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瑟维.勒.罗伊

791浏览    195参与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瑟维的狐狸心里想的事



—— @咸鱼泥 要的狐狸视角

——十月日更(13/31)


我叫Copperfield,是有名的魔术师瑟维.勒.罗伊的狐狸。


我平时在花园里闲逛,只有瑟维主人回来的时候我才进屋子里转几圈——因为那些食草动物太怕我了。


当然,也因为我主人和他的爱人克利切……实在是太过分了。


有一次我在一丛花里和那只蒙了鼻子和耳朵的黑兔子玩捉迷藏(它总是不怕我)...



—— @咸鱼泥 要的狐狸视角

——十月日更(13/31)





 

我叫Copperfield,是有名的魔术师瑟维.勒.罗伊的狐狸。

 
 

 

 
 

我平时在花园里闲逛,只有瑟维主人回来的时候我才进屋子里转几圈——因为那些食草动物太怕我了。

 
 

 

 
 

当然,也因为我主人和他的爱人克利切……实在是太过分了。

 
 

 

 
 

有一次我在一丛花里和那只蒙了鼻子和耳朵的黑兔子玩捉迷藏(它总是不怕我)。然后无意间抬头,看见我的主人会坐在窗户旁边被克利切……呃,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所有的兔子都明白他们在干什么,除了那只黑兔子。

 
 

 

 
 

“啊。你说,为什么主人老是被克利切压着欺负,主人又不赶走克利切?”黑兔子如是说。

 
 

 

 
 

我沉默了一会,开口说:“你哪天弄明白了这个问题,你就是真正的大兔子了。”

 
 

 

 
 

瑟维主人哪里是被欺负,明明是被伺候着呢。我又怎么敢解释给那只黑兔子听瑟维和克利切不仅很爽,而且不做还会生气。

 
 

 

 
 

那只黑兔子抓了抓耳朵,大概是什么都没想明白还有点头疼。

 
 

 

 
 

克利切特别喜欢我,用他的话说就是“又凶又狡猾,跟了主子了。”

 
 

 

 
 

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像瑟维,但是我可以肯定他刚刚撞上主人的气头上了。或许是因为死线提前,或许是因为表演事故,反正就是心情不好,所以这个时候瑟维说话有点狠,甚至是挣脱了克利切某方面的邀请。

 
 

 

 
 

当然这样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躲得过十五也躲不过易感期和发.情期。

 
 

 

 
 

许多个晚上,那只黑兔子都会被主人的呻吟吵醒,然后那只黑兔子就会跑到花园吵醒我。

 
 

 

 
 

你或许不知道 卧室的隔音好得很,那为什么会吵到那只黑兔子呢——当然是因为他们在大厅做啊:)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瑟维的兔子整个六月份都不开心(4)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4/30)


——十月日更(12/31)


 


 


 


我还是Wolkers,瑟维的一只黑兔子,我喜欢瑟维、瑟维还有瑟维。


 


今天是6月4号,真的没什么好写的。


 


早上七八点,瑟维和克利切起床,一起洗漱热后吃早餐再一起出门。


 


这是日常啦,只有等两位回来以后才有新东西写了一下,要不我把我的毛染成白色的?


 


算了,太危险,而且我觉得我除了蹭一身墙灰好像没有什么办法把...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4/30)


——十月日更(12/31)


 


 


 


我还是Wolkers,瑟维的一只黑兔子,我喜欢瑟维、瑟维还有瑟维。


 


今天是6月4号,真的没什么好写的。


 


早上七八点,瑟维和克利切起床,一起洗漱热后吃早餐再一起出门。


 


这是日常啦,只有等两位回来以后才有新东西写了一下,要不我把我的毛染成白色的?


 


算了,太危险,而且我觉得我除了蹭一身墙灰好像没有什么办法把自己变白,暂时不考虑。


 


那我就讲讲以前的事吧。


 


虽然克利切搬过来是近一年的事,但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见过克利切了。


 


那时候我只是一只小奶兔,据说克利切有照顾我一阵子——我不确定,我又不是他的儿子我哪记得这么多。


 


我多大了?我这只大兔子5岁了,不大不小的年纪吧,体重也不是一只手能托起来的那种,所以你知道克利切拎着我的耳朵时我有多疼了。


 


Copperfield比我大多了,听说我小时候因为长得和其他兔子不太一样,正好克利切的生日在六月份而瑟维主人又想不好送什么,差点把我送出去给克利切当生日礼物。


 


感谢上帝,后来无论瑟维主人送的什么或者有没有送,反正不是一只委委屈屈的黑兔子,不然我现在不死也残了。


 


克利切是真的不适合照顾动物,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主人从来不送小动物给克利切的原因——反正我没见过。


 


这大概是我和克利切的初见吧?稍微提一下好了。


 


接着说一点有趣的事情吧。


 


瑟维主人不喜欢生人到他家做客,至今,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女性客人……哦,不对。


 


去年克利切忽然邀请了一位女性A来瑟维家,尽管有提前打好招呼,但是瑟维主人也不怎么开心,可能是因为瑟维主人是O也说不定吧?但那天主人是酒味的……


 


等等,我有没有跟你们提过瑟维和克利切的信息素?


 


嗯……好像没有对吧?


