山的日子啊!”

胖子心里一阵惊呼,好家伙,现在这种事儿还能搁明面上说了?而且连张起灵啥时候出的山这群人都知道?还有节?不会……这半车人都姓张吧,胖子心里一阵发凉,他咳了咳,语重心长的对着几个姑娘说:“盗墓是犯法行为,你们年纪还小不要轻易被什么人骗了……”

他正打算往下说,对面的小姑娘已经哄笑一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叔叔,哈哈哈哈叔叔,那是本网络小说,很好看的,来来来我传给你。”

胖子这下是真摸不着头脑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大了?

他转头问吴邪:“盗墓笔记,看过没。”

吴邪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我写的。”

胖子拍着大腿看了几章狂笑道:“我xx的,天真你这孙子还有记日记这种癖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哥你快看看你在吴邪心里光辉的形象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邪窜起来要抢他的手机,旁边一直待机的小哥突然伸手,稳稳的将手机夹过来,看了几行又丢给胖子。

胖子嘿嘿嘿的看着吴邪,张起灵又恢复到待机状态,只是轻飘飘的吐出三个字:“看过了。”

吴邪如五雷轰顶。

胖子笑的极致猥琐。

火车进站了,盘口的人来接他们三个,这天的行程大致是先回吴山居,然后晚上去楼外楼好好搓一顿。

结果刚到西泠门口,吴邪愣了下,以前可没见着游客这么多啊,还清一色全是女孩子。王盟看着吴邪懵逼的样子说:“从上星期开始,西泠这边的人就多了好几倍,每天都有百八十号人来打听吴山居在哪里,吓得我都关门了,老板你不会又惹上什么大人物了吧。”

吴邪插着口袋的手伸出来,朝着他的后脑勺狠狠的给了下。

吴邪看着穿行而过的年轻身影有的穿着盗墓笔记的短袖,有的拿着角色团扇,更有甚者穿着他们那套类似的衣服,打扮的还像模像样的。

胖子看了看手机,“呦,您这小说还有音乐会啊,你这作者有门票不。”

吴邪摸了摸口袋,确实有,三叔送的,他起初也没当回事儿,现在却有些不敢去看了。

“晚上楼外楼不吃了?”

“吃什么,明儿再吃,想不到我胖子还有万人敬仰的一天啊,不去看看那不亏大发啦。”说着就催促吴邪被备车,这会儿过去还不堵。

趁着备车的功夫,三个人四处走了走,擦肩而过的年轻人无不说着同样的话题,有沙海邪的成熟,有张起灵的诺言 有胖子的嬉笑怒骂,吴邪低头听着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悸动,原来我们的世界,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也有人羡慕,也有人喜欢。

人群里他转头看着身后的那两人,胖子正跟旁边卖扇子的姑娘讨价还价,张起灵则是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吴邪长长的深吸一口气,那是平凡和踏实的味道,他走过去张开双臂搂住两个老搭档,心理的顾虑放了下来,“音乐会都开了,哥俩给我个面子,叫声吴老板怎么样。”

胖子阿谀道:“吴老板,到时候我们可个跟一群小姑娘坐一块儿呢,你不怕自个让认出来?”

吴邪倒是一脸风轻云淡:“认出来岂不是更好,毕竟我们创造了一个世界,圆她们一个梦,这点儿心胸小爷我还是有的。”

张起灵倒是没什么反应,就是吴邪说让他叫自己吴老板的时候,看了眼他,似乎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最后还是未置一词。

说到这里,车也到了,吴邪拍了拍两人人的肩,就在这时,旁边来了一个小姑娘,怯生生的拉着他的衣角说:“能跟你们合个影吗,虽然知道你们不是……但总感觉,好像铁三角!”

