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珊莎 

66207浏览    893参与
鹿鸣深

舞蹈课1

“艾丽娅,我希望你有一个完美的理由来在大半夜叫醒你已经入睡了的姐姐……”珊莎捋着头发无奈又烦躁的说道。

“我……我不太习惯,所以,我可以,跟你,跟你”艾丽娅说的时候微微有些结巴,眼神一直瞟着别处,脸颊也有些泛红。

“不是你往我的床铺地下塞山羊的时候了。”珊莎轻笑一身就侧了侧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艾丽娅不带丝毫犹豫立刻奔像了珊莎的床铺,拉起青蓝色的被子改了起来,珊莎身上那种淡淡的柠檬香都沾在了被子上,她突然感觉无比的安心。

珊莎轻轻关上门,也爬上了床铺,拉起被子的另一边盖上。

夜晚感觉有某个小东西手脚并用地盘上了自己……艾丽娅再勇敢,也只有九岁而已。

早餐,艾德说了让艾丽娅去上“舞...

“艾丽娅,我希望你有一个完美的理由来在大半夜叫醒你已经入睡了的姐姐……”珊莎捋着头发无奈又烦躁的说道。

“我……我不太习惯,所以,我可以,跟你,跟你”艾丽娅说的时候微微有些结巴,眼神一直瞟着别处,脸颊也有些泛红。

“不是你往我的床铺地下塞山羊的时候了。”珊莎轻笑一身就侧了侧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艾丽娅不带丝毫犹豫立刻奔像了珊莎的床铺,拉起青蓝色的被子改了起来,珊莎身上那种淡淡的柠檬香都沾在了被子上,她突然感觉无比的安心。

珊莎轻轻关上门,也爬上了床铺,拉起被子的另一边盖上。

夜晚感觉有某个小东西手脚并用地盘上了自己……艾丽娅再勇敢,也只有九岁而已。

早餐,艾德说了让艾丽娅去上“舞蹈课”的事情。

嗯哼,珊莎很感兴趣,直接向艾德撒娇表示自己也想去,艾德表示,去吧去吧。

艾丽娅则当场表示珊莎一定学的没有自己好。珊莎耸耸肩懒得理她。

“乔弗里王子来了,正在大厅等候”旁边的侍者恭敬地说道。艾德表示自己想把自己想把他扔出去,艾丽娅当场就开始撇嘴了。

“你去告诉那个无趣又愚蠢的王子,说我姐姐今天太累了要休息,昨天陪他一天还不够吗……”

侍者又回头看了看艾德的眼神,get到指令后,乔弗里王子就失落的一个人走了。




彼得堡小王子

Knight of the Dreadfort(授权翻译)

Chapter 2


尽管心知也许再过几天自己便可能战死沙场,沿着国王大道的这段漫长行军却也并不怎么让多米利克感到厌烦。大多数时候他和他的表亲——罗杰·莱斯威尔的儿子——罗伯特·“罗比”·莱斯威尔和他叔叔卢斯·莱斯威尔一起行军,随后又和罗纳·史陶聊了聊他还在荒冢屯的家人,当他们扎营休息时,他又和哈利昂·卡史塔克一起在营火旁聊了不少。哈利那家伙是个性格豪爽而又纯粹的北方男儿,多米利克看得出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南方佬的人头来证明自己的力量了。

“你看起来其实也挺像个南方佬的。”哈利笑着对他说道,“长不出胡子来...

Chapter 2


尽管心知也许再过几天自己便可能战死沙场,沿着国王大道的这段漫长行军却也并不怎么让多米利克感到厌烦。大多数时候他和他的表亲——罗杰·莱斯威尔的儿子——罗伯特·“罗比”·莱斯威尔和他叔叔卢斯·莱斯威尔一起行军,随后又和罗纳·史陶聊了聊他还在荒冢屯的家人,当他们扎营休息时,他又和哈利昂·卡史塔克一起在营火旁聊了不少。哈利那家伙是个性格豪爽而又纯粹的北方男儿,多米利克看得出他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南方佬的人头来证明自己的力量了。

“你看起来其实也挺像个南方佬的。”哈利笑着对他说道,“长不出胡子来吗?”

“很多人都说我没胡子更好看,因此我才每天都刮脸。”多米利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轻声答道,“不过我的很多生活习惯的确都是在谷地时养成的。”

“哦?所以说难道水蛭大人他也曾在南方做过侍从?”

“不,我父亲是被我已故的爷爷养大的,劳勃叛乱前他从没去过颈泽以南的任何地方。另外我可以发誓红垒也好符石城也罢没有任何人用水蛭吸自己的血,说真的我自己现在都还不明白父亲是怎么养成这一习惯的。”

“所以说水蛭大人他不是个骑士?”

“不,他不是。”

“但你是,对吧?你小子在七神圣堂里祷告了一整夜,然后一个修士又往你脸上抹了点那什么圣油?”

“我的确是个骑士没错。但即便是在谷地这片安达尔人最早登陆的地方,旧神的信仰也仍未完全消散,有些城堡里甚至还有保留完整的心树。在被册封为骑士后,我是在神木林中守的夜,宣誓前我还向鱼梁木献上了自己的鲜血。”

“所以你也是恐怖堡历史上第一个骑士喽?”

“我想是的。”

“但作为骑士的你还会如波顿家的传统那样去活剥人的皮吗?”

