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瓜迪奥拉

43206浏览    1053参与
mizideng6
Pepsi

瓜梅 | 记者&作家们

吉列姆·巴拉格

西班牙足球记者、评论员。瓜帅传记《胜利的另一种道路》和梅西传记《梅西》的作者。


《胜利的另一种道路》成书于1213赛季,作者紧接着就开始动笔写《梅西》。两部传记的渊源不只是出自同一个作者,还有《梅西》中这段——

“现在我住在慕尼黑,但如果你需要我,我一定在。”
瓜迪奥拉告诉我,为了这本书,他可以亲口与我谈谈他和梅西的那些年。那是一段为期4个赛季的时间,一个独一无二的时代,甚至连足球也进化了。
……
2013年9月初,我在慕尼黑与瓜迪奥拉会面了,那时候德甲赛季刚刚开始。
……
瓜迪奥拉的办公室颇为现代化,天花板高悬,办公桌正对着巨大的彩色玻璃窗,室内有一面白色...

吉列姆·巴拉格

西班牙足球记者、评论员。瓜帅传记《胜利的另一种道路》和梅西传记《梅西》的作者。

《胜利的另一种道路》成书于1213赛季,作者紧接着就开始动笔写《梅西》。两部传记的渊源不只是出自同一个作者,还有《梅西》中这段——

“现在我住在慕尼黑,但如果你需要我,我一定在。”
瓜迪奥拉告诉我,为了这本书,他可以亲口与我谈谈他和梅西的那些年。那是一段为期4个赛季的时间,一个独一无二的时代,甚至连足球也进化了。
……
2013年9月初,我在慕尼黑与瓜迪奥拉会面了,那时候德甲赛季刚刚开始。
……
瓜迪奥拉的办公室颇为现代化,天花板高悬,办公桌正对着巨大的彩色玻璃窗,室内有一面白色的战术板,旁边摆着白板笔,以及仔细陈列好的DVD光盘。在去往办公室的路上,瓜迪奥拉用德语“你好”向他遇见的每个人打招呼,还和球衣管理员、一个球员以及他的秘书简短地交谈了会儿。他的德语掌握得不错,没有人需要更正他的用词。他在新俱乐部的洗礼刚刚开始。
坐在那种很常见的高背转椅上,瓜迪奥拉深吸了一口气。当他呼出这口气的时候,你似乎可以感觉到这座大楼里某些地方的门被关上了。把“门”关上,将自己与外部世界隔绝开来,瓜迪奥拉才开始慢慢回顾起他与梅西的那些年,重新品味那些充满成功和渴望的岁月。

在自己的传记中并没有直接与作者对话的瓜帅,在《梅西》传记中留下了和作者的47段对谈。《胜利的另一种道路》完全从作者自己的视角讲述,致力于把瓜帅和梅西的关系写成“对自己一手打造的野兽失去控制“的故事。到了《梅西》这本书里,瓜帅和作者的47段对话可以说是阿瓜眼中梅西形象的合集,在那四年中的几乎每一场重要比赛和幕后细节都有回忆到。不知道是不是瓜帅有意对《胜利的另一种道路》的修正?


在这当面按头安利之后,2014年吉列姆·巴拉格为阿根廷国家队撰写专栏时写道:

读懂他的沉默,围绕他建队,给他球,还有永远、永远不要把他换下场。——这是瓜迪奥拉提供的简短而甜蜜的建议。

https://www.telegraph.co.uk/sport/football/teams/argentina/10954975/Holland-vs-Argentina-How-coach-Alejandro-Sabella-persuaded-Lionel-Messi-not-to-quit-the-national-team.html

2015年巴萨VS拜仁充满狗血和火药味的首回合之后,5月11日吉列姆·巴拉格在专栏中写:

The embrace is still missing between Messi and Guardiola

毫无疑问,佩普需要莱奥再一次的真诚拥抱。他为他做了一切。 当然,莱奥也想这么做,这个拥抱很快就会到来。

——“Surely Pep needed another sincere hug from Leo. He did everything for him. And surely Leo wanted to do that. It will soon come.”

https://as.com/diarioas/2015/05/11/english/1431333785_631230.html

(许愿真灵,次回合就达成了←)


格拉汉姆·亨特

英国足球记者、西甲专家,2012年出版了《巴萨:世界上最伟大的球队是这样炼成》(Barca: The making of the greatest team in the world)。去年卫报出品的梦三巴萨纪录片《传控》就是完全以这本书为剧本。


《传控》的片头↓


格拉汉姆·亨特在专栏中分析瓜帅为了梅西长留巴萨所做的努力

Guardiola's Battle To Keep Messi Interested At Barcelona

https://sabotagetimes.com/football/guardiolas-battle-to-keep-messi-interested-at-barcelona

2015年4月14日欧冠半决赛抽签后,瓜梅即将第一次以对手身份相遇,格拉汉姆·亨特时隔4年特地把这篇专栏重新编辑更新Vicente Muglia

阿根廷记者、专栏作家。瓜帅的阿根廷专属传记《Che Pep》的作者。


Vicente Muglia:Dijo que los argentinos deberíamos agradecerles a Menotti y a Bielsa por todo lo que hicieron por el fútbol. A Messi lo sigue alabando. Y Messi, más tímido, también lo reconoce. Por eso la tapa del libro intenta reflejar en un abrazo ese agradecimiento mutuo", dijo en diálogo con Muglia.

他(瓜迪奥拉)说我们阿根廷人应该感谢梅诺蒂和贝尔萨为足球所做的一切。他不断的夸奖梅西,虽然梅西是更为内向害羞的个性,但瓜迪奥拉非常欣赏他。这也是为什么这本书(2018年再版的CHE PEP)的封面试图反映出一种相互感激的拥抱。”


(Che Pep初版、再版与去年付印的最新版)


Che Pep中瓜帅和梅西在比赛前夜讨论伪九号踢法的部分↑


Sid Lowe & Barney Ronay

英国记者、西甲专家Sid Lowe & 体育作家Barney Ronay

Sid Lowe:为什么梅西和瓜迪奥拉说话的时候转播镜头切走了?!

Barney Ronay:太棒了,他们亲热了,瓜迪奥拉还锤了他一下,不过你错过了。

Sid Lowe:好吧,我等下次。


说的应该是这个被人丛挡住、之后又切走的镜头吧?←_←



Fenris的刀呢

拜仁慕尼黑和瓜


仁的个人故事

有预警,看完了还bb就过分了

有瓜鸟提及

有仁皇,设定可以翻前面

拜仁慕尼黑和瓜


仁的个人故事

有预警,看完了还bb就过分了

有瓜鸟提及

有仁皇,设定可以翻前面

LaRosaDeFoc

norwich 3-2 man city post match press conference

they gave me all the prestige I have in england

when the first season when it was fraud guardiola

fraudiola

okay?

so this kind of game here in england

is not possible to play

because of too many tackles and having to play that

these...

norwich 3-2 man city post match press conference

they gave me all the prestige I have in england

when the first season when it was fraud guardiola

fraudiola

okay?

so this kind of game here in england

is not possible to play

because of too many tackles and having to play that

these players gave me the prestige that I have

and (all around the world knows?)

how good a manager i am

so it's for them, not for me

it's for them


秃子什么都知道,难道真的上网偷偷看别人怎么评价他的(。

蚁

紫藤花下的少年

瓜梅 师生向


Pep拿起桌上的一支烟,兀自点燃,烟圈在空旷的房间扩散,接近灯光愈发显得寂寥。


桌上除了烟盒堆满了学生的笔记本,窗子开着,吹起最上面一本的封皮,露出娟秀端正的字体。Pep不去动它,潜意识里,他希望自己停留在此刻,永远都不要跟随时间移动。


他瘫倒在椅子上,感到有些头痛,恶心,但没有找药的力气。刚刚的经历是一场梦吗?还是他无数梦境中的一个片段?他有些恍惚,疑惑Leo是否拒绝了他?


