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玫兰莎

89781浏览    595参与
Eclipse小麟
作战前的准备已经做好 等待您的...

作战前的准备已经做好

等待您的指示

作战前的准备已经做好

等待您的指示

loye
自信满满的发出来(不求涨粉但求...

自信满满的发出来(不求涨粉但求不被脱粉)

自信满满的发出来(不求涨粉但求不被脱粉)

梧舟

威塞克斯蔷薇

  伦蒂尼姆的秋天,总是会很突然地下起小雨。

  有些香料在这样的天气里会受潮——店里的小伙计忙忙碌碌地收拾着,电话叮铃铃响个不停,大家似乎都很忙碌……尤其是父亲和母亲,每次回家来都很难看到他们的人影,本来就没有人可以说话的房子,就更令人觉得有些……

  空荡荡的。

  “玫兰莎小姐,是个温柔的人呐。”

  “虽然有些不擅长表达……不过,是个好孩子呢。”

  好孩子……吗?

  眼眸中的光彩一点点变得黯淡。

  说着这样话的,温柔的管家太太,已经不在了。

  据说是被店里的其他人排挤出去的,因为矿石病。他们提起那个总是笑着的中年女人时眼睛里分明有着嫌恶和恐惧,好像她是一个什么...

  伦蒂尼姆的秋天,总是会很突然地下起小雨。

  有些香料在这样的天气里会受潮——店里的小伙计忙忙碌碌地收拾着,电话叮铃铃响个不停,大家似乎都很忙碌……尤其是父亲和母亲,每次回家来都很难看到他们的人影,本来就没有人可以说话的房子,就更令人觉得有些……

  空荡荡的。

  “玫兰莎小姐,是个温柔的人呐。”

  “虽然有些不擅长表达……不过,是个好孩子呢。”

  好孩子……吗?

  眼眸中的光彩一点点变得黯淡。

  说着这样话的,温柔的管家太太,已经不在了。

  据说是被店里的其他人排挤出去的,因为矿石病。他们提起那个总是笑着的中年女人时眼睛里分明有着嫌恶和恐惧,好像她是一个什么,急切需要被丢出去然后远远躲开的垃圾。

  “是感染者啊!”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染上的……会不会传染给我们?好可怕!”

  “就该让她滚出去!”

  记得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皲裂的皮肤上凝结着狰狞的、耀眼的源石结晶,眼睛已经不再能看见,听力也极为衰弱,但就是那样的时候,她还是在笑着——

  “要……走开一些啊……”

  “传染……快……走……”

  手指无意识地收紧,纤弱的茎干经不住这样的力气,软趴趴地弯倒下来,花瓣柔软,落在她手背,玫兰莎回了神,将花朵插进玻璃瓶里。

  但折断的茎干是再也无法挺立起来的了。

  窗外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在吵闹,街道上一片混乱,冰凉的雨珠被风吹进来,打在脸上,有种冰凉的刺痛,好像有人晕倒了,警官在大声嚷嚷,有孩子恐惧的哭声,感染者危机爆发后伦蒂尼姆一直处在这样的气氛里,像是未点燃的炸药桶,压抑、安静,又充满某种危险的气息。

  “像蔷薇花……”

  威塞克斯中学景观湖边那个涨红了脸的少年,低着头,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的一句话来,他像是不敢看她的眼睛——明明她心里应该更紧张才对——抓紧了手里的洋伞,却听见那少年再次开了口——

  “玫兰莎,就像蔷薇花一样。”

  “为……为什么这么说?”