“不,但我可以拿张死人的皮来充数,反正外人又看不出区别来。”

“哈!有道理,那以后我就叫你‘剥皮爵士’好啦,恐怖堡的骑士大爷。”哈利昂大笑着说道,他语气中的嘲讽意味明显的几乎无法掩饰,就如当他发现多米利克管自己的马叫“雷加”时称他为“多米利克·坦格利安”一样。但多米利克却也并未因此而感到愤怒,一来他早已习惯了卡史塔克家对与南方佬相关的一切一如既往的蔑视和对波顿家一如既往的警惕,二来嘛,他感觉“剥皮骑士”和“多米利克·坦格利安”这两个外号其实还挺适合自己的。毕竟在他心目中,自己身为骑士的誓言要高于其他人对他的看法,而能被拿来和雷加·坦格利安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王子相比,他感到也是一种荣誉。

但尽管如此,多米利克也还是很不喜欢别人像父亲那样说他“更像个雷德佛家的”,天知道这几乎是他除了“你和你父亲关系如何”这个愚蠢问题之外最不想提起的话题了。他和父亲的确有很多意见不一致的地方,但送他去红垒这一决定却是他永远感激的一个,尽管现在看来父亲他似乎对此有所后悔,但……他最终决定不再继续眼前这一话题。

“跟我说说卡霍城。”多米利克问道。哈利昂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他讲起了在两座风化的岩石山丘之上的一条河上的两座城堡,由一座木制绳索桥连接;外墙环绕着山丘,每座城堡都有自己高大的尖塔和幕墙。在卡霍城,地板、床、甚至还有一两件斗篷都是用海豹皮做的,因为海豹湾就在北边,无论什么季节都可以捕猎海豹。在夏天的某些日子里,当海冰不那么多的时候,人们甚至可以向东骑马到大峭壁,从那里直接出海。

卡霍城军械库里的刀剑和斧子大多有着用海豹牙打造而成的手柄,有的甚至还是用鲸须制成的;领主大厅的墙上挂着一个冰熊咆哮的头,木制家具上雕刻着象征卡史塔克家族的白色日芒星,墙上挂着讲述卡隆·卡史塔克的事迹的挂毯。

但在多米利克看来,卡霍城最棒的地方在于它是卡史塔克们的家,而除了瑞卡德大人和哈利昂外,“卡史塔克们”还包括托伦、艾德和亚丽,以及阿多夫大叔和他的儿子克雷根。也许阿多夫那家伙有些讨人厌,也许克雷根是个乡巴佬,但艾德·托伦和亚丽……

他只希望自己能有像他们那样的弟弟妹妹们。

“卡霍城听起来还真是个好地方呢。”

“卡霍城永远欢迎你我的朋友,打完仗你可一定要常去拜访!当然,别忘了带上你的竖琴!”哈利昂说道。

他是北方贵族子弟中第一个管多米利克叫朋友的。

他不知道这对他有多么大的意义。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开怀和哈利昂一起笑了起来,并拿出竖琴,为大家奏起了《熊与少女》。

……

大军在离“哈罗威伯爵的小镇”还有两天路程的地方再次扎下了营寨,父亲也在此时召开了军议,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起了准备。虽不是独领一部的军将之一,多米利克却也出席了这场会议。按照父亲的部署,哈利昂将带领卡史塔克家的枪兵们居于右翼,美奇·赛文伯爵带领他的人居于大军的中央的右侧,中央的左侧是由伊尼斯·佛雷爵士带领的佛雷家部队,罗贝特·葛洛佛居于左翼,父亲本人坐镇后方指挥着波顿家的步兵作为预备队,重骑兵和荒冢屯,溪流地的部队则由罗纳·史陶率领。大军将急行军一昼夜,以求在第二天黎明时分对兰尼斯特军营地发动突袭。

很快,大军便在沉沉夜幕之下静悄悄的出动了。在即将到来的战斗面前,即便是平时最健谈的人,此时也都闭上了嘴,只是随大军默默行进着,除了马蹄声和脚步声外,没有人再发出任何声响。尽管身为贵族子弟这一特权令多米利克不必如底层士兵们那样徒步跋涉,尽管大军整体由步兵所组成这一事实令他不必策马奔驰,但笼罩在全军上下的那股沉默而又压抑的气氛却又令他感到极度紧张,几乎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黎明时分,他们终于在地平线的另一端看到了兰尼斯特军营地那锯齿状的轮廓和从营中飘出的袅袅炊烟。他看到父亲正指挥着大军调整阵型,并同时向军中的号角手下达着各种命令,很快,大军便开始缓步朝兰尼斯特军营地进发。而和预备队呆在后方的他,此时也只有默默地看着了。

从对面的骚动来看,兰尼斯特军显然也已经发觉了他们的存在,并也组织好了阵型。看来父亲先前那所谓的“突袭”是不可能了,但事已至此大军也已无可退却,只能迎头顶上了。

很快,位于最前沿的步兵们开始了他们的冲锋,但没多久,箭雨便从兰尼斯特军一方朝哈利昂所部袭来。虽然盾墙令这一部弓箭的袭击没起上什么作用,但……

多米利克看到一支兰尼斯特军的先锋骑兵正朝哈利昂所部的盾墙冲去,飘在最前面的旗帜是……黄色背景之下的三条黑色猎犬,是克里冈家族!很快,他便看到了魔山本人那骇人的巨大身影,看到他毫不费劲的破开了盾墙,正在肆意杀戮着卡史塔克家的士兵们。

哈利昂,我的朋友,小心啊。

位于中央的赛文家,佛雷家和葛洛佛家部队开始向右翼集结以援助正在苦苦坚持的哈利昂,兰尼斯特军一方也为魔山派出了援兵。但当他看清楚那些援兵们的本来面目时,多米利克却震惊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除他本人之外全军估计没人能够认得出的景象——谷地的高山氏族部落!这……这帮蛮子是怎么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的?他们又为什么会与兰尼斯特军并肩作战?!

但从战场形势的发展来看,这一问题的答案已不再重要了。继魔山之后,另一支敌军骑兵正朝他们全速冲来。橙色烟雾的燃烧之树……是马尔布兰家,领头的正是亚当·马尔布兰爵士。

至此,整场战斗已转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溃败。即便那些高山部落的家伙们被他们打的要多惨有多惨,即便兰尼斯特军的数量并不比他们多多少,但他们在骑兵数量上却占了绝对优势。

这一仗,已经输了。

他听到父亲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前沿的部队开始慢慢朝后方高地的方向撤退,恐怖堡的步兵和荒冢屯溪流地的骑兵们则向前阻击敌军以掩护撤退的卡史塔克、赛文、佛雷和葛洛佛家部队。

