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瑞吉尔加德纳

62浏览    9参与
江鹤不吃糖

【杀戮天使】 扎克x瑞吉尔 婚后小日常

应该是两篇。

补昨天和今天的233。

感谢推荐和喜欢。

1.八音盒

「呐……扎克。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个八音盒。」瑞吉尔突然开口,她把手里缝好的小熊放下,托着腮问在旁边沙发躺着的扎克。

「……哈?」盯。「那个东西有啥用……」

「那个啊..算作一个纪念吧。」

「纪念一下把你八音盒弄坏的医生么。」扎克挑眉。

「……」(笑)……居然吃醋了。真是罕见。

2.南瓜

「扎克。换绷带了。」瑞吉尔手里拿着一卷新的绷带,说道。

「啊啊...。等一下要出去么。」扎克扭过头,问。

「唔……去看一下埃迪。」瑞吉尔想了想,道。

「?喂喂。这就是你连续几天给我做南瓜的理由吗?」

「如果你跟我一起去...

应该是两篇。

补昨天和今天的233。

感谢推荐和喜欢。

1.八音盒

「呐……扎克。可不可以给我买一个八音盒。」瑞吉尔突然开口,她把手里缝好的小熊放下,托着腮问在旁边沙发躺着的扎克。

「……哈?」盯。「那个东西有啥用……」

「那个啊..算作一个纪念吧。」

「纪念一下把你八音盒弄坏的医生么。」扎克挑眉。

「……」(笑)……居然吃醋了。真是罕见。

2.南瓜

「扎克。换绷带了。」瑞吉尔手里拿着一卷新的绷带,说道。

「啊啊...。等一下要出去么。」扎克扭过头,问。

「唔……去看一下埃迪。」瑞吉尔想了想,道。

「?喂喂。这就是你连续几天给我做南瓜的理由吗?」

「如果你跟我一起去我会考虑明天开始换口味。」

啊……这该死的南瓜头。

江鹤不吃糖

【杀戮天使】扎克x瑞吉尔 婚后小日常

[突然想起我也是超喜欢杀天的。如果有人看的话。我就每天更新一章]

『在沙发上的亲亲』

眯了眯眼。

瑞吉尔用手挡在了眼睛上,试图遮挡那灿烂的阳光。

「唔……好刺眼。扎克……把窗帘拉上。」

瑞吉尔翻了个身,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嘴里喃喃道。

「起来了。瑞吉尔。」

扎克靠在墙壁上,微微的叹气。

「今天我们可是要去教堂的啊。」

唔……是了。瑞吉尔突然想起来,今天要陪他去教堂见神父。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扎克,你先去餐厅吧。等一下我就来做早餐。」

「嗯。」

将一切收拾好。瑞吉尔便下楼了。在厨房忙碌了一阵,她端出两份早餐。

「今天是煎蛋培根胡萝卜三明治。」

「嘛嘛..为什么有...

[突然想起我也是超喜欢杀天的。如果有人看的话。我就每天更新一章]

『在沙发上的亲亲』

眯了眯眼。

瑞吉尔用手挡在了眼睛上,试图遮挡那灿烂的阳光。

「唔……好刺眼。扎克……把窗帘拉上。」

瑞吉尔翻了个身,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被子里,嘴里喃喃道。

「起来了。瑞吉尔。」

扎克靠在墙壁上,微微的叹气。

「今天我们可是要去教堂的啊。」

唔……是了。瑞吉尔突然想起来,今天要陪他去教堂见神父。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扎克,你先去餐厅吧。等一下我就来做早餐。」

「嗯。」

将一切收拾好。瑞吉尔便下楼了。在厨房忙碌了一阵,她端出两份早餐。

「今天是煎蛋培根胡萝卜三明治。」

「嘛嘛..为什么有胡萝卜呢..我讨厌胡萝卜啊..真是..看到就令人无比烦躁呢..」扎克冷冷的声调阴阳怪气的说道。

「扎克。你需要补充营养。不能挑食。」对扎克的脾气视而不见。瑞吉尔淡淡的说。

「啊啊..真是让人暴躁呢..」扎克用叉子使劲的戳着面前的三明治,发泄着。

「……」无视。瑞吉尔解决好自己的那份。坐到沙发上等待扎克。她无聊的打开电视机,看着今天的新闻播报。

「本台消息。今天xxx市场出现一起恶意伤人事件。目前警方已经逮捕相关嫌疑人进行讯问。」

「无聊。」扎克放下手中的叉子,坐到了瑞吉尔身边。

「不吃吗。」瑞吉尔撇过脸,问。

「嗯。」扎克点点头。「讨厌胡萝卜呢。」

「那。」瑞吉尔突然压倒扎克,趴在他身上,盯着他眼睛,问。

「胡萝卜味的吻你要吗。」

扎克愣了一下,就势亲了上去。将瑞吉尔反压在身下,扎克笑了,「要呢。」

冥夕鸭

大概是一个类似段子的东西??