吴邪看了看胖子,胖子耸了耸肩觉得没问题,于是吴邪拉着张起灵,搂着胖子的脖子比着y,女孩开心的照完相,道了谢离开了。

王盟打电话催了,三个人就这样隐没在了人群里,平凡而又不平凡。


挖坑不填是林棠

【嫩牛五方】总有刁民要害朕

◇817贺文,雨村日常


◇吴邪视角,cp瓶邪黑花


◇就是一个简单的唠家常


 


 


 


我是吴邪。


今天是八月十七号,从传统意义上说,是我和小哥的结婚纪念……不是,团聚纪念日。


在这么一个大喜的日子里,我发现一个问题:


总有刁民想害朕。


 


一大清早我就听见他在院子里扯着破锣一样的嗓子,企图通过声波来攻击我:“小天真,起床了啊,日上三竿,不要在瓶仔的怀抱里窝着了!”


开玩笑,他叫我起我就起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我翻了个身,继续在瓶爱妃怀里窝着。


 ...

◇817贺文,雨村日常


◇吴邪视角,cp瓶邪黑花


◇就是一个简单的唠家常


 


 


 


我是吴邪。


今天是八月十七号,从传统意义上说,是我和小哥的结婚纪念……不是,团聚纪念日。


在这么一个大喜的日子里,我发现一个问题:


总有刁民想害朕。


 


一大清早我就听见他在院子里扯着破锣一样的嗓子,企图通过声波来攻击我:“小天真,起床了啊,日上三竿,不要在瓶仔的怀抱里窝着了!”


开玩笑,他叫我起我就起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我翻了个身,继续在瓶爱妃怀里窝着。


 


胖子叫起床未果,遂把声波攻击换成了精神攻击。


这坨胖子趴在我房间的床上,幽幽地喊着:“吴邪小朋友……”


我一睁眼就被吓了一跳。朋友们,你们想象一下,一坨胖子,趴在窗子上,肉被挤的扁平,五官看起来差不多都是变形的,而他像个幽灵一样叫着你的名字……


“我靠,”我大骂,要不是瓶爸爸在旁边下周很可能就是这死胖子的头七,“大清早你要吓死个人是怎么着?”


“唉快起来,咱去镇上买点东西,一会大花他们都过来。”胖子冷酷无情地无视我昨晚过度幸苦而造成的黑眼圈,一脸兴奋地跟我说。


咱也不知道为什么债主爸爸们过来他这么兴奋。


 


反正睡是睡不成了,我索性起床洗漱,跟小哥交代了两句就跟着胖子出门了。


今天对于别人来说不是大日子,好些菜甚至比平时还要便宜一些。


一路走我一路跟胖子感慨:“幸好小哥当年没让咱过年再去接他,要是等到过年这菜得多贵啊。”


胖子闻言笑道:“要是过年那可好玩了。”


“怎么?”


胖子认真严肃道:“要是当年我们是过年去接的小哥,你爹妈一问起你去干嘛了,你就可以说我去接我男朋友了。”


我笑着给了他一拳。


“唉真的,小哥当年为什么不叫你过年再去啊?”胖子越说越起劲,“他从长白山上下来随手拽点土特产啥的就可以直接去见老丈人了,日子还特喜庆。”


“我可去你的吧。”


 


当年我跟家里出柜,我妈找了个借口就把我给拎出去了,留下我爹跟瓶仔两个人在客厅大眼瞪小眼。


我跟我妈在西湖边上慢慢走着,一路上她都很沉默,我真怕她回去甩给瓶仔一张支票跟瓶仔说多少钱才能离开我。


那我妈斗富绝对不可能斗得过那位百岁老人啊。


 


然后我妈说只要我爹同意她就同意。


好家伙我爹是什么人啊,看我三叔还有二叔就知道他心眼有多少了。


我这边心里还在七上八下呢,结果一回到家我爹就跟我说他同意了。我问他为什么,我爹说瓶仔教了他一套五禽戏,打完他觉得身心舒畅。然后我爹就地给我展示了一下他的学习成果。


我一看头都大了,这玩意不就是楼下大爷打的太极吗。敢情我瓶仔走上楼的途中还背下了人家的招式,有这记忆干点什么不行啊。


 


唉,往事不提也罢。


 


