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琼华

639浏览    12参与
空气茶泡饭

最近太咸鱼了…摸1P除个草,仍然是夙瑶吧容销太太文章中的点子,画完再打tag+写感想…

——4.13分割——

补了P2,画面感来自容销太太的《宽恕》 ,再喊一遍我要吹爆这位太太!

画工有限,没能还原出太太原作中的氛围,好文字到我手下就变得有些逗(  )了,私心里我宁愿相信掌门年少时也有过欢快的时光,谁也不是从出生就是一板一眼的性格…吧

原作中紫英小时候粘夙莘→夙莘和师姐夙瑶关系最好→师姐妹二人和小紫英会有互动…还是蛮合理的= =我一度怀疑紫英成年后一板一眼的性格是受掌门的影响,另有配音版的CV加成,总觉得紫英对掌门的态度恭敬/尊敬到了有点难以理解...

最近太咸鱼了…摸1P除个草,仍然是夙瑶吧容销太太文章中的点子,画完再打tag+写感想…

——4.13分割——

补了P2,画面感来自容销太太的《宽恕》 ,再喊一遍我要吹爆这位太太!

画工有限,没能还原出太太原作中的氛围,好文字到我手下就变得有些逗(  )了,私心里我宁愿相信掌门年少时也有过欢快的时光,谁也不是从出生就是一板一眼的性格…吧

原作中紫英小时候粘夙莘→夙莘和师姐夙瑶关系最好→师姐妹二人和小紫英会有互动…还是蛮合理的= =我一度怀疑紫英成年后一板一眼的性格是受掌门的影响,另有配音版的CV加成,总觉得紫英对掌门的态度恭敬/尊敬到了有点难以理解的境界(?)尤其最后主角团和双BOSS撕破脸,乃至琼华被全派打入东海后,紫英那句“掌门!”还是让人心有戚戚焉…←基于这些很难不脑补一些什么…

唉,文字表达能力极差,写不清TUT…吼一声“我好喜欢掌门/琼华亲世代!”

看太太的文打算去玩古剑了(

本来还想再画1P,结果P2结尾预感会被我弄成刀子,但我想画一点掌门开心的样子…就作罢了=v=

空气茶泡饭
lofter手机端不知道为什么...

lofter手机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消息提示orz

拖了多久了(?)潦草摸完丢一下…我爱亲世代TUT

lofter手机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消息提示orz

拖了多久了(?)潦草摸完丢一下…我爱亲世代TUT

兔砸

轮回·三生三世卷·君钰篇·序

    序

    幽冥背阴山,阴风飒飒,黑雾漫漫,山不生草,涧不流水,荆棘中藏鬼怪,石崖间隐邪魔,困万千魑魅魍魉,压天地神鬼妖魔[1]。

    呵,真是个好地方,以前怎未曾察觉?

    我自乐着托着一株琼华,细细端详着四处,琼华散出的赫赫明光,将九幽之界照得个通通亮亮,倒把久拘于暗色之中的野鬼邪魂吓了一跳,乳白色的形体混乱冲撞四方,很是可爱。

    我信手捉住一只小鬼头,本想对他温柔点好好问个路,不曾想他拼命地挣扎着要逃跑,口里还...

    序

    幽冥背阴山,阴风飒飒,黑雾漫漫,山不生草,涧不流水,荆棘中藏鬼怪,石崖间隐邪魔,困万千魑魅魍魉,压天地神鬼妖魔[1]。

    呵,真是个好地方,以前怎未曾察觉?