男孩低着头,咬着嘴唇,眼睛里还有些要落下的泪水,他看起来是那样歉疚,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可是他的声音又是那样冰冷,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先生,对不起,我不能……”


Pep感到冷,...

瓜梅 师生向


Pep拿起桌上的一支烟,兀自点燃,烟圈在空旷的房间扩散,接近灯光愈发显得寂寥。


桌上除了烟盒堆满了学生的笔记本,窗子开着,吹起最上面一本的封皮,露出娟秀端正的字体。Pep不去动它,潜意识里,他希望自己停留在此刻,永远都不要跟随时间移动。


他瘫倒在椅子上,感到有些头痛,恶心,但没有找药的力气。刚刚的经历是一场梦吗?还是他无数梦境中的一个片段?他有些恍惚,疑惑Leo是否拒绝了他?


男孩低着头,咬着嘴唇,眼睛里还有些要落下的泪水,他看起来是那样歉疚,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可是他的声音又是那样冰冷,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先生,对不起,我不能……”


Pep感到冷,他起身关了窗子,想着把作业改完,不再去想这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男孩的面容还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Pep有些烦躁,他把男孩的本子找出来,里面是一篇读书笔记。“夏尔那样爱着爱玛,‘宇宙之大,对他而言不过是她那衬裙的丝裙边……’作为一名作家,福楼拜是充满温情的,他让爱玛被人爱,得到世间独一无二的真情。她残忍,她爱别人,她幸运,她被人爱。除了夏尔,谁又能给她一份这样的爱呢?”Pep慢慢读着这段话,他想到的不是爱玛和夏尔,而是他和Leo。


第一次见到Leo时,他就被这个小男孩给吸引了。那时他坐在喷泉旁的长椅上看书,一阵风吹过,紫藤花纷纷扬扬地洒落,有几朵落在了他的书页里。Leo拿起花,小心地放在了扶手上。他坐在阴影里,却满身阳光。Pep看得入了神,直到上课铃响起,才急急忙忙赶回教室。


回想起来,像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其实也才不过一个学期而已。摸着他的字迹,仿佛能看到他上课认真听讲,做题时却又迷迷糊糊的模样,Pep不禁笑了起来。


其实本不该在今天告白,他是在放学之后偶然碰见Leo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就慌慌张张一通表白:“我喜欢你,我们可以在一起吗?”他太紧张了,以至于听到那声拒绝后,连再见都没说就跑掉了。Leo会不会认为他在开玩笑,Pep下定决心,等明天见到他再重新说一遍。


一连几天,Pep都没在课上见到Leo,他问了Leo的朋友,才知道他生病在家休养。Pep要了地址,买了鲜花和水果,骑车到了纸上写的地址。


这一带多是临海建起的楼房,街道两旁开满了繁密的花朵,往前靠近大海的那间房屋便是Leo的家。


Pep站在门外,心跳得厉害,右手开始颤抖。他按响门铃,仔细听着屋内的动静。过了有一会儿,才听到有人趿着鞋子,离得越来越近。他往后退了半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开门的是Leo,他看到来人,吃了一惊,脸色有些发红。


“先生,请进吧”,Leo让出身子,接过了Pep手里的礼物。


“先生,要喝些什么?”


“咖啡吧,不要糖”,Pep认真听着,才发现Leo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几天没在课上见你了,听说你生病来看看。”


“谢谢你,你真好心,先生。”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无言。


“咖啡……”“咖啡应该好了”,两人同时开口,都有些不好意思。


Leo端来咖啡,放在Pep身前的桌子上。Pep细细搅拌着,开口说道:“Leo,关于前几天的事,我是认真的。如果让你感到困扰,我很抱歉。不过我想知道自己被拒绝的理由。”


Leo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下头摆弄着手指。沉默了一会,他才开口道:“先生,我心里有些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感到慌乱,还是因为见到我心慌?”


“先生,二者有区别吗?”Leo迷茫地望向Pep。


“当然有,因为我想知道你是否喜欢我。”Pep握住了他的手,Leo没有挣脱。


“先生,我当然喜欢你,只是……”Leo没有继续说下去。


“Leo,你在害怕什么?”


“先生,我……我担心你是骗我的。”


“我没有骗你,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Pep直视着他的眼睛,他希望男孩能感受到这份喜欢。


Leo慢慢微笑了,他眨着眼睛,给了Pep一个短暂温柔的吻,Pep加深了这个吻,他们嗅着彼此身上紫藤花的味道,慵懒地浮在这美好的盛夏。


凸^-^凸
瓜迪奥拉老师教师节快乐

瓜迪奥拉老师教师节快乐

瓜迪奥拉老师教师节快乐

林肃茗

【瓜鸟】我的室友每天都在发疯【大学AU设定】

一、

每天早上都要上演的那场大戏从未迟到过,克洛普睁开眼睛,看着另外一边床上两人的纠缠,无奈地摇了摇头。

穆里尼奥依旧是满脸的睡眼惺忪和狰狞,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被子,不得不说,克洛普很少见穆里尼奥有着那样渴望的神情,仿佛那被子是辩论赛的冠军奖杯一样。而瓜迪奥拉却是手上一用力,将穆里尼奥连同他的被子拎了起来,拽下了床。

“我要不是打不过他,他坟头的草早就两米高了。”克洛普突然想起穆里尼奥曾经这样向他抱怨过。他带着些怜悯的眼神看着穆里尼奥骂骂咧咧,却在瓜迪奥拉的胁迫下换好衣服下楼跑步。

门被小心翼翼地带上,时长十五分钟的闹剧落了幕,寝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科瓦奇似乎睡得很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一、

每天早上都要上演的那场大戏从未迟到过,克洛普睁开眼睛,看着另外一边床上两人的纠缠,无奈地摇了摇头。

穆里尼奥依旧是满脸的睡眼惺忪和狰狞,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被子,不得不说,克洛普很少见穆里尼奥有着那样渴望的神情,仿佛那被子是辩论赛的冠军奖杯一样。而瓜迪奥拉却是手上一用力,将穆里尼奥连同他的被子拎了起来,拽下了床。

“我要不是打不过他,他坟头的草早就两米高了。”克洛普突然想起穆里尼奥曾经这样向他抱怨过。他带着些怜悯的眼神看着穆里尼奥骂骂咧咧,却在瓜迪奥拉的胁迫下换好衣服下楼跑步。

门被小心翼翼地带上,时长十五分钟的闹剧落了幕,寝室里又恢复了安静。

科瓦奇似乎睡得很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克洛普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时间还早,于是翻了个身,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二、