这是我的第一场战斗。多米利克心想。可别说杀死敌人,我甚至都没有和战友们一起发动冲锋,甚至都没有让自己的剑染上敌人的鲜血。

但他明白自己的个人荣耀此时算不得什么。这场战斗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吸引泰温的注意力,以为罗柏所部的行动,眼下拖延的目的已然达成,这场战斗也已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在沿着国王大道向后退却了大概一天的时间,确定老狮子的部队没有追击上来后,他们再次扎下了营寨,以让士兵们得以修整,恢复体力,各部的指挥官们则被父亲召集了起来以调查部队的整体损失情况。统计结果着实可以称得上是触目惊心:阿蕊丽·佛雷的丈夫蓝叉河的佩特爵士被魔山亲手杀死,杰瑞·佛雷、霍斯丁·佛雷、丹威尔·佛雷和朗诺尔·河文这几个佛雷家的族人尚未归队,或是已然战死或是被抓做了俘虏,罗贝特·葛洛佛证实哈瑞斯·霍伍德因喉咙中箭而死,凯勒·孔顿报告了说美奇·赛文伯爵的失踪,唐纳·洛克和哈利昂·卡史塔克的下落则干脆没人知道。

可恶!哈利,哈利他也许已经……

总体而言,此战的损失在五千人上下。虽然就大军的整体数量来说这点伤亡倒也还不算伤筋动骨,但如此多的贵族子弟们仅此一战便或战死或被俘,这……这场为罗柏·史塔克而进行的战术性掩护所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沉重了些。

明日一早大军将会继续北撤,朝卡林湾的方向前进,然后在那里固守,直到进一步消息传来。

在如此损失之后,沿途显然不会再有任何的欢声笑语了。

橡果厅的Gendrya
詹姆x珊莎 颜值cp cp t...

詹姆x珊莎

颜值cp

cp tag叫Jaimsa,国外属于温cp,粮质量挺高,饭制mv一堆。

入教必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883303/?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59404507&share_medium=iphone&bbid=b6d0f858d44529020d24a753cbb62819

Your lov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4103582/?share_source=copy_link&p=1&ts=1559404812&share_medium=iphone&bbid=b6d0f858d44529020d24a753cbb62819

Don't you min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3173?view_full_work=true

Auribus Teneo Lupum

Laine

Summary:

After Joffrey's murder and Tyrion's arrest, Sansa Stark's marriage is annulled. But Tywin and Cersei Lannister have no intention of letting her go so easily. Alternate universe. Jaime, Cersei, Sansa.

E级,没完结,但是美味多汁,剧情好。

詹姆珊莎联姻类的佳作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62150/chapters/47513116

Little red

现代au 珊莎是詹姆侄女弥赛菈的闺蜜,有一天他们愉快地搞上了。

非常地hot,E级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64787/chapters/24409911

Allies,lovers,friends and siblings

 

詹姆跟珊莎,提利昂跟小玫瑰。

已完结,he。

 

https://m.fanfiction.net/s/7828754/1/Oath_Keeper

标题:Oath keeper

简介:Tywin Lannister chooses to marry Sansa to his son, Jaime.

https://m.fanfiction.net/s/7804879/1/A_Wolf_Among_Lions

标题:A wolf among lions

She hates them all, and Jaime finds it hard to understand why she does not count him among those she would rather see dead. Post Series.

 

https://m.fanfiction.net/s/6938123/1/The_Lion_and_the_Wolf

标题:The lion and the wolf

What would happen if, instead of Tyrion, Sansa Stark is wed to the other brother? If she can win him, can Sansa use Jaime Lannister to influence his own family? Or, better, will he keep his oath and take her home?

 

https://m.fanfiction.net/s/7784596/1/Tabula_Rasa

标题:Tabula Rasa

Jaime and Sansa disappear. Alternate universe.

彼得堡小王子

Knight of the Dreadfort (授权翻译)



本文的这对儿cp又是一个极其冷但同时被我爱的很深的cp——珊莎史塔克和多米利克波顿。这一对儿冷的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多米利克是谁,冷的我目前几年了只发现了两篇以他俩为主cp的长篇文,但不管粮多粮少总还是要看嘛。无论如何,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这篇新的翻译文,你们的点赞和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也欢迎对冰火同人文有兴趣的同志们加入我的qq群,群号为744273196。

(用做镇楼的多米利克是由deviantart上的作者BellaBergolts创作的,大家可以去看看她的其他作品。如果有谁还不知道多米利克是谁,那么一个提醒:老剥皮除了拉姆斯还有过一个儿子。另外作者本人表示这篇文在一定程度上是受了但丁的早...



本文的这对儿cp又是一个极其冷但同时被我爱的很深的cp——珊莎史塔克和多米利克波顿。这一对儿冷的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多米利克是谁,冷的我目前几年了只发现了两篇以他俩为主cp的长篇文,但不管粮多粮少总还是要看嘛。无论如何,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这篇新的翻译文,你们的点赞和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也欢迎对冰火同人文有兴趣的同志们加入我的qq群,群号为744273196。

(用做镇楼的多米利克是由deviantart上的作者BellaBergolts创作的,大家可以去看看她的其他作品。如果有谁还不知道多米利克是谁,那么一个提醒:老剥皮除了拉姆斯还有过一个儿子。另外作者本人表示这篇文在一定程度上是受了但丁的早期作品《新生》的启发。虽然我从没读过《新生》,但想来《神曲》这种史诗的作者肯定写不出什么差的东西,所以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读读看啦。)


Chapter 1

 

 “我的儿子,罗柏·史塔克已下令召集封臣。速去卡林湾与大军汇合。”

恐怖堡公爵,卢斯·波顿。

多米利克原本正在红垒拜访雷德佛一家。这是他两年来的第一次拜访,虽然并不是说有什么具体的事,但他实在是渴望能够离开恐怖堡,渴望能够与友人一起骑马,一起交流,一起……无论和谁,无论做什么,都好过在家与他父亲或者那些基本不敢开口说话的下人们在一起。可惜还没过两周,父亲的信便来了。

上次回家时,多米利克执意前往了泪江一带,热切的想要见一见自己的那个私生子兄弟,父亲先前对此的反对也并没有被他听进心里去。毕竟,史塔克家的琼恩·雪诺和霍伍德家的劳伦斯·雪诺都是不错的人,自己这个兄弟又差得到哪儿去呢?但当他路过奥弗顿家族那坐落在孤山脚下的小城堡时,却被城主告知了真相。

