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理弹

26980浏览    172参与
是无咎不是无救

[杰佣] 意外收获

理发师发誓,他当时真的只是网卡动不了而已,真的。

小短篇,糖。“[    ]”代表人物的内心活动。

    [还有一个人。]理发师在目送咒术师升天后,揉了揉眉心,刚刚被电的不轻。

     还有谁来着?

     [咒术,医生,盲女……哦,还有萨贝达家的一个小子。]

      理发师一边找人一边想。

      ...

理发师发誓,他当时真的只是网卡动不了而已,真的。

小短篇,糖。“[    ]”代表人物的内心活动。

    [还有一个人。]理发师在目送咒术师升天后,揉了揉眉心,刚刚被电的不轻。

     还有谁来着?

     [咒术,医生,盲女……哦,还有萨贝达家的一个小子。]

      理发师一边找人一边想。

      [好像是新来的……嗯?]正想着,耳鸣就来了。那个带着贝雷帽的孩子似乎并不怕他,不时用护腕弹射,躲开飞来的雾刃。

       终于,他的护腕用光了。理发师看准时机,雾刃接实体刀顺利把他打倒,刚刚好倒在离地窖不远的地方。

擦刀时间过了,理发师刚准备把他挂椅子,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该死,这个时候卡了。]

       因为动不了,只能看着那个孩子爬到地窖口,跳了下去。

       这是理发师今天最后一场游戏,回了监管者宿舍,他把鬼披和钢爪取下,面具放好,给自己沏了杯红茶,慢慢品起来。

        白纹和刺客路过,顺便问候了一下自家弟弟:“今天怎么样?”“嗯,差不多。”“哦,好吧”白纹对他这个少言寡语的弟弟毫无办法。“理发师,适当佛一下吧,不然没人喜欢你的。”“……”

       白纹叹了一口气,带着刺客走了。

       远远的,理发师听到了刺客的声音:“你注意一下我们家新来的孩子,他叫弹簧手”。

       [弹簧手…吗?]

       第二天下午,理发师敲开了红蝶的房门:“美智子小姐,”他微微鞠躬,“可以和您换个班吗?得分算您的。”“可以呀,正好妾身可以去找娜娜玩了呢!辛苦你了。”“没事。”

       理发师扣好面具,戴上钢爪,来到准备大厅。

       [舞女,先知,佣兵,机械师。嗯……先解决先知或机械师吧。]

       一段时间后………………

       [所以……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我,杰克家的屠皇,理发师,我,在永眠镇,迷路了。

      [现在还有两台机,,我……为什么带了闪现?天赋没加底牌,这个地图也太大了吧,啊?人都去哪了了?]

       在永眠镇迷路找不到人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他正站在那里发呆,耳鸣突然就来了,理发师一转头,看见那个带着贝雷帽的孩子站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低着头,背着手,就那么站着。理发师刚准备一个雾刃挥出去,弹簧手却先开了口:“先……先生……”他把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手上抓着一支鲜红的玫瑰,“谢谢您昨天放我走,…这是,这是我从伍兹姐姐那里要来的玫瑰,给…给您。”

       怯生生的小男孩终于抬起头,天蓝色的双眼中就像有星辰大海一般,让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理发师只觉得胸腔里的某个地方狠狠地跳了一下。

 “一一一一一求生者可开启电闸一一一一一”

       一刀斩生效。

       理发师不忍心去打小弹簧,转身就要去抓其他人,却被另一只手拉住了,他把那支玫瑰放入理发师手心,说

       :“哥哥们教我,要学会感恩,另外,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 ,”

       他朝理发师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一一

       “我叫奈布.萨贝达,您可以叫我弹簧手。”

 

彩蛋:那场游戏结束后,理发师对他的哥哥们说:“哥,我好像,恋爱了。”

       金纹把嘴里的茶全喷到了绿纹脸上;白纹的面具掉地上碎了;邪眼差点就把桌子拍碎;忘川把自己的钢爪折断了;盛宴吓得当场变回原型;利爪一个趔趄头差点磕到桌子上光荣牺牲。(绿纹:我太难了。)

 
 

      全文不算标点符号一共1009字。

 
 

       那个迷路的老理是我。(第一次见永眠镇的时候,我找了半天,愣是一个人没找着。)

       如果这篇文热度过了150,你们点梗,一星期内交货。(不写车)什么cp你们定,我挑一个人的写。

 

流泪虾球头

太狠了——儿童画的pp都不让露——
旧 图再 放 送——:(¦3[▓▓]

太狠了——儿童画的pp都不让露——
旧 图再 放 送——:(¦3[▓▓]

流泪虾球头

屯下旧图——
p3四合绘∠( ᐛ 」∠)_线程四雾殃劳斯gei

屯下旧图——
p3四合绘∠( ᐛ 」∠)_线程四雾殃劳斯gei

-北巷巷-

提前发了


p3⚠️🚗没有老理的杰佣 是理弹 只食理弹


我永远喜欢老理www

提前发了


p3⚠️🚗没有老理的杰佣 是理弹 只食理弹


我永远喜欢老理www

今天也是沙雕的一天呢

这个另一面不太对⑵

轻轻推了一下门,让门缝更大了一些,以便于我能看清楼下的情况。


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蓝帽子坐在沙发上,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理发师先生不必担心,只是扭到了手腕而已,我没事啦,我超勇的。”(??里面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听不清蓝帽子的答复,只能看到蓝帽子仿佛向某个方向靠近了一点,应该是更靠近小弹簧了吧。既然这样,他就是理发师了。


欧小弹簧真可爱好像太阳(不,你不想)


“嗯,我家小弹簧最强了。”满满宠溺的语气。


呵,男人,我酸了。


“对了,我家三哥(白纹)想知道刺客最近的游戏是哪几局,他想堵一下刺客,看看能不能增加表白率。”呵,他就是想软磨硬泡,刺客可...