 


该死,我又蠢了(||๐_๐)


 


瑟维的信息素是奶香味的,可能是主人小时候喝多了?不清楚。


 


克利切的信息素是烘烤面包时候发出来的香味,像带温度一样,虽然可能是幻觉,但是真的有很暖的感觉。


 


对,我知道那只是个味道,但是瑟维主人和克利切的味道都很有诱惑力啊……等等不好意思我有点饿。


 


我叫Copperfield帮我拿了,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


 


刚刚不是说了吗,克利切邀请了一个女性A来瑟维主人家里,瑟维主人怎么样也要收拾一下大厅吧,然后就收拾到了很多东西——在沙发底下、桌子底下、或者是乱堆乱放的。


 


然后他们收拾到了几个红色或者银色的小盒子,里面有几片东西,接着克利切和瑟维主人说了几句话,瑟维的脸又红得像狐狸毛一样,没过多久就自己脱衣服在克利切身上动,还发出很多声音,就像晚上吵醒我的那些声音。


 


真的奇怪。


 


啊Copperfield帮我把吃的拿来了!


 


明天见!


 


6.4


Wolkers


——————


关于个人的一些事:

很感谢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的一路支持。

说实话。相识并不算早,但也不遗憾。

冬鸟淡圈了,但我们依然是cp关系。

强买强卖?不算。

又或者这么说吧,在冷圈遇到知己,本身就不容易。

Wolkers(沃尔克斯)是我自己的圈名

Copperfield(科波菲尔)是冬鸟的圈名

我们。继续。


 


 


 


奚天灾_Kill my love

【园魔】不要改我的性别

——10月日更(11/30)

——本来就是爽文,别想着有什么

——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1


艾玛小姐似乎忘了机器人能承受的羞耻度是有限的。


“……不要随便乱改我的性别可以吗?”


“这样的话罗伊先生就可以试一下新衣服了……诶你的警报响了。”艾玛小姐拿着一件粉红色的裙子,看上去兴致勃勃。


而瑟维的体温过高警报一直在响。


2


“罗伊先生。”艾玛拉了拉瑟维的衣摆……不,裙摆。


瑟维只觉得不妙,起...

——10月日更(11/30)

——本来就是爽文,别想着有什么

——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1

 

 

艾玛小姐似乎忘了机器人能承受的羞耻度是有限的。

 

“……不要随便乱改我的性别可以吗?”

 

“这样的话罗伊先生就可以试一下新衣服了……诶你的警报响了。”艾玛小姐拿着一件粉红色的裙子,看上去兴致勃勃。

 

而瑟维的体温过高警报一直在响。

 

 

2

 

 

“罗伊先生。”艾玛拉了拉瑟维的衣摆……不,裙摆。

 

瑟维只觉得不妙,起码肯定没有什么好事。

 

“性别好像……好像而已,调不回来了——诶、别生气啊……”

 

瑟维很想表演一个当场死机,起码这两三天他不会轻易理睬艾玛。

 

3

 

“呃……客服那边说,他们会给你修复,大概要一个星期。”艾玛在那人喝下午茶时说——那是瑟维一天里最温和的时候。

 

瑟维还是穿着艾玛给的裙子,毕竟自己的衣服完全不合身。“嗯,那他们有没有说不要随便调我的性别?”

 

“没有,真的。”

 

 

4

 

 

瑟维觉得那小姐的态度完全是[我错了下次还敢]。

 

反正就是完全没有悔改的念头——废话,谁听不出来那声对不起半点诚意都没有。

 

瑟维记得自己初见艾玛时,那小姐彬彬有礼并且优雅可爱,但现在她完全是一个偶尔任性的小女孩而已。

 

不过算了。无伤大雅。

 

 

5

 

“罗伊先生,你还生我气吗?”

 

“……不。”毕竟自己还是能变回来的……最重要的是,自己只是无条件服从主人的机器人而已。

 

“那、罗伊先生玩一下女孩子之间的游戏吗?”

 

“不,我还没有听就知道那很蠢。”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挺甜的但是我想不到题目

:给自家大蠢鸟的赠文,不甜我把大蠢鸟嫁给你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文中除瑟维和克利切的名字的都是友情站街(。)

:十月日更(10/10)

: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皮尔森家的分割线———

 

克利切正给科波菲尔盖好被子,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几下。

 

〈记得来看我的巡演。〉

 

来自瑟维.勒.罗伊。

 

克利切把手机反转过来,看着透明手机壳下的表演门票想到那人早早就寄过来并且叮嘱自己一定要去看。

 

——一定又是很无聊才发信息给克利切吧。

 ...

:给自家大蠢鸟的赠文,不甜我把大蠢鸟嫁给你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文中除瑟维和克利切的名字的都是友情站街(。)

:十月日更(10/10)

: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皮尔森家的分割线———

 

克利切正给科波菲尔盖好被子,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几下。

 

〈记得来看我的巡演。〉

 

来自瑟维.勒.罗伊。

 

克利切把手机反转过来,看着透明手机壳下的表演门票想到那人早早就寄过来并且叮嘱自己一定要去看。

 

——一定又是很无聊才发信息给克利切吧。

 

不知不觉笑了起来。

 

删了〈克利切记得的〉,又删了〈知道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字。

 

〈嗯。〉

 

———罗伊家的分割线———

 

瑟维看了几分钟才收到克利切的信息。

 

〈嗯。〉

 

——就不应该发信息给他。

 

——真是讨厌的下等人。

 

瑟维深知那人一天到晚好像根本没他这个爱人的样子,他的朋友估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

 

——又或者,他除了我之外根本没有朋友。

 

瑟维很得意同时也很无礼地这样在心里贬低他,不过心里莫名其妙缓和了许多。

 

——我是唯一!我是唯一!

