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瑟园

739浏览    3参与
温暖融心

庄园众人争夺艾玛的日常(1)

(假设约瑟夫也能进双监管)

“哦呀哦呀,这局有艾玛小姐呢。”

杰克看着对面的求生者阵容,不禁轻笑一声。

“是的,不过我感觉旁边那些求生者真的很碍眼呢。”

约瑟夫擦着刀,同样微笑着说道。

确认过眼神,

都是要佛艾玛的人。

﹍﹍﹍﹍﹍﹍﹍﹍﹍﹍﹍﹍

今天的凉凉河公园,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 吗?

“奈布你TM别跑!有本事站在原地让我打一下啊!”


“傻子才会站在原地让你打!你和那老头子(?)的心思我们早就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这些伪绅士碰艾玛小姐的!”

“都说了别叫我伪绅士啊啊啊啊啊!老子TM今天不打死老子就不姓杰!”

“有本事你来啊略略略~”

系统:奈布·萨贝达砸中监管者

奈布·...

(假设约瑟夫也能进双监管)

“哦呀哦呀,这局有艾玛小姐呢。”

杰克看着对面的求生者阵容,不禁轻笑一声。

“是的,不过我感觉旁边那些求生者真的很碍眼呢。”

约瑟夫擦着刀,同样微笑着说道。

确认过眼神,

都是要佛艾玛的人。

﹍﹍﹍﹍﹍﹍﹍﹍﹍﹍﹍﹍

今天的凉凉河公园,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 吗?

“奈布你TM别跑!有本事站在原地让我打一下啊!”


“傻子才会站在原地让你打!你和那老头子(?)的心思我们早就知道了!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这些伪绅士碰艾玛小姐的!”

“都说了别叫我伪绅士啊啊啊啊啊!老子TM今天不打死老子就不姓杰!”

“有本事你来啊略略略~”

系统:奈布·萨贝达砸中监管者

奈布·萨贝达已牵制监管者120秒

“奈布.....好厉害啊.....”

艾玛看着夕阳下(?)奔跑的两人,不禁感叹道

“伍....伍兹小姐......我们还是先破....破译吧”

克利切站在电机旁,有点紧张。

“对啊艾玛,不用担心奈布的,大不了等一下我把他摁在地上强摸就醒了。”

艾米丽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让周围的人都发了一抖。

wc...... 看艾米丽这表情...... 奈布即使没死在杰克手上..... 也会死在“艾大力”的针筒上吧.....

但在艾玛眼里,艾米丽的微笑就像是天使下凡,充满着慈悲,让人的心不禁沉静下来。

“真的吗?”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除了这次)”

“嗯!那我去破译了,天使再见!”

艾米丽微笑着向艾玛挥手,接着,她拿出了四厘米粗的针筒。

“毕竟答应艾玛了呢......呵呵....”

﹍﹍﹍﹍﹍﹍﹍﹍﹍

而约瑟夫那边,他已经跟部分求生者打好了关系。


“伊莱先生,不给奈布一只鸟吗?”

约瑟夫如此问道。

“啊?”

伊莱一脸看傻缺的表情望向约瑟夫。

“你觉得呢?我的鸟是留给艾玛小姐的好吗?奈布随他去好吧!”

奈布:???伊莱你TM

﹍﹍﹍﹍﹍﹍﹍﹍﹍﹍

“玛尔塔小姐!”

“啊,是艾玛呀,有什么事吗?”

“不不不,没有,只不过奈布快要倒地了诶,玛尔塔小姐不准备去救奈布吗?”

“嗯......艾玛小姐说的对呢,我马上就去支援奈布,艾玛小姐就拆椅子吧。”

玛尔塔对艾玛笑了一下,随后拿起枪就跑向了奈布的方向。

而奈布那边,他已经只剩一个血了,而杰克还在穷追不舍。

“wc伪绅士你还真追我一整局啊!!!你TM不能追别人吗!”

“老子说了,老子不追到你就不姓杰!”

“切!”

奈布继续向前跑着,突然,他看见了玛尔塔的身影。

“玛尔塔!你来的好!快帮我轰一炮!”

突然,玛尔塔的枪瞄准了奈布.。

“不想被轰,就乖乖被杰克打死吧。”

玛尔塔笑的灿烂。

奈布:wc

杰克:兄弟,谢了!

