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班恩

47776浏览    1339参与
线条感人的画师

临摹的小鹿萌萌,大佬康康我QAQ,原作者 @_肉卷是章鱼 画风

临摹的小鹿萌萌,大佬康康我QAQ,原作者 @_肉卷是章鱼 画风

喜欢凯文的狼约

有铃铛的鹿鹿!

但我这边还是别想什么爱情了

木有爱了

想截扛着的图但手残没弄着

(我很活跃的٩(⁎ ́ი ̀⁎)۶:.✧)

有铃铛的鹿鹿!

但我这边还是别想什么爱情了

木有爱了

想截扛着的图但手残没弄着

(我很活跃的٩(⁎ ́ი ̀⁎)۶:.✧)

大大大鼠格
“我与你同在!”随笔,画的不好...

“我与你同在!”
随笔,画的不好勿喷

“我与你同在!”
随笔,画的不好勿喷

鹿幽秤林 WIFI万能鹿幽器
好久之前的摸鱼图_(:з」∠)...

好久之前的摸鱼图_(:з」∠)_

好久之前的摸鱼图_(:з」∠)_

鹿幽秤林 WIFI万能鹿幽器

热爱摸鱼图,一时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热爱摸鱼图,一时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

耳 朵🎐

【鹿幸】他年绿③

¤文笔不好,勿喷,有私设
¤故事编纂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人物属于第五,occ属于我

†††††††††††††††††††††††††††††††

你逃不掉了。

他厌恶人类,就像是厌恶腐烂尸体中蠕动的蛆虫。

班恩掐着幸运儿的脖子,猩红的眼死死地盯着这张令人作呕的嘴脸,锋利的铁齿在他的颈间张牙舞爪,喉咙深处是毛骨悚然的呜咽,亦或是诅咒。

要用獠牙将细嫩的脖颈咬碎,要将生生撕扯下罪人的皮肉,穿透他的耳朵,挖下他的眼球……割下他的舌头……舌头

『我找到你了』

…………………………………………………………………………

驼鹿瘫在地上,奄奄一...

¤文笔不好,勿喷,有私设
¤故事编纂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人物属于第五,occ属于我

†††††††††††††††††††††††††††††††

你逃不掉了。

他厌恶人类,就像是厌恶腐烂尸体中蠕动的蛆虫。

班恩掐着幸运儿的脖子,猩红的眼死死地盯着这张令人作呕的嘴脸,锋利的铁齿在他的颈间张牙舞爪,喉咙深处是毛骨悚然的呜咽,亦或是诅咒。

要用獠牙将细嫩的脖颈咬碎,要将生生撕扯下罪人的皮肉,穿透他的耳朵,挖下他的眼球……割下他的舌头……舌头

『我找到你了』

…………………………………………………………………………

驼鹿瘫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望着他。班恩看见了那双黑曜石一般漂亮的眼睛里倒映的自己。

那是他的同伴。

肃穆的山野间,寂静的岁月里,他们是彼此的伴侣,是彼此的守护。

有人制住了他的手臂,扣住了他的肩膀,他跪在地上,眼睛里是一片婆娑。

“班恩先生,好久不见。”

“作为护林员,您真是'温柔'。”

刀具划破黑鼻子的颈后,那总是在阳光流转着光泽的皮毛成了罪状。

怒吼与咆哮从胸腔中震荡出来,班恩有一种心脏被震碎的错觉。悲愤是他的,又仿佛与他无关。一个他在嘶吼,一个他在啜泣,一个在哀求,一个在怒骂,最后一个空空荡荡地看着这一切的嘲讽,看着他最珍贵的唯一被硬生生的剥下皮毛,鲜血和驼鹿的眼神在他的头颅中生根发芽,编织成永不褪色的噩梦。

猎枪与怀抱,他哪一个都没能给它。

『与人为善』成了他的罪因。

…………………………………………………………………………

赤红的双目蔓延着血丝将口不能诉的种种都打碎进咽喉里,混着苦楚滚下去穿透五脏六腑。

少年驼鹿一般的眼睛滚动着惊恐,他的咽喉被紧紧的扼住,脸涨的紫红,泛白的嘴一张一翕貌似在呼唤。

鹿头松开了手,幸运儿却已经没有机会吐出半个字节了,少年怔怔愣愣的下移目光,带着链条的钩子贯穿了他的胸膛。他张张嘴,无意义的音节和着血液涌出来,焦急与悲怆爬上震惊的瞳孔。

