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理发师陶德

13714浏览    248参与
Hell Lokitty

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We all deserve to die.』


Ms. Lovett为Mr. Todd续写了悲剧,以刻意的隐瞒和自己的生命。


但她让人讨厌不起来。怎么都。

难以隐藏的温情。抚慰。恋慕。脉脉的眼睛。幻想中的婚礼。

她说要和Todd一起,“by the sea”。

以及宁可用人肉也不做猫咪馅饼这一点深得我心——“I wouldn't do it in my shop! Just a thought of it would make you sick!”(讲到穆妮太太也开了馅饼店,生意兴隆,但附近的猫咪莫名失踪——“我才不在自己的店里做这种事!只是想想都足够令你恶心!”)...

『We all deserve to die.』



Ms. Lovett为Mr. Todd续写了悲剧,以刻意的隐瞒和自己的生命。


但她让人讨厌不起来。怎么都。

难以隐藏的温情。抚慰。恋慕。脉脉的眼睛。幻想中的婚礼。

她说要和Todd一起,“by the sea”。

以及宁可用人肉也不做猫咪馅饼这一点深得我心——“I wouldn't do it in my shop! Just a thought of it would make you sick!”(讲到穆妮太太也开了馅饼店,生意兴隆,但附近的猫咪莫名失踪——“我才不在自己的店里做这种事!只是想想都足够令你恶心!”)



另一边,Mr.Todd始终是,无法抗拒的人。


美貌。危险而带有破坏性。冷漠而安静。固执地沉迷在自己的复仇欲望里。没有同情心和怜悯。

——明明知道他会毁灭一切,毁灭身边所有爱他甚至他爱的人。

——仍无法自抑地想向他靠近。意乱情迷。



是所有被爱的反派的终极模板啊。

想在他的怀抱里死亡,让鲜血滴落在他身上。




for Sweeney Todd(电影《理发师陶德》)




妻瞳

【陶德x威利旺卡】拒绝食用(1)

阅前预警:本文极度ooc!超级ooc!慎入!


伦敦的雪天冰冷得似乎要冻住人的灵魂,从口中呼出的白气仿佛下一秒就会结成冰掉到地上发出响亮刺耳的哐当声。参差不齐的冰凌沿着屋顶垂下,尖端闪着凶器般的亮光。

  陶德疾步走在刚刚扫过雪的街道上,他低着头穿过人群,脸上带着一贯的不苟言笑,即使有人认出他友好地向他问候,他也没有抬起头来。

  没有人叫得动陷入复仇计划中的理发师,每个人都如此。

  陶德这次出来是为了采购一些必需品,在走路的空档中他一如既往地思考着自己的血腥计划,然后一如既往的入了迷,然后一如既往的走错了路。...

阅前预警:本文极度ooc!超级ooc!慎入!

 

伦敦的雪天冰冷得似乎要冻住人的灵魂,从口中呼出的白气仿佛下一秒就会结成冰掉到地上发出响亮刺耳的哐当声。参差不齐的冰凌沿着屋顶垂下,尖端闪着凶器般的亮光。

  陶德疾步走在刚刚扫过雪的街道上,他低着头穿过人群,脸上带着一贯的不苟言笑,即使有人认出他友好地向他问候,他也没有抬起头来。

  没有人叫得动陷入复仇计划中的理发师,每个人都如此。

  陶德这次出来是为了采购一些必需品,在走路的空档中他一如既往地思考着自己的血腥计划,然后一如既往的入了迷,然后一如既往的走错了路。如果洛薇特夫人在的话她还可以把陶德拉回正轨,但可惜馅饼店的生意实在太好,她抽不开身。

  他就这么直直地走了下去,偶尔凭着记忆拐几个弯。就这么七拐八绕的走了好一段时间,他撞上了一个人。

  “咚”的一声将陶德的意识拉回现实。他低声说了些道歉的话,便再次向前走去。

  “喂!前面的!给我回来!工厂内部不许参观!”身后传来尖声的喊叫。陶德抬起头,皱眉不满地回首瞥着是谁叫住了他,还是用那么无礼的语气。

  但立刻,眼前的景物让他愣住了。他正处在一个空旷的大厅中央,墙壁是浅浅的蓝色,看上去很坚硬。一个戴着黑色高帽棕红发色的男人手持手杖站在离他五米远的地方,皮肤苍白好似透明。

  男人一溜小跑跑到陶德面前一米的地方,似乎不愿再靠近。紧接着他开始了一系列的古怪举动:开口想说些什么可又像噎住似的咕咚咽了口口水,好不容易如鼓起勇气般鼓起脸颊,但马上就泄了气。这幅吞吞吐吐的样子让人心生焦躁。陶德冷冷地注视着他,静待着。

  终于男人开口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陶德还没来得及回答,那男人又连珠炮似的快速嘟囔着:“我明明把门锁好了啊,这怎么可能.......不对啊.......太奇怪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陶德对这一系列诡异的事件感到头痛,面前男子喋喋不休的尖锐声音更令他忍不住想杀人的欲望。但是现在还不能轻举妄动,他不可以在这里暴露他的本性。忍耐,忍耐......