我一回到院子,迎面飞来一颗熟悉的石子,黑某妄图给予我精确的物理打击。


多么熟悉的招式,多么变 态的乐趣。


我邪魅地勾起嘴角,使出Z字抖动,轻巧地避过了那颗小石子,就是不知道后头为什么砰的响了一声。


“黑瞎子吴小邪你们两个是有什么疾病吧?!”我回头一看,胖子揉着他金贵的臀部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站起来。


我再低头一看,我两手空空,原来提的菜都随着Z字抖动给抖到后边了,有条鱼还在水果堆里蹦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胖爷不行了啊,我大徒弟都躲过去了怎么您又趴地上了呢。”黑瞎子极其猖狂地大笑。


相比之下资本主义解老板就彬彬有礼多了,他温和地表示:“胖爷如果减肥也能跟小邪一样风骚地躲开了。”


胖子比了个极不文明的手势,概括一下内容就是:我要信你我是那个。


 


瓶仔不屑于参与我们的斗争,他看到我跟胖子回来,非常自觉地领过鱼,搬了张小板凳到一旁开始杀鱼。


胖子在一旁欣慰道:“来雨村到现在,瓶仔在我们的带领下进步非常大啊。”


我拎着水果踢了下黑瞎子的板凳,又给了胖子一脚:“干活去,说得跟训狗似的。”


他瓶爹一撩眼皮,胖子连忙夹着一身神膘做饭去了。黑瞎子路过他,非常不屑地嗤笑,惹得胖子又跑过去跟他来了新一轮大战。


 


我从屋里扯了个板凳,同小花排排坐,磕着瓜子跟他聊着:“这回秀秀怎么不来啊?”


小花不愧是嫩牛五方的头号大忙人,这会还得拿着手机处理事情,听到我的话后抬头笑了一下:“她啊,最近被催婚催得厉害呢。”


我惊了:“还有人敢催她结婚?”


“当然有啊,”小花轻笑,“比如她男朋友。”


我震惊:“这丫头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小花放下他的手机,笑着推了我一下:“还丫头呢,她都三十好几了。”


“时间过得好快……我老以为她还是小姑娘。”我喝口茶平复心情。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小花接着我的话,也端着茶喝了一口。


 


“拉倒吧你俩,”胖子端着菜出来,踹了一下我的小腿,“咱这儿改四九城小院子了吗,劳烦您二位大爷挪个位,小二该上菜了。”


小花笑骂一声,起身帮着收拾桌子,正巧往回走的时候跟拿着菜出来的黑瞎子擦肩而过。这瞎子也不知搭错哪条经,顺口调戏一句:“花儿大爷,您打算先吃菜,还是先吃我~”


胖子:我要吐了。


 


冷酷无情的小花选择吃菜,然后黑瞎子就真的掏出筷子喂他。


我道:“胖子你吐早了,现在才是留给你这个单身贵族的呕吐时间。”


胖子放弃珍贵的呕吐时间,选择殴打我。


 


我们闹了半天,直到瓶爸爸出来才开始正经收桌。小花见状就道:“你们好像一群看到家长的熊孩子喔。”


我道:“请这位兄弟不要五十步笑百步,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再发表评论。”


 


在瓶爸爸的督促下,一群大龄儿童总算可以坐下吃饭了。


胖子坐下就倒酒,举起酒杯:“今儿个是咱家吴邪和小哥的第四年结婚纪念日啊,来哥儿几个走一个。”


我在桌子下踩了他一脚:“去你的结婚纪念日,走一个,今儿不把你灌到桌子底下我是孙子。”


小花装斯文,实际我们都知道喝得最狠的是他:“来碰个杯,今年第四年,祝小邪和张小哥长长久久。”


“祝你们幸福美满!”


“大徒弟以后争取抱个孙子!”


“希望我们明年能继续聚一聚!”


“嗯,明年继续。”


 


“干杯!”


 


END.


我赶上了😭😭


血染霜鬓

八一七贺文

*含微黑花⚠️

*铁三角的雨村流水账日常

*不喜勿喷

.