    我自乐着托着一株琼华,细细端详着四处,琼华散出的赫赫明光,将九幽之界照得个通通亮亮,倒把久拘于暗色之中的野鬼邪魂吓了一跳,乳白色的形体混乱冲撞四方,很是可爱。

    我信手捉住一只小鬼头,本想对他温柔点好好问个路,不曾想他拼命地挣扎着要逃跑,口里还嚎叫着:“救救我呀,救救我。”

    真是个蠢小鬼,我不禁暗笑道。入了这幽冥界,纵使有万般能力,也难有逃离的机会,更何况是落入我的手中。

    我施了法定住他的身形,顺道让他正对着我,好方便说话,可这一对倒让我这老脸有点拉不下了。小鬼头红着脸,两眼包着泪花,和着鼻涕一把掉,想哭出声却没法出声,哽在喉里把脸给弄得更红了。

    我抬手摸摸鼻子,赶紧吹了口气,让他恢复了声音,又四下望了望,幸好已无他物,不然一个老活物欺负一个小鬼头的故事传出去可就不好听了。

    因着出来太急,身上未带何宝物,补偿小鬼头的想法也就此打消了。小鬼头哭的久了,见我也没什么动静,渐渐歇了哭声,圆鼓鼓的大眼睛打量着我,也不知想些什么。

    “娘娘……”身后传来急切的呼声,“娘娘……”

    我一听那清脆的声音便晓得是谁来寻,诏兰[2]属三只鸟儿里飞的最快也最会找人的,事实证明,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抓住小红眼往身上一带,随意挑了个方向飞去。

    今儿这日子当真不好,才跟心上人大吵了一架,便急忙出门来这幽冥界散散心,结果法器没带,找不着路,还被下属给逮着,流年不利,流年不利。好在诏兰属天系,不熟悉也受不了这幽冥地境浑浊之气,要是换了另外两只,指不定要大闹地府寻我了。

    小红眼这会乖乖地待在我怀里一动不动,方才带他走时我便解了术让他活动了。

    “娘娘是要寻谁?”小红眼低着头小心地问着,刚哭完的声里夹着几丝撒娇的意味,更是让我心中软上几分。

    我不觉想起那刚出生的两个孩子,脸也是皱着红彤彤的,哭声比这小红眼响亮许多,当然更是天生神力,一个玄冥真水环绕,一个幽冥鬼火肆溢,不愧是我的种。只是这两娃娃的本体却让我头疼,山里的鸟儿多的我都数不过来了,又来了两只,麻烦麻烦。

    这麻烦的事,处理起来更是麻烦。她们与我有缘,我却与她们无份,所谓天道夺了我有的和要的,还要抢我将来的,当真是贪得无厌。

    我忽的想起一年前和君明见面时他对我说的,“阿钰,有些事,莫争了;有些情,莫要了。断了吧,你要的,他给不了你,天道更不会让他给你。”

    我晃了晃头,君明口里从来不会说好听的,还是不要忆起他,想些快乐的,比如曾被我用鬼火烧掉一撮毛的希有[3]?那鸟儿羽毛摸起来最是舒服,每次登上他翅膀去见君明,便想再玩上一玩,可惜希有怕了我,哭求着君明让我发誓不再烧他,不然不肯当我的坐骑。这傻鸟,以后我怕是也没机会站他便宜了,真想念他那宽一万九千里的大膀子。

    “娘娘?”小红眼见我久久没答话便胆怯地抬头看我,较之先前更为小心地唤我。

    我低头瞧他,他似乎惊愕了一下,泛红的眼里微微泛着惧意。怕是我刚刚那番模样成了他眼中的疯癫婆子了?

    “去找岁崇。”我抚了抚他的额头,安慰着。

    他扬着头,半晌没有答话,疑惑地看着我,“娘娘,幽冥界并无此人。”

    我这才想起,幽冥的魂灵们大抵只晓得冥司之主和五方鬼帝,并不知他们的名讳,也万万不敢唤的。

     “你莫管,我要寻的人,你断不会知道的,只有那天齐仁圣帝清楚,你需指我他在哪,便可了。”我装着一副慈爱模样缓缓说着。

    他一听是要寻天齐仁圣帝,身上又开始发抖了,“小…小…鬼不…知…”小红眼断断续续答道,“只听得其他鬼魄说近日圣帝常在血水河走动,其他的…便不知了…还求娘娘饶命!”言罢,便跪了下来。

    唉,这小红眼的胆子委实小了些。

    “你莫怕,你已经告诉我很满意的答案了。”我不死心的往左右袖口里翻倒,“你原是什么?犯了何错?怎么这么小就入了这幽冥?”