  是秋季假期前的最后一天,黄昏时分,皮质行李箱在脚边闪着光,那少年低着头,涨红着脸。

  “因为……因为……”

  “有蔷薇花的香气……安静……安静又美丽。”

  “虽然不经常说话……虽然看上去就像蔷薇一样带着刺不可接近……但你的眼神就像柔软的蔷薇花瓣一样漂亮……我……”

  最后他说了什么,玫兰莎没有听清。

  只记得少年涨红的脸颊躲闪的眼神,如同天边火烧云一般妖冶的色彩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朵根,又顺着耳朵根往下,隐隐约约能够看见的……脖颈旁边,细小的结晶,火焰般妖冶的红。

  然后,再没见到那个少年了。

  玫兰莎伸手关上了窗户,新的管家从楼下走了上来,目光落在她脚边的皮箱上,脸上挂着的笑容礼貌又客气。

  “小姐,车来了。”

  “夫人说……您不必再回学校去,这段时间就跟着她到家族产业中帮忙……听说您就读的学校里出现了矿石病感染者……夫人很担心您。”

  “知道了。”

  玫兰莎点点头,一旁的镜中映出少女纤细单薄的身形,威塞克斯中学的校服衬出修长的线条,袖口的花纹精致又得体。

  “您和夫人,当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优秀的贵族小姐。”

  管家看着少女,忍不住低声开口。

  如果不是这场矿石病危机……

  如果不是过分沉默安静的性格……

  这样优秀的女孩本该在上流社会的圈子中大放异彩。

  “矿石病……会把人变成什么样子?”

  没有理会他的感慨,像是自语一般,玫兰莎轻声发问了。

  洋伞中藏着锋利的长剑……那是她的剑术老师送给她的临别礼物,那个神秘的老师……除了贵族常用的花哨剑法之外,还教会了她很多别的东西……那位老师说的话总是很奇怪,但也已经记不清楚了……太久远了,只记得他的眼睛很漂亮……就像管家太太死去时那些在她身上闪着光的源石,就像那个红着脸的少年,脖颈下方妖冶的火红结晶。

  过去她从不明白那位剑术老师为什么要教她那些,危险却美丽的剑法,矿石病在伦蒂尼姆爆发之后,却好像摸到了一些不甚清晰的线,虚无,又轻盈。

  “会带走人的生命……那些人的生命永远地和源石缔结在一起了,源石燃烧着他们生命的力量,让他们的生命闪耀出火焰的光芒……”

  “然后呢?”

  “然后破碎掉,就像怪物一样。”

  “怪物吗……”

  玫兰莎看着花瓶中垂下头颅的蔷薇,抿紧了嘴唇。

  秋天的伦蒂尼姆……雨水是真的,很冷啊。

  像是再也无法支撑住身体的站立,少女陡然如同折枝的蔷薇一般软倒了下去,隐约是管家的惊呼和什么人恐惧的呼喊……她微微垂下眼睛,左肩那种宛如源石烧灼般的疼痛感,无比清晰。

  矿石病……

  ……

  “玫兰莎!”

  卡提的声音。

  “都说了,玫兰莎小姐还在长身体,要多吃有营养的食物,为了训练太拼命可不行哦!”

  芙蓉笑眯眯地,“下次再这样突然晕倒可不是个办法……安塞尔你也看着她一点嘛!”

  “不过……玫兰莎剑术那么厉害……性格又那么可靠……身上还总是有好闻的香气,怎么看都是好强大好强大,不会晕倒的样子呢!”

  毛茸茸的耳朵蹭过手背,卡提的眼睛亮闪闪的。

  “整个罗德岛,玫兰莎身上的味道最好闻了!”

  “玫兰莎,是像蔷薇一样的女孩子呢……”

  一旁年轻的男孩子笑了起来,缓缓放下手中的针管,“强大又可靠……不过,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呀。”

  他缓步走到她身边。

  “是不是太累了?怎么好像一直在出神?”

  “我……”

  玫兰莎低下头,手指无意识地将被单捏紧。

  我想起了一些,在来到罗德岛接受治疗之前的事情。

  秋季雨幕里美丽的伦蒂尼姆和蔷薇安静盛放的威塞克斯。

  学生们三两走过,空气中浮动着花朵和雨水冰冷的香气。

  那是,即便整个世界被矿石病搅到面目全非,也依然在岁月角落里温柔地浓烈着的,回忆里的自己。

Pinus

慕斯猫猫和剑圣猫猫!