穆里尼奥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早餐,仿佛每一下都能让瓜迪奥拉感受到同种程度的疼痛一般。穆里尼奥抬眼瞟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瓜迪奥拉。那人带着笑意的目光正投向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满脸的认真。

穆里尼奥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不远处的小道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男生,他举着相机,聚精会神地拍着草丛中懒懒散散躺着的猫。

穆里尼奥看不清他的样貌,只能从他脸部的轮廓中大概判断出应该是个挺秀气的男生。

他移开了目光,而瓜迪奥拉还在看着那个男生。

穆里尼奥莫名地感到一阵烦躁,他加快了进餐的速度,风卷残云般地解决了剩下的早餐后,起身离开餐厅。

“刚刚那个男生,好像是心理系的,克洛普把他带到我们寝室过呢。”在路上,瓜迪奥拉冷不丁地冒出了这一句。

“哦。”穆里尼奥完全想不起来有这回事,也完全不愿意去回忆瓜迪奥拉说的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刚刚平复的烦躁心情又被挑了起来。他小声地“啧”了一声,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三、

科瓦奇觉得最近寝室里的其他三个人都变得很奇怪。

克洛普一改以往睡懒觉的习惯,早早地起床出门,说是去给小学弟辅导一下功课。经常对着自己的手机傻笑,三句话不离他的小学弟。用瓜迪奥拉的话来描述就是:越来越gay了。

在睡懒觉方面和克洛普不分上下的穆里尼奥最近也开始早起主动和瓜迪奥拉一起下楼跑步。早上的大戏再也没有上演过,科瓦奇一时觉得心里似乎有些空落落的。

#我沉迷看室友早上起床时的混战是不是心里有毛病?在线等,急。#

瓜迪奥拉倒是和往常一样起得很早,但是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有时连叫他好几声都没有回应,拍拍他还会吓他一跳。

于是科瓦奇在起床时面对空荡荡的寝室,果断地选择重新躺下。

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我重新醒一次。

科瓦奇什么也不知道,科瓦奇什么也不敢问。

 

四、

当克洛普从瓜迪奥拉的口中得知这家伙喜欢上了穆里尼奥的时候,他一时不知道是该震惊还是该震惊。

“我觉得可以。”不过克洛普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道:“一次性解决两个祸害,我支持。”

“......什么时候来个人把你这个最大的祸害给收了?”

克洛普不屑地撇了撇嘴:“可别说我,还是说你吧,这下倒是有好戏看了,你要是能追到穆里尼奥,我直播吃电脑。”

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克洛普果然是个错误,这家伙只知道嘲讽我。瓜迪奥拉愤愤地瞪了克洛普一眼,还没说什么,就看见克洛普突然整了整他乱糟糟的衣服和头发,带着阳光温暖的笑容大步走开。

克洛普的小师弟在不远处向他招手,也是满脸的笑容。

“你最近越来越gay了克洛普!”瓜迪奥拉大声说道。

“你是最没资格说我的。”克洛普毫不犹豫地回怼了回来。

 

五、

穆里尼奥习惯在跑步的时候听歌,那些激昂的曲调总是能让他跑步的步伐和呼吸都有一个合适的节奏,让他在跑完步后不至于累到瘫在地上。

“穆里尼奥。”

是瓜迪奥拉在喊他,可他并不想抬头,也不想说话,于是他只是往前跑着,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

“诶?这耳机隔音效果这么好?”

不,并不好,你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穆里尼奥是大笨蛋!”

“诶,看来耳机隔音效果真的很不错。”

瓜迪奥拉像是得到了新的玩具的小孩一样,兴奋地搓了搓手。穆里尼奥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想道:说,随便说,今天无话不说,等跑完步了再跟你算账,就算打不过你我也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穆里尼奥。”

“我喜欢你。”

和想象中不太一样的声音和话语差点让穆里尼奥平地摔跤。难道还有比瓜迪奥拉的突然表白更让人觉得惊悚的事吗?

有,那就是瓜迪奥拉的表白还挺深情的。

穆里尼奥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希望自己的心跳能够慢一些。

瓜迪奥拉自顾自地说着些告白的话,丝毫没有注意到穆里尼奥的耳尖早就红透了,他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只是转眼间,五圈就已经跑完了。

瓜迪奥拉去长椅那边将两人的包取了回来,而穆里尼奥仍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瓜迪奥拉。”穆里尼奥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的耳机,隔音效果挺差的。”

 

六、

科瓦奇一早醒来就看见瓜迪奥拉和穆里尼奥在兴奋地逼着克洛普吃电脑,他思考了一下,再一次躺了下去。

我最近睁眼的方式怎么总是不太对?

科瓦奇什么也不知道,科瓦奇什么也不敢问。

 ————————————————————————————

鸟:之前你一直看的那个心理系的男生是谁?

瓜:啊?哦,你说克洛普的小学弟啊。我要笑死了克洛普天天早起就是为了找那个小学弟,心疼那个小学弟,身在gay边不知gay。哈哈哈哈哈。

鸟:......哦。【白吃醋了。】

——————————————————————————————

被这个人拉入了足球圈无法自拔。 @HUUT 

于是愉快地成为了对家。【咦?】

这位画的有设定!【画得超好的一定要去看看!】有我的私心在里面【小学弟是拉拉纳w我永远爱他】

蚁

到灯塔去

接上篇《午夜的钟声》

Leo第一次梦见pep,在他13岁时,那时他远赴重洋,从遥远的罗萨里奥来到巴塞罗那,pep和他的十字架项链给自己带来了好运,他一直记得那张脸,渴望有一天真的能够遇见他。

17岁时,leo打进了自己一线队生涯首球,罗尼背着他,向全世界骄傲地宣告这位小天才,他辉煌壮丽的足球生涯才刚刚开始。

也是这一年,他开始频繁梦到那个黑袍教士,他会在祈祷的时候默默念着他的名字,在睡梦中梦到他熟悉的面容,也会在进球的时候轻声说:把这粒进球献给pep。尽管当时pep还只是他具象化的一个梦,他把梦当了真,让梦开出花朵,他在梦里盛放。

突然有一天,罗尼在训练之后来找他,问他愿不愿意去看一座...

接上篇《午夜的钟声》

Leo第一次梦见pep,在他13岁时,那时他远赴重洋,从遥远的罗萨里奥来到巴塞罗那,pep和他的十字架项链给自己带来了好运,他一直记得那张脸,渴望有一天真的能够遇见他。

17岁时,leo打进了自己一线队生涯首球,罗尼背着他,向全世界骄傲地宣告这位小天才,他辉煌壮丽的足球生涯才刚刚开始。

也是这一年,他开始频繁梦到那个黑袍教士,他会在祈祷的时候默默念着他的名字,在睡梦中梦到他熟悉的面容,也会在进球的时候轻声说:把这粒进球献给pep。尽管当时pep还只是他具象化的一个梦,他把梦当了真,让梦开出花朵,他在梦里盛放。

突然有一天,罗尼在训练之后来找他,问他愿不愿意去看一座灯塔。Leo没怎么思考,就答应了。他只在遥远的故乡远远望见过灯塔,没有近距离观看过,他想要触碰到它,感受探照灯洒落在大海上温暖的光。

那天下午,罗尼开车带他来到海边,海浪拍打着他宽大的球衣,波涛声灌进耳朵。看到飞翔的海鸥,他突然想起故乡的海,变得有些伤感。

罗尼递给他一瓶酒:“喝点吧”。Leo接过酒,想要一口气灌完,却被呛得一直咳嗽,罗尼在一旁哈哈大笑:“慢点喝,车上还有很多。”Leo不好意思地笑了,擦了擦嘴,开始小口小口地灌。

“你不是一直想看灯塔吗?”罗尼问道,“今天带你来看了,什么感觉?”