     小娃儿一听,又要哭起来了。

     “不许哭,好好答话。”我已不爱听哭哭啼啼的声音了。

    “小鬼…小鬼…原是…”他赶紧遏制住哭意,“小鬼原是嶓冢山的小熊[4],并未犯什么错,因着贪玩偷跑出家不想遇上赤炎金猊兽,被他一尾巴给扇死了。”

    幸好我还在翻找东西,脸是对着袖口的,不然小娃娃要看到我想笑又忍住不笑的模样可能真的就要哭了。

    “你还真是个熊孩子啊!”我摇摇头,终是找到个玩意了,“喏,给你,这是一仙山的琼浆玉露,虽所剩不多,但也足够你用的,你且喝下,然后拿这瓶子去寻方才来找我的女子,就说‘那不过是补天时多出的一块破石头,满口胡诌姻缘。好好告诉君明,别忘了天有九重,地有九重。’”

    我将小瓶递给他,他满是感激地望着我,“你说完,她自会带你离开这里。你重回阳界后记住不能提在这看到我的任何事,明白了吗?”

    他点点头,朝我叩了三个头,“小鬼…啊不…熊耳谢过娘娘…”

    我微微颔之,便甩袖将他送走了。

    “你好像挺喜欢那小鬼的。”忽的传来一阵轻笑,琼华将来人照的透亮。

    样貌自然是一等一的好,眼角微挑,暗红色的瞳孔配着眼边的绯色,衬得他眼神幽深迷离。最吸引人的还是他那头青发,在空气凝固的幽冥界中轻轻飘着,挠的的心中发痒。

    “哟,你这又是勾搭上了哪家鬼魂?原来那头赤发呢?”我将琼华端于胸前,正好挡住我的嘴唇,“你这模样…不行…哈哈哈…”

    他倒是一脸坦然,“你上回说赤红太过妖艳不适合我这一方冥主,我便换了你最爱的青色,怎的,不好看?”

    “哈…这青色我瞧着更妖艳…不对,是妖媚了…”我摸着腹部,试图缓冲笑意。

    “随你怎么说,”他抬手理了理我的头发,“你这刚一到就放走我这一个魂灵,接下来怕是要撬我地府吧?”

    我止住了笑意,一拳捶在他胸口上,“不就是放了一个小鬼头嘛?就这么不仗义?”

    再往周遭一看,早已不在原处,而是黑水之渊轮回司。

    黑水乃幽冥界之主水,血水河与忘川河均是其支流,饮此水者可渡往渡今,可渡仙渡灵,当年我酿了一壶酒便是取自黑水,效果自然是很好的 [5] 。不过这黑水不是想喝就喝的,还得眼前这位首肯才行。

    “岁崇,我此番前来,可是要送你件礼物呢!”我虚笑着,带着点讨好的意味。

    “你可别!”他摆摆手,“你数万年前就送了个大礼给我,我收下了,弄出来那么多幺蛾子。五百年前你又送了大礼给我,我也收下了,虽然调皮,但也可爱,没给我捅娄子。你这回还来送礼?我可不敢收咯!”

    “这回大礼你还是必须得收下,这九重天地也就你能收了!”我气呼呼地说着,岁崇这老东西总是爱掀老底。

    “说吧,又是何事?”他戳了戳我鼓着的脸颊,我也配合着他吐出了浊气。

    “这回你肯定满意。”我拍掉他那不安分的手,“我呀…要送你个你从来没有收过的魂灵。”

    他看着我不复调侃的眼神,停了闹意,拧眉道,“你想好了?”

     “恩,想好了。” 我一字一顿地坚定说道。

     “当真是胡闹!”他甩袖气愤道,“他就这么值得你留恋?竟要…你连自己的那两个孩儿都不管了吗?”

     忽的,岁崇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着:“难怪,难怪…难怪五百年前你要把她们送到母神和我处教养,你早就在盘算这些事情了?”

