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玟星

38463浏览    2550参与
金鱼草莓味🍓

颂乐的香槟玫瑰

#我来了,恋爱小短篇一发完!超狗血预警

#调香师星x花店老板金容仙

#靠,我晕了,日月我可以磕一辈子


                       “爱就是花与浪漫”


*


        花终于在夜晚蔓延开蠢蠢欲动的香味,她没有招架之力,与这座城市一起,跌入春天充满诱惑的梦境。


*...

#我来了,恋爱小短篇一发完!超狗血预警

#调香师星x花店老板金容仙

#靠,我晕了,日月我可以磕一辈子



                       “爱就是花与浪漫”


*


        花终于在夜晚蔓延开蠢蠢欲动的香味,她没有招架之力,与这座城市一起,跌入春天充满诱惑的梦境。



*


         文星伊昨天刚从伦敦回来,一下飞机被熟悉城市的湿润水汽裹了个严严实实,缓慢在她周身滋生多年未见的安全感。


         故乡就是这样,任凭她在外是享誉高端品牌的一级调香师,回来依旧会被这里的空气纳入保护范畴,从襁褓时代长到二十多岁的躯壳,在这座温柔的小城里都一视同仁。


         她从去年就一直在递交回国申请,终于等到总部决定拓展这边的市场,总监大手一挥把这块金疙瘩放离视线之内,其实也是因为她前两个系列『失意』和『贪念』制作的相当精妙,希望她在异地多年后返回故乡,能有更多的灵感做下一季香水主打。


         所以文星伊是在去分公司报道的电梯间里见到她的,浅金色长发遮掩大半侧脸,只给她露一个小巧的鼻尖和抿着笑意的唇,抱了一捧香槟玫瑰,味道缠缠绵绵地钻入调香师过分敏感的嗅觉细胞。


         文星伊将这归类为对故乡的眷恋情节导致出现幻觉,要么就是电梯间灯光恍惚,她又被玫瑰香味冲昏头脑,最容易将人影勾勒成自己朝思暮想的模样。


         不然这位同乘几层楼先她一步下去的姑娘,怎么会越看越像金容仙?


          文星伊报道完坐进办公室的旋转椅时还在检讨,真是离回忆越近越容易想她,一把年纪了还会上感性思维的当,习惯抵不过时过境迁,自七年前她不告而别离家远赴伦敦,就再没见过那双眼睛一眼。


          金容仙。


          那个名字被她束之高阁,现在不上不下地横亘在喉口,咽下去一片苦涩,喜欢和爱的字眼都极其敏感,文星伊只要稍作回忆,就仿佛被她重新扯回深渊,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她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正准备收收心认真工作,就被新开的秘书敲开了门,怀中一大捧香槟玫瑰热热闹闹地喧宾夺主跳入她的视野中央,文星伊猛地咽了咽口水,这类花刚刚成为了她与思念挂钩的必备选项,被这样一闹未免失神,她缓过劲来,才听见对方叫她。


         “欧尼,你没事吧?是不是对玫瑰过敏……早知道就不买了,我还特地让店主早一点送过来呢。”姜涩琪摸摸鼻尖,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


         “啊……?我没事,涩琪,你去忙你的吧。”文星伊低头整理思绪,却猛地被她捉到端倪的一角,“等等,你是说,花店?”


          “对啊。”姜涩琪扶着把手莫名其妙地转回头,“公司调香专供的暖房里没有香槟玫瑰,我特地从花店订购的。”


          “店主姐姐人很好,还特地写了贺卡呢。”



*


          “等我们星伊以后成为调香师,我就去你公司旁边开花店好不好?”


          阳光像廉价的啤酒沫,在整个城市上空沉浮,而金容仙的笑是夏天饱蘸醉意最惊心动魄的一笔,正划在文星伊旁边,被她小心翼翼拾起来,私藏在回忆里。


         少年时代看什么都轻飘飘的,毫不避讳危险懵懂的爱意,班级尚浸泡在午后昏昏沉沉的困倦里,文星伊才敢明目张胆,把情感赤裸地剥给她看。


         她把手覆在金容仙的手背上,掌心湿漉漉的,像握着一把虚幻的梦境之水,然后舒展眉眼笑起来,说好啊姐姐,我一定只用你种的花,调世界上最好闻的香水。


         那时的她其实已经反复尝过金容仙唇膏的味道,也做过用自己的指节牢牢圈住她的无名指,说你以后不许离开我那样的蠢事,金容仙翻过手腕用同等力道与她十指相扣,弯起眼睛点头:


         “答应我可就不许反悔了,文星伊,一会儿下课陪我去买汽水吧,今天好热。”


          那瓶汽水的味道她到现在还记得,金容仙刚拧开喝了一口,咽都没来得及咽,就被文星伊扯着衣袖拉到操场角落接吻。


         从唇齿渡过来一口泛着气泡的冰水,裹挟一丝草莓味唇膏的甜,轰轰烈烈炸开一片燥热气息,始作俑者脖子都害羞红了,还非不认输,和姐姐额头抵着额头,想把她握在手里的凉意偷到自己眼睛里,却又惹出比夏天更热的热来,晃一晃碰撞出五彩斑斓的年少。


         最后文星伊打卡下班时还是没能说服自己,鬼使神差地偷偷溜到前台去翻看访客记录簿,指尖飞速数着时间页数,今天上午、中午、下午……


         最后停留在了下午三点四十五分略带潦草的字迹上,熟悉感霎时包裹吞噬了她,莽撞地雀跃进毫无防备的眼睛里。


          访客记录: 颂乐花坊,金容仙。



*


         今天的夜晚对于金容仙来说有些过分安静了,月亮仿佛被上了一层严丝合缝的釉彩,闷闷地锁住她颤抖的心情。


         她照例掐去郁金香多开的花苞,放在温水盆里洗净晾在窗台,干透的花泡茶会交叠出别样的香来,她的玻璃壶常年沉着斑驳的颜色,开盖闻时就好像文星伊曾经最喜欢的香水味道。


        金容仙经常去咀嚼曾经相处的点滴,希望能咂出文星伊临行前的眼神,希望捕捉她一点点,哪怕是一点点回心转意的端倪,被背叛的事实最先催化愤怒,然后是失怅,最后才是无法填补的空寂和落寞。


         那夜月光比今日要更加无懈可击,文星伊的表情也一如既往温存而恬静,金容仙当时正难得中了流感的招,病菌与皮肤难舍难分,发烧到接触空气都觉得冷,她缩在被窝里发抖,文星伊隔着被子抱她,拍了拍颂乐小团子,说好好休息,给你煮粥。


        金容仙最招架不了文星伊贤妻良母的模样,于是她昏昏沉沉的,踩着毛绒拖鞋也要靠在厨房门框上看她开火,文星伊刚淘完米,在裤缝蹭了蹭湿漉漉的手过去扶她肩膀,声音压出具有蛊惑人心的温柔魔力。


          “怎么不乖乖待着,嗯?”


         文星伊低头凑在她耳廓,呼吸描摹出一片绯红色,金容仙别开头,害怕自己传染给她:“不要,我想跟你在一起。”


          后来的场景就变了,文星伊把金容仙圈在臂弯里,握着她的手盖上锅盖,然后又拉过来放在唇角亲一下,说满意了吗,抱你回卧室,一会儿喝完粥就喝药好不好?