.

.

  “天真,今年这日子打算怎么过?”


  要不是胖子提起,我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退休养老的生活太过悠闲,不觉时间如流水,居然已经19年了。


  “该咋过咋过呗,都这个点了,还要跑去杭州不成?”


  这鬼天气,我可懒得出门,没了空调我这命得去掉一半。


  胖子显然也没有出门的想法,一屁股坐沙发上就开始盘算着今晚杀只鸡给小哥庆祝庆祝,小哥早起钓鱼去了,晚上再炖个鱼汤,正好冰箱里有昨天收的菜……


  胖妈妈为我和小哥的日常生活操碎了心,我一只负责吃的人,也没提什么意见,就边看电视边听着。...

*含微黑花⚠️

*铁三角的雨村流水账日常

*不喜勿喷

.

.

.

  “天真,今年这日子打算怎么过?”


  要不是胖子提起,我都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退休养老的生活太过悠闲,不觉时间如流水,居然已经19年了。


  “该咋过咋过呗,都这个点了,还要跑去杭州不成?”


  这鬼天气,我可懒得出门,没了空调我这命得去掉一半。


  胖子显然也没有出门的想法,一屁股坐沙发上就开始盘算着今晚杀只鸡给小哥庆祝庆祝,小哥早起钓鱼去了,晚上再炖个鱼汤,正好冰箱里有昨天收的菜……


  胖妈妈为我和小哥的日常生活操碎了心,我一只负责吃的人,也没提什么意见,就边看电视边听着。


  这时解大花发消息给我。


  解语花呗:今年什么打算?


  哟,和胖子还挺有点灵犀的。


  吴·考古人员·邪:杀鸡宰鱼给老张庆祝出狱四周年。


  解雨花呗:你们定情的日子你就这么过?


  吴·考古人员·邪:那不然呢?……不是,谁说这是我们定情的日子了?


  解语花呗:我原以为要不是你张起灵估计得单身一辈子,现在才知道我错了。你们俩属于互相祸害,就你俩这直男程度,能在一起那得是老天爷眷顾。


  吴·考古人员·邪:不是你这话啥意思?过个节吃个鸡不行吗?不然怎么整?来个牛排加烛光晚餐?那胖子咋办?在旁边发光充当蜡烛?


  吴·考古人员·邪:而且这破地方哪来的这些东西?


  解语花呗:吃你的鸡去吧,老子和黑瞎子约会去了。(再你母亲的见.JPG.)


  我靠这解大花,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喂我狗粮,怎么地我不能自产啊?


  再琢磨几下,我这才明白解大花的意思。这不就是想让我浪漫一点,给小哥一点惊喜什么的。


  虽然感觉好像可以,但又觉得没必要。我和小哥是奔着过日子去的,日常琐碎虽然有点烦,但我们也乐在其中,这是我们以前无法拥有的平常生活。比起黑瞎子和解大花那样的,每天都处于热恋状态,我和小哥更像是老夫夫,刚在一起就步入养老模式,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在一起十几二十年了。


  小哥平时就喂喂鸡,种种菜,天气好有空就进山钓鱼。我就在旁边看着,看着他身上渐渐沾上人间烟火气,偶尔帮帮忙,不过大多数情况是在捣乱,他也不会生气,刚开始面无表情地让我回去坐着,后来会有些无奈地陪我胡闹。胖子有时被我气得直拍大腿,骂骂咧咧说我带着小哥淹死他的菜,弄破他的鸡蛋。这时候我就躲在小哥身后,让小哥挡着胖子。胖子顶多就是骂两句,再不服气就会来一句:“小哥你管管你这败家媳妇儿,我要是天真他婆婆我们这婆媳关系甭想好了!”


