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王黑

8725浏览    5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0 22:30
巡遊
只要此时此刻的誓言是真心的...

只要此时此刻的誓言是真心的


这样就好



只要此时此刻的誓言是真心的


这样就好

水獭

【75话分析】剧透注意!!
〖关于爱与死的同质性〗
      汉化版还没有出来,是从微博@爆裂道搬来的生肉(只能用自己的N3水平的日语翻译一下)
先吐槽一下p1 2的结婚仪式真的是甜的要死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
      p3中菠萝提到了他认为黑水晶的愿望是恢复自由(“你的愿望是变得自由吧”,王子大概?是用爱怜的目光望着抱在怀里的黑水晶 )就是这句话搭配上老师画笔下王子慈爱的眼神,绝对不是什么婚礼阴谋论吧!!市川老师似乎也想洗白王子种种可疑的行为(之前的“按计划行事”真的是要吓死我...

【75话分析】剧透注意!!
〖关于爱与死的同质性〗
      汉化版还没有出来,是从微博@爆裂道搬来的生肉(只能用自己的N3水平的日语翻译一下)
先吐槽一下p1 2的结婚仪式真的是甜的要死但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
      p3中菠萝提到了他认为黑水晶的愿望是恢复自由(“你的愿望是变得自由吧”,王子大概?是用爱怜的目光望着抱在怀里的黑水晶 )就是这句话搭配上老师画笔下王子慈爱的眼神,绝对不是什么婚礼阴谋论吧!!市川老师似乎也想洗白王子种种可疑的行为(之前的“按计划行事”真的是要吓死我)
――――――――――
“按计划行事”应该是p4中王子拿出来的那条黑水晶的胳膊,想要安上真物使黑水晶重获自由。
      重新看了一下第37话,是合金法与郭斯特在一起最后一战的时候被月人抓走的胳膊(善良的郭斯特先生将自己的左臂当做诱饵,引开月人注意力才救了合金法一命)所以菠萝王子是在两百年前看到这条手臂的时候就对黑水晶有意思了叭!!
      其他宝石抓到月球上被磨成粉末,只有黑水晶的胳膊被他小心翼翼地保护了起来,菠萝莫非是从这条双重构造的胳膊上看出了什么可能性??还是意思是菠萝我两百年前就对黑水晶(的胳膊)一见钟情??
p4王子还特别强调了一下附着在手臂上的烟晶已经剔除 真的贴心老夫的少女心!!
(同时心疼一下郭斯特哭哭(´;︵;`)发一张好人卡
――――――――――
p5:黑水晶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真的胳膊放进机器里磨碎了
――――――――――
p6大意为,黑水晶说“想要拜托你(就是菠萝)的事已经变了,我要和你一起前往虚无”

      第一眼看,就很迷,p7菠萝直接吻上去还拉丝(也有可能是藕丝)你妈的(ノ=Д=)ノ┻━┻随意伤害无辜少年啊这是
    但是玩笑归玩笑,市川老贼这么安排是真的有道理的――接下来是我的长篇大论
      之前读过吴冠军的《作为死亡驱力的爱》(原刊《文艺研究》2017年第5期)简言之,爱,是“非人”的:“尽管日常意识形态通过各类大众媒体对我们不断灌输各种关于爱的话语,然而爱恰恰不在理性/合理性所规划的人性范畴之中。借用尼采的话,“人类,都太人类了”。爱根本上便是一种“非人”的、可怕的、同死亡联结在一起的神秘驱力。”
    “这种驱力溢出身体后的最大化状态,便成为了“死了的活人”——尽管身体已经崩溃(日常生活已经崩溃),但生命的原生质却是从身体内部冲决而出,充盈宇宙,在“真实的快感”中,活得最激烈。”
       我想市川老师在这里就是想讨论“爱”与“死”的同质性,它们作为状态在现实生活中都是例外,这种非日常的行为在最大化、最激烈时脱离生活,化为虚无。(此处应该加上p7菠萝抱着我们的公主再一次亲吻的场面)
不禁想起了亲老师一方的南极石,与亲月人的黑水晶相反,南极石是通过死亡来表现出对金刚老师的爱意;黑水晶现在所要做的,是通过最大化的爱与月人王子走向死亡。不过“化为虚无”本身就是王子和月人们不懈努力所追寻的目标,大概是满足了吧(突然跳出老师超度小白时说的台词?!)
所以下一话有可能是菠萝王子和黑水晶一起殉情,在爱中化为虚无??如果这就是菠萝在74话中的“循序推进计划”,那之前他与法斯交谈的内容就能和现在的所做所为完全联系上了。但这样的话剩下的月人怎么办,月人就算是随王子一起走向虚无了那月球上的宝石人该怎么办?74话紫水晶有提到过的问题,就看市川老贼怎么安排了

顺带一提,结婚仪式结束后,法斯的单人大作战也要开始了,75话难得甜甜的发糖的一话,之后不出所料依旧是苦中作乐的剧情推进
反正,不管是刀片夹心糖还是冰糖玻璃渣,我吃着都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POX灼涟