“小伙子。”他记得老奥弗顿勋爵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用他那低沉的语气说道,“我喜欢你,或者说我非常的欣赏你。因此呢,听老头子我一句劝,也听你父亲一句劝,赶紧回头吧。”接着,他低声告诉了他关于拉姆斯·雪诺的那些谣言,关于他如何在树林中放狗追逐那些平民女子,关于他那个满身臭味的仆人和他那个满怀妒忌之心的母亲。

现在想想看,也许他不该为拉姆斯那副德行而感到吃惊。琼恩和劳伦斯之所以是好孩子,多半是由于史塔克家和霍伍德家的家主都是好人所致。

卢斯·波顿则不是个好人。

绝对不是个好人。

无论如何,多米利克仍庆幸自己没有真的和拉姆斯那家伙见上面,也希望以后永远都不会见到他。

那样一个怪物,不是他的兄弟。

最终,他与老奥弗顿勋爵喝了几杯,用竖琴为他们一家弹了几首曲子,谢过他们的热情后,便骑上“雷加”回了家。虽然拉姆斯那混蛋害他白跑了一趟,但去溪流地转转,顺便去一趟临冬城和荒冢屯应该也不错。

他实在是很不想现在就离开红垒。拜见过霍顿伯爵后他本打算和他的好朋友米歇尔一起在谷地好好游玩一番,起码要去符石城转转,然后去月门堡,然后……嗯,说不准他会说服米歇尔找机会干脆娶了米娅。毕竟,如果邓肯作为王太子都能娶了珍妮那样一个平民女子的话,米歇尔一个领主家的小儿子又为何不能娶米娅这样一个劳勃国王的私生女呢?

也许人们还将为他们的恋情写一首名为“米歇尔与米娅”的歌传唱七国呢。

但父亲的来信令这一切都泡汤了。于是,他向霍顿伯爵表达了歉意,向自己的朋友约好未来再见,便前往了海鸥镇,三天后,登上了下一艘前往白港的船。

他倒没有在白港做过多停留,只是在一家客栈中过了一夜,并没有去新堡拜访曼德勒家的人。虽然他不介意薇尔菲德和薇拉小姐的陪伴,但曼德勒家男人们那肥硕的身量实在是太过滑稽,以至于他担心若是和他们见了面,自己做出来的那副“波顿家的冷酷嘴脸”便将瞬间为大笑所取代了。而如果自己真的做出了那种事情,结果于他而言将会是灾难性的。一方面这将会是对主人的极大不敬,另一方面,若是被父亲知道了,那……

他实在是不敢去想象。

因此,他决定不做耽搁,昼夜兼程的奔卡林湾而去,终于赶在所有人之前到达了这座早已荒废的城堡。接下来的三天里,置身于残垣断壁与绿意盎然的颈泽之间的他不禁多次掏出竖琴,对着星空唱起了歌,恍然间竟有了雷加在盛夏厅的感觉。

他只希望这一美梦不要太快被大军的到来而打破。

***

这份宁静很快便为大军的陆续到来而打破。尽管父亲曾告诫他最好与像安柏家这样“吵闹不休”的家伙们保持距离,他还是在军议后和小琼恩·安柏,戴林恩·霍伍德,卡史塔克三兄弟以及其他一些小贵族家的孩子们一起喝了几杯。尽管大部分时候他也只是埋头喝酒不怎么和别人搭话,但他知道这场战争将是一个认识北方其他贵族子弟们的好机会,毕竟等他接手恐怖堡后还得常和他们打交道呢。

但今天,却还有另一个原因迫使他不得不多喝几杯。早些时候铁腿沃顿告诉他说拉姆斯那家伙已被任命为了恐怖堡代城主,这一简短的消息却顿时令他恶心的想吐!让那个混蛋去做代理城主,这……可恶!等他发现了所有的那些先人们的“秘密房间”之后,只怕他的“兴趣”便将不止限于驱狗追女孩子了。更别提拉姆斯肯定会把臭佬给带回去,那样的话……多米利克竭尽全力才勉强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只是大口的喝着杯中的酒。

罗柏·史塔克也该在这儿才是。多米利克转念想到。毕竟他和他们一样,也还不过是个半大小子而已。但此刻的他却仍在大厅里和他母亲激烈的争论着,毫无疑问是关于他父亲和妹妹们的事了。也许罗柏·史塔克会像他父亲当年做过的那样带着一帮朋友们亲自南下把自己的亲人们从王室手里救回来?嗯,如果这样的话,也许他可以……

“呦,波顿家的,也想要个狼家新娘吗?”小琼恩的一声大吼令他意识到自己竟已不由得把心中的念头自言自语说出了口。一个山地氏族的家伙也随之笑了起来,并“好心”的提醒他说即便罗柏·史塔克他真的南下去救人,也绝对不会让他一个波顿家的随行,更别提把他美丽的妹妹——大家都知道他指的具体是两个中的哪一个——赐给他了。接着卡史塔克三兄弟和另外一些山地氏族的子弟们开始大声争论起谁才是北境最美的女子,留下他和戴林恩·霍伍德被晾在一边。虽然他倒是不介意继续自斟自饮下去,戴林恩的表情却让他不由得对他心生怜悯。这小子已然和亚丽·卡史塔克订了亲,因而除非他想被未婚妻的大哥们痛打一顿,也只能在这种话题面前保持缄默了。

所幸这一令人尴尬的讨论还没持续多久便被一个侍从的到来所打断,显然罗柏·史塔克和凯特琳夫人又有新的决定要宣布了。再次回到大厅后,他们被告知北境大军将在抵达孪河城后分为两部,西部由罗柏·史塔克亲领,东部则由多米利克的父亲带领。父亲他将沿国王大道进至三叉戟河,以切断泰温·兰尼斯特与西面弑君者的联系,罗柏·史塔克将亲领骑兵主力西渡红叉河以解奔流城之围。

战役计划被宣布的同时,一支罗柏·史塔克的亲卫队也同时宣告成立。卫队现有二十人,基本由刚刚聚在外面一起喝酒的北境贵族子弟们构成——除了一些山地氏族的家伙们和哈里昂·卡史塔克——以及一些稍年长的贵族们,例如罗宾·菲林特等。凯特琳夫人甚至还亲口叫了他的名字,让听到的他不由得低下了头。

一瞬间,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神志是否完全清醒了。史塔克家赐给他的这一荣誉实在是太……这意味着他将如席恩·葛雷乔伊那样成为罗柏·史塔克的好伙伴,就犹如奈德·史塔克当年和霍兰·黎德,伊森·葛洛佛,马丁·凯索,席奥·渥尔和他的舅舅们威廉伯爵和马克爵士一样!从此之后众人眼中的他也将不再只是“卢斯·波顿的儿子多米利克”,而是温柔、善良、真诚的多米利克爵士!哈,到时候等他再去拜访溪流地,人们定得说他是马克爵士再世了!