Leo想了一会,才慢慢说道:“很久以前我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人和我约定要一起看灯塔,后来每年都会重复梦到,所以才会一直对灯塔念念不忘。今天终于看到了,我觉得很开心。”Leo眼睛亮亮的,声音充满期待,让人感觉这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事了。

罗尼很兴奋地问道:“那个人我认识吗?”

Leo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软软糯糯地回答:“其实我在梦里见过他,只知道他叫pep。”

罗尼沮丧地转过头,语气充满无奈:“兄弟,那我只好祝你早日见到他。”

Leo如愿看到了灯塔,还和喜欢的罗尼喝了酒,他躺在沙滩上,感受咸湿的海风,心里面装满了幸福,沉甸甸的。

等到黑夜把一切景物都吞噬了,Leo才依依不舍地和罗尼回家。

午夜十二点钟声准时敲响的时候,他模模糊糊又记起这个梦,喃喃自语:“pep,我们肯定会相见的。”伴着虫鸣声,Leo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2008年,leo21岁,刚站稳了一线队主力。这一年发生了很多大事,球队来了新教练,罗尼转会AC米兰,他成为了球队的绝对核心。

惊喜的事情是,他得知球队的教练名叫Pep Guardiola,“会不会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得知这个消息后,Leo久久不能平静,他每天都在期待这个新教练的到来。

球队没让他等待太久,新教练很快就上任了。训练课的第一天,教练要求所有一队成员在训练场集合。他背对着Leo和一旁的助教说话,看不到身后直勾勾盯着他的小球员。

“从背影看像极了那个黑袍教士”,Leo比较着梦境与现实,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的面容。

Pep和助教说完话,笑着转过身子,一瞬间,Leo整个人钉在原地,他看着眼前的人,惊得目瞪口呆,不过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

“你们好,我是Pep Guardiola,球员时代曾为这只球队效力过,以后就是你们的教练了。”后面说了什么,Leo都听不太清了,只看到伊涅斯塔在一旁兴奋地拍手,哈维也是一脸激动。

训练课结束后,Guardiola找了伊涅斯塔,哈维等人谈话,无一例外听到的都是“先生,我们至死捍卫您”之类的回答。

Leo也想和他谈话,关于球队未来的发展,关于战术的安排,总之,能让他们搭上话不管谈论什么都可以。

Leo下定决心,打算找教练谈谈。他绞着手指,在新教练的办公室门外来回走了几十遍。如果不是pep下班,恐怕他一整天都要在这个走廊里进行思想斗争了。

“你是Leo吧”,Guardiola开口说道,“有事找我吗?”

“是的,先生,我是特地来找您的。不过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看到你我很紧张。”

Pep被他的坦白可爱到大笑,他把Leo请进门:“不知道说什么也没关系,进来先尝尝我新磨的咖啡吧”。

Leo整个身子都陷在软软的沙发里,他鼓起勇气说道:“先生,我之前在梦里见过您。”

Pep愣住了,他在思考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看Leo在一旁欲言又止,他示意接着往下说。

“我梦到您给过我一条项链,它保佑我通过这里的试训。”

“我可以看看你这条项链吗?”

Leo从脖子上取下这条项链,递给pep。十字架握在手中,还留有他的体温,pep觉得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它,记忆中外婆曾有一条这样的项链。

Guardiola觉得奇妙极了,他相信这是缘分,他把它还给Leo。

“先生,您相信我吗?”leo话语里带些不安,他害怕他并不相信自己的这个梦,幸好pep愿意把他解释为缘分。他们聊了很多球队未来发展的问题,两人有很多想法出奇的一致,他们都为对方能够理解自己而感到高兴。

正午的阳光洒落树叶上,下班后的走廊静悄悄的。Leo走出办公室,手里握着十字架,他想,自己和pep的时代才刚刚启程,他准备好迎接这一切了。

正是这一年,盛大的奥运会在北京举办,Leo想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但俱乐部并不打算放人。

Pep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把Leo叫到了办公室,他能够明白他想为国家队出战的心情。他也经历过球员时代,明白为国效力对一个运动员来说意味着什么。俱乐部那边他自有办法,只是Leo这边,也要约法三章,才能保证新赛季的顺利启航。

Leo知道俱乐部愿意放行之后高兴坏了,他向pep表达了感谢:“先生,谢谢你为我所做的努力,我保证会把奥运奖牌带回来,然后积极备战新赛季。”

Pep欣慰地笑了:“Leo,还记得你告诉我那个灯塔的故事吗?我会在那里等你胜利的消息。”

Leo伸出手,和他碰拳:“先生,请相信我。”

奥运会男足比赛残酷激烈,阿根廷一路跌跌撞撞闯进决赛,对战尼日利亚取得胜利,黄金一代球员不负众望夺得金牌。赛后,Leo走出喧闹喜悦的更衣室,他要给远在西班牙的教练打个电话,告诉他胜利的消息。

“先生,我有好消息告诉你”,Leo在电话里甜丝丝地笑,他没有听到回答,只听到那一端传来呼呼的风声,“教练,你听到了吗?”

“祝贺你,Leo”,pep的声音将他带到巴塞罗那的海边,他仿佛看到一座高高的灯塔。

“先生,你在海边吗?”

“我一直在这里,现在等到了你的好消息,准备离开了。”

“先生路上小心,”Leo的声音慢慢变小,“谢谢你为我祝福。”他听到电话那端的人轻声微笑,也不禁嘴角上扬。

身居天南海北,他们却共同守望着一座灯塔,照亮航行的方向,也照亮通往彼此心里的路。

萧荆

【渣瓜/鸟瓜】成霜(一)

AU,作家渣,大学老师瓜和鸟。一次尝试。

致敬了一下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同志电影《周末时光》(weekend)。强烈安利。

其实写的时候我先后在听《I wanna go to Marz》和《不来也不去》,但又不太想再拿现成的歌名做标题了。

因为对这种写法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先把第一部分放出来了……

———————————————————— 


“好的,谢谢你愿意听我讲述,尤尔根……让我想想,这个故事要从我在巴塞罗那读PhD的时候讲起。那时我在为我下一篇准备投期刊的论文忙得不可开交,每天脑子里都是论文,论文,论文。所以我导师新聘任的助教敲开我的房门给我送书的时候,我完全不记得...

