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班盲

3493浏览    61参与
月枫零

“我看不见班恩先生,可以让我摸摸你吗?”

——我看不见,你说不出,但仍能触碰彼此,就是幸运。

(深夜激情摸鱼,又摸了一张冷cp_(:з」∠)_)

(姿势有参考_(:з」∠)_)

(无光的信任和无声的守护不是蛮搭的嘛(捂脸)班盲好吃的有没有人考虑一下……【卑微】)

“我看不见班恩先生,可以让我摸摸你吗?”

——我看不见,你说不出,但仍能触碰彼此,就是幸运。



(深夜激情摸鱼,又摸了一张冷cp_(:з」∠)_)

(姿势有参考_(:з」∠)_)

(无光的信任和无声的守护不是蛮搭的嘛(捂脸)班盲好吃的有没有人考虑一下……【卑微】)

好玩兒

p1杰園 紅玫瑰和藍玫瑰(你確定不是康乃馨?)
p2班盲 不知名花做的花環(說白了就是亂畫的)
p3攝香 桔梗花
p4傭空 仙人掌(可以去查查他的花語)

p1杰園 紅玫瑰和藍玫瑰(你確定不是康乃馨?)
p2班盲 不知名花做的花環(說白了就是亂畫的)
p3攝香 桔梗花
p4傭空 仙人掌(可以去查查他的花語)

好玩兒

p1惡魔杰和墮天使園
p2班盲的聽故事時間
p3456多功能男友杰克,值得你擁有

p1惡魔杰和墮天使園
p2班盲的聽故事時間
p3456多功能男友杰克,值得你擁有

好玩兒
藍玫瑰的花語除了奇蹟和不可能實...

藍玫瑰的花語除了奇蹟和不可能實現的事,
還代表著清純的愛和敦厚善良

藍玫瑰的花語除了奇蹟和不可能實現的事,
還代表著清純的愛和敦厚善良

好玩兒

裘克:為什麼我都不能打人!

艾米麗:主要不是你打錯人,是你裝的鑽頭和帶的天賦

裘克:為什麼我都不能打人!

艾米麗:主要不是你打錯人,是你裝的鑽頭和帶的天賦

月下芙蓉

百粉点文结果

佣医五个

摄香两个

裘机两个

鹿盲一个

写佣医了w

虽然好想写裘机鹿盲w

那,,,你们可以把生日告诉我,然后在生日的时候你们就能获得喜欢的cp文w

谁都可以w

只要我有时间就可以w


佣医五个

摄香两个

裘机两个

鹿盲一个

写佣医了w

虽然好想写裘机鹿盲w

那,,,你们可以把生日告诉我,然后在生日的时候你们就能获得喜欢的cp文w

谁都可以w

只要我有时间就可以w

 

月下芙蓉

两百粉点文了w

两百粉了呢,,,

那,点文?

杰园上次点过了这次就不参加了w

开丽(没有杰园还有第二人格组吖)佣医,裘机,鹿盲,黄祭,摄香,哭信,梦占,空前

开始吧,截止到明天晚上十二点整哦,过期我眼瞎看不见

没人点的话我就不写了,把上次发的那个文手绝命挑战回答一下了事(无奈)

两百粉了呢,,,

那,点文?

杰园上次点过了这次就不参加了w

开丽(没有杰园还有第二人格组吖)佣医,裘机,鹿盲,黄祭,摄香,哭信,梦占,空前

开始吧,截止到明天晚上十二点整哦,过期我眼瞎看不见

没人点的话我就不写了,把上次发的那个文手绝命挑战回答一下了事(无奈)

好玩兒

p1是假如鹿頭有特殊抓人動作

p2是擬人鹿頭公主抱小盲女

p1是假如鹿頭有特殊抓人動作

p2是擬人鹿頭公主抱小盲女

好玩兒

p1狗和貓,多cp+女兒控里奧和有點年輕的瘋眼

p2杰園,白紋×花童

p3班盲,原皮×原皮

p4裘醫,舊裝×另一面

p1狗和貓,多cp+女兒控里奧和有點年輕的瘋眼

p2杰園,白紋×花童

p3班盲,原皮×原皮

p4裘醫,舊裝×另一面

好玩兒

聽說1 班盲

算OOC吧


還有最近圖發不了,要發時就會跳掉,所以換打文看看(我快過一個星期後想發圖,結果給我不行)


文筆不好,不知道會不會繼續寫


————————————————————


我是鹿頭刻津涅之傷,我現在在參加雙監。


聽各個鹿頭前輩說,盲女是求生者中最弱的,所以有時會想佛她們。


開局我遇到了一個盲女,我想了一會兒便對她繞圈圈示好,並要他小心同局的白紋前輩。


她點了點頭,對我說謝謝後便繼續修機,我也去尋找其他求生者去了。


一段時間後,白紋前輩傳了「人數眾多,請求支援!」的消息給我。


我將剛才還在對我秀屁股的慈善家掛上椅,便往消息傳來的地方去。...

