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琼恩雪诺

2232浏览    97参与
飞鸟与鹿

【同人】骑着世界的骏马(2)

久违的更新!这次写的内容是合集封面图。

时年十二岁的小女王莱安娜·坦格利安正坐在王座厅中较小的王座上,漂亮的小脑袋枕着胳膊。时任国王之手的提立昂·兰尼斯特在她身边,手捧一本厚厚的书,在读些什么,但显然小女王什么都没听进去。她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睛出神地望着前方,一眨不眨,好像要穿越重重的高墙,一直望向另一个大陆。红堡顶上,她的小龙“黎明”在上方低低的盘旋。幼龙的嘶叫声充斥着整个红堡。

重建后的君临上空曾经一度有过四条龙同时翱翔天际的盛况。而今只剩下了最幼小的一条。遮天蔽日的卓耿随着她的长兄、如今的国王戴伦三世去了厄索斯,父亲曾经的龙雷戈则随长姐维桑尼亚去了北境——她...

久违的更新!这次写的内容是合集封面图。

时年十二岁的小女王莱安娜·坦格利安正坐在王座厅中较小的王座上,漂亮的小脑袋枕着胳膊。时任国王之手的提立昂·兰尼斯特在她身边,手捧一本厚厚的书,在读些什么,但显然小女王什么都没听进去。她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睛出神地望着前方,一眨不眨,好像要穿越重重的高墙,一直望向另一个大陆。红堡顶上,她的小龙“黎明”在上方低低的盘旋。幼龙的嘶叫声充斥着整个红堡。

重建后的君临上空曾经一度有过四条龙同时翱翔天际的盛况。而今只剩下了最幼小的一条。遮天蔽日的卓耿随着她的长兄、如今的国王戴伦三世去了厄索斯,父亲曾经的龙雷戈则随长姐维桑尼亚去了北境——她还记得上一次去北境的时候,绿龙的长啸和黑狼的嚎叫声混杂着在略显空旷的临冬城内不断回荡——虽然雷戈的旧伤始终未能真正愈合,但广袤的北境大地上仍然可以常常见到它庞大的投影。而她的小哥哥也早在五年前便带着他从襁褓中孵化出的幼龙去了谷地,炭黑的小龙从此日夜梭巡于孤寒的鹰巢城之上与嶙峋的群山之间。

“黎明”亦是孵化于莱安娜的襁褓里,此时它已经可以勉强载起一个人。以往,莱安娜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骑上她的小龙,缓慢地、低低地绕着君临城飞翔,享受着整个君临居民们敬仰的目光。偶尔她也会飞去龙石岛、北境和鹰巢城,去找她的哥哥姐姐们。如果不是她的龙太小,她甚至想一直跨越狭海,飞去遥远的厄索斯。

但近日,莱安娜显然没有骑龙的心情。

“我们的女王陛下今日是对故事不感兴趣了吗?”提立昂合上书本,略带调侃地笑道,“‘龙骑士’伊蒙的故事,你以前可是最喜欢了。”

“我早就不是小孩子啦。”莱安娜撇嘴道,“而且我最喜欢的才不是这个。我最喜欢的是少龙主戴伦一世的故事,和父亲一样。”不知道戴伦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她心里暗暗地想。在戴伦远征厄索斯的这段时间里,她几乎日日都寝食难安。她忧心忡忡地向新旧诸神祈祷,祈祷诸神能保佑她的哥哥平安归来——在此之前她总是做些无端的噩梦,梦到哥哥像曾经的少龙主、像父亲母亲、像她认识的所有让她憧憬却一去不返的人一样就此陨落异国他乡。尽管她不断告诫自己:我不仅是戴伦的妹妹,我还是七国的王后,是龙之母和白狼王的女儿。我是真龙血脉。我需要像他们一样强大。但她究竟还只有十二岁,依然还会像其他普通孩子那样躲在被窝里偷偷抹眼泪,为远在异地的兄长和早已阴阳相隔的双亲流下忧惧和思念的泪水。

——“不要担心。”而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摄政中的一位、也是她的堂叔布兰登·史塔克就会非常敏锐地察觉到小女王的不安,带着他一惯高深莫测又毫无温度的微笑,如此简短地安慰她。“戴伦陛下最终会战胜敌人,然后凯旋。”这位绿先知数十年如一日的脸上确实很少看到担忧的神色。

值得庆幸的是,厄索斯的战况果真如他所说,令人倍感欣慰。不断有渡鸦远渡重洋,黑色的翅膀带来不那么黑暗的消息——信上说奴隶主的残存势力已得到清理,戴伦陛下基本稳定了厄索斯的局势,不日将返回君临。

信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寥寥几行字。收到信后的莱安娜激动得落下泪来,而国王之手提立昂·兰尼斯特却皱起了眉头:他感受到了这封信背后浓浓的血腥之气。其他的摄政们恐怕也多少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我们来讲讲少龙主的故事如何?”

