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玑灵

18.6万浏览    1894参与
一个阿秋

“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我一生所有,全是精心设计,深情厚谊全是虚诞,只有……”

“要是我赢了,朱雀族长就得连身带心,许配给我。”

——priest 《烈火浇愁》

美丽的文字和美丽的字都是大大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

(字体用的是 橙子绿呀绿 大大制作的封面的字体^ν^)

(总结:我的平留白简直有毒,字也有毒)

“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我一生所有,全是精心设计,深情厚谊全是虚诞,只有……”

“要是我赢了,朱雀族长就得连身带心,许配给我。”

——priest 《烈火浇愁》

美丽的文字和美丽的字都是大大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

(字体用的是 橙子绿呀绿 大大制作的封面的字体^ν^)

(总结:我的平留白简直有毒,字也有毒)

啞巴
情侶吵架,一地雞毛

情侶吵架,一地雞毛

情侶吵架,一地雞毛

东方妖魔联盟

【玑灵】《爱妃》R

嘘——玑灵的度陵宫秘事,幻境车,短小

避雷:幻境/女装/脐橙/捆绑

注:裙子是穿玑玑身上的

雷者慎入,AO3链接见石墨

水平有限

是真的破,见谅

八百年前咕到现在的车,赠 @聆丹明艺 


嘘——玑灵的度陵宫秘事,幻境车,短小

避雷:幻境/女装/脐橙/捆绑

注:裙子是穿玑玑身上的

雷者慎入,AO3链接见石墨

水平有限

是真的破,见谅

八百年前咕到现在的车,赠 @聆丹明艺 


聊与一身归

【山河同守】《镇魂》《烈火浇愁》联动阅读体

零  

私设如山

     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了“吱呀”一声,完美贴合了恐怖片的氛围。宣玑不动声色地微微往后退了一步,转过头恰好对上自己陛下那双笑眼:“小玑?”

  宣玑看了他一会儿,又转过身去把门彻底推开。   里面已经有人坐着了。

  听见动静,一个立刻看向两人,一个还坐得稳稳的,短暂地没有动作。

  宣玑先是打量了一会儿没有动的那位,才对着转过来的挑了一下眉:“我是不是撞破了什么?”  

      那个没有刚才没有动作的男人这才起身,和两人打招呼,话还没说完,就听另一边的男人说:“我家斩魂使不好意思了。”

  盛灵渊挑眉...

零  

私设如山

     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了“吱呀”一声,完美贴合了恐怖片的氛围。宣玑不动声色地微微往后退了一步,转过头恰好对上自己陛下那双笑眼:“小玑?”

  宣玑看了他一会儿,又转过身去把门彻底推开。   里面已经有人坐着了。

  听见动静,一个立刻看向两人,一个还坐得稳稳的,短暂地没有动作。

  宣玑先是打量了一会儿没有动的那位,才对着转过来的挑了一下眉:“我是不是撞破了什么?”  

      那个没有刚才没有动作的男人这才起身,和两人打招呼,话还没说完,就听另一边的男人说:“我家斩魂使不好意思了。”

  盛灵渊挑眉。

  宣玑没笑,看着两人说:“斩魂使和特调处处长知不知道是谁寄信要我们来这里?”  

     赵云澜没有回答,倒是沈巍答了一句:“查过,查不到。”

  宣玑转头看盛灵渊,后者冲他挑起一侧的长眉,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天上地下,他们四个凑在一块还弄不清楚的事情可就真的少见了。

    于是四个人一起陷入沉默。宣玑以为要沉默到地老天荒的时候,有人来了。

  肖征推开门就看见四个人或坐或站,全都一脸严肃,不由得颇为友善地说:“你们也在?”