  “啊哈!”男人忽的叫了起来,像恍然大悟似的,陶德惊异地看见对方原本平和的脸庞在刹那间绽开了一个讽刺的微笑,顿觉他误会了什么,刚想开口解释却被男人打断:“你肯定是来窃取我的秘方的吧!呵呵。”

  你的秘方对我来说就像废纸一样啊!陶德压下内心的咆哮,冷冰冰地反问:“你的秘方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处吗?”

  “钱啊!你想偷走人家的心血然后自己卖钱嘛!真是糟糕透顶!你们这些无耻小人难道就不会尊重别人的心血吗?况且我早已经被你们洗劫一空了,为什么现在还要用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进到工厂里来?难不成你们连工厂都想偷走吗?!好了,现在的威利旺卡一无所有了,满意了吧?”男人越说越激动,手杖在地面上敲出一声声脆响。他往前走了一小步,这个距离刚好足够让陶德看清他眼睛的颜色。

  紫色,如颜料般不真实的紫色。正常人绝不会有的颜色。而且“威利旺卡”这个名字本身也很古怪。

  陶德微微眯起双眼,上上下下不着痕迹地打量着旺卡。他从这个人身上可以感受到一种同类的气息。那种曾经引以为豪地拥有过,最后却被别人轻易夺走徒留下一身伤痕暗自哭泣的那种气息。这让他产生了久违的怜悯与同情。

  “我不需要你的秘方。”叹了一口气,陶德平视着旺卡淡淡地解释道“我是理发师,那是门手艺活儿。”

  “......理发师?”旺卡愣住了,张大嘴呆呆地瞪了陶德半晌才问道“有证据吗?”

   陶德从腰间抽出剃刀,经手时的触感熟悉而冰凉。他的朋友们。旺卡好奇地上前摸了摸剃刀的尖端,然后“嘶”的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将手缩回,很明显是被划痛了。

  “......我明白你的感受。”陶德猛地毫无预兆地开口,声音沙哑而苦涩“我曾经有一位妻子,她很美丽,像出尘的玫瑰......温柔又贤惠......但是有一头邪恶的野兽盯上了她。”陶德的眼神猛然变得凶残狠戾“那位以公正出名的法官找借口驱逐了我,霸占了我可怜的妻子,而她壮烈的服毒自杀.......我的露西......”陶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但真心话已出口,无论怎么掩饰都已是无用功。

  旺卡也敛了神,安慰道:“虽然我不明白家人的意义,认为那是毫无作用的,但这故事的哀伤足以打动我。”

  接着他从外套口袋里左翻右找,掏出了一整块儿被色彩鲜艳的纸所包裹住的东西。“吃点巧克力吧,旺卡先生的糖果会让所有不开心都灰飞烟灭!”说着他轻笑两声。

  巧克力?陶德愣神。十几年的监牢生活再加上足不出户,让陶德的知识面极为狭隘,他也从未想过去了解当下潮流,所以自然不知道巧克力是什么。当然了,那时巧克力也还没有流通到英国。只不过陶德并不知道这一点。

  所以陶德就这么深深皱眉地瞪着这块花里胡哨的玩意儿,这么鲜艳的颜色与他的审美产生了极大的矛盾。于是他嫌恶地盯着巧克力和旺卡的紫色手套(为什么会有这么难看的手套。陶德暗暗地想),低声道:“我拒绝。”

  “咚”

  旺卡手中的巧克力从他的手中坠落,掉在地上,发出咔吧的断裂声响。陶德疑惑地看着呆滞的旺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反应那么大。

  “——怎么可能!!!”旺卡大声喊叫起来,瞟向陶德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居然会有人拒绝这世上最美妙的旺卡巧克力?!不可能,我拒绝相信!”说得好像你的巧克力是无敌的一样。陶德对旺卡的自大态度略微有些反感。

  “过来!”旺卡命令了一声,转身朝工厂内部走去。但陶德没有跟上去,因为他需要快点找到回去的路。他在这里和旺卡闲聊了那么久都没有回去,洛薇特夫人肯定在像疯子似的满大街找他。他对这种行为感到很恐慌。

  “如果你跟着我走完全程,我就帮你打开大门。如何?”旺卡回过头来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像看穿了陶德的心思似的提出条件“无论怎么想你都不亏不是吗,威利旺卡先生的秘密工厂免费为你开放!让你看到他如何将它伟大神奇的灵感变为更加不可思议的现实!”