算OOC吧


還有最近圖發不了,要發時就會跳掉,所以換打文看看(我快過一個星期後想發圖,結果給我不行)


文筆不好,不知道會不會繼續寫


————————————————————


我是鹿頭刻津涅之傷,我現在在參加雙監。


聽各個鹿頭前輩說,盲女是求生者中最弱的,所以有時會想佛她們。


開局我遇到了一個盲女,我想了一會兒便對她繞圈圈示好,並要他小心同局的白紋前輩。


她點了點頭,對我說謝謝後便繼續修機,我也去尋找其他求生者去了。


一段時間後,白紋前輩傳了「人數眾多,請求支援!」的消息給我。


我將剛才還在對我秀屁股的慈善家掛上椅,便往消息傳來的地方去。


是什麼情況讓白紋前輩沒有辦法呢?場上的三個前鋒都去撞他嗎?還是三個咒術師在拿猴菇頭炸他?


當我趕到那時,我卻愣在了住原地。


剛才還在修機的盲女小姐,現在正和白紋前輩在小屋繞圈圈。


【盲女已牽制監管者180秒】


我是鹿頭刻津涅之傷,我現在懵逼了。


无人为我祈祷
网图一张,觉得好看,放出来晒晒...

网图一张,觉得好看,放出来晒晒。班盲是据我所知最早的cp,首次出现于b站的一个小主播(忘了是谁了),那时第五还是在内测时期。也是据我所知真正意义上的佛系监管者的首次出现。
顺便磕爆班盲。(●'◡'●)ノ❤
在此向这位不知名的作者表示敬意。

网图一张,觉得好看,放出来晒晒。班盲是据我所知最早的cp,首次出现于b站的一个小主播(忘了是谁了),那时第五还是在内测时期。也是据我所知真正意义上的佛系监管者的首次出现。
顺便磕爆班盲。(●'◡'●)ノ❤
在此向这位不知名的作者表示敬意。

好玩兒

盲女和鹿頭聊天,一隻幸運兒正好經過(但幸運兒畫不好)

p5p6是無字的

盲女和鹿頭聊天,一隻幸運兒正好經過(但幸運兒畫不好)

p5p6是無字的

皮不断腿的雨叶

鹿的微笑

『班盲向』


        她听出了这个音波的主人。


        那是一头鹿,起码听上去是的。


        鹿的身边传来密码机的嘀嗒声。既然那是一头鹿,海伦娜就可以毫不担心地走过去破译啦。


        她走过去,像以往一样认真地破译着。


        就好像她听不见自己强烈的心跳一样。...












『班盲向』


        她听出了这个音波的主人。


        那是一头鹿,起码听上去是的。


        鹿的身边传来密码机的嘀嗒声。既然那是一头鹿,海伦娜就可以毫不担心地走过去破译啦。


        她走过去,像以往一样认真地破译着。


        就好像她听不见自己强烈的心跳一样。




        大门开了。


        海伦娜不慌不忙地转过身。就在她准备走的时候,她听见鹿的脚步声接近了她。


        一回头就碰到了鹿的鼻子。


        海伦娜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害羞地摸了摸鹿的脑袋。


        鹿没有逃跑,只是顺从地让她摸着。虽然可以听见鹿浑重的呼吸声,但是鹿的脑袋没有任何体温,鼻子也不是湿漉漉的。


        海伦娜转身走了。她不忍心听见鹿的叫唤声。


        鹿并没有跟上来,但是也没有叫唤。




        “海伦娜!你没事吧?”一出来,奈布就问道。


        “真厉害,你牵制了监管者好久呢!”帕缇夏佩服地拍了拍海伦娜的肩。


        “可是我没有遇见监管者呀……我只遇见了一头鹿,然后还在它旁边破译……哦,天哪。”


海伦娜潘然醒悟。


        那根本不是什么鹿,那是外号叫鹿头的监管者。


        本以为眼盲后能够看明白更多的海伦娜,这次也没能看透冰冷鹿头下温暖的微笑。


『by Avice』

好短QAQ希望你们喜欢

好玩兒

BG、GL都可以,所以只畫主要吃的
BL不雷但也不吃

P1我吃的cp P2原圖

還有前機、牛舞、哭信,標籤放不下

BG、GL都可以,所以只畫主要吃的
BL不雷但也不吃

P1我吃的cp P2原圖

還有前機、牛舞、哭信,標籤放不下

好玩兒
示好中 話說這對的坑還有人嗎?...