是给社团画的两个小q版~

慕斯猫猫和剑圣猫猫!

是给社团画的两个小q版~

曈格 - Zero

借物见视频末


说好的玫剑圣单人舞来啦!

借物见视频末


说好的玫剑圣单人舞来啦!

おが君-噢嘎

方舟相关,史安史相关
玫剑圣不要再给我投简历啦
一堆女装,注意避雷

方舟相关,史安史相关
玫剑圣不要再给我投简历啦
一堆女装,注意避雷

长羽

我可终于把玫剑圣的新衣服摸完了(捂脸

我可终于把玫剑圣的新衣服摸完了(捂脸

静风三级东南向
宝贝这套可太好看了迅速摸了

宝贝这套可太好看了
迅速摸了

宝贝这套可太好看了
迅速摸了

三山米

接上篇,想画画主力和喜欢的干员们,文字仍然懒得写复制自微博゚´ω`゚)゚。带上这俩就九个草稿了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心情细化成九宫格゚´ω`゚)゚。

其实吧,剑圣一开始并不是特别戳,因为提升比较轻松整体比较强血又厚才练的,然后出了新皮……我的妈,真香(ง •̀_•́)ง

白·看不懂衣服结构·乱军之中取红刀哥首级·专注偷家三十年·金小姐

接上篇,想画画主力和喜欢的干员们,文字仍然懒得写复制自微博゚´ω`゚)゚。带上这俩就九个草稿了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心情细化成九宫格゚´ω`゚)゚。

其实吧,剑圣一开始并不是特别戳,因为提升比较轻松整体比较强血又厚才练的,然后出了新皮……我的妈,真香(ง •̀_•́)ง

白·看不懂衣服结构·乱军之中取红刀哥首级·专注偷家三十年·金小姐

凉粉一大碗

宇宙旅行/卡玫

突然想写 就写了(草率)前段背景是捏造的两人刚认识不久共同出差的某个夏夜(草率)非常短小

cp是舟的卡玫 第一人称有


今晚去看星星吧,她说。

那是一个异常闷热的夏夜,而我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


“……卡缇,小声一点,会吵醒别人的。”

衣着整洁的女孩子小声的说,似乎稍微皱了皱眉。盛夏无风的夜晚整个街道都笼罩在一股不妙的气氛里,尤其是这座城市的街道,腐败的生活垃圾发酵出的气味,似乎上一秒才被抛弃的烟头闪着诡异的亮光,还有沿街橱窗里不时传来的不和谐声音,无一不昭示着这条街的衰样。这条街是一堆黑色气球,受热膨胀开始嘭嘭嘭的炸开...

突然想写 就写了(草率)前段背景是捏造的两人刚认识不久共同出差的某个夏夜(草率)非常短小

cp是舟的卡玫 第一人称有

 

今晚去看星星吧,她说。

那是一个异常闷热的夏夜,而我不可思议的点了点头。

 

 

“……卡缇,小声一点,会吵醒别人的。”

衣着整洁的女孩子小声的说,似乎稍微皱了皱眉。盛夏无风的夜晚整个街道都笼罩在一股不妙的气氛里,尤其是这座城市的街道,腐败的生活垃圾发酵出的气味,似乎上一秒才被抛弃的烟头闪着诡异的亮光,还有沿街橱窗里不时传来的不和谐声音,无一不昭示着这条街的衰样。这条街是一堆黑色气球,受热膨胀开始嘭嘭嘭的炸开,一个接着一个的,最后只剩下等待修补的破片。

“嘿嘿…想着马上要到了忍不住加快了速度嘛。“被叫到的女孩子突然放慢了速度停在了路口,”不过,玫兰莎答应的这么爽快吓了我一跳……“

“嗯……那个”无论多少蠢蠢欲动潜伏其中,夜晚的街道还是一副温顺安静的样子,不管说些什么都比其他时间更响亮,仿佛话语的意义也会因此而变得重要了起来。只是有点儿不放心你……看着对自己傻笑的女孩子,她想,这种话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吗……

“啊!想起来了,这里往左拐就到了!”