74话相关——一百零二年的分道扬镳

分析永远比文写得快,这什么魔咒(。


之前和别人讨论动画二期最期待的剧情时,我总是回答我最想看百年沉睡的部分。我这个人对时光无情流逝的虐感真的很受用,不论是沧海桑田的无力感、摩根和透的换代、还是黑水晶的漫长等待都是我对那段其实还蛮简短的剧情喜爱的部分。


但是我没想到让我又找到这种心酸感的居然又是和这个剧情相关的74话……「在那一百零二年间,曾无数次想要跳入浮冰之中。」而前面在描绘百年沉睡这段的剧情时只突出了黑水晶对法斯的等待,让我只注意到了这份对法斯的情感,而缺失了黑水晶对自己的心情,这是以往的盲点,让我现在感觉自己和法斯一样甚少在意过黑水晶本身所想。


事实上那时候的黑水晶先后...

分析永远比文写得快,这什么魔咒(。


之前和别人讨论动画二期最期待的剧情时,我总是回答我最想看百年沉睡的部分。我这个人对时光无情流逝的虐感真的很受用,不论是沧海桑田的无力感、摩根和透的换代、还是黑水晶的漫长等待都是我对那段其实还蛮简短的剧情喜爱的部分。


但是我没想到让我又找到这种心酸感的居然又是和这个剧情相关的74话……「在那一百零二年间,曾无数次想要跳入浮冰之中。」而前面在描绘百年沉睡这段的剧情时只突出了黑水晶对法斯的等待,让我只注意到了这份对法斯的情感,而缺失了黑水晶对自己的心情,这是以往的盲点,让我现在感觉自己和法斯一样甚少在意过黑水晶本身所想。


事实上那时候的黑水晶先后失去了拉碧丝和郭斯特,明明刚刚拥有了名字,拥有了自己的身份,给予了他现在的一切的法斯又为了夺回自己的手臂而陷入了沉睡。不知道法斯还能否再醒来,间接由于自己的原因害伙伴被夺去头的悔恨,不知道自己是否也要像安特库一样被困于冬季的茫然,这样的再次陷入孤独中的黑水晶,彼时的绝望全都藏进了那句「曾无数次想要跳入浮冰之中」。


其实黑水晶并不像法斯,他可能并不能听懂浮冰的话。但即使他能听懂,浮冰也只是会无限放大对象的负面情绪,不管怎么说首先也要有这种负面情绪可以放大。但是黑水晶的这种情绪被从来都没有被法斯所获知。我之前讲法斯还是个很天真的孩子,这一话也有所体现,他带着大家各种努力,但其实根本没思考过月人消失后他们该怎么办(。正是他的不成熟和他此时所承担的重任的不对等,导致了现在这种两难的局面。


可能接下来评价法斯心态的一些话不是那么好听,即使我也是个法厨但我还是要说(。毕竟一个角色总是优点和缺点并存才更加真实。在我看来,法斯太侧重以用自身的情感为出发点去看这个世界,他沉溺于自己的世界里,他有牺牲吗,他当然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但他的牺牲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弥补自己的悔恨,达成自己的、并没有真正获得同伴认可的目标。纠结于自己付出了多少多少,疑惑为什么没有人理解自己,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哪些是应该的哪些是不应该的,只有他追求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除此之外的很多都容易忽略,比如法斯在拉黑水晶登月时说的那句「冬巡的工作谁都可以做」。他盲目地追寻着自己的目标,导致忽略了很多同伴的感受,把自己的愿望强加给了别人。当然法斯的目标也有他的温柔在里面,但是自以为的温柔也有可能会伤害其他人,所以总有人在揣测着他的想法而去被动地协助他。这在他对登月组的很多宝石上都有所体现,而以黑水晶为最重。


换言说,大家和以往的黑水晶把法斯宠坏了。暗法曾评论以前是「毫无根据地沉溺于美妙幻想,被宠溺的那段日子」,事实上是没错的,而且那段时间给他的影响太重了。有句歌词叫「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爱的都有恃无恐」(ノ∀` )我经常拿辰砂和黑水晶之于法斯比较,辰砂不论内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表面上还是从头到尾就没给过法斯什么好脸色;而黑水晶在郭斯特的影响下后期可以说是对法斯百依百顺了,所以法斯才会对邀请辰砂动很多脑子,却最后才去叫黑水晶并坚信他一定会陪自己去。说白了就是下意识觉得对自己好的人会一直对自己好,就疏忽了关心对方的心理,这是种非常常见的心理倾向,就和我们常说人总是对外人和和气气的,却容易对家里人发脾气一个道理。


发生在磷黑之间的这样日复一日的付出的不对等,一开始由于郭斯特影响的存在而有所抑制,而在残余完全被剔除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再加上黑水晶曾说的和磷叶石和青金石组队的都是郭斯特而不是他,他心中或许一直在意着在拉碧丝眼中他是郭斯特,在法斯眼中他是安特库这样的事。事实上拉碧丝不一定不在意黑水晶的人格,对于法斯来说黑水晶和安特库肯定也是不同的个体,但这些都没有良好地进行沟通,各种各样的情感缓慢发酵,最终成了现在这样的结果。干脆打爆法斯的头也好,说「你误会了」「磷他很烦人,这样方便回收」什么的狠话也好,强调是郭斯特在「控制」自己也好,都像是彻底爆发后急于证明自身的小脾气。


