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瓢虫少女

76.9万浏览    5308参与
是你吗kiki

求瓢虫三季的资源整合百度云……有偿也可以

求瓢虫三季的资源整合百度云……有偿也可以

淡定的
就是想说前几天涮抖音刷出来的这...

就是想说前几天涮抖音刷出来的这个男生的眼睛好像加贺美🤔
占tag致歉,因为没有同好可以分享的心情实在憋得慌😂

就是想说前几天涮抖音刷出来的这个男生的眼睛好像加贺美🤔
占tag致歉,因为没有同好可以分享的心情实在憋得慌😂

方糕是圆圆的糕🍰

文手挑战

我来画个大饼


文手挑战我要写一个一方死亡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的带肉的猫瓢虐文(也不算吧)

其实只是借用两个名字 其他的应该和原作设定无甚关系


又虐又甜的那种嘿嘿嘿

中间会写到前世 打算写成中国古代风


初步预定分为上下两篇

这次的挑战和 @Gitter Azi  小可爱联动!

非常好的一个作者 很有灵感的那种


至于我什么时候发文 等下周二做完演讲的…

我来画个大饼


文手挑战我要写一个一方死亡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的带肉的猫瓢虐文(也不算吧)

其实只是借用两个名字 其他的应该和原作设定无甚关系


又虐又甜的那种嘿嘿嘿

中间会写到前世 打算写成中国古代风


初步预定分为上下两篇

这次的挑战和 @Gitter Azi  小可爱联动!

非常好的一个作者 很有灵感的那种


至于我什么时候发文 等下周二做完演讲的…

常常常夜

【瓢猫】大小姐的反派生涯

  

  *亲友点的文 听说他刚好在看那个手书

  *OOC

  *地下组织巴黎英雄

 

        *本来要写虐文 结果亲友自己不敢面对

            所以改成甜文

  

  ---

  

  「--背叛了我们就该死。」

  

  红色的高跟鞋落地,对面那人的脖颈顿时鲜血涌出,他痛苦的倒在地捂著脖,大声尖叫。

  

  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面具的金发少年上前,搀扶着那位杀人凶...

  

  *亲友点的文 听说他刚好在看那个手书

  *OOC

  *地下组织巴黎英雄

 

        *本来要写虐文 结果亲友自己不敢面对

            所以改成甜文

  

  ---

  

  「--背叛了我们就该死。」

  

  红色的高跟鞋落地,对面那人的脖颈顿时鲜血涌出,他痛苦的倒在地捂著脖,大声尖叫。

  

  穿着黑色西装、戴着面具的金发少年上前,搀扶着那位杀人凶手下阶梯。

  「Oh. Bugaboo,这种货色交给我就好了,何必脏了你的手。」

  

  「噢、Kitty Kitty,别油嘴滑舌了。你也知道他泄露了我们的位置,过几天他们就会找到我们。」少女轻笑出声,语气却异常严肃。她穿着红色的小礼裙,脸上也戴了面具。

  

  

  是时候该逃走了。

  

  

  ---

  

  他们在豪华的游轮上,甲板上的海风凉爽。

  少女挽着少年的手,他们低声耳语、像极了情侣间的嬉闹调情。

  

  「我们被跟踪了。」

  「现在发现会不会太晚了,Kitty。」

  「是我的错,My Lady.」

  「知道就好。」

  

  她翻了个白眼。

他有说过她有多么美吗,尤其是在生死关头之下--

  

  在别人拿着狙击枪瞄准他亲爱的女士之下。

  

  

  

  他们同时做出了反应。

  他们互相推开了彼此,砰的一声、狙击枪意料之内的没打中。绅士敏捷地从大腿拿出了枪,往声音的来源开枪。

  

  

  砰。

  一发命中。


  

  

   「嗯哼,这枪会把刚刚愚蠢的发言抵消。

                      你还是有机会的,Kitty.」

  「当然,你永远都是对的。My Lady.」

  

  

  ---

  

  后来的后来,他们不干地下组织了。

  转为开面包店和当模特。

  

  

  

  至于他们在游轮的赌约--

  

 

  「是我输了。」少女落魄的吃着马卡龙,哀怨的看着巴黎知名模特。

  

  「我只不过是赢了一次,Bugaboo.」他笑了,并且吻上了少女的薄唇。

  

  「嘿,就说别叫我Bugaboo!」少女的反驳声化为甜腻的吻。

    她输了、




  

                          输的心甘情愿。

  

  

兒子白白病病有夠萌@9S的腳踏墊

※心理準備注意※

啊我的天!!!我好喜歡小白貓!!!

草!!!這幾天跟吸毒一樣!!!

