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珍惜

2484浏览    1981参与
ymc_3000

什么叫珍惜?
不是嘴上说的不离不弃,
而是行动上的有情有义!

什么叫真情?
不是承诺上的甜言蜜语,
而是内心里的时刻惦记!

什么叫真义?
不是没事时和你称兄道弟,
而是有事时助你一臂之力!

有多少走远的人,
未必是真的想离去,
而是得不到看重,才失望彻底!

有多少放手的情,
未必是真的想放弃,
而是看不到回应,才不再执迷!

有多少离散的爱,
未必是真的不珍惜,
而是换不到人心,才寒心而去!

感情这种事都是换的:
你认真付出,别人便会在乎;
你自私自利,别人便会止步!
你用情至深,别人便会同路;
你无情无义,别人便会殊途!

感情对感情,你淡我就散,
这句话永远不过期!
人心换人心,你真我就真,
这句话永远是真理!

ymc3000...

什么叫珍惜?
不是嘴上说的不离不弃,
而是行动上的有情有义!

什么叫真情?
不是承诺上的甜言蜜语,
而是内心里的时刻惦记!

什么叫真义?
不是没事时和你称兄道弟,
而是有事时助你一臂之力!

有多少走远的人,
未必是真的想离去,
而是得不到看重,才失望彻底!

有多少放手的情,
未必是真的想放弃,
而是看不到回应,才不再执迷!

有多少离散的爱,
未必是真的不珍惜,
而是换不到人心,才寒心而去!

感情这种事都是换的:
你认真付出,别人便会在乎;
你自私自利,别人便会止步!
你用情至深,别人便会同路;
你无情无义,别人便会殊途!

感情对感情,你淡我就散,
这句话永远不过期!
人心换人心,你真我就真,
这句话永远是真理!

ymc3000.lofter.com
@ymc_3000
@ymc_3000
~天马行空
2019-08-19

青宇

闪电⚡️划过渐暗的天际。。。竟然不畏惧了。。。老爸在身边。。。

闪电⚡️划过渐暗的天际。。。竟然不畏惧了。。。老爸在身边。。。

杂督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你还在我身旁》戴畅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

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

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

子弹退回枪膛,

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

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

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

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

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

你还在我身旁             《你还在我身旁》戴畅

不安分的情绪
神巴巴星座
12星座会因何错过爱情?1.白...

12星座会因何错过爱情?
1.白羊座:不够珍惜
2.金牛座:太过冷漠
3.双子座:脚踏几条船
4.巨蟹座:难忘前任
5.狮子座:太强势
6.处女座:总是挑剔
7.天秤座:注重外貌
8.天蝎座:忽冷忽热
9.射手座:喜欢暧昧
10.摩羯座:考虑时间太长
11.水瓶座:太理智
12.双鱼座:不够现实

12星座会因何错过爱情?
1.白羊座:不够珍惜
2.金牛座:太过冷漠
3.双子座:脚踏几条船
4.巨蟹座:难忘前任
5.狮子座:太强势
6.处女座:总是挑剔
7.天秤座:注重外貌
8.天蝎座:忽冷忽热
9.射手座:喜欢暧昧
10.摩羯座:考虑时间太长
11.水瓶座:太理智
12.双鱼座:不够现实

龙行天下
人一生,注定要经历很多。路上,...

人一生,注定要经历很多。路上,可能有朗朗的笑声;路上,可能有委屈的泪水;路上,懵懂的坚持着;路上,茫然的取舍着;路上,有成功的自信;路上,有失败的警醒,每一段经历注定珍贵。生命的丰盈缘于内心的慈悲,生活的美好缘于一颗平常心。人生路不必雕琢,只要踏踏实实做事,简简单单做人。 ​​​

人一生,注定要经历很多。路上,可能有朗朗的笑声;路上,可能有委屈的泪水;路上,懵懂的坚持着;路上,茫然的取舍着;路上,有成功的自信;路上,有失败的警醒,每一段经历注定珍贵。生命的丰盈缘于内心的慈悲,生活的美好缘于一颗平常心。人生路不必雕琢,只要踏踏实实做事,简简单单做人。 ​​​

不安分的情绪
橘子与闻

手控…同时加入保护和珍惜生态环境的理念进行了创作。
🌙enn...晚安。

手控…同时加入保护和珍惜生态环境的理念进行了创作。
🌙enn...晚安。

不安分的情绪
路_Jen
天苍苍,雪茫茫,逢尔归故乡。...

天苍苍,雪茫茫,逢尔归故乡。

沙场男儿就要归来,耳边只余清晰的风声和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穹庐帐暖,阖家融融,就要来了的。

古今皆如是,珍惜家人的相伴啊。看古装剧时脑子里突然闪现的画面,赶紧拿笔记下来。认真画了两日,虽仍有很多瑕疵,但这份珍惜已经深入自己的心。

天苍苍,雪茫茫,逢尔归故乡。

沙场男儿就要归来,耳边只余清晰的风声和那越来越近的马蹄声。穹庐帐暖,阖家融融,就要来了的。

古今皆如是,珍惜家人的相伴啊。看古装剧时脑子里突然闪现的画面,赶紧拿笔记下来。认真画了两日,虽仍有很多瑕疵,但这份珍惜已经深入自己的心。

珠峰雪莲(归真)

珍惜这个多情的岁月,就是珍惜我们自己!😊🍎🍓🍉☕🎸🌴

珍惜这个多情的岁月,就是珍惜我们自己!😊🍎🍓🍉☕🎸🌴

不安分的情绪
Leo影光

毕业季

再一次回到学校,是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感觉,拿到毕业证的那一刻真的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而是一名真真正正的社会工作人,回到学校没有见到许多人,但是却见到了自己想见和必须见的人。

大家都说毕业季—分手季,但其实,大家只是为自己的坚持不下去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啊,不过每个人的选择和看法都不同,也有不一样的因素,只要自己能够得到自己的原谅就可以了。

朋友在精不在多,她会办完事情以后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的等你;天气再热,她再怕热也会出去接你;她会提前帮你买好你要吃的东西;她可以让她对象自己回去而陪着你;她会因为你的到来给你买她觉得很美味的吃的;就算时隔一年没见面她还是会记得你喜欢吃零食不喜欢吃饭。所有...

