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珊莎史塔克

1973浏览    41参与
pipipapo

好久不见


在上一周的一个雨天想念着他们 突然跑出来的想法

想画成短漫画的 时间不够会拖太久 

那 拼拼凑凑先涂个小图解解馋🍋 

好久不见


在上一周的一个雨天想念着他们 突然跑出来的想法

想画成短漫画的 时间不够会拖太久 

那 拼拼凑凑先涂个小图解解馋🍋 

宸菡

珊莎·史塔克

天边的紫红流霞衬着年少的时光,她着了一袭淡绿色的长裙,袖子上有着孔雀绿的绣饰,庄重又不失礼数,枣红色的长发编成精致的发辫,缀以蛋白石的发网,自帷幕后挟着淡淡的笑靥小步走出来,席间摇红的烛影映在她脸上,一凝眉一动眼,便是千万种风情拂过,醉倒在这白墙黑瓦中一片和谐安宁一片欢声笑语。那时的她,作为一个标准的官家小姐,怀着做皇后的梦想,天真烂漫,尚不知何为残酷的命运。她喜欢倚在城堡窗边听雨水落在瓦片上,喜欢看微风拂过枝丫拂过她的面颊,喜欢在她的发辫上插上鲜花,喜欢她心目中最是优雅帅气的白马王子。


命运却捉弄了她。她的梦想一次一次被击碎。


雨水依旧淅淅沥沥地打在瓦片上,却再没有兴致伸出手去接...

天边的紫红流霞衬着年少的时光,她着了一袭淡绿色的长裙,袖子上有着孔雀绿的绣饰,庄重又不失礼数,枣红色的长发编成精致的发辫,缀以蛋白石的发网,自帷幕后挟着淡淡的笑靥小步走出来,席间摇红的烛影映在她脸上,一凝眉一动眼,便是千万种风情拂过,醉倒在这白墙黑瓦中一片和谐安宁一片欢声笑语。那时的她,作为一个标准的官家小姐,怀着做皇后的梦想,天真烂漫,尚不知何为残酷的命运。她喜欢倚在城堡窗边听雨水落在瓦片上,喜欢看微风拂过枝丫拂过她的面颊,喜欢在她的发辫上插上鲜花,喜欢她心目中最是优雅帅气的白马王子。


命运却捉弄了她。她的梦想一次一次被击碎。


雨水依旧淅淅沥沥地打在瓦片上,却再没有兴致伸出手去接满雨水,她的眼泪早已哭干。


“年少是 故乡城楼深。”

“回望时 铃音如泪下。”


『無』空
明天再刻画下最难的脸,担心一下...

明天再刻画下最难的脸,担心一下手就毁了😶

明天再刻画下最难的脸,担心一下手就毁了😶

栾泽

Dragons of Ice and Fire 人物形象个人理解

守夜人时期的男孩囧,忽略眼睛上的疤痕。年龄跨度是16到18.


白发囧,丹妮的假发凑合想象一下吧,别在意胡子,相当pretty呢


本篇布兰设定为刚逃出临冬城时间段,十岁左右,剧中布兰出场便是十岁,最好看的时期啊。

在临冬城醒来的布兰:


和琼恩谈话的布兰,答应我,我们不会再逃走了。


要求去神木林唤醒光明使者的布兰:人唯有在恐惧时方能勇敢。


11岁的小国王布兰登史塔克

珊莎,从谷底比武大会到卷尾,年龄跨度14到15,第一二季的珊莎很合适带入。谷地比武大会时爱与美的王后阿莲,整个谷地骑士的焦点。把头发想象成黑色就好了。索菲长的太快,过了第三季明显是个成人姑娘了。不容易带入。


回到北境,...

守夜人时期的男孩囧,忽略眼睛上的疤痕。年龄跨度是16到18.


