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玫瑰

97464浏览    9909参与
羽羽

小花花们的速写~周末只能画小画了

小花花们的速写~周末只能画小画了

BeforeTheThirdStar

授翻【Kunessi】Before the Third Star(十四)上(周更)

chapter 14「请坚信某种奇迹终将降临于我们」


翻译君 ——  @轩二哈

校对君 ——  @白露妄想 


奥运村是运动员们每日往返的地方,它时尚,优雅,又现代,是为这场盛会的特别定制,也是中国政府为了对奥运会表示敬意而建造的众多投资之一。只有一个问题:每个运动员都有他们自己的房间。所有其他队员——包括Kun在内——都认为这是一种恩惠,对此惊叹不已。宽屏电视伴随着绝妙的环绕立体声,Leo却很恼火。他本以为可以重复U20的经历,他们两个每晚都住在一起。所以当组织者有其他的安排时,他感到很恼火。...


chapter 14「请坚信某种奇迹终将降临于我们」


翻译君 ——  @轩二哈

校对君 ——  @白露妄想 


奥运村是运动员们每日往返的地方,它时尚,优雅,又现代,是为这场盛会的特别定制,也是中国政府为了对奥运会表示敬意而建造的众多投资之一。只有一个问题:每个运动员都有他们自己的房间。所有其他队员——包括Kun在内——都认为这是一种恩惠,对此惊叹不已。宽屏电视伴随着绝妙的环绕立体声,Leo却很恼火。他本以为可以重复U20的经历,他们两个每晚都住在一起。所以当组织者有其他的安排时,他感到很恼火。

 

A计划是找一个管理员沟通。不幸的是,他们误解了他合住房间的要求,反而把他升级到了教练的房间,这让他离Kun更远了。

 

B计划是他自己跑去Kun的房间,并且想方设法在那里过夜——特大号床当然有足够的空间——但是Kun坚持要睡个好觉(尽管他们提前了两周来倒时差)。在仅仅打过三轮FIFA后,他就把Leo推出了门外,只在Leo在脸颊上轻轻一吻作为告别。

 

Leo沮丧地回到了升级后的房间。他知道粘着Kun十分幼稚,但同时他也觉得国际比赛和锦标赛中有机会和他相伴,因为,好吧,这些是他拥有的全部机会了。至少在Kun恢复理智并转会巴塞罗那之前是这样。看到他如此轻松自如地与Geri(有着爆脾气的好人)和Cesc(Leo肯定他很快就会回来)交谈,并且已经成为了Gabriel的好朋友,Leo试图缓解自己的不耐烦,告诉自己这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巴塞罗那在他的额外合同中迫使他退出奥运会,那也不会是世界末日。Athletico在U20美洲杯中以同样的方式将Kun排除在外,而阿根廷还是取得了……嗯,不是第一,而是第二名。但这意味着他会错过一整个月的Kun的陪伴,而这是无价的。是的,他的情况很糟糕,所有的队友和他们的老妈都知道这一点,这是Geri在他们的一对一面谈时告诉Pep的第一件事,但至少Pep是……宽容的,如果他当真不支持的话。提到Pep,这位前明星球员和新教练的说服力实在荒谬,他是可以把冰柜卖给爱斯基摩人的那种人。Leo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主管们让他去参加奥运会的,但他非常感谢那些幕后操作。

 

他告诉自己,他会坚持下来的。他们毕竟已经是二十和二十一岁了,早就过了能够像青少年一样依偎在一起的年纪。

 

但现在他有点进退两难。Kun的房间在Oscar和Angel的之间,Ezequiel和另一个Lautaro在走廊的尽头。这些都是熟悉的面孔,而Leo被教练包围着——谁知道Kun不会像在荷兰时那样热情地想和Leo混在一起呢?就算他不会,Leo也真的很想念他们每晚的闲聊时光;他想念Kun如何在冲澡的时候唱歌,如何放下马桶圈,尽管他们都是男人(因为,正如他否认的那样,他在幼年时就被可怕的Yesica打断了自己原本的习惯),他如何来回翻着电视频道找西班牙语节目,甚至他会让电视通宵开着,而这意味着Leo需要关掉电视,偷看一眼他那张大嘴巴睡着的脸(这很蠢,但真的很可爱……或者反过来)。