再一次回到学校,是不一样的身份,不一样的感觉,拿到毕业证的那一刻真的不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而是一名真真正正的社会工作人,回到学校没有见到许多人,但是却见到了自己想见和必须见的人。

大家都说毕业季—分手季,但其实,大家只是为自己的坚持不下去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啊,不过每个人的选择和看法都不同,也有不一样的因素,只要自己能够得到自己的原谅就可以了。

朋友在精不在多,她会办完事情以后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的等你;天气再热,她再怕热也会出去接你;她会提前帮你买好你要吃的东西;她可以让她对象自己回去而陪着你;她会因为你的到来给你买她觉得很美味的吃的;就算时隔一年没见面她还是会记得你喜欢吃零食不喜欢吃饭。所有的所有,告诉你,这个朋友你一定要加倍的对她更好,因为她值得。

大家都找到了自己适合或是不适合的远方,大家也都在为自己的未来而奔波。喜欢演艺,也真正在为它而等待和奋斗的你,要坚持下去,成功了为你开心,失败了回来重新开始;远走厦门的你啊,知道你心系家里,所以要照顾好自己,回来陪伴她们;还有很多就在那里拼搏的你们,也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到站,下车

新的站牌,新的起点

接下来的生活中,自己向前跑吧,你的身后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你自己的未来。

毕业季,祝福大家一切都好(*^ω^*)


末初灵

珍惜(完结)

这篇辫九be,我都预警了多少遍了,怎么还有人跟我说要辫九在一起呢。而且这是你们点的渣辫,渣男是不配拥有爱人的。


我的预告写的很清楚,是下一篇,辫九he甜宠文,请你们好好看看上下文!


没想好下一篇写什么,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睡眠不足,日常暴躁,一天一杯冰淇淋奶昔,都没办法压住我的暴躁……


废话不多说,珍惜完结章正文开始~

——————————————————————————————


    七夕的那一天,张云雷和杨九郎带着队伍在外面进行商演,两个人默契的说着相声,已经学会对观众刨活瞎搭茬进行无视。...


这篇辫九be,我都预警了多少遍了,怎么还有人跟我说要辫九在一起呢。而且这是你们点的渣辫,渣男是不配拥有爱人的。



我的预告写的很清楚,是下一篇,辫九he甜宠文,请你们好好看看上下文!



没想好下一篇写什么,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睡眠不足,日常暴躁,一天一杯冰淇淋奶昔,都没办法压住我的暴躁……


废话不多说,珍惜完结章正文开始~

——————————————————————————————





    七夕的那一天,张云雷和杨九郎带着队伍在外面进行商演,两个人默契的说着相声,已经学会对观众刨活瞎搭茬进行无视。


    演出结束后,杨九郎就连忙开车回了家,他有一种预感,没有到台下给他捧场的萧振翼一定是有什么大动作。


    果不其然,家里灯火通明,萧振翼难得的在家里也穿着笔挺的西装对杨九郎行了个绅士礼,“过来坐,我准备了夜宵。”杨九郎挖着双皮奶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被萧振翼放到柱子中间的小盒子吓到,“咕咚,咳咳咳咳……”呛到了。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


    这个大小和包装不打开也知道是什么首饰,“啪。”银色的一对戒指在灯光映衬下熠熠生辉,简单的男戒,但它代表的意义却并不简单。


    “愿意和我结婚吗?”


    “结婚?”他们双方的父母已经见过了,虽然闹了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杨爸爸单刀直入的打听了萧家的家庭背景,萧父笑着回应杨父是因为他当过兵有军人情结,就让萧振翼也去军队混了一段日子,他们家跟政治军事完全搭不上边,才让怕自己家孩子惹上高干子弟的杨爸爸放下心没再多说什么地接受了萧振翼的敬茶改口。


    在杨九郎看来他们已经过了明路了,中国现在还没有同性结婚的条例,他们现在这样得到了家长的祝福已经算是难得了,哪里还会奢求再来一场婚礼呢。


    “人这一生该经历的所有仪式,我都希望你能够拥有。”


    杨九郎红了眼眶,“那我们去哪里结婚?”


    “英国,我已经联系了婚礼策划,你答应的话,我们就定一下日期。”


    “好。”


    订了婚期,杨九郎就开始找伴郎,头九的几个兄弟,没结婚的都可以,还有一个人,他得亲自去请,那个大爷可是被粉丝称为觉主,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吃饭睡觉,还是自己去跑一趟吧。


    “你怎么有空到我们这茶馆来?”张玉浩对于杨九郎的到来很惊喜,“一会留下来吃饭,我给你做。”


    “我之前去国外玩,有带些新鲜玩意回来,回来后太忙了一会没有和卢鑫玉浩他们见上面。


    “卢鑫呢?”


    “他回去陪他媳妇了,他媳妇怀孕了,你不知道吗?”


    “啊,最近消息有点不灵通。”杨九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他最近都在忙着和萧振翼一起筹备婚礼,根本没时间分神。


    “今天去你家?”