          被恋爱甜惯了的女孩怎么受得了药这种苦味的东西,金容仙记得自己咽下最后一口白米甜粥,甜味涨潮到发腻,文星伊扣着她后脑凑上来,问你到底喝不喝药,金容仙想偏头避开,被加重力道控制方向,文星伊到底还是跟她接了吻,舌尖将口腔轮廓全部描摹一遍。


         她仿佛在深海溺毙的蝴蝶,最后舒展一次羽翼,差一点坠落进文星伊的深情,窒息感竟然将理智返还给她,金容仙眨了眨眼,文星伊的唇仅仅离她咫尺之遥。


           “我要走了,金容仙。”


           一句撕扯掉所有温柔包装。


        金容仙是真的烧糊涂了,她含含糊糊咽下一口药,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她,整整反应了三分钟才憋出一个“啊?”,文星伊没再说话,只是不自然地咬着自己的脸颊肉,金容仙这时倒是反射弧在线,忽然想起来这就是自己经常说她好像小仓鼠的那副表情,无辜而柔软,放在此刻刺激的视线模糊不清。


         “对不起,我不应该现在讲的。”她叹息一声,起身将温度从金容仙的怀抱中抽离,过了一会儿,金容仙听到文星伊去玄关拎钥匙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门被关上了。


        金容仙喝了药她的病也没有好的很快,她的文星伊来不及挽留,关门落锁一走就走了七年。



*


         夜空对待他的子民一视同仁,月光落在金容仙栽植米兰的窗台,也从文星伊的落地窗偷偷溜进去,给她的思念镀一层恍惚的银边。


          她手边放着撒金粉的贺卡,香水味劣质又冲突,直直撞得她鼻子发酸,贺卡上是姜涩琪拜托金容仙写的,为了庆祝她入职。


          祝:

                 工作顺利,万事如愿。


        文星伊抽了抽被夜风吹凉的鼻子,脑袋里没来由的泛起波澜,忽然回想起她刚同金容仙见面的样子。


         校园楼梯间夜晚愈发漫长寂静,拖到很晚上自习的学生三三两两都结伴回家了,金容仙跟丁辉人安惠真结伴,一路上都挥舞胳膊乍乍呼呼的,偶尔又压低声音,勾着丁辉人脖颈跟她讲悄悄话。


        “啊啊,就是那个啊!!……玟星会长,你上回还跟我提了记不记得?”


         “喔——文星伊啊,那姐姐就是很酷啊,你这个一万年都不社交的榆木脑袋……!”


          “啊啊啊啊啊我好后悔没有去要联系方式啊!!!可是那个时候人太多啦我又不好意思……呜呜呜呜呜怎么办辉人”


            “烦死啦,明天帮你要,明天明天……我发誓,你快别嚎了!”


         她当时恰好就站在角落里,用帽子降低存在感,看着金容仙拉拽着丁辉人衣袖撒娇,偶尔朝这里投来无意识的一瞥,看得文星伊一怔。


        金容仙当时已经走过了走廊灯最亮的一截,前面灯管坏了一直没有维修,她把人造光远远甩去后面,眼睛在夜色和兴奋的衬托下闪闪发亮,像装进了两颗小太阳。


        文星伊没忍住,轻轻低笑出声,又不知在躲什么,连忙握拳轻轻抵在唇角掩盖,眼里压不住的笑意。


        太可爱了。


        她后来时常拿这事儿气金容仙,兔子姐姐干瞪眼装生气,实际上底子很虚,一哄就破功,拿这个妹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直接导致了文星伊哪怕去伦敦,日日夜夜都能梦到金容仙害羞把脸埋进掌心,变成一个冒烟的颂乐团子的模样,然后她会在半夜勾着笑醒来,盯着天花板,想象金容仙眼睛里那两团熠熠的光亮。


       那天晚上时间仓促,她快马加鞭拉着金容仙煮粥,手机在围裙兜里稀里哗啦震成一片,父母下了最后通牒,女儿必须成为人中龙凤,他们将前路铺的又平又阔,哪里允许不合时宜的恋爱成为路障。


        文星伊连再见都讲不出口,泪光被她驱赶到眼角,登了机才敢落下来,她将头轻轻靠在舷窗,寻找下面城市哪一盏光属于金容仙。


       她的脑袋止不住犯晕,后来干脆连鼻子也堵了,文星伊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临走前替金容仙关掉了灯,下面的霓虹光带没有一盏属于她。


       原来文星伊走后带走的东西,居然仅仅只是金容仙接吻时传染给她的感冒。


       这样怎么算万事顺利呢?文星伊放任自己到极致,她的姐姐,爱笑的,像阳光降临的,永远不会悲伤的爱人。


       她都想象的到,金容仙像只没有安全感的猫,深夜独自一人蜷缩在沙发里,月光煽情地描摹她突出的蝴蝶骨,在衣料上划下深重的阴影,她一定是红着眼睛,但目光又倔强至极。


       可她们年轻到载不动海誓山盟,无法搭起铜墙壁垒,靠幻想堆叠而成的乌托邦,经不起现实狂风骤雨的拉扯,文星伊无声敛去了笑意,满脑子乱糟糟的幼稚和堂皇。


       金容仙,是不是我再不去抓住你,你就不再等我了?



*


       第二日的阳光相当明媚,金容仙前一晚睡的很好,今天也精神十足,订单一大早就匆匆忙忙落进手机邮箱内,她一边刷牙一边眯着眼睛去看订购地址,是昨天订过一次花的调香公司。


       因为去过一次她就没再仔细看订购人姓名,以为自己又揽了一位回头客,放下手机专心洗漱。


        提到调香公司就仿佛是少女听到了他人提及自己诗集中最爱的字眼,文星伊的成绩她不是没有看到,她甚至订购了一整套摆在家中,包装上写着调香师亲笔写下的情诗。


        “我的贪念掰成两半,一半留给你,另一半留给还未向我展示出来的你。”


        填满记忆与爱的字迹却忽然变得讽刺起来,在金容仙的眼眶里拉扯成线,密密匝匝缠绕住她仅存的悸动,她偏了偏视线望向窗外,云朵稀疏而又零落,像极了文星伊的眼神。


        她看恋人时都是在眸子里稀落地闪烁着,从来不像一轮满月,金容仙揉了揉额角心想,她是不是还在远方,又对着谁讲对方是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呢?


        她有时甚至极度坏心眼起来,想要让对方打喷嚏到感冒,于是就在心里发狠般念她,又或者是仅仅抓着一丝从梦里扯出来的幻想的金丝线,希冀她也能在冥冥中想起她的好来。


        可金容仙从来不提去找文星伊,她胆子小,是满腔愚钝的天真与糊涂的善良,她怕自己太自作多情,怕捧出一掌心的月亮都碎在地上,害怕自己同她摊过牌以后,也许连梦都没得做。


       日影将金容仙的影子投落到地面上,她捧着一大丛热烈的香槟玫瑰,像是捧着自己年少最炽热的过去,绚烂而短暂,她郑重其事地垂下眼睫,抿起唇线让叹息自眼底泄露。


       你,不许再想她了。


       可生活总是充满不同程度的巧合与惊喜,金容仙在电梯门打开前最后整理了一下对方拜托自己写的贺卡,轻轻分开一个四十五度角放在最显眼的花枝上,好让收到的人一眼就能看到上面的字。


         想见你。


         随后电梯门就开了,金容仙只向外看了一眼就僵在原地,一口气换不过来憋在胸口,几乎跟爱一样痛。


         她看见文星伊一步一步走向她,越近眼底翻涌的情感就越将她吞没,她明明带着愧歉,又想故意假装无辜,像多年前每一次惹金容仙生气然后讨好她的表情一样,但是掩盖不住冲动的温柔。


         文星伊走近金容仙,将贺卡展开,垂睫轻轻念道:“金容仙,我想见你。”


         金容仙忽然回忆起昨夜的月光,多情而萧条,像极了近在咫尺恋人的眼睛。



*


        “太过分了,文星伊!!!!我真的有你讲的那么笨蛋吗?!!!”金容仙靠在柔软的床铺里,把刚刚看完文星伊新品发布会视频的手机锁了屏,丢向刚刚洗完澡出来的调香师本尊。


        “对啊——”文星伊拖长尾音,不紧不慢接住了丢过来的物件,然后放到一边,去床头柜翻这次新品推出的同味香薰,“你不知道一开电梯你那个表情,要多傻有多傻。”


        “靠!你有病,你找死!你今天别在我旁边睡觉了!!!”

