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现代诗

38389浏览    13825参与
爱上诗思
七绝.秋怀 文丨爱上诗思 一树...

七绝.秋怀

文丨爱上诗思


一树霜枫万点秋

云鸿天际暮山幽

此心容许烟霞会

胜事何须百尺楼


七绝.秋怀

文丨爱上诗思


一树霜枫万点秋

云鸿天际暮山幽

此心容许烟霞会

胜事何须百尺楼


沐沐

【DAY2】醉花迭迷

醉花迭迷


她乘着一只名叫梦的小船

在虚无间穿梭

云鬓间是一支花钗

提醒着她现实的颜色


她的小船里溢漫着的

都是七彩的花瓣

蒙着白纱

不即不离


她在光和风组成的水面上

瞥见自己虚幻的倒影

露水连连滴落

只剩下三寸残香


她每天都在露水洗面中

醒来

没有泪


她悄悄地

看了看身边衣香鬓影的人

人也醉了

花又睡了


*花落时节,每每看到地上积的厚厚一层花瓣,都隐隐感到一阵迷迷瞪瞪的感伤。但是奇怪的是,这感伤并不是来源于我自己,而是那些在空气中弥漫着的花的感情。我就在想,或许那些花都是曾经醉酒之人在树下兀自感伤久而久之结成实体的思绪吧,凄婉动人却也容易化为云烟而逝。

以前难过的时候,也曾这样想过,所有...

醉花迭迷


她乘着一只名叫梦的小船

在虚无间穿梭

云鬓间是一支花钗

提醒着她现实的颜色


她的小船里溢漫着的

都是七彩的花瓣

蒙着白纱

不即不离


她在光和风组成的水面上

瞥见自己虚幻的倒影

露水连连滴落

只剩下三寸残香


她每天都在露水洗面中

醒来

没有泪


她悄悄地

看了看身边衣香鬓影的人

人也醉了

花又睡了


*花落时节,每每看到地上积的厚厚一层花瓣,都隐隐感到一阵迷迷瞪瞪的感伤。但是奇怪的是,这感伤并不是来源于我自己,而是那些在空气中弥漫着的花的感情。我就在想,或许那些花都是曾经醉酒之人在树下兀自感伤久而久之结成实体的思绪吧,凄婉动人却也容易化为云烟而逝。

以前难过的时候,也曾这样想过,所有的情绪都不会长久,既然知道阴郁不久会离我而去,我又何必沉迷于此呢,这不是自我折磨吗?可是后来转念一想,我们所能见到的世界的色彩不就是由人的七情六欲组成的吗?不沉迷于自己的情绪,哪里还有颜色。所以,对于情感这种飘渺的东西,就随它沉沦吧,不要过于理性化处理,而最好能以醉眼相待,自带一层朦胧的滤镜,看着也美,活着也美。