他一生中只见过马克爵士一次,但遗憾的是即便那一次他现在也完全记不得了,谁让在芭芭蕾姨妈和威廉伯爵的婚礼时他还只是个吃着奶的小孩子呢。但从他的个人经历来看,每个和他谈起马克爵士的人都对他赞不绝口。母亲还在世时便经常告诉他说马克爵士是个真正的骑士。后来在荒冢屯时,芭芭蕾姨妈总是对他讲小时候和他一起去骑马的故事,告诉他马克爵士总是能让她笑起来,并总在她伤心时安慰她。外公和其他一些莱斯威尔家的人则时常提起马克爵士的武艺,总是夸奖他在长枪上的技艺很高超。甚至史塔克大人也对他讲起过马克爵士在劳勃叛乱时的一些事迹。

多米利克曾不止一次希望自己的是父亲是马克爵士。马克爵士曾与奈德·史塔克一起并肩作战,现在他多米利克也将向大家证明他配得上与罗柏·史塔克并肩作战!他会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其他北方贵族们的信任,如果幸运的话,他将成为他们的朋友,和他们亲如兄弟!等父亲死后,他会把恐怖堡建设成一个平民也好贵族也罢都乐于前来拜访的地方,一个其他贵族们乐意将自己的儿子们送去抚养,将自己的女儿们嫁过去的地方!他只希望他们最终不会落得和当年奈德·史塔克的同伴们一样的下场。希望他们能杀掉足够多的兰尼斯特,救两位史塔克小姐们回家。私下里来说,考虑到这次他将不必和父亲一起行军,也许他总算能放飞一下自我,开怀的为小琼恩或葛雷乔伊那家伙说的笑话笑几声了?

但又一次,他的愿望泡了汤。当北境的领主们和他们的继承人们结束军议离开大厅后,他父亲将一只手抚在多米利克的肩膀上,带着他来到了凯特琳夫人和罗柏·史塔克面前。

 “夫人。”父亲轻声说道,“史塔克大人。首先,我很感谢你们赐予我儿子的这份无上荣誉。但在我本人已独领大军一部的情况下,再如此加恩于我儿子岂不是会给其他家族留下你们偏颇于波顿家族的印象吗?我想肯定还有其他不少人比我儿子更配得上这一职位,不是吗?所以说,就让我儿子和我一起去绿叉河阻击泰温大军吧,如何?”

多米利克不得不同时冲凯特琳夫人点了点头,眨巴了几下自己的眼睛。天知道他父亲决不允许他在公共场合对他有所忤逆。

他看得出,凯特琳夫人和父亲想的是同一件事——我的儿子绝不会为你的而死!但如果战场形势证明有这样做的必要,他敢肯定,凯特琳夫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他多米利克这条性命以确保自家儿子的存活。此刻,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被纳入罗柏·史塔克的亲卫队不过是凯特琳夫人控制波顿家的手段!对安柏等那些素以忠诚而闻名的家族来说,自家子弟被纳入亲卫队是一项无上的荣誉,但对波顿家这样“劣迹斑斑”的家族来说,被纳入亲卫队的他则不过只是用以确保卢斯·波顿的忠诚的一个人质,一个棋子而已。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打算给多米利克他一个机会去证明自己,在他们眼中,他只不过是父亲的一个缩影。

凯特琳夫人给了他们父子俩一个紧张的微笑。 从她眯了眯眼睛,转头看向罗柏的举动来看,她显然不敢就此事与父亲正面对抗。也许她和罗柏先前就考虑过该如何回应父亲的拒绝了?

不过这倒也不重要了,因为在片刻思索后,凯特琳夫人再次开了口:“当然,波顿大人。你说得对,我们会找个人换下你儿子的。”说完,她便和罗柏·史塔克一同离开了大厅。

原本他还想在战场上证明自己是个真诚勇敢,值得信赖的好人,证明那些关于波顿家的传闻并不适用于他。但现在……现在他又失去了这一机会。

无所谓,他会努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自己创造些机会出来。

后来,他听说凯特琳夫人把他在亲卫队中的职务授予了戴西·莫尔蒙。

Enigmaaa

【待授翻|提珊】Three Taps <Part 8>

fanfiction上一篇14年的文。私信作者要了授权,但是很久都没有回复。侵删。如有翻得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原作者:1000th Ghost

分级:M

原文链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周后,当他父亲说想跟他谈谈的时候,他觉得是与自己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巨大工作量有关。或许他的父亲不赞同他的一些原则,亦或是他疲惫不堪的大脑完完全全算错了什么。或者他父亲只是想感谢他的出色表现,但这一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妻子不孕吗?这是我能想到的她到现在还没怀孕的唯一合适的借...

fanfiction上一篇14年的文。私信作者要了授权,但是很久都没有回复。侵删。如有翻得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原作者:1000th Ghost

分级:M

原文链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周后,当他父亲说想跟他谈谈的时候,他觉得是与自己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巨大工作量有关。或许他的父亲不赞同他的一些原则,亦或是他疲惫不堪的大脑完完全全算错了什么。或者他父亲只是想感谢他的出色表现,但这一可能性微乎其微。

“你妻子不孕吗?这是我能想到的她到现在还没怀孕的唯一合适的借口。”

“哦,又来跟我谈这个了,是吗?我想上次你跟我提起这个,到现在是有段时间了。”

“别跟我耍小聪明,小子。”泰温站了起来,粗糙的双手攥成了拳头砸在桌子上。“我给了你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任务——我还觉得你是所有人中,最能胜任的那个,考虑到你的……名声。”