不可思议,站在观星台前玫兰莎这么想,然而接下来等待她的是毋庸置疑的——“奇迹”。

 

——“好啦,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该如何形容眼前的景象。

——“怎么了……玫兰莎?”

如果非要用语言来形容的话……
我好像在宇宙中漂浮着。白色的,亮闪闪的小家伙们一个个地从漆黑的幕布上跳了下来,环绕在我的身边,忽闪忽闪着,在我的眼前游动。我在做梦吗,明明是那样遥远而飘渺的事物,此刻却走进了童话的美好结局一般呈现在眼前,好奇怪,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喂……”

“嗯…?“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我有些恍惚地看着卡缇。她忽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我,默默牵起了我的手。

——“……那个,你前几天试着和家人联系了吧……没关系的,玫兰莎。”

如此熟悉的语调,甚至会让我想起母亲,又是那么的不同。大概是因为……都非常的温暖吧。可是我真的能够继续依赖这些东西吗……?
——“没关系哦。”

像是在回答我心中的疑问一般,她露出坚定的微笑,那闪闪发光的一定是掉到眼睛里的星星吧。

“谢谢你……梅莉。”

“不用谢啦,嘿嘿……等等!玫兰莎你刚刚喊了我什么!!”

 

我没有告诉梅莉,过去我不止一次在夏夜里观望满天星空,一直感觉那是触不可及而冰冷的存在,毫无温度可言。只是现在不同了,因为星星是……她掌心的温度,就像小小的火苗一样,跳动着燃烧着,轻声诉说着未知的童话。

这个童话会继续书写下去,我悄悄许下了……这样的愿望。


渡先生

【all博】全军覆没

干员死亡预警


于是这破损的战场彻彻底底被毁了个干净。所有的前几分钟还呼吸着的生命都已经腐烂成了不为人知的枯败。他们赢了,很壮烈的,全军覆没的赢了。


最后的围剿战役,罗德岛的胜利已经成为了定局。整合运动仅存的主力部队龟缩在切城的最后据点,所有的整合运动干部全部聚集。这是最后的战役。

毫无疑问的,这是整合运动最后丧失理智的反攻。现在已经是战争的末期,整合运动已经穷途末路,矿石病杀死了大半的感染者,还有至少三千名整合运动的士兵已经成为了重度感染者。这一次似乎也再也没有战略了,塔露拉只是召集了所有苟延残喘的士兵,飞蛾扑火般的扑向死亡。

最后的战术集结,Dr.Sue带领着精良...

干员死亡预警


于是这破损的战场彻彻底底被毁了个干净。所有的前几分钟还呼吸着的生命都已经腐烂成了不为人知的枯败。他们赢了,很壮烈的,全军覆没的赢了。

 

最后的围剿战役,罗德岛的胜利已经成为了定局。整合运动仅存的主力部队龟缩在切城的最后据点,所有的整合运动干部全部聚集。这是最后的战役。

毫无疑问的,这是整合运动最后丧失理智的反攻。现在已经是战争的末期,整合运动已经穷途末路,矿石病杀死了大半的感染者,还有至少三千名整合运动的士兵已经成为了重度感染者。这一次似乎也再也没有战略了,塔露拉只是召集了所有苟延残喘的士兵,飞蛾扑火般的扑向死亡。

最后的战术集结,Dr.Sue带领着精良的部队和政府的军队一起奔赴了前线。S将矿石病较为严重的干员和D留在了后方防线,说是让他们镇守和追击深入到后方的敌人,可Dr.Andrew到底是清楚的,这就是换一个名号让他们等待战争的胜利。