“不要。那个故事我都已经听得会背了。而且我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莱安娜兴趣缺缺地玩着自己银金色的头发丝,双眼漫不经心地扫视着王座厅两侧摆放的巨龙头骨——虽然在战争中它们损坏过半,但母亲还是执意要把剩下勉强完好的重新摆放上来——忽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不然你给我讲讲我父母的故事吧,我还没有完整地听过他们的故事呢。”年轻的小女王突然来了兴致。

提立昂看起来有些吃惊。“这恐怕是个非常长的故事。”

“那你慢慢说,我慢慢听。”小女王仍然兴趣不减,满脸期待。

侏儒忍不住笑了。他伸出手想要轻轻抚摸一下女孩柔软的银发,就像以前无数次——在她小时候那样。然而最后他还是讪讪地收回了手,似乎是觉得这样有些不合礼数。“这个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

侏儒的语速被放得很慢,似乎陷入了悠久的回忆中。

窗外灿烂的阳光照射进来,女孩银金色的长发瀑布般披散下来,此时沐浴在日光下,散发出淡淡的、神圣的光辉,宛若银子铸就的神像。而在侏儒的胸前,国王之手的徽章映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个故事很长很长,长到可以追溯到两个王朝以前。也许你听到一半,就要阖上眼睛打起瞌睡了。所以我今日就先来讲讲你最感兴趣的部分——十余年前在这座城市发生的最后一场战斗,关于你的父母如何拿下君临的故事。彼时你还远未出世,你的哥哥姐姐们也只是襁褓里哭泣的婴儿…….

susuo

凛冬将至

追了很久的史诗级电视剧,其实最后一集还没看到,是在不忍心看啊

里面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

每个人我都喜欢,

希望这个你们能喜欢,

真是的10张不够放!

凛冬将至

追了很久的史诗级电视剧,其实最后一集还没看到,是在不忍心看啊

里面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坏的一面

每个人我都喜欢,

希望这个你们能喜欢,

真是的10张不够放!

橙子三只

囧丹Disney

大神(Daud Nugraha)给我绳命T.T 太可爱了,这么飞过君临我可以。

囧丹Disney

大神(Daud Nugraha)给我绳命T.T 太可爱了,这么飞过君临我可以。

Mel

【囧丹|授权翻译】Thoughout The Ages(转世au,虐 )

作者:mango22


梗概:“不要悲伤。 任何你失去的东西都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 - 鲁米

古往今来,琼恩和丹妮莉丝一次又一次转世重生,找到了彼此,又一次失去了彼此。


AO3授权:Omg thank you! And yes of course you can, thanks for asking permission first and feel free to send me the link haha ❤


译者的话:我回来了!!前段时间有点忙,翻了一个小短篇,原文微虐但也很美,大概就是琼恩记得一切但丹妮不记得这样的设定(这个听上去就很虐了)好啦话不多说我上文...


作者:mango22


梗概:“不要悲伤。 任何你失去的东西都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 - 鲁米

古往今来,琼恩和丹妮莉丝一次又一次转世重生,找到了彼此,又一次失去了彼此。


AO3授权:Omg thank you! And yes of course you can, thanks for asking permission first and feel free to send me the link haha ❤


译者的话:我回来了!!前段时间有点忙,翻了一个小短篇,原文微虐但也很美,大概就是琼恩记得一切但丹妮不记得这样的设定(这个听上去就很虐了)好啦话不多说我上文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085647/chapters/45342457






Throughout The Ages



他总是找到她,又失去她。

 

琼恩是那个记住一切的人,那个承担着过去的负重,承担着真相的人。

 

当他第一次在集市上见到她的时候,他忘记了如何呼吸。她穿着白色的裙袍,头发披散在她身后,看上去年轻而无忧无虑。

 

太年轻了,以至于让人难以适应她此刻正怀着孩子。

 

她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认真地查看着小摊上水果的刮痕,琼恩的心因渴求而疼痛万分。

 

当她难以蹲下拿起篮子时,琼恩立刻冲上去帮忙。她看着他眼中满是感激,向他道谢。

 

她的笑容太过友善了。

 

无知是福。

 

琼恩看着她走开,一千句话卡在他的喉中,他没有给其中任何一句发声的机会,而是默默在心中立下誓言:他会竭尽一切所能去保护她,他不会再让历史重演。

 

这就是他的目标,这就是他被赐予第二次机会的原因,他想。

 

当他知道她难产而死的时候,他的内心再度像之前那样感到一片空虚。

 

就像我的母亲,就像她的。

 

他在不久之后追随了她。

 

 00000000


他们再次见面时他成了接近死亡的那个。

 

一个二战士兵,重度受伤,失去了一条胳膊,左脸本应该是眼睛的位置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空洞,每个人看着他都仿佛像一场已经失败的战役。

 