他眦目而视,幸运儿濒死的模样仿佛取悦了他,喉间发出古怪的音阶,作势要将人摔到地上踩两脚却被幸运儿狠狠攥紧了手臂,呵,可笑的求生欲。


可惜,鹿头不是班恩。

已经不会再犯错了。

…………………………………………………………………………

刀带着黑鼻子的血伸进口中,剖皮的刀涩的发钝,疼痛嘲笑着他的无能与自以为是的善意,血液呛进鼻腔里,心中的疼痛把所有感官遮掩成麻木,他最后的意识里就只有‘黑鼻子’和滔天的恨意。

班恩死了。

死在了至诚的箴言里。

死去的世界里,黑鼻子一如往常一般亲昵的蹭了蹭他的鼻尖,温馨又美好。

…………………………………………………………………………

鹿头狠狠地拉扯了一下锁链,少年胸口的鲜血洇透了衣衫,而他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借着力攀上了鹿头扣着铁齿的脖颈,难以置信的。他还想说些什么却都是徒劳,眼泪不争气的滚出来落到驼鹿的眼眶上,他缓缓的用脸颊蹭了蹭驼鹿的脸颊,用最后的力气捧住了班恩僵住的驼鹿头,鼻尖亲昵的磨蹭了一下驼鹿的鼻尖。

那一瞬间,胸口的伤不疼了,血腥味变成了鼻尖的花香,阳光暖融融的散在他身上,身下是翠绿的草垫,他趴在班恩先生的身旁,甜甜的酣睡在梦里。



然后,梦醒了。

—End—

白九山

买了加速剂的二阶风翼小丑,在联合,吃了旧版凉凉村加速宝箱,穿过8个舞女的8x3个加速八音盒后……(虽然不太知道加速剂和八音盒叠加有没用)=【庄园惨案】

逐渐向沙雕漫画手进发。

买了加速剂的二阶风翼小丑,在联合,吃了旧版凉凉村加速宝箱,穿过8个舞女的8x3个加速八音盒后……(虽然不太知道加速剂和八音盒叠加有没用)=【庄园惨案】

逐渐向沙雕漫画手进发。

夕风

班恩乙女-新动作

。待改待改待改遇到班恩扛我就改(什
。夜间产物语句不通意思不同请见谅。

“班恩?”

眼前的男人俯下了身子,无声地指了指他的左侧肩头。在你疑惑的目光中,他抬起眼睛看着你,那双眸之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仿佛一个跃跃欲试或等待夸奖的孩童。思此,你一瞬失笑。

你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实实在在地败在了他的眼神之下。千万种猜测划过脑海,终你迟疑着将双手放在了他的左肩。此时距离之近足以感知到男人轻微的呼吸,以及自己手掌下传来的他心脏的跳动。以至于你清楚地听到了从班恩口中传来的一声轻叹,其中笑意与无奈最甚。你的脑中胡乱分析着这声叹息的内涵,认为是这个男人在笑自己的笨拙迟钝。

于是思此纯情的小丫头红...

。待改待改待改遇到班恩扛我就改(什
。夜间产物语句不通意思不同请见谅。



“班恩?”


眼前的男人俯下了身子,无声地指了指他的左侧肩头。在你疑惑的目光中,他抬起眼睛看着你,那双眸之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仿佛一个跃跃欲试或等待夸奖的孩童。思此,你一瞬失笑。

你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实实在在地败在了他的眼神之下。千万种猜测划过脑海,终你迟疑着将双手放在了他的左肩。此时距离之近足以感知到男人轻微的呼吸,以及自己手掌下传来的他心脏的跳动。以至于你清楚地听到了从班恩口中传来的一声轻叹,其中笑意与无奈最甚。你的脑中胡乱分析着这声叹息的内涵,认为是这个男人在笑自己的笨拙迟钝。


于是思此纯情的小丫头红了脸,鼓起腮帮不满地轻锤了爱人的肩头。

“…!不许笑!”





班恩同样抵不过你这样的神情,只能化被动与主动。他上前又一步凑近了你,屈膝将厚实的掌心贴上了怀中爱人的腰肢,轻微施力,那腰肢便无力般的靠在了他的肩头。悸动产生之时,再而蓄力于小腿一个运力,遂将你扛在了肩上。

“诶?!”