玛尔塔:谢什么兄弟,举手之劳!

﹍﹍﹍﹍﹍﹍﹍﹍﹍﹍﹍﹍

晚上,游戏结束后,奈布疲惫不堪的躺在床上。

疯了..... 都疯了......

为森么,为森么要这么针对我!

奈布心很累。

“吱呀”

“嗯?”

“奈布先生,我来看你了。”

艾玛向奈布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打扰你休息了吗。”

“没有!怎么可能有!”

奈布连忙坐起来。

“那我打扰啦。”

艾玛坐在床边,拿出一个篮子,里面装着一些布丁。

“这是我亲手做的,但做了太多,就分了些给庄园里的小伙伴”

“你知道吗,当克利切先生接布丁的时候,脸红的像一个大苹果呢!而且手也在不停的抖,我问他怎么了,他就好像受惊了的小兔子,接过布丁就跑进了他自己的房间,真的很可爱呢。”

“奈布,你吃一点吧,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吃。”

艾玛向奈布吐了一下舌。

“不用尝,我知道肯定很好吃。”

“可.....”

“好啦,快走吧。(我感觉岳父要来了)”

“嗯......”

艾玛站了起来,向奈布道了声晚安就走了。

“怎么可能会舍得吃呢?”

这是全庄园共同的心声。

﹍﹍﹍﹍﹍﹍﹍﹍﹍﹍

终于写完第一章!下篇文章就决定是佣园啦!当然也可以在评论区跟我说哦!


青稚哥哥

活在照片里的女孩

*主佣园,副瑟园『约瑟夫x艾玛』
*略occ
*此文章转载自我的一位朋友的,有授权
*禁止二次转载
约瑟夫是一名摄影师。
最近他结识了佣兵奈布,与他还算得上是朋友
作为摄影师,约瑟夫去过很多地方,将那一部分刹那间的美都将它们封印在照片里,贴在家中的墙壁上,那是属于他的财富,成就感?那是有的。【这是他唯一的癖好】
“奈布奈布!我家到了,怎么样还算壮观吧”
这副景象奈布不得不赞叹,微微发愣,长期身赴战场的他很少看见过这些景色,虽然只是照片而已
『想不到啊,你还有两把刷子』
约瑟夫轻笑一声,手抚摸着他曾见过的景色,短暂而又美丽,缓缓起唇
『你懂什么,那是我的浪漫』便走进厨房,留奈布一个人在那赞不绝口
约瑟夫拿出茶杯,沏好茶...