    “盘算不盘算,也该是料到的。”我踱步至轮回司匾额下,仰头望着,“谁让我们能算出天命,摸出天机呢?”

    “你…”岁崇知自己劝不了我,仍还是补了句:“你可有把握,母神当年可是归于混沌了…要不是还存留意念于世间,哪还能有机会教导你的孩儿。”

     “左右不过也是归于混沌,倒不如试一试,你说呢?” 我摸着石柱,细细感受来自它的悠长,这石头是自我仙山处的,伴我一同孕育,算是母石,当年岁崇欲建轮回司时,我便将它作为贺礼赠与。

    这石柱似是感到是我,与我产生了共鸣,却让我回忆起不开心的过往。

    “你当真要如此对我?”

     “这数万年来的光景倒真是不抵你心中那位玉人一言?”

     “你知道吗,我并不喜桃花。我真想一股冥火将它们烧的一干二净,省得你天天对着独饮自醉!”

     “孩儿呀,你们当真可怜,阿娘原以为可以给你们一个家,却不想还是让你们和我一样了。”

     我稳住心神,默念清心诀,“岁崇,我那两个孩儿就麻烦你和母神帮衬了,其余事我已让三青去打理了。我知晓如今这命定之事可能只能由她们自己去走,若能挣脱便真不愧是我的孩儿。若不能,且叫她们坚持会,我这个做阿娘的还是会尽到为娘的责任。”

    “好。”岁崇不再多语,“我便收下你。”

     其实,我没有告诉岁崇,我并未算到掌管刑杀众神的自己有一天会要来灭掉自己的魂灵,这或许是个很好的开始。




    [1] 幽冥界,掌管万物生灵生命的地方。该段描述改自吴承恩《西游记》。

    [2] 诏兰,神话传说中的鸟名,系三青鸟之一。

    [3]希有,神话传说中的鸟名,引自汉代民间传说。其背上小处没长羽毛,宽一万九千里。

    [4]嶓冢山,神话传说中的山名。《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三百二十里,曰嶓冢之山,汉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沔;嚣水出焉,北流注于汤水。其上多桃枝钩端,兽多犀兕熊罴,鸟多白翰赤鷩。”

    [5] 黑水,神话传说中的水名。《山海经·海内经》:“幽都之山,黑水出焉。其上有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蓬尾。有大玄之山,有玄丘之民,有大幽之国,有赤胫之民。”



ps:吱,打开副本。虽然没玄女,但已经悄悄带出场遛了一小圈了,顺带还溜了另一个。再过两张或三章,就要上昆仑,压离镜了ପ( ˘ᵕ˘ ) ੭ ☆人物来自各路传说,ooc属于我,谢谢支持!

Noraaa

【琼华中心】仙途

琼华早慧

她一直是背负着门派长老们最高的的期待长大的

极品灵根,天纵之才,万仙盟五绝之首盛京仙门掌门座下真传,千万盛京弟子的首席大师姐

这样的天资和境遇,又怎可能如寻常人家,一粥一饭,也自在从容

所以她在极年少的时候,就早已明白了自己将要背负的是怎样的浩然命运

未来的盛京仙门掌门,必然会成为万仙之首,统领九州,所以纵使天赋过人,从来也比他人努力百倍,所以事事留意,处处关心,所以不肯多说一句话,走错一步路

虽然辛苦,但也甘之如饴。

最终成就的,是盛京仙门几近完美无缺琼华仙子

琼华一直相信,人是有天职的。她是九州大陆大气运之子,天生高高在于人上,背负的也必然是比他人艰辛千百倍也沉重...