    “嗯,我租的房子有两个房间,你在那住也是可以的。”


    “另一个是卢鑫住的?”


    “对啊,我们以前最难的时候一张床都睡过,怎么了?”


    “没事,你们现在这样挺好的,不像我们弄的那么僵。”张云雷从那次说开之后便不愿意回小园子了,恰好他的通告很多,倒是给了他躲避的理由。


    “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勇气的,当初就直接说了,我是憋在心里一直没有说出来,卢鑫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他高兴地娶妻生子,我去参加他的婚礼看他过得幸福,现在已经放下了。”张玉浩摆弄着杨九郎带来的礼物,“走吧,你想吃什么,我们刚好去菜市场买菜。”


    “当然是吃你的拿手菜啊,什么菜色都好,就是多做点,你知道我们德云社的饭量可都是很大的。”


    “行啊,大葱蘸酱管够。”


    “诶,玉浩,你不会这么抠吧。”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离开了茶馆,很接地气的跟大妈们一起挤进了菜市场,杨九郎看着玉浩将相声演员的口才全用在了讨价还价上,在一边直乐。要不是手上没扇子,玉浩早就榭过去了。


    来到张玉浩家,杨九郎好奇的打量了下房间的布局,“卢鑫经常住这里?”


    卢鑫的性子大大咧咧的,东西都不爱收拾,就这样散在家里的各个角落,而玉浩的收拾的很整齐规矩的放在自己的房间。


    “是啊,我们自己打拼,靠的就是上电视打知名度,经常要想新段子,时间都会很久,他和我住一起的时间比跟他媳妇住在一起的时间还要长。”


    “他老婆没吃醋吗?”


    “吃什么醋啊,为了新段子我们两个经常会蓬头垢面的,还得靠嫂子提醒我们注意卫生。嫂子真的是一个好女人。”张玉浩做了西红柿炒鸡蛋,西红柿土豆牛腩,油焖大虾,当然还有玉浩最爱的蘸酱菜,一锅的米饭,杨九郎盛了饭。“你们两个一起住的时候是你做饭?”


    “对啊,他倒是会打打下手。你就不能让他动刀,吓死人了。”玉浩一边吃一边吐槽着卢鑫,“话说回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送礼物顺便蹭个饭?”


    “当然不是,等你吃完再告诉你。现在说怕你吃不下了。”


    “好事还是坏事啊。”


    “好事好事。”


    吃完了饭,杨九郎神神秘秘的递过去一张红色的卡片。


    张玉浩莫名的觉得这个卡片好眼熟,看到正面瞬间就明白了。卢新结婚的时候他也有收到过,“你要结婚了?!”


    “嗯,我想请你当我的伴郎。”


    “这个萧振翼是?”


    这个人的名字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不是相声界的人,杨九郎和圈外人士结婚?


    杨九郎为了给他解惑还直接开了微信视频,萧振翼在忙工作,接到他的视频,连忙点开,“宝宝晚上好。”


    “别瞎叫啦。”


    “咳,翔子,吃晚饭了吗?”


    “吃了,玉浩做给我吃的。”


    “那你有跟他说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说了啊,他完全不知道你是谁,所以我让他看看你。”


    “你好我叫萧振翼,是翔子的未婚夫。你有护照吗?因为我的父母在国外,那边的婚庆公司办同性婚礼的经验丰富,我们就想在那里办。”


    张玉浩一出现在镜头里,萧振翼就打了招呼还说了最关键的事情。


    “是去哪个国家?”


    “英国,签证我可以帮你办,让翔子带你的护照回来就可以。”


    “好的,那麻烦你了。”


    “是我们麻烦你了,你也知道国内对同性的接受程度不高,更别说婚礼了,所以我们只得让来宾都办签证随我们一起到英国参加婚礼,放心,在英国的费用我会全部负责的。”


    “那敢情好,我就当去旅游了。”张玉浩一听不用自己花钱就更乐意去了。“那你把护照给我。”杨九郎支使玉浩去拿护照,自己噘着嘴控诉萧振翼刚刚都没怎么理他。


    “宝宝乖,我马上就能把这些忙完了,肯定能为你空出蜜月假期的。”


    “好吧,你邀请的人都搞定了吗?”


    “放心,我的这些朋友签证都是长期有效的,随时都可以飞过去。”


    “好吧,我明天就回去了,你晚上记得回家啊,不要再睡在办公室了。”


    “好,会有爱心晚餐吗?”


    “你不按时回来就没有,哼。”挂掉视频就看到玉浩已经在一边看了他一会了,杨九郎耳朵发红。


    “这个叫萧振翼的对你很好。”玉浩很欣慰的看到杨九郎明朗的笑容,和之前录节目时见到的悲凉完全不一样。


    杨九郎点了点头,“他真的很好,和他在一起我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不错,不错,以后好好过日子。”张玉浩点点头就给杨九郎整理客房去了,谁年轻的时候没遇见过几个渣,离开了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头九的几个师兄弟也和张玉浩一样高兴,几个人包了大大的红包,周九良和张九南还当了伴郎,王九龙个子太高被嫌弃的刷掉了。


    杨九郎的人缘一直很不错,婚礼那天有字的师兄弟一半以上的都到了,师父和师娘也回来了,安迪还当了小花童。张云雷很不情愿的被押了过来,看着杨九郎被杨爸爸交到了萧振翼的手里,看着两个人含情脉脉的凝视对方,看着杨九郎红着脸说我愿意。


    席间,张云雷一直在喝闷酒,郭麒麟在一边怕他老舅喝多了闹事,赶紧叫上烧饼把人先送去酒店睡觉。


    从今天起杨淏翔就完全是其他人的了,当初他才是最有机会成为陪他一辈子的人,没成想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张云雷独自在酒店房间掉了一晚上的眼泪,第二天就自己买了机票回北京去了,他一刻都不想再呆在那里了。