Dr.Andrew紧紧握住了自己长剑的剑柄,黑色的绷布已经被磨损成了紫黑色,他唯一看得见的那只右眼被远处已经爆发的战火燃烧成赤红的白昼。

我跟你一起去。Dr.Andrew只是固执的说。

现在是早晨,冬天的早晨总是困倦而慵懒。日光昏沉懒倦得被轰鸣的爆炸声惊醒,白炽的阳光四下炸裂,触目惊心。Dr.Andrew的源石被白的让人害怕的光赤裸裸照亮,那只已经被感染了的左眼已经完全变成了源石,晶莹的赤黑色,和被完全吞噬为源石的左耳相连接。残存的完整皮肤上已经开始出现了细碎的黑色源石结晶,似乎下一秒就会爆炸成一团黑红色源石坚硬的雾。

Dr.Sue看向Dr.Andrew身后的,被留下的干员。

伊芙利特的大腿已经完全矿石化,走起路来有些奇怪。女孩的角彻彻底底成为了扭曲的源石,因此比之前看上去膨胀了许多倍。她曾多次抱怨犄角变成源石之后重了许多,嚷嚷着要多吃些糖果来补充能量。但现在伊芙利特已经很少再有这样的行为了,她的精神被矿石病的阴影覆盖压抑了许多。

赫默安静的抱着手臂站在一旁。她的左腿早就已经变成了僵硬的石头,而现在这种情况蔓延到了她的翅膀上,褐色的保养的很好的羽毛已经开始干涩,脱落。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眼眶很黑,眼睛有些干涩。

陈不停的无意识的抓挠着自己的手腕,新长出的源石被扣得流血。源石生长的疼痛烧灼感和瘙痒感让龙门警察无法适应。她的背上已经被源石所吞噬,在灯光下可以看到血管的影子,就连那条细长好看的暗蓝色龙尾都变成了笨重的源石标本。

芙兰卡在和雷蛇说话,她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雷蛇却没什么心情和她玩笑。芙兰卡咧着嘴说,反正有你在啊。雷蛇看上去有些难得的生气了,她说,芙兰卡,我不希望你出事!远处爆炸的火焰烧灼了红狐狸的眼睛,难得的,沃尔珀的笑容里居然带着落寞。她说雷蛇,你明明知道的。火光照亮了她耳朵上的硕大的源石。

拉普兰德一反常态的安静。她的视力锐减,站在十米开外就看不清东西。白色鲁珀咧嘴一笑,说,喂,德克萨斯。你可别死在我前面啊。德克萨斯扔给了她一盒pocky,仍旧是一样的不耐烦,或者又有些不一样。灰狼说,我知道了。

安德切尔和史都华德在对安塞尔说些什么,玫兰莎则在和卡提聊天。他们的年轻的身体已经被矿石病透支了健康,所以看上去显得疲倦。卡提说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回来的,等到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们大家就都可以去滑雪啦!

Dr.Sue看向Dr.Andrew,静静的,坚定的说,我希望你们都活着,我不想有牺牲,好吗?

Dr.Andrew低垂着眼睑,看上去仍旧是和很多年前一样的温驯,他说,如果这是你的部署的话。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整合运动节节败退,只靠着塔露拉等术士的防御壁垒做支撑勉强坚守,看上去这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如果不是发生了意外的话。

一队整合运动的小队,出现在了后方防线内部,他们似乎在运输着什么,行动迅速。

Dr.Andrew和留守的干员几乎是立即做出了反应,整合运动的后方,一定有什么意外发生了。他一边带领着干员快速追踪一边和S联络。通讯设备发出炮火枪弹的爆炸声,Dr.Sue大声的问,什么?不可能,前线的防线没有一点漏洞。

你看见整合运动的博士了吗?Dr.Andrew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度。

没有,我们看不清防御壁垒的内部。

我知——。

Dr.Andrew的通讯设备莫名其妙的滋滋作响了一阵之后,就再也用不了了,他的左眼开始刺痛。他大概明白了,自己进入了整合运动布置好的某些屏障里。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信息屏蔽的源石磁场,而源石磁场会加剧源石共振,加快矿石病的侵蚀。