琼华早慧

她一直是背负着门派长老们最高的的期待长大的

极品灵根,天纵之才,万仙盟五绝之首盛京仙门掌门座下真传,千万盛京弟子的首席大师姐

这样的天资和境遇,又怎可能如寻常人家,一粥一饭,也自在从容

所以她在极年少的时候,就早已明白了自己将要背负的是怎样的浩然命运

未来的盛京仙门掌门,必然会成为万仙之首,统领九州,所以纵使天赋过人,从来也比他人努力百倍,所以事事留意,处处关心,所以不肯多说一句话,走错一步路

虽然辛苦,但也甘之如饴。

最终成就的,是盛京仙门几近完美无缺琼华仙子

琼华一直相信,人是有天职的。她是九州大陆大气运之子,天生高高在于人上,背负的也必然是比他人艰辛千百倍也沉重千百倍的责任

以温文尔雅的微笑面对世人,以高傲,冷漠,而怜悯的目光看待众生

在天生仙中之仙,王上之王眼里,寻常仙人也未必不同于凡人,虽不至微如草芥,却也无需正眼相待

因她背负的是九州命运,是天下苍生,是从琼华出生,也贯穿她人生始终的命运线图,一条路,一个人,一把剑,一场浩劫,再回首,早已换了人间

王道本孤高

而给这条笔直而孤独的路开了几道岔路口的,无外乎一个人,和那场席卷九州无人幸免的浩劫

那个人与她极其相像,也极其不像,一样的高傲而孤独,以高高在上的眼光看待愚昧的众生,但他们最终成就对手,却难以说是朋友的原因,很简单,简单的有点可笑——三观不和

她不似那个人一般开阔,历尽三生,辗转于不同的世界,在时间中徘徊,最终看清尘世,她从小到大被灌输的知识,她所接受的教育,她所仰仗的智慧,是她看待这个世界全部真相的界定和标准。自古仙魔不两立,理所当然,以万魔之血祭祀戮仙剑,也未觉有何不可

即使被狠狠地打脸也罢,被憎恶和仇视也罢,却依然执着。因为她是盛京首席,天纵之女。她所要背负的,是九州无数修士凡人的命运,一切,以九州为先。但凡对九州不利之物,铲除也无需良善,无需理由,也无需解释,甚至无需理智

狭隘而令人反感,手上握着无数人命和罪孽,又如何能安然如梦?可能是因为从未打算要睡一个好觉

无愧,亦无悔,不负来世,亦不枉此生

王陆,其实你从未懂过我,正如我从未懂过你一般
也无需理解

多少年后,记忆中的,恐怕不过是曾经争胜的隐隐兴奋与喜悦

那场浩劫,无数人都死了,总是要死的,包括她曾经的恩师,纵然拼尽一切,不负仙名,不曾遗憾,却未必没有过泪流满面,其实本不应该伤心的,他死的很安详,也死得其所

浩劫过后,千疮百孔,魂兮归去,她也终归是一个人走这条一个人的路了

刚看完灵剑山,非常喜欢琼华啊,杀伐果决,冷静妥帖,才华横溢,真心是超级帅的一个妹子
所以写了这篇中心向的文,虽然表达出的琼华妹子的帅气不如原文的千分之一

东方双子座

#小寒#两年前的设定已无法适应现在的《浮雪》,把胡雪寒的生日改为1982年1月6日00时00分。小寒,雪州市琼华区水仙冷,胡雪寒的故乡,那里的水仙花正次第开放;清冷,胡雪寒只是性情淡漠,但不够冰冷,不够阴狠,他的性格还撑不起天蝎;绚烂,某年某月某个月圆之夜,浮雪湖畔,竟开出一簇奇异的水仙花!

#小寒#两年前的设定已无法适应现在的《浮雪》,把胡雪寒的生日改为1982年1月6日00时00分。小寒,雪州市琼华区水仙冷,胡雪寒的故乡,那里的水仙花正次第开放;清冷,胡雪寒只是性情淡漠,但不够冰冷,不够阴狠,他的性格还撑不起天蝎;绚烂,某年某月某个月圆之夜,浮雪湖畔,竟开出一簇奇异的水仙花!

eilerda
梦璃*琼华 忙疯了玩不了仙六怨...

梦璃*琼华


忙疯了玩不了仙六怨念怨念怨念

赐我个假期吧!!!

梦璃*琼华


忙疯了玩不了仙六怨念怨念怨念

赐我个假期吧!!!