像9S一樣病病der實在太戳我勒!!!!!!!!!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白貓太可愛啦啊啊啊啊啊啊配音也太棒啦啊啊啊啊(((((瘋狂跑圈

※心理準備注意※

啊我的天!!!我好喜歡小白貓!!!

草!!!這幾天跟吸毒一樣!!!

像9S一樣病病der實在太戳我勒!!!!!!!!!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白貓太可愛啦啊啊啊啊啊啊配音也太棒啦啊啊啊啊(((((瘋狂跑圈

卑微肥柚i

?????滤镜比我会画画 害 晚安.jpg

?????滤镜比我会画画 害 晚安.jpg

Baguette_🥖

#我流猫瓢掉马(一)

  Cat Noir发现Ladybug的真实身份了。

  

  就在刚刚。

  

  这是一个还算长的故事,但简而言之——

  

  Dupain-Chen家的面包房又出现了一个黑化者,Magic Lamp。一位巴黎市民在经历了一天被老板训斥,被同事排挤的糟糕经历,最后想在面包房买一个自己最爱的法棍面包作安慰时,却被告知已售完了,原本Tom想再做一个专门给这位可怜的年轻人,但他心力交瘁地拒绝了,还未走到门口便被黑化——成为了Magic Lamp,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但一个愿望被实现的同时有一个人会被转化为“神灯精灵”供他驱使的黑化者。

  

  Tom是第一个变成神灯精灵的,...

  Cat Noir发现Ladybug的真实身份了。

  

  就在刚刚。

  

  这是一个还算长的故事,但简而言之——

  

  Dupain-Chen家的面包房又出现了一个黑化者,Magic Lamp。一位巴黎市民在经历了一天被老板训斥,被同事排挤的糟糕经历,最后想在面包房买一个自己最爱的法棍面包作安慰时,却被告知已售完了,原本Tom想再做一个专门给这位可怜的年轻人,但他心力交瘁地拒绝了,还未走到门口便被黑化——成为了Magic Lamp,一个可以实现任何愿望,但一个愿望被实现的同时有一个人会被转化为“神灯精灵”供他驱使的黑化者。

  

  Tom是第一个变成神灯精灵的,接着是Sabine,在Cat Noir赶来后,Marinette终于找到了机会躲在二楼变了身下去加入了战局。

  

  他们花了点时间解决Magic Lamp,但大体和往常并无不同,Cat Noir说着他的猫猫情话,Ladybug和平时一样打断他专注于战斗。

  

  然后他们像往常一样于两个方向各自离开——当然Ladybug又掉头回了自家阳台,并解除了变身。

  

  但Cat Noir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又回去找了Mari,想看看她是否有受到什么大的惊吓。

  

  结果直接看见了Ladybug变成了Marinette。

  

  CN:?

  

  他有点受到了大的惊吓嗷。

  

  ——

  

  Adrien回到家,还有点不太真实的感觉。

  

  Ladybug=Marinette。

  

  他的意思是,这很好,他知道Marinette很欣赏他?关于时尚的那种——可能再努力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变成双方暗恋,但他就是感觉有点不对。

  

  “有什么不对?”Plagg突然出声,Adrien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说了出来。

  

  “就是,”Adrien回答,“Marinette只是欣赏Adrien,而不是CN——”

  

  Plagg打断道:“Hey,这两个人难道不都是你吗?你在纠结些什么?你直接告诉她Adrien就是Cat Noir不就好了?”他现在已经放弃隐瞒身份什么的了,既然Ad都直接看到了,那也没什么好狡辩的,倒不如多吃几块奶酪,撮合一下他们,之后见到小糖块还好交代一点。

  

  “不是这个意思——等等,milady之前说过他有一个喜欢的男孩,是谁?Marinette在平时有喜欢……”Adrien皱眉想了一会儿,突然抬头。

  

  Plagg以为孺子可教,连连点头一脸鼓励地等他说出他自己的名字,结果——“Luka!”Adrien的声音里充满了失落,“Marinette喜欢的人是Luka吧!……”

  

  Plagg:?ok,fine.

  

  黑色的精灵好一会没说话,看着自己的主人,过了一会说:“Adrien,你还记得那个做噩梦的小子吗?”

  

  Adrien眨眼,问:“Sand boy?那个蓝发的眼线男孩?”

  

  Plagg:“对。我记得你的噩梦是被限制自由和一个恨你的拿着大刀的Ladybug对吧?”

  

  Adrien:“是啊,怎么啦?”

  

  “想知道Marinette的噩梦是什么吗?”Plagg眯起一双猫猫眼问。

  

  Adrien皱了皱眉,问:“我记得不是失去超级英雄的能力吗?”

  

  “不不不,”Plagg摇头,“我的意思是Marinette本人。那天她在福师傅那里找小糖块,而我正好看见了她的噩梦。”

  

  “是你本人,Adrien Agreste。”Plagg接着说,“呃——至少是个看上去奇奇怪怪的你。说着什么绣球花,玫瑰,你爱上了Chloe什么的。”

  

  Adrien:?