  说实话,就这日常,偶尔搞个小浪漫我都怕胖子破坏气氛。


  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胖子起身去准备杀鸡。胖子技术不如小哥,我没打算去围观胖子被溅一脸鸡血的样子,就躺沙发上看了眼朋友圈,解大花都已经秀上恩爱了,啧,早晚有天得给他屏蔽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我坐起往门那里看,果然是小哥,手里还提着几条鱼。


  胖子之前微信小哥要做鱼汤,所以小哥手里提着的鱼都已经处理好了,胖子直接拿着就进了厨房。


  “小哥,你回来了。”我招呼一声。


  小哥点点头,先去洗了手回来,擦干手先对着我的脸捏了一下。我感觉现在我肉已经不满足于消除我的腹肌,开始往我脸上发展,具体表现为小哥越来越喜欢捏我的脸。


  不过捏就捏了,左右他下手也不重,要他之后改掐,我就把他赶去睡沙发。


  “小哥,生日快乐。”


  817我一直当小哥的生日过的,小哥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今天是他摆脱命运枷锁的日子,犹如新生,当做生日也正好。


  我现在正坐沙发上,小哥站在我前面,我伸手抱他,正好抱住他的腰,脸埋他肚子上。就算退休了老闷还是坚持锻炼,腹肌一点没变,不像我,已经九九归一,再懒下去估计要有肉了。


  我感觉到小哥的手顺势揉了揉我的脑袋,然后他的声音从我头上传来,“节日快乐。”


  我抓住他的手从指缝挤进去扣住,感受到他也握住我的手,我们相握的手在空中晃了晃。


  胖子在厨房探出头,估摸是被我们闪到了眼睛,嗷嗷叫着让我们去帮忙,不然就饿死我们这对狗男男。


  我现在的手艺深受胖子的嫌弃,基本不进厨房,不过今天这日子,我也不好意思干等着,就进了厨房帮着洗菜什么的。


  胖子一边聊着隔壁大妈偷了我们几个蛋,一边在颠勺,大有新东方的架势。相比之下小哥就安静多了,我问几句他答几句,手上还帮着我择菜。


  这样就挺好的,我想。


  胖子今天一只鸡,几条鱼,加上之前收的菜,硬生生做出了五星级酒店标准,菜摆满了一桌。


  透过鱼汤氤氲着的雾气我看见了胖子笑得一脸灿烂,一口咬下一大块鸡腿肉,小哥夹了另一只鸡腿放我碗里,从他眼里,我看见了丝丝柔情蜜意,还带着点点星光。

今天鸭子磕糖了吗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重启征程惊雷响,久伴深村听雨落。

B66

【《三月五日》】P14~P19(完)
←阅读方向右至左,前篇请看  ③

吴邪的生日贺+瓶邪重逢纪念日賀。

有很多想说的但还是用画表现吧!
如果你能感受到我想传达的东西就太好了。

希望他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页数排列稍微更改了,第一张是之前贴过的。

【《三月五日》】P14~P19(完)
←阅读方向右至左,前篇请看  ③

吴邪的生日贺+瓶邪重逢纪念日賀。

有很多想说的但还是用画表现吧!
如果你能感受到我想传达的东西就太好了。

希望他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页数排列稍微更改了,第一张是之前贴过的。

微甜er

【瓶邪】别再欲拒还迎了

·年下预警!!

——私设张起灵二十五,吴邪二十九

·含KouJiao/QiCheng/YiZhiSheJing

破车走评论嘛XD


“闷子?晚饭吃啥?”胖子一边围着围裙一边问。

张起灵眼睛依旧没从房梁上挪开,嘴也没动。

“吃茭白!”吴邪把脸从放大镜里探出来,喊了一嗓子。


“闷油瓶,你来看看这个墓,我觉得它有点奇怪。”

张起灵站起来,走到工作台旁边淡淡扫了一眼,道:“没什么,就是典型的战国墓改造了一下。”

“诶,你几天没搞事了?”

张起灵身子一僵,这人怎么前后句话题可以差那么远。

“你几天没搞,我就几天没搞了。”

“我……”

·年下预警!!