  


        文星伊笑着点燃香薰,前调的香槟玫瑰先入为主地窜进鼻腔,然后才慢慢感知到中调的夜来香和鳄梨,寻找到月光的香气,尾调她别出心裁地选用了茶与木质调,又用麝香做基础调和整体——她那天轻吻金容仙垂泪的眼睛,尝到的就是这个味道。


         那是颂乐的香槟玫瑰。


         “晚安,好梦。”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10

文星伊的事已經處理完了,校長也已經批准文星伊繼續在學校教課,但文星伊有個請求,就是自已必須在考生考完後才回去教課,校長也批了這個請求。文星伊為了在這段期間每天都見到金容仙並給予她鼓勵,就每天都載金容仙上下課和幫她復習一些題目讓她能考好成績。


「文老師啊,這幾天我得跟我儿出遠門一趟,能不能幫我好好照顧容仙啊?」金母手提行李箱看見文星伊从電梯走出並問文星伊。


「可以的,那您大概去幾天呢?我幫您轉告容仙。」文星伊聽見金母說的話后嘴角就微微上揚並且秒答應金母。


「我和我儿大概去個5天吧,麻煩你了文老師。」金母聽見文星伊願意照顧那不懂事的女兒就放心了。


「沒事沒事,反正最近也是幫...

文星伊的事已經處理完了,校長也已經批准文星伊繼續在學校教課,但文星伊有個請求,就是自已必須在考生考完後才回去教課,校長也批了這個請求。文星伊為了在這段期間每天都見到金容仙並給予她鼓勵,就每天都載金容仙上下課和幫她復習一些題目讓她能考好成績。


「文老師啊,這幾天我得跟我儿出遠門一趟,能不能幫我好好照顧容仙啊?」金母手提行李箱看見文星伊从電梯走出並問文星伊。


「可以的,那您大概去幾天呢?我幫您轉告容仙。」文星伊聽見金母說的話后嘴角就微微上揚並且秒答應金母。


「我和我儿大概去個5天吧,麻煩你了文老師。」金母聽見文星伊願意照顧那不懂事的女兒就放心了。


「沒事沒事,反正最近也是幫她補習。」文星伊微笑的跟金母説。


「好的,對了,我現在就要出門了,我已經留下紙條説我出去幾天了,順便麻煩一下文老師幫我監督容仙她吃飯,讓她別老是吃炸食了。」金母剛走一步就想到還有事情要跟文星伊説便停下説。


「好,我會好好監督她,並不讓她不吃炸食的。」文星伊向金母保證會看好金容仙不讓他亂吃。


「好的謝謝你,我差不多要去機場了,就先這樣。」金母說完後把門锁了。


「嗯,好的」文星伊點了點頭。


「這鑰匙你幫我轉交給容仙。」金母吧鑰匙遞給文星伊后就轉身進入電梯下樓。


~~~~~~~~~~~~~~~~~


文星伊心想要讓金容仙不吃炸食就去了菜市場買了一些新鮮的香菇,海帶,高麗菜,白蘿蔔,玉米,黃豆芽,土豆,口蘑,西蘭花和胡蘿蔔打算幇金容仙做咖喱蔬菜蓋飯和素高湯當晚餐。


文星伊買了蔬菜回家后便開始做菜,但對於不擅長做菜的文星伊來說做菜是很辛苦的,文星伊便打了通電話。


「管家,能幫我一個忙嗎?別告訴我父母。」文星伊


「大小姐怎麼了嗎?好的。」管家


「管家幫我找個廚師來我這,我要做咖喱蔬菜蓋飯和素高湯,一會發給你地址,儘快過來。」文星伊


「大小姐您要吃我可以叫廚師做給您吃,不用勞煩你自已做。」管家


「我是要做給別人吃的,你快找廚師過來吧!」文星伊


「好的,大小姐一會廚師就到。」管家


通完電話后文星伊便傳了地址給管家,不到15分鐘廚師來到文星伊的家教文星伊做菜。


文星伊煮好後看時間也不早了就立馬開車去學校帶金容仙回家。


~~~~~~~~~~~~~~~~~~~


寫著寫著就又餓了XDDDD


析木寸
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特典...

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特典也到了!

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特典也到了!

析木寸
我的黑专啊,太棒了,可惜竹马少...

我的黑专啊,太棒了,可惜竹马少的可怜啊,这次是个仙手👍!!

我的黑专啊,太棒了,可惜竹马少的可怜啊,这次是个仙手👍!!

花簌
我的专辑到了啊啊啊啊!!!!超...

我的专辑到了啊啊啊啊!!!!超棒的

!我也是有专辑的人了(ノへ ̄、)第一次买韩国的专,献给妈木了!(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星星的小卡)

我的专辑到了啊啊啊啊!!!!超棒的

!我也是有专辑的人了(ノへ ̄、)第一次买韩国的专,献给妈木了!(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星星的小卡)

七塔姐姐

《若是初雪时》03 照顾好我的人

天终于亮了,叶明城在半睡半醒、辗转反侧中度过了一夜,几乎不会失眠的他,却因为这个叫文星伊的女人不能入睡


“嘶~头好痛”,叶明城捂着头皱着眉,但他一向自律,没有丝毫犹豫的起床了,洗漱、发型、搭配一气呵成,连衬衫上的褶皱和领带打的扣结都是一丝不苟的存在,看不出一点儿失眠的破绽,浑然一个“斯文败类”


收拾好一切的叶明城从卧室出来,就看到了一个在厨房忙东忙西不知所措的小身影,那边煮面的汤开始从锅里溢出,而这边又不得不照顾一下煎鸡蛋的锅,此时的厨房,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叶明城笑着摇了摇头,迈着大步走到厨房,一把接住了煎蛋的锅,“你去外面坐着,这里就放心交给我吧!”


“啊,叶先生你...

天终于亮了,叶明城在半睡半醒、辗转反侧中度过了一夜,几乎不会失眠的他,却因为这个叫文星伊的女人不能入睡


“嘶~头好痛”,叶明城捂着头皱着眉,但他一向自律,没有丝毫犹豫的起床了,洗漱、发型、搭配一气呵成,连衬衫上的褶皱和领带打的扣结都是一丝不苟的存在,看不出一点儿失眠的破绽,浑然一个“斯文败类”


收拾好一切的叶明城从卧室出来,就看到了一个在厨房忙东忙西不知所措的小身影,那边煮面的汤开始从锅里溢出,而这边又不得不照顾一下煎鸡蛋的锅,此时的厨房,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叶明城笑着摇了摇头,迈着大步走到厨房,一把接住了煎蛋的锅,“你去外面坐着,这里就放心交给我吧!”


“啊,叶先生你起床啦!”文星伊看到叶明城有些惊讶,她以为自己足够早,可以赶在叶明城起床之前给他一个惊喜的,“本来想给你做一顿早餐感谢你,没想到让我搞砸了,还需要你来收场,对不起”,文星伊既尴尬又内疚


“觉得对不起的话,就等你开工资请我吃饭,地方我挑”,叶明城不知怎么的,就想拿文星伊打趣,笑容都显得那么邪恶


“没问题,这是应该的,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做惯了版权富人的文星伊,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况且吃顿饭根本还不清他的人情嘛


“好,那就这么定了!”叶明城窃喜,已经开始暗暗盘算请吃饭的事情了


吃过早饭之后,叶明城带着文星伊,没有直接去公司上班,而是去了全市最高端的G商场


还没等进到商场,便有人在外迎接:“叶总好,我们是专程为您服务的,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满足您的”


“这是***百货吗?叶先生的公司吗?”虽然不是同一时空,但经过昨晚的事件,文星伊大概能确定,各个建筑物的位置和路线是不变的


“这不是我的公司,也不是***百货,这里是G百货,带你来这里的原因嘛emmm”,叶明城用眼神扫了一下文星伊的全身,“我的秘书难道要穿宽松卫衣上班吗?”