  

  他爱上了Chloe?这是她的噩梦?

  

  Adrien:“看来Marinette真的不太喜欢Chloe。”

  

  Plagg:给爷死。

  

  Plagg气得多吃了两口卡门贝尔:“Hey?你再想想?!一个女孩!她的噩梦是一个男孩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你觉得这个女孩对这个男孩有什么想法???”

  

  就像他的噩梦是Ladybug憎恨他一样——

  

  “Marinette喜欢我?”Adrien迟疑道,却又陷入自我否定,“可是上次Kagami问她和Luka的关系,她为什么……”

  

  “拜托,女孩们被问到这种问题时不都会很尴尬地不说话吗?”

  

  所以Marinette喜欢他。

  

  Marinette喜欢他!!!

  

  他的女士喜欢他!!!!!

  

  Ladybug说的喜欢的人是他!!!!!!

  

  躲在被子里爆炸了一会儿后,Adrien冷静下来。

  

  Marinette是Ladybug。

  

  她们都有深黑的头发,蔚蓝的眼睛,但她们的处事风格完全不一样——至少大部分不一样。

  

  她们都很坚强,聪明,善良。只是Marinette有时在他面前会说话不利索,像她自己所说的一样笨拙。他的意思是,那也很可爱……

  

  他很喜欢Ladybug,可是对于Marinette呢?他不明白自己对她的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关键他不敢保证,他可爱的公主在知道Cat Noir就是Adrien之后会不会接受他。毕竟Adrien是他完美无缺的外在性格,CN的身份虽然让他感到自由,但Ladybug很明确地多次拒绝了他,她不喜欢这样的他,只当他是搭档,但Marinette却喜欢上了Adrien。他是喜欢Adrien的哪里呢——

  

  而且他还怕他如果对Marinette说喜欢,他自己心里会过不去,总觉得是因为喜欢Ladybug而爱屋及乌。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纠结什么,毕竟和他的女士在一起最快的途径是在她面前从CN变回Adrien。——可是他总觉得这样好像在蒙蔽Marinette一样。虽然她们是一个人。

  

  Adrien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Plagg听。

  

  Plagg停下了吃奶酪的手,无语地看了两眼自己的主人,说:“Adrien?你的脑子还在吗?在就好好想想,她们俩是一个人。就像卡门贝尔一样,想吃就速速吃,你要告白就速速告,不然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哎,你在听没有,”Adrien又说了一下自己的顾虑,“我都没有真正了解过Marinette,我知道她善良聪明,但我之前在她身边的时间真的很少,大多都是回家或出去上课。”

  

  “可是她们是一个人啊,一个人身上的品质,她的性格怎么会改变呢。就像我喜欢恰奶酪,喜欢卡门贝尔,一整块卡门贝尔上不同的两小块,我吃了第一块觉得好吃,我再吃第二块还觉得好吃这难道是爱屋及乌吗,是因为它们都是一样的散发迷人的香味,吃起来和我心意啊。它们不都是一个东西吗?……”

  

  Plagg一说起奶酪就会话越来越多,Adrien不由得阻止:“okok————Plagg,从明天开始我就去好好了解一下这第二块卡门贝尔,今天我们就先睡觉吧。”

❖|楔子

There's No Way We Are Soulmates 2

有一大段時間Adrien都是這樣度過的。


六個月了,Marinette仍然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觸。金髮的男人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什麼,但他快要受不了了。靈魂伴侶間牽起的聯繫迫使每次Marinette避開目光時他的心臟都在抽痛。


天啊,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深深的看著Marinette眼裡如天空一般的色彩,或許握住她纖細白皙的小手,在她耳邊喃喃重複著「我愛你」三個字,並且想吻她透著微粉色的嘴唇,非常之想。


無法做到這一切幻想讓他很痛苦,他的心臟迫切的擠壓著,每過一天都會比前一天更加嚴重。Adrien連緣由都不清楚,Marinette如此恨他,他們幾乎沒有交流,更不必說裡頭所有過的對話都是不...

有一大段時間Adrien都是這樣度過的。


六個月了,Marinette仍然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觸。金髮的男人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什麼,但他快要受不了了。靈魂伴侶間牽起的聯繫迫使每次Marinette避開目光時他的心臟都在抽痛。


天啊,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深深的看著Marinette眼裡如天空一般的色彩,或許握住她纖細白皙的小手,在她耳邊喃喃重複著「我愛你」三個字,並且想吻她透著微粉色的嘴唇,非常之想。


無法做到這一切幻想讓他很痛苦,他的心臟迫切的擠壓著,每過一天都會比前一天更加嚴重。Adrien連緣由都不清楚,Marinette如此恨他,他們幾乎沒有交流,更不必說裡頭所有過的對話都是不友善的,通常伴隨著其中一方的皺眉,兩人間的氣氛總是很尷尬。稍微比較值得高興的是,靈魂伴侶沒有外在的特徵,因此外人不容易辨認,最少這可以多多少少讓他們彼此減少被硬湊一塊的機會。


 


Adrien落魄的嘆息。


Marinette從來沒有好好和他打過招呼,而他卻已經開始愛上她了,這件事到底怎麼開始的?