  听闻,陶德冷笑一声。他知道旺卡在用激将法引诱他进去,好,那他干脆就顺着他的计谋走,因为只有旺卡有工厂各处的钥匙,而且他倒想看看这个满口大话的男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能把自己吹的天花乱坠。他想知道如果不承认他的巧克力,结果会如何。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理发师先生。”在他走过时,旺卡忽然说道。

  “斯温尼。斯温尼·陶德。”陶德冷冷地答道。

  “听上去一点也不甜蜜,还很挑剔。”旺卡有些尖刻地评价道。

  “人如其名而已。”陶德冷哼一声,站在小门边有些不耐烦地瞪着旺卡“麻烦快点开门。”

   旺卡诡秘地笑了笑,俯身用钥匙扭开了小门的锁,轻轻地推开帘子。

【TBC】

香榭靓仔

【GGAD】世界速报 (理发师陶德线)

1.昔日黑魔王竟残忍杀害霍格沃茨校内教授

近日,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遭前黑魔王格林德沃杀害,死状惨烈。据悉,由于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教授走的过于亲近,格林德沃产生嫉妒心理,遂击昏斯内普教授,将其拖入一间小屋,用麻瓜的形式杀死了他。

2.贝拉特里克斯和两任黑魔王

在上个星期日贝拉特里克斯与格林德沃拥抱的照片爆出后,事件终于明了。贝拉特里克斯竟然是格林德沃埋藏在伏地魔身边的一颗钉子!打败伏地魔最大功臣或为格林德沃?

1.昔日黑魔王竟残忍杀害霍格沃茨校内教授

近日,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遭前黑魔王格林德沃杀害,死状惨烈。据悉,由于斯内普教授和邓布利多教授走的过于亲近,格林德沃产生嫉妒心理,遂击昏斯内普教授,将其拖入一间小屋,用麻瓜的形式杀死了他。

2.贝拉特里克斯和两任黑魔王

在上个星期日贝拉特里克斯与格林德沃拥抱的照片爆出后,事件终于明了。贝拉特里克斯竟然是格林德沃埋藏在伏地魔身边的一颗钉子!打败伏地魔最大功臣或为格林德沃?


是我备菊哒
只有在作业里夹带私货才能让我快...

只有在作业里夹带私货才能让我快乐

只有在作业里夹带私货才能让我快乐

零魔

是失眠的产物。
理发师以及神烦船长。我好了。

是失眠的产物。
理发师以及神烦船长。我好了。

ᶘSherry_ Alesᶅ
I feel you, Joh...

I feel you, Johanna. I feel you...

I feel you, Johanna. I feel you...

苏西的羊肉串

开学前多产点粮

求你们啵个嘴吧(突然

开学前多产点粮

求你们啵个嘴吧(突然

Bates

[屯文][曲梗]By the sea。

*cp向:Todd×Lovett。

*曲梗:《By the sea》,源音乐剧《SweeneyTodd: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一切细节源于1982年舞台DVD版,与电影剧情及演员无关。

*是垃圾渣。


   她曾有幸吻过他,浅尝辄止但不止一吻,是像啄木鸟一般贪婪地要把他吃掉。她认定只有拥有不属于淑女名媛的疯狂才能擦过他衣领去嗅他身上蓟的香气,只有怀着阿芙洛狄忒追求阿多尼斯的热情才能将她薄薄的嘴唇贴上他苍白的脸颊。她好没教养,狂喜着手舞足蹈策划起未来的幸福生活。尖锐热切的声音在问他想不想知道她最想去哪儿定居。“当然。...

*cp向:Todd×Lovett。

*曲梗:《By the sea》,源音乐剧《SweeneyTodd: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一切细节源于1982年舞台DVD版,与电影剧情及演员无关。

*是垃圾渣。



   她曾有幸吻过他,浅尝辄止但不止一吻,是像啄木鸟一般贪婪地要把他吃掉。她认定只有拥有不属于淑女名媛的疯狂才能擦过他衣领去嗅他身上蓟的香气,只有怀着阿芙洛狄忒追求阿多尼斯的热情才能将她薄薄的嘴唇贴上他苍白的脸颊。她好没教养,狂喜着手舞足蹈策划起未来的幸福生活。尖锐热切的声音在问他想不想知道她最想去哪儿定居。“当然。”他几乎是混着叹息艰难且无奈地吐出这句话。于是她一跃而起,操着下流低俗的市井口音,大大咧咧地提着裙摆从他面前跳跃着跨过。“我曾是个瘦弱的小女孩时,我富有的姨妈曾带我去海边。”——天,真的会有人敢想象你曾是个小女孩吗。她蹦蹦跳跳有点像刚从疯人院里跑出来,而在陶德耳边唱起来,“去海边,陶德先生,那才是我心仪的生活。” 