文星伊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个时空没有一件衣服,这身衣服还是昨天过来时穿的,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感到失礼,“抱歉叶先生,家里没有女装,所以我没有换衣服,让你费心了”


“不要总跟我说抱歉,我们现在算是室友的情谊了吧,一起睡过一晚的人,就别这么客气了!”叶明城故意当着四五个店员的面说了这些,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喜欢看文星伊脸红害羞的样子


在高端百货商场上班久了的店员们,瞬间就懂了这话其中的含义,又是秘书,又是一起睡了一晚的,这个女孩和叶总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不过令人不解的是,这个女孩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叶明城都被搞定了?于是所有人的眼神全部都集中在文星伊身上,热情之余充满着好奇,看的文星伊浑身不自在,脸颊发烫


叶明城知道自己的奸计得逞了,十分满意,于是跟店长说:“照顾好我的人!”


店长当然非常实趣儿:“放心吧叶总,您的人,自然不敢怠慢”


叶明城听到“您的人”这三个字,心里美滋滋的


店长一边介绍一边带着文星伊挑选,但文星伊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店长您去忙吧,我自己逛就可以”


“可是....”,店长有些担心


“叶明城那边我去说就好,您不用担心”,文星伊说道


“好吧小姐,我就在不远的地方,您有什么事,直接叫我就好”


“好的,您去吧!”


送走了别扭的眼光,文星伊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选自己喜欢的衣服了,从内衣到外套到鞋再到发饰和包,她没有放过一丝细节,既保存了对上班族的基本要求,又不失时尚的设计,前前后后去了十几家店,这算是她保留实力的一次购物了


换了一身适合上班的衬衣和短裙在身上,又穿了一双白色简约的高跟鞋,化了一个淡妆,其余的全都放在袋子里,店长见她买完了,于是带她去vip室找叶明城


“叶总您好,您一共消费了468,000.00元,请您刷卡。”收银员微笑着对叶明城说


“你还真没客气啊”,叶明城回头对文星伊说道


叶明城刷完卡,就和文星伊一起上了车,车的后座和后备箱,被文星伊买的物件填的满满的


“不愧是我的人,会花钱”,叶明城心里想着,竟然有些高兴


“买的开心吗?”叶明城问道


“开心呀,买了一些不给叶总您丢面子衣服和鞋,还有一些必需品”


“开心的话记得发工资时,找我还钱”,叶明城坏笑


“不给老板丢面子的事,难道不给报销吗?”有些撒娇口吻的文星伊虽然并没有真的想让叶明城花钱,但她似乎真的忽略了自己只是刚上班的小秘书这件事了


“公司可没有这项规定哦,不过看在你初来乍到的份上,钱算我借你的,你要还哦”,叶明城坏笑,他怎么可能在意这些钱,更不可能真的让她还


“想让我还钱的话,叶总记得多给我开些工资啊”,文星伊虽然倍感压力,但却用有趣儿的方式给出了回应


叶明城轻轻一笑,给出四个字:“看你表现”


虽然只认识一天还不到,但车上的气氛倒也不尴尬,不知不觉间,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到了公司


文星伊看着眼前的大楼,以及周围建筑物的分布结构,多么熟悉的场景,文星伊有些震惊,“这是我昨天来过的地方,叶总,你的公司吗?”


“是我的公司,你昨天还来过这里?”叶明城问道


“昨天从你家出来,我便来了这里,因为这是我在另一个时空的公司”,文星伊盯着这栋大楼,表情有些严肃,她越来越觉得这件事太过巧合了


“那还真是缘分啊,你注定要在这里上班”,叶明城虽然表面相信文星伊的时空论,但在心底,还是有所怀疑的


“进去吧”,叶明城见文星伊有些发愣的看着大楼,就叫她一起进去


虽然是同一位置的公司,但环境却天差地别,叶明城的公司自然是低调而不失奢华,奢华而不失品味


文星伊就这样默默的跟在叶明城身后一起进了公司,从门口停泊的小哥开始,到电梯口这一路,所有人都像约好了一样,上下打量着这位漂亮的女人


“叶总身边什么时候有女人了?”,“这女人是谁?”,“她还挺漂亮的”,“身材好棒啊”,“她的口红色号蛮不错的”,“漂亮是漂亮,但能和叶总同行不简单啊”……


无数的目光,无数的语言,同一时间砸在这个身材娇小的“同行女人”身上,她的脸红扑扑的,即使如此腰杆却依然笔直,面带微笑,习惯做爱豆的人,虽然害羞,但不会惧怕目光和议论的


进了电梯文星伊终于松了一口气,“叶总,你的人气很高嘛!”文星伊开着玩笑说


“当然,公司的总裁,长得又帅,能不被注视吗?”叶明城有些傲娇的说


“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啊”,文星伊被他的自信打败了


“你表现也不错呀,临危不惧,没给我丢脸”


“那你会给我涨工资吗?”文星伊开玩笑说


“表现好都给你记着呢,放心吧”,叶明城很满意她的回答


滴,电梯到了大楼的顶层,这里比一楼还要豪华十倍,各种设施应有尽有,餐食、健身、影院一样不少,这让文星伊更加确定了人生目标,还是当总裁好啊!


“以后那边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我有事会叫你”,叶明城指了指离他办公室最近的位置


“那我的工作具体是干什么呢?”文星伊不解的问道


叶明城突然靠近文星伊,故意压低了声音,用着暧昧的语气:“做我的贴身秘书,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说完叶明城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留下文星伊一个人站在原地,脸又红又胀,不知所措


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隔着透明玻璃向外看的,秘书处同事们的眼睛


秘书处副组长韩洛洛拿起手机,将看到的一切编成短信,发了出去


接收短信的是正准备做皮肤护理的韩青羽,“呵,这女人有些手段,越来越有意思了”


(未完待续……)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9

突然寫一寫感覺有錯字,一直重複檢查一直念的時候感覺怪怪的😂😂天文星😂😂


~~~~~~~~~~~~~


當天文星伊偷偷站在金容仙家門外等金容仙出門,金容仙出門后文星伊打算親自送金容仙到學校。


「早呀,容仙!」文星伊看見金容仙出門後說了一句。


「老師別嚇人好不,人嚇人嚇死人!」金容仙突然聽見旁邊一個人跟自已説早安就被嚇到了。


「哈哈,今天考試加油啦!還有記得考好成績我們的約定也要記得喲,今天你就不必騎自行車去,我載你去吧!」文星伊跟金容仙説。


「不會麻煩嗎?」金容仙剛聽見文星伊説約定的事便臉紅起來了,金容仙就低頭問不想讓文星伊看見自已臉紅。


「不會,...

突然寫一寫感覺有錯字,一直重複檢查一直念的時候感覺怪怪的😂😂天文星😂😂


~~~~~~~~~~~~~


當天文星伊偷偷站在金容仙家門外等金容仙出門,金容仙出門后文星伊打算親自送金容仙到學校。


「早呀,容仙!」文星伊看見金容仙出門後說了一句。


「老師別嚇人好不,人嚇人嚇死人!」金容仙突然聽見旁邊一個人跟自已説早安就被嚇到了。


「哈哈,今天考試加油啦!還有記得考好成績我們的約定也要記得喲,今天你就不必騎自行車去,我載你去吧!」文星伊跟金容仙説。


「不會麻煩嗎?」金容仙剛聽見文星伊説約定的事便臉紅起來了,金容仙就低頭問不想讓文星伊看見自已臉紅。


「不會,載你一點也不麻煩。」文星伊看見金容仙低下頭就伸手用手指把金容仙的頭抬起看她的臉。


「額...那快走吧!」金容仙見文星伊抬自已的頭起來臉紅整個展現給文星伊看了便打算快走。


「噗,那走吧」文星伊看金容仙心急想離開便就走在低著頭的人前。


兩個人走著走著文星伊突然停下讓後面不看路的人撞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金容仙的頭敲到文星伊的背頭也有點疼就揉了揉自已的頭向文星伊道歉。