视野的变化引起了你的惊呼,你不由自主地支着臂膀抵着他后背,略微惧高的你,在爱人厚实温暖的手掌的稳扶中,出于无条件的信任,你不禁略略放下了恐惧不安。但是,将自己的全部重量都交付对方是真的太不好意思了!而且扶着自己的那只手放在大腿那儿也太犯规了吧!!

你单手捂着发烫冒烟的面颊,无声控诉他的行为。

于是在你和他提议过后,班恩将扶稳人的手从放在大腿处,改在了放在后腰。

星云子
有些仓促……巨ooc,随便看?

有些仓促……
巨ooc,随便看?

有些仓促……
巨ooc,随便看?

Salut à la vendetta v🥀

今日份杰克裘克和鹿仔~(www裘克好可爱)

今日份杰克裘克和鹿仔~(www裘克好可爱)

老阿姨阿凉

[鹿幸]链爪勾中(9)

  你们的年更凉回来啦!

  本来准备弃坑了,但是看到了小可爱们的催更,让我有了动力。

  所以说要多评论啊!!!!!!

  我低估了自己的废话能力,这章没che,下章才有。

  这章2k+,请大家慢慢食用。

  幸运儿左手拿着酸奶,右手划拉着手机,有些不安地咬着酸奶的吸管,眼神躲闪,脸色红的要滴血。

  他又把上次打开的网页打开了——关于情侣第一次那什么的。

  他时不时地看着浴室的方向,水声哗啦啦地响,班恩还在里面洗澡...

  你们的年更凉回来啦!

  本来准备弃坑了,但是看到了小可爱们的催更,让我有了动力。

  所以说要多评论啊!!!!!!

  我低估了自己的废话能力,这章没che,下章才有。

  这章2k+,请大家慢慢食用。

  幸运儿左手拿着酸奶,右手划拉着手机,有些不安地咬着酸奶的吸管,眼神躲闪,脸色红的要滴血。

  他又把上次打开的网页打开了——关于情侣第一次那什么的。

  他时不时地看着浴室的方向,水声哗啦啦地响,班恩还在里面洗澡,他低头,忽然刷到一个帖子,一个楼主说他和对象的第一次是从浴室开始的帖子。

  第一次就一起洗吗......幸运儿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迅速地收回了目光。

  继续刷帖子,其中还说有因为对象很腼腆,自己主动的。

  看的幸运儿头皮发麻。

  按照那个楼主的描述,是不是自己等会儿要/骑/在班恩身上?

  我的天哪,那也太羞耻了吧......

  “喵呜~”胡子先生看着自家把头埋进枕头里的主人,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自家主人。

  伴随着“咔哒”的声响,浴室的门开了,班恩出来了,看着幸运儿把头埋进枕头里的样子,连忙把他的身体扶正。

  “唔?班恩?”幸运儿还在思考待会儿到底怎么办,就看到班恩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不舒服吗?脸这么红。]

  “没有没有,”幸运儿连忙解释,“刚才在手机上看了一些......录屏组录的黑历史,挺不好意思的......”

  这个理由找的太好了!幸运儿你真聪明!

  看着班恩的头发还在滴水,幸运儿下床到柜子里拿出了吹风机,“班恩,我帮你吹头发吧!”

  吹头发是那什么的开始。幸运儿冷不丁想到刚才看的帖子,顿时有些手抖,一不小心,吹风机掉落在了床上,看着班恩关切的目光,幸运儿突然萌生出了罪恶感。

  幸运儿不好意思地笑笑,继续帮班恩吹头发。

  班恩注意到了幸运儿的表情,以为他又看了粉丝给他做的失误锦集,于是他打开了手机。

  <得之我幸>:麻烦大家不要把小幸直播中的失误录下来,之前录过的麻烦也删一下。

  [这个时间点......嗯?你们不做点晚间运动吗?]

  [主播是不是在你身旁躺着呀hhh]

  [好的知道了,麻烦你快去和主播小哥哥玩♂耍吧]

  [woc不会是主播跟你这个房管告状了吧......我马上删!]

  [深夜狗粮夜宵,我饱了!]

......