 

〈要不要把后台的通行证给你?应该来得及寄到。〉

 

留在信息框里面的一句话,瑟维有些犹豫发不发出去好。

 

算了,收到的不过是一个嗯而已。

 

———皮尔森家的分割线———

 

〈我看不到你。〉

 

又来自瑟维.勒.罗伊。

 

克利切总感觉这句话带着点委屈。

 

——你自己不知道你的演出有多少观众吗?克利切的票也是你私心预留的吧。

 

〈那就明天见一面〉

 

这个陌生的城市哪里还有异客的牺身之地——宾馆。

 

———罗伊家的分割线———

 

“罗伊先生谈恋爱了吗?”沃尔克斯调戏着瑟维:“脸红了哦。”

 

被粉丝戏称“老神棍”的瑟维这时候居然不知道怎么反驳他,只能低头装听不见回克利切的信息。

 

〈在哪?〉

 

八九不离宾馆。

 

——天,我在想什么。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瑟维的兔子整个六月份都不开心(3)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我爱您(3/30)

——十月.不喜欢看不要看屏蔽我啊.日更(9/31)

 

我来了!XD

 

没错是我,Wolkers,瑟维的一只黑兔子。

 

今天6.3,没什么大事。

 

瑟维的克利切一起出门了,不过瑟维是去彩排,克利切是去孤儿院照顾孩子。

 

不是说了吗,我这只基因突变的黑兔子不讨人喜欢,瑟维是不会带我出去的。

 

然后我在家玩了半天,大概是中午就开始下雨了,根本没有停雨的趋势,没办法只能希望瑟维带了伞。

 ...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我爱您(3/30)

——十月.不喜欢看不要看屏蔽我啊.日更(9/31)

 

我来了!XD

 

没错是我,Wolkers,瑟维的一只黑兔子。

 

今天6.3,没什么大事。

 

瑟维的克利切一起出门了,不过瑟维是去彩排,克利切是去孤儿院照顾孩子。

 

不是说了吗,我这只基因突变的黑兔子不讨人喜欢,瑟维是不会带我出去的。

 

然后我在家玩了半天,大概是中午就开始下雨了,根本没有停雨的趋势,没办法只能希望瑟维带了伞。

 

瑟维也的确带了伞,傍晚六点多他就提着伞回来了,他先是照例把我们这些宠物抱一遍,但是我感觉瑟维的注意力并不在我们这。

 

“克利切?”

 

克利切没回来,当然也没有人来应他。

 

他脸上的担心持续了几秒,然后又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把我们安顿好之后就去浴室洗澡了。

 

不得不说瑟维主人的头发该剪剪了,虽然刚出浴的时候头发乖乖巧巧地垂下来很好看——但是完全不能想象他是瑟维主人。

 

瑟维吹干头发之后很无意识地转了几圈,像是不知道要做什么,然后在窗边看了会,最后又抄起还没有干的伞出了门。

 

瑟维主人?您还好吗?刚洗完澡又出门,淋雨很快乐吗?

 

我智熄了。

 

有一些黑兔子永远看不透主人的心思,比如Wolkers永远搞不懂,那把黑伞怎么不换一把,很小欸。

 

Copperfield答:那是克利切“借”给瑟维的,虽然借着借着就变成了送。

 

又过了半个小时,七点半克利切和瑟维主人很诡异地每人拿着一把伞。

 

让我脑补一下半小时前的画面:

 

瑟维走到孤儿院门口正好看见克利切打着伞然后一起回家,全程没有半句话。

 

或者是,

 

瑟维走到孤儿院门口正好看见克利切没带伞然后给克利切买了一把最后一起回家,全程没有半句话。

 

当我说出第二个猜想时,那些鸽子兔子狐狸都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干嘛,我觉得瑟维主人绝对能做出这种事。

 

“Wolkers……其实很有可能是这样,”Copperfield无奈道:“瑟维主人在孤儿院或者半路看见克利切打着伞,然后全程在进行〈你在担心克利切没有带伞?〉〈顺路而已。〉〈真的吗?〉〈真的。〉这种对话。”

 

感谢那边的两只白兔子倾情演绎克利切和瑟维。

 

但是真的难懂,两个人为什么不能共用一把伞?

 

然后瑟维主人一边抱怨自己又被弄湿了,一边再去洗一次澡。

 

这个“又”真的是生怕克利切不知道然后大喊〈我就是回家了再来找你!〉

 

那个在台上表演魔术毫无破绽的魔术师真的是瑟维吗?一定不是吧。

 

之后瑟维总算受不了克利切对这件事的执着,光明正大的地承认,还带上了一句“我心情好而已”。

 

啊。反正我是没见过谁淋了两场雨还心情好的。

 

瑟维主人和克利切互道晚安之后已经十一点了,再不睡我就秃掉了。

 

晚安,瑟维、克利切、Copperfield、全世界——

 

6.3

Wolkers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约翰x瑟维】Late King

_不伦恋注意避雷,约翰第一人称

_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_十月日更(8/31)


我不想做第三者。


我的妻子,爱尔娅,极频繁地与我所陌生的男人上床。


她一个平凡的b而已,我不想挽回这段婚姻,也不想被他的父亲针对——他可是我的经济来源。


相比之下,我的学生瑟维,一个男性o,他就是如何用香水掩盖自己的信息素,也依旧充满魅力。


如果你问,我一个a和一个日日夜夜对着的o不会发生一夜情吗?


我的回答是,我不想,我不想做第三者。


噢……也许你已经有所察觉,我和瑟维,的确有过一夜情,而且还不止...

_不伦恋注意避雷,约翰第一人称

_天灾写的注意避雷

_十月日更(8/31)



我不想做第三者。

 

我的妻子,爱尔娅,极频繁地与我所陌生的男人上床。

 

她一个平凡的b而已,我不想挽回这段婚姻,也不想被他的父亲针对——他可是我的经济来源。

 

相比之下,我的学生瑟维,一个男性o,他就是如何用香水掩盖自己的信息素,也依旧充满魅力。

 

如果你问,我一个a和一个日日夜夜对着的o不会发生一夜情吗?