  她曾有幸被他允许共同去海滨。即使所谓的允许只不过是他一句“一切都依你”。告诉我,拉芙德,你要去买哪一栋房子?什么,别谈这个,别说捉青鱼,回答我——好吧,女疯子可听不见别人说的话。她笑意盈盈说要把捉来的青鱼做成熏鱼晚宴,在愉快地睡了一觉后愉快地醒来,用漂亮的小刀切开馅饼再喝上一杯茶。那么在沙滩上舒展身体吧,或者去大街上散步,专属于伦敦的乌烟瘴气再也飘不来这里了,不过海鸥兴许会带来一两条伦敦的消息——因为它们的叫声令人扫兴。她要撑着漂亮精致的红色洋伞,她要穿上贵妇一样的姜黄长裙,他要穿上笔挺的西装,他要像看见皮瑞利生发水一样大笑着以糟糕的英式幽默回应她连珠妙语。英吉利海峡是一潭蔚蓝色的蜜,时光美好得像一罐凝固的橘子果酱,好幸福,好幸福,这样一来她就可以打着兴奋过头的幌子,毫不掩饰地在衣香鬓影的公共场合下发疯,“当然,我们可以做更好的事。”拉长字音果然意味深长。来躲进法兰绒里吧,只有他,她和英吉利海峡。别忘了他要海军蓝的睡衣,而她的是条纹的。

  她曾有幸筹划与他的婚礼。她要一件雪白的婚纱,两颗甜蜜的心,只要牧师宣布两人两人正式结合,她就要感谢上帝,握着牧师的手连连祝福。连你也畏惧他们的剃刀和馅饼了吗,神圣的牧师?即使他很不情愿,但她早已预备好同床共寝,于是那疯女人眼神迷离,浑身绵软无力,像燕子一般呢喃“我愿意”。往后的日子她要受到礼遇啦,年轻的姑娘和小伙都要尊敬地称呼她“拉芙德夫人”——若是她愿意,她甚至可以以熏鱼作威胁,逼迫他们改口,“嗨,陶德夫人。”

  她曾有幸——罢了,她最终没能拥有那份运气,只拥有过对方毫不乐意的枯燥无味的吻。她只曾有幸被允许幻想。

 

 

 


苏西的羊肉串
今天巴老爷依然是满脑子黄色废料...

今天巴老爷依然是满脑子黄色废料

刷了一遍《理发师陶德》原著,发现陶德在原著中是怕狗的,于是抓住这个梗要好好发挥一下

今天巴老爷依然是满脑子黄色废料

刷了一遍《理发师陶德》原著,发现陶德在原著中是怕狗的,于是抓住这个梗要好好发挥一下

苏西的羊肉串

工作日没时间做头发?
Mr.T一招教你整靓丽发型!

工作日没时间做头发?
Mr.T一招教你整靓丽发型!

苏西的羊肉串

摸鱼,巴陶大好
内含帽厂【疯帽子×威利旺卡】

摸鱼,巴陶大好
内含帽厂【疯帽子×威利旺卡】

糖心麻雀
我们陶师傅这个小指头翘得太娇俏...

我们陶师傅这个小指头翘得太娇俏了吧!我好爱啊我的天!

我们陶师傅这个小指头翘得太娇俏了吧!我好爱啊我的天!

凌市场

亲戚们互砍日常七夕节番外!
  最后俩小时糊了张陶德和爱德华..这个cp应该叫啥

亲戚们互砍日常七夕节番外!
  最后俩小时糊了张陶德和爱德华..这个cp应该叫啥

凌市场

爱德华怎么打字呢...陶师傅为你解答...
  希望两人能在日后擦出爱情的火花
  (随缘更新

爱德华怎么打字呢...陶师傅为你解答...
  希望两人能在日后擦出爱情的火花
  (随缘更新

Wasten Odinson
两个格林德沃同框(理发师陶德)

两个格林德沃同框(理发师陶德)

两个格林德沃同框(理发师陶德)

苏西的羊肉串

又是一个极寒圈

我想吃巴纳巴斯×村口陶先生!

有没有人一起的,没有就我自己来!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妄语)

我想吃巴纳巴斯×村口陶先生!

有没有人一起的,没有就我自己来!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妄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