*主佣园,副瑟园『约瑟夫x艾玛』
*略occ
*此文章转载自我的一位朋友的,有授权
*禁止二次转载
约瑟夫是一名摄影师。
最近他结识了佣兵奈布,与他还算得上是朋友
作为摄影师,约瑟夫去过很多地方,将那一部分刹那间的美都将它们封印在照片里,贴在家中的墙壁上,那是属于他的财富,成就感?那是有的。【这是他唯一的癖好】
“奈布奈布!我家到了,怎么样还算壮观吧”
这副景象奈布不得不赞叹,微微发愣,长期身赴战场的他很少看见过这些景色,虽然只是照片而已
『想不到啊,你还有两把刷子』
约瑟夫轻笑一声,手抚摸着他曾见过的景色,短暂而又美丽,缓缓起唇
『你懂什么,那是我的浪漫』便走进厨房,留奈布一个人在那赞不绝口
约瑟夫拿出茶杯,沏好茶水。高贵的气势,优雅的举止对这个男人来说是必不可缺少的,奈布依旧对着每一张照片驻足痴望,约瑟夫微微扶额,拍了拍人的肩
『走了,这些对我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不足为叹,带你去看更棒的』
『中』
-
约瑟夫与奈布一同上了楼,映入眼眶的是一块被黑布蒙住的东西....
『那是什么?』
约瑟夫小抿一口茶水,从舌尖蔓延口腔的苦涩他早已习以为常
『重头戏』短短几字便勾起人的好奇心
约瑟夫起身,指着墙壁上其中的一张照片
『这里被微风吹散的蒲公英,那场景真是棒极了,唯一的遗憾便是不能将它的落地拍下来』
话音刚落,奈布便问道
『为何遗憾?』
『作为摄影师我有太多的遗憾与不满足』
奈布似懂非懂
奈布是一个十分好的听众,纵使你讲的再多,他也只会点点头配合你,因为那块黑布下的东西是奈布在意的,约瑟夫则一个劲讲述着自己的感受还手舞足蹈的。
『接下来,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我喜爱它的程度可丝毫不逊色我未来的夫人,它可就是我的夫人了!我给我的得意之作,取名为:活在照片里的女孩』奈布便一下子打起了精神,约瑟夫走到“夫人”的旁边,掀开黑布。
美丽精致的相框,就像一个神奇的魔环,将那站在向日葵花海中的阳光女孩最美好的一刹那,永远定格,永远珍藏.。
女孩如瀑布般的银头发随意披散在肩,脸上的雀斑却显得她十分俏皮可爱,最令人痴迷的是那双洞穿人心的酒红色眼眸,它们是最闪耀的红钻石
奈布呆住了,脸上渐渐泛起红晕,如果真有这般可爱的姑娘,他定要娶回家
『她是谁?』
约瑟夫轻笑一声,眯起那双装着无限静谧的蓝眸子
『丽莎·贝克小姐』
『你见过她?』奈布转过身,有着几分激动与兴奋
『是的』约瑟夫说到这里,眼底竟闪过一丝哀伤,奈布自然察觉到
『她在哪?』
『我不知道,我以前与她一直是书信往来,只见过她一面,前几个月便断了联络,毫无音讯我去她家找她,都只是徒劳,便猜测她一定遇害,死了。』
脸色便渐渐的阴沉了下来,说话变带了几分哭调,丽莎对他来说是非常好的挚友,失去了挚友他当然难过至极,奈布不知该怎么安慰他,胸口突然开始郁闷起来,虽然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如果她真的死了.....
奈布不明白这未知情绪
-
别了约瑟夫
又早是夕阳西下,河上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
不知道风是怎么来的只知道它来过……
落花调皮的落入掌心,紧握。
轻抬眼帘,倏尔紧缩瞳孔,唤入眼中的
是正开的绚烂的樱花树,正晃忽意识到已经是盛开樱花的季节了吗.......
真快啊,仿佛那场风雪阻挠的战役才刚刚结束,刺骨的触感铭记于心,那次的战役只有他和玛尔塔逃了出来,说到玛尔塔这名独自驾驶战机在空中扫荡杀敌的女空军,他真心敬佩,只是战友都死在战场,他不愿再看见死亡,或者说是在逃避
罢了不想了,一夜好眠。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在军队早起的习惯,奈布一直保留着,洗漱过后便出来晨练。倏尔,一股清香萦绕在鼻间,像夏日的一杯冰水,冬天的一支蜡烛,使人感到十分舒畅,一路朝花香的源头走去,是一个花店,一位棕发少女头戴草帽,身穿园丁服装,只是背对着看不见她的容貌,少女娴熟的修剪枝叶,一举一动落入奈布的眼中,怀着好奇,奈布走上前,拍了拍人的肩膀
『小姐,很抱歉打扰你了,请问你是花店的主.....!?』少女转过头,眼中充满着疑惑,奈布惊讶得像头顶炸了个响雷,半截木头般愣愣,这分明就是那照片上的少女,只是发色与瞳孔的颜色不一样『丽莎小姐?!你是丽莎小姐吗?』
少女愣了愣,随后脸好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她的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
奈布呆了,春花秋月,是诗人们歌颂的情景,可是奈市对于它,却感到十分平凡。只有少女嵌着梨涡的笑容,才是我奈布见过最美的景色
少女轻丹唇轻抿,缓缓开口
『先生,虽然不知道你口中的丽莎是谁,但小女唤艾玛.伍兹,觉得先生很有趣,交个朋友如何?』
奈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上渐渐染上红晕
『好啊,荣幸至极』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hhh

说好来挖坑的就是要挖(•̀⌄•́)!名字什么的随缘吧

这是一篇刀子(有点怕写成糖)
私设艾玛与卡尔是青梅竹马(什么刀都离不开青梅竹马的感觉¯\_(ツ)_/¯)
有约园(瑟园)出没!