  幸运儿给班恩把头发吹干后,鬼鬼祟祟地拿到了小盒子和润/滑/剂,班恩一直在看手机,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幸运儿把小盒子和润滑剂放到了床旁边的矮柜上,随后飞快溜进了浴室。

  他洗完澡刷完牙后从镜子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那是薇拉·奈尔送的香水,主播见面会那天,她给每个人都送了的。

  他打开盒子,在自己身上喷了点香水,看着镜子里脸红的自己,他觉得自己有点傻。

  他穿上睡衣,走出了浴室,班恩听到动静后放下了手机,示意他在床边坐下,给他吹头发。

  班恩拿着毛巾擦着幸运儿的头发,不是那种随意的扯着头发的擦,是那种用很温柔点力道按压着毛巾的擦,擦完后,班恩又给幸运儿用吹风机吹头发,从发根到发梢,一点一点的,粗糙的手指在幸运儿的头发里穿梭,像是在对待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那一刻,幸运儿觉得,他无比的安心。

   吹完头发后,是不是要......那个啥了?幸运儿正准备开口,班恩却拉起了他的手,在手心写字:[你很棒]

  这个!这个不是那个啥用语吗!帖子里有说在那个啥的时候夸对方很棒可以获得更好的体验,班恩这是在暗示我了!

  一时间,幸运儿的脑袋里全是他看到帖子,他眼里全是羞涩,满脸通红地单手低着头解睡衣的扣子,不敢抬头看班恩。

  班恩看着幸运儿的举动,除了迷惑还是迷惑,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于是迅速的把幸运儿的上衣给脱了。

  幸运儿都傻了。

  在幸运儿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班恩把他的上衣也脱了。

  看着班恩结实的胸膛和标准的八块腹肌,幸运儿感觉自己的脸红的要滴出血了。

  没想到班恩这么急......噫!太那个了吧

  然而就在幸运儿胡思乱想之际,班恩把自己的睡衣套在了幸运儿的身上。

  然后,幸运儿就看到班恩裸着上半身,把幸运儿的睡衣挂上了衣架,往阳台的方向走去。

  即使满脑袋问号,幸运儿还是试图叫住班恩,“班恩,你去哪里?”

  班恩回头向他比了个马上回来的口型,就消失在了幸运儿的视线范围内。

  不到一分钟后,班恩就回来了。

  [你的睡衣不是在洗澡的时候打湿了吗,我就把它晾在阳台了。]班恩在幸运儿的手心里写字。

  “没湿啊。”

   [那你为什么脱衣服?你不会是感觉热吧?最近降温,不能随随便便脱衣服。]

  [对了,我跟录屏组的说了,他们不会再发你的那些失误视频了。]

  “不是......”幸运儿本来想直接告诉班恩自己脱衣服的意图的,但突然被班恩告诉他的信息弄糊涂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你的粉丝把你的失误操作发给了官方,官方把你的这个失误放到了每周一更主播操作的栏目里,在粉丝的怂恿下,你在排位的等待时间的间隙,看了这个视频,当看到你失误的操作的时候,弹幕全是哈哈哈,甚至还有黑粉喷你,你当时说自己没表现好,和粉丝一起笑着自己的失误。]

  [但是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你的笑很勉强,和你刚才给我吹头发的时候的笑是一样的,所以,你应该又看了类似的视频,对吗?]

  [不要理会那些黑粉的话,你很棒,小幸,你用那个很弱的推演替身上了国服第一,真的很棒......]

  班恩低头,在幸运儿的手心里写着安慰的话,因为不善于表达,他只能用[很棒]两个字来概括。他的鼓励和安慰是笨拙的,幸运儿一时间有些想哭。

  从头到尾,都是他以为班恩想跟他做点什么,都是他把班恩想的欲望太重。但是班恩呢,处处为他着想,通过一点点的细节,来了解他。

  “班恩,”幸运儿抬头看向对方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我今天对你勉强的笑,是因为我心虚。”

  “我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在你洗澡的时候,我看了网上的恋爱帖子,看得我......非常不好意思,所以我对你笑,是掩饰我内心的心虚。”

  “我的睡衣并没有被我弄湿,我脱掉它,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发展关系了。”

   “今天逛超市的时候我已经把东西都买好了,”幸运儿坐在了班恩的腿上,双手环住的他的脖子。

  “我想/和/你/做//爱。”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开始吧。”

依林星因
所谓欧皇呀~今天刚和朋友念叨想...