轻轻推了一下门,让门缝更大了一些,以便于我能看清楼下的情况。


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蓝帽子坐在沙发上,其他什么也看不到。


“……理发师先生不必担心,只是扭到了手腕而已,我没事啦,我超勇的。”(??里面好像混入了奇怪的东西?)


听不清蓝帽子的答复,只能看到蓝帽子仿佛向某个方向靠近了一点,应该是更靠近小弹簧了吧。既然这样,他就是理发师了。


欧小弹簧真可爱好像太阳(不,你不想)


“嗯,我家小弹簧最强了。”满满宠溺的语气。


呵,男人,我酸了。


“对了,我家三哥(白纹)想知道刺客最近的游戏是哪几局,他想堵一下刺客,看看能不能增加表白率。”呵,他就是想软磨硬泡,刺客可是二哥,小弹簧怎么可能答应…


“好的呀!这就是二哥最近要参加的局数和时间。如果白纹追到二哥的话我们两个也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弹簧立刻从茶几里抽出一张纸递给理发师。


what?小弹簧你清醒一点,那可是你二哥,怎么说卖就卖了?看你这样你准备了好久吧?


叮铃~们铃声响了,不需要他们有任何交流,理发师立刻开启了雾隐,弹簧手打开门的猫眼看了看外面的来者。


虽然不知道情况但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还是把门关上吧。


房间隔音效果太好,完全听不见楼下人的对话,该不会…来的人是二哥吧?(你适应能力真强,这么快就叫人家二哥?)


咚咚咚.


唉?有人在敲我的门?那么来者是谁呢?


轻轻摩挲着金丝楠木制成的门把手,回忆着真正的另一面会怎么做,敲门声又急促了起来。


啊,来不及回忆了,直接打开了门。


看着眼前的女人,我仿佛知道她是谁:有着黑色的披肩,全庄园可能就迪莉娅一个人有吧。(当然不排除同体的可能)


“  我是来给你送药的。以前你从不去找我,以后必须每天都去。整个庄园就你和萨贝达(奈布旧装)伤最重。”从她手里接过药,我道了声谢,表示以后会去的。


“等等,别这么早下逐客令,药箱拿来。”她打开箱子,“红色的这瓶要先上,然后再换绷带,蓝色的这瓶……”


我听着,也在认真记着。


“……  你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你可不会听我说完,甚至不让我进来,只是接过药箱就关上门,我总感觉那些药就算过期你也不可能用过。”


…!?我以前人品这么差吗?完了,她好像看出我了…


“你…是不是…”虽然不知道如果让别人知道我被换了一个灵魂的后果,但不能好吧。


“被庄园主的惩罚吓到了?”呼,虚惊一场。


以前的另一面是一个口是心非的性格,谢天谢地我终于想出来了。


“才没有!”我故意让拿药箱的手抖一下,再微微大点声说话,以表示我的心虚。


然后我就听到一声笑。


绝对笑了吧,她刚才绝对笑了吧,虽然现在这么严肃但刚才的笑声可真是毁人设了啊!


“咳,既然这样,明天早上一定要去找我。”


“为什么非要是早上?”


“因为我和丽莎约定要请假出去玩一天,所以没空搭理你这个弟弟。”因为早上涂药对身体恢复好。


你嘴里说的和心里想的弄反了吧?!!


“那…我先走了,丽莎还在等我去游戏。告辞。”


我只感觉眼前飘过一阵风。啊,迪莉娅可真爱丽莎啊。


呵,女人。呸,平胸。


嘛,她走了,理发师和小弹簧也一起走了,现在家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了诶。


他们好像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呢,庄园主说他今晚才会告诉大家。


他们好像很惧怕我诶,那我还是别去吃晚饭了,外一吓到他们呢?还是明天再出去吧。


以玦

整理了下这个月的选修课上的摸鱼……基本是理弹
P1小伙伴点的舔脸脸
P2P3性转注意xxx.弹簧的妄想与现实(?
P4 丢骰子点梗的向日葵与捕虫网
P5狂草性转金掠,没画完x

整理了下这个月的选修课上的摸鱼……基本是理弹
P1小伙伴点的舔脸脸
P2P3性转注意xxx.弹簧的妄想与现实(?
P4 丢骰子点梗的向日葵与捕虫网
P5狂草性转金掠,没画完x

辰熙子

无一所获(2)

注意❗

主杰佣,副蜥勘,有血/腥,暴/力,语/言/攻/击,身/体向/暴/力元素,结局除利爪x猎犬线外全HE,理弹线BE以及蜥勘BE会在番外托出,若有R1/8剧情全部走评论链接

全文明暗两条线,猎犬名为萨贝达,弹簧手名为奈布,设定与黑/帮,改/造/人有关,对于一些角色皮肤的私设是综合全文以及一些简介而定,当然会有些许ooc的设定

无一所获会在合集内持续更新✨

正文

这种温柔的语气就连理发师自己都愣住时

少年却笑盈盈的吹落自己手上飘落的羽毛,午后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除了暖意还带着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

少年的话唤回了理发师的意识,理发师少有的手足无措的回应对方...

注意❗

主杰佣,副蜥勘,有血/腥,暴/力,语/言/攻/击,身/体向/暴/力元素,结局除利爪x猎犬线外全HE,理弹线BE以及蜥勘BE会在番外托出,若有R1/8剧情全部走评论链接

全文明暗两条线,猎犬名为萨贝达,弹簧手名为奈布,设定与黑/帮,改/造/人有关,对于一些角色皮肤的私设是综合全文以及一些简介而定,当然会有些许ooc的设定

无一所获会在合集内持续更新✨


正文

这种温柔的语气就连理发师自己都愣住时

少年却笑盈盈的吹落自己手上飘落的羽毛,午后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除了暖意还带着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

少年的话唤回了理发师的意识,理发师少有的手足无措的回应对方

“很干净…也很美……”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也没想到还会有这么美的广场,可惜哥哥不能和我……”

少年的话声越说越小,最后像是有点小委屈的模样,让理发师移不开自己的视线

“你不住在这”

奈布听出对方陈述的语气,有些惊讶着对方的话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是这边的管理人员?”