白发囧,丹妮的假发凑合想象一下吧,别在意胡子,相当pretty呢


本篇布兰设定为刚逃出临冬城时间段,十岁左右,剧中布兰出场便是十岁,最好看的时期啊。

在临冬城醒来的布兰:


和琼恩谈话的布兰,答应我,我们不会再逃走了。


要求去神木林唤醒光明使者的布兰:人唯有在恐惧时方能勇敢。


11岁的小国王布兰登史塔克

珊莎,从谷底比武大会到卷尾,年龄跨度14到15,第一二季的珊莎很合适带入。谷地比武大会时爱与美的王后阿莲,整个谷地骑士的焦点。把头发想象成黑色就好了。索菲长的太快,过了第三季明显是个成人姑娘了。不容易带入。


回到北境,再不做小小鸟了,15岁正值花季的临冬城公主珊莎史塔克。让黑鱼一见就认出的小凯特的女儿。


看雪大概是结尾时的状态,以礼貌为盔甲,以美貌为刀刃的临冬城母狼。王之仁慈。




七岁的小瑞肯。身在临冬城心在斯卡格斯。



攸伦葛雷乔伊,全书恶人榜首,优雅邪魅,俊朗不凡。全书反派之一,克苏鲁风哦!剧里那货是谁我不认得。


年轻的琼恩克林顿与银王子雷加在鹫巢堡看风景。(我爬的太高,行事过于莽撞,我自不量力的去抓那颗明星,结果凭空坠落。)




赫伦堡比武大会时,母狼手持比武钝剑赶走三个侍从,救下霍兰黎德。也让银王子一见倾心。




强烈安利这个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1989191?from=search&seid=8231983555017225700【冰与火之歌】女性角色混剪,四沙蛇和瑟曦参考这个就好。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7144211【原著向】【冰与火之歌中的女性】

狮子与玫瑰
小玫瑰总是有意无意教珊莎怎么玩...

小玫瑰总是有意无意教珊莎怎么玩权力的游戏。

小玫瑰总是有意无意教珊莎怎么玩权力的游戏。

七八惠

「ᴛʜᴇ ʀᴜʟᴇs ᴀʀᴇ ᴡʀᴏɴɢ. 

ᴛʜᴇ ᴡᴏʀʟᴅ ᴅᴏᴇs ɴᴏᴛ ᴊᴜsᴛ ʟᴇᴛ ɢɪʀʟs 

ᴅᴇᴄɪᴅᴇ ᴡʜᴀᴛ ᴛʜᴇʏ ᴀʀᴇ ɢᴏɪɴɢ ᴛᴏ ʙᴇ.」


—ᴀʀʏᴀ sᴛᴀʀᴋ 🐺⚔️⚓


「ɪ ᴀᴍ ᴀ sʟᴏᴡ ʟᴇᴀʀɴᴇʀ.

ɪᴛ ɪs ᴛʀᴜᴇ.

ʙᴜᴛ, ɪ ʟᴇᴀʀɴ.」


—sᴀɴ...


「ᴛʜᴇ ʀᴜʟᴇs ᴀʀᴇ ᴡʀᴏɴɢ. 

ᴛʜᴇ ᴡᴏʀʟᴅ ᴅᴏᴇs ɴᴏᴛ ᴊᴜsᴛ ʟᴇᴛ ɢɪʀʟs 

ᴅᴇᴄɪᴅᴇ ᴡʜᴀᴛ ᴛʜᴇʏ ᴀʀᴇ ɢᴏɪɴɢ ᴛᴏ ʙᴇ.」


—ᴀʀʏᴀ sᴛᴀʀᴋ 🐺⚔️⚓





「ɪ ᴀᴍ ᴀ sʟᴏᴡ ʟᴇᴀʀɴᴇʀ.

ɪᴛ ɪs ᴛʀᴜᴇ.