——私设张起灵二十五,吴邪二十九

·含KouJiao/QiCheng/YiZhiSheJing

破车走评论嘛XD


“闷子?晚饭吃啥?”胖子一边围着围裙一边问。

张起灵眼睛依旧没从房梁上挪开,嘴也没动。

“吃茭白!”吴邪把脸从放大镜里探出来,喊了一嗓子。


“闷油瓶,你来看看这个墓,我觉得它有点奇怪。”

张起灵站起来,走到工作台旁边淡淡扫了一眼,道:“没什么,就是典型的战国墓改造了一下。”

“诶,你几天没搞事了?”

张起灵身子一僵,这人怎么前后句话题可以差那么远。

“你几天没搞,我就几天没搞了。”

“我……”


Dr .ロマン頑張って

盗墓笔记817贺文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没来的及,先发一半


微瓶邪


817贺文


吴邪做了个梦,这有些稀奇,毕竟自从他有了吴小佛爷这个称号后,就再也没做过梦了,更别提小哥早已被接出来,吴家洗的比白纸还白的现在了。


但他就是做梦了。


他梦见了张家古楼,与那个时候的,仿佛别无二样,可是到底是不同了,这次他空手而来,不,准确来说也不能算空手,毕竟按照那个时候的规格,他应该是有武器的,只不过现在武器不见了而已。


即使知道这是梦,他也忍不住暗暗警惕,毕竟折在这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都已经记不住了。


他环顾四周,身子顿时僵住了,在古楼里,这是致命的,但是他看见了潘子,活...

人物属于三叔,ooc属于我


没来的及,先发一半


微瓶邪


817贺文


吴邪做了个梦,这有些稀奇,毕竟自从他有了吴小佛爷这个称号后,就再也没做过梦了,更别提小哥早已被接出来,吴家洗的比白纸还白的现在了。


但他就是做梦了。


他梦见了张家古楼,与那个时候的,仿佛别无二样,可是到底是不同了,这次他空手而来,不,准确来说也不能算空手,毕竟按照那个时候的规格,他应该是有武器的,只不过现在武器不见了而已。


即使知道这是梦,他也忍不住暗暗警惕,毕竟折在这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都已经记不住了。


他环顾四周,身子顿时僵住了,在古楼里,这是致命的,但是他看见了潘子,活生生的,站在那儿的潘子。


潘子始终是他心底过不去的一道坎儿。


他颤声问道:“潘子?”


潘子回头了,就像以前,笑着对他说:“小三爷,别害怕,就算有什么事,我也答应过三爷一定要把你带出去的。”


吴邪知道自己的声音颤的不成样,好半天才发出嗯的一声。


这本来应该是件开心的事。


可是越往古楼里走,吴邪就越感到不对劲,直到走到了那个地方,潘子为他打出了一条血路的地方。当年的痕迹还都留在那儿,但那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梦中那件事还没发生。


走在前面的潘子出声了,“诶,小三爷,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明明这古楼已经很久没开启过了,这痕迹怎么像新的一样,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帮你开了一条血路,我却折在了这里啊!”


吴邪想,我知道,我也从没忘记你在那时候唱的红高粱,对我喊的小三爷你大胆的往前走啊。


潘子回头了,只不过这回他不再是刚开始干净利落的模样,已经是浑身血污了,身上伤痕累累,却依旧笑着对他讲述在他逃走之后,自己是怎么一点一点死掉的。


吴邪这十年见识了很多,也有不少人就死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杀了不少人,但自己的内心依旧无法面对潘子,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潘子就站在那,讲着自己临终时的时刻,内心的感受,“小三爷,你不知道,即使我装备的弹药再多,也打不过那群粽子,它们太多了,而我的体力又不剩下多少,然后我就开始出现失误,那些玩意就会很快的给我来上一下,生疼的,但我还是撑了下来,只不过最后没弹药啦……”


吴邪想,自己可能听不下去了,于是他醒了。


醒来还是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吴邪松了口气。很快,天就亮了。


胖子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扯开了嗓门喊道,“天真!快点,今天可是要下地的,那些冥器还都等着我胖爷爷去宠幸它们呢!”