羁旅堪醉

【仙剑四】】——竹林听风——记云天青。(天青综合症又发作= =)

其实0v0这是给自己的短文配图~【←那种东西叫做文吗?!

好吧= =机油们都说我每次放假都要来一发天青,于是又来雷你们了!【我够了!

CN
云天青——阿旅
化妆/后期——自理
摄影——弦影

又是错过了早课,又是被遣往了思返谷。
白衣蓝襟的少年人来思返谷时久,便发现一通往别处的密道,而往的却是一片静谧竹林。


他道,小竹林甚好,日后我受了罚,便来这儿溜达。
林间似乎有灵,竹叶飞绕,便是应了这常客。

 



 

盘腿座下,他回以一曲。

 



 

琼华众人都道他是偏好狂饮的顽劣之徒,而现下此人这般的眉目贞静,哪里有人见过。

 ...

其实0v0这是给自己的短文配图~【←那种东西叫做文吗?!

好吧= =机油们都说我每次放假都要来一发天青,于是又来雷你们了!【我够了!

CN
云天青——阿旅
化妆/后期——自理
摄影——弦影









又是错过了早课,又是被遣往了思返谷。
白衣蓝襟的少年人来思返谷时久,便发现一通往别处的密道,而往的却是一片静谧竹林。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他道,小竹林甚好,日后我受了罚,便来这儿溜达。
林间似乎有灵,竹叶飞绕,便是应了这常客。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盘腿座下,他回以一曲。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琼华众人都道他是偏好狂饮的顽劣之徒,而现下此人这般的眉目贞静,哪里有人见过。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携了酒葫芦浅酌,他道,不如笑归红尘去,共我飞花携满袖。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举樽凭栏意,笑罢千盅酒。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饮得酒已尽,终是年少,意气凌霄不知愁,翩翩无端爱风流。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曾记,竹林醉意听风语,温柔如旧青衫故。

 

【仙剑四】】鈥斺斨窳痔玮斺敿窃铺烨唷#ㄌ烨嘧酆现⒂址⒆= =)

 

 

 

以上

END

曼殊

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谨以此文纪念我五个月的剑侠情缘三游戏。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法师圆寂前留下的三十二字,原来我一直误解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我所想的关系平淡稀疏,转瞬湮没无痕。而是说,保持这份交情的纯净,像水一样不掺杂质,自然天成。无知的我带着这个消极的执念错过太多可以相交相识的君子。

你让我觉得冷冰冰的,难以接近,认识十一二年的同学曾经对我说,不轻易调笑,不谈论男女八卦,不对感情抱有憧憬,不迷恋偶像,不看言情小说,不具备同龄女子的顽皮轻佻。这些不,恰是我的价值观所推崇的。

想要成为一个淡看世事,不动声色的守护者,不为任何事物...

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谨以此文纪念我五个月的剑侠情缘三游戏。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弘一法师圆寂前留下的三十二字,原来我一直误解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并非我所想的关系平淡稀疏,转瞬湮没无痕。而是说,保持这份交情的纯净,像水一样不掺杂质,自然天成。无知的我带着这个消极的执念错过太多可以相交相识的君子。

你让我觉得冷冰冰的,难以接近,认识十一二年的同学曾经对我说,不轻易调笑,不谈论男女八卦,不对感情抱有憧憬,不迷恋偶像,不看言情小说,不具备同龄女子的顽皮轻佻。这些不,恰是我的价值观所推崇的。

想要成为一个淡看世事,不动声色的守护者,不为任何事物牵绊烦恼,有敏锐的洞察力,冷静的判断所有,并安然于现世。而现在的自己听到耳边有人言语急促尖锐或者大声刺耳也会变得心烦气躁,难以平静。

一人独处时固然很好,自言自语,自吟自唱,无人回应,做一切奇怪的表情和动作,打发时间。与人相对一时无话,也只好相对而坐,花力气堆砌应景的表情,扮演一个聆听和诉说的角色,组织流利合理的语言。