“只想要钱的妓女,和完全对你完全没兴趣的女孩,两者天差地别。”他略带苦涩地说。

“如果这个小公主到最后还是没有被你的……魅力所折服,那么就是时候你去帮她解决这个问题了。”

“她知道怎样让我知道她是否准备好了。”提利昂耸了耸肩,“在那之前,我不会催促她的。”

“我觉得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他顿了顿,“我觉得你没明白这场婚姻的意义所在。我不在乎她爱不爱你或是鄙不鄙视你,我也不在乎她幸不幸福。我在乎的只是临冬城而已。”

“我完全明白你给我安排这场婚姻的理由。”提利昂争辩道,“但我是真的在乎她快不快乐,我也向她保证了自己永远不会伤害她。”

“谢天谢地,还好我倒是没做出过这样的承诺。你去想办法怎样用你的老二,否则我就会割断那姑娘的喉咙。”

“你不会的。”他气得满脸通红。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了,他又一次对这个他勉强称之为“父亲”的男人燃起了恨意。“你要靠她得到临冬城。”

“我不‘需要’她来得到任何东西。她的子嗣只是某种程度上简化了这一过程,但也不是‘必须’。你难道觉得如果乔佛里几个月前就杀了她,我会突然打消夺取临冬城的念头?”

提利昂想张嘴反驳,却被打断了。“她制造的麻烦已然胜过了她的价值。这桩婚事今晚必须得完成,否则我向你保证,你的宝贝新娘这辈子都会是处女。”他复又坐了下来,“你可以走了。”

关门声如雷般巨响,吓了珊莎一跳,而珊莎也让提利昂吓了一跳。


TBC.

鹿鸣深

宠物

两人小跑着出了红堡的大门,珊莎在要跨出大门时对乔弗里回眸笑了一下。

该怎么形容这个笑容,如雨天后清新的彩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很快他们来到了装着行李的马车上。车里面一些放着许多东西,但还是有一块儿地方可以看出明显被空了出来。上面放了一块儿毛茸茸的圆形垫子,上面卧着一只小猎犬看着正懒洋洋的趴在那儿,看到有人来了也只是象征性的抬了下眼皮。

乔弗里认出这个在那个破旧的塔上的小猎犬,看起来很惊喜,他用手轻轻抚摸小猎犬柔软的皮毛。看着它翻了个身把小爪子搭在肚皮上。

珊莎忽然搂住他的腰,说:“你喜欢这个礼物吗?”

乔弗里用另一只手回抱住她,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喜欢极了。”

阳光明媚,照...

两人小跑着出了红堡的大门,珊莎在要跨出大门时对乔弗里回眸笑了一下。

该怎么形容这个笑容,如雨天后清新的彩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很快他们来到了装着行李的马车上。车里面一些放着许多东西,但还是有一块儿地方可以看出明显被空了出来。上面放了一块儿毛茸茸的圆形垫子,上面卧着一只小猎犬看着正懒洋洋的趴在那儿,看到有人来了也只是象征性的抬了下眼皮。

乔弗里认出这个在那个破旧的塔上的小猎犬,看起来很惊喜,他用手轻轻抚摸小猎犬柔软的皮毛。看着它翻了个身把小爪子搭在肚皮上。

珊莎忽然搂住他的腰,说:“你喜欢这个礼物吗?”

乔弗里用另一只手回抱住她,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喜欢极了。”

阳光明媚,照在珊莎白皙的脸上,睫毛好像落上了金色,乔弗里有手指轻轻拨了一下珊莎的下巴,随即把珊莎往自己怀里一带就吻了上去,绵长又甜蜜。

“哇哦,哇哦,我可什么都没看见。”提利昂走上前来戏谑地说道,一边假装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珊莎脸立即浮上了红晕。

乔弗里也不甘示弱,宣示主权一般的搂着珊莎的腰不放开。说着:“舅舅,看来今天不能和您去图书馆了。”

提利昂把手一摆,晃了晃。意思说去吧去吧,年轻人该干些年轻人的事。

晚饭后,乔弗里把珊莎送到她的房间门口才走,走时一步三回头,珊莎就站在那儿微笑的看着他。

回到房间后,她写了一封信送去给琼恩。她想起前世的耶哥蕊特,皱了皱眉,让一个女野人去做琼恩的夫人,的确不雅。

信的结尾写上:非常想你的珊莎。珊莎就把它卷好盖上印泥,让侍女负责把这封信送给远在长城的琼恩。

在珊莎好不容易要入睡时,又被敲门声吵醒。

橡果厅的Gendrya
珊莎戴兜帽的造型好带感,能脑补...

珊莎戴兜帽的造型好带感,能脑补几万字

珊莎戴兜帽的造型好带感,能脑补几万字

hidenrose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珊莎(内心):卧槽,她在说什么东西?
                              还有为什么她要裸着?!
(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小玫瑰:珊莎,你难道对我没有一点心动吗?
珊莎(内心):卧槽,她在说什么东西?
                              还有为什么她要裸着?!
(让我喝口酒冷静一下)

鹿鸣深

我给你带了礼物

这该死的天气,珊莎心里想着。

君临不同北境,那躁动闷热的气息让她这样常年在北境生活的人十分不适,偏偏还要穿那些繁琐的长裙,裙尾长长的拖在地上,华而不实。

珊莎为了美丽忍了。艾丽娅可不一样,她照样万年不变的上身是淡黄色的衬衫,下身是较为贴身的灰色裤子。临行前琼恩送了她一把漂亮的小剑,送给珊莎一个精致的发卡,是玫红色与金黄色的交织,缀了些许碎钻,低调又奢华。

终于下马车了,是由詹姆骑士来迎接他们。詹姆绅士的伸出手臂,珊莎弯着身子从马车里面出来,毫不犹豫的搭上近在眼前的胳膊。

“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呀,要不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就要履行诺言了呢?”珊莎低头笑着说,样子就像一个羞涩的少女。

“你想怎...