 

总之,他真的很想念Kun。

 

C计划根本称不上是一个真正的计划。他就只是在他美好的房间里发泄自己的不满,假装整个套间是巴塞罗那餐厅里的自动售货机那样。他彻底毁了它:砸烂了电视,把玻璃弄得到处都是;把水槽里装满了水,让水流到瓷砖上;让淋浴器开着,这样浴缸里的水就会溢出来……他还把淋浴头拖到卧室里,把床也泡了。

 

当他完工时,他的房间已经完全是一片废墟。除了对清洁人员有一点点内疚外,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满意。

 

在确定房间不适合居住后,他去了Batista的套房。教练穿着睡衣十分仓促地接待了他,Leo尽他所能地解释了情况。

 

“让我问清楚,”Batista一边说,一边揉着鼻梁:“你想搬一张上下铺到Aguero的房间里?”

 

“不一定非得是上下铺,”Leo说道:“再加一张床就好了。”

 

“问题在于,你想和他合住一间房。” Batista重复道。

 

“是的。”

 

“而且他也同意了?”

 

“对。”

 

Batista皱起眉头呻吟着,用手捂住了脸:“现在的孩子啊……”他咕哝着,转身回房去了。通过教练的特权,尽管时间很晚了,他还是设法让一名说西班牙语的员工上线,并通过了Leo的请求。

 

“好的,”他在简短的谈话结束时说:“他们大概会在一个小时内把它拿来。你需要我们帮忙把东西搬过来吗?或是你还想要太阳和月亮,当你住在那里的时候?”

 

“我还想的只是赢球。”Leo答道。

 

Batista笑了笑作为回答

 

“好吧,好吧,”他摇着头说:“Alfi给我说过你挺难缠,但至少你的头脑清醒。一定要用避孕套,知道吗?”

 

Leo的脸一下变得通红:“不是这样的。”

 

“我不在乎到底是不是,快点去收拾行李吧。” Batista挥了挥手把他打发走了。Leo按吩咐照,他在自己创造的烂摊子中控制着自己的动作。用不了半个小时——所以,两点二十五分——他又来到了Kun的门前。

 

他按了门铃。没反应应。他又试了一次,用上了点力气。还是没有反应。只有在第三次尝试时,他的耳朵焦急地压在门上,他才听到里面传来一声烦躁的呻吟。

 

“谁啊?”Kun问道。他的声音里夹杂着睡意。

 

“是我。”Leo回答。

 

“谁?”

 

“Leo!”

 

又传来了一声更低更长的呻吟。Leo从一数到十九,门开了,迎接他是只穿着内裤的Kun,眼睛里写满了困倦。

 

“几点了啊?”Kun咕哝着,还是毫无怨言地让他进来了。当Leo放下手提箱时,他关上了他们身后的门并顺带上锁。“别告诉我你还想打FIFA。”

 

“计划有变,”Leo耸了耸肩:“从现在起我就睡在这里了。”

 

Kun立刻清醒了。

 

“啥!为什么?”

 

“Batista说的。”Leo再度耸了耸肩。

 

“可这儿只有一张床啊!”

 

“他们会送来一张双层床的。”

 

“现在?送到这儿来?”Kun瞥了眼门口挂着的表:“现在可是凌晨两点半!”

 

“看来工作人员已经习惯了这些要求。”Leo坐在沙发上等着。Kun叹了口气,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你房间怎么了?”他问

 

“那里一团糟。”

 

“听起来我这儿好一点。”

 

“你这儿更糟。”

 

“这不就得了,”Kun说着,靠在了Leo的大腿上,“现在想机智的复出对我来说还为时过早。我要睡觉了,床送来的时候叫我。”说完,他闭上眼睛转身,面向Leo的膝盖,完全放松了下来。

 

Leo咬了咬脸颊内侧,迫使自己也放松。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去想眼前的状况:Kun,只穿着四角裤,睡在他的大腿上,他的头离他的,那里,仅有几寸——他盯着床后面的墙。墙很漂亮。床也很棒。他希望Kun不要太喜欢这张床——虽然如果他愿意和Leo一起睡在沙发上也挺好,但那样是不行的。