示好中

話說這對的坑還有人嗎?
我好冷呀

示好中

話說這對的坑還有人嗎?
我好冷呀

月下芙蓉

你你你,我白养你们了我的两只手,居然都不拦我一下,看看杰克的下巴给我描的,,,特喵喵好宽啊woc!

我手机自带滤镜,,还可以???

你你你,我白养你们了我的两只手,居然都不拦我一下,看看杰克的下巴给我描的,,,特喵喵好宽啊woc!


我手机自带滤镜,,还可以???

月下芙蓉

【长篇】女囚(10)

占tag致歉

“先把背后的拉链拉开。”杰克把门关上,绅士的背过身,开始闭眼指导艾玛穿衣服。

  “诶,有拉链的是背面啊。”艾玛惊讶的说。杰克看不见,但也大概猜出了艾玛现在的表情。不经笑了一下。

  “笑什么。”艾玛不满的声音从背后传了。“笑你傻。”杰克回答。

  “你!”艾玛回了一句,然后传来了一阵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杰克猜是她急急忙忙的穿裙子,想来揍自己。

  杰克听声音慢慢的小了下去,心想艾玛可能穿好了,便转过身,看见艾玛正吃力的去够身后的拉链,奈何够不到,她拉的太开了。

  开到可以看见翘臀上方一点点浅浅的沟壑,然而杰克视力惊人的好。

  艾玛蒙逼的看着杰克,杰克静静的看着...

占tag致歉

“先把背后的拉链拉开。”杰克把门关上,绅士的背过身,开始闭眼指导艾玛穿衣服。

  “诶,有拉链的是背面啊。”艾玛惊讶的说。杰克看不见,但也大概猜出了艾玛现在的表情。不经笑了一下。

  “笑什么。”艾玛不满的声音从背后传了。“笑你傻。”杰克回答。

  “你!”艾玛回了一句,然后传来了一阵衣料窸窸窣窣的声音。杰克猜是她急急忙忙的穿裙子,想来揍自己。

  杰克听声音慢慢的小了下去,心想艾玛可能穿好了,便转过身,看见艾玛正吃力的去够身后的拉链,奈何够不到,她拉的太开了。

  开到可以看见翘臀上方一点点浅浅的沟壑,然而杰克视力惊人的好。

  艾玛蒙逼的看着杰克,杰克静静的看着艾玛,然后一步迈到她身前,一下把她按在了床上。

  “啊!”艾玛惊叫一声,门外的裘克听见了席梦思被重物砸中的独特的弹簧声,还有艾玛的尖叫,笑容逐渐猥琐。

  杰克这个老处男,终于碰女人了哦(脑补一下猥琐男音)

  然而杰克只是伸手唰的一下把拉链拉好。“会穿了吗?下次不教你了。”他说。

  艾玛的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作者猥琐脸)

  “杰。。杰克,咱,商量件事呗。”艾玛双手缴在一起,一双翠绿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杰克。

  杰克一脸麻木的看着突然开始卖萌的艾玛,狠狠的掐了她的脸一下。“下次卖萌请把你嘴角的鄙夷去掉,这样效果会更好。”

  艾玛用力拍开杰克的手,竟然把他的手打的微微发麻。这丫头,力气怎么这么大。

  “啧,下次要是你再一声招呼不打就转身我就把你眼睛扣出来。”艾玛的语气立刻转变了,眼神也凌厉了起来。

  “啧。”杰克一下把艾玛推倒在床上。手越过艾玛的肩膀,撑在被子上。“我猜猜,你是在对谁守身如玉。”杰克的眼神中充满戏谑,艾玛此时也就只能看到他的眼睛。

  这双酒红色的深邃的眼睛,眼底深处有笑意。当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他在嘲笑自己。

  杰克呼出的热气浅浅的喷在艾玛的脸颊上,艾玛在被吓懵几秒之后立刻想到要去推杰克,但是杰克已经自己离开了。

  “我亲爱的女囚小姐,请你记住你的身份。”杰克双手背在身后,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艾玛。

  艾玛坐在床上,任由蓝色的裙摆铺开在床上,栗色的长发挽在脑后,梳成利落的丸子头。看上去这身衣服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杰克觉得有必要审问一下裘克,就他那个直男怎么挑出这么适合艾玛的衣服来的。