这种既身在其中又跳脱世外的感觉,让我能清晰感受到每一种急需表露的情感又不会被其左右。有些事情要想明白却也不必想的太明白,与其黯然神伤,不如就随人醉,随花睡。

*以上胡言乱语,当个乐看看就好,不要过于较真。


子夜荒城

算不算过客

去一场被风带走海上迷幻的盛宴

去一段山河断裂淹没村庄都市荡漾


去了很久的从前,一抹夕阳滑下

晚餐前,成群结队的牛马滚下山

石头砸入山林,嚎叫的野兽不是野兽

是人们追赶人们,一群无所事事


城市的一群匆匆忙忙,命诋毁时间

算出晨起时楼群分配的钱财粪土肮脏洁净

我算不算过客,撅起的嘴角说了不算

去一场被风带走海上迷幻的盛宴

去一段山河断裂淹没村庄都市荡漾


去了很久的从前,一抹夕阳滑下

晚餐前,成群结队的牛马滚下山

石头砸入山林,嚎叫的野兽不是野兽

是人们追赶人们,一群无所事事


城市的一群匆匆忙忙,命诋毁时间

算出晨起时楼群分配的钱财粪土肮脏洁净

我算不算过客,撅起的嘴角说了不算

赵简一

冥冥之中  我在等你

亘古之外  飘飘忽忽是你的呼吸

我的心跳  漏了一拍

你侵入  只凭这瞬间的缝隙


星球丢失了自己的轨迹

时间因此  迷蒙了意义

你  没有形状  没有轮廓  没有体积

但你  超乎虚拟

真实到不仅仅只是我内心的希冀


你是梦幻  是飘渺的水雾肆意弥漫

你是离散  是绵延的颜料不已浸染


你没有边际  但承载了我内心无数的欢喜

冥冥之中  我在等你

亘古之外  飘飘忽忽是你的呼吸

我的心跳  漏了一拍

你侵入  只凭这瞬间的缝隙


星球丢失了自己的轨迹

时间因此  迷蒙了意义

你  没有形状  没有轮廓  没有体积

但你  超乎虚拟

真实到不仅仅只是我内心的希冀


你是梦幻  是飘渺的水雾肆意弥漫

你是离散  是绵延的颜料不已浸染


你没有边际  但承载了我内心无数的欢喜


沐沐

【DAY1】写诗

写诗


因为我

在风里     在光里

忙的不可开交

绞尽脑汁也全无诗意


于是我

在风里     在光里

邀请了几个字

让他们私下里开了个party


*萌新写现代诗,请大佬多多指教

*爱读诗爱写诗,却常被千篇一律的生活占据了心灵的全部。离开诗很长一段时间,无意间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对世界这么麻木,觉得这样是万万不可的。读诗写诗是有瘾的,曾经体会过诗瘾的快感便不会忘记,希望自己以后能忙里偷闲写上两笔,不为给别人看去证明什么,只是至少让心歇歇,让灵魂跟上肉体。

写诗


因为我

在风里     在光里

忙的不可开交

绞尽脑汁也全无诗意


于是我

在风里     在光里

邀请了几个字

让他们私下里开了个party


*萌新写现代诗,请大佬多多指教

*爱读诗爱写诗,却常被千篇一律的生活占据了心灵的全部。离开诗很长一段时间,无意间察觉到自己什么时候对世界这么麻木,觉得这样是万万不可的。读诗写诗是有瘾的,曾经体会过诗瘾的快感便不会忘记,希望自己以后能忙里偷闲写上两笔,不为给别人看去证明什么,只是至少让心歇歇,让灵魂跟上肉体。


doctorjintaozhu

浪淘沙令 青松

和毛宝钺兄



朱锦涛 2019年10月22日于纽约



骤雨起帘栊,


伫立山峰。


苍茫江水入怀中。


风急欲摧千树折,


飞鸟无踪。



季节换匆匆,


秋意方浓。


半为黄紫半葱茏。


待到冬来飞雪舞,


只剩青松。



毛兄原玉:


【浪淘沙令•极目望远】


          毛宝钺



骤雨洗青葱。


雾散烟融。


踏山高处我为峰。


极目苍天连野阔,


独倚西风。



岁换太匆匆,


离恨无穷。


天涯...



和毛宝钺兄




朱锦涛 2019年10月22日于纽约




骤雨起帘栊,


伫立山峰。


苍茫江水入怀中。


风急欲摧千树折,


飞鸟无踪。




季节换匆匆,


秋意方浓。


半为黄紫半葱茏。


待到冬来飞雪舞,


只剩青松。




毛兄原玉:


【浪淘沙令•极目望远】


          毛宝钺




骤雨洗青葱。


雾散烟融。


踏山高处我为峰。


极目苍天连野阔,


独倚西风。




岁换太匆匆,


离恨无穷。


天涯飘迹鬓霜浓。


万里海倾云激荡,


谁共飞鸿。

子夜荒城

最近惧怕的黎明

黑夜除了文字可以化为星辰

一切的明亮,都将毫无形状

星辰已越来越孤单

附身的宇宙越是庞大无边的漆黑

眼睛浮在黑里,越清晰

越害怕黎明的那一束光


害怕日出第一束光对云朵催收

那些欠下昨夜星空逾期的债务

沉重与划过流星一样,划开天空的裂痕

站在裂痕边缘的人无法弥补

孤望裂痕对岸的人怀抱过错


搀扶在这些年黑夜的路上

相信会抵达地平线的远方

据说那里会喷涌而出,霞光万丈的刀剑

插进大地的脉搏

划开山河肌肤,流出金色血液

摊开皮开肉绽的四季


我为何如今惧怕这样的黎明

为何瘦骨嶙峋的身子里

飘着轻得一缕风都会吹散的灵魂...