 


他抬起頭,看見Marinette的身影晃過眼前,嘴角掛著他從沒見過的笑容,喜氣洋洋的手舞足蹈著什麼。Adrien的嘴唇翹了起來,他不會說謊,他的確有點嫉妒,在所有人都能享受Marinette可愛的笑聲、欣賞她自信而正義模樣的時候,作為靈魂伴侶的他獨自一人在茶水間,孤零零的看著她活潑的一舉一動。


她的設計才華,散落在肩頭的黑色髮絲,讓他的心隨之顫抖的微笑,又或著她每天早上為同事帶來的可頌香氣,所有的一切都讓他著迷。


 

什麼都好,Adrien只希望能有一點點機會,他真的喜歡上了那個聰明的黒髮女人,他想盡可能令她也對自己擁有一樣的感覺。


 -


他完全沒有預料到事情朝這個方向發展。


但他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那裡,更衣間旁邊的角落。Adrien才剛把新一季的設計穿上,發現蜷成一小團的Marinette坐在離更衣間不遠的地方,嘴邊是幾聲輕輕的抽泣。


「嘿,嗯......你還好嗎?」


Marinette似乎很驚訝會在這時候見到他,她的眼神裡滑過很多情緒,訝異、疑惑、愧疚......還有無窮盡的悲傷。


他能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心臟正在同時加速和被撕裂,一部分是因為終於能好好看著Marinette,一部分是看見她眼眶周圍紅潤的痕跡。


Adrien正想再開口說些什麼,卻被Marinette突然擠來的身子嚇得愣在原地,她微弱的啜泣此刻在耳畔變得特別響亮。


「對不起。」她呢喃。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誤會了你。」Adrien眨了眨眼,所以她其實不討厭他,只是有了誤解?


「Marinette,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讓你誤會,但我真的很對不———」她的手臂迅速的環繞在他的頸子周圍,惹起些許搔癢的感覺。


一陣甜而柔軟的觸感在Adrien的嘴裡擴散開來,他的思緒像煙火一樣一陣陣炸開,很快又融化成一攤爛泥。


她沒有讓他說完整句話,不過他對於被打斷沒有任何意見。


 -


Chloe毀了她的作品,完全毀掉了。每一寸縫線都脫落在地,她用好幾個禮拜搭配好的色彩被混在一起。


她到底做了什麼值得被這樣對待?


「呃,你的設計真是難以置信的缺乏美感,這種東西就不用交上去了,你應該感謝我幫你處理掉。」Chloe的聲音很小,她腦子裡嗡嗡的雜音蓋過了Chloe尖細的笑聲,她漸漸模糊的眼眶讓Chloe與她的黃色緊身裙混和成一隻巨大蜜蜂的縮影。


「真搞不懂Adrikins在想什麼,你跌倒了他還想扶你,幹嘛拼命的想跟你當朋友?一個麵包師的女兒哪裡好?我真應該一開始直接讓你跌倒在Gabriel身上。」


Marinette猛的抬起頭,整個人定在原地。


「哈,反正我想你也沒有膽子去找Adrien,我很快就會讓你被解雇了。」


一下子所有事情都變得合理了,當然。


Emilie告訴她Adrien是個禮貌而和善的人,Chloe是他唯一的朋友(因為Gabriel太保護他/他太有名),而且Emile保證Adrien如果知道什麼的話不會默不吭聲。是她在當固執的那個,相信了同事間的竊竊私語和她所看見的報導。在這六個月以來忽視自己越來越強烈的心跳,一直說服自己Adrien和Chloe一樣糟糕。


然後她跑走了。


某個總是被她忽略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她要找到Adrien。


她必須得和Adrien道歉。


她愛他。


需要他。


當Adrien充滿擔憂的眼神映入視野時,她甚至無法思考,也不曉得自己在更衣間哭了多久。


但是Adrien很溫暖,她的煩惱被逐漸變深的親吻融掉了。


她咯咯地笑了,揚起的嘴角也傳染給對面的Adrien。


所有事情都很混亂,但所有事情都不重要。


那是一種彷彿他們的靈魂在好幾世紀前就追隨並渴望著彼此的感覺。

Marinette感覺有什麼埋在深處的記憶會冒出來,但她只想起一句話。


「Mon chaton......」


嗜糖选手🍬染风

关于Felix看MLB电影的脑洞

是Felix和Adrien一起看MLB电影的脑洞


电影私设成是旧设的剧情(因为海报上就是旧设∠( ᐛ 」∠)_


我想看Felix的反应哈哈哈哈哈


好久没写文了,OOC了,文笔没了(被打



————


“不,Felix,相信我,你不会想看的…”



在某一天Felix再次来拜访Adrien的时候,他想起了之前一直没能问出口的事情——“你是不是给电影《Miraculous Ladybug》中的男主角Chat Noir配了音?”