吴邪纳闷了,吴家明明已经洗白了,咋还倒斗呢?


或许是吴邪脸上的疑惑太明显。胖子一敲脑门说,“坏了坏了,天真你不是睡傻了吧?今天不是说好要去倒一个汉代那个海、海啥候的墓嘛。”


“是海昏侯。”吴邪接上。


“诶,对对对,就是那个海昏侯。还有啊小天真,这次胖子我先给你提个醒,你不要再热脸贴那小哥的冷屁股了。人小哥身边两美女,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个咱可管不了。”


时间刚刚好,话音刚落,小哥就走进来了,身边真的有两个女的,黏在小哥身上。


吴邪想,现在还不清楚那两个女的究竟是什么人,不如先按照胖子说的那样子做。


很快胖子就招呼大家上了车,一路上只有那两个女的围着小哥说些什么。从偶尔的谈话中可以知道,其中一个据说是小哥失忆时谈的女朋友,叫陈曦,还有一个据说是刀灵,叫凤凰,还有就是她们对身为小三爷的吴邪充满敌意。吴邪不禁感到好笑,有多久都没人敢这么说过他了,毕竟当年说他的那些人,大多“折”在了斗中,还挺令人惋惜的。


进到墓中,两个女人依旧在争夺小哥的归属权,下手狠辣,利用墓中的机关,试图让对方折在这儿。可惜的是谁都没成功。可是一旦有什么小机关被触发,两个人倒是很有默契的一起向小哥怀里挤去,还求小哥安慰。


吴邪看的觉得好笑,绷紧面部,但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小哥似乎往这看了一眼。


进入分叉后,他和小哥同一条路,走到一半,小哥把他按在旁边墙上,“吴邪,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那两个女的是怎么回事,你原谅我吧。”


吴邪内心复杂,但面上不露,心说啥玩意,小爷咋知道你和这个吴邪发生了什么。


张起灵见他没回答,以为他不愿意,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拾肆熹

【昨天晚上熬了一个通宵,四点多才开始写作业,一晚上全都在看闲书和摸鱼】

【最后想想,今天8.17了,过年了】


胖子:“哎哎哎小哥,你笑一个啊,胖爷跟你说你笑起来特好看……”


天真:“哎呀,胖子啊别聒噪了,小哥不笑就不笑呗——小哥你头往这边偏一偏,别看我看头……呸,看镜头。哎怎么了,不拍了?我还没摁快门呢。”


小哥:“一起拍。”


新年快乐。

【昨天晚上熬了一个通宵,四点多才开始写作业,一晚上全都在看闲书和摸鱼】

【最后想想,今天8.17了,过年了】


胖子:“哎哎哎小哥,你笑一个啊,胖爷跟你说你笑起来特好看……”


天真:“哎呀,胖子啊别聒噪了,小哥不笑就不笑呗——小哥你头往这边偏一偏,别看我看头……呸,看镜头。哎怎么了,不拍了?我还没摁快门呢。”


小哥:“一起拍。”


新年快乐。


狗头小将军
就问这是不是今夜看完直播的你...

就问这是不是今夜看完直播的你

真实到去世,嘤嘤嘤~

我被酸死了,啥都别说了

2025留守儿童必须去!


2025相约长白山❤️

就问这是不是今夜看完直播的你

真实到去世,嘤嘤嘤~

我被酸死了,啥都别说了

2025留守儿童必须去!