「沒事,走路別低頭呀,走吧先去停車場。」文星伊說的話讓金容仙以為那個人在訓自已便遲遲不抬頭,但金容仙看見文星伊的手突然牽著金容仙的手説走吧。


到停車場后文星伊開車送金容仙去學校,在車上兩人都沒說話直到文星伊送金容仙到學校金容仙說了一句謝謝就去考場了。


~~~~~~~~~~~~~~~~~


金容仙考完后準備回家時在學校門口沒看見文星伊的車,但走著走著在學校后面有一輛車也就是文星伊的車。但文星伊沒有發現金容仙走過來,文星伊正在和自已父親通電話説工作自願的事,金容仙也看見文星伊在通電話並沒有去打擾,衹是在附近停留等文星伊通完電話在走過去。


「爸,再給我五年,五年就好了,我最多教完五年就去公司。」文星伊求著通話中的父親。


「你這丫頭的性格我還會不知道嗎?之前叫你來你就走,現在還不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等會你五年過後人都不來公司了。」文父反對文星伊說的話。


「我這次肯定聽你的,衹要給我五年,拜託就五年」文星伊想要跟金容仙繼續一起不想離開便叫父親答應。


「好!我再給你五年,這五年我不會去鬧你什麼,但如果你五年後沒有過來幫我繼承公司,那你後果自負!」父親答應文星伊讓他在玩五年,五年後不回去就讓他後果自負。


「好,謝謝父親!」文星伊聽見父親答應后掛了電話開心起來也沒看見金容仙在外徘徊。


「叩叩,文老師你忘記我了!」金容仙看見本來很生氣的文星伊突然表情變得開心都不理在外面的自已便走去敲了敲車窗開門。


「噢,抱歉沒看見你,等久了吧。」文星伊見金容仙上了車便幫她扣安全帶並解釋。


「沒事,剛剛看見你在接電話,話說文老師接到什麼電話本來很生氣的你怎麼一下變得開心。」金容仙吧在外看見文星伊的表情情況告訴文星伊並問她。


「沒事,我很快就可以繼續回去學校教你了。」文星伊傻笑跟金容仙説。


「那恭喜文老師啊!」金容仙看文星伊的樣子覺得好笑並忍笑説。


~~~~~~~~~~~~~


七塔姐姐

穿越时空夜宿总裁家中的文星伊,明天开始就要做总裁大人的小秘书了,第一天上班,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明天将更新《若是初雪时》第三话

点进主页来看吧

穿越时空夜宿总裁家中的文星伊,明天开始就要做总裁大人的小秘书了,第一天上班,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明天将更新《若是初雪时》第三话

点进主页来看吧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05 MAMA...

2019/12/05

MAMAMOO 官方IG更新:

△ 2019 그리메상에서 우리 맘무가
엔터테이너상을 수상했습니다🏆
뜻깊은 곳에서 의미 있는 수상을 하니 너무
행복하누 무무들도 오늘 하루 행복하게 마무리해요🤗

2019 Grimae颁奖礼上我们MAMAMOO获得了Entertainer奖🏆
在有意义的场合获奖真的很幸福!
MOOMOO们也幸福地来做今天的收尾吧🤗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05

MAMAMOO 官方IG更新:

△ 2019 그리메상에서 우리 맘무가
엔터테이너상을 수상했습니다🏆
뜻깊은 곳에서 의미 있는 수상을 하니 너무
행복하누 무무들도 오늘 하루 행복하게 마무리해요🤗

2019 Grimae颁奖礼上我们MAMAMOO获得了Entertainer奖🏆
在有意义的场合获奖真的很幸福!
MOOMOO们也幸福地来做今天的收尾吧🤗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火锅天才✨
星星✨我的取向狙击

星星✨我的取向狙击

星星✨我的取向狙击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8

「金容仙你的畫今天趕出來明天交給我!」一位老師進班告訴金容仙明天就要交畫便叫她今天完成。


「可是....」金容仙想起今天跟文星伊約了要補習,放學後衹能直接趕去畫室,手機也沒電了畫室沒有充電器也沒辦法跟文星伊説今天沒空。


「沒有可是了,明天一定要交上畫!」老師說完後就離開課室回去自已辦公室。


~~~~~~~~~~~~~~~~~


放學後金容仙就直接去了畫室,而文星伊在自家等待金容仙過來補習,時間一直過去文星伊發現金容仙沒來便打了通電話給金容仙。文星伊撥打過去只聽見一個女人説[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文星伊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便出門敲了敲隔壁房門,門開了是金容...

「金容仙你的畫今天趕出來明天交給我!」一位老師進班告訴金容仙明天就要交畫便叫她今天完成。


「可是....」金容仙想起今天跟文星伊約了要補習,放學後衹能直接趕去畫室,手機也沒電了畫室沒有充電器也沒辦法跟文星伊説今天沒空。


「沒有可是了,明天一定要交上畫!」老師說完後就離開課室回去自已辦公室。


~~~~~~~~~~~~~~~~~


放學後金容仙就直接去了畫室,而文星伊在自家等待金容仙過來補習,時間一直過去文星伊發現金容仙沒來便打了通電話給金容仙。文星伊撥打過去只聽見一個女人説[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文星伊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便出門敲了敲隔壁房門,門開了是金容仙母親,文星伊詢問金母「您好,請問容仙回來了嗎?」,而金母回復了句「容仙啊,這個時間應該是在畫室,不過一會應該就回來了。」


「容仙啊,給你帶了食物,吃完了在畫吧,看你好像還沒吃吧!」韓瑞雪像平時一樣來了畫室,但今天老師讓金容仙完成畫明天就要交,韓瑞雪心想這人今晚也應該不會回家了吧。


「瑞雪借我手機一下,我手機沒電了。」金容仙見韓瑞雪進門帶食物給自已順便問了。


「哦好,給你密碼你知道的。」韓瑞雪把手機遞給金容仙並說。


拿到手機的金容仙解鎖后就快速按了手機應用撥打電話給文星伊。[通話信息 ↓]


「老師我是容仙,我今天沒去補習了,我有事情要忙,明天才去補習。」


「這手機是誰的?」


「瑞雪的,我手機沒電關機了,他剛好過來我就讓他借我手機。」


「噢,好的,那你明天再來吧。」


「能麻煩您一件事嗎?」


「什麼事,説看看」


「幫我告訴我母親我今晚沒回家住瑞雪家裡。」


「好的我幫你說」


「好的老師我先忙了再見。」


通完電話后金容仙便吧自已的畫完成,送走韓瑞雪就睡下了,在那之後金容仙每天都有去補習,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眼看時間就快到考試的時候了,距離考試還有一天,這天金容仙還是一樣到了文星伊家裡補習。


「老師,如果我考試成功考到前五,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金容仙害羞的問文星伊。


「什麼事情呢?」文星伊疑問的問了金容仙。


「不能說是秘密,老師您先答應吧!」金容仙拜託文星伊答應自已的要求。


「好好好,我答應你,但我也有个疑問要你答應告訴我。」文星伊答應金容仙后準備要問金容仙一個問題。


「什麼疑問?」金容仙還沒反應過來便又問了文星伊。


「我想知道,你到底為什麼要躲我?」文星伊到金容仙耳旁説,文星伊想要親口聽見金容仙説原因,在文星伊幇金容仙補習的3星期內文星伊也對金容仙有种喜歡的感覺,但也雖然從很多學生口中聽見説金容仙很喜歡自已,但還是想親口听見她説是不是真的喜歡自已。