AU,作家渣,大学老师瓜和鸟。一次尝试。

致敬了一下我非常喜欢的一部同志电影《周末时光》(weekend)。强烈安利。

其实写的时候我先后在听《I wanna go to Marz》和《不来也不去》,但又不太想再拿现成的歌名做标题了。

因为对这种写法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先把第一部分放出来了……

———————————————————— 


“好的,谢谢你愿意听我讲述,尤尔根……让我想想,这个故事要从我在巴塞罗那读PhD的时候讲起。那时我在为我下一篇准备投期刊的论文忙得不可开交,每天脑子里都是论文,论文,论文。所以我导师新聘任的助教敲开我的房门给我送书的时候,我完全不记得我跟他说了什么,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忘了问……后来我才问到,他叫若泽。”

尤尔根·克洛普按下录音笔的暂停键,把那声苦涩的轻笑掐断在扬声器里,然后重新把注意力收回眼前的稿纸本上。本子上他的手迹到处是勾抹删改,尤尔根能想到,今晚他把稿子丢给助理去整理的时候,可怜的家伙又要愁眉苦脸了。“您就不能试一试像个现代人一样用电脑写作吗,这样删改起来也方便”——不能。尤尔根想着,笑了笑,在稿纸上奋笔疾书。作家写作的习惯和癖好是应该被包容的:不管是巴尔扎克的咖啡还是海明威的站姿,还是他的手稿和烟。他把电子烟杆从书桌的另一端取过来叼在嘴里,继续写下去:

约瑟夫故意要去牵马里奥的手。马里奥皱着眉扫视一下周围往来的学生,把手插进衣袋里不肯伸出来。于是约瑟夫去挽他的手臂,非要和他挽在一起穿过整条走廊。

“你这么想展示你的新男友吗?”马里奥白了约瑟夫一眼,“这让我看起来像某种战利品——而且同一个学院这么多人都看着。我目前可没有公开出柜的计划。”

约瑟夫继续拖着马里奥往前走。“我从来没把你当作战利品。或许我更可能是你的战利品呢。”

“好吧,但你为什么要这么闹——”

“实感。”约瑟夫从身边经过的那些认识却不熟悉的人脸上读到隐约的惊奇和戏谑,这反而让他莫名开心。

尤尔根对着稿纸吐出一口烟雾。墨迹在那口烟雾散去之后变干。最近两三年里他把香烟换成了电子烟。从前那个人把脸埋进他沾满烟草气味的枕头时,总会咕哝一句“你还是把烟戒掉的好”,但这么久过去了,他最终还是没有。他只是换了种替代品,不让烟焦油继续荼毒自己的肺。写东西的日子里两天一盒烟弹,闲下来的时候三四天一盒,折算下来已经比他抽烟最凶的时候好了一些。积习难改或许并不是什么必然的事情,尤尔根也知道克服烟瘾的种种方式;但尼古丁至少在现在还没有对他的生活有什么太糟糕的影响。在他心目中,这就跟他一穿西装就全身不自在属于同一等级,不太好改变,同时也不是非改不可。人总要在自己的身上克服一部分过往,而为此所作的种种努力本身,就会使生活变得更加千头万绪。更何况,还有更需要克服的事情摆在前头。

他换掉了已经无味的烟弹,在桌上敲打起笔杆。转述一个已经听了无数遍而烂熟于心的故事,和把它写得值得一读,完全是两回事。后者是费心乃至牵扯情绪的工作。

他要改写的那个故事就装在桌上的小录音笔里。多年前,尤尔根在德国北威州,以媒体人的身份策划一个LGBT人群讲述自己故事的项目时,那支录音笔就开始跟随他,为他装下了若干故事。那时他收到了一封邮件,信上问他能否接受受访者讲英语。来信的人名叫……

 

“瓜迪奥拉先生……”

“叫我佩普就好。”

“好的,佩普。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尤尔根。”我瞥一眼放在桌上一闪一闪的录音笔。

佩普是个眉目英俊,衣着得体的中年男人,即使是光头的发型也没有为他的容貌减分。他大致符合人们对西班牙美貌男子——虽然按他自己的说法是加泰罗尼亚人——的一切想象:浓眉,大而深邃的眼睛,笑起来时地中海的阳光都从他眼里流溢而出。他给我带来一张有些变了颜色的旧照片,那上面有他年轻时候的模样,一头黑色卷发,眼睛和笑容比现在更明朗。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也是如此,神态明朗,黑发,细眼。

佩普,正式的名字是何塞普·瓜迪奥拉——一位任教于慕尼黑大学的外籍副教授,给我讲了一个颇为令人唏嘘的故事,是他在巴塞罗那时和前任的一段往事。而我不得不承认,他本人比他给我讲的故事更为吸引人。从他进门的一刻,我就在观察他如何摘下颈上精心系好的围巾,把修身长风衣挂在钩子上。他在贴身的衬衫外面穿着西装马甲,显现出完美的背部轮廓。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运动服,舒适,却不正式。来我这里时打扮得体乃至精致的同性恋者有很多,而佩普是第一个让我怀疑自己穿成这副模样见访谈对象是不是过于不修边幅的人。他坐下时稍稍打量了我一眼,我只能尴尬地笑笑,推一推眼镜。

采访结束后,我们从办公室出来时已是晚上。我问他是否介意到旁边的啤酒吧喝一杯。他笑着说,好啊。

佩普倚在酒吧的木质吧台上,说,他本来就是因为有事要处理,才在周末来到多特蒙德。他计划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再搭火车回慕尼黑。这意味着夜晚很长。于是我依照他的要求,带着他转场到了我最常去的那家同志酒吧。在我和熟悉的侍应生打招呼的时候,佩普惊奇地看着我,问我,尤尔根,你常来这里是为了听大家讲故事或者观察男同性恋者的生活吗?——不是?哦抱歉,你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看起来就很直……啊,无意冒犯。

因为是周末,酒吧里放的舞曲也有些喧闹。和我喜欢听的金属乐不是同一种喧闹。金属乐队的所有配器融合交织在一起,演奏出一种迅疾而激动人心的轰鸣,而我听不懂电子舞曲,只觉得吵闹。吵闹的环境里不适合再进一步聊天,只适合喝酒,看舞者绕着钢管变换各种高难度的曼妙动作,看周围成对的男人互相调情拥抱。酒吧里五彩的灯光光点从天花板边缘落下,在人身上轻佻地扫过又溜走。我揽住佩普的腰,扯着嗓子问他今晚是否尽兴。佩普转过脸时,额头就贴在了我的嘴唇上。

后来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接吻,又是谁最先这样做,我不记得了。我醒来时,佩普还枕着我的手臂。我伸开手臂去找我的眼镜时,他动了动,半梦半醒中含混地用西语低声说着什么。他睁开眼睛看看我,又把脸埋在我的胸口,和我一同陷在一片狼藉的枕头和床单中间。我在宿醉的头疼和晕眩里撑起身子,问他要坐的是几点的火车。

多特蒙德到慕尼黑的列车晚点四十五分钟。佩普站在车站角落里烦躁地应对着电话,而我径直走到最近的咖啡店买了两杯热咖啡。我们坐在长椅上,几乎靠在一起。我说,德铁晚点这种事情,习惯了就好。如果你没有什么急事,它晚一点或许更好。这意味着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和你一起度过。

我送他到月台上。他的围巾靠近嘴边的地方结了一片白露。“接下来我要忙一阵子课题,在这之后或许我周末有时间还会来多特蒙德的,”他说,随后走进人群。

“我告诉你,佩普,”我向着车门喊道,“德铁总会晚点的。”

 

 

注:渣叔现在确实是抽电子烟的,之前有眼尖的球迷发现他裤子口袋里揣的是iqos烟弹。我抽的不是这种于是特意去查了一下,那种烟弹一颗等于一支烟。所以本文里渣叔创作状态下等于两天一包。非常不养生但是感觉这个量好像是抽烟的作家的常规操作。


不豪华餐车

【瓜kun】Night Club Story(PWP)

(本文设定:26岁还是夜店小王子的Pep和18岁的小可爱Kun)

*还是之前threesome2的梗,前一阵子Pep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是48岁了,不是26岁。这句话真的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2333

threesome2评论区有小伙伴提醒26岁的Pep还是夜店小王子的时段。就觉得26岁pepx18岁kun可以来一发。


Pep在舞池里摇摆着,不时和身边拥挤的人们互相揩油。
“Hey,我们的夜店小王子Pep今天兴致不高啊?”有人调笑着。
“兴致不高当然是因为看到的都是你们这种人。”Pep不客气地扒拉开身边的人群,向吧台走去。


“一杯……额………那个…啤酒?对,啤酒。”...