这该死的天气,珊莎心里想着。

君临不同北境,那躁动闷热的气息让她这样常年在北境生活的人十分不适,偏偏还要穿那些繁琐的长裙,裙尾长长的拖在地上,华而不实。

珊莎为了美丽忍了。艾丽娅可不一样,她照样万年不变的上身是淡黄色的衬衫,下身是较为贴身的灰色裤子。临行前琼恩送了她一把漂亮的小剑,送给珊莎一个精致的发卡,是玫红色与金黄色的交织,缀了些许碎钻,低调又奢华。

终于下马车了,是由詹姆骑士来迎接他们。詹姆绅士的伸出手臂,珊莎弯着身子从马车里面出来,毫不犹豫的搭上近在眼前的胳膊。

“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呀,要不要我提醒你你现在就要履行诺言了呢?”珊莎低头笑着说,样子就像一个羞涩的少女。

“你想怎么样?!”詹姆有些咬牙切齿的问。

“不想怎么样,进君临之后的情景你比我更清楚,我可不想让我父亲去陪上一任首相,你说对吧,詹姆骑士?”

詹姆不再说话,脸上有些阴沉。

珊莎知道詹姆会履行他的诺言的,他是一个好人,只不过他没办法做一个好人。

进入古色古香,建筑别具一格的红堡后,珊莎第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等带她的王子。

碧绿色的水波还是那样的深远,少年松松垮垮的站在那儿,手握着剑,白色的衬衫最上面解开两只扣子,站在那里如清风明月,干净俊朗。

他一看到珊莎脸上就不自觉出现那种甜蜜的笑容,这一笑起来更是惊艳了时光。

两人的眼神好像分不开的漆,紧紧的黏在一起。

劳勃国王这时很有眼色的借故把奈德和艾丽娅叫走,走之前对他儿子眨了眨眼睛,走时也很贴心的把门关上。

两人立刻抱在了一起,少女的头刚到少年的肩。

“七神知道我有多想念你”珊莎淘气的说到。

“你不会希望我去见七神的。”乔弗里戏谑的说道。

珊莎微微锤了一下他的背,乔弗里正好借机抓住她的手,不经意的像珊莎靠近。

珊莎都已经闭眼时,又忽然睁眼,“殿下殿下,我给你带了礼物。”珊莎的眼睛亮晶晶的,眼眸深处仿佛藏着星辰。

说着她就带乔弗里在红堡里穿梭起来,一手抓着浅粉色的裙摆,一手抓着乔弗里的手,裙裾飞扬,脚步落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悦耳极了。



hidenrose

给玛珊剪的一个视频,送给我的极地cp

b站链接:https://b23.tv/av74576166

b站链接:https://b23.tv/av74576166

venhesy

史塔克家族

      “我将为你打下北境、河间地、河湾地、风暴地、西境、南境、多恩还有君临。胆敢阻挠我们复仇的不论是兰尼斯特、葛雷乔伊还是马泰尔我都会彻底铲除他们。可我终究还只是一介武夫,不懂治国安邦之策,所以我们要相信对方珊莎,我们现在身处蛇坑,一旦我们自己内乱就必定灭亡。”————琼恩.雪诺(白狼主)

   

    “不管我有多少阴谋诡计、政治手腕,如果没有琼恩在我身边那一切都只是空想。我相信琼恩对史塔克家族的爱,他绝不会背叛我背叛北境,我相信他会为了北境的未来奉献一切。在这个物欲泛...

      “我将为你打下北境、河间地、河湾地、风暴地、西境、南境、多恩还有君临。胆敢阻挠我们复仇的不论是兰尼斯特、葛雷乔伊还是马泰尔我都会彻底铲除他们。可我终究还只是一介武夫,不懂治国安邦之策,所以我们要相信对方珊莎,我们现在身处蛇坑,一旦我们自己内乱就必定灭亡。”————琼恩.雪诺(白狼主)

   

    “不管我有多少阴谋诡计、政治手腕,如果没有琼恩在我身边那一切都只是空想。我相信琼恩对史塔克家族的爱,他绝不会背叛我背叛北境,我相信他会为了北境的未来奉献一切。在这个物欲泛滥的世界,没有任何的诡计或阴谋能切断我与琼恩的联系。在凛冬将至的时候,独狼死,群狼生。”————珊莎.史塔克(鱼狼主)

派克城总管

扯淡2⃣阿莲的命运——岑树滩理论

首先了解一下著名的岑树滩理论


Giao个邓肯前传的《雇佣骑士》(收录在《七国的骑士》里)中,岑佛德伯爵为庆祝其女第十三个命名日而举办了岑树滩比武大会。比武大会的爱与美的王后为岑佛德伯爵的女儿,而最后捍卫她荣誉的为下列五位骑士:


1⃣莱昂诺·拜拉席恩


2⃣里奥·提利尔


3⃣泰伯特·兰尼斯特


4⃣亨佛利·哈顿


5⃣瓦拉尔·坦格利安


岑树滩理论认为


珊莎的“有缘人”(指婚约对象,狗珊党指珊党囧珊党席珊党别生气)的先后顺序正正好好按照上述姓氏排列,


1⃣乔佛里·拜拉...

首先了解一下著名的岑树滩理论


Giao个邓肯前传的《雇佣骑士》(收录在《七国的骑士》里)中,岑佛德伯爵为庆祝其女第十三个命名日而举办了岑树滩比武大会。比武大会的爱与美的王后为岑佛德伯爵的女儿,而最后捍卫她荣誉的为下列五位骑士:


1⃣莱昂诺·拜拉席恩


2⃣里奥·提利尔


3⃣泰伯特·兰尼斯特


4⃣亨佛利·哈顿


5⃣瓦拉尔·坦格利安


岑树滩理论认为


珊莎的“有缘人”(指婚约对象,狗珊党指珊党囧珊党席珊党别生气)的先后顺序正正好好按照上述姓氏排列,


1⃣乔佛里·拜拉席恩


2⃣维拉斯·提利尔


3⃣提利昂·兰尼斯特


4⃣哈罗德·哈顿


第5⃣个有缘人,也就是婚约对象

按照这个规律

应该是个

坦格利安


问题来了,会是谁呢


首先大家第一反应一定是龙妈(划掉)


首先大家第一反应一定是伊耿


当然囧也不是没可能,只是我实在找不见相关的推论思路和资料,按下不表,说伊耿。


他现在回到了维斯特洛,如果到时候开战后为了巩固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顺便笼络北境,娶个北境继承人,是最见效的方法。