是的,没错,Adrien承认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可Adrien不想给Felix看这部电影的原因并不是怕Felix会怀疑...








是Felix和Adrien一起看MLB电影的脑洞


电影私设成是旧设的剧情(因为海报上就是旧设∠( ᐛ 」∠)_


我想看Felix的反应哈哈哈哈哈


好久没写文了,OOC了,文笔没了(被打




————


“不,Felix,相信我,你不会想看的…”




在某一天Felix再次来拜访Adrien的时候,他想起了之前一直没能问出口的事情——“你是不是给电影《Miraculous Ladybug》中的男主角Chat Noir配了音?”


是的,没错,Adrien承认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可Adrien不想给Felix看这部电影的原因并不是怕Felix会怀疑自己是Chat Noir,而是因为电影男主角的名字叫做——


Felix Agreste。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巧合,甚至电影中的Felix外貌都与他的表兄相差无几,Adrien曾一度怀疑导演是否是以Felix为原型创造的男主角。


最可怕的是导演居然能够想到Felix和Chat Noir之间会有不小的性格差异,这不禁让Adrien感到背脊发凉。




Felix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实在是想不到一部动画电影有什么东西是不能让他看见的。就依Adrien这坚决不让他看的态度,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Adrien,给孩子看的电影还会有见不得人的剧情?我不相信。”


“不、Felix,不是见不得人…”Adrien眼看自己抵不过Felix的压迫了,只好缴械投降,“但你要答应我,做好心理准备。”


Felix将双手背到身后,看着Adrien打开视频页面点击了播放键。




……




Felix后悔了。




END.

冰月雯

【瓢貓】揭示者(Revealer) 中

*瓢貓文


*全英文名


*先虐後甜 Adrien & Marinette


*本篇含有揭示


__ __ __ __ __ __


  正文如下 ⬇⬇


“Tikki,我們先變身吧!不然現在這個樣子跑出來不太方便”Marinette氣喘吁吁的說,“但是你剛才已經用掉了一些體力,若再次變成Ladybug,恐怕會昏倒的”


Tikki擔心Marinette的病還沒好,就擅自變身,以她現在的狀況來說,很難撐的下去,“我沒事,我還行,不能放任Howk Moth在巴黎破壞,就算我撐不下去不是還有Chat Noir”她站起來深呼吸一口氣,“Tikki,spots...


*瓢貓文


*全英文名


*先虐後甜 Adrien & Marinette


*本篇含有揭示


__ __ __ __ __ __


  正文如下 ⬇⬇


“Tikki,我們先變身吧!不然現在這個樣子跑出來不太方便”Marinette氣喘吁吁的說,“但是你剛才已經用掉了一些體力,若再次變成Ladybug,恐怕會昏倒的”


Tikki擔心Marinette的病還沒好,就擅自變身,以她現在的狀況來說,很難撐的下去,“我沒事,我還行,不能放任Howk Moth在巴黎破壞,就算我撐不下去不是還有Chat Noir”她站起來深呼吸一口氣,“Tikki,spots on!”


Marinette再次變身成Ladybug,她語音給Chat Noir“Chat Noir 不 kitty!黑化蝶又要黑化心靈受傷的人,我現在正在找尋它的蹤影,我需要你”說完她關上


但她卻意識到,以自己現在的狀況來說要移動很困難,因為她的視線已經逐漸變得模糊,站都站不穩了!“我還不能倒”


“怎麼都不信我會揭開Ladybug和Chat Noir的真實身份”他憤怒著,黑化蝶朝著他的方向飛了!融入他手中的手鍊


“hello!Revealer ,l am Howk Moth.l can give you strength , as long as you bring Ladybug and Chat Noir's fantasy energy to me , you will know the identity of the superhero you worship”


(哈囉!揭示者,我是Howk Moth ,我可以給你力量,只要你把Ladybug和ChatNoir的奇幻能量帶給我,你就能知道你崇拜的超級英雄的身份)“OK, l will reveal the secret of all this!”(好的,我會揭示這一切的祕密!)