 

我的回答是,我不想,我不想做第三者。

 

噢……也许你已经有所察觉,我和瑟维,的确有过一夜情,而且还不止一次。

 

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发生在多年前的一个深夜。

 

我和我的妻子长期分居两地,我几乎处于禁欲状态——因为我对那个老女人硬不起来。

 

但我依然要度过易感期。

 

为了不让外人窥见魔术的秘密并公之于世,我亲自整理道具到两三点,当我把最后一个柜子锁好时,易感期不期而至。

 

我那时候的作息极不正常,提前易感期并不稀奇。我咬着牙拨打我助理的电话:“科波菲尔,很抱歉打扰你,但是能能麻烦你帮我买一支抑制剂吗?”

 

“先生……您这是在为难我,这个时候药店都关门了。”

 

“好的,我知道了。”

 

我挂了电话,攥紧红色的幕布,我觉得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但没过多久,有人开门进了来。

 

是瑟维。

 

“老师,科波菲尔说您需要帮助。”他没有带抑制剂,而是带了安'全'套。

 

像在饿狼面前悬挂的鲜肉一般,属于它的甜味极其诱人。

 

我当时只想操'他。

 

“记住,瑟维,我不爱你。”我在他耳边说,AO约'炮天经地义。

 

“我也不爱你。”

 

瑟维说,但我不信。

 

他偶尔笨拙的失误,多余的请教,跨越师生的争风吃醋,都让我只想问他:“你敢再说一遍吗?”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他是第一次,又紧又软又湿,我抱着他,他满脸泪水,不知道是痛还是爽。

 

瑟维中途好几次叫停,他两边的樱桃被我咬得肿起来,交'合'处泥泞不堪,身下的旗帜鲜明但什么也射'不'出来。

 

这对他来说太粗暴了。

 

我可能爱过他吧。

 

很短的一瞬间。

 

直到最后一次,我照例告诉他:“记住,我不爱你。”

 

他哭了出来。

 

但那又怎样,我们依然相拥着彼此做了很久,直到我们谁也没有力气为止。

 

对……你知道的。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

 

他知道了有些东西不是靠努力和天赋就能得到的。

 

他出师了,从我这个坏老师手里。

 

而我,再不为师。

 

 

 


咸鱼泥

【幻觉】师徒向

“哒——哒——哒——哒——”右手执笔,左手食指指尖不急不缓地敲击着桌面,看着光滑均匀细腻地反着台灯光线的摊开的日记本,笔尖在上虚画着空圈。

“瑟维·勒·罗伊”——这是日记本封皮上用花体印上的烫金纹饰。啊,记得那个被困于笼中的夜莺小姐曾叮嘱需每日记录当日之事,必须——她特意强调了这个词。

挑挑眉嘴角下撇,眼中的不屑之情付诸于行动上——是了,反正是在自己屋里,别人是不会看到“大魔术师”露出这种不合礼仪的神情的。

鹅毛笔因许久未落笔墨水渐渐凝固,笔尖粘和在一起——没来由的像极了那刺入他脾脏的锋利匕首。

长叹一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却条件反射的又扳直后背——“罗伊,挺直后背!不成规矩...

“哒——哒——哒——哒——”右手执笔,左手食指指尖不急不缓地敲击着桌面,看着光滑均匀细腻地反着台灯光线的摊开的日记本,笔尖在上虚画着空圈。

“瑟维·勒·罗伊”——这是日记本封皮上用花体印上的烫金纹饰。啊,记得那个被困于笼中的夜莺小姐曾叮嘱需每日记录当日之事,必须——她特意强调了这个词。

挑挑眉嘴角下撇,眼中的不屑之情付诸于行动上——是了,反正是在自己屋里,别人是不会看到“大魔术师”露出这种不合礼仪的神情的。

鹅毛笔因许久未落笔墨水渐渐凝固,笔尖粘和在一起——没来由的像极了那刺入他脾脏的锋利匕首。

长叹一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却条件反射的又扳直后背——“罗伊,挺直后背!不成规矩的样子与那些下等人有什么区别?!嗯?”

“唔!先生我——”没来由地听见了他的声音,惊的向后转头想随口编个慌糊弄过去,甚至因太过急促而打翻了墨水瓶——却在望见空荡荡的屋内后额角止不住地渗汗。

“他还在……不……不……他已经死了……不对……不对……”难以置信地扶着桌沿站起身,冷汗浸湿了衬衣,掌心触及到冰凉的液体——低头一看竟是沾满了鲜血……震惊之余瞥见不远处的地上掉落在血泊之中的匕首,指尖已是冰凉到没有知觉……那么……鼻尖蓦地一凉,似有液体滴落,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身体僵硬地抬头望去呼吸几乎在抬眸看清的瞬间凝固——

崩溃地对上他仍不瞑目的瞳孔,却是已然腐烂到无法辨认——除了那一如既往温暖的灰色眼眸……

一瞬间,呼吸……时间……甚至连生命,都静止在那一霎,顺着桌腿跌坐在地上,眼前的一切渐渐不再清晰……

“嘶——唔呃……”扶着剧痛的脑袋从地上爬起,再看手心却是已干的蓝色墨迹,走至洗手台去洗掉痕迹顺便冰一下剧痛的头部,在手掌挡住视线时,从背后传来了此生听到过的最恶毒的诅咒——

“I AM ALWAYS WITH YOU.MY DEAR.”