小天使席恩已经救走了“艾利亚”——珍妮·普尔,根据卷五阿莎的pov和卷六席恩的泄露pov以及红袍女的预言,珍妮已经安全到达黑城堡藏了起来


波顿手上失去了史塔克,所以伊耿集团完全可以乘虚而入,笼络北境。


介于小🈯头把阿莲许给哈顿的行为来看,他对瓦里斯伊利里伊耿克林顿欧等人是不知情的,就算知情,也似乎与他们对立,他与瓦里斯关系不好,也没有理由支持坦格利安,所以指叔不太可能转念一想就把她又许给伊耿,假如珊莎的有缘人真的是伊耿,那么后期她可能会摆脱对🈯叔的控制,当然一切只是猜测


她自己跑出鹰巢城是不可能的哈,否则就ooc了🌚


然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群鸦盛宴里出现过一个酱油人——“疯鼠”夏德里奇爵士


卷四摘录⬇⬇⬇⬇⬇⬇⬇


夏德里奇爵士瘦瘦的,长着狐狸脸、尖鼻子和乱蓬蓬的橙色头发,骑在一匹四肢瘦长的栗色战马上。尽管他身高不过五尺二寸,却有一副自信满满的架势。

……

夏德里奇爵士再度哈哈大笑,“噢,是吗?我很怀疑。不过话说回来,我跟你——我们彼此或许有共同的目标。一个迷路的小妹妹,对不对?蓝眼睛,枣红色头发?”他又笑起来。“你并非林子里唯一的猎人。我也在找珊莎·史塔克。”


布蕾妮不露声色,以掩饰不安。“谁是珊莎·史塔克,你为什么要找她?”


“为了爱啊,还能为什么?”


她皱起眉头,“爱?”


“是的,对金子的爱。跟你们可敬的克雷顿爵士不同,我确实在黑水河上打过,只不过站在了失败者一边。为付赎金,我破了产。你知道瓦里斯吧?为了这个‘你从没听说过的女孩’,太监悬赏一大袋金子。我不贪心,假如某位大妞儿帮我找到那调皮的孩子,我愿意跟她分享八爪蜘蛛的赏格。


卷四阿莲pov摘录⬇⬇⬇⬇⬇⬇⬇⬇⬇


“换我也会这么做,”第三名骑士身材瘦小,笑容扭曲,长着狐狸脸、尖鼻子,乱蓬蓬的橙色头发根根竖立,“尤其是向我们这帮粗人介绍的时候。”

阿莲浅浅一笑,“您们是粗人吗?”她逗趣道,“太谦虚啦,我认为您们三位都是英勇的骑士。”

“他们的确是骑士,”培提尔说,“但他们的英勇还需要得到证明——我相信一定不会让人失望。阿莲,请允许我向你介绍拜伦爵士、莫苟斯爵士和夏德里奇爵士。


卷六泄露版阿莲pov摘录(完整走评论吧)


“我们老鼠天性就是静悄悄的。”夏德里奇爵士个子不高,估计会被错当成侍从,但他的脸饱经沧桑,嘴角边长长的皱纹连在一起,耳朵下有战场的旧伤,目光透露出任何男孩都不会有的坚毅。这肯定是个成年男子,虽然米兰达都比他高。


他对阿莲说“雇佣骑士要翻身只有指望好好打一场团体比武,除非能走大运撞见一袋金龙(皇室承诺过谁找见阿莲给他一袋金龙),不过机会渺茫,不是么?”


所以,夏德里奇认出来阿莲就是珊莎,没办法,徒利的特征太明显了嘛🌚


布蕾妮那边一边忙着杀(jiu)詹姆一边跟阴魂不散的凯特琳徒利周旋,暂时没工夫找珊莎。


那么极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夏德里奇把珊莎偷出鹰巢城,带着南下。


至于带去哪里,因为通缉令是君临放出去的,所以在正常情况下,他是会把珊莎带去君临换钱,毋庸置疑。


但是别忘了,瑟曦名声扫地,失去权利,有点谋略的凯冯叔叔被捅成了筛子,派席尔也嗝屁,现在的皇室由一个小娃娃和御前会议(不完整的)几个辣鸡组成,基本在瓦里斯的暗中控制下。


如果夏德里奇意识到这一点,那么他极有可能直接把珊莎送去那个时候已经蒸蒸日上的伊耿集团,毕竟王室已经极其腐败软弱,没有作为,在百姓心中的形象愈来愈差劲,最后的胜利非常有可能是属于伊耿的(目前来看),那么还不如把北境献给终将获胜的一方——到时候战争结束自己的奖赏可就不止那点赎金了。


就算他把珊莎送去君临,瓦里斯也会把她转移到伊耿那里——别忘了他是坚定支持伊耿的吼,且卷四布蕾妮pov提到通缉令是八爪蜘蛛放的,所以嘛……也许瓦里斯最初的目的就是帮伊耿娶个北境呢?


小伊耿也是非常的handsome,handsome到“能让七国每一个少女怀春”。那么珊莎看到他第一眼绝对要 “卧槽世界上还有这么handsome的人嘛什么哈罗德洛拉斯维拉斯小🈯头吃奶劳勃通通去死吧”地爱上伊耿 婚约自然就定下了。


当然,依照冰火的尿性,顺利结婚不太可能。


别忘了,上面的一切假设,都是在


龙妈那边暂时不会骑龙搞事


瑟曦那边没有动静


夏德里奇真的是认出来珊莎


夏德里奇成功把珊莎从小🈯头手底下偷出来


夏德里奇顺利把珊莎带到南方


南下的过程中没有任何类似追兵 土匪等的拦截


的情况下,才会实现


这更不可能了(自己打自己脸)


——其实,岑树滩理论还有2个致命bug——


第一,莱昂诺·拜拉席恩是货真价实的拜拉席恩


但乔弗里·拜拉席恩跟拜拉席恩没有一点关系,顶多冠了个姓。


第二,别忘了,哈顿前还有个被莱莎徒利许给的……吃奶劳勃呢……


可不可以说,这个理论不攻自破了呢🌚


🆗以上文字仅供娱乐,切勿当真


我要去继续催老马丁打字了🌚


(我也不晓得下次会扯点什么)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