所谓欧皇呀~
今天刚和朋友念叨想要铃铛,当晚就给我送过来了~
真实欧皇,不容置疑!
快来膜拜我吧!

所谓欧皇呀~
今天刚和朋友念叨想要铃铛,当晚就给我送过来了~
真实欧皇,不容置疑!
快来膜拜我吧!

盼好
初一瞎划拉了一个班恩

初一瞎划拉了一个班恩

初一瞎划拉了一个班恩

不仁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来瞧一瞧看...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来瞧一瞧看一看,不吃亏不上当【划掉
如各位所见这是个新群,新群当然要新人,热烈欢迎各位加入!好好遵守群规即可!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都来瞧一瞧看一看,不吃亏不上当【划掉
如各位所见这是个新群,新群当然要新人,热烈欢迎各位加入!好好遵守群规即可!

吱式堡
我是有铃铛的小鹿了 等限免佛他...

我是有铃铛的小鹿了 等限免佛他几局
我发现官方给的球就是爆率高啊
希望以后多延迟几次开服

我是有铃铛的小鹿了 等限免佛他几局
我发现官方给的球就是爆率高啊
希望以后多延迟几次开服

裘裘是团宠

【all裘】穿越了,你丑爷还是你丑爷2(已改)

我鸽,咳咳,休息回来啦!更文,上ooc。

  裘克一顿操作猛如虎,走到最后梦初醒。哦,我好像穿越了。裘克一脸呆萌的站在嗦嗦吹着的寒风中。

  裘克愣了好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点开度娘,搜索道:穿越了,应该先做什么?

  裘克仔细看了看回复,一句评论亮了他的眼——我要是穿越了,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查户口”啦!

  裘克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于是裘克走上了查户口的道路,一去不复返……

  裘克先搞清楚了他是谁,他是哪里,他是干什么的史诗级夺命三环问。

  原主是一名五格学院学小...

我鸽,咳咳,休息回来啦!更文,上ooc。

  裘克一顿操作猛如虎,走到最后梦初醒。哦,我好像穿越了。裘克一脸呆萌的站在嗦嗦吹着的寒风中。

  裘克愣了好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点开度娘,搜索道:穿越了,应该先做什么?

  裘克仔细看了看回复,一句评论亮了他的眼——我要是穿越了,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查户口”啦!

  裘克左思右想,越想越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于是裘克走上了查户口的道路,一去不复返……

  裘克先搞清楚了他是谁,他是哪里,他是干什么的史诗级夺命三环问。

  原主是一名五格学院学小丑的初级监管者学员。名字,性别,年龄,身高,星座,体重,身材,脸型等等都统统相同。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那天差地别的性格了,原主属于默默无闻,胆小如鼠,温柔体贴的性格。裘克那可是小疯子的个性,比不得,比不得。

  刚刚裘克还刷到学校论坛,自己竟然一夜成名,还被人下了战书,这不是裘克关注的重点。

  重点是该怎么去查户口本呢?裘克边想边走着。

  “喵~”裘克停下了脚步,往脚下往去,一只受了伤的小猫咪正奄奄一息地躺在旁边小巷子里的纸箱里。

  裘克二话不说,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抱起它,轻轻抚摸着它,往最近的宠物医院走去。

  不过裘克过穿越过来不久,又没有像小说里一样的系统提供原主信息,现在妥妥的路痴。

  当裘克只好边抱着小猫边在风中凌乱时,一辆拥有艳红条纹的黑色摩托车挡住了他的去路。

  班恩摘下头盔,还不等班恩拿出小本本与裘克进行沟通,裘克先开了口。

  “班恩?”

  “?”

  “正好,你下来抱着它,我开车,你坐后面,我们带它去医院,快!”

  想当初裘克为了能和班恩语音沟通流畅,端起那一本本兽语书籍犹如看天书般,却坚持不懈,好像看见了那时奋笔疾书写英语的自己。

  班恩朝小猫望去也不疑惑了。

  裘克一直都知道班恩虽然说话不紧不慢,但是做事那是利索得很的,这一点还是没变啊,裘克在心里为班恩点赞。

  两人加一猫骑着摩托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片尾气。

  医生抱着包扎好的小猫走出医疗室,裘克就拦住了医生。

  “医生,那个它怎么样了?”