他抽出自己的长刀,猛的向运输小队发起了进攻。整合运动小队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但他们的素质极佳,短暂的慌乱之后立刻改变了队形。他们留下了十几个人,甚至包括三个重装。剩下的人继续运输。Dr.Andrew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在运输龙骨——极其珍贵的、只有大城市才有的稀有物资。

 

【龙骨,因其耐腐蚀性和特殊的结构,一般用于大型生化炮弹的制作或者装备。】

【嘿,Dr.Andrew,你想想,要是有人把源石粉尘做成巨大的生化炮弹轰炸城市,不久之后,整个城市,甚至是一整块大陆,全部的人类都会被矿石病所吞噬。】

 

Dr.Andrew,快走,这里交给我们处理。

玫兰莎,安德切尔和史都华德迅速上前,利刃,箭弩,冰霜,配合极其良好的给了整合运动一个猝不及防。

Dr.Andrew看了他们一眼,就钻了个空子,继续追击运输的小队。

 

追击了八百米左右,敌军的第一增员小队就出现了,陈抽出赤霄,转动了一下不怎么灵活了的手腕,仍旧是很有气势的果断的命令,这个小队交给我!

猩红色的狂龙在极短的时间内斩断了敌人的盾牌,龙门警官的外套随风向外鼓起,凌厉的目光果断而骁勇,在刀刃间滚动的光斑都被割伤,切成两半。

 

绕进废弃贫民窟的时候,更多的巷战的援兵发起了攻击。一支箭刺入了Dr.Andrew的肩膀,源石破碎流出黑色的浓浆和尖锐的触痛,他忍不住低低的咒骂一声。

那这里就交给我吧。芙兰卡抽出了铝热剑。

可不要小看狐狸的灵活性啊。她眯起眼睛,赤金色的瞳膜骄傲到吞噬太阳,灿白而明亮,刺透破碎的砖瓦和每一个敌人的胸膛。

 

Dr.Andrew几乎是追上运输队了,他的刀尖已经捅穿了最后面的人的胸膛,但后方突然又出现了一队援军,嘶吼着拿着破旧的武器冲向他们。

啊啊,那就来一场BBQ吧!伊芙利特举起了火枪。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兴奋了。之前她一直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着,但现在她似乎不再感到害怕了。年轻的萨卡兹凭着本能隐约的预料到,只要踏进这块区域就已经没有生存的可能。既然已经被恐惧吞噬,那就干脆不再惧怕恐惧。

或许是她也明白了,这是一场最后的狂欢呢?

赫默也义不容辞的站住了脚,褐色黎博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禽的羽翼膨胀开来。

 

最后,依稀能看见指挥塔的时候,敌军最后的小队也堵在了前方。

拉普兰德咧咧嘴,露出明晃晃的虎牙,她看不清,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但没关系,反正这些影子都会倒下,在她的剑下。

她沙哑的嗓音大喊,喂,Dr.Andrew,追击的事就交给你了。

白狼舔了舔尖牙,轻笑一声说。

想成为我做的千层酥吗?

 

最后的对峙。

Dr.Andrew一刀斩断了最后一个干员的手臂,龙骨,沾满了血手印和飞溅血迹的龙骨砰然坠地。Dr.Andrew一把抓住了它,另一只手握着刀直接斩断了敌人的喉咙。

沙尘,鲜血,无人区。整合运动的博士站在和他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他们中间隔着一个巨大的发射器,上面躺着一颗极大的源石炮弹。

一路上的粘稠的血液,伤口,沙尘,汗水和盐,Dr.Andrew显得狼狈而疲倦。

整合运动的博士看着Dr.Andrew,只是静静的笑了笑,举起双手说,我输了。

她或许是在等着谁来阻止她,又或许只是最后的挣扎。她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的必然性,又有着想要最后一搏的狂妄。