    之后再和杨九郎一起站在台上的时候,张云雷竟觉得恍如隔世,做搭档也是可以做一辈子的,师父和于大爷不就是做了半辈子搭档,以后还会持续下去,私下各自结婚生子,关系那么融洽。师父一直是他的榜样,在这件事上师父也绝对是他的榜样。


    这一天的返场杨九郎似乎格外的紧张,除了一脑门子汗,用袖子擦了又擦,手心也有汗直往自己的大褂上蹭。


    在张云雷要唱探清水河结束的时候,杨九郎打断了他,


    “今儿是一个人的生日,他呀,什么新奇玩意大概都见过了,问他要什么生日礼物居然是让我在台上唱歌。就我这破锣嗓子,没腔没调,能入的了耳吗?!分明就是想看我出丑。“杨九郎撑着桌子在台上絮絮叨叨的,反正是返场,又是在气氛和谐的小园子,就算身边的人是张云雷,但只要被萧振翼注视着,他似乎就有无限的力量。


    “音响老师,放一下音乐,我今天就献丑了。”


    “爱了就别伪装,迷失了也别彷徨,不管未来怎样,你都要保持坚强……”


    你根本无法想象在表演相声的时候会举起扇子哐哐的砸人的小霸王,在唱起歌的时候,紧张的抓着自己大褂笑得腼腆。奶气的声音,满满的少年感,北京人特有的咬字方式,让台下的观众惊艳。


    “我的世界从此以后多了一个你,有时天晴有时雨,阴天时候我会告诉你……”


    杨九郎看向台下的观众席,望进了萧振翼的眼睛里,“我爱你。”和刚刚羞涩完全不同的甜蜜笑容晃瞎了其他人的眼,张云雷松开了手,扇子脱落到桌子上,他眼中含泪,笑容苦涩。


    他爱他,是正在进行时,还有未来时,对他张云雷,就只是过去时罢了,‘爱过’两字就可以诠释他曾经的所有情感。他想起在他婚礼前打过去的电话,“角儿,当我把真心捧到你面前,你接住后并没有用你的来交换,还将我的心伤的支离破碎,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心了,也不会爱了。”


    “说分手的那个晚上我哭了,那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就是对你由爱生的恨也随着泪水都流走了。”电话那头的杨九郎顿了顿,“我并不是曾经跟你说过的爱你不深,我的心丢给你了,现在在我胸腔里跳动的是振翼给我的他爱我的心。所以我没理由不爱他,就像我依然不舍得你伤心难过一样。”


    “我现在很幸福,也祝你可以早日找到让你安定下来的那个人。”




————————————完结撒花——————————————

好开心,这篇文肝完了,我已经好久没有日更过了,这篇文连续了好几天呢,下一篇文放出之前会有预告,大家敬请期待。

另外,我会把珍惜的所有章节放在一起做合集,方便大家阅读,所有更文预告,明天删~

马上要考试了,还要打工,睡眠严重不足,我要补几天觉了,大家下一篇文见~

末初灵

珍惜(十)

刚刚好像发错了,不好意思,重发啊……


——————————————————————————————


    “这么着急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被穿着私服的张云雷拦住,让杨九郎感到很奇怪。这个人谁都没告诉就自己跑回来空降,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不过空降回来也只是为了和他的姑娘们说上两句话,唱一段探清水河,万幸那个伴奏带子是随时都能放出来的。


    今天春姐在楼上说书,跟他不是一个时间下班,九天倒是有心上去问上两句,可张云雷一个凶狠...

刚刚好像发错了,不好意思,重发啊……



——————————————————————————————



    “这么着急去哪?”


    “当然是回家了。”被穿着私服的张云雷拦住,让杨九郎感到很奇怪。这个人谁都没告诉就自己跑回来空降,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不过空降回来也只是为了和他的姑娘们说上两句话,唱一段探清水河,万幸那个伴奏带子是随时都能放出来的。


    今天春姐在楼上说书,跟他不是一个时间下班,九天倒是有心上去问上两句,可张云雷一个凶狠的眼神,他就只能抓着九力两个人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回家?你又新租了房子。”张云雷续租了杨九郎原来租的公寓,可是他等了很久,杨九郎再没有踏进那栋大楼一步。


    “当然。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搬家很正常吧。”杨九郎皱起了眉头,“张老师,您今天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九郎,翔子,我没有同意和你分手,你还是我的男朋友。”


    “张老师,那句分手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杨九郎甩开了张云雷的手,“没别的事了我要回家了,已经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不然师娘该等着急了。”


    “我现在住在你原来的家里。”


    “那不是我家,那只是我租过的一个房子,你喜欢就住吧。”杨九郎拎着自己的包往外走,今天萧振翼有应酬,他要回去煮点醒酒汤,奶奶教的酸甜口的醒酒汤管用又好喝,这次多做点,放冰箱里冰着当饮料也不错。


    一路上想着这种柴米油盐的小事,没注意到张云雷一直跟着他,直到被高级公寓的保安拦了下来,才不甘心的看着杨九郎熟门熟路地走进楼,很快一户人家的灯就亮了起来。


    张云雷当然不会以为杨九郎可以租得起这样的公寓,他是队长,工资都会先过他的手,杨九郎赚多少钱他是知道的。这是他的家?还是他其实跟什么人住在一起了?