除了那个有着不同寻常的紫罗兰色眼睛的护士,她日夜照顾着他,治疗他的伤口,喂他食物,帮他换衣服。

 

有些夜晚她只是在他身边坐下来读他选择的书,她轻柔的声音让他平静入睡,即使顶着那些难以忍受的疼痛。

 

她是他唯一的慰籍,唯一的喜悦。

 

一个月后她在一场敌人的攻击中被枪打死。

 

他也在同一晚屈服于自己的伤痛。


 0000000000

 

这次群星没能成功排成一线,他是一个成年男人而她是一个孩子。

 

一个十岁大的孩子,他所教班里新来的学生。

 

求你了。他哀求道,向任何为此负责的灵体,把他们困在这个诅咒中的事物。

 

让他们相聚只为了拆散他们。

 

请别再伤害她,这次带走我吧,惩罚我,放过她。

 

但一切还是照旧发生了。

 

她突然病了,在他眼前凋零逝去。

 

一个健康的小女孩因为一种无法诊断的疾病死去,排除他进入了她的生活这一事实的原因之外。

 

一场车祸在一周后也取走了他的性命。


000000000

 

 一次, 命运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他们是亲戚。

 

她是他从未谋面的远房姑姑,而他是她只听说过一两次的遥远的侄子。

 

当他们在酒吧里“意外”见面,她并不知道他是谁,所以当她开始调情时,琼恩知道他应该让她停下,告诉她他的真实身份。

 

然而他恰恰做了相反的事,他猛地捧住她的后脑亲吻了她,如此强烈的反应让她措手不及,不过她很快便适应了那种震惊开始回吻他,但这对他来讲还不够。

 

他带她回到了他的公寓,领她走上台阶。他们躺倒在床上,他的冲动近乎狂乱,这种急切逗笑了她。

 

我又不会消失。她在亲吻间对他说道。

 

他只是用抱得更紧,亲得更深来回复她。

 

当她用双唇说出他的名字,他几乎想要纠正她。

 

是琼恩,我的名字是琼恩,而你的名字是丹妮莉丝。

 

当她在第二天早晨发现了他们的家庭相片时她吐了,感到难以置信的恶心。她转向他,用一半指责一半质问的眼神看着他。

 

你知道这件事吗?告诉我你不知道。

 

他想对这其中的讽刺意味发笑,真是个笑话,一个tm精心编造的巨大笑话。

 

时间让他变得越发恶劣,生硬倔强和不讲道理。

 

所以他没有否认,他看着恐惧出现在她的眼中,她逃离了他。

 

没有爱,只有恐惧。

 

他终于明白了那几辈子之前他给她的感受。

 

他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消息,但当他在不到一个月后发现自己已经进入癌症晚期时,他心里明白她已经死去了。

 

我来了丹妮。

 

000000000

 

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

 

他们相遇,在无法避免的死亡的阴影带走他们之前,得到短暂的愉悦,密切关系,爱和关慰。

 

直到他们再度重生。

 

琼恩无法想象对他的背叛还有什么比这更残酷的惩罚。

 

你曾经杀死过她,现在你要看着她以不同的方式接受相同的命运,这都是因为你。

 

他甚至试着去避免见到她,但结果总是适得其反,命运总是会把他们推到一块。

 

提利昂曾说过她相信那是她的命运,事实上这同样也是他的。

 

他诅咒把他们引致这种境地的命运。

 

他愿意付出一切让它停下来。

 

00000000000

 

这次与以往不同。

 

这一世他们被允许成为恋人,去一同享受不止是碎片般稀少的幸福。

 

琼恩等而又等,他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直到她想起来。

 

琼恩。百年的记忆猛地冲进她的脑海,她痛苦的哭喊出他的名字,双手抓住自己的脑袋。

 

当他试着去安慰她时,她躲开了他的触碰。

 

丹妮,求你了。他下意识地说道,激起了那段记忆,想起他上次说出这句话之后的所作所为,她拿起钥匙向她的车跑去。

 

她看着他的影子在后视镜中慢慢消失,无助地站在那里看着她再次离他而去。


000000000

 

事实证明,命运对他们有另外的安排。

 

她怀孕了。

 

当丹妮发现时,告诉他会是她想做的最后一件事,她已经和他断绝了联系,渴望得到一种远离他和自己过去所有暴力的新生活。

 

他们之间所有的罪行,所有的愧疚和恐惧还有怒火。

 

所幸的是,他并没有来找她,这让她感到宽慰,她时常告诉自己。

 

然而美好的回忆就如同那些糟糕的一样,这一世和之前的那些一样,他们同样缠扰着她。

 

她比任何时候都要想回到过去消除一切,清洗她的脑海直到它变得一干二净。

 

即便她的孩子正在她体内生长,她知道,即便如此,这个孩子是他唯一不愿被收回的事物,他将会是她的救赎,他将会是她最大的弱点。

 