奚天灾_Kill my love

【你魔/r】这是我的作品

——————

-all魔百日挑战(48/100)

-日常关爱庆典司仪(1/1)

-十月日更(7/31)

——————


奚太阳今天不怎么开心……所以——你们知道的

——————

-all魔百日挑战(48/100)

-日常关爱庆典司仪(1/1)

-十月日更(7/31)

——————


奚太阳今天不怎么开心……所以——你们知道的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律魔/r】不 良

——————

-all魔百日挑战(47/100)

-十月日更(6/31)

-3p。生x师。这次没有双.龙……因为正常男性根本没有两个啊……下次我一定搞双性/abo!

——————


悄悄的

——————

-all魔百日挑战(47/100)

-十月日更(6/31)

-3p。生x师。这次没有双.龙……因为正常男性根本没有两个啊……下次我一定搞双性/abo!

——————


悄悄的

奚天灾_Kill my love

【all魔/点车】感谢喜欢

占tag歉

我all魔百日(的手稿)到五十了

谢谢各位——

百日做了很多尝试

比如师徒组,路魔,魔右

质量也很杂,有些是(我觉得)还不错的,有些是(我觉得)有很多bug的

热度也平均有2、30,我觉得其实挺不错的,真的(当然和其他太太没得比,这也是我自己的文笔和篇幅的问题)

废话不多说了,开放关于百日的点车

从51-70,开放20个空位,(在写完20个之前的)点车百分之百实现

范围:一切魔右(包括双魔),只要想的出来,点什么路魔啊np啊甚至只要你喜欢你点什么天灾x瑟维,你的圈名x瑟维都可以

也可以在后面备注剧情或者玩法,不然我就自行发挥了

字数肯定500-800之间,我的百日平均每篇就这么多而已(。)

谢谢各位——

我...

占tag歉

我all魔百日(的手稿)到五十了

谢谢各位——

百日做了很多尝试

比如师徒组,路魔,魔右

质量也很杂,有些是(我觉得)还不错的,有些是(我觉得)有很多bug的

热度也平均有2、30,我觉得其实挺不错的,真的(当然和其他太太没得比,这也是我自己的文笔和篇幅的问题)

废话不多说了,开放关于百日的点车

从51-70,开放20个空位,(在写完20个之前的)点车百分之百实现

范围:一切魔右(包括双魔),只要想的出来,点什么路魔啊np啊甚至只要你喜欢你点什么天灾x瑟维,你的圈名x瑟维都可以

也可以在后面备注剧情或者玩法,不然我就自行发挥了

字数肯定500-800之间,我的百日平均每篇就这么多而已(。)

谢谢各位——

我爱你们——


奚天灾_Kill my love

【魔右/r】急迫

——————

-all魔百日挑战(46/100)

-十月日更(5/31)

-abo。纯魔右,左位无名字透露。

——————


奚太阳der驾驶舱:点开之后黄色框下面有两个按钮,按p开头的,手机看着看着会有一个提示框,在 I agree那里打勾

——————

-all魔百日挑战(46/100)

-十月日更(5/31)

-abo。纯魔右,左位无名字透露。

——————


奚太阳der驾驶舱:点开之后黄色框下面有两个按钮,按p开头的,手机看着看着会有一个提示框,在 I agree那里打勾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pwp】梦里真的什么都有

——————

-all魔百日挑战(45/100)

-十月日更(4/31)

-幼年瑟维注意,师徒亲情向,四季之首梦注意

——————


lof我真的好爱你。深情款款。

——————

-all魔百日挑战(45/100)

-十月日更(4/31)

-幼年瑟维注意,师徒亲情向,四季之首梦注意

——————


lof我真的好爱你。深情款款。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瑟维的兔子整个六月份都不开心(2)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十月日更(3/31)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2/30)


 


 


啊。对,又是我,Wolkers,瑟维的一只黑兔子。


 


节假日之后瑟维主人总是会特别闲,毕竟收拾残局这种事情并不是他的工作。但是克利切不一样,节假日很忙,节假日过后也还是很忙,因为他是一间孤儿院的院长,每天都要照顾孩子,有时候甚至是彻夜不归——这个时候瑟维主人就会有很大意见。


 


我已经想象到今天没什么好写的,无非就是瑟维主人刷刷手机,睡会觉,睡醒吃东西这些无聊的事。


 ...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十月日更(3/31)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2/30)


 


 


啊。对,又是我,Wolkers,瑟维的一只黑兔子。


 


节假日之后瑟维主人总是会特别闲,毕竟收拾残局这种事情并不是他的工作。但是克利切不一样,节假日很忙,节假日过后也还是很忙,因为他是一间孤儿院的院长,每天都要照顾孩子,有时候甚至是彻夜不归——这个时候瑟维主人就会有很大意见。


 


我已经想象到今天没什么好写的,无非就是瑟维主人刷刷手机,睡会觉,睡醒吃东西这些无聊的事。


 


Copperfield被瑟维主人当做抱枕,没狐狸陪我玩,所以我又在兔子堆里睡了


 


直到Copperfield这只肉食动物把兔子们都吓跑,我才发现克利切回来了。


 


……为什么克利切这么早回来了?