我本来对现在的黑水晶心情很复杂,自私点说我真的还是喜欢以前的他,但是看完这一话后我其实觉得,或许他以前对法斯的种种情绪难以传达那样的感觉,是真的很痛苦。还有那句被郭斯特反复提醒着要像安特库这样的反反复复都是活成别人的替代品的感觉也很让人心疼。如果现在这样的追寻自我是他真的想要的结果,那也挺好,至少黑水晶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开心。


我思考了一下67话「黑水晶」这个题目的意义。在67话的分析里我有讲过像是安特库被带走时的那话「安特库琪赛特」,好像就是这一话名字叫宝石名就证明这个宝石这话被带走了似的,而67话在我看来的意义更像是那个被法斯赋予了意义和名字的「黑水晶」从此之后就不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渴望自我的、不再喜欢「黑水晶」这个名字的新的宝石。


我认为黑水晶最开始出场时受到郭斯特的影响是很小的,那时候的黑水晶还跟现在一样暴力,动不动就踩法斯脑袋上,他受到的变化是逐步的,我更倾向于郭斯特对黑水晶所谓的「控制」是「想要被影响才会被影响的影响」,也就是说只有黑水晶的确接受了法斯时才会受到「无条件保护法斯」这样的影响。而在那段孤独的一百零二年后,在法斯醒来后却依旧忙于他的目标而忽略了黑水晶这些年的痛苦时开始,这对搭档中就已经开始产生了裂痕,就已经是他们最终分道扬镳的开始了。


(由于后面都在跑题,所以这时候我要点下题,也就是说从这里开始下面就和题目毛关系都没有了)





接下来是文不对题的几个方面。


一还是黑水晶(?虽然我说他现在这样挺好,但是是站在他的角度上挺好,事实上我觉得站在大局上来看实在是不怎么好(。74话最后一幕的结婚典礼虽然的确很美很震撼让我找到了月之葬式里跨页的感觉,但旁边的“传达宝石与月人亲密和睦关系状态的庆典。那对面,躺着变成砂子的「伙伴」们”这句话实在是怎么看怎么讽刺,好像是在说这个庆典表面上传达出的和谐只是艾库美亚与黑水晶、而并不是真正月人与宝石之间的和解,因为这之间还横跨着那么多那么多被磨碎成砂砾的伙伴们,这样的罪是无法洗脱的,建立在这之上的和平庆典也就是不现实的。


同时其实我也一直在怀疑为什么登月组在敌人的地盘上还可以那么完全放松警惕地看王黑谈恋爱,究竟是艺术表现效果还是宝石的非人性让他们对这方面还没读者在意——类似的宝石对月人的恨意深浅反反复复的状况还很多,是我目前对宝石之国发展主要的疑虑甚至说是不满。


还有一部分的过度解读想要暴言。王子近来的行为其实也很诡异,本身月人一直说自己是想要消失的,想要让老师再度工作的,近期却不再关注老师的动向而是沉迷谈恋爱(…)到底是真爱使然还是咋的……虽然我觉得王子还是喜欢黑水晶的,大概因为黑水晶直呼艾库美亚的名字他却不在意吧。当王子看完法斯的作战计划后对黑水晶说的“再次托你的福”究竟是什么意思(之前也和法斯讲过感谢他为月球带来了生机和变化,月人是否不想消失了??),而黑水晶一面皱着眉好像不懂艾库美亚在说什么的样子,又在后面说艾库美亚是个危险的家伙,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艾库美亚对黑水晶的确是有利用的成分(当然应该也有喜欢)而黑水晶应该也有所察觉——某一程度上来说,现在的黑水晶是自私的,完全的追求自我当然是离不开自私的——黑水晶出于对自我的追求和对艾库美亚的感情所以顺势而为,这是我很重的一个即视感。


艾库美亚是真的好看,虽然我总觉得他的长相有点变化是我的错觉???我本以为对于宝石来说组队即结婚了,结果居然有朝一日在一个无性设定漫画里看到结婚典礼,那看来磷黑应该算是离婚了((说点正事行吗


月人想要消失和王黑结婚本身是矛盾的,难说王子是不想消失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过虽然不希望会是那样的结果但我还是要讲——从看他俩谈恋爱到最后结婚的那个场景,我总有一种这样美好的经历最后都会是幻梦一场,不会长久的感觉,当然我就没奶中过,不奶了(。




第二是在大家混乱之中坚定说「不行,不能让亚历一直保持红色」的法斯我还是爱了(。虽然后面捂脸的那段真的也蛮心酸的₍₍ (̨̡ ‾᷄ᗣ‾᷅ )̧̢ ₎₎说起来我觉得法斯认为尤库蕾斯应该是可以沟通的这一点还想的挺天真的……我本以为继承了拉碧丝能力的法斯应该是有一定的周旋能力的,但现在看来似乎只体现在了他撺掇大家登月的时候……或许真的像紫水晶说的那样是在逐渐变回笨蛋23333在这方面目前显得不如蓝柱石的逻辑清晰,我觉得尤库并不是像法斯所想的那么好说服的。