    “也许,如果能抢在他前面告白,艾玛就不会被他娶走了吧!”卡尔对着面前的合影说道。这是自己与艾玛的最后一张合影,为什么是最后一张?因为她已经被那个与自己、艾玛同一所学校的约瑟夫给娶走了。艾玛已经去了英国,临走前还将一顶草帽留下,说是留作记念。
 

    自己见过艾玛许多模样,包括穿婚纱的样子。很美,洁白的婚纱衬托出艾玛白皙的皮肤,棕色的顺发高高盘起,脸上的妆十分淡雅,只稍...

这是一篇刀子(有点怕写成糖)
私设艾玛与卡尔是青梅竹马(什么刀都离不开青梅竹马的感觉¯\_(ツ)_/¯)
有约园(瑟园)出没!

    “也许,如果能抢在他前面告白,艾玛就不会被他娶走了吧!”卡尔对着面前的合影说道。这是自己与艾玛的最后一张合影,为什么是最后一张?因为她已经被那个与自己、艾玛同一所学校的约瑟夫给娶走了。艾玛已经去了英国,临走前还将一顶草帽留下,说是留作记念。
 

    自己见过艾玛许多模样,包括穿婚纱的样子。很美,洁白的婚纱衬托出艾玛白皙的皮肤,棕色的顺发高高盘起,脸上的妆十分淡雅,只稍微的涂了一点樱桃粉色的口红(原谅我身为女生,连颜色都分不清的痛苦😂但我不是色盲!),让艾玛显得更娇小、可爱些。在那场婚礼上,艾玛笑的很灿烂,这可以看出……艾玛真的很爱他……而自己也许是单相思?

    艾玛嫁到英国去后,经常会写信问候下里奥叔,告诉他:自己过的很好,约瑟夫对自己非常好,叫他不用担心等等等的话。偶尔也会写信来问候一下自己,什么有没有找女朋友啊,艾米丽她们怎么样啦,这些话……好像关于自己的只有有没有找女朋友这件事,以及她的花怎么样了……

    听里奥叔说,艾玛最近要回来看望一下里奥叔,也许会在这住一小段时间再回英国,与艾玛一起回来的约瑟夫居然邀请自己去吃饭。也许这是胜利者的炫耀吧,因为那时是自己与约瑟夫打赌,谁先追求到艾玛,那么失败的一方,就不能干涉胜利的一方与艾玛的交往,除非艾玛先说自己不喜欢他,失败的一方才可干涉……因为我们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结局很明显自己输了。输的那一天,自己抱着一束红玫瑰在旁边的转角处,听到约瑟夫向艾玛的甜蜜告白,并且艾玛很快就答应了他……我输了,我输的很彻底……

    这次的晚宴,还明显是他在炫耀,炫耀他得到了艾玛。自己不应该去,可是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能见到艾玛了吧,因为自己要去到外地工作了,自己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这次一定要见到艾玛……

    晚宴——
    这次晚宴来的人不少,儿时的伙伴几乎都到了,艾米丽她们正拉着艾玛问东问西的,就连平时不怎么说话的海伦娜小姐居然也话多了起来,看来儿时的玩伴见面话一定就多了。我看到约瑟夫向自己走来,他只对我说了一句:今天你有什么事就在这对艾玛说了吧,不过你记住,艾玛永远都是我的。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自己向艾玛挥了挥手,艾玛便跑了过来,抱住了我亲切的叫了我一声:卡尔哥哥,有事吗?原来我在你心中一直都是哥哥吗?我忽然间想起了,艾玛从小都是叫我卡尔哥哥,我原以为这是一种爱称,原来这只是敬称……原来一直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我明白了这一切,原来只是自己的一相情愿啊,所以我只好“冷静”的回答:没事,只是我明天要去外地了,向你告别而已,我的新地址会给你写信过去的。“嗯!好的”这句话是我与艾玛最后的对话了……果然啊!还是给自己留下了遗憾。有一种名为泪的东西从自己的眼角滑过……

    几年后,也许艾玛在英国等着自己的地址给自己寄信,也许没有。只知道,艾玛是永远等不到这封信了,因为自己已经将这封信埋在心中了,这封信上不仅有自己的地址,还有一个叫爱的东西……

THE  END

————————————————————————
我终于码完了,耗时一小时,求评论和赞(不要脸的我)😏
(* ̄3 ̄)╭♡❀小花花砸我!
其实,艾玛对卡尔有感情,但这种感情叫亲情……
😏
私设重如山
错别字,错标点,病句警告(好像没有,看的懂就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