  这个“也”很耐人寻味。

  宣玑终于见着一个自己认识的别人了,登时就眉开眼笑地要开口,听见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大家好。”  

      盛灵渊善解人意地在宣玑的背上摸了摸,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顺顺毛,吓不着。

  宣玑回头,还没找出来那个声音是从哪冒出来的,就听见那个声音接着说:“我邀请了好多人,但好像不是很愿意来。”  

      赵云澜不加掩饰地翻了个白眼,心说这不废话,今儿个是小年,谁还跟你在这玩。要不是他们觉得这封信的来源实在可疑,怎么可能来这里。

  那个声音继续说:“所以接下来这些没有准时抵达的人会被强行送达这里,请肖主任把大门让开一点。”  

      赵云澜脱口而出:“什么就强行了!?”

  话音未落。

  祝红砸开门,差点直接摔进来,大庆“喵”地一声险些刨了祝红一爪子。郭长城和楚恕之倒还好,是好好的走进来的,接着林静就抓着一个鸡腿出现了,一脸懵地回头看站在一块的汪徵和桑赞。

  赵云澜憋笑,好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牵过旁边正襟危坐的战魂使的胳膊就是一通笑。

  祝红立马就要瞪眼开骂的时候,又来人了。  

     平倩如进来了,杨潮,王泽都进来了,燕秋山和知春也来了。

  后来进来的人多数有点反应不过来,还是赵云澜开口懒洋洋地问了句:“那谁,空间,你到底想做什么?”  

 空间的声音跟带着笑似的:“不做什么,请大家来读个书。”

  宣玑皱眉:“你说什么?”  

    空间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我是空间,各位收到的信来自我。我在信里说明这是一次体验,不会影响到各位的正常生活。这里的时空与外界的不同,等到书籍被读完,各位回去的时候外面的世界还是晚上。”  

    盛灵渊开口问道:“敢问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空间对他似乎格外温和,当然不排除空间可能是个妹子:“陛下不用担心,在这里不会有时间漫长的感觉,也就是说,或许就在大家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体验就结束了。”

  赵云澜问出了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那为什么非得是我们?”

  空间:“因为是你们的故事。”

  沈巍忍不住发问:“我们的故事?”

  空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整个房间开始扩大,出现了很多椅子,空间开口了:“各位请入座。”  

     弄清楚的没弄清楚的都乖乖坐下了。

  一本书出现在赵云澜的手边,封面上就恣意潇洒的两个字:“镇魂。”

  空间的声音继续说道:“欢迎大家来到空间。”  

    “这是一个讲述故事的地方,故事由两部分组成。”   “两个部分将会由宣主任和赵处双方的其中一方进行阅读。”

  “赵处,请开始你的阅读。”  

    大家以为空间已经说完的时候,她又说了一句:“哦对了,差点忘了说,这个故事叫——山河同守。”  

    “预祝各位阅读愉快。”






——TBC——

我第一次写阅读体,合集还没搞,过段时间再说。

这个举动其实很冒险,一来我没写过这种,二来我并没有看得很透,所以这大概也是对自我的一种磨砺吧。


啞巴
有些鳥,月頭養哥哥,月尾靠哥哥...

有些鳥,月頭養哥哥,月尾靠哥哥養

有些鳥,月頭養哥哥,月尾靠哥哥養

山楂炖肘子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不会小鸡的奥尔良烤翅orz

“灵渊,我这一辈子无忧无虑,我想不出比这更好的一生了。”

我不会小鸡的奥尔良烤翅orz

居老师的彩虹屁

【众cp】爸爸我期中考砸了

✔人物ooc

✔沙雕小甜饼

✔当他们的孩子跟他们说期中考砸了

✔含长顾/舟渡/陆林/巍澜/鸣潜/玑灵


正文


长顾——


当长庚看到今年太学的期中榜单。


长庚【皱眉】:崽崽你今年成绩怎么掉       了这么多?


崽崽:就这一次嘛父皇。


顾昀:崽崽为什么没考好?


崽崽【委屈】:因为考题……


崽崽【小声】:……论如何处理好军政关     系。


长庚和顾昀相视一眼,表情有点微妙。


顾昀:那你写的什么?