「額....」金容仙還沒來得及時反應就被眼前的人摸了自已的頭還偷笑。


「不說話當你答應咯!」文星伊看眼前的人不說話就自動當成對方默認。


「我...」金容仙想在說什麼就被文星伊的手指放在自已嘴前不讓說話。


「我已經當你默認了,不能反悔咯!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得早點回去了。」文星伊說完便站起身來送金容仙離開。


~~~~~~~~~~~~~~~~~


最近一直在追个遊戲[隱形守護者]結果看太high忘記打文了,現在剛打完文就立馬過來發文了,希望不要有太多錯字。


勤劳的搬运工

2019/12/04

MAMAMOO 官方IG更新:

△ 무무들 덕분에 MAMA에서
Favorite Vocal Performance 상도 받고
하루 종일 행복만을 느낀 날이었습니다!
무무들을 만나고 매일매일 웃음꽃만
피는 것 같아요 무무들 고맙누😍

感谢MAMA 获得Favorite Vocal Performance奖 很开心

谢谢Moo Moo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2019/12/04

MAMAMOO 官方IG更新:

△ 무무들 덕분에 MAMA에서
Favorite Vocal Performance 상도 받고
하루 종일 행복만을 느낀 날이었습니다!
무무들을 만나고 매일매일 웃음꽃만
피는 것 같아요 무무들 고맙누😍

感谢MAMA 获得Favorite Vocal Performance奖 很开心

谢谢Moo Moo


需ins秒开加速器可留邮箱

倉鼠星寶寶❤️

輝夜星空

短篇/現實向


(最近的星狗太甜了💗忍不住先來個短篇)


這是丁輝人跟文星伊認識的不知道第幾年


這也是丁輝人喜歡文星伊的不知道第幾年


喜歡這種東西像毒癮般喜歡上了戒掉怎麼這麼難


玟星歐膩你知道嗎?我好喜歡妳。



「容仙歐膩~」又是文星伊日常撒嬌,出道的這五年已經看過無數次了,丁輝人連頭也不抬的想著


不知道是文星伊太笨還是裝傻,丁輝人從剛出道的常常黏在文星伊旁邊到現在出了鏡頭就盡量往旁邊躲,難道文星伊都沒有察覺嗎?也是,文星伊的目光從不在我丁輝人的身上呀


想到這丁輝人自嘲的笑了笑,走出了練習室。


站在角落的安慧真無奈的搖搖頭...



短篇/現實向


(最近的星狗太甜了💗忍不住先來個短篇)



這是丁輝人跟文星伊認識的不知道第幾年


這也是丁輝人喜歡文星伊的不知道第幾年


喜歡這種東西像毒癮般喜歡上了戒掉怎麼這麼難


玟星歐膩你知道嗎?我好喜歡妳。



「容仙歐膩~」又是文星伊日常撒嬌,出道的這五年已經看過無數次了,丁輝人連頭也不抬的想著


不知道是文星伊太笨還是裝傻,丁輝人從剛出道的常常黏在文星伊旁邊到現在出了鏡頭就盡量往旁邊躲,難道文星伊都沒有察覺嗎?也是,文星伊的目光從不在我丁輝人的身上呀


想到這丁輝人自嘲的笑了笑,走出了練習室。


站在角落的安慧真無奈的搖搖頭,自家的姐妹到底是要多虐心呢?明明喜歡玟星歐膩卻從來不開口說,雖然自己也知道玟星歐膩對容仙歐膩真的太歪膩了,但這樣一直下去大概會憋出病來吧?唉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看到這樣的場景。


望著走出練習室的丁輝人,安慧真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望著一旁的文星伊希望他能趕快開竅。




身為拍攝時間永遠幸運墊底的文星伊和丁輝人今天也是實力發揮,依然是最後兩個拍攝的,雖然丁輝人不太想要跟文星伊兩個人單獨待到最後,無奈運氣的部分不給力,也只能待著了。



「輝人啊?等等有事嗎?一起去我家喝一杯吧!」文星伊對著一旁安靜的丁輝人小心翼翼的問到



丁輝人抬起頭望著文星伊,明明很想一口答應,但又想起了剛剛容仙歐膩還在時兩人膩在一起的模樣還有兩人又約好一起去濟州島玩文星伊開心的模樣,丁輝人又口是心非了。



「歐膩怎麼不找容仙歐膩去喝呢?還是因為容仙歐膩今天沒空嗎?」


見文星伊沒有回話,丁輝人笑了笑站了起來準備走出休息室,這時在旁邊的文星伊突然拉住了丁輝人的手



「不是的,輝人啊你誤會了!是真的想跟輝人一起喝點酒聊聊天了,好久沒有跟妳單獨相處了。」大概是怕被拒絕,文星伊說完低著頭不敢望向丁輝人。


看著眼前的文星伊丁輝人心軟了



「好吧姐姐,今天去你家喝點酒吧!下酒菜我想吃雞爪跟炸雞。」說完的輝人便走出了休息室準備拍攝了。



「好⋯」這是文星伊最近一兩年來約了丁輝人這麼多次第一次沒有找藉口逃跑。




拍攝結束後丁輝人和文星伊一起搭著保母車到文星伊的家。


「外賣我都訂好了~等等就來了你先坐,我下樓去買個啤酒,等我喔~」文星伊說完就下樓去買酒了留下了丁輝人一個人



多久沒來這裡了,還是跟之前一樣乾淨整齊,文星伊風格。丁輝人突然想到之前在網上看到粉絲說的一句話


「玟星歐膩太常跑容仙歐膩的家了,都忘了玟星歐膩有自己的家呢~」



唉怎麼又自己虐自己了呢,早就知道該找理由拒絕的


這時的文星伊已經買好酒上樓了,看著坐在沙發上發呆的丁輝人



「輝人怎麼總是心不在焉的呢?是有什麼心事嗎?等等問問她好了,好久沒有跟輝人聊聊了!」文星伊心想


等到外賣跟酒都準備好已經是一個小時過後了,文星伊安靜的坐在丁輝人旁邊看著丁輝人一杯一杯的喝著燒酒



「輝人啊你不要喝這麼快會醉的,你心情不好是嗎?可以跟歐膩說呀,發生什麼了嗎?」


看向一旁的文星伊丁輝人不發一語



「我該怎麼說呢歐膩?說我有多喜歡你,說我有多不喜歡看著你總是黏在容仙歐膩的身邊嗎?」丁輝人心想


見丁輝人都不說話,文星伊也只能陪著她一杯一杯的喝


果然喝著悶酒的人總是容易醉的,丁輝人紅著臉的望向文星伊哭了。


「輝人啊你怎麼了,不要哭,發生什麼事了跟歐膩說!」


文星伊伸手要擁抱住丁輝人卻被她一把推開了


「歐膩,請不要再對我這麼溫柔了!」丁輝人紅著眼說到



「是我做了什麼讓輝人討厭的事嗎?」文星伊不知所措的看著丁輝人


「歐膩啊這麼多年了你還沒看出來嗎?我喜歡妳,很喜歡妳呀!已經從充滿希望到讓自己絕望了歐膩,你知道嗎每次看著你跟容仙歐膩這麼好,我都覺得心情很鬱悶,但那明明不是妳也不是容仙歐膩的問題,歐膩拜託了以後離我遠一點吧!」丁輝人無力的說完便拿著包包站了起來,在一旁的文星伊立刻拉住她,還沒反應過來的丁輝人一個踉蹌倒在文星伊的懷裡正想站起來時文星伊溫熱的唇就印在了丁輝人的唇上,丁輝人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文星伊,立刻推開了她


「歐膩,你⋯你喝醉了吧?你知道你剛剛在幹嘛嗎?」



「丁輝人你看著我,我喜歡妳一直都很喜歡妳,喜歡你的單純喜歡你的與世無爭喜歡妳的笑容也喜歡妳一聲一聲的玟星歐膩,丁輝人你早該告訴我的,我以為妳是討厭我才一直刻意疏遠我的,我每天每天都在想該怎麼更靠近妳,丁輝人妳真的是折磨人。」



丁輝人不敢置信的聽著文星伊一句一句的告白,捏了捏自己的臉頰,呀!好痛!文星伊看著眼前犯傻的小孩忍不住笑了


「丁輝人,跟我在一起吧!這一次別在再逃開了,我愛妳,我真的很愛妳。」說完文星伊把丁輝人擁入懷中



「歐膩⋯」在文星伊懷裡的丁輝人忍不住又哭了,這一切這麼的不真實也這麼的讓她不可置信,星伊歐膩是她女朋友了,這麼多年了,原來自己誤會這麼多年了。


文星伊捧著丁輝人肉肉的小臉蛋,看著眼前可愛的女友又吻了上去


這次丁輝人沒有再推開她也回應了起來


「呀,丁輝人,妳這輩子都不準離開我身邊!」



Nega

小姐,请您自重(10)

第十章

 

保姆星vs富二代纨绔容(容攻)

 

 

 

 

 

 

挂断电话后,文星伊看着桌上做好的饭菜,呆愣了半晌,起身把饭菜倒入了厨余桶。无事发生般收拾好碗筷,哄着吃饱喝足的小金阳睡下。

折腾着全家上下都清扫了一遍之后,看了下时间接近一点…

站在浴室镜前,看着镜中满头大汗狼狈不堪的自己,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自己一直盼着那个爱碰瓷儿的金大小姐远离,可真的听人家亲口承认时,又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自己又不喜欢女人,大不了以后离她远点就是了。

文星伊自我安慰的心宽了不...

第十章

 

保姆星vs富二代纨绔容(容攻)

 

 

 

 

 

 

挂断电话后,文星伊看着桌上做好的饭菜,呆愣了半晌,起身把饭菜倒入了厨余桶。无事发生般收拾好碗筷,哄着吃饱喝足的小金阳睡下。

折腾着全家上下都清扫了一遍之后,看了下时间接近一点…

站在浴室镜前,看着镜中满头大汗狼狈不堪的自己,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自己一直盼着那个爱碰瓷儿的金大小姐远离,可真的听人家亲口承认时,又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损失,自己又不喜欢女人,大不了以后离她远点就是了。

文星伊自我安慰的心宽了不少。

洗漱更衣搂着自己的杰尼龟躺到床上,却是辗转的怎么都睡不着。第二天起床,黑眼圈又加深了一个色号。

 

那天之后,二人还像以往一样,而某人的心境却慢慢产生着变化。

金容仙并不知道安秀静搞出的幺蛾子,只知道小保姆越发介意她的碰触,有时只是稍稍碰到一下,就像触电般弹开…

 

金容仙偶尔出去,文星伊也不再过多询问。在家时依旧死皮赖脸的蹭床睡,二人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几个月。

 