当她感受到第一波阵痛时,她为他屈服了,在她的邻居冲着把她送进医院时,她拨通了她近乎一年都没有打过的那串号码。


00000000000

 

 

琼恩几乎不敢相信她的耳朵,在几个月的沉默之后接到电话得知自己将要成为一个父亲是十分震惊的,同等的恐惧和希望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心。

 

让她们平安无事,拜托了,就一次,让她们安全度过。

 

她们当然没有。

 

一个矛盾在分娩的过程中产生,医生给了他两个明确的选择,母亲或者孩子,他知道她想要什么,但他不愿在乎。

他选择了她。

 

当一切结束后她抱着他们死去的孩子,他终于明白了。

 

只有一命才能换得一命。

 

丹妮把她孩子的手放到她的唇前,挨个亲吻他的小小指头,泪水顺着他没有生气的胳膊流下。

 

她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他。

 

我们对彼此做了什么?琼恩。

 

她再也没有力气继续抗争,在极度的疲惫下,她垮倒在他的怀中。

 

不愿再让她淹没,这次他会把她带到彼岸,就像他几百年前本应该做的那样。

 

他做到了。


00000000000

 

 

他总是找到她,这次他不会再失去她。

 

飞鸟与鹿

【同人】骑着世界的骏马(1)

久违的更新......学车真是太累了,累得我只想刷CK2的冰火mod不想码字.......

我其实是想把这篇文里囧和龙妈的大蛾子写成少龙主戴伦+弱化版梅葛的形象的,可能没写好,有种龙傲天的赶脚= =想模仿血与火的叙事风格,果然我这个渣渣又没模仿好.......

·
·
君临血战后的第十五年是个标志性的时间点。在这年的十月份,数百艘高扬着血龙旗帜的船只从黑水湾靠了岸。与之同来的,还有巨龙。

巨龙卓耿——原本属于丹妮莉丝女王的龙,现在,它属于女王的长子,铁王座的继承人戴伦·坦格利安三世。卓耿如今已遮天蔽日,以至于常有人觉得即使是“黑死神”再...

久违的更新......学车真是太累了,累得我只想刷CK2的冰火mod不想码字.......

我其实是想把这篇文里囧和龙妈的大蛾子写成少龙主戴伦+弱化版梅葛的形象的,可能没写好,有种龙傲天的赶脚= =想模仿血与火的叙事风格,果然我这个渣渣又没模仿好.......

·
·
君临血战后的第十五年是个标志性的时间点。在这年的十月份,数百艘高扬着血龙旗帜的船只从黑水湾靠了岸。与之同来的,还有巨龙。

巨龙卓耿——原本属于丹妮莉丝女王的龙,现在,它属于女王的长子,铁王座的继承人戴伦·坦格利安三世。卓耿如今已遮天蔽日,以至于常有人觉得即使是“黑死神”再世,也不过如此。

它从厄索斯大陆而来。

年轻而勇猛的戴伦陛下终于结束了对厄索斯大陆长达两年之久的镇压与征服,骑着遮天蔽日的巨龙卓耿,带着他的舰队满载着战利品和胜利的喜悦,回到了维斯特洛。

关于这场跨越狭海的战争,根据参与其中的众多士兵的描述,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场光辉至极的胜利。战火席卷了西厄索斯从狭海沿岸到骸骨山脉大大小小几乎全部的贸易城邦和多斯拉克的部落,半数以上曾经显赫的家族遭到清剿和灭顶之灾,多斯拉克的部众们也早在戴伦国王亲自御龙翱翔于草海之上时,就选择了臣服。尤其在吟游诗人们的口中,这场战争更是添加了浓厚的神话色彩:少年国王骑着巨龙,身先士卒,奴隶和自由民们热泪盈眶,仿佛他们的“弥莎”重现人世;前奴隶主们躲在高墙之后瑟瑟发抖,最终和他们的美梦一起化为灰烬;多斯拉克的骑兵为他攻城略地,老妪妇孺们则称呼他为“骑着世界的骏马”,就像曾经称呼他的母亲“卡丽熙”…….当然,我们都应该知道吟游诗人的歌谣总要比事实夸大数倍。

龙之母和白狼王曾骑龙征服(好吧,或者说解放)厄索斯西大陆——关于女王的这些丰功伟绩也许我们在后面会详细讲述——但显然没有解决好战争之后的问题,这也因此导致了他们离世后厄索斯的混乱局面。各城邦的前奴隶主们蠢蠢欲动,甚至高举反旗,妄图恢复他们往日的地位。在他们看来,坐在铁王座上的是个乳臭未干的孩童,他手下的贵族老爷们则是无能软弱之辈,而能够驾驭巨龙的龙之母已经死去,再也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

当弥林的佣兵团团长达里奥·纳哈里斯将消息传到君临时,曾经臣服于龙之母的城邦几乎已经完全陷落,只剩下弥林一座孤城。得知消息,刚刚平定完国内叛乱的戴伦国王,再也压抑不住满腔的怒火。