 


我看到克利切把瑟维按在沙发上,瑟维的脸红得像Copperfield的狐狸毛一样,然后推开了克利切。


 


哦。我大概想象到克利切一回来看见瑟维抱着Copperfield于是就拎着Copperfield的耳朵把他扔出去。


 


简直是暴行,他有爱心对孩子怎么就没爱心对动物! ̄へ ̄


 


而且克利切居然还想在这里脱了瑟维主人的衣服欺负主人?太过分了,还好瑟维及时把克利切推开了。


 


“会提前发.情。”瑟维主人说。


 


……什么是提前发.情。


 


因为我们公兔子天天发.情,所以真的很难懂。


 


Copperfield说小兔子不要想这些。


 


好吧Orz


 


接回来,克利切还说了什么“提前要个孩子”“发不发.情克利切照样干你。”瑟维主人的脸又红了几个色号,但没过多久他就说我:“小心我让你易感期独守空房。”


 


你们人类真的难懂。不好意思主人你每天让我们这些在发.情期中的兔子独守空房好吗。


 


就当你们人类特殊一点吧 。


 


到了晚饭时候,瑟维吧唧了半天点心当然不饿,但是克利切不一样,于是克利切和瑟维就互相推辞做饭。


 


“克利切要抓你的兔子炖了吃。”克利切笑着说。


 


“别想,我要让你带的那群孩子感受一下魔术的氛围,比如水箱逃生。”瑟维也笑着说。


 


哇你们不要笑着讨论这么恐怖的事情啊ヽ(*。>Д<)o゜要吃就吃Copperfield。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是瑟维主人去做饭了,也没有做什么爆炒兔子之类的东西,反正就是很平常的晚饭时间。


 


瑟维主人今天连闭眼小睡都是带着笑的,心情挺不错吧。


 


“笑什么呢。”克利切问他,怀里抱着某只狐狸,当然那只狐狸毕竟是瑟维的宠物,还是跑到瑟维的怀里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瑟维主人在开心点什么,吃了半天的点心吗?不对,要是克利切没有早回来,瑟维主人能吃一天。


 


啊……为什么呢?


 


克利切的手不怀好意地抚摸着瑟维的后颈,瑟维拿开他的手,说:“明天我要上班。”


 


两者有什么联系吗?你们人类真的难懂。


 


“没事,反正你没多久就是发.情期。”


 


“别忘了我可以打抑制剂。”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拆穿主人了,我作为主人的兔子,有什么没见过?有,抑制剂。


 


连克利切都笑话瑟维了,瑟维咬牙切齿道一声晚安就上了床,克利切顺手关掉了灯。


 


啊,晚安,一些乖巧的wolkers乖巧入睡。


 


许愿半夜不要被瑟维主人的叫声吵醒。


 


6.2


wolkers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瑟维的兔子整个六月份都不开心(1)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十月日更(2/31)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1/30)

 


我是Wolkers,对对对,就是瑟维那只黑兔子,我们中秋节见过的´∀`


没想到你们这么喜欢我啊(不要脸),所以我就试着把6月份记录下来。啊,在中秋节的时候我也随便写过一点东西,在这。...

——社魔,瑟维的兔子视角

 
 

——十月日更(2/31)

 
 

—— @冬鸟 菇子 肥啾啾 求婚礼物(1/30)

 

 
 

 

 
 

 

 
 

我是Wolkers,对对对,就是瑟维那只黑兔子,我们中秋节见过的´∀`

 
 

 

 
 

没想到你们这么喜欢我啊(不要脸),所以我就试着把6月份记录下来。啊,在中秋节的时候我也随便写过一点东西,在这

 
 

 

 
 

今天是6月1号,儿童节。

 
 

 

 
 

当然我的主人瑟维并不觉得这和他有什么关系——直到克利切一大清早跑去孤儿院半天没回来。

 
 

 

 
 

我明显觉得瑟维主人今天暴躁了很多,早上十点,他照例抓几只兔子去表演。他向来只抓白兔子,因为我这只基因突变的黑兔子不惹人喜欢,但是瑟维心不在焉到把我扔进笼子里了。

 
 

 

 
 

——阿妈我得左啦!

 
 

 

 
 

六一儿童节嘛,瑟维就是再不喜欢孩子也要面对比平时多几十倍的熊孩子,还要强颜欢笑给他们发糖果。

 
 

 

 
 

然后我在主人的袋子里探出一个头透气,正好看见克利切带着一群孩子走过来。

 
 

 

 
 

我扯扯瑟维的衣服,却被他塞回去。

 
 

 

 
 

“别吵,再吵我就把你送出去。”

 
 

 

 
 

好凶QAQ

 
 

 

 
 

我只好委委屈屈地和那几只白兔子诉苦,没过多久,我的耳朵就被人抓了起来。

 
 

 

 
 

“哇!魔术师叔叔真的有兔子耶!”

 
 

 

 
 

废话!什么熊孩子,快把我放下!

 
 

 

 
 

瑟维把我抢过来,我还以为他要狠狠教训这个孩子,没想到他只是平静地说:“克利切,拎兔子耳朵是会遗传的吗?”

 
 

 

 
 

哦,是那个克利切指使的,我懂了。

 
 

 

 
 

那个熊孩子躲到克利切身后,眼睛的水灵程度和那只最爱哭的白兔子有的比。

 
 

 

 
 

克利切漫不经心地道歉,显然没有听懂瑟维话中有话。于是瑟维咬牙切齿地说:“你一大早上起来跑去陪这些孩子,怎么不见你道歉?”

 
 

 

 
 

克利切这才听懂瑟维的弦外之音。

 
 

 

 
 

“那你又不让克利切射在里面,不然我们早就有几个孩子了。”

 
 

 

 
 

我看到瑟维的脸红了几个色号,然后慌忙捂住克利切的嘴。

 
 

 

 
 

“闭嘴,这是公共地方!”