崽崽拿出自己全篇论述军政联姻的杰作。


✔人物ooc

✔沙雕小甜饼

✔当他们的孩子跟他们说期中考砸了

✔含长顾/舟渡/陆林/巍澜/鸣潜/玑灵


正文


长顾——


当长庚看到今年太学的期中榜单。


长庚【皱眉】:崽崽你今年成绩怎么掉       了这么多?


崽崽:就这一次嘛父皇。


顾昀:崽崽为什么没考好?


崽崽【委屈】:因为考题……


崽崽【小声】:……论如何处理好军政关     系。


长庚和顾昀相视一眼,表情有点微妙。


顾昀:那你写的什么?


崽崽拿出自己全篇论述军政联姻的杰作。


崽崽:当然是联姻啊!认亲也可以……


长庚/顾昀:……怪不得。



舟渡——


骆闻舟:崽你今年语文怎么这么低。


崽崽:……综合性学习我都没答对。


费渡【皱眉】:那个你以前不都拿得是满分?


崽崽:这次有点意外嘛。


崽崽拿出试卷——


17.如果你遇到困难,你会向警察求助吗?你会如何向警察求助?(4分)


18.你会如何感谢帮助你的警察叔叔?(4分)


费渡和骆闻舟眼角一抽。


费渡:崽崽你怎么回答的?


崽崽:肯定是会求助啊!打开手机,拨通老骆电话。唔……第十八题,写一封检察检讨自己不应该不小心陷入危险。


骆闻舟:………………没毛病。



陆林——


林静恒:陆果你最好解释一下你的文科成绩。


陆果:……就,作文没写好。


陆必行:作文写的什么?跑题了?


陆果:没有跑题。


林静恒:那你还不及格?


陆果【委屈】:题目给了一段材料,让我评价第八星系前任伟大的陆总长……就是老陆啊!


陆必行【好奇】:哟,你怎么写的?


林静恒默默抬头,注视着陆果。


陆果:就……赞美老陆啊。比如老陆热衷教育事业,年轻时为了教育事业不惜卖身统帅什么的……


陆必行【捂脸】:果果,你老师没叫你谈人生就不错了。



巍澜——


沈巍:崽崽你政治上课没听懂吗?


崽崽:我知道我期中政治没考好……


赵云澜:哪里没做好?让你爸给你讲讲?


崽崽【惊恐】:不不不还是不要了。


沈巍:???怎么了?


崽崽拿出卷子——


10.作为现代公民,我们要奉行科学民主的观念,摈除封建迷信思想,请你谈谈你对封建迷信的看法与做法。(8分)


沈巍:……你答的是应该信奉迷信思想?


崽崽:但是你和爸爸的确是啊。


赵云澜【无语】:崽啊,你爹我公务员考试接近满分,你爸的马哲也是满分。入乡随俗懂吗!



鸣潜——


严争鸣拿着私塾的成绩单。


崽崽:爹爹我知道我没考好……


严争鸣:不要紧,不过你不是一向考得很好吗?


崽崽:这次题目有点意外。


程潜:先生问的什么?


崽崽:问的……修仙的意义何在。


程潜一目十行扫过文章。


程潜【无奈】:你爹教你的?修仙是为了变得强大而且有钱还活得长,可以和爱的人长长久久在一起?


严争鸣【看向程潜】:有什么不对吗?


程潜【叹气】:崽崽,以后不要听你爹胡扯了。


崽崽:哦……【但是爸爸没有反驳爹爹啊】



玑灵——


崽崽主动递出试卷:爸爸我没考好。


宣玑:语文没考好?你不是专门找你爹辅导过了吗?


崽崽:爹爹告诉过我作文要由心而发。


宣玑:所以?


崽崽:但是作文让我们写应不应该害怕异能人。


盛灵渊:唔,这个论题,你不应该很好写吗?


崽崽:对啊,肯定不怕嘛,但是依据……有点问题。


盛灵渊:你写的为何?


崽崽【捂脸】:不怕,因为最厉害的两个是我爸和我爹啊。


宣玑: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像也没毛病啊。



Ps:被期中考试支配的恐惧。我们今天出成绩……













海洋罐头
烈火浇愁③ “赤渊与朱雀相伴而...