黑夜除了文字可以化为星辰

一切的明亮,都将毫无形状

星辰已越来越孤单

附身的宇宙越是庞大无边的漆黑

眼睛浮在黑里,越清晰

越害怕黎明的那一束光

 

害怕日出第一束光对云朵催收

那些欠下昨夜星空逾期的债务

沉重与划过流星一样,划开天空的裂痕

站在裂痕边缘的人无法弥补

孤望裂痕对岸的人怀抱过错

 

搀扶在这些年黑夜的路上

相信会抵达地平线的远方

据说那里会喷涌而出,霞光万丈的刀剑

插进大地的脉搏

划开山河肌肤,流出金色血液

摊开皮开肉绽的四季

 

我为何如今惧怕这样的黎明

为何瘦骨嶙峋的身子里

飘着轻得一缕风都会吹散的灵魂

飘了这些年了还不落下

 

我想,它或许更懂得黑夜留过你

我想,它经历过太阳,却未曾经历过你

方瓶

星野与我的通信

星野与我的通信


(1)

星野,我在一间狭窄的屋子里写信

无人收那些信件,像石头一样,它们被放置。

我感到很危险,踩在这些光洁的卵石上

很容易摔破脑壳,我的尸体顺着溪水被冲下去

消失。

我们的通信是很恐怖的,因为我和你

正被困在一团野花捣成的烂泥里,但我

必须和你通信,不这样的话,我不如直接死去

即使这些信件不被寄出,星野,你能听见吗?


(2)

过于污浊的你啊,另一个我。

你为何不用某种最精致的刀具划开自己的喉咙?

即使这样我会消灭,但

我受够了你对我的禁锢,我想要在天空中的某个角落安静地待一会儿。或者,你还不如让我彻底消灭算了,这样你也许能好受一点。对吗?

忘了我,摘掉自己的头,在人堆里纵情狂舞吧!


(...

星野与我的通信


(1)

星野,我在一间狭窄的屋子里写信

无人收那些信件,像石头一样,它们被放置。

我感到很危险,踩在这些光洁的卵石上

很容易摔破脑壳,我的尸体顺着溪水被冲下去

消失。

我们的通信是很恐怖的,因为我和你

正被困在一团野花捣成的烂泥里,但我

必须和你通信,不这样的话,我不如直接死去

即使这些信件不被寄出,星野,你能听见吗?


(2)

过于污浊的你啊,另一个我。

你为何不用某种最精致的刀具划开自己的喉咙?

即使这样我会消灭,但

我受够了你对我的禁锢,我想要在天空中的某个角落安静地待一会儿。或者,你还不如让我彻底消灭算了,这样你也许能好受一点。对吗?

忘了我,摘掉自己的头,在人堆里纵情狂舞吧!


(3)

星野,你说花园里的花开了,我可以去摘,

可我的花园里早就挤满了别人。这让我难以忍受,我忤逆你的愿望,我便不爱你了?那些在我花园里摘花的人——虽然他们摘了还会种一些新的

不过他们野蛮地侵略了我,让我本就残破污秽的躯体又被插上了几株大粉色牡丹。

我像一个大花篮,用花朵当做生殖器的人们

日日夜夜地强暴我,这让我难以喘息。


(4)

我由于先天的某种疾病,我竟然不能自己和自己繁殖。这让我生来就是一个半人。或者,既然你如此爱我,你一定能永远站在我前面,替我挡下那些手持喷枪的人们画的彩画。但即使你做了

无数的事情,我也难以体谅你,无论是先天还是后天带给我的痛苦和快乐。


(5)