 

谢天谢地,服务人员并没有让他等太久。他闯进来大概不到十分钟就听到有人敲门。Kun立刻站了起来,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转动着他的眼睛。Leo看到这一幕咯咯笑了起来,他跑进浴室去拿了一件(仍然潮湿的)浴袍,这样另一个人就可以穿得像样些。

 

他不得不把一切交给中国人来做:他们的效率高得令人难以置信。特大号的床被抬出来,双层床被推进来并摆好好,所有这些用了没有几分钟。随后他爬上了上铺,Kun正在下铺安顿下来。终于,疲倦在这时席卷了他全身,他却感到很自在。当Kun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向来如此。

 

“晚安。”Kun说着,熄灭了灯。

 

“晚安。”Leo迷迷糊糊地回答着,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Leo直到十二点半才醒,这意味着他睡了九个半小时。但他立即感到失望,因为他的手机没有任何Kun的新消息。紧接着他突然想起现在他在哪儿,Kun就睡在他下铺,他摇晃着翻过栏杆。

 

Kun正伸展着躺在下铺,他在夜里睡觉时把毯子塞在了床垫和墙之间。虽然并没有打呼噜,他的嘴却张得很大。

 

Leo很快拽回了自己的思绪,他翻翻随身的包,掏出PSP,用PES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谢天谢地他有手柄,他想,否则他就会忍不住一直盯着Kun看。不幸的是他还不知道WiFi密码,所以只能与CPU对战。即使在睡觉,Kun也在令他分心,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打不赢CPU的唯一解释。每场比赛结束时——似乎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他都会俯下身来仔细查看Kun是否还在睡。在三场比赛之后(第三场比赛他因为太不耐烦而直接扔把PSP扔开了),Kun终于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当Leo看向他时,他睁大了眼睛。

 

“早安。”他微笑着说,转过头来与Leo对视。

 

“早啊。”Leo答道,尽管现在已经是下午了。Kun爬下床进了浴室,Leo从上铺爬下来。虽然Kun得到的房间并没有Leo不想要的那间套房那么宽敞,但它的水准仍然远高于他们习惯的双人酒店房间(或监狱风格的宿舍房间)。他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翻看着电视频道直到Kun走出来。他刚刚洗漱干净,还裹着昨晚的浴袍。

 

“别找了,”Kun说,“我翻遍了所有频道,甚至没有一个台有一个西班牙语的词!”

 

“不会吧?”

 

“是真的,太糟了。但是这个地方本身还挺不错的。”Kun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们一起笑了。“你需要洗漱吗?

 

“嗯。”

 

“你快去洗,我要换身衣服。然后我们试着去和工作人员玩猜字游戏,弄点吃的来?”他提议。

 

“没问题,”Leo从沙发上爬下来,朝浴室走去。当他洗漱完毕后,Kun已经穿好了衣服——穿着运动衫和运动裤——在门前原地慢跑。

 

“快点,咱们走。” 他催促着把门推开,他期待不已地搓着手,“不知道早餐有没有锅贴。”

 

*

 

被其他人开玩笑是无可避免的,特别是当他们睡过了早餐和午餐。他们五点钟在食堂重新聚在一起吃提早的晚餐——这是教练的命令,尽管他们才刚刚吃过饭。

 

Pocho打出第一枪。

 

“那么,”他嬉皮笑脸地说:“咱们的爱情鸟们睡得如何啊?”

 

Leo的瞬间涨得通红。他正要解释些什么,Kun却只是咧嘴笑了笑,伸手搂住Leo的肩膀,亲了一口他的脸颊。

 

“你猜,”他回答道,而其他人则起哄着鼓掌吹起了口哨。然后,带着假笑,他补充道:“嫉妒了?”