“差不多……”

奈布左手捶右手做出一个明白了的手势

“我在西边城区住的,等着明天春天就可以来东边这里住了,到时候我还会找一份兼职给家里减轻负担的!”

少年越说越斗志昂扬,握紧拳头给自己打气加油的模样让理发师无意间的弯起嘴角

“西城区晚上要小心”

看着少年理发师叮嘱的话也便随口而出

“晚上么?那我也要叮嘱我的家人,谢谢你啦大哥哥!”

奈布起身道谢快步离开广场,背影也逐渐消失在理发师的视线内

“大哥哥……”

理发师轻轻重复着从少年嘴里喊出的词汇,莫名的感觉暖意加深了一分

广场上的喷泉再次伴随缓慢的音乐喷涌而出,白鸽成群的飞舞而过,理发师拾起少年座椅上掉落的白羽转身缓步离开

“哥哥!我回来了!”

“晚班么…”

奈布将带回来的白羽放在鞋柜上,开始换鞋拿自己的杯子到一杯热水,然后带着那根漂亮的白羽回到自己的房间

以后将这个漂亮的白羽做成挂饰给哥哥应该不错吧…

浓密的烟草味呛的萨贝达头晕,但毕竟工作赚钱就算是吃点苦萨贝达也觉得太正常不过了

晚上的酒吧被组办一场浩大的派对,而将酒水全部准备好,萨贝达便窝在吧台的角落卷者零散的烟草赚点外快而用

利爪则是站在一边水晶帘布的包厢外朝自己举起酒杯

萨贝达就当作没看见,拧开吧台下的矿泉水猛喝一大口接着去卷烟草不在理会站在一边的利爪

“新员工?”

“对”

“很有个性…”

“黑桃七,我赢了”

利爪轻微的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的又喝了一口酒杯里快要见底的酒

一身黑西服的男人声音夹带丝丝的笑意,却让对方下意识的认为男人是在嘲笑自己的愚笨

毕竟赌/局上的老/千谁都在出,而比的却是手法上的精巧

“妈的刚才就没把老子放在眼里过…你小子觉得你自己很了不起啊?”

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喧嚣的酒吧的确不明显,可在萨贝达耳中却突兀的很

四下张望着利爪的身影无果,萨贝达起身离开吧台,快步靠近水晶帘布的包厢

“这位客人,很是抱歉,这里禁止打架行为”

“哈?你管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耐烦的口气根本没将这个小屁孩放在眼里,冷冷的撇了一眼继续恐吓对面赌赢的小子

“没听见是吧,那我让你好好听听”

男人的拳头刚挥出,便被一边没放在眼里的小屁孩拦截下来,眼前这个耍千的小子气的自己牙根都痒痒,现在还耍弄着手中的黑桃7,势在必得的模样更加让人来气

“我说过的这位先生……”

萨贝达微微撤后右腿,拉住男人挥出拳头的胳膊,随后快速猛的用力一摔

“这 里 禁 止 打 架 行 为”

佛某快乐中

难忘

天空已经黯然,谁又可以看见下一个是什么?

雇佣兵本就是为钱而战,你给足了钱,那就可以让他为你完成任务。

本应该是一场简单的任务,杀死一位贪官。

但不知道为何……

夜晚,奈布·萨贝达这个雇佣兵,受委托来到了十字路口,天空比以往的黑,一个人,搂着几个女人,边走,边笑,明显不知道,等等即将发生什么 。

同奈布一起行动的另一位雇佣兵,站在一个楼上,奈布呢,打扮成一个卖东西的老人,坐在那里。

时间到了,奈布向伙伴点点头,伙伴也向他点点头。

“哎呀,好像起雾了……”那个贪官打开了灯。一个鬼影照了过来。

贪官十分害怕,直接跑掉了,伙伴呢???

在追击贪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倒下了。

身穿着弹簧手衣服的奈布,...

天空已经黯然,谁又可以看见下一个是什么?

雇佣兵本就是为钱而战,你给足了钱,那就可以让他为你完成任务。

本应该是一场简单的任务,杀死一位贪官。

但不知道为何……

夜晚,奈布·萨贝达这个雇佣兵,受委托来到了十字路口,天空比以往的黑,一个人,搂着几个女人,边走,边笑,明显不知道,等等即将发生什么 。

同奈布一起行动的另一位雇佣兵,站在一个楼上,奈布呢,打扮成一个卖东西的老人,坐在那里。

时间到了,奈布向伙伴点点头,伙伴也向他点点头。

“哎呀,好像起雾了……”那个贪官打开了灯。一个鬼影照了过来。

贪官十分害怕,直接跑掉了,伙伴呢???

在追击贪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直接倒下了。

身穿着弹簧手衣服的奈布,十分不敢信。走过去一看。

“怎么会这样?”伙伴,已经被***(此处由于太恐怖,怕被屏蔽,你们别想多了。)

奈布虽然见过,但还是难以接受,毕竟,伙伴只不过是跳了一下……

他一直后退着,好像,撞到一个东西上了。

“你……是……找……死吗?”那个人,头上有xue,ji。

穿着理发师的衣服。手,是铁爪,十分恐怖。

“对不起,对不起……”奈布直接用弹簧在他身上一按,弹了出去(我喜欢)。

没用的,那个恶魔追了上来。

最后,奈布被逼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他知道,他,快死了。

但那个杀人魔并不想杀死他,而是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奈布的下颚,问了一句,“先生,你的头发,好像已经长了,要不我帮你剪一下?”