    可是他真的很忙,杂志代言综艺忙的不停,有心多回小园子根本就是分身乏术。而这期间杨九郎和萧振翼已经见过了双方的家长。


    “奶奶,你做的糖醋排骨好好吃啊。”杨九郎一口赛两个排骨,嘴巴都没空还要夸上一夸,可见这菜他是有多喜欢吃。


    “小翼也会做,他没做给你吃?”


    “他做的哪有奶奶您做的好吃啊。”奶奶一听,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花,直接把一整盘排骨都推到了杨九郎面前,其他人都没得吃,萧振翼和爷爷对视了一眼,动作一致的低头扒起碗里的米饭,萧振翼扒了第二口白米饭就看到一块排骨跑到了自己的碗里,顺着筷子抬头看去,“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啦。”杨九郎的声音奶奶的,萧振翼喜欢的不得了,现在又是把肉分给他吃,萧振翼得意地看向自己的爷爷,‘怎么样,我找的媳妇好吧。’


    爷爷瞪了他孙子一眼,心里还是高兴的,自己孙子找了个好媳妇。


    萧家的人在国外呆过很长时间,对象是男是女都不是很在乎,杨九郎第一次上门就得到了爷爷奶奶的热情对待,晚上还跟远在英国的萧爸萧妈视频,萧家人商量了一下还是要两家人吃一顿饭,萧振翼说他还没去过杨九郎家的时候被自己的四个大家长训了一顿,还是杨九郎给解得围,“是我没有准备好,我已经跟我爸妈提过了,我妈说爷爷奶奶比他们辈分大,应该我先来见您们。”


    “我明天就去杨家,商量一下见面的时间地点。”


    “这算是你们这辈的自己事,你们父母间见一下就好,不用特意拉上我们这两个老的。”爷爷先发了话,所有人当然要照做。


    第二天萧振翼到杨家去了,杨妈妈很欢迎,直夸他年轻有为,杨爸爸对他却有点不冷不热的。


    “爸。”


    杨九郎蹭到自己爸爸身前,“脸都变长了。”


    “你说你,之前就是吊在那个张云雷身上,现在又找个男人。”杨爸爸气的直戳杨九郎的额头,他还以为他儿子跟那个姓张的分手了能改邪归正呢,结果这倒好,又来个男人,他不想要嫁儿子,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怎么就送到别人家去了。“爸,我们会做试管婴儿找代孕,咱家不会绝后的。”


    “我担心的是这个事吗?!”臭小子,一点都不理解他老爸的心理。


    “那是什么啊,振翼他人真的很好,您就去跟他说说话,给点面子嘛。”


    “这还没嫁过去,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爸……”


    “行了,在那别扭什么,赶紧过来吃饭。”今天这顿饭是萧振翼掌勺的,“哎呀,我们翔子可有口福了,找了个五星级大厨啊。”


    “我也就只会点家常菜而已,妈,你过奖了。”萧振翼做了糖醋排骨,“尝尝,跟奶奶做的是不是一个味道?”


    杨九郎吃了一个,品了品,“就是没有奶奶做的好吃。”


    “是,奶奶做的好吃,不过也能入你的口吧。”


    “嗯,就是普通好吃,奶奶做的是特别好吃。”


    “那你可要多回去吃,爷爷奶奶可是成天盼着有人能回去陪他们玩呢。”


    “还不是因为你成天忙,以后我回爷爷奶奶家的次数多了,我就成他们的亲孙子了,不需要你了!”


    “我们翔子这么可爱,爷爷奶奶早就喜欢你比喜欢我多了。”


    杨爸杨妈在一边看着两人自然的动作和对话,确认了两个人感情确实不错,并没有作假的成分,杨妈妈还真挺怕杨九郎会因为感情受挫随便找了个人将就呢。


    “所以就定在下个月末?爷爷生日,他爸妈也会回来。”


    “就这么定了吧,至于在哪见面,你们两个折腾去吧。”


    “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萧振翼行了个军礼,当过兵的杨爸皱了皱眉头,萧振翼的身份似乎很复杂,怎么会行那么标准军礼,看样子正式见面那天得打气十二分的精神。


    搞定了自己的家人,杨九郎像是放下了什么,和萧振翼的相处越来越自在,也真的经常去爷爷奶奶家报道,跟奶奶学了好几道菜,回家烧给萧振翼的吃,就为了他的一句奖励或者一个亲吻。


    等张云雷想要了解杨九郎的同居人究竟是谁的时候萧家和杨家已经定下了婚约。杨九郎那天的心情特别好,吃饭的时候还紧张兮兮地摸出一个皮卡丘的保温盒,张云雷刚想说一句幼稚,还没出口就被李九春的话定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我这个弟媳妇是有多怕你吃不饱啊。”


    “错,他是怕我吃不好。”果然,打开的保温盒传出阵阵饭菜香,比他们定的要想好几倍。


    “哇塞,京酱肉丝诶,快分点分点。”萧振翼知道他队里的人会跟他要菜吃就给保温盒装的满满的菜,让他到时候只买米饭就好了,“只能吃一筷子。”


    “怎么这么小气?”李九春吃了一口,眼睛就亮了,“这手艺太好了吧。”


    “九郎哥,给我们也来点啊。”李九天也凑上来,抢了一筷子,“真的是好吃啊,什么时候让萧哥给我们好好露一手啊。”


    “就你们那饭量还不得把他累死。”


    “哟,某人心疼了。”


    杨九郎皱了皱小鼻子,假装咬了李九春一口,把保温盒抱到一边护食地吃完了午饭。


    杨九郎谈恋爱了,全队的人都知道了,而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可等他跟郭麒麟说了这件事后,发现原来是全社的人都知道了只有他不知道而已。


    张云雷那天等到了杨九郎的恋人,高大英俊,一看就是有安全感的那种男人,他想起那个之前一直在台下看他们演出的男观众,就是因为他,他和九郎才爆发了最大的一次的冲突,之后他就在再也抓不住杨九郎了。远远地看着那个男人好像一直是冷冰冰的样子,一点表情都没有,杨九郎怎么会喜欢这样的人呢?还没等他评判完他就看到杨九郎似乎是蹦跳着向那个男人奔了过去,而那个男人脸上的寒冰瞬间融化了,抬手揉了揉杨九郎栗子毛,把人送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那个人叫什么?”