 

幸好Kun的手臂正稳稳地搂着他,否则Leo确信他会因为脑袋过度充血而晕过去。

 

“得了吧哥们儿,”Luci插嘴说:“这是你们的事,我们才不管呢。但离这里有几里地有的是漂亮的金发小妞儿。”

 

“还有很多不错的东方人。”Fernando斜着眼睛补充道。

 

“你们都尝过了?”Kun一边问一边把手挪开了Leo的肩膀。

 

“好吧,”Fernando笑着把头扭向教练的方向:“我们只能说也许我做了,或许吧。”他和Luci互相碰了碰拳头,Kun也大笑起来,跟着一起鼓掌。

 

“好极了。”他吹了声口哨。

 

当他们进餐的时候,剩下的成员们也陆陆续续进来了。Pablo坐在了Leo的右边,忧心忡忡地把一只手拍在Leo的肩上。

 

“你还好吗?”当Eze,Kun和Nicolas在争论如何将火炬带上珠穆朗玛峰时,他用安静的语气问道。

 

“当然了,”Leo回答:“为什么这么问?”

 

“其中一个原因,你的脸太臭了。”

 

“别说了。”Leo翻了个白眼。“我很好,真的。”

 

“Batista给我说了你昨天晚上要求他的事儿。”

 

“我的房间一团糟,”Leo反驳道,“你别想指望我继续睡在那里。”Pablo什么也没说,只是扬起眉毛,脸上写满了“我什么都懂”的表情。Leo在心里做了一个提醒,永远不要让Geri和Pablo呆在一块儿;他们的集体母爱会把整个团队变成一个保姆团。Leo怒气冲冲地做了一个小小的让步:“好吧,是的,我想这样。Kun对此没意见,他一直都是。

 

“我知道,”Pablo有胆量在这儿翻白眼:“但是Kun他……好吧,他还是太小了。”

 

“他没比Angel小多少,”Leo抗议道。他一定有点过于激动了,因为他的话音一落立刻引来了一阵耳语,桌子上的其他人全都转过身来盯着他。

 

“谁没比我小多少?”Angel问道。

 

“Kun。”Pablo飞快地回答。

 

“我是这儿最小的吗?”Kun嘟囔着。

 

“你多大了?”Pocho问道。

 

“你到法定年纪了吗?”当然了,问这话的人是Fernando。

 

“我都二十了,”Kun愁眉苦脸地说:“我早就过了法定饮酒年纪了。”

 

“在美国还不能喝呢!”Luci补充。

 

“美国有什么好喝的?”Fernando反驳道。他们眼神交换着互相击掌。

 

“嘿,Alman!”Pablo冲着队友的方向打了个响指:“你现在多大了?”

 

“二十。”

 

“没错,但他是五月生的,”Oscar耸了耸肩:“Kun可是六月底呢。”

 

“哦我的老天,”Kun抱着头高声抱怨道:“我无法相信我居然又成了最小的那个!”

 

当他们正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时,Pablo抓住Leo的胳膊,把他拖到了一边。

 

“干嘛?”Leo问。

 

“Leo,”Pablo警告他:“我给你说,对这件事认真点儿。”

 

“难道你觉得我不认真吗?”Leo握紧拳头反驳道。

 

“Kun真的,”Pablo叹了口气,试图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嗯……被保护得很好。他总是表现得像你可以凌波微步似的。”

 

“咱们是在说同一个人吗?”

 

“听着,我的意思是……慢点而来,放轻松。你决不许在比赛期间和他上床,知道吗?”

 

Leo感觉到他的耳朵要烧起来了,他的整张脸都热得像在燃烧。他讨厌每个人仅仅因为他喜欢亲近Kun以及他和Kun睡在同一间屋里多么舒坦就认为他们是这种关系,或者他们正在发展这种关系:因为即使他真的这样想,Kun对他也没这种意思,这就意味着他们永远不会成为这种关系。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猛地把胳膊从Pablo的手里拽了出来,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真的,Pablo,不是这样的。”他看着Pablo的眼睛。Pablo似乎妥协了,因为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他伸手去拍Leo的肩膀。

 

“我没说永远不可以,你懂吗?”他轻声说:“就只是,现在先别。”

 

“我知道。”尽管他一直相信永远都不会:“我什么都不会干的,放心吧。”

 

当他把Pablo送走的时候,Kun正在电梯口等着他。

 

“他说啥了?”Kun问道。

 

Leo顿了片刻。他下意识想回复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他清楚这种回避问题的方式只会加重Kun的好奇心。所以他选择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说法。

 

“他挺担心你的。”

 

“我?”Kun在他们去往三楼的时候看向他:“他干嘛要担心我?”