“我的父母最不该做的一件事情,”在御前会议上,戴伦国王愤怒地如此说道,“就是没有把这群渣滓杀光。”这也是戴伦陛下执意要求征讨厄索斯前在会议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前奴隶主们购买了大量的无垢者和精良的兵甲,躲在厚实的高墙后和金字塔中,便自以为高枕无忧,却没有想到:忠心耿耿的无垢者和固若金汤的城墙固然可以抵挡猛烈的攻势,但一条巨龙却可以轻而易举地越过这些,将美梦中的他们化为灰烬。

佣兵团长达里奥,女王亲自任命的弥林守军,在此战后曾短暂地造访过君临。有传言说此人与女王陛下关系匪浅,但在女王生前,他竟一次也没有踏入过维斯特洛。个中缘由,我们今日已无从知晓,抛开这些题外话,通过此人的口述,我们大致可以还原那场伟大胜利的具体细节。

孤立无援的弥林在坚持了五十六天后陷落,达里奥也在叛变的雇佣兵中被俘,因其素日交友甚多,才勉强保住一命,被关入地牢中等候处置。

 

弥林地牢曾经是龙的栖身之所,黑暗潮湿,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味,但达里奥事后想来竟无比感谢这个鬼地方——毕竟和被龙焰炙烤至死比起来,地牢属实不算什么。

 

攻陷弥林的奴隶主们当即欢呼,庆祝他们的胜利。当晚,盛大的宴会就在弥林的大金字塔内举行。宴会上,宾客们大快朵颐,豪饮盛夏群岛的佳酿,在龙之母曾经议政和居住的地方高声笑骂,肆无忌惮地辱骂丹妮莉丝女王和她的孩子们,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和欢庆的乐声一同充斥席间。入夜,大金字塔内笙歌乐舞,灯火通明,宴会上的人彻夜狂欢,仿佛身处极乐天堂。

谁能想到下一秒宴会上的欢庆之曲就成哀乐了呢?

弥林城的大火烧了一天一夜。

外城墙,神庙,大大小小的金字塔,全部沐浴在火海中。我们应该庆幸戴伦陛下的手下留情,不然我们如今就只能在史书中寻找弥林这座古老伟大的城市的身影了。

全副武装的战士们迈着钢铁般沉重而不容置疑的步伐,穿过弥林的城墙和大街小巷。他们乘着舰船,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从现在被称为巨龙湾的前奴隶湾登陆,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以钢铁与血火碾碎了奴隶主们醉生梦死的幻想。

 

卓耿咆哮着停在燃烧的大金字塔顶,巨大的重量震得这座坚固的金字塔摇摇欲坠。年轻的戴伦国王从龙背上一跃而下,手持他父亲留下来的瓦雷利亚钢剑长爪,率先闯入大金字塔中。弥漫他周身的是肆虐狂舞的火舌,他却不缓不急地向前走着,单手从容不迫地挥舞长剑,将金字塔中尖叫着奔逃至身边的人毙于剑下,直到王座下。

他抬起头,冷眼看向坐在曾经属于他母亲王座上、惊恐万分魂不守舍的奴隶主,然后缓慢地拾阶而上,恍如王走向他的宝座。

长爪挑着奴隶主的尸体,像扔垃圾一般嫌恶地扔到地面上。戴伦国王端坐在高座上,血溅在纯黑铠甲上,黑色的护面头盔下,只露出一抹冰冷的、淡得发灰的紫色。

 

达里奥恍惚间感觉有些微光亮照射进来。

起先他翻过身继续入眠,以为不过是梦中的幻觉。随后一声巨响,沉重的牢门轰然打开,彻底将他从困顿中激醒。清脆的脚步声在幽长的走廊上渐次回响,他瞬间睡意全无,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身。

少年从晦暗的远方走过来,身后只跟着寥寥几个随从。他摘去了头盔和护面,浑身浴血,全身以及尚显稚嫩的脸上尽是血迹,一头银色长发披散着,几乎完全染成血色,却没有一滴血是来自他自身。

地牢中的俘虏们噤若寒蝉,畏缩地看着地牢大门边举着火把的少年。

戴伦陛下微扬下巴,牵动嘴角,露出一丝狂傲的笑容。淡紫色的眼睛在火炬的映照下光辉炽烁。

“我们赢了。”

橙子三只

【大结局剧本】囧丹

HBO向艾美奖提交了大结局候选,所以把剧本挂艾美官网上了。我截了囧丹相关。

**

(丹妮死后,囧也是打算要死的)

“他没有逃走。他没有什么可活的了。”“他准备迎接死亡。”


**

(地牢里,囧基本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囧后悔了。)


贴完了。


囧不是英雄,小恶魔说丹妮怎么坏他都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为了保护家人和北境才对丹妮动手,可是他和家人也散了。送别的时候:“他始终无法完全原谅珊莎违背誓言“;二丫说要远行,“这是琼恩此生最后一次见到他最疼爱的妹妹”。 


囧是要终身待在长城上的,他和野人一起去了更北方,没有明说他是不是从此不回长城了,但说他穿上了黑...