尤库曾讲过自己更易裂,所以对死亡比其他人会更害怕一些。虽然法斯也硬度低易碎,但他经历的辰砂的孤独、王的欺骗、安特库和郭斯特的死一步步地把他推向不行动就不行的状态中;而目前作为幕后工作的尤库一已经不站在前线,目前生活较为稳定,并没有激进的理由,二无法得知在翡翠之前他是否有其他搭档,如果没有那他就会对同伴的逝去感受不如登月组大,虽然我觉得这个不是太可能毕竟尤库是年长组((如果以前有其他的搭档的话,有可能是在漫长的时间流逝中无奈已经放弃纠结于这件事,就像工艺组。我是认为这些都是他是站在相对激进的法斯对面较为保守的代表的原因。


依旧是有些话说起来不太好听但我还是要说。总得来说,我觉得尤库的确是个很聪明的石,但有时候他理应是温柔的智慧也让我感觉挺可怕(?)和盆栽讨论剧情时总是兜兜转转绕回这个话题,我们都对尤库蕾斯之前对法斯说的那句「我们的未来需要你」很纠结,更多时候我觉得这就像是一个诱导,和月人讲法斯是他们的希望差不多,而尤库后来也说了「找到了法斯的破绽」,如果说这个破绽是指法斯还以为自己能被地面组所接受,那我就会对尤库目前的对策成保留态度。地面组里波尔茨和露琪尔是典型搭档被带走后非常愤怒的类型,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安抚人心,想要让大家再次团结,尤库顺应了群体中这样的疑虑和愤怒,将法斯视作了敌人。其实这站在地面组的角度上并没有不对,而且在人心惶惶的情况下找到一个共同目标是缓解现状的最好办法,不得不说尤库在这方面比法斯要懂得多,他成功重新团结了大家和老师重新开始,只是目前他们的这个共同目标,从上帝视角来看实在是不利于两方的沟通,而且带有盲目性。


辰砂是否有将法斯的计划说出来目前根本看不出来,如果他没说的话,老师由于程序设定也说不出真相,地面组和登月组之间就等于有了很大的信息不对等性。换言说,地面组容易找到共同的目标但其实这个目标并不怎么对就正是因为他们目前手中的信息太少了,完全不知道老师不超度月人等等,并不会像登月组一样完全重新考虑与老师的关系。某种程度上来说,盲目远比信息清晰要来得好团结。


人们在接受新事物时总是思考得更多,想法分歧更大,保守总比开拓更容易。所以本身登月的原因目的就各不相同的登月组,在得知了一系列的真相后就更显得各怀心事,这个实在是没办法……要改变现在的状态就必须要打破这种信息不对等的壁垒,要所有宝石一起思考,71话时尤库已经注意到了法斯说的硬度的事,辰砂也提起了月球上的高科技等等,这可以成为一个开端。我认为宝石之国的根本问题就是沟通问题,法斯这次独自回地球应该是很有决定性的一次谈判。希望地面组可以在法斯再次回到地球时心平气和地沟通一下,这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根本办法。


最后,希望市川老师能对地面组多一些刻画吧。这也是我对宝石之国目前漫画的发展心情还挺复杂的原因之一……法斯是主角,在他的身上用最多的笔墨这是没问题的,因为那时候他是宝石中唯一一个道路不同的存在;但在现在已经分了阵营的情况下,对地面组的刻画就显得太少了,状态看不出来,心理也看不出来,大多数针对地面组的分析全都靠自己的脑补和猜测,这其实就有点问题。



昨天看汉化今天早上就肝完分析,我八成是不想考我的玄学概率了(。就先这么多吧。


巡遊遊

@ 无限巡游


我被炸出来了,于是打算把之前堆的黑历史摸鱼发到小号,真的很黑而且很潦草。


【cp杂,cp杂,cp杂】


1-2 黑水晶

3-5 安特库/拉碧丝/郭斯特 

6-7 沙雕王黑 cp粉钻石注意

8    塞了个艾库美亚x巴尔巴达条漫进来,超级邪教 雷雷雷慎


@ 无限巡游


我被炸出来了,于是打算把之前堆的黑历史摸鱼发到小号,真的很黑而且很潦草。


【cp杂,cp杂,cp杂】


1-2 黑水晶

3-5 安特库/拉碧丝/郭斯特 

6-7 沙雕王黑 cp粉钻石注意

8    塞了个艾库美亚x巴尔巴达条漫进来,超级邪教 雷雷雷慎


巡遊

只有你我二人


(最后一更 学习去了



只有你我二人



(最后一更 学习去了

阿冰bot
这样看的话 小黑不是完全没变嘛...

这样看的话

小黑不是完全没变嘛(

这样看的话

小黑不是完全没变嘛(

巡遊
看完78图透我就疯了,极限一小...