“谢……谢了……”

————————

笑的像一个痴汉


君然还要努力吖丶

大家康康我哇!
杰佣短漫啊o(≧v≦)o
想分两次发的,emmm懒癌说:不你不想。。
就一次性发完吧,希望反响不错(*>.<*)

内含(理弹,(白刺,还有(佣园友谊向
不喜勿喷

背景是理弹交往前,作为哥哥的刺客和白纹也各自为自家弟弟操碎了心呢。。~~(╯﹏╰)b
躺着也中枪的大鼻涕233

我照相技术实在有限啊啊啊不能对齐就很难受
字丑警告qvq

还有我知道弹簧的护肘不是酱紫画的,将就看吧,我没有黑护肘的意思嘤嘤嘤

大家康康我哇!
杰佣短漫啊o(≧v≦)o
想分两次发的,emmm懒癌说:不你不想。。
就一次性发完吧,希望反响不错(*>.<*)

内含(理弹,(白刺,还有(佣园友谊向
不喜勿喷

背景是理弹交往前,作为哥哥的刺客和白纹也各自为自家弟弟操碎了心呢。。~~(╯﹏╰)b
躺着也中枪的大鼻涕233

我照相技术实在有限啊啊啊不能对齐就很难受
字丑警告qvq

还有我知道弹簧的护肘不是酱紫画的,将就看吧,我没有黑护肘的意思嘤嘤嘤

Dreamy暮冬

[理弹]排位遇到师傅/对象是不是该放他走?

01


        “喏,统计出来了。”刺客推开大门,脱下雨靴后缓缓走进屋内,先把伞收好挂在鞋柜旁边,随即从包里拿出几张单子放在桌上。


        “这么快?”感染从浴室里探出头来,穿着浴袍悠闲地走出来,发丝上的水珠顺着脖子流下来,“算了,没什么看头。”感染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然后坐在沙发上。


        反正他们这第一肯定是刺客。


  ...

01


        “喏,统计出来了。”刺客推开大门,脱下雨靴后缓缓走进屋内,先把伞收好挂在鞋柜旁边,随即从包里拿出几张单子放在桌上。


        “这么快?”感染从浴室里探出头来,穿着浴袍悠闲地走出来,发丝上的水珠顺着脖子流下来,“算了,没什么看头。”感染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发,然后坐在沙发上。


        反正他们这第一肯定是刺客。


        “我看看。”寄生拿起单子看了看,“嗯……第一是刺客,第二是猎犬,第三是法老,我和感染并列第四,弹簧第五,大哥第六,忧郁蓝第七……白鹰垫底。”寄生挑了挑眉,弹了一下身旁还在看书的白鹰的额头,“看,这就是你一个赛季不打排位的下场。”


       “虽然没打排位,但我实力还是在的。”白鹰撇了撇嘴,把书倒放在膝盖上,抬头一本正经地盯着寄生。


       “这就是你上次匹配开局被理发师雾刃+恐惧震慑直接倒地以至于哥特差点气疯,最后让别人甜心蛋糕来救你还挡刀的理由?”


        “我说多少次了!那是我手滑点到翻窗键了!


        “别为自己菜找借口。”


        “说的你多强似的,之前有一次联合狩猎如果不是我最后带着四瓶香水扛着花嫁和小丑皇两人的一刀斩来救你,你不知道要被堵在那个角落放血多久!”


         “老子说了多少遍!那只是花嫁和小丑皇卡bug动不了,你倒好,带着琼楼、黑天鹅、女仆装(?这每人两把枪的‘淑女’,上来不由分说直接给别人每人三枪,害得他们两个现在见着我绕道走!”


        ……


        原皮看着这俩越吵越凶,头凑的越来越近,最后还亲上的两人不禁无奈地笑了笑,“话说哥特是五阶一吧,匹配到的监管者也应该是五阶甚至六阶的人呢,理发师段位上升的这么快?”


        正在喝奶茶的弹簧差点一下子把嘴里的珍珠吐出来,赶紧抽几张纸擦了擦嘴,“咳咳——嗯,呃,那家伙根本不需要教的。”弹簧摸了摸下巴,“明明只跟他讲了一些基础,然后让他旁观了几局殿堂排位,这人当时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会了’,我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嘛,然后他……嗯,过了十几天段位竟然就上了五阶!!”弹簧用力地拍了拍桌子。


        “你说,排位遇到自己师傅,放不放地窖?”白鹰凑到弹簧面前看了看他,指着名单上弹簧名字边标着的‘五阶’。


         “呵,我钢铁猛男,会给别人放自己地窖的机会?!”弹簧无所谓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根本不会被理发师抓到。


        刺客抿了一口鸡尾酒,微微笑了笑。


02


        “小弹簧日安~”弹簧刚走进五阶排位准备大厅的门,雨燕便勾上了他的肩,“吃糖吗?”雨燕从口袋里拿出三根糖,一根递给了弹簧,另两根扔给了哥特和笼中之蝶。


         “谢谢雨燕哥哥。”弹簧甜甜地冲着他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下后便面带玩味地看着对面那把交椅旁笼罩着的雾气。这次是他五阶二渡劫局,一定要赢呀。




         “哥特,你脸色超级差。”笼中之蝶看了看右边满脸黑线的哥特,不禁皱了皱眉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


        哥特苦笑了一声,轻轻摆开笼中之蝶的手,用手撑着下巴才勉强抬起头看着笼中之蝶,“最近……排位连续遇到理发师,那人真的是……魔的不得了。”哥特叹了口气,“听说是他师傅教的……要是让我知道他师傅是谁,我一定要找他好·好·谈·谈。”


        弹簧连忙把头转到一旁,故作轻松地哼着小曲,‘别慌别慌,理发师又不是我教的……明明是他自己学的,谁知道这人屠皇天赋这么高。看几次实战就会了。’