HBO向艾美奖提交了大结局候选,所以把剧本挂艾美官网上了。我截了囧丹相关。

**

(丹妮死后,囧也是打算要死的)

“他没有逃走。他没有什么可活的了。”“他准备迎接死亡。”




**

(地牢里,囧基本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囧后悔了。)



贴完了。


囧不是英雄,小恶魔说丹妮怎么坏他都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为了保护家人和北境才对丹妮动手,可是他和家人也散了。送别的时候:“他始终无法完全原谅珊莎违背誓言“;二丫说要远行,“这是琼恩此生最后一次见到他最疼爱的妹妹”。 


囧是要终身待在长城上的,他和野人一起去了更北方,没有明说他是不是从此不回长城了,但说他穿上了黑衣, "黑色一直是他的颜色"。最后,“和野人一起消失在了森林里。”


然后丹妮,冰火这个正邪不分明的世界里2db把她黑成了撒旦,要吐槽我可以吐槽200页,这里就不说了。


总之看完很为囧丹伤心。囧摸了白灵,但是没有剧里那个笑容,唯一一个笑容也是离别时他看二丫在哭挤出来安慰她的。希望弥林的女巫复活丹妮,囧去找到她,两个人忘掉之前的种种。即使丹妮屠了城,囧还是“爱着",不是“爱过”她。至于维斯特洛就交给布兰和小恶魔吧,剧本说布兰“无所不知”。囧这个生不如死的样子坐上铁椅子不是劳伯二号也是疯王预定。

橙子三只

放飞自我的囧和乐不可支的丹妮。


脑洞:丹妮是个单亲妈妈,带着个拖油瓶小卓戈,一个女人过得挺辛苦,搬到小镇上遇到了养了只哈士奇的囧。囧带着白灵跟小卓戈套近乎, 卓戈喜欢白灵但不买囧的账。囧只好拼了……小卓戈看到妈妈笑得那么魔性开心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卓戈:我都是装的,我不认识这两个傻子白灵我们走)。要我写囧丹现代就是这个剧情_(:з」∠)_。

放飞自我的囧和乐不可支的丹妮。


脑洞:丹妮是个单亲妈妈,带着个拖油瓶小卓戈,一个女人过得挺辛苦,搬到小镇上遇到了养了只哈士奇的囧。囧带着白灵跟小卓戈套近乎, 卓戈喜欢白灵但不买囧的账。囧只好拼了……小卓戈看到妈妈笑得那么魔性开心也就同意了这门亲事。(卓戈:我都是装的,我不认识这两个傻子白灵我们走)。要我写囧丹现代就是这个剧情_(:з」∠)_。

橙子三只

看到那张冰火纪念海报想起之前撸的一张图,小乌鸦囧×小女王丹,但画的没他俩有爱,啊青春真好!>< 希望艾美奖能看到 刮了胡子 开开心心的Kit和Emilia

看到那张冰火纪念海报想起之前撸的一张图,小乌鸦囧×小女王丹,但画的没他俩有爱,啊青春真好!>< 希望艾美奖能看到 刮了胡子 开开心心的Kit和Emilia

橙子三只
昨天权游SDCC上的官方纪念海...

昨天权游SDCC上的官方纪念海报。美哭了呜呜好想要!!!

HBO啊,你有钱,有最好的配乐大师最好的插画家最好的演员,找个有责任心的编剧吧。D&D当然是怕嘘不敢到场了,推演员出来给他俩编皇帝的新衣 ←。 ←

昨天权游SDCC上的官方纪念海报。美哭了呜呜好想要!!!

HBO啊,你有钱,有最好的配乐大师最好的插画家最好的演员,找个有责任心的编剧吧。D&D当然是怕嘘不敢到场了,推演员出来给他俩编皇帝的新衣 ←。 ←

橡果厅的Gendrya
群宣:微博的詹丫群,扫一扫(微...

群宣:微博的詹丫群,扫一扫(微博内置的)加入我们。主嗑詹丫(不拆詹丫的cp都可以),可以聊cp聊原著聊电视剧,互助产粮推荐同人什么的,只要有爱。欢迎你加入。活跃的多是冰火十级学者,不限于詹丫的原著讨论都有人陪聊。

群宣:微博的詹丫群,扫一扫(微博内置的)加入我们。主嗑詹丫(不拆詹丫的cp都可以),可以聊cp聊原著聊电视剧,互助产粮推荐同人什么的,只要有爱。欢迎你加入。活跃的多是冰火十级学者,不限于詹丫的原著讨论都有人陪聊。

飞鸟与鹿

【同人】骑着世界的骏马(0)

大概就是自己写了一个结局吧,短篇,完全接受不了第八季.....