按约定和烈焚琴见面,在游戏中与我并辔驰疆,游乐相伴的女子,现实中亦是相交多年的朋友,我们迷江湖,迷武侠,迷诗词,迷恋一切与古代有关的玩物典故,她笔下的文字有着翻覆天地的大气华丽,隽永深长。我的手指轻轻擦滑过她的书橱,藏书快要放不下了。你在看元曲?那么厚重的书啊,她轻笑,只是挑着看。我把仙剑四的安装光盘给了她,小白的琴连简单的迷宫也走不出,那么差的方向感。我用三天通关了游戏,厉害吧。她愕然。玩剑三时,也是我在调教她,那么水那么弱的MT,经常害得我们团灭,场面惨绝人寰。我玩笑她,一个女孩子玩什么坦克职业呢?像我一样做个治疗,乐得安逸。我们的不一样,便是如此。把账号给了她,你真的不玩了。她觉得可惜。网游让人沉迷,荒废,在其中的我过于贪恋虚幻影像,输赢得失。于深夜骑马前去冰雪霜天的昆仑之巅,那里有和琼华相似的风景,我为自己截图留念,作为曾经来过这个世界的凭证。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为了看美丽风景,听丝竹笙歌,赏曼妙舞姿,游戏里才有了这个ID的存在,如今要离开,也是一刻不再多呆。下线删除游戏,利索的一气呵成。我给自己一个结局,隐居万花谷,做一个种花,采药,读书,写字,抚琴,舞蹈的平凡女子,终老其中,算是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不知道他们在七秀坊纵情欢乐时,会不会想到那个叫倾夏的女子,曾经也是一舞剑器动四方。

倾夏,一个没有姓氏的名字。仿佛无从追溯来源,诞生于五年前。用它行走在网络,觉得足够安全和贴切。只有游戏里的朋友才会这样呼唤我,倾夏,倾夏。于是也有了表象声色。

云层托不住水汽,便下了一场淋漓的雨,所嗅到的是花草泥土的暖湿气息,这样的天气出现在二月末,似乎操之过急。然后又会有冷空气南下,平衡失调的温度。不管怎么说,严冷的冬季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春。问余何适 廓而忘言

palx

蝶舞花荫谁与醉,鹤起青鸾白云端 记仙剑四通关

   转瞬之间,韶华已老,琼华梦尽,黯然喟叹之余,又想起梦里花荫下,凤凰花是否依旧开得灿烂?
上软用两年的时间编织了一个梦,我们就像幻瞑族一般向梦中窥看,从青山上的纯真少年到隐居深山的沧桑老者,从御剑山河的轻松喜悦到沙涌荒城的沉重哀伤,之后又回到最初的起点,蔚蓝的天空澄澈如洗,晓风吹过摇动的树枝,仙鹤穿过洁白的云须向天空更高处飞去。一切恍然如梦,而实际上却是物是人非,下山的时间有多久呢?几十天,几个月,或者是一年。对于天河来说,这一段日子不过是他生命中的千百分之一,但这又注定是他永生难忘的经历,因为,当夕阳西下,倦鸟回归山林;当风雪退去,换来春日里又一次凤凰花开时,他...