星野,我今天被卷入了一局棋戏,无耻的棋手每一步都悔棋,

明天,我被丈夫拽去山里隐居一阵子,等到山上的花终于开了,我下山,在一间小屋子里被一个壮汉灌酒。喝完酒我撒酒疯,做了一首诗。

制造了很多笑声,每个人的脸都长成酒瓶子,从嘴里喷出来的都是烈酒。每天喝,每天喝,这让我发狂。


(6)

我早已在美丽的死神边上站着了,而你

永远拖着你的破箱子落在我后面。这让我不得不嫌弃你,我只好对我身体的的一部分爱,而对另一部分恨。白色的瓷瓶被我用颜料漆成红色和蓝色,那红色的部分待我漆完便破碎了。你爱的只是一个半边的瓷瓶,愚人!


(7)

星野,我每晚都在自己的呕吐物里寻找

一束花,希望把它献给你。我不吃任何东西,我吃我自己的肉,然后找个机会吐出来。可是我养的一条狗总是把我吐出来的东西吃掉,像吃他们自己的屎一样。这导致我永远没有办法送一朵花给你。

某天,我养的狗死了,身上开满了花。但我不屑于触碰任意一朵,这与触碰人类之友的躯体没有什么区别。


(8)

看呀!我已经快要进入光明的境地了!你却

非要拉我回来。这是你说爱我的方式吗?用皮鞭在狭窄的屋子里拷问我,看着我皮开肉绽,你在一瞬间获得快感。虽然你也会反省,但这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罚你自己吧!试着洗清你自己的罪吧!


(9)

星野,我囚禁你,我痛苦,可

若我放飞你,我更加痛苦。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你只在那一瞬间活过,其余的时候,你只是在我的怀里死了。

我站在山上,看尚未老去的星星,你羡慕它们吗,我亲爱的,我?


粉红少女

国家禁止传播负能

那个男人

会拿着烟头问他的女人

爱不爱他


她说不爱

他便拿烟头烫她的脸

扯她的头发


一遍又一遍地问她

直到她说爱他为止


那个男人

同爱人一起自杀了

那个男人

会拿着烟头问他的女人

爱不爱他


她说不爱

他便拿烟头烫她的脸

扯她的头发


一遍又一遍地问她

直到她说爱他为止


那个男人

同爱人一起自杀了

维我柠檬茶

闭嘴

虽非深宵文人墨客

也曾夜静发牢骚


无处安放的句子

要到哪里去宣泄


写给他人太矫情

写给自己太多情


将这份莫须有的寂寞化作眼泪

滑落在月亮脸上

怕是连他自己都不领情


用了很长时间去学如何好好说话

剩下的大半部分日子在明白什么是闭嘴


虽非深宵文人墨客

也曾夜静发牢骚


无处安放的句子

要到哪里去宣泄


写给他人太矫情

写给自己太多情


将这份莫须有的寂寞化作眼泪

滑落在月亮脸上

怕是连他自己都不领情


用了很长时间去学如何好好说话

剩下的大半部分日子在明白什么是闭嘴





Dear执伞
秋天,要快乐呀~嘿嘿ʚ{ ︎︎...

秋天,要快乐呀~嘿嘿ʚ{ ︎︎◌ˊㅿˋ ︎︎◌ }ɞ~❥

秋天,要快乐呀~嘿嘿ʚ{ ︎︎◌ˊㅿˋ ︎︎◌ }ɞ~❥

白念

〖不明〗

无名的念想还未萌发

无声的双手就已扼杀

希望的种子还未长大

现实的火焰就已焚化

命运的齿轮被谁掌控

无奈的孩童只能顺从

心中的尘埃不断飘洒

殷红的痕迹不断拭擦

可即便这样无可救药

不可理喻的我

你还是向着我伸了手

说着“你曾拯救过我啊”