2025相约长白山❤️

五岳寻仙。

一个铁三角的小故事。

那年,长白山下,青铜巨门缓缓开启。我看见闷油瓶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他说:“你老了。”

我冷笑一声:“那是你觉得。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老子今年刚十八,有一头茂密的秀发,江湖人称天真吴邪小郎君。懂了吗?听我的,这件事上听我的。”

看见闷油瓶不答,我又补了一句:“你要是不想干,你可以走。”

本想着老子终于硬气了一回,却不料闷油瓶果真掉脸就走,我忙和胖子一人架住闷油瓶一只手:“走了走了,跟哥俩回去,还有人等着放鞭炮庆祝呢。”


那年,长白山下,青铜巨门缓缓开启。我看见闷油瓶站在我面前,看着我。

他说:“你老了。”

我冷笑一声:“那是你觉得。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老子今年刚十八,有一头茂密的秀发,江湖人称天真吴邪小郎君。懂了吗?听我的,这件事上听我的。”

看见闷油瓶不答,我又补了一句:“你要是不想干,你可以走。”

本想着老子终于硬气了一回,却不料闷油瓶果真掉脸就走,我忙和胖子一人架住闷油瓶一只手:“走了走了,跟哥俩回去,还有人等着放鞭炮庆祝呢。”


Innocent

【原创】《吴邪为什么来杭州?》(瓶邪/817贺文)

赶了个四不像,字也少,不太好看,慎点
如果您看得上可不可以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安排啊0.0

(某个杭州盘口)

  “你听说了吗,那个吴小佛爷又出山了!”一个蓝衣服的小伙计神神秘秘的说着,旁边聚了好几个人。

.

  灰衣服的满脸不信:“可别了,当时吴小佛爷隐退闹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又出来,那不是自打脸么。”

.

  “……也是啊。”蓝衣服点点头,“有道理,不过这传言……”

.

  “可不是传言,”灰衣服旁边的寸头压低声音道“前几天,有人在这地界看到他了。”

.

  周围人齐齐惊呼。

.

  寸头洋洋得意道:“...

赶了个四不像,字也少,不太好看,慎点
如果您看得上可不可以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安排啊0.0

(某个杭州盘口)

  “你听说了吗,那个吴小佛爷又出山了!”一个蓝衣服的小伙计神神秘秘的说着,旁边聚了好几个人。

.

  灰衣服的满脸不信:“可别了,当时吴小佛爷隐退闹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又出来,那不是自打脸么。”

.

  “……也是啊。”蓝衣服点点头,“有道理,不过这传言……”

.

  “可不是传言,”灰衣服旁边的寸头压低声音道“前几天,有人在这地界看到他了。”

.

  周围人齐齐惊呼。

.

  寸头洋洋得意道:“诸位有所不知,这吴邪说是金盆洗手,其实近几年也一直在北京杭州徘徊,明眼人都应该知道,他存了什么想法。”

.

  “难不成……他一直就没想过要……”

.

  “对了,”寸头点头道:“你也不看看,他几年前接回来的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哑巴张!怎么可能歇的了这心思?估计这几年啊,早就赚的流油了。”

.

  大家都若有所思的赞同。

.

  寸头来了兴致,又道:“还有啊,花爷也一直和他保持联系,你们想想,为什么?肯定是有利可图啊,不然,啧啧啧……”

.

  寸头面前坐着的年轻人也开始了:“而且,吴小佛爷说金盆洗手啊,也是有目的的。”

.

  “目的?说来听听。”蓝衣服很兴奋“你们别说,这道上大佬的弯弯道道,就是他妈的比我们的多。”

.

  “那可不,”年轻人赞同的说:“你们肯定想不到。”

.

  “你小子别卖关子!”

.

  “吴小佛爷,和哑巴张不和,所以才搞了金盆洗手这一出,说是让人安稳,其实啊,是先唬住哑巴张,然后……”

.

  “那成功了吗?”

.

  “废话,现在人都到杭州了,你说呢?”

.

————————

“小哥,你看看这件衣服。我们好不容易回来杭州,见爸妈得隆重点。怎么样,你喜欢吗?”

.

  “嗯。”

.

  “哎哎哎,天真,你看看你不厚道,拿了人妖花的钱就和小哥快活。”

.

  “能一样么,”吴邪叹了口气“小哥多听话,还能干。”

.

  “你就是仗着他是你对象!”

.

  “啧啧啧,差不多。来,小哥亲一个,气死他。”

.

  “嗯。”

—end—
评论小红心小蓝手我都想要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