   转瞬之间,韶华已老,琼华梦尽,黯然喟叹之余,又想起梦里花荫下,凤凰花是否依旧开得灿烂?
上软用两年的时间编织了一个梦,我们就像幻瞑族一般向梦中窥看,从青山上的纯真少年到隐居深山的沧桑老者,从御剑山河的轻松喜悦到沙涌荒城的沉重哀伤,之后又回到最初的起点,蔚蓝的天空澄澈如洗,晓风吹过摇动的树枝,仙鹤穿过洁白的云须向天空更高处飞去。一切恍然如梦,而实际上却是物是人非,下山的时间有多久呢?几十天,几个月,或者是一年。对于天河来说,这一段日子不过是他生命中的千百分之一,但这又注定是他永生难忘的经历,因为,当夕阳西下,倦鸟回归山林;当风雪退去,换来春日里又一次凤凰花开时,他会想起那一个个鲜活如初的人,一段段难以忘怀的往事。
    机巧干练,妙手空空,能言善道是对菱纱最初的印象。一开始天河常惹出种种事故,总需要她来收拾残局;月色下的巢湖畔言到情深处脸色绯红,却硬说是火光;在蛮不讲理的官兵身上一个画乌龟,一个画山猪,这些美好的瞬间终究短暂,菱纱也很是珍惜,然而这并阻挡不了厄运的到来,无意间成为望舒剑宿体,体质每况愈下;有的知自己苦苦寻找长生不老的的秘方对于族人而言也只是枉然,而自己阳寿也是注定短暂。这些命运的种种的玩弄她都没有抱怨什么,反而去安慰其他的伙伴,天河也在成长,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依恋他,一句“任何的东西东不值得用你生命中的一份一刻来换取”,菱纱听了心头涌动的暖流怎是红魄可比?在最后的树屋,菱纱神色黯然地说说:“出来这么久了,不知道故乡的人有没有想我?”然而他对故乡人的牵挂却是笃定的,她说:“梦璃,紫英,天河,亲人,故乡这些她统统放不下。”而在这么多放不下之中却唯独没有她自己!她所承担的东西太多,舍弃了太多,甚至愿意为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门派舍却自己的生命。菱纱的结局应该是幸福的,与自己想爱的人过上十几年无忧无虑的日子,不必操心人间俗事,天地小到只剩下山间云鹤翱翔的一隅,绿水青山相依傍,此生应是已无悔……
    相貌不凡擅奏箜篌的官家千金柳梦璃一度令天河魂不守舍,能离开安居多年的幸福之家独自进入江湖闯荡一番,着实勇气不凡;在狐仙居救下莲宝又可见其聪慧过人。而当她踏上昆仑山的那一刻起,就已被无可救药的卷进了宿命的漩涡。幻暝惜别是游戏后期的一大高潮,历尽艰险一路走来的伙伴就要分离,即墨烟花下的许诺终随风消散,宁是对菱纱、紫英万般不舍,是时也化作无语凝噎的悄然离去,一曲《蝶恋》推动着感情的爆发,只剩下与天河的两人独处,细数之间走过的点点滴滴,一同走过的路似乎很长很长,回首颙望时却又是显得那么的短暂仓促,多么想让分别的时刻永远不要来到,只是上天给的缘分多一份一刻也无法商量,尽管有奚仲的陪伴,妖界之主的日子一定也是漫长难熬,十九年一次的轮转,只因那相见不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的不忍,百年之后他们才又一次重逢,而这重逢应是梦璃意料之外的,她想要的,不过只是用长袖拂去故人墓前的轻尘,对着石碑静静的诉说往事,就算心头萦绕着千愁万绪,待到故人出现在眼前,却又如当初含羞而笑……
    紫英自幼修道,武艺精深且深谋远虑,然而对于仙妖之争,修仙问道的态度却有两次大的转变,当最后琼华派被残噬,同门多年的师弟师妹化作道道天光倏忽而逝,他的心应该比周遭的风雪更冷,更孤寂。与天河的兄弟情谊,对菱纱的爱慕之意,他都表现得含蓄且深敛,当一切归于结束与消亡,追寻了多年根深蒂固的仙道似乎只是一场错误,苍茫大地间又只剩下他一个人……孤苦一生剑为伴,御风行远心何归?
    很深很深的孤独,梦里凤凰花一季一季的开,只是赏花的人不会再来
    不会再来么?或许那相见只是千年梦中的一瞬
    梦醒之后依旧一无所有,没有幸福的回忆,也没有孑孓的等待

palx

写给仙剑四的儿歌

白首韶华转瞬间
琼华一梦终须散
蝶舞花荫谁与醉
 鹤起青鸾白云巅

青鸾指的是黄山青鸾峰

白首韶华转瞬间
琼华一梦终须散
蝶舞花荫谁与醉
 鹤起青鸾白云巅

青鸾指的是黄山青鸾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