叙述混乱,大致在第八季时间线的之后,部分设定按原著来(比如八卦斯坦、瑞肯都没死),参照之前网传的泄露剧本。也许之后有兴趣会把第六季以后的也写了。图片非原创转侵删。

骑着世界的骏马。

 

当乔拉·莫尔蒙踏入空荡的王座厅,王座前少年稚嫩却坚定的背影映入眼帘时,他不可抑制地想起了许多年前在多斯拉克的圣城里,多希卡林的老妪们颤声唱诵的预言。

 

他蹄声如雷,他的马迅疾如风,身后的卡拉萨覆盖大地,不可胜数,他们手中的刀剑锋利如同芒草…….

 

“陛下。”他微微屈膝,恭谨地唤道。...

大概就是自己写了一个结局吧,短篇,完全接受不了第八季.....

叙述混乱,大致在第八季时间线的之后,部分设定按原著来(比如八卦斯坦、瑞肯都没死),参照之前网传的泄露剧本。也许之后有兴趣会把第六季以后的也写了。图片非原创转侵删。

骑着世界的骏马。

 

当乔拉·莫尔蒙踏入空荡的王座厅,王座前少年稚嫩却坚定的背影映入眼帘时,他不可抑制地想起了许多年前在多斯拉克的圣城里,多希卡林的老妪们颤声唱诵的预言。

 

他蹄声如雷,他的马迅疾如风,身后的卡拉萨覆盖大地,不可胜数,他们手中的刀剑锋利如同芒草…….

 

“陛下。”他微微屈膝,恭谨地唤道。

“乔拉爵士。”少年转身看向他,从铁王座的阶梯上缓步走下,脸上带着微笑。他那双灰紫色的眼睛锐利明亮,蕴含着少年人独有的意气风发。

 

在他身后,高耸的铁王座静默矗立,像两头蹲伏高台之上的巨兽。

这把由百年前征服者伊耿锻造的、又冷又硬的铁椅子,于十三年前的君临之战中可以说是遭到了灭顶之灾。在龙焰、野火和从穹顶上坍塌的石板的冲击下,它几乎已经完全裂为两半。战争结束后女王和一众臣属曾试图用巨龙的烈焰修复它,然而他们用上了收缴来的所有刀剑,也无法将它恢复原样。
最终女王索性下令在王座的两半遗骸上铸造了两个新的——尽管它们在大小上与原先的铁王座无从相比。

在之后短暂安稳的数年里,它们属于丹妮莉丝女王和琼恩亲王,而当他们都不幸离世后,坐在这硌人的椅子上的除了当时年仅六岁的戴伦三世,就是先王钦定的国王之手兼摄政王、全境守护——

转眼间已过去八年,昔时的幼童也长成了如今英姿勃发的少年。而现在这个乔拉眼看着长大的少年,长剑已沾染过敌人的鲜血,就要披上战甲、骑上巨龙,去狭海的另一边迎战他母亲曾经的敌人了。
他的女王曾把年幼的王子托付给他,而他此时,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自己的成就,还是自己的失职。

——他如暴风般威猛,他的敌人在他面前颤抖不休,敌人的妻子将悲伤泣血、哀痛欲绝……

想到这里乔拉顿感凄凉,或许他是时候该回去了。熊岛虽然贫瘠荒凉,他所熟识的亲人故友也大多在战争中化为枯骨,但那里毕竟才是他的家。

 

“你没有什么话想说的吗?”年轻的王子,不,应该说年轻的国王如是说道。“那就请你在这段时间里多多费心,处理好朝中事务吧。”

“陛下,”眼见年轻的戴伦国王就要离开,乔拉急忙说道,“我认为您不应该亲自去那么远的地方,雅拉·葛雷乔伊手下有百余艘长船,提利尔大人才智过人,他们都可以代替您……”

“他们没有龙。”戴伦打断他的话,没有回头,语气异常坚定。“我们的敌人必须知道,这世界上的龙骑士还没有死绝——即便是他们口中所谓乳臭未干的十三岁孩童,也可以给他们带来血与火。”

少年国王继续向门口走去,他身穿黑甲的背影在乔拉视线中逐渐远去。乔拉还想说些什么,但话语一到嘴边就失去了重量,化成了风。

不管是从哪一方面,这位少年国王都更像他的母亲。他有着坦格利安标志性的银发紫瞳,以及和他母亲一样令人目眩神迷的美貌。和其他同龄的男孩不同,他高大健壮得像个已经成年的男人。尽管他的十四岁命名日还没有到来,他的个头也已高过了绝大多数骑士。

显然,他的父亲,琼恩·坦格利安亲王,似乎没有在容貌上给他儿子留下任何属于他的痕迹。
但在这一刻,乔拉仿佛看到了他父母的身影在他身上重叠。

 

窗外的天色忽然一黯,连地面都随之震颤。随后在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啸中,透过高窄的长窗,乔拉看到卓耿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年轻的戴伦三世爬上龙背,与巨龙一同消失在了高空中。

 

乔拉闭上眼睛,脑海中那多斯拉克老妪尖细而颤抖的唱诵却如雷鸣鼓声一般,愈加强烈——

王子骑着马!他将成为骑着世界的骏马!