一旦整合运动的博士,她被发现,一旦炮弹被终止,那么整合运动就彻底的输了。

现在是下午的三点,冬天的正午还是冷的,冷风尖锐的凄苦的尖叫着,远处的炮火与惨叫声都被碾碎了。

没人会知道这一切。没人知道这场战争真正结束的地方是哪里。

整合运动在另一个战场拖延时间的,还抱着一丝幻想和希望而冲向死亡的人不知道,罗德岛在另一个战场想着要保护后方干员安全的人也不知道。

只有发冷的骨髓和血液,凝固,逆流,记录着将要死亡的一切。

 

 

【卡提,安塞尔,不要担心,虽然联系不上他们,但史都华德可是很厉害的术士,安德切尔也一直都是很努力的孩子,玫兰莎可是很强的。他们不会有事的,他们一定可以大获全胜。什么敌人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听说明天就要下雪了,他们一定会好好的回来的。】

 

 

史都华德在最后一个干员倒下,安德切尔长长叹出一口气,玫兰莎疲倦的挤出一个微笑转头的时候,彻彻底底化成了矿石。白狐狸的指尖最后飘落了一片雪花,灰扑扑的,残存的雪花,然后彻底被源石所吞噬,成为了冰雕一样的雕塑。

玫兰莎看着自己的手臂上,顺着血管,源石一路缓慢而迅速的爬行的痕迹,她安静的呼吸着,每一次呼吸都是贪婪的,她想要留住满是紫黑色粘稠风沙的粗糙的风里最后的一点气味。

安德切尔也静静的看着自己的指尖变成扭曲的源石。

他说,玫兰莎,能遇到A4的大家,我真的很幸运。

能遇到博士和罗德岛也好,能一直活到现在也好,我真的很幸运。

玫兰莎安静的笑了,就像是一直以来的那样,她静静的说,我也是。

最后的余音被源石和死亡所吞噬,寂寥,安静,遗憾,幸福。

 

【Dr.Sue,别担心,芙兰卡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有事?她可是芙兰卡啊,最厉害的芙兰卡,说要捣乱你的安保公司的芙兰卡,之前偷吃了你半个布丁的芙兰卡。她一定会回来的,那时候我一定要好好骂她一顿。】

 

 

最后的一个狙击手,芙兰卡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一剑刺穿了对方的心脏。其实她并不需要这么做,因为对方已经被矿石病夺走了生命。

她累了,于是她随意的往旁边一坐,也不在意是不是干净。疲倦蔓延着浸润了她的每一次呼吸。现在没有了枪炮和子弹声,安静的让她忍不住开始想别的事情。

雷蛇知道她现在在哪里吗?雷蛇回去之后,会不会找她很久呢?

会哭吗,优等生小姐?

真可惜,自己偷吃雷蛇半个布丁的事情还没有被发现,雷蛇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了吧?要是以后雷蛇开了安保公司,自己也不能去捣乱了。不过也好,至少,你没有亲眼见证我的丑陋的死亡。

当然啦,我可是最漂亮的芙兰卡。

Dr.Sue以后会不会也感到寂寞呢?再也没有可以吵架讲相声逗她的人啦。自己好像还欠S一顿饭,这么想想也算是赚了。

……

真的,要死了啊。

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有点痛,有点不真实。

喂,雷蛇。

没看到你哭的样子真遗憾。

我先走啦。

芙兰卡闭上双眼。

 

{喂!芙兰卡!你这家伙!是你偷吃的吧,我的布丁!

隐约之中,芙兰卡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气急败坏的雷蛇。

是啊,我吃的。

那优等生小姐,快来和我吵一架呀。}

源石迅速膨胀,爆炸,炸成一团黑色的坚硬的雾,炸出了如同白昼一般的鲜红的灿烂,很美,美的触目惊心。

 

【老陈可是龙门警官,赤霄是不会断的,老陈也不会。

扑街龙还欠我们一顿早茶呢,Dr.Sue,她要是敢食言,我就揍她!】

 

 