………………

 

“.…啊哈~…星~…”

金阳圆滚滚的像颗小皮球,坐在学步车上极速狂奔。

“饭饭~…”

呲着那几颗小乳牙,兴奋的围着文星伊打转转,等着吃饭饭。

 

“哼哼~叫姨才给吃哟~”

“嗯~好香呀~”

文星伊闻了闻碗里的蒸蛋,露出馋人的表情。

 

“伊~…饭饭~…”

金阳跳着脚像只小雏鸟等着投喂,口水顺着嘴角流到前襟。噘着嘴可爱的小模样儿,逗得文星伊心都要融化了。

 

文星伊把金阳从学步车里提溜出来,抱坐在腿上,试了下蒸蛋温度刚刚好,舀了一勺喂到“小雏鸟”嘴里。

 

………………

 

“哐哐哐!”

门外大力的敲击声,吓得金阳一个机灵,撇嘴就要哭。

 

“奥~乖阳阳,不怕不怕~”

文星伊起身抱着金阳颠了两下,边轻拍后背安抚着走去开门。

 

文星伊抱着金阳,看着眼前几个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的人一脸无措。

“你们是…?”

 

“您好,我们是法院执行处工作人员,因为金容仙女士有银行的一批贷款逾期未还。现在要查封房屋,贷款限期一周付清,如逾期未还清,法院有权拍卖此房还款。”

“麻烦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请稍等,我打个电话。”

文星伊返回卧室拿出手机给金容仙打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文星伊皱了皱眉,翻出另一个备注号码。

“滴…滴……”

 

“喂,星伊啊~”

 

“金妈妈…”

 

“你尽量配合他们工作就好。”

“收拾一下东西,我现在过去接你们。”

金夫人像是一早料到了文星伊会打电话过来,一副轻松应答。

 

“奥,好。”

 

文星伊拿出那两个久违的破帆布包,收拾好自己的衣物用品还有杰尼龟提到客厅处,抱着金阳坐在沙发等金夫人。

 

一会儿功夫金夫人就到了,进房后热络的和工作人员打招呼。

“小张~”

 

“全姐。”

 

“嗯,辛苦你们了啊~”

金夫人走到沙发处,从文星伊怀里接过金阳。

“哎呦~我家大孙子又胖了哟~”

“你星姨给吃啥好的了~”

 

“哈~…奶…”

金阳见到金夫人兴奋的蹦高,小胖手搂住金夫人脖子噘起小嘴就亲亲。

 

“哎呦~我乖孙想奶奶了啊~”

“我们亲蛋蛋儿~啵啵~”

 

金阳就是个小人精,才一岁多就会哄人开心了,把金夫人逗的哈哈笑,宝啊肉啊,亲的不得了。

 

“星伊…走吧回家~”

金夫人把金阳递回给文星伊抱着,揽着文星伊肩侧往门口走。

 

“金妈妈,我…我的……”

文星伊涨红着脸,示意客厅角落忘记的那堆破烂儿。

 

“小张麻烦帮忙提下行李放到车上~”

 

“好的,全姐。”

 

…………………

 

文星伊呆愣的看着眼前的半山独院别墅,比之前金容仙的住处还大好几倍…

 

“妈,您回来了。”

一个看似三十出头的面容和善的男人迎了出来。

“这位是?”

男人侧头看着文星伊微微愣神。

 

“我…我叫文…文星伊……”

文星伊一怕生就结巴的毛病始终改不掉,耳根憋的通红。

 

“星伊啊~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

“这是我儿子,金容国。”

“他比你和容仙都大,是哥哥。”

金夫人的手温柔的搭上文星伊肩头。转头见自家儿子看愣了神,微挑眉梢。

“咳~”金夫人轻咳了一声提醒儿子回神。

“容国啊,你让佣人把容仙的房间收拾一下,星伊以后就住那间房。”

 

“好。”

 

…………………

 

金容仙此刻还不晓得自己被金全颂贤女士摆了一道。

昨晚一群狐朋狗友去孙承欢家轰趴到凌晨三点,金容仙更是醉的一塌糊涂,趴人家沙发睡了一宿。

早起就落枕了,歪着脖子被狗友一顿嘲笑。

开着刚买没多久的限量小跑回到家,发现门上贴着两道纸封条,自己又忘拿家里钥匙,敲门也无人应答,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吧,才发现手机电量不足关机。

想着开车给手机充个电,倒霉催的车子赶巧就没油打不着火了。

又歪着个脖子走了二里路,到人家超市借充电宝,被收银员怪异的眼光一阵审视。

好不容易充了一会儿电,手机开了机,短信发来一条小保姆的未接来电。

 

“滴…滴…滴……”

电话在金容仙失去耐心的前一秒钟接通。

 

“喂?!”

“你人呢?!”

金容仙大清早的憋了一肚子火,吃枪药般通了电话就是一通吼。

 

“我……我…”

“我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关机了…”

文星伊正和金夫人闲唠家常,手机另一边像开了免提一样大吼。文星伊涨红着脸起身,想去旁边听电话,被金夫人一把拉住手腕拿过手机。

“……”

 

“靠!你特么赶紧给我回来!”

“我……”

金容仙还要说什么被对面金夫人直接打断。

“你个臭丫头!和谁大喊大叫呢?!”

金夫人一直是个好脸面的人,却是不知道上辈子缺了什么德,生出这么个不省心的玩意儿,整天往她脸上抹黑。

 

“啊西!…嘶~…”

金容仙抽着落枕的脖子一阵钻心的疼痛。

“她人呢?”

 

“你要干嘛?”

金夫人看着一旁文星伊抱着自家孙儿的温馨画面,暂且压下那股邪火。

 

“我能干嘛…还能吃了她不成?”

金容仙话里透着委屈巴巴。

 

“星伊和金阳我带回家了。”

“你呢,就爱在外面怎么折腾,我也不管你了,就这样吧…”

 

“哎哎!老妈别挂!我房子怎么回事?!”

金容仙一激动落枕的脖子“咯吱”一声。

“卧槽!嘶~!…”

 

“是你自己贷款买小跑,逾期不还银行钱,人家扣你房子不是应该的么?”

金夫人一脸的奸计得逞。

 

“我什么时候逾期不还了!?”

“这边绑着……”金容仙呆愣片刻。

“老妈…您不是这么狠心吧?!”

金容仙拿出卡让超市收银员在pos机刷了一下,印证了残酷的事实。

“您锁我卡!?”

金容仙彻底忘了自己还在落枕,歪着的脖子猛的一正,落枕奇迹般的被金全颂闲女士隔着手机治好了。

 

“真是不好意思呢,金小姐~”

“正确来说那张卡的主人姓全名颂闲~”

掌握家里财政大权的全女士,就连金爸都得溜着,更何况他闺女了。

 

“您就坦白了吧,我是您路边捡来的吧?”

“有您这么对自己亲闺女的么?!”

金容仙彻底绝望了,瘫坐在超市边椅。

平时消费一张卡解决问题,现在被锁了就是身无分文,还有家不能回。

 

“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咯~”

“我听你老爸说,最近想让你回公司帮忙?”

 

“嗯哼…搞了半天您在这等着我呢~”

“公司有哥在管,不是挺好么?”

“干嘛还拖上我啊…”

 

“奥,那你就爱去哪去哪吧。”

金夫人不再废话,爽快的挂断电话。

 

“啊西!”

金容仙宿醉后口干舌燥,想买瓶矿泉水,兜里却没有装零钱的习惯。收银员见她可怜,拿了个一次性纸杯去屋内接了杯水给她。

 

金容仙从小到大就没这么憋屈过,差点哭了出来,一口喝光杯里的水压下情绪…

不想就这么屈服在金全颂贤女士的淫威之下,掏出手机给狗友打电话。

“滴…滴……”

“喂…”

 

还没等金容仙说话,那边孙承欢先给她来了一套“组合拳”,

“老铁,这次真帮不了你。”

“你老妈给我们几个挨个下了通牒,借给你钱的话,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您大慈大悲放过我们吧,啊~”

“靠!”

金容仙气急手机一把拽出老远,反应过来小跑过捡起查看,手机屏幕裂了好几道,

“呼…”

金容仙彻底败了,出门打了个车,乖乖报上老宅地址。

 

……………

 

“师傅,您在这等一下,我进去拿钱…”

 

金容仙正准备下车,被司机反手一把拉住,

“不行不行,现在就要!”

“我见多了你们这种小姑娘。”

“打车到了地方去拿钱,之后就跑没影了!”

司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靠!我脚上穿这双鞋都够买你这台破车了!会少你这点钱么!?”金容仙一把甩开司机抓着的胳膊,拿出手机给文星伊通了个电话,
“给我wx转点钱。”

 

“干嘛用?”

 

“呼……”

“付打车费…”

金容仙的脸都在这一天丢尽了。

 

“多少啊?”

 

“先转十万吧。”

 

“你当买车呢。”

 

“又不是不还你!抠搜的!快点!”

 

“金妈妈不要我给你钱……”

 

“靠!”

 

“你在哪呢?”

 

“家门口!”

 

文星伊挂断电话,见金夫人抱着金阳逗乐。回卧室拿了钱包开门出去。

 

 

………………哈哈哈の分割线………………

 

 

倒霉催的哟~

 

可怜我亲闺女了~😂

 

这算虐到金仙了么?😂

_深空w

    文总太绝。

    文总太绝。

_Yobyul

𝟷𝟿𝟷𝟸𝟶𝟺 ᴍᴀᴍᴀ  
ʏᴏᴜ'ʀᴇ ᴛʜᴇ ᴏɴᴇ ✨ 

𝟷𝟿𝟷𝟸𝟶𝟺 ᴍᴀᴍᴀ  
ʏᴏᴜ'ʀᴇ ᴛʜᴇ ᴏɴᴇ ✨ 

日月教徒~

美好的師生戀 07

「你去櫃子里找T恤穿吧,我祇有一件睡衣。」金容仙跟韓瑞雪説完後便進入浴室洗澡。


洗完澡的兩人就去床上睡覺了,枕頭有兩個所以兩個人個一個,但棉被祇有一個所以兩人就一起蓋被,韓瑞雪睡前就抱著金容仙,雖然開著空調但還是讓金容仙感到很悶熱。


「瑞雪我好熱你別蹭過來了。」金容仙迷迷餬餬的告訴韓瑞雪。


「好吧。」韓瑞雪回應金容仙后兩人就沉沉睡去。