ʙᴜᴛ, ɪ ʟᴇᴀʀɴ.」


—sᴀɴsᴀ sᴛᴀʀᴋ 🐺🏰👑





「ɪ ᴀᴍ ᴛʜᴇ ᴡᴀᴛᴄʜᴇʀ ᴏɴ ᴛʜᴇ ᴡᴀʟʟs.

ɪ ᴀᴍ ᴛʜᴇ sʜɪᴇʟᴅ ᴛʜᴀᴛ 

ɢᴜᴀʀᴅs ᴛʜᴇ ʀᴇᴀʟᴍs ᴏғ ᴍᴇɴ.」


—ᴊᴏɴ sɴᴏᴡ 🐺🐉🗡




ɢᴏᴛ 806 ❄🔥🎵


20110417 - 20190520

无论如何,感谢陪伴。



 


狮子与玫瑰

珊莎真的是蛮惨的。


珊莎坑,骂珊莎蠢;


珊莎不坑,骂珊莎心眼多。


真是一位第一卷喷到第八季的神奇女角色。


你不爱她,有人爱她。

她没必要成为七国上下最受人爱戴的死人。

珊莎真的是蛮惨的。


珊莎坑,骂珊莎蠢;


珊莎不坑,骂珊莎心眼多。


真是一位第一卷喷到第八季的神奇女角色。


你不爱她,有人爱她。

她没必要成为七国上下最受人爱戴的死人。

环形废墟

Fingersmith

瑟曦x珊莎


瑟曦在怀疑珊莎谋害乔佛里之前对珊莎的态度确实有点值得琢磨,后面还很愤怒珊莎用背叛回报她的善意。(然而正常人都不会觉得那是什么善意)



对于瑟曦来说,仇恨是不问缘由的,就珊莎是史塔克已经足够瑟曦恨不得剐了她了,但是前面没有,甚至对她还不错。。。后期珊莎也经常想起瑟曦,所以就写了这篇拉郎簧文


老福特浑身g点,一发就被屏蔽,链接放评论


瑟曦x珊莎



瑟曦在怀疑珊莎谋害乔佛里之前对珊莎的态度确实有点值得琢磨,后面还很愤怒珊莎用背叛回报她的善意。(然而正常人都不会觉得那是什么善意)




对于瑟曦来说,仇恨是不问缘由的,就珊莎是史塔克已经足够瑟曦恨不得剐了她了,但是前面没有,甚至对她还不错。。。后期珊莎也经常想起瑟曦,所以就写了这篇拉郎簧文


老福特浑身g点,一发就被屏蔽,链接放评论

环形废墟

Fingersmith

瑟曦x珊莎

1.瞎jr拉郎瞎jr写 谁知道我第一篇冰火同人竟会献给这一对,可能是天天辱骂2DB导致完全弃疗了

2.时间线在黑水河之战之后,紫色婚礼之前

3.当然有ooc,毕竟拉郎到了一定程度,不ooc无法继续发展

4.我忘了淑女到底什么颜色,姑且算银灰色

5.未完成


珊莎被带到瑟曦太后面前时,时间已是黄昏。珊莎还未用晚膳,腹中虽饥饿但不敢悖逆太后的命令。她低着头尾随掌灯的侍女穿过走廊,尽量维持着仪态端庄。红堡的砖瓦在余晖下现出温柔的色泽,像烈火刚熄灭后留下的红岩。

脚步声停止,几个侍女尽皆退去,她像被只无形的手推了出去。她不得不抬起头,正视倚靠在窗子旁的瑟曦。她赤着脚侧卧在窗...