  杰克打开门的时候看见裘克一脸姨母笑的向着这里张望。看见杰克出来,立刻收敛。

  “艾玛的衣服是你挑的吗。”杰克开门见山的问。

  “当然不是,杰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审美。”裘克舒服的往身后一靠,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谁挑的。”“哎呀,杰克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呀。那家服装店老板拉。”裘克挥了挥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没等杰克问下去,裘克就说:“我就对那个老板说,我要给一个女孩挑晚礼服,老板问我女孩长的多高,什么样等等等等问题,我又没见过你家女囚长多高,就把她的照片给老板看了一眼。结果那老板一脸奇怪的表情,又问了一堆问题我不记得了,然后他上楼去了,最后拿了这件衣服下来。”

  杰克哦了一声。“哪家服装店。”他问。

  “就你家隔壁大叔开的啊。”

  杰克沉思了一会,然后抬头一直盯着裘克看。裘克过了一会才意识到杰克灼热的目光,然后他下意识的抱住胸口。“靠,杰克你该不会对我有意思了吧。”杰克开口说:“你如果没事的话,我数三下,你赶紧从这里滚出去。”

  “woc杰克你发什么神经。”裘克立刻站起来想外面跑。“你弄脏我家沙发垫了。”

  裘克出门的时候蓦然瞥见杰克把他刚刚坐的沙发垫扔进火堆里(没错杰克处理脏东西的正确方法)

  裘克:真是有钱任性。。。等等,杰克你把晚礼服的钱给我!

  艾玛换好衣服走了出来,杰克回头看向艾玛。“你穿裙子很好看,为什么不一直穿着。”

  “因为影响行动。”艾玛说。“我可不想在战场上因为自己的裙子而摔死。”

  杰克看向门口。“晚上会来人,裙子穿上。”

  “为什么。”艾玛问。明摆着是打死不肯穿。

  “你不穿?那我帮你穿啊。”杰克挑起眉毛。

  “算了我自己穿。”艾玛面部肌肉微微抽搐,又回到了房间里。

  “呵呵,治不了你还。”杰克冷笑一声。

  过了一会,门被敲墙了。“进来。”杰克坐在沙发上,声音微微高了一点。控制在刚好可以被听见而又不是很高的音调。

  “杰克啊,现在来打扰你,还真是麻烦了啊。”门外站着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大叔,蓝灰色的头发被剃成板寸,暗红色的眼睛中略有歉意。

  “没关系里奥叔。”杰克笑了一下,“坐吧。”

百粉点文开始了,想看的cp从tag里面选,我写想看的人最多的那一对,那么,开始吧!

MoT星恬

【游戏梗】谁是卧底

私设呐~ 前面是在电脑上写的,所以格式不太一样。最近又开始写游戏梗啦,因为我懒~ 欢迎来我的小窝找我哦~

今天庄园主又双叒叕不在,庄园里的女性角色又双叒叕开始作死了。她们想趁没有游戏任务的时候再一次玩游戏。


“国王游戏玩过了,狼人杀玩过了,还有啥游戏可以玩呢?”特蕾西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感觉身体被掏空(你们当这句话没出现),无聊极了。


“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种叫谁是卧底的游戏,有谁要玩?”艾玛悄咪咪地凑过来。


“哦吼,这边建议亲亲不要作死哦~你忘了上一次我们集体女性请假的事了吗?害得我被变态庄园主扣了工资!”艾米丽想到了手下毫不留情的裘克,心有余悸。


“艾米丽,放弃挣扎吧...

私设呐~ 前面是在电脑上写的,所以格式不太一样。最近又开始写游戏梗啦,因为我懒~ 欢迎来我的小窝找我哦~

今天庄园主又双叒叕不在,庄园里的女性角色又双叒叕开始作死了。她们想趁没有游戏任务的时候再一次玩游戏。


“国王游戏玩过了,狼人杀玩过了,还有啥游戏可以玩呢?”特蕾西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感觉身体被掏空(你们当这句话没出现),无聊极了。


“我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种叫谁是卧底的游戏,有谁要玩?”艾玛悄咪咪地凑过来。


“哦吼,这边建议亲亲不要作死哦~你忘了上一次我们集体女性请假的事了吗?害得我被变态庄园主扣了工资!”艾米丽想到了手下毫不留情的裘克,心有余悸。


“艾米丽,放弃挣扎吧!庄园主一出差,我们家的野男人无论怎么样都会......的。所以,我们还不如在‘灾难’来临前先找点乐子。”玛尔塔想的比较开(习惯了)