(本文设定:26岁还是夜店小王子的Pep和18岁的小可爱Kun)

*还是之前threesome2的梗,前一阵子Pep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是48岁了,不是26岁。这句话真的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2333

threesome2评论区有小伙伴提醒26岁的Pep还是夜店小王子的时段。就觉得26岁pepx18岁kun可以来一发。

 

Pep在舞池里摇摆着,不时和身边拥挤的人们互相揩油。
“Hey,我们的夜店小王子Pep今天兴致不高啊?”有人调笑着。
“兴致不高当然是因为看到的都是你们这种人。”Pep不客气地扒拉开身边的人群,向吧台走去。

 

“一杯……额………那个…啤酒?对,啤酒。”吧台前面坐了一个小个子的单薄男孩,瞪着一双狗狗眼犹犹豫豫,操着一口软糯的阿根廷口音地点了酒水,便转身眼镜放光地盯着舞池,身子跟着音乐摇着。
Pep来了兴致,凑了过去:“嘿,第一次来吧?”
“你怎么知道?”男孩吸溜一口啤酒,呲牙咧嘴地吐了吐舌头。
“这杯算到我账上。”Pep吩咐酒保,又扭头笑着看男孩:“我叫Pep。”
“我叫Kun!”男孩放下酒杯,把手在身上蹭了蹭伸了出来。
Pep笑了起来,伸手握住男孩的手,手指在他手心里轻轻挠了几下:“小朋友,没人会在夜店里握手。”
“我不是小朋友了!我已经18岁了!”Kun抽回手,鼓着腮帮子嘀咕着。
“18岁,真是个好年纪。”Pep眨了眨眼:“一起跳舞吧!”

 

后文登车牌评论区发放

盖世少女K

【瓜kun】830对布莱顿赛后例行抠糖

❤首先庆贺阿圭罗同学在瓜迪奥拉老师执教期间达成100及101球成就!撒花!

接下来是瓜老师赛后谈Kun:

❤从第一天起,sergio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需要他的进球,这每个人都知道。即使在他没有进球的日子里,他也依然做的很棒。

❤我为他高兴,也为球队高兴,因为他总是用进球帮助我们太多。

❤我记得Sergio从16岁就开始在阿根廷进球了(天啊,您居然知道这个?!),他自从来到这里也是这样进球的。他就是有这样了不起的天分, 他会一直进球直到死。(瓜老师第n次谈kun用进球到死这个形容2333)

❤我第一天和他在一起就很高兴。(哈???你确定???)他有着杰出的天赋,对球队的贡献无...

❤首先庆贺阿圭罗同学在瓜迪奥拉老师执教期间达成100及101球成就!撒花!

接下来是瓜老师赛后谈Kun:

❤从第一天起,sergio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需要他的进球,这每个人都知道。即使在他没有进球的日子里,他也依然做的很棒。

❤我为他高兴,也为球队高兴,因为他总是用进球帮助我们太多。

❤我记得Sergio从16岁就开始在阿根廷进球了(天啊,您居然知道这个?!),他自从来到这里也是这样进球的。他就是有这样了不起的天分, 他会一直进球直到死。(瓜老师第n次谈kun用进球到死这个形容2333)

❤我第一天和他在一起就很高兴。(哈???你确定???)他有着杰出的天赋,对球队的贡献无以伦比。

❤最后要框一下一位记者大大的提问(来自E酱的贡献):

Sergio keeps on scoring those wonderful goals,

【does he still surprise you after all these years?】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会让你惊喜吗——这简直是情人节特别企划问老夫老妻的问题…………

蚁

午夜的钟声

Leo十三岁那年,和全家人乘飞机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家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从地球的南端到北端。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让他倍感不适。母亲在一旁搂着他,轻声吟唱着高乔人的诗歌:

我如同自由之鱼,

出生在深深海底。

诸凡是天主恩赐,

任何人休想夺取。

本来是我的东西,

不能少一分一厘。

自由是我的荣光,

生活像飞鸟一样。

Leo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Leo,Leo,Leo.”

一个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Leo猛然从梦中惊醒,粘腻的汗水沾湿了他额前的碎发,像刚被人松开勒紧的脖子,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向四周望去,黑夜茫然无边,被死一般的寂静笼罩,没有任何声音。等到眼睛适应...

Leo十三岁那年,和全家人乘飞机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那是他第一次离开家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从地球的南端到北端。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让他倍感不适。母亲在一旁搂着他,轻声吟唱着高乔人的诗歌:

我如同自由之鱼,

出生在深深海底。

诸凡是天主恩赐,

任何人休想夺取。

本来是我的东西,

不能少一分一厘。

自由是我的荣光,

生活像飞鸟一样。

Leo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Leo,Leo,Leo.”

一个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Leo猛然从梦中惊醒,粘腻的汗水沾湿了他额前的碎发,像刚被人松开勒紧的脖子,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向四周望去,黑夜茫然无边,被死一般的寂静笼罩,没有任何声音。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Leo小心地改变姿势,双手撑地站了起来。双脚踩在石板上,传来轻微的回响,绵延在无限的长廊,脚步声一点点敲在他心头。

在黑暗里,Leo茫然无措,辨不清方向,只能朝前方小心地走去。一缕幽暗的光散落,脚边的尘土被风带起,灰尘漂浮在斜射的光束中。

Leo朝着光源望去,突然的光亮使他感到不适,他微微蹙起眉头,眼睛眯了起来。Leo没再往前走,眼前的景象使他感到惊奇,他愣在了原地。巨大的彩绘玻璃刻满了细密繁复的花纹。他缓缓走进,想要用手触摸,动作突然一滞。

“喵——”叫声穿过月夜,朝他奔涌而来。

Leo转身,试图寻找声音来源。“铛铛铛……”午夜的钟声准时敲响,古老的、沉重的,刻着时光痕迹的指针缓慢移动,像衰老的人无法克服老去的“病症”的无力感,只能在深夜辗转反侧,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钟声一停,小猫佩戴的铃铛又开始叮铃铃响着。Leo想去寻找这只猫,鉴于对这里环境不熟悉,他还是决定待在原地,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没过多久,小猫从黑暗中现身,离他越来越近,细密的汗水顺着额头爬向他的颈项,密匝匝的恐惧包裹着他。Leo一动不动,看着小猫在他脚边移动。