 

“因为你是最小的啊。”

 

“只是三个月而已!”

 

“没差。”

 

“我爱Pablo,真的,”Kun叹了口气,让Leo刷卡开门,“但我种预感,如果情况允许他甚至会帮我系鞋带。他就是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好。”

 

“除了进球?”

 

“即使是这个,”Kun翻了个白眼:“你懂我的意思。”

 

Leo点了点头:“真倒霉。”

 

“算了,到此为止。打FIFA吗?”

 

“打。”

 

他们从七点打到午夜,玩了五个小时,最后的结果是12-10,Leo赢了。

 

鉴于对弟弟们心情的“关照”需要时刻保持第一,Kun在他回家的那段时间缩小了二人的差距。打完FIFA后,他们互相洗完澡爬到各自的床上。Kun的新姐夫送给他一台iPod,他现在勉强用它来听音乐。Leo在他的歌声中睡着了,耳畔吟唱着关于遥远爱情的歌曲。


—————TBC—————


期待大家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SHADOW
I don't believe...

I don't believe in no devil, Cause i have done raised this hell           —— Born Ready
主题: 玫瑰,心脏与骷髅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行信,这是我今天科三练车的时候在车上听到时脑子里浮现的画面。
18:30回家时打的线稿,我以为要三天才能弄完,结果没想到今晚就弄好了。线稿一时爽,卑微上色党,其中有参考lofter上面太太的脑洞,不是算是原创,只是在太太的原创基础上进行二次创造。

I don't believe in no devil, Cause i have done raised this hell           —— Born Ready
主题: 玫瑰,心脏与骷髅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行信,这是我今天科三练车的时候在车上听到时脑子里浮现的画面。
18:30回家时打的线稿,我以为要三天才能弄完,结果没想到今晚就弄好了。线稿一时爽,卑微上色党,其中有参考lofter上面太太的脑洞,不是算是原创,只是在太太的原创基础上进行二次创造。

七夏iris爱水彩

确认过眼神是不能画水彩的纸[捂脸],一笔下去渗到六亲不认😂,很不容易的画朵小花

确认过眼神是不能画水彩的纸[捂脸],一笔下去渗到六亲不认😂,很不容易的画朵小花

璇子鱼
永远要像你不需要金钱那样地工作...

永远要像你不需要金钱那样地工作,永远要像你不曾被伤害过那样地爱,永远要像没有人在注视你那样地跳舞,永远要像在天堂那样地生活。——马克·吐温

玫瑰班最后一课⏺️即将收尾😌

永远要像你不需要金钱那样地工作,永远要像你不曾被伤害过那样地爱,永远要像没有人在注视你那样地跳舞,永远要像在天堂那样地生活。——马克·吐温

玫瑰班最后一课⏺️即将收尾😌

异色的蔷薇

把新鲜的玫瑰丢在一边置之不理
便会得到一朵干枯的花
尽管不是亮丽
也有凄惨的美

把新鲜的玫瑰丢在一边置之不理
便会得到一朵干枯的花
尽管不是亮丽
也有凄惨的美

羽羽

阳光里的玫瑰花园,手帐本第四张~

阳光里的玫瑰花园,手帐本第四张~

望青
花开如火,也如寂寞

花开如火,也如寂寞

花开如火,也如寂寞

哥迷之一的小可爱

柯哀——阴影里的玫瑰14

        “你个臭小子,怎么敢欺负我女儿?“毛利小五郎暴躁地扯着工藤新一的衬衫领口,来回嘶吼,气得快要跳起来。旁边是双眼哭得红肿的兰。

       “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怎么等你回来的吗?你这个……混蛋!!!”

小五郎抡起拳头就要砸下去,工藤只是一味地沉默,情绪低落,双眼失神地微阖,任他拉扯晃荡,口中不住地说兰,对不起,对不起……

他知道这一关很难卡过,但他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以后不知该如何面对愈来愈严重的棘手情势。

面对兰的倾心自己再也做不出回应,面对兰...

        “你个臭小子,怎么敢欺负我女儿?“毛利小五郎暴躁地扯着工藤新一的衬衫领口,来回嘶吼,气得快要跳起来。旁边是双眼哭得红肿的兰。

       “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怎么等你回来的吗?你这个……混蛋!!!”