03


       “监管者在我附近!”笼中之蝶开局在鬼屋遇见监管者,虽然有心跳但并没有看到对面是谁。


        突然,黑色的雾刃透过鬼屋的墙稳稳地落在她的身上,这雾刃出刀地太果断,以至于她香水都没来得及放。


        这是‘噬魂’的特效,杰克中使用这金挂的只有忘川渡人和理发师。由于忘川渡人最近沉迷黑杰克,所以毫无疑问,对面是理发师。


       “靠!”笼中之蝶被这一发奇迹雾刃打的莫名其妙,不顾形象地暗骂了一声,“滑动视角并且藏红光确认我的位置,趁我回头分神的时候直接打隔墙雾刃?真狡猾。”她咬了咬嘴唇,赶紧趁着受伤加速跑到了二楼。


        理发师倒是不紧不慢,哼着弹簧最喜欢的小曲,继续追击着猎物。他的身边始终围绕着一层薄雾,这也许就是来自雾都开膛手进行狩猎时应有的氛围。




        眼看笼中之蝶已经从二楼窗子翻了出去,我们的绅士·优雅·高贵·其实就是懒得翻窗·理发师直接一个重刀闪现,在空中击中笼中之蝶。


        跳楼刀,原理和落地刀一样。




      “哇!四弟,这跳楼刀打的好呀!”在旁观并且还在和理发师连麦的白纹看着泛起的金光不禁赞叹到。他一直很看好理发师,毕竟现在自从底牌出来后,前期还带闪现的杰克只有他们两个。


      “二哥,你明明答应我不说话的。”理发师微微皱了皱眉,缓缓弯腰把笼中之蝶拖到椅子旁边然后随意地扔了上去,随后抬头有些幽怨地看了看天空——即白纹观战的方向。


        白纹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端起放在茶几上的红茶微抿了一口。




        不知过了多久,在弹簧多次救人而理发师每次出刀都能神奇地打到另外的人身上后,场上只剩半血的哥特和弹簧,而机子还有两台。


       刚挂飞雨燕的理发师走着走着突然停在了密码机旁边,“二哥,排位遇到师傅……放不放?”由于脸上带着面具,白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肯定是红着脸的。


      “当然要放!”白纹缓缓放下茶杯,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还师傅……明明就是喜欢别人,白纹微微勾了勾嘴角,“而且只放他一个,让他知道你觉得他很独特,很重要。”白纹想到之前刺客说这局是弹簧的渡劫局,便一本正经地对理发师说到。


        理发师倒是没想太多,反而觉得很有道理地点了点头,直接底牌切传送传到了正在摇动的电机边。


       退后雾刃直接击中,虽然只是个娃娃。理发师滑动着视角便知道了因娃娃被打而爆点的哥特的位置 。




        被打倒在地窖不远处的哥特躺在地上看着蔚蓝色的天空……为什么……小红帽走错排位房间受苦的是她,之前巴卫来庄园打的那局游戏修了两台机又救人的也是她,现在,理发师满图找弹簧手自己还要在这里被放血?


       哥特叹了口气,想想自己渡劫遇到的要么是白纹要么是金纹要么是理发师,“哦——”哥特想到这里突然恍然大悟,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都卡在五阶一了,“妈的死给。”哥特咒骂了一声。




        “师傅——”理发师顺着血迹走进了鬼屋,弹簧那有些混乱的喘息声传进他呢的耳中,“小先生,你的腿受伤了,不要跑了。”


        弹簧喘着粗气跑到出口,先用之前摸到的魔术棒卡住理发师,再悄咪咪从墙后探出一个头。


        理发师看着弹簧到处张望且有些可爱的样子微微愣了愣,抬起右手捂住了眼睛,不然他怕自己真的忍不住。


     “师傅——”理发师特地站远了一点,摘下面具有些委屈巴巴地看着弹簧。明明这么可怜的表情,配上那双墨红色的眸反而让弹簧打了个冷颤。


       “你还知道我是你师父?”弹簧不爽地嘟了嘟嘴,“说,上次你为什么放血往昔小姐?”弹簧凑到理发师面前,发现身高差太大看不清对方的脸所以又往后退了几步。


       “不是的。”理发师连忙挥了挥手,“那次排位是因为遇见了刺客先生,明明想先把往昔小姐放在地上然后把刺客放出大门的,但刺客先生溜鬼能力太强了,而且还有两瓶香水,追了很久,最后发现往昔小姐放血死了,而刺客先生也走了地窖。”


         弹簧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正打算转身去开门的时候脚突然又扭了一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左脚已经肿了起来。


       “咦?”他突然被某人抱了起来,亚麻色的发丝垂在了额前,鼻翼中充斥着理发师身上那特有的,似乎是血腥味的信息素, “你带的不是镰刀吗?”弹簧笔画了一下镰刀的样子。


        理发师微微笑了笑,一手抱着弹簧一手指了指镰刀。原来镰刀的反面是和玫瑰手杖绑在一起的。   


        “小先生,我是不是很温……”理发师自顾自地抱着弹簧往大门走,话还没说完便被弹簧打断。


        “庄园主,理发师他卡bug同时带手杖和镰刀,建议马上停掉他的游戏,最好乃一组他(做掉),马上。”弹簧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手机拨通庄园主的电话,一本正经的表情让理发师愣了半天。


         “???小弹簧不要!话说为什么参加游戏还能把手机带进来?!”


         “你能同时带手杖和镰刀,为什么我就不能带手机?”




         “到了。”终于绕过半个地图到了大门,理发师小心地晃了晃浅睡着的弹簧,待他睁开眼睛后便轻轻放下他,“快开门吧。”理发师抬手指了指大门上的按钮。


          “嗯……谢谢。”刚睡醒的弹簧声音还有些奶声奶气,跳到地上后便去开了大门,“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忘记了?”门开了后,弹簧靠在墙上若有所思地想了想。


        理发师轻轻摸了摸弹簧毛茸茸的头,“没什么事情,快走吧,两点五分了,再不走你二哥要训斥了。”理发师摘下面具对着弹簧笑了笑,清秀而白嫩的脸让人挪不开眸。


       弹簧点了点头,把理发师的手从自己头上拿下来握了一会,好冷……杰克的体温都这么低吗?他想了想,对着理发师道别便走出了门。




      “白纹?”刚走出游乐园的弹簧扭头便看见了坐在观战厅一脸笑意的白纹, “在等理发师吗?”他有些疑惑地看着白纹。


        白纹闻声看了看弹簧,笑着对弹簧勾了勾手指,“这局是你渡劫对吧?”