 
 

 

 
 

到了晚上,克利切最喜欢的那只狐狸Copperfield被克利切揉了一遍又一遍,直接导致没狐狸陪我玩。我只好随便乱跑,正好撞见了瑟维主人从浴室里出来看见克利切在摸狐狸,然后对着克利切冷笑了一声进了卧室啪嗒一声把门锁上。

 
 

 

 
 

还好我也溜了进去。

 
 

 

 
 

瑟维把我抱了起来,一边抚摸我的背一边抱怨说克利切今天早上忘了给他早安吻还跑去陪孩子晚上陪狐狸反正就是不陪他。

 
 

 

 
 

……哦,主人你变了,你不是这样的。

 
 

 

 
 

还有,主人你与其对我说还不如对克利切说。

 
 

 

 
 

我作为瑟维的兔子,有什么世面我没见过。我能撑住,真的能撑住。

 
 

 

 
 

后来瑟维还是把门开了,还好克利切记得给一脸“我好困啊离我远点”的瑟维主人一个晚安吻,不然瑟维可能就自动自觉宁愿睡沙发也不和克利切睡一张床了。

 
 

 

 
 

我跑去找Copperfield玩,Copperfield吐槽说克利切快要把他摸秃了,还说Copperfield很像瑟维主人。

 
 

 

 
 

嗯……

 
 

 

 
 

反正我是不能想象瑟维乖乖巧巧地躺在克利切怀里任他乱摸。克利切真的想想就好。

 
 

 

 
 

晚安,梦里什么都有。

 
 

 

 
 

6.1

 
 

Wolkers

 
 

 

 
 

 

 

奚天灾_Kill my love

【幸魔】让步

——10月份.日更.每天十分钟计划(1/30)


 1 


馆长瑟维最喜欢的一件艺术品是晶蓝海螺,人们都说。


 那镇馆之宝的确漂亮,整个海螺都是半透明的蓝色,放到海盗船长的手里也会是最受宠的宝物。


 但是历史轴的胜利者永远不是过去的人。


 人们天真地赞叹,却不知道真正的宝物是瑟维馆长耳上的耳环。 



博物馆里大都是海洋来的“客人”,把它们从海里请上来的人,都来自一位匿名为“幸运儿”的人鱼。


 幸运儿是人鱼海城里的小王子,却对瑟维这位商人一见钟情,瑟维倒...

——10月份.日更.每天十分钟计划(1/30)



 1 



馆长瑟维最喜欢的一件艺术品是晶蓝海螺,人们都说。


 那镇馆之宝的确漂亮,整个海螺都是半透明的蓝色,放到海盗船长的手里也会是最受宠的宝物。


 但是历史轴的胜利者永远不是过去的人。


 人们天真地赞叹,却不知道真正的宝物是瑟维馆长耳上的耳环。 





博物馆里大都是海洋来的“客人”,把它们从海里请上来的人,都来自一位匿名为“幸运儿”的人鱼。


 幸运儿是人鱼海城里的小王子,却对瑟维这位商人一见钟情,瑟维倒也很喜欢这金发小男孩,就每月在海里与他见上几面,幸运儿有时也送上一些东西给瑟维。 


“这样不好吧?”瑟维没有接过幸运儿手里的珠宝。


 “我家里都是。” 


——的确,只要够稀奇,人类就认为那是宝物。 



3



 幸运儿送的东西瑟维大多放在博物馆展出——除了他耳上的那对和幸运儿一模一样的耳环


 “这是我们人鱼的求婚礼物……和你们人类的戒指一样。”


 “哦……谢谢。”瑟维低头看着手上湿哒哒的耳环,假装没有看见幸运儿红透了的脸。 


——求婚礼物啊……你想娶我吗? 



4



 那对耳环成了瑟维最喜欢的首饰。 毫无商量的,瑟维给了幸运儿一个红盒子。


 “是、戒指吗?” 


“嗯,作为回礼——嫁给我吗?”


 “但是……你知道的,我是王子。所以、可以委屈一下你……呃……嫁给我吗?”



 5



 瑟维喜欢那金发美人鱼,像那金发美人鱼喜欢他一样。 


小王子结婚了。

奚天灾_Kill my love

【路魔/车】哈莱姆

——————

●all魔百日挑战(44/100)

●维诺马尼亚x瑟维

●维诺马尼亚:得到色欲主君的力量,所有他喜欢的异性都会对他一见钟情,建立了一个叫哈莱姆的国度,详情见日V七宗罪系列曲的《维诺马尼亚公爵的疯狂》

——————

——————

●all魔百日挑战(44/100)

●维诺马尼亚x瑟维

●维诺马尼亚:得到色欲主君的力量,所有他喜欢的异性都会对他一见钟情,建立了一个叫哈莱姆的国度,详情见日V七宗罪系列曲的《维诺马尼亚公爵的疯狂》

——————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约翰x瑟维】与师同笼

❗:师徒不伦/恋师/恋童

❗:受位第一人称

❗:幼年车含有

❗:约翰.亨利.安德森x瑟维.勒.罗伊

注:这篇因为许多原因无法显示,请戳进 @天灾_奚生 置顶看

 @蛋黄 小可爱生日快乐!一定要天天开心!

_我一个学生用第一人称写学生受位真的特羞耻,强烈建议绑文/语c/CP这么玩√

❗:师徒不伦/恋师/恋童

❗:受位第一人称

❗:幼年车含有

❗:约翰.亨利.安德森x瑟维.勒.罗伊

注:这篇因为许多原因无法显示,请戳进 @天灾_奚生 置顶看

 @蛋黄 小可爱生日快乐!一定要天天开心!

_我一个学生用第一人称写学生受位真的特羞耻,强烈建议绑文/语c/CP这么玩√

奚天灾_Kill my love

:十分钟挑战 


1. 

约翰是第一个拿到瑟维分化报告的人。 

——是O啊,黑巧克力味的。 

这就让约翰有点为难了,约翰是一个A,而且没有伴侣,身边的助手和学生都是B——总而言之就是只有瑟维是O。

 而A和O是很容易发生一夜情的。 

——还是回避好了,他还没成年,和他做就是伤害他。 


2. 