    “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被叫来的王九龙很头疼,他家老大要是知道自己和张云雷见面还说了关于杨九郎的事情怕是不知道要怎么在台上编排他呢。


    “全社的人都知道了,也不差我这一个了吧。”


    “他叫萧振翼,两个人怎么认识的还要感谢你呢。”


    “感谢我?”


    “对啊,你们第一次专场的时候杨九郎不是没跟你们一起去酒店吗,他们就是在机场遇到的。”


    “而且九郎到酒店没地方住,他们两个就睡在了一个房间。”


    王九龙想着破罐破摔算了,就让张云雷死心算了,明明当事人之一都已经说分手了,那个之前满不在乎的干嘛还要纠缠。


    “九春师哥把九郎从你手里就出来后九郎一直住在他家,然后过年期间也是和他一起去的国外,之前你们两个的巡演人家还是赞助商。”王九龙吃起了烤串,“人家年纪跟你差不多,却又体贴又多金,九郎哥当然就动心了。”


    张云雷沉默地站起身,他现在就想见杨九郎,他要好好的问问他,真的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那个人就那么好可以让他这么简单的就变心了?


    “翔子,我们好好谈谈吧,把那个什么萧……也带上,我们三个人好好谈谈。”


    接到这个微信的时候,杨九郎刚刚吃了一块哈密瓜,正瘫在沙发上拍着自己的肚子。


    “他要跟我们谈谈。”


    “去见见吧,总不能让他一直这样纠缠不清的,你也不想影响到工作吧。”


    “嗯,公私分明才是最应该的。”约在了杨九郎原来租的房子,两个人穿戴整齐的出门了。


    “来了,也没有拖鞋,你们光脚进吧。”张云雷的表情很平静,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隐藏情绪了。


    “张老师,你想谈什么?”


    “你跟我分手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杨九郎摇摇头,“说实话和你交往的那段日子里我从没有感受到你的爱意。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和我在一起,是觉得和一个男人交往很新鲜?”


    “我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


    “可也只是喜欢对吗?你看,没了我你的生活不是也在照样继续,这世界也不是没了谁就会停止运转的,我们用情其实都没有很深。” 他说谎了,如果不是萧振翼出现的刚好,还提出了要出国散心,他怕是会大醉一场,颓废到让父母兄弟们担心。


    “一点机会都不能给我了吗?”


    杨九郎认真地摇了摇头,“我们还是搭档,我觉得这样的关系才是最适合我们的,之前是我入戏太深,给您带来了困扰,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一团乱,都是我的错,我道歉。今天咱们就把话都说开了吧。”


    张云雷指了指一直只是守护在杨九郎身边,一言不发的萧振翼,“我要跟他单独谈谈。”


    “那你们谈。”杨九郎一点都不担心萧振翼,作为上位者,萧振翼的威严和口才轻易没人能比得过。


    “说说你是怎么趁虚而入的?”


    “这个词似乎不太恰当。”萧振翼面对伤害过杨九郎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是你亲手将人越推越远 ,恰好推到了我怀里而已。”


    “你这张嘴真会说话。”


    “你是说相声的,从小学的,论起说话我可比不上你,但论起真心,我比你可要强多了。”


    “你究竟做了什么让翔子这么快就答应你了?!”


    “我?也没做什么,我只是在他冷了的时候帮他披了一件衣服,在他饿了的时候帮他做了一顿饭,在他渴的时候帮他买了一杯加仙草加布丁的原味奶茶,在他累了的事后为他提供了一张床,在他迷路的时候递给了他一只手……哦,还有,我会陪他去看球赛,会包容他的所有小脾气,会把他宠成一个孩子。”


    “这些你都能做到吗?”


    “说件很粗俗的事情,我们第一次上床,他的腿抖成了筛子,眼睛紧闭,嘴唇都咬破了,想来你们曾经的经历很不愉快,让他留下了阴影。我可是一直记得他那天醒过来开心地跟我说,这次没有流血,而且他觉得很舒服,还说谢谢我帮他清理。这就是你身为男朋友时做出的事情吗?你从来都是在伤害他,现在又想唤醒他对你的迷恋回到你身边继续伤害他?”


    张云雷想要反驳,可是所有的话语都哽在了喉咙里,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你眼里翔子就是杂草,不去管他也会继续生长,可在我心里,我的翔子就是娇花,我要捧在手心时刻牵挂着。”


    最后萧振翼是什么时候带杨九郎离开的张云雷完全不记得了,他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眼泪涌出眼眶,他终于体验了一把伤心欲绝的感觉,可又能怎样呢,那个心疼他的人已经不会再关心了。


末初灵

珍惜(八)

因为没去国外旅游过,所以写的很不顺利

看到好多催更的,害怕~

我都不敢再发预告了

赶紧发完文就跑~


——————————————————————————————


    张云雷这个年过的很是难受,就是和自己的父母团聚在一起也没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师娘也就是张云雷的表姐已经听自己的老公说了事情的原委,他也知道是张云雷做的过分,可那是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他的心还是偏向自己弟弟的,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过得幸福。


    在饭桌上师父就提到张云雷粉丝之前闹事的新闻热度已经下去了,下一年的专场...