  “送来及时,小猫没事。”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去结账吧。”

  完了,裘克心想,他好像还没摸索出原主钱包在哪……

  裘克灵机一动。

  “班恩~”

  这一叫把班恩还沉溺在刚刚搂着裘克腰的走神状态给找回来了,身材真辣……

  “?”

  “那个,医药费能不能先帮忙垫付,我下次还你,一定!”

  班恩点了点头,裘克开心的搂着班恩脖子往前台走去。

  谁也没注意到,班恩那红彤彤的耳朵……

  裘克全身湿漉漉的,还是满不在乎地抱着小猫笑得灿烂。

  “诶?”裘克转头看去,班恩把温暖的外套盖在了裘克身上。

  “班恩……谢谢。”裘克给了班恩一个大大的笑容,班恩点了点头,裘克不用猜都知道现在班恩正在笑。

  记得和班恩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子吧。

  联合狩猎
——月亮河公园

  裘克三杀,杀得红眼,无限极拉起来六亲不认,硬是撞上了班恩
的背。

  那可真是个极大的见面礼啊,班恩一边扶着背,一边要去抓裘克的手。

  裘克到处乱窜躲避班恩的手,反正班恩放三了,我也三杀了,就懒得管其他的人了。

  不知道这种你追我赶的游戏玩了多久,班恩终是把裘克的双手高举过头,别看裘克局局拿着火箭筒虐人不手软的样子,其实裘克的手腕很细的,一只手就能抓完。

  还没等班恩做坏事,地图先下起了雨,说来也奇怪,明明求生者已经出去,他俩却没被送出地图,看来是出bug了。

  两人迫不得已在地下室躲雨,班恩在监管者橱柜找着什么,裘克则擦拭着火箭筒。

  温暖也是从身后传过来,外套也是那件带有班恩气息的。

  裘克反客为主,欺身而上,把班恩按倒在地,作死地坐在不可描述的地方。裘克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裘克俯下身来,撩拨着班恩,在班恩耳边吹着气。

  “班恩你石更了呢~”又是那嚣张的笑容。

  班恩被裘克撩得急火攻心,摁着裘克的头就是一个绵绵长长的吻。

 

 

 

 
 

 

 




第五人格我退游了,写打斗告辞可能会有点差,见谅咯。

大沙发,小板凳,凉地板,我给你。

评论,顶呱呱,小爱心,你戳我。

有什么想说的,私聊或各大文坑评论区来吐槽都行。

 

 

纪棠亭

我真的想普天同庆大喊一声红蝶加强了,蝶后回来了

跟联合的固定队友一起开黑的时候遇到的事,略有改编,但是,这是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好吧其实是我觉得队友跟我一起双打的样子特别帅,谁照瞎我她打谁,谁开她枪我打谁,护短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可爱♥

前几天在喜欢的主播直播间里看第五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弹幕说“以前红蝶都是可以原地溜的,现在怎么改的,都溜不了了”。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很生气又很难过,红蝶都已经弱到能让求生者原地溜了难道加强不是应该的么?我不想引战,只为了我们这些坚守了这么久的红蝶玩家终于等到了她加强的这天,受点气又算啥,我忍😀

红蝶和佣兵都是我很喜欢的角色,我愿意等,看他们...

我真的想普天同庆大喊一声红蝶加强了,蝶后回来了

跟联合的固定队友一起开黑的时候遇到的事,略有改编,但是,这是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好吧其实是我觉得队友跟我一起双打的样子特别帅,谁照瞎我她打谁,谁开她枪我打谁,护短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可爱♥

前几天在喜欢的主播直播间里看第五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弹幕说“以前红蝶都是可以原地溜的,现在怎么改的,都溜不了了”。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很生气又很难过,红蝶都已经弱到能让求生者原地溜了难道加强不是应该的么?我不想引战,只为了我们这些坚守了这么久的红蝶玩家终于等到了她加强的这天,受点气又算啥,我忍😀

红蝶和佣兵都是我很喜欢的角色,我愿意等,看他们能变的更强,只希望,以后的游戏环境能有所提高,能让大家各自喜欢的角色们,都有各自发挥的舞台

谢谢看到最后的你,听我瞎逼逼了这么一堆,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