~~~~~~~~~~~~~~~


過幾天后,過3个星期就是考試的時候,考完試后1星期就是假期,韓瑞雪和金容仙兩人商量説假期要出國玩就打算各自回家詢問父母,韓瑞雪的父母都讓自已女兒出去玩,但金容仙就不同了。


「媽,我跟瑞雪打算在考...

「你去櫃子里找T恤穿吧,我祇有一件睡衣。」金容仙跟韓瑞雪説完後便進入浴室洗澡。


洗完澡的兩人就去床上睡覺了,枕頭有兩個所以兩個人個一個,但棉被祇有一個所以兩人就一起蓋被,韓瑞雪睡前就抱著金容仙,雖然開著空調但還是讓金容仙感到很悶熱。


「瑞雪我好熱你別蹭過來了。」金容仙迷迷餬餬的告訴韓瑞雪。


「好吧。」韓瑞雪回應金容仙后兩人就沉沉睡去。


~~~~~~~~~~~~~~~


過幾天后,過3个星期就是考試的時候,考完試后1星期就是假期,韓瑞雪和金容仙兩人商量説假期要出國玩就打算各自回家詢問父母,韓瑞雪的父母都讓自已女兒出去玩,但金容仙就不同了。


「媽,我跟瑞雪打算在考試完后的假期出國玩,能不能讓我去。」金容仙撒嬌的問自已母親。


「不行!除非你考試拿到前五我就讓你跟瑞雪去。」金母知道如果這時答應自已女兒的話她就不會好好學習了,所以就給金容仙一個條件。


「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英語很差,怎麼可能考到那麼前。」金容仙聽見自已母親這麼說覺得這件事是很渺茫的事情。


「如果沒前五就沒得去,這段時間我可以幫你請個補習老師,如果你要的話!」金母不管自已女兒說什麼,表明衹要不是前五哪裡都去不了。


金容仙對自已母親的條件覺得很無言,為什麼一定要拿成績來鎖著自已,明明都知道自已的英語每次都不及格,再加上自已之前逃了英語課那麼久怎麼補的回來,金容仙心想。


~~~~~~~~~~~~~~~~~


「叩叩,文老師在家嗎?」金容仙敲了敲文星伊的門口並問。


「怎麼了嘛,找我有什麼事嗎?」文星伊開門看見了金容仙并問了她。


「老師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如果你覺得麻煩的話可以不用答應我。」金容仙跟文星伊説。


「別再門口聊,進來說。」文星伊讓金容仙進來家裡並去廚房端了杯水遞給金容仙問她有什麼事嗎。


「就是我想問您,您能不能幫我補習英語。」金容仙低下頭問了文星伊。


「怎麼這麼突然要我幫你補習呢?」文星伊覺得奇怪并繼續問原因。


「就是....我和瑞雪打算在假期時出國玩,但我媽媽説如果我考試成績沒在前五就不讓我去,我的英語很差再加上之前逃了你的課,我希望你能幫我補習。」金容仙告訴文星伊原因時把我逃了你的課變得很小聲,這讓文星伊感覺到想笑。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在哪裡補習是个問題。」文星伊告訴金容仙説可以幫他補習但是沒有場地讓他幫他補習。


「老師,您家可以不,我怕我媽不讓您教我,他肯定會叫別的家教幫我補習的。」金容仙向文星伊提議在對方家,並告訴文星伊説不能在自已家因為母親的原因。


「那行,你有空的話就放學了可以過來我這裡,你有手機吧,你先加我聊天軟體,要補習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文星伊向金容仙説並給金容仙自已的聊天軟體賬號讓對方加。


「好,加了,老師謝謝你。您不能在後天開始幫我補習?」金容仙說完後問了文星伊問題。


「可以,你到時候過來吧!」文星伊說完後就送金容仙回家。


~~~~~~~~~~~~~~~~~


補更一篇,昨天沒更😄😄

看來差不多該讓容告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