滴答滴答,时间游走,钟表摆动。

小猫轻轻亲吻他的鞋子,Leo俯下身,摸了摸它的毛发,小猫很享受似的“呜”了一声。Leo哈哈笑了起来,甜丝丝的,像夏天饮雪,品尝到沁入骨髓的甘甜。

教堂的另一角,一位身披黑袍的男子正注视着这一切。黑夜的光在他脸上分为两半,一半向往光明,一半沉溺黑暗。

教堂再次陷入无声的寂静,沉默在黑夜中划开一道圆弧。

他静静地看着这少年,从上到下细细打量着,在黑暗中身影看得有些不真切。黑袍男人朝着那束光走去,鞋子踏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

Leo听到另一端传来的回声,有些不安地站了起来,他看着黑袍男人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先是整个轮廓,然后是身形,最后他的眉眼,完全显露在他面前。

男人整个身子挡住了光,Leo重新陷入混沌,模糊中他看到男人从胸前取下一条项链,系着的十字架闪着光芒。

“摊开你的手,”男人开口道,语气中带有不由分说的强硬态度。

“先生,我……”Leo开口想说些什么,却没继续下去,他只好摊开手掌。

男人把十字架放在他手心,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留下一个潮湿的吻。

Leo感到有电流穿过身体,仿佛听到内脏爆开的声音。项链在手里好像要熔化,他觉得握着十字架的手指在灼烧。

Leo试着平复呼吸,开口问道:“先生,请问为什么要把这条项链送给我?”男人露出微笑,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要送他这条项链,Leo竟然会问他这个问题,因为他本来就属于你。你会留在这里,而我将要离去,我只是希望它还能为你带来好运。

“那么请问先生,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Leo害怕他会拒绝自己,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Pep”男人轻声说道。

Leo听到这个名字后,突然有想哭的冲动。他向Pep伸出手,渴望一个拥抱。

Pep朝他张开双臂,Leo伸手,摸到的却只是空气。

“那么,先生再见。”Leo看着手里的项链,暗自叹了口气。


“Leo Leo……”母亲在一旁呼唤他的名字,原来一切都是场梦。Leo直起身子,突然有东西从手里滑落,他弯腰去捡,只见一个闪亮的十字架安静地躺在地毯上。

那只黑猫,黑袍牧师,圣家族教堂……难道真实存在过?Leo想不明白,索性先封存记忆里。因为现在,他要伸手迎接自己的未来了。

他握紧了十字架,喃喃自语:“Pep,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LaRosaDeFoc

man city vs brighton pre-match press conference

when i was football player?

i was so good i always playing

you didn't, you didn't see me never

you didn't see me

you have to go to youtube and see the

how good i was


佩普卖瓜,自卖自夸。

(上youtube看过好多了,请秃子放心。)

man city vs brighton pre-match press conference

when i was football player?

i was so good i always playing

you didn't, you didn't see me never

you didn't see me

you have to go to youtube and see the

how good i was


佩普卖瓜,自卖自夸。

(上youtube看过好多了,请秃子放心。)

初兮
就假装是阿kun和瓜瓜对牙牙秀...

就假装是阿kun和瓜瓜对牙牙秀团子的行为不满而在一起了准备气死团子吧哈哈哈

就假装是阿kun和瓜瓜对牙牙秀团子的行为不满而在一起了准备气死团子吧哈哈哈

LOCK.T

沙雕警察局

沙雕老干部瓜鸟的日常
……日常互喷(字面意思)

激情摸鱼???

沙雕警察局

沙雕老干部瓜鸟的日常
……日常互喷(字面意思)

激情摸鱼???

屁话bb机⚰

四百场啦,抱抱猫猫
p2是原图

四百场啦,抱抱猫猫
p2是原图

LaRosaDeFoc

天空体育:佩普·瓜迪奥拉回答网上关于他的热门搜索问题

终于秃子也有机会做这个问答了。[x]

随手简陋听一下。


佩普·瓜迪奥拉是在哪里出生的?

在我的祖国加泰罗尼亚(我:您这又。)一个叫桑佩多尔的小镇,出生于1971年1月18日。

(你还有家人住那儿吗?你多久回去看他们一次?)

我父母还住在那里。


佩普·瓜迪奥拉有什么兴趣爱好?

打高尔夫,我除了足球最喜欢的体育运动。高尔夫是我最常观看的项目,夏天也会去打。

(你有很多时间打高尔夫吗?)

没有,等退休了会更有时间打吧。

(除了高尔夫还有别的爱好吗?比如玩什么乐器之类的?)

乐器没有。电影院算一个,比起在家看netfilx...

终于秃子也有机会做这个问答了。[x]

随手简陋听一下。


佩普·瓜迪奥拉是在哪里出生的?

在我的祖国加泰罗尼亚(我:您这又。)一个叫桑佩多尔的小镇,出生于1971年1月18日。

(你还有家人住那儿吗?你多久回去看他们一次?)

我父母还住在那里。


佩普·瓜迪奥拉有什么兴趣爱好?

打高尔夫,我除了足球最喜欢的体育运动。高尔夫是我最常观看的项目,夏天也会去打。

(你有很多时间打高尔夫吗?)

没有,等退休了会更有时间打吧。

(除了高尔夫还有别的爱好吗?比如玩什么乐器之类的?)

乐器没有。电影院算一个,比起在家看netfilx或者amazon,我更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

(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喜剧?爱情片?)

我这人早就不浪漫啦!已经老了。开玩笑的,看什么电影视情况而定。有时和孩子们去,有时和妻子去,或者也单独去,要看情况。


佩普·瓜迪奥拉职业生涯的最佳时刻是?

(我想这个一定很难回答,因为你作为球员和教练都赢得了很多奖杯。)

实话实说,我心中的最佳时刻是在巴萨青训的时候。那时我开始跟着一线队训练,然后在一线队中稳定待了两三个月之后,我想,哇,我是一名给巴塞罗那俱乐部踢球的职业球员了。这是我记忆中的人生巅峰,在巴萨十一年之后,成为一线队的一员。

(很多球员都这么说,他们说最佳时刻是首秀,或者是意识到他们终于做到了的那一刻。不可思议之处在于,你赢得过欧冠、英超,无数冠军,但对你来说首秀仍旧是足球给予你的最佳回忆。)

当然,因为没有那个时刻的话,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首秀很重要,但前一晚也会非常紧张。那时我很紧张,也没有很享受,但进入一线队时的感受(还是难以言喻)。逐渐成为首发,开始赢得一些奖杯,这当然也很重要。我们之所以从事足球行业就是为了赢,这点我同意。但是成为一线队的一员,一起训练,渐渐进步,也是很好的。


佩普·瓜迪奥拉为什么去曼城?

因为首先,他们想要我。

(这是很重要哈哈哈哈哈。)

是啊,因为如果他们不想要你,你就来不了。人们说,啊你去曼城了啊。这是因为他们邀请我去了。第二个原因是我的朋友们。在巴塞罗那的时候,他们给予了我开启执教生涯的机会,比如提克希奇·贝吉里斯坦,他现在是曼城总监。在这里再次和他共事对我来说很自在。我来以后,才发现这个俱乐部许多出人意表之处,这个俱乐部有多么的好。优点有很多,比如这里的人的工作方式。与他们共事非常舒适。


比起在家看网飞或者亚马逊,还是更喜欢去电影院看电影,以及,作为球员和教练(尤其后者)获得了这么多荣誉后,心中的人生巅峰却还是首秀那一刻。这两点让我,就,我真爱您,也爱得值得。

顺便他又夹带jiadu私货hhhhhhhhhhhh



翻到这里发现虎扑有翻译了就不继续了(可能明天闲的话还是补上),随便说一下后四个问题里两个重点:


佩普·瓜迪奥拉穿的毛衣外套是什么?