无名的念想还未萌发

无声的双手就已扼杀

希望的种子还未长大

现实的火焰就已焚化

命运的齿轮被谁掌控

无奈的孩童只能顺从

心中的尘埃不断飘洒

殷红的痕迹不断拭擦

可即便这样无可救药

不可理喻的我

你还是向着我伸了手

说着“你曾拯救过我啊”


粉红少女

花的诞生

地里萌发的想念。

从土里长出来花。

地里萌发的想念。

从土里长出来花。

古雨明隐

《微风里的旋律》—古雨明隐

风,轻轻唱

带给我的家人,

我在很远的地方

安然无恙


风,轻轻唱

带给我的故友

愿仍有人在你身旁

写一首歌小声唱


如果山还在,琴也好

累了就唱一首带着冬意的暖阳

爱情还是年少青涩美好的模样

视线,照亮我的彷徨


清晨,阳光

尚有一丝温存的纯真

转身一场清风

不带迂回的心伤


我仔细想了想

也就在几十年后

所以,有一点忧伤

又何妨


风,轻轻唱

带给我的家人,

我在很远的地方

安然无恙


风,轻轻唱

带给我的故友

愿仍有人在你身旁

写一首歌小声唱


如果山还在,琴也好

累了就唱一首带着冬意的暖阳

爱情还是年少青涩美好的模样

视线,照亮我的彷徨


清晨,阳光

尚有一丝温存的纯真

转身一场清风

不带迂回的心伤


我仔细想了想

也就在几十年后

所以,有一点忧伤

又何妨



冷月花孤魂

病中呓语

病是一只奉行极致主义与痛苦美学的魔兽

他永远不满足加注于生命体之上的痛苦

他喜欢

生病叠加生病

压力叠加压力

孤独叠加孤独

恐惧叠加恐惧

他喜欢在一支孱弱之体背负一种病的时候

再加上另一种病

他是一个技术高超的计量师

总是算得准在大厦将倾之际停放砝码

他喜欢叠加的快感

他不喜欢看眼泪

却喜欢看把眼泪逼在眼眶里的面部狰狞

他不喜欢看下跪

却喜欢看压弯的双膝撑着叠加的痛苦的咬牙切齿

他觉得那是极致的痛苦极致的美

那是生命在燃烧着所剩无几的燃料

那是独一无二的生命之火

他把每个生命体都看做当下的或将来的奴隶

他喜欢反抗的奴隶

他太强大了

可以等同于死亡...