小五郎抡起拳头就要砸下去,工藤只是一味地沉默,情绪低落,双眼失神地微阖,任他拉扯晃荡,口中不住地说兰,对不起,对不起……

他知道这一关很难卡过,但他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以后不知该如何面对愈来愈严重的棘手情势。

面对兰的倾心自己再也做不出回应,面对兰的等候自己再也给不了幸福,面对兰的质问自己再也说不清的感情。

不承认,再拖延,她都会更伤心一分,

那,就承认吧。

就是不那么喜欢眼前这个纯洁的女孩了,

他得面对自己的真心。

可是,为什么?

他在江户川的时候心心念念的是兰,一直是她。自己不喜欢她,那是假的。这十几年的陪伴,让他们亲如兄妹,是还没到恋人么?

可大多数人都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

       其实所谓爱情,不是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讨好对方,而是两个人望同一个方向,走同一个地方。

        灰原哀是不同于兰一般的存在。

       灰原哀早就知道,江户川会一人独自背负所有的痛楚,她不愿江户川一人去对抗本该他们两人一起面对的灾祸,所以坚持并肩前行。

       做到这一点,或许对兰来说不会太困难,因为她没有那么悲伤的过去,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黑暗,她心里没有太多痛苦和恐惧,所以她会很有勇气,很乐观。

        可灰原不同,她是从暗处逃出的傀儡,提防着同伴的追杀,她习惯于把自己锁在屋里逃避外面的一切,

但是她时刻准备着接受终结者的审判。

       当你什么都不考虑去面对死亡,死亡并不是那么痛苦。而当你考虑了可能会发生的各种因素后,还是直接面向死亡,挑战死亡,接受死亡,那就是勇气。

若是有个人,明明可以不再理会,却还陪伴左右,那就说明被陪伴的人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灰原哀如此,江户川柯南亦如此。

纵使江户川柯南大部分是为了兰。

        灰原那家伙走的是逆天之路,感情是支撑她的唯一力量,因为她知道,不能让自己——江户川柯南的身份去独自去面对黑暗的未来,不能让姐姐嘱托的幸福遗愿泯灭,他们俩走的是同一条路。

        对兰,他有爱,有抱歉,有同情,却总是少了一点儿什么东西。青梅竹马有时并非是爱情,相反,他们大多是知己。相熟的两个人在外表的习惯上过于了解,真正的吸引力恰恰没有突出。

     江户川和灰原哀之间拌嘴乐此不疲,并不是随口开玩笑那么简单,细心的话会发现两人就算斗嘴都有惊人的默契,无意之中带着难以临摹的有意。

       灰原哀总会在嘲讽中流露出一种欣慰的表情,不是揶揄,也不是得意,就是欣慰,仿佛在地狱中看到了阳光,漫无边际的空旷中得到了安抚。

他是为数不多了解灰原的人。

那次大家提议上山散心,他却提议去航海。这个决定其实符合灰原的心理活动。

     他懂得灰原哀表层的不在意,实则躯壳之下的畏缩。

      山,是一个充满刺激和冒险感的地方,处处充满着不确定性,灰原那种类似逃亡的害怕心理,疲惫不堪的心灵受不了潜在的危机,说不定反而刺激了她自己内心深处的幽闭。

      而在航海时,看到的大海是浩瀚无边的,在这之中,人会获得一种与俗世隔离的安全感,与世界天海合一的暂时满足——恰恰灰原是所缺乏的。

正如她自己所说,真的,快要被这种温暖灼伤了。

       过分的,温暖。

那么,只有他自己在选择逃避。

       他是在逃避,逃避他们之间的默契,逃避那种心有灵犀,逃避互相的关心知彼,因为他认为那是对爱情的背叛。

       即使他或许知道自己的信仰并非真正憧憬的爱情模样,即使他碰巧知道一点儿,可现实不准许他知道所有的真相。

爱情是细水长流中的心灵相通,是彼此无疑的信任。

到底逃避什么?为什么不再喜欢兰了?