盾牌碎裂,和赤霞的碎片夹杂在一起,开出一朵赤黑色的钢筋的花。

陈的衬衫已经湿光了,骄傲的东方龙低着头,轻轻的喘息着。汗和血夹杂着灰尘流进嘴里,咸,咸的发苦。

身上的源石共振让她疼痛的几乎无法动弹。她慢慢的坐下,靠着一段石头的残骸,静静的,缓慢的呼吸着。

手像是萎缩了一样烧灼的痛感,连骨肉都在尖锐的疼痛中分离,源石搁着骨头刮擦,疼得要命。

陈看向天空,今天的天气真的好亮,亮的让人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操场上,温暖的白灿灿的光,未来,和希望。

幸福的不真实。

仿佛只是一场梦,梦里的残酷与死亡都是幻影,只要醒来,就又可以看见最熟悉的人关切的问,你怎么睡了那么久啊,下午还有课呢。

啊啊。

陈感觉源石在撕扯自己的脸颊。

你个扑街龙啊,我们前线一结束,你就要请我们去吃早茶哦!

这是翘着二郎腿的诗怀雅小姐。

老陈,等战争结束,我带你去我的家乡看看吧。

这是总是低着头弯着腰的星熊。

陈,我们要做一辈子好朋友哦!

这是塔露拉。

啊啊。

陈慢慢闭上双眼。

龙门有个传说,据说人死前有三秒走马灯。

这三秒很奢侈,我只能全部留给你们。

陈轻轻的笑着。

只有风沙。

 

 

【伊芙利特还有赫默在她身边,她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火焰,最后的火焰终于是失控了的,源石和皮肤在大火中滋滋作响。伊芙利特说赫默,好热啊,我们赢了赫默。我好热,我们回去洗个澡吧赫默?

已经成为源石的猫头鹰再也无法回答。缺乏睡眠的终于安静的睡着了,只留下一根褐色的羽毛,被源石包裹,如同标本。

赫默,我不想,我不想死。

在火焰中,连声音都被融化着扭曲。

沉默着。

伊芙利特轻轻的说,赫默。

我们回家吧。

 

【拉普兰德不会死的,疯子的命都长。Dr.Sue,你不必为她担心。】

 

白狼疲倦的靠着尸体堆积成的小丘,慢慢的咧嘴。

啊啊,真是的。那么狼狈。

她大口喘息着,吐出几声轻笑,想着,或许这荒唐的一生,也不算没有意义。

毕竟源石是迟早要追上我的,不是吗?

本来就没什么希望的,也没什么遗憾。

至少我又见到了你,德克萨斯,还有Dr.Andrew,要知道,能包容疯子的人可不多。

啊,不过有点可惜,那盒饼干还没拆。

算啦。

就这样吧。

 

 

Dr.Andrew站在整合运动博士的对面,手里紧握着龙骨。他身上的矿石已经爬上了胸口,闷闷的刺痛。

整合运动的博士慢慢的张开双臂,说,Dr.Andrew。

生日快乐。

Dr.Andrew看到整合运动博士身后的悬崖。

他慢跑着,瘸着腿。

拥抱。

坠落。

一直以来恐惧着的,这样的失重感和坠落感,真实体验的时候却并不那么害怕了。坠落时的时间似乎会延长很多倍,那一刻他想起很多的东西,包括自己窗前杰西卡送的花,包括拉普兰德的沾满白毛的毯子,关于很多人的微笑和呼唤。

关于他一生的幸福。

于是他轻轻的,在坠落的时候说。

我回来了。




————-

tbc

下一篇的时间线是这一篇的前一天

说起来这篇就当做群里的点文福利吧

D.伏特
就是想看莎莎穿白色而已啦、

就是想看莎莎穿白色而已啦、

就是想看莎莎穿白色而已啦、

PT806八邻域
来自中学时代的留言🐈

来自中学时代的留言🐈 

来自中学时代的留言🐈 

Ling.风铃
摸了一个玫兰莎(๑&acute...

摸了一个玫兰莎(๑´∀`๑)

摸了一个玫兰莎(๑´∀`๑)

Nobody
飞速缺德 (都说了是缺德就不要...

飞速缺德

(都说了是缺德就不要认真了)


飞速缺德

(都说了是缺德就不要认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