看完78图透我就疯了,极限一小时糊了,我原地起飞


每次都要赐我泪流

看完78图透我就疯了,极限一小时糊了,我原地起飞


每次都要赐我泪流

木沙

王黑的相处模式是真的很好,双方都深爱且尊重对方,黑水晶不会阻止王子追寻虚无,王子也鼓励黑水晶去做一切他想做的。

在以为自己会就此化作虚无的时候叫来了爱人,面对她时却没法说出叫他的原因,长叹口气,只说一句晚饭我来做。


“抱住我,紧紧地,就算会因此碎裂也无所谓。”


王黑太美了,我又在流泪。

王黑的相处模式是真的很好,双方都深爱且尊重对方,黑水晶不会阻止王子追寻虚无,王子也鼓励黑水晶去做一切他想做的。

在以为自己会就此化作虚无的时候叫来了爱人,面对她时却没法说出叫他的原因,长叹口气,只说一句晚饭我来做。


“抱住我,紧紧地,就算会因此碎裂也无所谓。”


王黑太美了,我又在流泪。

WhiteNight

关于黑水晶和王黑这对的一些分析/杂谈

前段时间发的那个杂谈下面有位朋友问我我关于王黑这对的看法,想了想要写的太多了还是单开一贴比较好。我出于一些原因没法把早前的漫画复习一遍,记忆里有些地方可能有偏差,见谅。

 @元氣麻糬 谢谢你的喜欢,希望这篇分析也能引发更多思考。


首先从黑水晶说起。


我们来看看黑水晶的角色经历。

最先要明确的是幽灵水晶和黑水晶的关系,这两个人并非像是我们人类所谓的二重人格那样。在幽灵水晶被月人抓走之前,黑水晶常年被包藏在幽灵水晶的体内,这个状态下的黑水晶没有自己的身体,更像是被囚在一个移动牢笼中一般。虽然幽灵水晶不时体现出“要问问身体里另一个孩子”这样的态度,但也并不是时...

前段时间发的那个杂谈下面有位朋友问我我关于王黑这对的看法,想了想要写的太多了还是单开一贴比较好。我出于一些原因没法把早前的漫画复习一遍,记忆里有些地方可能有偏差,见谅。

 @元氣麻糬 谢谢你的喜欢,希望这篇分析也能引发更多思考。



首先从黑水晶说起。


我们来看看黑水晶的角色经历。

最先要明确的是幽灵水晶和黑水晶的关系,这两个人并非像是我们人类所谓的二重人格那样。在幽灵水晶被月人抓走之前,黑水晶常年被包藏在幽灵水晶的体内,这个状态下的黑水晶没有自己的身体,更像是被囚在一个移动牢笼中一般。虽然幽灵水晶不时体现出“要问问身体里另一个孩子”这样的态度,但也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参考黑水晶的意见,甚至有时候根本不尊重它的想法(第七十一话黑水晶说到:(和磷叶石)组队的时候我反对了,但被否决了),两人的思维也并不是共享的。


长久以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只是幽灵水晶一人罢了。


做决策的永远是幽灵水晶。战斗的是幽灵水晶,和青金石关系密切的是幽灵水晶,重视磷叶石的也是幽灵水晶,而不是它身体里的囚徒——如果黑水晶的确有完整且保持清醒的意识,它的感觉应该就像在看一部第一人称视角的电影。无论电影里发生什么和它是没有关系的,电影里的角色是在和这个视角的主人,电影的主角——即幽灵水晶进行交互,而不是它这个背后的观众。

在这种极其异样的孤独之下,我觉得黑水晶是不可能形成完整独立的人格的。它有记忆能力,但只能记忆它看到的,即幽灵水晶的日常;它有基本的思维,因此当后来身体归属于它的时候它可以运用;它能分清自己和电影的主角不是同一个人。但它没有完整独立的性格,或者说,至少是非常薄弱。


接下来,幽灵水晶被月人掠走了。在它被完全剥离之前,嘱托了黑水晶要照顾好磷叶石。后来从月人王子口中我们得知这个嘱托不仅仅光是说一句那么简单,幽灵水晶把自己的残片留在了黑水晶的眼球里,并以此为媒介影响了它的行为。本来黑水晶就缺少完整独立的性格,仿佛是一台只有运算能力而没有安装什么软件的计算机,而幽灵水晶的残片就像一个U盘给这台计算机装上了远程操控程序。

幽灵水晶被剥离后是否像人类死亡一样,其意识是否随身体的破碎一起消散了呢?很难说,因为宝石人没有死亡的概念,身体的每一个碎片里都有记忆,我们可以姑且认为只要碎片还在黑水晶的眼球里,幽灵水晶的意识就还存在,就能自发地去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控制黑水晶。


本性薄弱的黑水晶现在被植入了一条行动纲领:照顾好磷叶石;与此同时还有一个行为方针:南极石。

第七十四话黑水晶对艾库美亚抱怨:“幽灵水晶它啊,说什么这样一点也不像南极石,总让我摆出一副讨厌的脸色!”可见登月之前黑水晶表情较少、性格冷酷不是出于本性,是由于幽灵水晶的影响在刻意模仿南极石,只不过因为两人都不是很了解南极石,这种模仿略有偏差。之所以幽灵水晶要让它这么做,理由也很简单:为了磷叶石。南极石是它转变的契机,它心中永远解不开的结。