他身上起了變化“Come on!Everyone are you ready to let me share your secrets ? Haha~”


另一邊


Adrien對著攝影師擺動作,“Adrien,What happened to you today? The situation is so ”(你今天怎麼回事?狀態這麼遭)“沒事,休息一陣子就會好”Adrien帶著疲倦的身子,坐到一旁


“算了,我看今天就先這樣,休息一天;不然以你現在的狀態實在是不適合拍攝”攝影師搖了搖頭


突然Revealer出現在空中,Adrien警惕起來,找了一個地方變成Char Noir“Plagg ”“有個苦腦的小子,搗亂我的奶酪美梦”Plagg打一聲哈欠,“在這樣下去黑化者又要到處搞破壞,所以別再給我增加壓力,行嗎?”


Adrien像是很想趕快見到他心愛的lady,但因為Marinette的事整晚沒睡,他甚至每天都在想要如何以Chat Noir的身份來安慰她


“好吧!你現在的行為舉止,或許是因為那兩個女孩讓你的心,亂成一團”Plagg邊笑邊說“Plagg,claws out!”Adrien聽不太下去,為了不讓Plagg繼續往下講,便念起了咒語“喂等等!我還沒講完……”


他又變成ChatNoir,然後手上的長棍在閃,提醒他有語音留言“kitty!我需要你~”ChatNoir這時感到奇怪,“怎麼my lady的聲音聽起來這麼反常”“現在應該去黑化者的位置,剛剛不該放任他釋放他的能力”他握起長棍,伸長它


換回Marinette這裡


“是Revealer,但願他有收到我的語音留言”Ladybug摸著牆壁堅持讓自己站起,雖比不上平時那般活躍,不過還算勉強撐住,“我還是盡力吧!”她艱難的把溜溜球往移動的方向丟


“Ladybug!”Revealer驚喜的笑,“I m you fun , please let me reveal your identity!”(我是你的粉絲,請讓我揭露你的身份吧!)“What?”Ladybug後退一步,這黑化者的能力竟是揭露,“不行!要是被他手中的機器控制,Howk Moth的計劃不就得逞”


“Revealer,只要搶走Ladybug的奇幻能量,你就能知道超級英雄的身份,當然!還有Chat Noir,如此一來豈不是都有得到好處”眼看他的計劃還差那一點就完成了!Ladybug用自己剩下的力氣躲避黑化者的攻擊


Chat Noir趕到了!“你終於來了kitty……”他連忙扶住快倒下的她,“對不起my lady我來晚了,你還好嗎?”他擔心的想著,今天的她怎麼沒有精神,“ok,但現在還有一個問題?”“什麼問題?”


“可以放開我了嗎?我們在拖下去,巴黎的人們所有祕密都要被Revealer揭開”Ladybug搖了搖頭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不要被病給弄昏了!“sorry,my lady”Chat Noir似乎是察覺眼前的女孩,身體貌似不適,但因為黑化者在附近,他不得不放開她


他只能在她能行動的範圍內,保護好她,Revealer舉起機器往他們的方向射出,他們躲開,Chat Noir又再次抱起她,“揭示一切,把所有有關於你們的身份都揭露,這麼一來我就不會再被那些人認為,我沒有能力做到!”他握起拳,憤怒的說著


“Revealer!你再不把他們的奇幻能量到手,我就收回你的能力”Howk Moth用自己的能量對著黑化者用威脅的語氣說“就快了!要不是Chat Noir突然出現,奇幻能量早就到手了!!”


“Chat Noir我需要你的協助!”Ladybug強迫自己保持清醒,努力支撐,“隨時聽从妳的吩咐,my lady”說完她看了看附近適合的物品,想到了什麼?“ok!我現在有個方法,就是……之後幫我稍微擋住一下他,我馬上好”“Hey~How about playing a game”(嘿~我們來玩個遊戲如何?)Chat Noir提高了自己的聲音,用著嘻笑的語氣與他開玩笑【猜猜Revealer會有什麼反應?】


“game?OK!”他自然是聽不出Chat Noir只是想引開他的注意力,目的是為了讓他的lady有時間準備對付他的工具,【我設定的Revealer是比較容易上當的那種,我怕會有大大看不下去】


接著Ladybug正在利用時間,來完成工具,“carry out!it's time for me!”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撐下去,至少她有堅持過,“什麼?”他意識到原來剛才是被耍著玩,太不小心了!“可惡!你們竟然敢把我當成笨蛋在耍”Revealer感受到一股憤怒的力量從自己身上湧出來


可惜的事,Ladybug已經和Chat Noir用自己的特別能力“Lucky Charm!”變出一個小型的剪刀“Cataclysm!”沖向自己,Chat Noir用了有毀壞物品的手抓住了他手中的機器,而Ladybug則是剪斷了手鍊,黑化蝶飛了出來!Revealer變回原樣,跪坐在地,“發生了什麼?我怎麼會在這?”