瑟曦x珊莎

1.瞎jr拉郎瞎jr写 谁知道我第一篇冰火同人竟会献给这一对,可能是天天辱骂2DB导致完全弃疗了

2.时间线在黑水河之战之后,紫色婚礼之前

3.当然有ooc,毕竟拉郎到了一定程度,不ooc无法继续发展

4.我忘了淑女到底什么颜色,姑且算银灰色

5.未完成


珊莎被带到瑟曦太后面前时,时间已是黄昏。珊莎还未用晚膳,腹中虽饥饿但不敢悖逆太后的命令。她低着头尾随掌灯的侍女穿过走廊,尽量维持着仪态端庄。红堡的砖瓦在余晖下现出温柔的色泽,像烈火刚熄灭后留下的红岩。

脚步声停止,几个侍女尽皆退去,她像被只无形的手推了出去。她不得不抬起头,正视倚靠在窗子旁的瑟曦。她赤着脚侧卧在窗前的藤椅上,轻薄丝织物下的身姿曼妙美丽,藤椅上铺着银灰色的兽皮。暮色昏黄,珊莎辨识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动物的皮,它的颜色却让她想到她的冰原狼。对,她的淑女乖巧可爱,却做了娜梅莉娅的替死鬼。一想到这里,她就不寒而栗。

瑟曦注意到她,便放下手中的茶盏,朝她招了招手。“你也退下吧。”珊莎有些不知所措,这才注意到阴影中还有一个人。是蓝赛尔爵士。蓝赛尔爵士有着兰尼斯特家族的碧眼和沙棕色的头发,珊莎发现在这昏暗的光线下,他和他的堂兄弑君者的侧颜有几分相似。

“珊莎,过来。”蓝赛尔亲吻了太后的指尖便行告退。瑟曦笑意宛然,一头熔金般的秀发沉没在自窗台溢进来的霞光里。珊莎不得不承认,她比母亲还要美丽。兰尼斯特家的人都是恶人,他们杀了我父亲。她在心里默念,尽量不让胆怯浮于表面。

“坐吧。”身后,蓝赛尔爵士带上了门。珊莎暗暗心惊,这门掐断了她逃跑的可能,虽然她根本不可能逃跑。

瑟曦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这次却缄口不言,复又掀开茶盏。金边玫瑰的香味弥散开来,珊莎看她皱了皱眉,旋身将茶水倾倒窗外。

“你已经是个女人了呢,小珊莎。”即使沿窗倒掉茶水不甚得体,但太后仍能让这一动作保持优雅:“说真的,我宁愿你来做我的儿媳妇。”

“你是个漂亮宝贝,况且毛光滑顺,比高庭那支带刺的玫瑰好得多了。”瑟曦叹道:“坐得近些,你不必那么怕我。”

我不如玛格丽聪明。珊莎沉默着挪了挪位置。但我比玛格丽幸运。

“这件衣服还合穿吗?”瑟曦瞥了一眼她的胸部,随即又回到她的脸上,眉头一挑,一副了然的样子。她感觉那本就不再合适的胸衣刹时勒得她呼吸困难,耳后也悄悄多了几分热烫。

“很合身,太后陛下。”

“你最好在婚礼之前多学几句谎话,不过这句大可不要。”瑟曦牵过她的手,她的手竟然透着寒凉:“转过身去,珊莎。”

珊莎慢慢挣脱了她的手,机械地站起又转身。婚礼?哦,一定是乔佛里和玛格丽的婚礼。

很快,珊莎惊异地感觉到背后的异样,她顾不及礼仪和体面,像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未经许可就转过身去。瑟曦那双碧眼正在她身后,她的双手也在。她感到背后一凉,裙服的系带已经被完全解开,整个后背裸露在空气之中。

“太后陛下?”珊莎颤声道,她的脊背在她微凉掌心的摩挲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该感谢诸神,珊莎,”不知怎地,她觉得瑟曦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可怕,“他们把你雕琢得如此美丽。”

“我……我跟随着父亲信仰旧神。”珊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住了嘴。“哦,那个无所谓。”瑟曦的双手从后环抱了她的腰,微微一用力,她便支撑不住身体,在一声惊呼中跌进身后的人怀里。她跌进香味之中,有鼠尾草、迷迭香,甚至还有她最爱的柠檬蛋糕的味道,混合着熟透了的女性费洛蒙。她在一瞬间窒息,另一瞬间竟荒唐地忆起母亲。不不,母亲从不用香水。