时间是在瑞吉尔许诺要被扎克杀死以后

“扎克,你有愿望吗。”

“逃出这栋大楼?”

“……还有别的吗。”


……

“和你一起逃出这栋大楼。”


是你的瑞吉尔加德纳喔! @鸢小鸢! 

时间是在瑞吉尔许诺要被扎克杀死以后

“扎克,你有愿望吗。”

“逃出这栋大楼?”

“……还有别的吗。”


……

“和你一起逃出这栋大楼。”



是你的瑞吉尔加德纳喔! @鸢小鸢! 

半夏微光
对没错我半某人又在做作业的时候...

对没错我半某人又在做作业的时候放飞自我了~

摸了一只小天使
我要吹爆Ray~

对没错我半某人又在做作业的时候放飞自我了~


摸了一只小天使
我要吹爆Ray~

八歧绫辻

◣萤茧◥丹尼医生X瑞吉尔/短


#丹尼X瑞吉尔
#自娱自乐放飞自我

——我只爱你。

像肆意贪婪舔舐木栋残垣黑红烈火旁的萤火之虫,让我也偶尔卑微的,去拥抱一下残垣中驻足的你。

「萤茧」

#DR向
#圈地自萌私设满屏

/医生是变态医生是变态医生是变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请注意——

还有——诸君,我喜欢变态♡

by

想想看——

这世界上一切的一切都是相对的。

对立的,悖论的,正负极相交的。

垂危的病患,忙碌的医者;行色匆忙的职员,盛气凌人的上司;夺命狂奔的国中生,掐表计时的纪检员;贫富、善恶、爱恨、天地,甚至连颜色都有黑白之分。

那么神呢?

天使呢?

圣经里虔诚赴死的圣子耶稣呢?

他被魔鬼诱惑过的犹大背叛...


#丹尼X瑞吉尔
#自娱自乐放飞自我






——我只爱你。

像肆意贪婪舔舐木栋残垣黑红烈火旁的萤火之虫,让我也偶尔卑微的,去拥抱一下残垣中驻足的你。





「萤茧」

#DR向
#圈地自萌私设满屏

/医生是变态医生是变态医生是变态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请注意——

还有——诸君,我喜欢变态♡

by







想想看——


这世界上一切的一切都是相对的。

对立的,悖论的,正负极相交的。




垂危的病患,忙碌的医者;行色匆忙的职员,盛气凌人的上司;夺命狂奔的国中生,掐表计时的纪检员;贫富、善恶、爱恨、天地,甚至连颜色都有黑白之分。




那么神呢?

天使呢?



圣经里虔诚赴死的圣子耶稣呢?




他被魔鬼诱惑过的犹大背叛了。

真实的魔鬼,亦或是心生的魔鬼。




有圣洁的纯白羽翼作以点缀,也从不缺漆黑蝠翅的震颤。





听得见吗。



神的欢笑与撒旦的哀嚎。

你渴望救赎吗?



——想要以身赴死来寻求他人的谅解吗?



你在摇头。

为什么?

否定神,救赎,死亡,还是否定自我呢?




你不知道。

为什么?


因为你茫然,天真,纯善到不知所措啊。



我可爱的,可爱的瑞吉尔啊♡







丹尼尔·狄更斯脱下他一贯招摇过市寓意有明显象征意义的白大褂,解开金属袖口将今年春夏新款的意大利纯手工材质衬衣顺势向上折了三折露出医生职业者特有的苍白肤色包裹下的一小截肌理匀称的小臂,标注江诗丹顿漂亮花体字的瑞士手表被随意解下来,丢到了茶几旁的深色核桃木立柜上。



他解开蓝绸条纹领带右手旋开包裹颈项最顶端的两颗纽扣,自然伸手拿过了一旁印有史努比的棉布围裙套在身上,身后传来小步子跑过来的踢踏声,身后一紧围裙背后的系带已经被打成了漂亮的结。



丹尼尔侧目望过去,对着站在他身后一步之遥的那个小小的金色头颅报以绝对温柔的微笑,他亲昵而熟稔的摸上对方的头顶,吐露的声线里也仿佛揉了印第安甜蜂蜜,大提琴轻缓奏鸣般低哑而磁性。“今天有什么想吃的吗?”