Ladybug兩腳軟了下來,臉不知是生病的原故還是因為努力過頭而滿臉通紅,Chat Noir快速的接住她,“my lady需要幫忙嗎?”她虛弱的搖了搖頭,“Miraculous Ladybug”她喊起另一個特別能力淨化一切被破壞的地方,可是她的病還是沒有好,因為這是在還沒發生前就已經有的事,所以無法借助奇幻能量來好


“謝謝kitty!若不是有你在我身邊,我現在早就撐不住了”Ladybug蒼白的臉露出一絲微笑,而Chat Noir被她這麼一句話給弄混了,平時的雙關語無法展現出來,原因是因為她那句話,又再次讓他愛上面前有些支撐不穩的女孩,“呃…我…,呃…謝…謝”Chat Noir無法直視她那蔚藍的雙眸,移到別處看,可看表情已經透露他在害羞


“咳…咳,那我先走一步了……”話還沒說完她就昏倒了,“欸?”女孩倒在自己的懷裡,熟悉的味道,那個味道好像是來自Adrien的朋友Marinette,那個鼓起勇氣跟自己表明心意的女孩,但是他傷害了她的心,想到這他的愧疚感又增加,不對,躺在自己懷裡的那個女孩Ladybug 他的lady,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在他的懷裡,可他卻只想著Marinette


不會吧?他該不會是喜歡上兩個女孩,Oh!my God~他明明只對Ladybug有這種感覺,怎麼現在他,說變就變,會不會被當成見一個愛一個的男孩【想太多了!】應該不至於這麼花心才對,不過到底是從何時開始的?


“對了,我都忘了!my lady還在自己的懷裡,可總不能直接把她帶到家裡”說到這,Chat Noir又想起他們的身份需要保密,但問題是她現在病了,需要休息,“算了!不管那麼多直接帶到我家”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懷中的女孩,跳上樓


他擔心著她的身體,體溫很高,受了風寒,到了!他輕放在床上,把溫暖的被子蓋在她的身上,“嗶…嗶…”他的戒指在響了!他變回了Adrien,Plagg從戒指飛了出來,“I don't want to say anything now, I just want to see French Cheese!”(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我只想看到法式奶酪!)


Adrien拿了一塊奶酪,他瞬間有了精神,“Cheese!我要,給我”Plagg沖向他搶了奶酪,可怎麼搶都拿不到,“Plagg,回答我幾個問題,這塊奶酪就是你的”不清楚Adrien要提出什麼問題,Plagg就這麼答應了!“no problem!說吧?”


“Ladybug究竟是誰?”Adrien滿懷著奇待的目光看著他,“What?!”他差點被Adrien嚇到,把自己口中的奶酪吐出,“你差點弄壞了我的奶酪!!”Plagg驚恐的說【實際上沒吐出】“正常點,Plagg!這是個重要的問題”Adrien搖晃著Plagg


“聽著,Adrien!不是我不說,而是我們精靈是不可以隨便透露奇幻能量持有者的身份,即便是知道也不能說出口”Plagg正經的說道,“可是Ladybug她病了,而且在我床上!”


“所以你知道了她的身份?”“不 我還不知道”他搖搖頭,“正常來說,用了特殊能力,現在早就變回原樣,難道是…Tikki!”“Tikki?”“對,Tikki,Ladybug的精靈,但如果她再不變回來,她會沒有體力”Adrien第一次看Plagg那麼正经,“難道沒有辦法嗎?”“是有,但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嘗試”Plagg似乎很困擾,因為這麼一來,他就知道Ladybug就是他的朋友Marinette


“當然!為了她我願意嘗試”Adrien大聲的說著,“好,聽著!唯一的方法就是把Ladybug的耳環摘下”他仔細的說明,他兩手顫抖著移動到接近她的耳環,但他最終還是閉上眼摘的,紅光漸漸褪去,Adrien仍然不敢睜開雙眼看他的夢中情人的面貌


“好了,這下Tikki沒事了!你的lady也沒事,可以睜開眼了!”他慢慢的睜開眼,卻發現正躺在床上的女孩不是別人,而是他的朋友Marinette,“Marinette!?”他驚訝的看著她,Plagg卻一點也不驚訝,“之前那一次,我就知道了!”