这里就有一点我们需要注意:黑水晶根本不想这样。


黑水晶的本性可能比较薄弱,但并非是完全没有,它不想扮演南极石,不想照顾某种意义上根本和它没关系的磷叶石,也不想在意本就不是它搭档的青金石。这几百年来它一直在和幽灵水晶的影响纠缠对抗,然而毫无成效。无数次想要跳进浮冰中(肉体自杀),甚至对艾库美亚提出想把自己直接改装成南极石(舍弃自我,精神自杀),可见幽灵水晶的碎片对还残存的黑水晶的薄弱人格施加了多大的折磨。


第六十七话《黑水晶》中,艾库美亚对相识不久的黑水晶所遭受的一切一清二楚,他说这是由于他“很了解诅咒”。月人王子身上全是谜团,以现有的信息很难推断他曾遭遇了什么,为什么会对“诅咒”很了解,或许他有过类似的经历,这都无从考证。至少我们可以说他非常理解黑水晶的困境。

接下来他提出要帮黑水晶剔除眼中的碎片。这段我们就可以看出黑水晶是有多么渴望能摆脱幽灵水晶的控制,以及后者对它的影响有多深刻——黑水晶的身体破碎了。磷叶石和辰砂是唯二可以通过流泪来发泄情感的宝石人,其他的宝石人在经历强烈情感波动时就只能通过破碎表现(例:发现帕帕拉恰被带走的金红石)。而破碎到像六十七话的黑水晶一样零散,可见两种意志的对立和抗争有多严重,一直以来它承受的痛苦有多强烈。


然后艾库美亚帮黑水晶把眼中的碎片剔除了,现在它终于得到了“自由”。黑水晶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擦去白粉,给自己选身新衣服——这是它开始塑造“自我”,而非被控制着扮演他人的体现。直到此时为止,黑水晶才变得完整,可以自由地操纵身体,可以随心所欲地表现自己,直到此时为止,它才真正成为了黑水晶。或许是常年扮演沉着冷静的南极石造成了逆反心理,它在艾库美亚面前表现的本性显得娇俏可爱。


黑水晶就像一个有思维的木偶,一开始它被装在黑箱子里带来带去透过锁眼看世界,后来它被拿出来由幽灵水晶提着线表演;而艾库美亚不仅剪断了它身上的提线,还给它塞了颗蔷薇圣母。

那么这位结束了它数百年痛苦,还赋予它新生命的月人王子,在黑水晶眼中是强烈爱慕的对象,又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呢?


至于反过来说,月人王子为什么会喜爱黑水晶,我很难给出足够的论据。或许他有过类似的经历,或许他和金刚老师一样被宝石的温柔纯粹所感动,或许只是因为这两个人走得比其他人都近…



再看近期漫画中黑水晶被诟病的“向月球宝石众隐瞒了真相”这一点。

你给我个理由它为什么有必要告诉它们真相?

月球上这群宝石和它有关系吗?根本没有。长久以来宝石人们交际的对象是幽灵水晶,本就不是黑水晶。

对黑水晶来说只有一个人重要——艾库美亚;也只有一件事重要——和艾库美亚在一起,直到一起化为虚无。月人王子就是它新生命的中心。

那么告诉月球上的宝石们事情的真相,对它心爱的艾库美亚、和艾库美亚的计划,有什么好处?甚至,难道没可能会有坏处吗?万一有宝石不愿意化为虚无,要阻碍艾库美亚的计划怎么办?


我认为黑水晶知情不告的行为完全合理。


王黑这对,谜是蛮谜的,但想来想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读者总把视线放在磷叶石身上,其实如果把着眼点放在其他配角身上,把它们的人生轨迹顺一遍,你会发现每个角色看似不合理的行为背后都是有迹可循的。

阿冰bot
只是想跟你一起化为虚无。

只是想跟你一起化为虚无。

只是想跟你一起化为虚无。

哈泼盆
好想和你一起化为虚无…

好想和你一起化为虚无…

好想和你一起化为虚无…

木沙

二百二十年的老夫老妻生活依旧甜蜜,玩个游戏都要控制着双方胜率一样是你们的专属小情趣吗。

王子那句“我动摇了”我偏向于觉得这不只是输了的托词,也是一句实话。希望黑水晶能够跟自己一起走,可就是到了后面经不住爱人撒娇同意了对方,也坚持不能让他做太危险的实验。

王黑是爱情,我每个月都在为此嚎叫。

二百二十年的老夫老妻生活依旧甜蜜,玩个游戏都要控制着双方胜率一样是你们的专属小情趣吗。

王子那句“我动摇了”我偏向于觉得这不只是输了的托词,也是一句实话。希望黑水晶能够跟自己一起走,可就是到了后面经不住爱人撒娇同意了对方,也坚持不能让他做太危险的实验。

王黑是爱情,我每个月都在为此嚎叫。

沉璧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法斯...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法斯:甘霖娘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法斯:甘霖娘

水獭

在空间看到一段话,联想到黑水晶:

当一个人开始试着穿不同风格的衣服
喝不同口味的饮料
放弃当初最爱的零食
不再坚持当初的理想
也不再委曲求全
和喜欢的人打交道 和最爱的人撒娇拥抱
你知不知道他(她)已经有了多少经历.