上赛季的灰毛衣已献身公益事业,本赛季保证有新外套!(终于!拜拜了丑毛衣!)


佩普·瓜迪奥拉在用instagram吗?

关注了家人朋友但不算在用,保护隐私,而且难道拍食物照片发到insta上就会变得更好吃???(……吃饭必拍照发ins的我闭嘴。)

不豪华餐车

【瓜kun】Threesome2(PWP)

【《Threesome》姊妹篇。前文点击本餐车主页自行寻找。】

Pep一走进家门就听到嬉笑的欢呼声。
他皱着眉伸头看过去,看到Kun似乎在和朋友在打游戏机。
“Sergio?”Pep喊了一声。
“嗯?”两个人齐刷刷地回头。
Pep愣住了,另一个男孩和Kun长得实在太像了。
“这是———”Pep指着男孩问道。

在Kun和男孩互相推搡打岔的乱套讲解中,Pep终于搞明白了,总之就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18岁的男孩Kun出现在了这一时空。
“所以我后来找了个光头做男朋友吗?”男孩Kun皱了皱鼻子打量着Pep。

【登车卡发放见评论】
【爆胎许久再次上路,本次列车由 @天火 催发,欢...

【《Threesome》姊妹篇。前文点击本餐车主页自行寻找。】

Pep一走进家门就听到嬉笑的欢呼声。
他皱着眉伸头看过去,看到Kun似乎在和朋友在打游戏机。
“Sergio?”Pep喊了一声。
“嗯?”两个人齐刷刷地回头。
Pep愣住了,另一个男孩和Kun长得实在太像了。
“这是———”Pep指着男孩问道。

在Kun和男孩互相推搡打岔的乱套讲解中,Pep终于搞明白了,总之就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18岁的男孩Kun出现在了这一时空。
“所以我后来找了个光头做男朋友吗?”男孩Kun皱了皱鼻子打量着Pep。

【登车卡发放见评论】
【爆胎许久再次上路,本次列车由 @天火 催发,欢迎小伙伴们多鞭策本车】

LostinTokyo

哈维写给瓜迪奥拉的信

找到个地址但翻译版本有点小瑕疵,不过可以看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object_id=1022%3A2309404026828737110494&id=2309404026828737110494

充满宗教气息,大护法写给教主


作为加泰文豪,哈维写谁都很RIO,生动真挚。不过,对瓜迪奥拉多年来的感情自然不同,不仅RIO,还透露出很多信息。

最重要的信息是,瓜迪奥拉要去尤文图斯,并非空穴来风。甚至我怀疑他们已经达成了一些初步协议,包括赶走阿莱格里、改让萨里执教是这一系列的序曲。毕竟,从Sarri ball改成瓜式控球,绝对要...

找到个地址但翻译版本有点小瑕疵,不过可以看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object_id=1022%3A2309404026828737110494&id=2309404026828737110494

充满宗教气息,大护法写给教主

 

作为加泰文豪,哈维写谁都很RIO,生动真挚。不过,对瓜迪奥拉多年来的感情自然不同,不仅RIO,还透露出很多信息。

最重要的信息是,瓜迪奥拉要去尤文图斯,并非空穴来风。甚至我怀疑他们已经达成了一些初步协议,包括赶走阿莱格里、改让萨里执教是这一系列的序曲。毕竟,从Sarri ball改成瓜式控球,绝对要比从阿莱格里更改容易得多,前者运气好可以小修小补,后者堪称改弦易辙。

为什么呢,因为哈维明确指出,瓜迪奥拉的目的在于“传道”。他大为称赞瓜迪奥拉去英超和曼城传道,颇有点明知其不可为而必为之的气魄。战国时代,各种流派各种学说百花齐放,诸子百家周游列国,鼓吹、宣扬自己的思想。古希腊时代,哲学家也常四处奔走、宣讲、开坛设学(也许还有教授希腊之爱)。说到底就是,你觉得自己是对的,那就证明他。你觉得你的道有意义,那就推广它。

所以,瓜迪奥拉离开巴萨后,第二站去了德甲拜仁,第三站去了英超曼城。假如再一站登陆意甲尤文,这条传道之路合情合理。

 

在指出瓜迪奥拉行为是为传足球之道后,哈维极尽赞美瓜迪奥拉传道能力,尤其是口才。有意思的是,在形容瓜迪奥拉的煽动力时,哈维一直使用泛指“人们”,而不是“我”。潜意识里,他把自己对瓜迪奥拉的感受,扩大到全体。或者说,他认为“其它所有人”,都应该跟他一样,对瓜迪奥拉顶礼膜拜,“每句话都爱听”。

当然,我们都知道,事实远远并非如此。既有伊布、埃托奥等这些直接撕破脸皮的,也有皮克、巴尔德斯等这种颇有微词的。在拜仁,瓜迪奥拉甚至还曾遭更衣室集体兵谏。这都是摆在台面上发生冲突,不在台面上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那么,哈维的说辞表现了,他知道别人不满然而全当不知道的、所有表达对瓜帅不满的在他眼里都自动开除人籍,或者,他不知道别人不满,没人敢在他这个瓜帅大护法面前抱怨,怕被就地正法,以上可能性任选。

 

此外,还有一个细节,哈维说瓜迪奥拉总是像压榨一只橙子一样压榨球员。哈维用此形容瓜迪奥拉多次,几乎次次访谈都要这么说。我们知道,球员文化水平不高,没办法引经据典,打比方肯定得用自己日常熟悉的事物,就好像形容比赛的爽一个个都用H,没别的词汇了。

那么问题来了,哈维究竟是对榨橙汁有多熟悉、以及瓜迪奥拉与榨橙汁是不是有什么条件反射?在巴萨食堂,瓜迪奥拉少数允许且强烈推荐的饮品,就是鲜榨橙汁。哪怕你这辈子一口橙汁不想喝,只要你踏进食堂,就会看到工作人员鲜榨橙汁,旁边教练强调说除非你喝水和脱脂牛奶,否则就得喝橙汁。

因此,哈维将瓜迪奥拉、压榨球员与鲜榨橙汁三种事物潜意识里紧紧捆绑在一起,再自然不过。

 

 

最后,相对于哈维洋洋洒洒几千字各种赞美瓜迪奥拉,我宁愿用德布劳内形容瓜迪奥拉的一句话来结束本篇。这也是瓜掐这个RPS的故事最引人入胜、最动人心弦、最神秘莫测之处。

A shit coach,he just wants to win!

 

 

 

一直有个瓜丁/瓜掐的脑洞,有天哈维和德布劳内碰见,一开始不怎么说话,后来一起吐槽穆里尼奥找到共同话题,最后吐槽到瓜迪奥拉。

德布劳内:a shit coach!

哈维(眼神陷入迷离):a god coac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