瑟维是约翰的一位学生,约翰很欣赏他——但一位合格的老师从不溺爱学生,他没有把这份欣赏让瑟维知道。

 瑟维是一个自大的同时也拥有自大的资本的学生,天赋与努力都让他高人一等,但他很在意别人对...

:十分钟挑战 



1. 

约翰是第一个拿到瑟维分化报告的人。 

——是O啊,黑巧克力味的。 

这就让约翰有点为难了,约翰是一个A,而且没有伴侣,身边的助手和学生都是B——总而言之就是只有瑟维是O。

 而A和O是很容易发生一夜情的。 

——还是回避好了,他还没成年,和他做就是伤害他。 


2. 

瑟维是约翰的一位学生,约翰很欣赏他——但一位合格的老师从不溺爱学生,他没有把这份欣赏让瑟维知道。

 瑟维是一个自大的同时也拥有自大的资本的学生,天赋与努力都让他高人一等,但他很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尤其是约翰老师。 

他承认他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让他的老师看到自己。 

——被自己的老师忽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会不知道你有多好,然后把机会拱手让人。 

瑟维这么解释道。


3. 

晚上的时候,助手把几颗药丸交给瑟维,强调一定要在17号那天晚上吃掉,因为18号是瑟维的发情期。 


但这天只是15号,真正到了17号晚上那几颗药丸却在柜子底下好好待着。 


“天……我的药呢?我记得它在桌子上的……” 

瑟维觉得浑身燥热,终于忍受不住的时候出门扶着墙叩响了自己老师的门口。


4. 

瑟维也说不清他为什么要找约翰,明明找助手也是可以的——但是找他就对了。 

约翰闻到那股黑巧克力味时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在瑟维叩下指关节的一瞬间就开了门。

 ——果然。 “老师……我好难受……您有多点抑制剂吗?” 

还好A的抑制剂也对O稍微起作用,约翰忍着把他就地正法的冲动颤抖着把有急用的针管抑制剂打进瑟维的手臂。


5. 

“呃……老师、好像不行……” 

——当然不行,我在你面前呢。

 “罗伊、你先回房间。”约翰捂着额头,他真的不想瑟维第一次发情就被他伤害。

 “可是……我不舒服。” 

“……乖,过来。”约翰搂着那个小家伙,小心翼翼在他的后颈咬上一下:“好点了吗?”

 “这个是标记吗?” 

“是的”

奚天灾_Kill my love

_(:з」∠)_

我想搞10月份31days

来吗来吗

限魔右(不包括双魔)

_(:з」∠)_

我想搞10月份31days

来吗来吗

限魔右(不包括双魔)

奚天灾_Kill my love

【社魔】瑟维的兔子每天都不开心

——送给冬鸟 @冬鸟.勇与寒冬之抗衡 ,中秋节不要快乐,每天都要快乐

——瑟维的兔子视角。

——现代向


我叫Wolkers,是一只黑兔子。


我喜欢瑟维,瑟维,和瑟维。


瑟维是我的主人,可能是因为在一群白兔子里面我十分显眼所以他最喜欢我吧。


先不管,喜欢我们兔子的都是天使!


但是最近,有一个叫克利切的人整天欺负瑟维主人。


具体就是把瑟维的衣服扒掉然后在各种地方折磨主人。


平时瑟维都不叫出声的,那个叫克利切的一搬过来我就时不时听到瑟维的惨叫,还经常看...

——送给冬鸟 @冬鸟.勇与寒冬之抗衡 ,中秋节不要快乐,每天都要快乐

——瑟维的兔子视角。

——现代向

 

我叫Wolkers,是一只黑兔子。

 

我喜欢瑟维,瑟维,和瑟维。

 

瑟维是我的主人,可能是因为在一群白兔子里面我十分显眼所以他最喜欢我吧。

 

先不管,喜欢我们兔子的都是天使!

 

但是最近,有一个叫克利切的人整天欺负瑟维主人。

 

具体就是把瑟维的衣服扒掉然后在各种地方折磨主人。

 

平时瑟维都不叫出声的,那个叫克利切的一搬过来我就时不时听到瑟维的惨叫,还经常看到瑟维捂着腰,或者穿得超级厚(肯定是不想别人看到他的伤疤!)

 

说到他搬过来的时候,我就气到炸毛。

 

因为瑟维主人的信息素是奶味的,所以我们这些宠物一听到瑟维回来了就窜过去挤在他的脚边,然后他会把我们一只只抱起来,逐个亲。

 

o(〃'▽'〃)o

 

但是那天,克利切搬过来了,我毫无心理准备撞错人,然后瑟维就在笑我,克利切用脚踢踢我,然后拽着我的耳朵把我拉起来。

 

“不能拎兔子的耳朵。”瑟维把我抱过来顺毛。

 

是!真!的!不!能!拎!兔!子!的!耳!朵!

 

可瑟维虽然帮我顺毛,但他一直看着克利切丝毫没有一点点责怪的意思。

 

我好委屈。

 

然后瑟维去洗澡,克利切居然在瑟维刚开门而没关上的时候挤进去说要一起洗?他没听到瑟维在拒绝吗?

 

然后我就听到瑟维主人的叫声。

 

起码一二个小时以后,克利切扶着瑟维出卧室。

 

不好意思那个奶香味太浓了所以我又滚了过去。

 

克利切第二次拎着我的耳朵在瑟维面前晃:“你看,你的兔子都被你弄发.情了。”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然后瑟维拔了我的一撮毛。

 

委委屈屈。我是一只没有兔权的秃毛兔子。

 

我一定要找时间报复克利切。

 

然后我告诉那只叫Copperfield的狐狸之后,他沉默着说主人不会喜欢我这样做的,然后叼着正在扒主人卧室门口的我离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