烈火浇愁③

“赤渊与朱雀相伴而生,天魔与剑灵互为缘劫”


文素来自 @文素搬运工 感谢!


想试试新笔刷 

不过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太会_(:з」∠)_

烈火浇愁③

“赤渊与朱雀相伴而生,天魔与剑灵互为缘劫”


文素来自 @文素搬运工 感谢!


想试试新笔刷 

不过看起来好像还是不太会_(:з」∠)_

阳关入梦

宣叽✖️陛下
谁能想到我居然刻了两个月呢,游戏使人颓废/叹气

素材源 @白色柚木 ,感谢太太授权

宣叽✖️陛下
谁能想到我居然刻了两个月呢,游戏使人颓废/叹气

素材源 @白色柚木 ,感谢太太授权

夜久puriko
缓慢又更新一张无料稿...还是...

缓慢又更新一张无料稿...还是Q版(你怎么拖了那么多无料图没画

缓慢又更新一张无料稿...还是Q版(你怎么拖了那么多无料图没画

一条胡同里的鱼

突然脑洞他俩如果共感,那内啥时不就…双重感受???(笑容逐渐邪恶)

突然脑洞他俩如果共感,那内啥时不就…双重感受???(笑容逐渐邪恶)


烈火上头

求助如何画出大美人味儿

求助如何画出大美人味儿

烈火上头

此时一名只晓得画女孩子的咸鱼感觉遭到了报应

此时一名只晓得画女孩子的咸鱼感觉遭到了报应

柯亦异意
我等了三千年你说殊途就殊途

我等了三千年
你说殊途就殊途

我等了三千年
你说殊途就殊途

EIKO_

【DAY6/玑灵/R】痴妄

*原著108章改写。补档,首发时间2019.8.6
*有私设,重新连结一个双向的山盟海誓,bug巨多(……)在那什么的时候灵渊背上的纹路会亮起来。
*玑崽略有些病娇感,ooc见谅。


『他是他的七情六欲,注定是要同生死,共悲欢的。』


*是小火52day活动的补档(你怎么还在补档……(其实差点忘了这篇还没补x

*原著108章改写。补档,首发时间2019.8.6
*有私设,重新连结一个双向的山盟海誓,bug巨多(……)在那什么的时候灵渊背上的纹路会亮起来。
*玑崽略有些病娇感,ooc见谅。


『他是他的七情六欲,注定是要同生死,共悲欢的。』


*是小火52day活动的补档(你怎么还在补档……(其实差点忘了这篇还没补x

越。

【玑灵】山海难平

-接原文106章,私设灵渊哥哥扒了朱雀血脉。


-带*的是原文句子。


-小学生文笔,大型ooc预警,一个小短打。


  宣玑想过盛灵渊会怒极,会根极,却独独没想过,他会再一次舍弃这一捧朱雀血脉。


  宣玑怔怔地看着他心口蜂蛹而上的天魔气,朱雀血脉的一点艳红像是落进永夜里的一星飘摇又微弱的火点,只需要那身处永夜的人随手一掩,就能将它彻彻底底地熄灭。


  他是有多狠的心啊。


  宣玑颤抖地向盛灵渊伸出手,似乎想将他拥入怀中,却是再也不敢前进一步,他以为熬过无知寡味的三千年,涅槃石中生生死死的三十六回,戳破这层糊了百八十层的窗户纸,再无脸无皮地纠缠上盛灵渊,将人皇陛下...