病是一只奉行极致主义与痛苦美学的魔兽

他永远不满足加注于生命体之上的痛苦

他喜欢

生病叠加生病

压力叠加压力

孤独叠加孤独

恐惧叠加恐惧

他喜欢在一支孱弱之体背负一种病的时候

再加上另一种病

他是一个技术高超的计量师

总是算得准在大厦将倾之际停放砝码

他喜欢叠加的快感

他不喜欢看眼泪

却喜欢看把眼泪逼在眼眶里的面部狰狞

他不喜欢看下跪

却喜欢看压弯的双膝撑着叠加的痛苦的咬牙切齿

他觉得那是极致的痛苦极致的美

那是生命在燃烧着所剩无几的燃料

那是独一无二的生命之火

他把每个生命体都看做当下的或将来的奴隶

他喜欢反抗的奴隶

他太强大了

可以等同于死亡

他可以被反抗被打败但永远不会死亡

生命体则只能反抗不能被打败否则注定死亡

所以他愿意被打败

他讲究可持续发展

有时可能会故意手下留情

输掉的一批归为尘土

剩下的一批还可以继续

多么不公平的对抗

最脆弱的反抗最强大的

是悲剧永恒的主题

无论成功失败

每个生命体都是一个悲剧

没有公平

永远没有







鳄冰鱼

如初之遇

玫瑰。一朵徘徊的花

相视于两条平行的墨色曲线

互相偷袭的刺客

躲过了五百步外的岗哨

躲不过忘情的疼痛

是白色的纠缠

还带着粉红的色调


咖啡。一味行走的药

相念于两个同心的褐色圆圈

互相调节的傻瓜

寻到了十万年前的征候

寻不到憔悴的心结

是烧焦的余韵

还伴着青棕的苦涩


水玉。一块冥顽的石

相错于两处交叠的灰色区域

互相映射的幽灵

参透了三十七度的边界

参不透焦灼的脉动

是沸腾的气息

还藏着透明的温度


鬼蜮。你是谁的情人

是否会记起花谢花开的彼岸


不悔原初,不期之遇

玫瑰。一朵徘徊的花

相视于两条平行的墨色曲线

互相偷袭的刺客

躲过了五百步外的岗哨

躲不过忘情的疼痛

是白色的纠缠

还带着粉红的色调


咖啡。一味行走的药

相念于两个同心的褐色圆圈

互相调节的傻瓜

寻到了十万年前的征候

寻不到憔悴的心结

是烧焦的余韵

还伴着青棕的苦涩


水玉。一块冥顽的石

相错于两处交叠的灰色区域

互相映射的幽灵

参透了三十七度的边界

参不透焦灼的脉动

是沸腾的气息

还藏着透明的温度


鬼蜮。你是谁的情人

是否会记起花谢花开的彼岸

不悔原初,不期之遇

爱莎Ailsa

ありがとう【謝謝】

轻轻划动船桨,

水波缓缓荡漾着,

船轻轻地行驶在海上,

仰望着一片灰暗的天空,

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那些美好的记忆,

只能停留在过去,

如今我们依旧成长着,

身边依旧有人陪伴,

却不再是熟悉的那个人。

他有了与他相伴一生的女孩,

而我也有做出了我的选择。

我们已经走向不同的路,

一步步向人生终点前进着。

哼着熟悉的旋律,

我想起了微风,

他的笑总是这么暖,

浅浅的拂过我脸颊,

而火烧云这个词,

简直为我量身定做的。

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突然这么想着,

我们将拥有别样的生活,

不是么?

人生的风景很多,

从相遇到相知,

本就是奇妙的过程,...

轻轻划动船桨,

水波缓缓荡漾着,

船轻轻地行驶在海上,

仰望着一片灰暗的天空,

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那些美好的记忆,

只能停留在过去,

如今我们依旧成长着,

身边依旧有人陪伴,

却不再是熟悉的那个人。

他有了与他相伴一生的女孩,

而我也有做出了我的选择。

我们已经走向不同的路,

一步步向人生终点前进着。

哼着熟悉的旋律,

我想起了微风,

他的笑总是这么暖,

浅浅的拂过我脸颊,

而火烧云这个词,

简直为我量身定做的。

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突然这么想着,

我们将拥有别样的生活,

不是么?

人生的风景很多,

从相遇到相知,

本就是奇妙的过程,

发自内心的感谢,

曾经属于我的……你。

FIN——

灵感来源于S.E.N.S.的《ありがとう》,某些词的灵感来源于五月天的歌曲,还劳烦各位大佬指点……小女在此谢过。😊

川的摘抄薄

10/22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起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支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起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支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地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食指《相信未来》

doctorjintaozhu

浪淘沙令 赏秋

十月二十日早上与太太一起去纽约州Bear Mountain赏秋。出发前就知道要下雨,但还是一往无前。朋友说秋意未浓,不是最佳时间。但我怕秋意浓时,枝头已空。今特赋小令,歌以咏志。


朱锦涛 2019年10月20日于新泽西


云卷翳天空。

薄雾蒙蒙。

驱车州外赏秋红。

休说今朝风雨重,

梦在心中。


谁可道英雄。

山顶留踪。

俯临南北万千峰。

且拾云梯三百旋,

一举成功。



十月二十日早上与太太一起去纽约州Bear Mountain赏秋。出发前就知道要下雨,但还是一往无前。朋友说秋意未浓,不是最佳时间。但我怕秋意浓时,枝头已空。今特赋小令,歌以咏志。


朱锦涛 2019年10月20日于新泽西


云卷翳天空。

薄雾蒙蒙。

驱车州外赏秋红。

休说今朝风雨重,

梦在心中。


谁可道英雄。

山顶留踪。

俯临南北万千峰。

且拾云梯三百旋,

一举成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