他在反复地问自己为什么,始终得不到答案。

是喜欢上别人了吧,

他没有继续想下去,也没有勇气再想下去。

怎么可以有这样背叛的做法。

       他希望小五郎能够揍他一顿,狠狠的揍他一顿,让他的内疚以疼痛的形式肤浅地发泄出来,可现实仍旧没有让他满意。

      就在毛利小五郎的拳头快要碰到他的脸时,一只强有力的手制止了,是兰。她用自己的手指紧紧挡住父亲快要扇下去的手掌,再以一种不可抗拒的眼神让他缓慢放下。

“爸爸,别这样了。新一他,不是没有原因的。”

工藤其实更希望,兰,可以不制止这场他本是罪犯的闹剧。

就在他要劝阻兰的行为时,

      兰牵起工藤的手,低语道:“我们单独聊聊吧。”

他下意识的跟了出去,等开门时,他不自然地轻轻抽出自己的手,并为自己的厚脸皮感到骄傲。

这样就可以了,保持距离就好了,最好的选择。

毛利兰苦笑,什么嘛,这么快就不认人了。

虽然到了立秋,温度却只增不降,让人不住地流汗,眼前模模糊糊。夏天的热气蒸腾,让人浑浑噩噩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走了好一段路,都是无话可说。

终于,

“新一,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吧?”

工藤喑哑,没有说话,也没有承认。

兰大方一笑,露出糯米似的小齿,“我难道不了解你吗?你这种行为,八成是有真心喜欢的人了。”

“新一总是这么迟钝,看不清自己内心的人很难追到女生哦。”

工藤望着兰露出的牙齿,

        有一个哈欠女,她也有漂亮的贝齿,却不像兰一样平易近人,她啊,总是对他人露出冷淡的一面,内心深处却埋藏了一颗柔软的心,所以她的笑容就极为难能可贵。

喜欢的,人吗?像是晴天霹雳。

不会是她吧?不会是“那个人”吧?

内心像被揭穿心事般透明,又像是醍醐灌顶。

工藤将喉头的唾液咽下,希望将心事一并吞下。他陡然意识到几天前在伦敦的时候也这么做过,但两次都是于事无补。

        “真是的,有了喜欢的女生也不告诉我,好歹我也是你的青梅诶。”兰特意放松了语气。

       仿佛又回到了上学时期的情绪,气氛也就不再那么压抑,充斥着轻松,溢满了祝福,浮动着释然。

新一能够幸福,我也就幸福,毛利心里默念。

昨天晚上收到新一信息的时候,她彻夜未眠,想了很多东西,想通了很多东西,想懂了很多东西。

       兰永远无法理解新一对推理为什么会那么执着,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向往最平凡幸福的生活,而新一的一生却注定是跌宕起伏。

她早该意识到了新一回来就开始奇怪的举动,

动不动就提起一个奇怪的助手,时不时走神不听自己讲话,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俩人不同的兴趣爱好,都在尽力迎合每一次对方的谈话……

爱是迁就吗?是忍受吗?

如果真的和新一在一起久了,这段爱情是否跟她想象的那般甜蜜?她不知道,不想知道。

分歧难免,也是迟早的。

新一需要的真的是同自己一样的人吗?

她不是笨蛋,正确的选择,这就是正确的选择。

看着小兰理解的眼神,工藤无可置否,她是他此生最好的异性朋友,没有之一。

这就是兰,不管怎么说,本性是改不了的。

灰原说她是天使,是真的,无时无刻都是那么善解人意,替人着想。

分别的时候,并肩的小兰突然凑过来,覆在工藤的耳朵上悄悄对他说:

“关于那些消失的爱,你已经不是我的春暖,却可以是另一个女孩的花开。”

“我知道她也是喜欢你的呦。”

不等工藤反应,小兰率先跑开。

她回身,向工藤大幅度挥挥手,喊到“要努力去追你喜欢的人,新一!”

来自黑发明眸的天使的祝福。

    那,真的是会幸福吧,灰原?

天使都祝福我们了。

我想我喜欢的人真的不是兰,

等我,请再等等我,灰原。

工藤新一站在路口,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只觉得关于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的那年那月,就这样匆匆溜走了。

他要追回来,一定。

 






未完待续

祝阅读愉快。

😀😀😀😀

羽羽

工作室的小本子好适合画小速写~出门必备~

工作室的小本子好适合画小速写~出门必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