――――――
我tm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空间看到一段话,联想到黑水晶:

当一个人开始试着穿不同风格的衣服
喝不同口味的饮料
放弃当初最爱的零食
不再坚持当初的理想
也不再委曲求全
和喜欢的人打交道 和最爱的人撒娇拥抱
你知不知道他(她)已经有了多少经历.

――――――
我tm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巡遊遊
男朋友是王子殿下(?)小黑妹...


男朋友是王子殿下(?)小黑妹妹注意。






是说菠萝跟刚出场的时候变化好大,原来身材很纤细的 还跟宝石们差不多高……(是指身高差还在一个画风的程度内)然后现在嗯。现在的菠萝,我只能说






我可以——!!(被抓走)





男朋友是王子殿下(?)小黑妹妹注意。








是说菠萝跟刚出场的时候变化好大,原来身材很纤细的 还跟宝石们差不多高……(是指身高差还在一个画风的程度内)然后现在嗯。现在的菠萝,我只能说








我可以——!!(被抓走)

映雪

《宝石之国》第十卷特装版附带册子内页分享
漫画(6)
这一篇是关于王子、黑水晶和月狗的故事。注意避雷。
(我能说没翻译的原因是看不清日文手写体吗)
这本册子里还是有挺多王黑的,鉴于很多人反感这对,我在相关内容之前都会加上这张避雷提醒图。

《宝石之国》第十卷特装版附带册子内页分享
漫画(6)
这一篇是关于王子、黑水晶和月狗的故事。注意避雷。
(我能说没翻译的原因是看不清日文手写体吗)
这本册子里还是有挺多王黑的,鉴于很多人反感这对,我在相关内容之前都会加上这张避雷提醒图。

德川千代

宝石之国-漫画-回复评论——向卑贱的人类祈祷(略嘲讽向)【19/2/6】

婚礼是两个人的对外炫耀,对外发表一场未知的誓言?

它意义何在——为了炫耀,漂亮,对付人际关系之类的吧。我想。——为了祝福?

以上的两人,王和黑水晶(或许我应该叫他/她 新黑水晶,鄙人认为其黑水晶非彼黑水晶)的婚礼,就是为了炫耀吧,谁又能说出其它原因呢。

两人相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奇迹,但婚礼,我实在无法接受。

也许观众们真心祝福新人们,真心的祝福,真心的爱。

嗯,也许婚礼的意义于此吧。

但看看我们的小宝石们,和我一样呢,【不完整】:不明白这一切狂欢的意义,因为在他们的脑中,是真正的-无邪的-自私呢。

宝石们是赤子呢,天真无邪自私暴力的灵魂,不完整不完美的灵魂。...


婚礼是两个人的对外炫耀,对外发表一场未知的誓言?

它意义何在——为了炫耀,漂亮,对付人际关系之类的吧。我想。——为了祝福?

以上的两人,王和黑水晶(或许我应该叫他/她 新黑水晶,鄙人认为其黑水晶非彼黑水晶)的婚礼,就是为了炫耀吧,谁又能说出其它原因呢。

两人相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奇迹,但婚礼,我实在无法接受。

也许观众们真心祝福新人们,真心的祝福,真心的爱。

嗯,也许婚礼的意义于此吧。

但看看我们的小宝石们,和我一样呢,【不完整】:不明白这一切狂欢的意义,因为在他们的脑中,是真正的-无邪的-自私呢。

宝石们是赤子呢,天真无邪自私暴力的灵魂,不完整不完美的灵魂

因为什么呢?——因为骨需要肉,因为骨需要魂,因为骨没有成为人

那么相比起来,新黑水晶,似乎比所有宝石都要更接近人呢。

因为他/她的自私,已经进化了。是的,已经进化了,进化了的自私又是什么呢——是爱情呢。(个人观点)

为了另一个完全不同于自我的灵魂而做出残忍的自残行为,真的是好伟大,我从内心赞美新黑水晶的这一点。

他/她似乎在对着漆黑的天空大叫:“我是全新的自我!我是全新的烟火!我是全新的造物!我为我自己而存在。”

天啊,新黑水晶好幸运,在千万亿的灵魂里找到了爱情。

而我们,如志摩语: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本人的片面理解。


也许王对于黑水晶是自由,那么黑水晶对于王,又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请待鄙人下回分解。


——


法斯所承受的,只有其自己给自己的欲望。

只是实现这个欲望的阻力,太大太大太大了,而已。

这个也许和EVA有些像,讲述个人的选择又或欲望带来的阻力和限制(当然EVA可不止这些),真嗣是无能的人,他只能在自我的脑海里遨游,在梦境里得到幸福,他是懦弱的我们。而法斯,他/她也是我们,勇敢但愚蠢的我们,勇敢,而又愚蠢的我们。

可以这样理解,法斯和真嗣是最求自我幸福的人,而,安特库和薰,他们首先是可触及的事物,然后同样变成了不可触及的,幻梦,幻痛,成为了,让我们痛苦的一部分,让我们变成了无比无比可悲的人。

地面宝石不理解月面宝石,怎么可能不理解呢?!