“对不起,太后陛下,是我没站稳。”珊莎的声音像受惊的小鸟:“我……”她的话被顺着手臂褪下的衣袖打断,她意识到自己已近半身赤裸,便想要挣扎起身。

瑟曦的手抚上她红棕色的头发,看似温柔,实则是逼迫自己与她对视:“不要害怕,珊莎。女人最了解女人。一想到要把你送给那个畸形的小怪物,我就整夜不能成眠呢。”

珊莎惊恐地望着她悠然自得的脸,这个女人,她曾经的准婆婆,她在临冬城初识时憧憬过的王后,她憎恨的人。她是刽子手的母亲。她的皮肤保养得体,碧眸流转间美艳动人,但生养孩子还是给她留下了痕迹。“看到你之前住在首相塔,憧憬着乔佛里,珊莎,就让我想起我的少女时代。”

她正在玩弄自己的头发,指尖的冰寒让她意识到这些话不过是铺在冰面上的一张纸。

“你说要把我送给——”

“用敬语。”瑟曦不耐烦地捏了一下她的屁股。

“是是,太后陛下,我昏了。”珊莎一叠声地道歉:“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真弥

我忽然想起来权游里珊莎眼睛的蓝

那么淡漠的蓝色

就像你们对视,那蓝色里也没有你

她的一颦一蹙,带着冷傲的清

笑又带着融化的微暖

她遥远,因为她那浅淡的蓝

她触手可及,因为她初融的笑

以上感慨仅是针对珊莎的眼和脸

不是对角色的认识。

我爱她淡漠的眉眼

我忽然想起来权游里珊莎眼睛的蓝

那么淡漠的蓝色

就像你们对视,那蓝色里也没有你

她的一颦一蹙,带着冷傲的清

笑又带着融化的微暖

她遥远,因为她那浅淡的蓝

她触手可及,因为她初融的笑

以上感慨仅是针对珊莎的眼和脸

不是对角色的认识。

我爱她淡漠的眉眼

斩春风

😭😭😭😭😭为狗珊献出心脏……只有狗珊能治愈我被804伤透的心

😭😭😭😭😭为狗珊献出心脏……只有狗珊能治愈我被804伤透的心

江尚寒

看这圈粮还不少而且质量都还不错的怎么竟然没有同好群???

那就……

【tyrion/sansa】

群号965041141


看这圈粮还不少而且质量都还不错的怎么竟然没有同好群???

那就……

【tyrion/sansa】

群号965041141



稻妻咕咕咕怠惰中
翻日志突然找到的翻译练笔orz...

翻日志突然找到的翻译练笔orz

原文ff,无授权,给作者发了私信没回,链接找不到了

两年前的渣翻,大剥皮×珊莎,有点可爱的少女时期的日常

翻日志突然找到的翻译练笔orz

原文ff,无授权,给作者发了私信没回,链接找不到了

两年前的渣翻,大剥皮×珊莎,有点可爱的少女时期的日常

我杀了我的狗

是的,这次画的是狼家姐妹组,我发现我根本不会画背景,干脆不画了。

我很喜欢三傻这件裙子,很有城主风范。至于二丫,制作组可长点心吧,总一副衣衫褴褛的样子。

这一幕像在走秀噗。

总之这一对吵吵的姐妹也总算各自成长起来独当一面了。

孤狼必死,群狼可活,七神在上,希望她们能渡过凛冬。

是的,这次画的是狼家姐妹组,我发现我根本不会画背景,干脆不画了。

我很喜欢三傻这件裙子,很有城主风范。至于二丫,制作组可长点心吧,总一副衣衫褴褛的样子。

这一幕像在走秀噗。

总之这一对吵吵的姐妹也总算各自成长起来独当一面了。

孤狼必死,群狼可活,七神在上,希望她们能渡过凛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