“那就是说玩游戏咯!哦,神的指示。神建议我们今天玩游戏,我参加!”菲欧娜双手合十,嘴里在喃喃自语。

“我……我也参加。”海伦娜犹豫地举起了手。

“加上我,艾玛和特蕾西。”艾米丽微笑着接受了挑战。

“哎哎哎,别忘了我!”玛尔塔也参加了。

没过多久,那些“野男人”也得知了艾玛她们要玩游戏的消息,坐着裘克的小火箭(我有毒,欢迎来打我)赶来了。

“那么这次请谁当裁判呢?”艾玛见到了看着她淫笑的杰克,心里有点怂。

“请红蝶小姐姐吧,好久没见到她了,顺便还能给我们唱一首歌曲。”海伦娜哼起了美智子常常哼的小曲。

“我觉得让美智子小姐给我们唱送别歌更应景”艾米丽叹了口气。


“那么,游戏开始了哦~ 这次玩的是经典版谁是卧底,妾身马上会给你们一个词汇,只有卧底的词语和你们的不一样。分两轮,每轮六个人参加游戏。每轮游戏两个卧底。现在妾身就来给你们身份咯~”


第一轮是艾玛,艾米丽,奈布,玛尔塔,哈斯塔和班恩来参加。


“艾玛加油!虽然我不在,但是你要和艾米丽小姐配合好啊!”杰克在旁边为他心爱的人喝彩。


“艾米丽,身为我的女人,你要是输了,我就让你请两个星期假!”裘克开始威胁模式。


“看来,整局游戏也就奈布和玛尔塔是一对,其他的情侣都被打乱了啊……哈斯塔加油!神眷顾你!”菲欧娜一边为自己的男人加油,一边分析游戏情况。


“班恩加油啊……”盲女用微弱的声音喊着,撩起了班恩的食欲(bushi)。


美智子分发过角色后,游戏就开始了。


平民的词汇是大西洋,卧底的词是太平洋。


“它是四大洋之一。”玛尔塔先描述,她和奈布都是卧底。


“它大部分在东半球(我看地理书的,不知道对不对)”奈布描述。


“它……面积很大。”艾玛很快就没词了。


“它经过赤道。”艾米丽看起来很轻松。


“它在地球。”地理不好的班恩方了(慌了)


“它东临巴西。”哈斯塔描述道。


很快,班恩就出局了。


然后,经过了几局淘汰,玛尔塔率先出局了。在只剩下艾玛、艾米丽和奈布这三个人的时候,奈布心生调戏(bushi)玛尔塔的主意。


“它可以用来形容玛尔塔的xiong。”奈布戏谑(se mi mi)地盯着玛尔塔。


“你!se狼!”玛尔塔一脸娇羞。


不出所料,奈布被淘汰了。


“胜者可以派出一个代表向败者提一个要求哦~”美智子一脸看戏的眼神。


“今晚让玛尔塔在上面!奈布在下面!”调皮的艾玛相处一个“馊主意”。


“kao!艾玛你可真够闺蜜的!”玛尔塔突然感到背后一凉。


“那我们就接受惩罚咯!”奈布横抱起玛尔塔,走了。


第二局开始了,理所应当是杰克、裘克、海伦娜、菲欧娜、威廉和特蕾西参加。


“海伦娜,我在房间等你。赢了自觉在上面,输了的话……自觉在下面吧!”班恩对着海伦娜的耳朵耳语。


“杰克加油!裘克,我替艾米丽替你加油!她累了,先回房了,你懂的~”艾玛一脸八卦讲的裘克“老脸一红”。


游戏开始了,平民的词是红玫瑰手杖,卧底的词是蓝玫瑰手杖。


“哦,我的一个随身物品。”杰克身为卧底面不改色。


“是一种花做成的。”裘克词穷了,他也是卧底。


“有两种颜色,这个词是其中一种。”特蕾西说。


“五个字。”威廉的描述还是特蕾西悄悄告诉他的。


“可以触发杰克公主抱动作。”海伦娜描述道。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紫色物品吧。”菲欧娜也很方。


然后第一局菲欧娜就被淘汰了。


“各位,我先走一步。”哈斯塔拽着菲欧娜的胳膊,把她拖回去了(杰克死猪拖?)


后来,杰克和裘克猜出了对方的词,并且猜出了队友的身份。在他们的配合下,卧底获胜了。


“提要求哦~”美智子小姐怜悯地看了将要“大祸临头”的艾玛。


“今天晚上乖乖地喝一瓶chun药,然后在chuang上等我。”杰克“嫣然一笑”。


“这么晚了,大家都散了吧。”威廉早就按耐不住了。


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第二天。


“怎么艾玛她们又双叒叕请假!!!!”庄园主回来后就炸毛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