-接原文106章,私设灵渊哥哥扒了朱雀血脉。


-带*的是原文句子。


-小学生文笔,大型ooc预警,一个小短打。


  宣玑想过盛灵渊会怒极,会根极,却独独没想过,他会再一次舍弃这一捧朱雀血脉。


  宣玑怔怔地看着他心口蜂蛹而上的天魔气,朱雀血脉的一点艳红像是落进永夜里的一星飘摇又微弱的火点,只需要那身处永夜的人随手一掩,就能将它彻彻底底地熄灭。


  他是有多狠的心啊。


  宣玑颤抖地向盛灵渊伸出手,似乎想将他拥入怀中,却是再也不敢前进一步,他以为熬过无知寡味的三千年,涅槃石中生生死死的三十六回,戳破这层糊了百八十层的窗户纸,再无脸无皮地纠缠上盛灵渊,将人皇陛下那句“不伦,不义,不识趣”的瞎话捻作一撮灰扬进尘土里,就能在这红尘俗世间,求得这或长或短的一生一世。


  “住手啊……灵渊……”


  是我太贪心了吗?他来不及深究是自己贪得无厌,还是人皇无心无情,蓦然之间一阵灭顶的疼自他四肢百骸之间传来,直往他的天灵盖里钻,他一时没防备,疼得险些热泪盈眶,同时就见盛灵渊膝盖一软半跪在地上,人皇陛下心头的一点红已经被黑气生生撕下了一半,他缝在盛灵渊身上的“一厢情愿”也随之脱下了大半。


  “你……你有本事,就往……往我天魔身上……再缝一次。”*


  宣玑听得眼皮一跳,顿时赤红了一双眼,他缓缓地垂下双臂,活像个提线木偶一般,面无表情地垂着眼望向盛灵渊。窗外的阳光正盛,透过玻璃将屋里的昏暗侵吞了大半,宣玑恰好站在光与影的分界上,阳光与阴影将他割裂,一半与他眉心烧得灼炽的族徽一同永伴光明,一半和他眼底沉得化不开的情与欲一道永困黑暗。


  人皇,又哪有心呢。


  宣玑疼得头昏脑涨,共感传来的痛苦像是生生划开身上每一寸皮肉,将每一寸骨细细碾碎,再将筋与皮一点点地扒落,最后纵一把火,将五脏六腑燎烧殆尽。宣玑不敢再开口,生怕漏出半点蛛丝马迹,就连悄无声息地陪盛灵渊一起受这份疼的资格都会失去。


  七情六欲,声色香味,于盛灵渊而言,不过是无关痛痒的累赘,负之无妨,弃之无谓。


  他手指不受控地痉挛着,从身前抓了一把火焰色的细线,细线大半绵软无力,只有少许还能绷出一丝勃勃生机。他顺着细线望去,盛灵渊面色苍白,表情却不痛苦,甚至嘴角还含着一点令人心旌荡漾的笑,一点也不像是忍着刮骨扒皮之疼的人,更不像是即将剥下朱雀血脉回归七情断绝,声色皆非的聋子、瞎子。


  是不是……我的真心……也只是压在他身上不得不担的累赘?


  那剜骨锥心的疼戛然而止,宣玑倏地抬头,一瞬不瞬地盯着盛灵渊,只见人皇陛下心口再不见那艳得扎眼的红,手中躺着一物,红得胜过烈火,纠缠着万千缱绻情丝,与诉不尽的衷肠。忽而铺满一地的细线一齐烧起,灼灼的火光将阳光都压在一旁,情丝与衷肠燎了个稀烂,仅剩那仍在跳动的朱雀血脉孤零零地躺在盛灵渊掌心。


  宣玑盯着那朱雀血脉沉默了半晌,终于红着眼抬头望向盛灵渊,三千年前的盛潇与三千年后的盛灵渊在他眼里渐渐重合,落成一个无情无欲无求的天魔。宣玑恍然大悟,他们之间横亘着三千年的面目全非,赤渊里的一生一死,还有“惊魂”与涅槃石中辗转无数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伦,不义,不识趣。”宣玑短促地扯了扯嘴角,拉出一抹稍纵即逝的笑,“太难看了。”


  他可以跨山,可以填海,可以穷尽黄泉与碧落。但他不知道,如果那人连七情六欲都不愿要,他又该怎么办。


  宣玑恭顺地欠身,行了一个大礼,“受教了,陛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