        弹簧点了点头,选了一个跟白纹离得比较远的位置坐下后便看着游戏的屏幕,“!我就说忘记了什么嘛,原来哥特还在被放血!”弹簧看见理发师拎起哥特,不禁用力拍了拍桌子,“他应该会放保平的……”


        只见理发师拎起快放血死并且一脸绝望的哥特,缓缓往地窖走去……然后,手法极为娴熟地把她挂在地窖旁的椅子上。


       ……


        “啊啊啊啊啊!理发师你还我六阶!”弹簧拿出别在身后的弯刀冲进了游乐园。


        白纹倒是不慌不忙地继续品着茶,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刺客总跟他说观战理发师和弹簧是一件很有意思事了。


        “今天的庄园也是和善的一天呢。”








        “理发师在吗?”


        “美团先生有事吗?”



        “喏,弹簧给你买的手套。”


                                                                   ——End


人间稞竺

啊哈哈哈卧槽,
突然发现了改表情包的快乐,
理弹好可爱唉(♡˙︶˙♡)

啊哈哈哈卧槽,
突然发现了改表情包的快乐,
理弹好可爱唉(♡˙︶˙♡)

若兮子奕

日常那点小事

前几天新来伯爵和金纹学着开始养生种花草了,然而就在昨天,他的三叶草断了俩,第二天他一脸冷漠的告诉白纹他们:"我草死了俩个…"

白纹噎住:"…不会又是刺客家的兄弟吧?"

理发师:"小弹簧昨天在我这,其他奈布不是有比赛就是跟着刺客出去了…不会其中一个是…还没来到庄园的柴郡猫吧。"

伯爵:"…奈布是哪个?"

绿纹:"他不是哪个,是那种腰细翘臀还会娇喘的雇佣兵…"

路过来找白纹的刺客:"……"

没多久,白纹看见刺客更新了新的微博

刺客[V]

我警告你

动我可以,动我兄弟

我会告诉你什么叫残忍

[附图:感谢...

前几天新来伯爵和金纹学着开始养生种花草了,然而就在昨天,他的三叶草断了俩,第二天他一脸冷漠的告诉白纹他们:"我草死了俩个…"

白纹噎住:"…不会又是刺客家的兄弟吧?"

理发师:"小弹簧昨天在我这,其他奈布不是有比赛就是跟着刺客出去了…不会其中一个是…还没来到庄园的柴郡猫吧。"

伯爵:"…奈布是哪个?"

绿纹:"他不是哪个,是那种腰细翘臀还会娇喘的雇佣兵…"

路过来找白纹的刺客:"……"

没多久,白纹看见刺客更新了新的微博

刺客[V]

我警告你

动我可以,动我兄弟

我会告诉你什么叫残忍

[附图:感谢玛尔塔提供的枪械和海伦娜小姐的盲杖]

白纹:"……"


最近蒸汽迷上了打第五人格,理邪眼的时间更少了,本来约会什么的就要防着刺客突袭,现在好了,就算把人偷出来了,也是趴在床上打游戏

邪眼对蒸汽有些不满,他伸手箍住蒸汽的身子,将他整个人压在身下,舔舐他的耳垂:"游戏有那么好玩么?"是引诱的气息

蒸汽任由他抱着,极为认真的思索后,得出结论:"你会陪我一辈子么?"

邪眼将脑袋埋在蒸汽后颈,有些闷笑:"当然会,我的小先生难得会有不自信的时候啊~"

蒸汽看到大获全胜,这才偏了头,补全了:"游戏能陪我一辈子,如果你也能,那我以后就不打游戏了,只打你。"

邪眼:"……"好像哪里不太对


最近一条微博,惊动了刺客

白鹰[V]

其实我已经很努力了

上天给我很多次变胖的机会

我都把握住了

[附图:先生的手艺是顶好的(^~^) ]

据说当天晚上刺客拿着尼泊尔军刀杀去了杰克家,为了弟弟幸福的白纹,软磨硬泡将刺客骗去了其他地方,被迫藏起来的伯爵:"……"


君然还要努力吖丶

上周说好的理弹( •̀∀•́ )
内有kiss,背景是理弹交往后

声明下:
1.因为是在学校没有手机所以画画没有素材,就按着记忆中的样子画的,勿喷谢谢
2.个人脑洞,不打算画完整漫画
3.手机像素不行,有点模糊,致歉
4.因为怕把词忘了就直接手写了,字丑勿喷(ಥ_ಥ)
5.不会画建筑物,没有黑月亮湖公园的意思噗

最后感谢喜欢!感谢陪伴!

上周说好的理弹( •̀∀•́ )
内有kiss,背景是理弹交往后

声明下:
1.因为是在学校没有手机所以画画没有素材,就按着记忆中的样子画的,勿喷谢谢
2.个人脑洞,不打算画完整漫画
3.手机像素不行,有点模糊,致歉
4.因为怕把词忘了就直接手写了,字丑勿喷(ಥ_ಥ)
5.不会画建筑物,没有黑月亮湖公园的意思噗

最后感谢喜欢!感谢陪伴!

今天也要被迫害

『诺言』

提醒:角色ooc!

刺弹刺   微理弹   微旧刺

双佣    黑刺     年下

不喜绕道。

注意避雷。

————————

            “我们不是约定好了,我等你长大吗?”刺客看着被自己小心藏在衣柜里的弹簧这么说到,“那你又为何背叛诺言?”