PS:原著里少龙王戴伦一世是琼恩的偶像,所以给鹅子取名也叫戴伦没毛病吧。

橙子三只
不要哭~ 第二集的导演在播客里...

不要哭~


第二集的导演在播客里说给囧丹写的长对话被2呆B剪了。嗯,交流不能有,正常人的思维不能有,“Jon”是只有三句台词的机器人,"Dany"是听不懂钟声的暴脾气。这俩辣鸡还有脸竞争艾美剧本奖…… 

不要哭~


第二集的导演在播客里说给囧丹写的长对话被2呆B剪了。嗯,交流不能有,正常人的思维不能有,“Jon”是只有三句台词的机器人,"Dany"是听不懂钟声的暴脾气。这俩辣鸡还有脸竞争艾美剧本奖…… 

橙子三只

囧丹的爱的挽歌

Ramin Djawadi亲自弹奏,比剧中听到的录制版更动人


有话讲“一图胜过千言“,那么这支囧丹的主题曲就蕴藏万语。从冰火初遇时这只曲子就呈现雏形,神秘,内敛,直至二人相爱时倾泻而出,达到高潮,同时预言了他们最终悲剧的结局。这是权游里唯一一支属于双人的旋律,是琼恩与丹妮,冰与火的挽歌。


Ramin Djawadi不仅才华横溢,人也清俊挺拔,说是权游第一男神,也不为过。(灰衬衫就是他,那双手,那个侧脸……)


如果把BE比作冰海沉船,那么有Ramin在甲板上弹奏这支曲子,多么奢侈,多么壮丽~

囧丹的爱的挽歌

Ramin Djawadi亲自弹奏,比剧中听到的录制版更动人


有话讲“一图胜过千言“,那么这支囧丹的主题曲就蕴藏万语。从冰火初遇时这只曲子就呈现雏形,神秘,内敛,直至二人相爱时倾泻而出,达到高潮,同时预言了他们最终悲剧的结局。这是权游里唯一一支属于双人的旋律,是琼恩与丹妮,冰与火的挽歌。


Ramin Djawadi不仅才华横溢,人也清俊挺拔,说是权游第一男神,也不为过。(灰衬衫就是他,那双手,那个侧脸……)


如果把BE比作冰海沉船,那么有Ramin在甲板上弹奏这支曲子,多么奢侈,多么壮丽~

庭葛

给娱乐圈AU撸设定啦

目前定的CP有这几对,今天努力产蓝花的粮

①《玫瑰花不用长高》,蓝礼X洛拉斯。

叛逆的小王子私奔了,带上了他的玫瑰花一起。时装设计师X超模,当然大部分时候应该是两个穷学生跟房租和泡面死磕。

②《捕蛇人》,奥柏伦X维拉斯。

天才又放浪的奥柏伦总是看循规蹈矩的好学生维拉斯不顺眼,于是引诱维拉斯进入他的世界,却不想自己才是被诱骗的那个。势均力敌的爱情游戏让奥柏伦心甘情愿沉沦,直到一场意外使维拉斯不能再站起来.......

③《荒唐世界》,伊耿X杰赫里斯

杰赫里斯·坦格利安觉得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背锅的苦力,被认为是珊莎的男友、丹妮莉丝的男友、玛格丽的男友......为了躲避绯闻...

目前定的CP有这几对,今天努力产蓝花的粮

①《玫瑰花不用长高》,蓝礼X洛拉斯。

叛逆的小王子私奔了,带上了他的玫瑰花一起。时装设计师X超模,当然大部分时候应该是两个穷学生跟房租和泡面死磕。

②《捕蛇人》,奥柏伦X维拉斯。

天才又放浪的奥柏伦总是看循规蹈矩的好学生维拉斯不顺眼,于是引诱维拉斯进入他的世界,却不想自己才是被诱骗的那个。势均力敌的爱情游戏让奥柏伦心甘情愿沉沦,直到一场意外使维拉斯不能再站起来.......

③《荒唐世界》,伊耿X杰赫里斯

杰赫里斯·坦格利安觉得自己的定位就是个背锅的苦力,被认为是珊莎的男友、丹妮莉丝的男友、玛格丽的男友......为了躲避绯闻他进入了一个需要与世隔绝一年之久的剧组,慢慢爱上了沉默却魅力惊人的新人男主演伊戈,他出柜了,然后他发现伊戈是他爸前妻的儿子,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④《索马里十七天》,猎狗X珊莎

温室里的小小鸟因为恐怖袭击被困异国,被扣为人质的十七天里,她爱上了那个从火光中走出来的雇佣兵桑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