他眉眼弯弯,俊秀深邃的轮廓中藏着一轮暗淡的下弦月,鼻梁上架着的无框镜片给他与生俱来的雅致气质中平添了几分静谧斯文,左眼的碧湖泛着涟漪,仿佛连鹰隼都愿溺死其中。“瑞吉尔。”




小小的金色头颅抬起,露出女孩苍白姣美的精致面孔,绿松石蓝与祖母绿交融成幽幽琉石,嵌在她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上,像是个高档专柜橱窗中拒不售卖的人偶娃娃,精致美丽却木讷薄凉。

瑞吉尔直面丹尼尔的双眼,语调一如既往的平铺直叙,“我不挑食。”



也一如既往的毫无情调。





然而丹尼尔最爱的,就是这份木讷的直率感。

那代表了他将一直一直可以作为对方唯一的守望者,拥有那片蔚蓝如初的死海。




光是想象就仿佛快要死掉的幸福感充盈而来。




丹尼尔缓慢吐出一口气,笑意不变递给瑞吉尔一颗青橙味的硬壳糖果。

“茄子肉酱通心粉和蓝莓布丁,你会喜欢吗?”




他把五彩斑斓的糖纸整个剥开,注视着对方乖顺地含在口中,女孩的舌头蹭过指尖带来一丝异样的湿软,他甚至感受到对方小小虎牙凸出的碎米粒般的尖角。



多么美丽。

多么稚嫩。

多么可爱。



仿佛脆弱得不堪一击。

是独属于丹尼尔·狄更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活动人偶。





“好。”

千篇一律,日复一日,机械式的肯定答复。




这就是,他为瑞吉尔·加德纳精心选择的未来。

死路,遥遥无期;由他主导,由他把控,由他来拥有瑞吉尔·加德纳的——整个未来。





没有任何人的干扰,也不需要任何人色泽污秽的眼球,他只要一直一直注视着她眸中的静态浅海就甘之如殆了。




煎锅里的番茄融进面汁,小泡沫翻腾开原材料的麦香气。丹尼尔侧首揽过一旁的小姑娘,十六岁花一般的年纪,窈窕有致的纤瘦躯体。瓷白的肤色不同于大多数美国姑娘的褐色小雀斑,干净得犹如一张荷兰白卡。



她靠在他怀里默不作声的抬头看他,密密长长的金色睫毛卷翘震颤,半遮半掩了眸中过于靓丽的明蓝。



丹尼尔俯身吻上她的眼睑,瑞吉尔微阖双眸,他一手扶上她的肩膀一手勾住她的腰,舌尖却缓慢而温柔的触碰她单薄眼皮下微微颤动的软体圆弧,舔舐过那过于柔韧的长睫,在她格外脆弱的耳骨上留下微弱齿痕。



“医生。”




夜莺在耳边婉转,女孩温热的呼吸一丝一缕,流淌过他们亲密相拥着的狭小空间,悦耳空灵的声线是平淡无波语调的小小奖赏。



“我想吃芒果布丁。”





他停下动作,凑在她耳边轻声细语,“不要蓝莓?”




“不要蓝莓。”



“想吃芒果?”

“大概……想吃。”





丹尼尔亲昵地吻上她的唇角,笑弧是自然流露的一份子,他的眼底燃起翠色烛火,流萤成群散溢开来,满目缱倦。“那就吃芒果。”




煎锅上的透明玻璃盖蒸腾出直上云霄的水汽,意面的香气无孔不入招示着自我存在。他一手旋掉灶具的小火,逐步缓慢的加深温存的程度。


因为他现在满心满眼,都只有——





轻薄的,温软的,红色夜来香点染一般的;少女甜蜜的红唇。










FIN




ps,恩随便写着玩,想着就写了。

什么都没有,就只是在描绘一个画面,或者说——一个吻。

这是个没有被扎克拐跑但是被医生拐跑的瑞吉尔。
感觉游戏结局医生太惨了hhh明明就爱着又很不知所措有很扭曲,所以就让他先拥有瑞吉尔一个世界吧w毕竟在其它的世界里瑞吉尔就只是扎克的了。

夜华彩
不是无情物(直播的时候好冷清啊...

不是无情物
(直播的时候好冷清啊)
很久没画Q版了,这回画得真****的刺激

不是无情物
(直播的时候好冷清啊)
很久没画Q版了,这回画得真****的刺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