——

          “大、大哥,我最...

提醒:角色ooc!

刺弹刺   微理弹   微旧刺

双佣    黑刺     年下

不喜绕道。

注意避雷。

————————

            “我们不是约定好了,我等你长大吗?”刺客看着被自己小心藏在衣柜里的弹簧这么说到,“那你又为何背叛诺言?”


——

          “大、大哥,我最喜欢大哥了,等我长大,大哥嫁给我好吗?”弹簧坐在刺客怀里,吃着手中的甜甜圈,那深蓝色的眸子抬头看着刺客,天真无邪的笑容完全印在刺客眼里。

         “好,我等你长大。” 刺客敛了敛眸子,揉了揉弹簧的头发,拿过盘子里剩下一个的甜甜圈吃着,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旧装的脸上不经意闪过的失落,和消失了的身影。

         直到旧装寄来的那张照片,战场上的旧装打着绑带,却向镜头努力微笑着,当然,那都是后话了,在此不于提起。

         刺客一直尽着大哥的职责,努力的照顾好弟弟们,只是,从那次之后,似乎对弹簧的关心更多一点,或许只是一时的错觉?

          弹簧渐渐长大,在某一天,弹簧拉着一个男人的手,走进了家门,这个人,刺客认识,这是杰克家的理发师,刺客皱了皱眉,却见弹簧笑着抱住理发师,“大哥,这是理发师,我们……我喜欢他,所以我想把他介绍给大哥。”

          弹簧脸上一直都是那种笑容,爽朗而阳光,似乎从没有他不愉快的事,是了,他一直在刺客和原皮的照顾下,也不会有什么让他不愉快的事。

         “好。”刺客楞楞的站了几秒,才伸出手去,“我是刺客,弹簧的哥哥,幸会。”

          “我知道您,听闻在下的哥哥白纹一直在追求您,但您一直没有同意,”理发师伸出手轻握住刺客的手,露出了一个相对和善的微笑,“不过那与我无关,我只要有小弹簧就好了。”

             “大哥,我这次想来给你说一件事,”弹簧脸色有点微红,“我、我想搬出去和理发师同、同居……”弹簧说完便不敢再看刺客。

            “哒。”刺客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下意识转了转小指节上的尾戒,“弹簧,你现在是在通知我吗?”刺客眯起了眸子,“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可是、大、大哥……”弹簧看着刺客阴郁的脸色,看了看理发师,“抱、抱歉,理发师你先回去吧,我可能确实这个决定有些仓促,抱歉。”

           “……好。”理发师起身离开。


         “……哥、哥……”弹簧拉住刺客的衣服,低了低头,“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还、还请你不要制止我……”

         “……是吗?弹簧,你确实长大了。”刺客眯了眯眸子,看着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弹簧,“哥也留不住你,今天晚上陪我吃个饭吧。”

         “我、我就知道哥最好了!”弹簧满心欢喜答应下来,还哼着小调。


         弹簧看着面前丰盛的饭菜,毫不犹豫的吃了起来,刺客只是看着弹簧在大快朵颐,只抿了抿手边的酒,弹簧吃着吃着,发现越来越困,一个不注意就趴在桌上。

          “我不会放走你的。”


——

         当理发师强行踹开门时,弹簧被锁在衣柜里,消瘦了几分,理发师一把推开刺客的身体,将弹簧抱紧在怀里,一把扯下弹簧脖子上的锁链,冲刺客吼道:“这可是你弟弟!你亲手养大的弟弟!你现在这是要干什么!你清醒点!”


          “是啊……”刺客慢慢站起身,“我亲手养大的弟弟,所以,他从不记得他自己的诺言!哈哈哈哈哈!”刺客笑着,眼泪却从眼眶中流出。


         “你疯了!”理发师看着刺客从身后抽出的匕首,一把拍开刺客,刺客却拿匕首又冲了上来,刺客笑着,那笑容绝望又凄凉,“真是个疯子!”理发师正要直接用指刃杀了刺客的时候,一抹暗绿色窜了出来,为刺客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理发师的指刃从背后穿过那人的腹部,血滴在刺客身上之时,刺客才猛然看清,那是旧装,旧装眼里满是隐忍,想对刺客说什么,却直接转身将指刃拔了出来,拿过刺客的匕首就向理发师冲去,三两下就将理发师按倒在地上,匕首直直的向理发师心脏刺入,弹簧本想阻止,却被旧装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手起刀落,“有我在……没人可以伤的了你……”旧装捂着腹部看向刺客。


          刺客慌张了起来,抱住旧装的身体,拼命想给旧装止血,但是却无济于事,“……你永远、看不到我……”旧装眸子里的光芒渐渐暗淡,手也垂了下去,直到呼吸停止的那一刻,旧装还在看着刺客,他的目光是渴望的,可惜再也无法挽回了。


         “二、二哥!”弹簧冲上来抱住了旧装的身体,又看了看地上理发师的身体,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刺客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推开门跑了出去,弹簧连忙追了上去,可是他如何能追上一个与自己赛跑的人呢?


          弹簧拿起了刺客落下的一张照片,这是他和刺客吃甜甜圈的照片,背面赫然写着——我会等你长大,弹簧猛然想起来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说过的,是啊,他怎么能忘记了——


            “我最喜欢大哥了。”


           ————是了,刺客说的没错,是他违背了诺言。


小剧场:


约瑟夫:卡!收工了!收工了!地上的吧起来吧,脸上   有血的快去洗!


白纹:【默默给刺客擦汗】


刺客:【抱手不理】


理发师:【委屈】你到底爱我还是爱你大哥?


弹簧:当然是我大哥了!【抱住刺客】


旧装:【jio落自闭】我就是个工具人,我不配!


另一面:【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说什么呢?一个人在这,拍完了没?走了恰火锅了——


旧装:……哦。


后:

鸽子更新✔

喜欢的小可爱可以三连支持一下哦!