因为没去国外旅游过,所以写的很不顺利

看到好多催更的,害怕~

我都不敢再发预告了

赶紧发完文就跑~


——————————————————————————————





    张云雷这个年过的很是难受,就是和自己的父母团聚在一起也没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师娘也就是张云雷的表姐已经听自己的老公说了事情的原委,他也知道是张云雷做的过分,可那是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他的心还是偏向自己弟弟的,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过得幸福。


    在饭桌上师父就提到张云雷粉丝之前闹事的新闻热度已经下去了,下一年的专场三宝都可以安排起来了。


    专场?三宝?听到这些词汇,张云雷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上台演出,而是他可以和杨九郎见面了。在小园子还会有李九春带着其他几个队员隔开他们,除外演出那些人就不会跟着了,而且搭档会住在一起,那样他的机会就来了。张云了精神一震思考起到时要使什么活,要怎么在台上‘勾引’杨九郎,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和杨九郎失联的这将近一个月一切都变了……


    

    

  ————————————手动转场——————————————  

    “海鲜饭,海鲜饭,我今天还要吃海鲜饭。”


    “你来这边都连着吃了好几天的海鲜饭了。”萧振翼一只手拿手机看攻略找饭店,一只手握着杨九郎的手,来到国外后杨九郎的心情似乎真的变好了,尤其奔到海边的时候,深深地吸了一口咸咸的海风,嘴角终于翘了起来。


    第一天晚上他们的晚饭就是很家常的海鲜饭,没曾想可能因为海鲜新鲜的关系,杨九郎特别喜欢,之后无论到哪个饭店都要点。


    搜到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饭店,萧振翼扯了扯杨九郎的手,“走这边。”


    在逛博物馆的时候两个人走散过,萧振翼知道杨九郎有迷路的毛病,急得不得了,又是打电话,又是发微信,还要嘱咐他把贵重物品保护好,欧洲这边偷游客的情况很严重,杨九郎有大大咧咧不在意这些实在是让人头疼。终于在入口的台阶上找到了郁闷地噘着嘴的杨九郎,松了口气俯身拍拍他的脑袋,“乱跑。”


    杨九郎当时就很委屈地看着他,看得好像都是他的错一样,萧振翼带他去买了葡萄牙最好吃的蛋挞才把人哄好。为了不让路痴只会蹩脚英语的杨九郎再走丢,之后无论去哪里萧振翼都要拉着杨九郎的手,一开始杨九郎还觉得别扭,结果没到半天居然就习惯了,他在一旁蹦蹦跳跳的就可以看到萧振翼被扯着无奈的样子,觉得还很有趣。


    两个人为了玩得舒服,专门租了车自驾游,萧振翼会一点葡萄牙语,英语很流利,一路上都是他在跟当地人沟通,杨九郎拉着他的手像好奇宝宝一样四处张望,有时会有好像很懂的外国人暧昧的指了指杨九郎,对萧振翼说上一句葡萄牙语,杨九郎知道肯定是在说他但他听不懂,很是迷茫看了那个外国人一眼,就晃晃和萧振翼相握的手要走,他可不想让人当猴看。


    “一会我们去品葡萄酒,你不要直接喝下去,品一品味道就吐出来就好。”


    “知道啦。”他不是很想去那个品酒会,但那是萧振翼的朋友特意邀请的他一个人呆在酒店等他回来似乎不太礼貌,于是杨九郎穿着现买的西装跟着萧振翼走进了品酒大会的会场,才品了五种酒杨九郎就觉得自己舌头都麻木了,品不出味道了,咂摸咂摸嘴,戳了戳萧振翼的胳膊,“可以不品了吗?”


    萧振翼做好自己的记录,把自己填满的给杨九郎,把杨九郎的拿过来快速地填了填。“好了,喝水吧。”两个人坐在那里等品酒大会结束,杨九郎看着其他人都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品着,还一脸很享受的表情,就是女人都喝得很起劲。


    “他们都不会喝醉吗?”


    “他们很多都是职业的,已经习惯了。”萧振翼在桌下拉住了杨九郎的手,“我们再坐半小时就可以离开了。”


    一听还有这么长时间杨九郎丧气的脑袋耷拉下来,邀请他们来的主人家刚好过来想看看萧振翼的情况,就看到两个人的互动,凑到萧振翼耳边说了句,“你男朋友真可爱。”


    “下次这种大会别让我来,你直接送我两瓶酒不就好了?”萧振翼瞪了他一眼,没有否认两个人的关系,倒是在给杨九郎的无聊打不平。


    他朋友了然的笑了笑,可时间是定好的他也没有理由提前放人走,只是公布品酒结果后就连忙给两人包了两瓶酒将人最先送了出去。


    终于解放的杨九郎吐出一口浊气,直接把领带一扯,解了两颗衬衫的扣子。


    “我要回去喝可乐,吃蛋挞。”经历了这个大会杨九郎再次肯定了自己就是个粗人,受不了这种所谓上流社会的优雅活动。


    这个点哪有什么蛋挞啊,萧振翼叫了客房服务,叫了晚饭上来,报餐了一顿杨九郎就洗漱往床上一扑,“明天去哪里啊?”