他们是互相理解的,理解对方做出的一切,都有自己的原因。

他们互相尊重,只是互相为敌罢了...

——

提到肉族,我有一个观点:

骨肉魂三者各继承了人类的“美丽”(adj.+n.)的三分之一。

肉,继承了,两性-繁衍-传教-神话,他们受时间的折磨,永远得不到历史的真相。

骨,继承了,物质-羁绊-天真-暴力,他们受时间的折磨,永远得不到互相的真相。

魂,继承了,精神-妄想-愚蠢-自我,他们受时间的折磨,永远得不到存在的真相。

——

像鲁迅小说的讽刺啊,真的很像呢。

其实大家,无论月人,宝石,还是阿德米拉皮利斯族,都是在本能地去得到另外的两族,本能地想要成为人。

大家都是在向往成为人呢。

所以啊,让我们向卑贱的人类祈祷吧。

——

抱歉,题外话:请问我发的文字配图各位能看见吗?能的话请在评论告诉我,麻烦了。

念洛

这边忘记发了,是关于最新一话的王子和小黑结婚的一点小东西!
…我图顺序弄反了,所以对照的时候换一下顺序吧!(´ . .̫ . `)

翻译版本的最新一话已经看完了,和啃生肉的感觉不太一样,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和日语的生疏两者的原因都有。生肉看完以后比较压抑,感觉这样的黑水晶让我很难受,但是熟肉里多了生肉里一些没有的部分,加上了果然还是没有偏移我对黑水晶的理解。
只说一下王子和黑水晶的部分,他们或许只是各取所需,但是王子在我看来更有魅力了。和黑水晶的相处非常自然,没了之前和法斯同框时候的步步紧逼的危险感,从一个危险的敌人变成了一个更加随和的样子,这样的变化也是我越来越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呼姆,...

这边忘记发了,是关于最新一话的王子和小黑结婚的一点小东西!
…我图顺序弄反了,所以对照的时候换一下顺序吧!(´ . .̫ . `)

翻译版本的最新一话已经看完了,和啃生肉的感觉不太一样,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和日语的生疏两者的原因都有。生肉看完以后比较压抑,感觉这样的黑水晶让我很难受,但是熟肉里多了生肉里一些没有的部分,加上了果然还是没有偏移我对黑水晶的理解。
只说一下王子和黑水晶的部分,他们或许只是各取所需,但是王子在我看来更有魅力了。和黑水晶的相处非常自然,没了之前和法斯同框时候的步步紧逼的危险感,从一个危险的敌人变成了一个更加随和的样子,这样的变化也是我越来越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呼姆,对比一下王子x法斯和王子x黑水晶这两对的话,我认为原著中这两框可以解释。前者因为是敌对关系,所以各自步步紧逼,说话也都有所保留,但因为王子的筹码更多,所以是王子主导的。而后者在我看来有着类似于“互相拯救”的关系,或者是其他的,总之是相对平等的关系,各自敞开心扉,这样的相处在抛开他们原本对立的立场以及之前王子和法斯的部分,很容易让人接受。

我认为这两框可以看出很多东西,抛开原著内容甚至都可以看做是结婚照。p2太小了看不清,不过王子应该也是正装,对比就在于法斯和黑水晶上了,比如衣服。

水獭

恕我直言,王黑组实在是太像米国的跨种族政治婚姻了

有空研究一下 美国移民跨种族婚姻的历史和现状,回去写剧情分析)

恕我直言,王黑组实在是太像米国的跨种族政治婚姻了

有空研究一下 美国移民跨种族婚姻的历史和现状,回去写剧情分析)

柒陆零

认真思考了一下新一话王子那句“人类的诅咒就连我也无法抗拒……”

等等,这么说王子对小黑是真心的???

【以下纯属娱乐向瞎想】

假设,假设是这样的话……脑补一下,王子因为小黑不怎么想被超度了对金刚的执念没那么强了然后也不会再去地球搞碎宝石们了……和平路线达成【bu

并且因为黑水晶公主远嫁月球地月和亲友好往来【?】甚至还开通贸易路线【??】被后世称为著名的丝绸之路【???】

妈呀小黑这明明是曲线救国啊!!!

【这人傻了】

认真思考了一下新一话王子那句“人类的诅咒就连我也无法抗拒……”

等等,这么说王子对小黑是真心的???

【以下纯属娱乐向瞎想】

假设,假设是这样的话……脑补一下,王子因为小黑不怎么想被超度了对金刚的执念没那么强了然后也不会再去地球搞碎宝石们了……和平路线达成【bu

并且因为黑水晶公主远嫁月球地月和亲友好往来【?】甚至还开通贸易路线【??】被后世称为著名的丝绸之路【???】

妈呀小黑这明明是曲线救国啊!!!

【这人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