在评论区留言互动有助于鸽子更新哦✔


乐乐锦~

【欧利蒂丝大学】第6章

*本文含有杰佣,摄殓,黄先,蜥勘,冲撞,欺诈,黑白等CP,食用时请注意安全哦~(ABO世界设定)


*我拖了一个星期的更新终于补上了……


*一起来我的QQ群里快活啊~  


群号240815281(By  car)


自从上次在医院看过病,那个医生就缠上了刺客。


“你干嘛跟着我!”


终于,在一次痴汉尾随又被发现的时候,刺客忍无可忍了。“我们很熟吗!”


“别生气,小先生。”白纹面带微笑,“我只是想当你的私人医生,毕竟雇佣兵是经常受伤的。”


“我为什么要……”


“免费的哦~”


“……”刺客沉默片刻,叹了口气,“...

*本文含有杰佣,摄殓,黄先,蜥勘,冲撞,欺诈,黑白等CP,食用时请注意安全哦~(ABO世界设定)


*我拖了一个星期的更新终于补上了……


*一起来我的QQ群里快活啊~  


群号240815281(By  car)


自从上次在医院看过病,那个医生就缠上了刺客。


“你干嘛跟着我!”


终于,在一次痴汉尾随又被发现的时候,刺客忍无可忍了。“我们很熟吗!”


“别生气,小先生。”白纹面带微笑,“我只是想当你的私人医生,毕竟雇佣兵是经常受伤的。”


“我为什么要……”


“免费的哦~”


“……”刺客沉默片刻,叹了口气,“……真不明白你图什么,现在的医生都这么奇怪么。”


白纹知道他这是默许了,就笑眯眯地跟了上来。


刺客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示意白纹保持安静。是大哥。


“喂。”


刺客刚说了一个字,就迎来大哥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你来伦敦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要不是弹簧告诉我,我还被你蒙在鼓里!”


“大哥你冷静点……”刺客在心里骂了弹簧一句(弹簧:啊啾!)“我是因为有任务,正好来了伦敦……”


(一顿滔滔不绝的解释)


“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奈布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刺客挂了电话,立刻给弹簧发信息,一阵威胁恐吓,弹簧发誓以后再也不跟大哥告状了。


“二哥真是的,自己跑出去玩不带我,还不让我告诉大哥。”弹簧手委屈巴巴的噘着嘴。“算啦,不管他了,我们去玩吧大叔!”


“……好。”理发师揉了揉弹簧的头发,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


“大叔,你要经常笑一笑呀,”弹簧拉着理发师的手,“笑起来的大叔很好看哦!”(乐乐锦:woc,弹簧小天使!)(作者乱入.jpg)


“谁惹小先生生气了?”


“我的两个弟弟,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省心!”他生气的时候,还真是可爱呢~  杰克想。


“内……内个,杰克,你好像流鼻血了……”


TBC——


长篇小说大概要多少字?给个数呗,我好算算《忘不了的你》要写多少章


一会儿发《欧大》的主要人物档案,杰克流鼻血的原因也在里面


QQ群里就我一个人独守空巢……好寂寞……


白绮绮

/杰克不在家时,发qing期的奈布会做些什么?/
理弹ABO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
先试试_(°:з」∠)_今天画了一些稿子

/杰克不在家时,发qing期的奈布会做些什么?/
理弹ABO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
先试试_(°:з」∠)_今天画了一些稿子

奕彦混子

杰佣【13.5】

杰佣,理弹

“先生!”

弹簧朝着理发师的方向挥着手,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可是理发师还是处于一个假装看不见他的样子,继续追着自己的猎物,无视着他的存在。

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弹簧也没少花功夫,在他面前抗刀,压耳鸣,治疗队友,就仗着理发师不打他。尽管有弹簧的阻挠,求生者还是飞了三个。

理发师终于有空闲时间来理会调皮的弹簧了,他走到倒地的弹簧面前,抱起了他。

可能是抗刀导致旧伤复发的原因,他现在的意识有些迷糊,但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人过来,并且抱起了他。他极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还是晕了过去。

第二天,理发师得到了一个精致的小礼物,白纹给的,是弹簧拜托的。

他对这种东西可是没有很大的兴趣,...

杰佣,理弹

“先生!”

弹簧朝着理发师的方向挥着手,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力,可是理发师还是处于一个假装看不见他的样子,继续追着自己的猎物,无视着他的存在。

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弹簧也没少花功夫,在他面前抗刀,压耳鸣,治疗队友,就仗着理发师不打他。尽管有弹簧的阻挠,求生者还是飞了三个。

理发师终于有空闲时间来理会调皮的弹簧了,他走到倒地的弹簧面前,抱起了他。

可能是抗刀导致旧伤复发的原因,他现在的意识有些迷糊,但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人过来,并且抱起了他。他极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还是晕了过去。

第二天,理发师得到了一个精致的小礼物,白纹给的,是弹簧拜托的。

他对这种东西可是没有很大的兴趣,但是弹簧给的东西,有带着一点兴致打开了他。

是一盒糖果和一张带有香气的纸条。

粗略地看了一下纸条里的内容,也没有尝一口那甜味的糖果,顺手就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这一幕被白纹看见了,内心暗暗心疼一秒自家媳妇的弟弟,确不知道理发师的内心像吃了一颗超级甜的糖一样开心。

理发师,永远都不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告诉别人

——————

文明可能会被鸽|˛˙꒳​˙)

祝伊莱生快!୧((〃•̀ꇴ•〃))૭⁺✧

咱是憨批

占签致歉。
群里太冷了,来点人吧。呜呜咽咽,不严格的,真的!

占签致歉。
群里太冷了,来点人吧。呜呜咽咽,不严格的,真的!

云朵

理弹——一点小故事,莫得字,应该看得懂的那种

理弹——一点小故事,莫得字,应该看得懂的那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