    “明天我们往西班牙那边走。”萧振翼走过来给杨九郎扯了扯被子,“放心,那里也有你爱吃的海鲜饭。”


    “我总觉得你把我当成孩子了。”杨九郎并不是没有察觉萧振翼对自己的感情,尤其在那晚听说他分手的时候那双眼睛亮的太过明显了,现在看着他的神情里又充满了宠溺和爱意,他要怎么逃避呢。为了爱张云雷他将自己的心都掏空了,他好像忘记了要怎么去给一个人爱情,因为在张云雷身上他已经经历过了他爱人的方式根本换不来一个也爱他的人。而现在……


    “我是想把你宠成孩子。”揉了揉杨九郎柔软的头发,“别多想,早点睡。”


    国外都是地广人稀的样子,他们开往马德里的这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几辆车,杨九郎让萧振翼打开了天窗,站起身,展开双臂,迎着风大喊大叫“哇!”萧振翼见他开心也就没有阻止,这样发泄一下也挺好的。


    “开心果冰淇淋,这个神奇的味道意外的还挺吃的。”杨九郎也没有多想就把自己舔了一口的冰淇淋递过去,萧振翼探过头去直直地盯着他舔了一口,杨九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收回手,转身就快步往前走。耳朵红红的从背后看很是明显,萧振翼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跟了上去,拉住了杨九郎的手,“你知道往哪边走吗,走这么快。”


    调笑的话语让杨九郎的脸整个都红了,使劲的咬了一口冰淇淋给自己降温。


    两个人走在异域的街道上,彩色的房子,蓝色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还有随处可见的慵懒的小猫?


    这边的猫可是一点都不怕人的,但杨九郎怕他们啊,每次遇到就赶紧往萧振翼怀里躲,躲的次数多了居然都会挂到萧振翼身上了,楼着杨九郎的腰,对于他的投怀送抱感到很高兴,这次的出游实在是来对了,他们的关系简直是突飞猛进,等他提出交往的时候杨九郎应该不会反对吧。


    回国前一天,萧振翼精心准备了一顿晚餐,没有到餐厅去,只是呆在他们住的房间里,跟着萧振翼,杨九郎还是第一次住上了五星级酒店的大套房,豪华舒适的让他直感慨,有钱真好。


    买了新鲜的海鲜回来做了杨九郎喜欢了一路的海鲜饭,要了一份烤乳猪,又买了牛奶和茶叶做了这边没有的奶茶,就在他们房间的阳台招待起杨九郎。


    杨九郎看这架势就有一点预感了,坐下来看看对面的人,又看看桌上的饭菜,有些坐立不安。


    “先吃饭?”


    “我,还是你先说吧。”这样我也吃不好。


    “那我先说,我想和你交往。”


    杨九郎看着对面人认真的神情,抿了抿唇,“可是我觉得我们不像是一个世界的人。”


    “哪里不像?”


    “你是公司的总裁,身价过亿,是商界的风云人物。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相声演员,家里不算太富裕但也算是让我一直过着好日子,喜欢相声也顺利的拜了偶像为师,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但不论怎么说,我都太过普通……”


    “可我喜欢的就是你普通的样子。”萧振翼伸直了胳膊放在了擦桌上,掌心向上,“正如你所说我是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家庭,有自己创业,见过了太多尔虞我诈和人性的黑暗面,大家都是为了钱,遇见的男男女女都没能让我动过心。只有你,”萧振翼顿了一下,“我看着你被那些疯狂的人挤开,拖着箱子很是迷茫的样子,其实我决定走上前帮忙的时候有观察你很久,发现你似乎是真的被和你同行的人丢下了,机场的安保也是护着那些人走了,我才对你说了第一句话。”


    “那个时候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萧振翼帮忙,他还不知道要在机场徘徊多久。


    “我要的不只是你的感谢。你知道我看到你的笑容的时候有什么想法吗?”


    杨九郎疑惑地摇摇头,“我长得又不好看,笑起来也不会怎样啊。”


    “可是我在那一瞬间觉得世界都明亮了。”他一直在乌烟瘴气的世界里摸爬滚打,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出现,拨开了所有的乌云,让阳光洒了进来,他的心砰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


    “翔子,我没有要逼你答应的意思,至少你得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追求你。”


    “可如果我说我已经感受不到爱情了呢?”


    “我可以把我爱你的心给你。”


    终于杨九郎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了萧振翼的手上,被紧紧地握住,“那我们可以开始吃饭了,明天就要回北京了。”


    “嗯,回去后就要开工了。”杨九郎想到再开箱就一定会遇到那个让他伤透心的男人,心情又有点低落,“要是张磊要跟我复合怎么办。”


    “我不在乎他要做什么,如果他要复合要追求你,那我就和他公平竞争。只有你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我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吗?!杨九郎弯了弯唇,对萧振翼笑露出了自己的小米牙,萧振翼见将人哄好了便举杯,“干杯。”


不安分的情绪
南无观世音菩萨
师父现在有时候心里流泪,看着那...

师父现在有时候心里流泪,看着那些人……真的,我看见他们很受苦,他们不懂啊,有时候我看见有些人还在打麻将、抽烟、喝酒,还站在马路边上聊天,我真的很难过,我觉得他们怎么不珍惜生命啊!他们为什么不去了解了解医院一天死多少人?全世界一天要有多少人死掉?几万人都不止啊,他们都不知道,哪一天轮到他的时候他才会叫:“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不是你?你不好好修怎么不会轮到你?

师父开示珍惜时间,好好救人

师父现在有时候心里流泪,看着那些人……真的,我看见他们很受苦,他们不懂啊,有时候我看见有些人还在打麻将、抽烟、喝酒,还站在马路边上聊天,我真的很难过,我觉得他们怎么不珍惜生命啊!他们为什么不去了解了解医院一天死多少人?全世界一天要有多少人死掉?几万人都不止啊,他们都不知道,哪一天轮到他的时候他才会叫:“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不是你?你不好好修怎么不会轮到你?

师父开示珍惜时间,好好救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