怪不得,總是在她身上找到她的身影,原來是同個人,我實在是太遲鈍了!“所以你對你的lady面具下的樣子感到失望?”被Plagg這麼一問Adrien忽然想起他們剛認識的時候,眼神變的柔和看著女孩回答“不,我從未後悔過,我曾經對自己說過:不管面具下的人是誰?我都喜歡她!”他臉色一變“呃…好肉麻!我都聽不下去”


“不過她的精靈會吃奶酪嗎?”Adrien忽然想到這個問題,Plagg嘻笑的回答“可以吧!我是不曉得她會給Tikki吃什麼?但有一次好像給馬卡龍”他不確定她到底吃什麼?“說起來Marinette她,也都是帶著馬卡龍”


Tikki醒來了,看到Plagg和Adrien不知道是在談論什麼?“Plagg?Marinette呢?”Plagg飛了過來,拿了一塊奶酪放在她的嘴裡“在床上,糖塊塊你醒了!”“閉嘴,我說過多少次了,我不叫糖塊塊是Tikki”她憤怒的大喊,“突然覺得你們的關係好微妙”Adrien在一旁看戲


“Marinette,怎麼樣了?”“還可以,但目前還未醒”“呼,還以為她要在戰鬥過程昏倒”Tikki嘆了口氣,接著她似乎意識道什麼?“我說Plagg你該不會…”“對,他已經知道了!”“所以他真的Chat Noir?”Adrien點頭,Tikki驚訝的看著Marinette,“This is a wonderful fate!”(這真是個奇妙的緣份)


隔天


Marinette醒來,看了看周圍,不是她的房間,心想“難道我昨天被Chat Noir帶走了?”說完她感覺到手似乎是有什麼人牽著,她看清他的長相,“金髮的男孩?Adrien!?不對我怎麼會在這裡?”Plagg從睡夢中清醒飛過來“是他照顧你一整晚,害得我都沒睡好”“等等,你說Adrien?那意思是我整晚都在這!”


她想要掙脫他的手,卻怎麼用都拿不開,“我還沒和我的父母說,遭了!他們會擔心,我一整晚都沒回家!!”Marinette驚慌大叫,讓床邊的Adrien醒了,“放心,我已經和Alya說過,他們不會知道你在我家”


他溫柔的對上她的雙眼,Marinette只感到她的臉燒透了,“嗯…呃…A…Adrien”她又變回那個迷糊的Marinette,“他已經知道你的身份了,Ladybug!”Plagg突然說了一句,“什麼!?那ChatNoir該不會是…”她冒著冷汗說,“Yes,就是我/Adrien”他們笑著說


Marinette驚恐的想著,她的男神,怎麼會是個對她調情,會講雙關語,且向她示愛,等一下示愛!那不就代表她是Ladybug時,拒絕了她的男神,而且還好幾次,oh no!怎麼會這樣!男神在她心中的形象就這麼破滅了!明明是這麼善解人意,對人那麼禮貌,又那麼帥氣迷人,怎麼可能會是Chat Noir!!


她不敢相信站在她面前的人真的是Chat Noir,於是她上前用著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嘿,my lady!你難道不相信我嗎?怎麼能傷害你的小貓呢?”他的雙關語這時又展現出,令Marinette覺得她是不是還沒醒


“少在我面前調情了!我要走了!”她拍了拍臉,不看他的臉離開,“lady是害羞了,沒關係等等我們還會見面,到時候在好好說說”說完Adrien看著女孩剛離開的背影笑著


__ __ __ __ __ __


抱歉各位,這篇來的有些晚,最近更文的時間愈來愈少,而且考試的日子又要來臨了(>﹏<)

我會在考試前把這篇文更文,所以一樣有什麼留言請在下方,謝謝!


boom少年yong
如果表哥后面真的是蝶蝶,我想看...

如果表哥后面真的是蝶蝶,我想看猫猫被蝶蝶强行抓住的画面(暴言)甚至还可以打蝶猫tag(被打)

如果表哥后面真的是蝶蝶,我想看猫猫被蝶蝶强行抓住的画面(暴言)甚至还可以打蝶猫tag(被打)

❖|楔子

應該早一點發的前情提要

當眼神接觸的一剎那,他們就馬上理解了。

Marinette一直都不相信。
為什麼這樣一個自大的討厭鬼會是她命中注定的伴侶?

Adrien無法停止嘆息。
為什麼他的靈魂伴侶必須是個如此固執又兇狠的人?

噢,他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愛上對方的。
沒有事情能讓他們改變心意,對吧?


當眼神接觸的一剎那,他們就馬上理解了。

Marinette一直都不相信。
為什麼這樣一個自大的討厭鬼會是她命中注定的伴侶?

Adrien無法停止嘆息。
為什麼他的靈魂伴侶必須是個如此固執又兇狠的人?

噢,他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愛上對方的。
沒有事情能讓他們改變心意,對吧?


绿瞳黑猫

当Cat noir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她也正好解除了变身。

   


    


  所以,Marinete就是Lady bug!


    


    


他看着对面的那个女孩。


      


 


是的。为了约他看电影但总说不出话的Marinette.


为了超级英雄的任务而总是迟到的Marinete.


为了他的...

当Cat noir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她也正好解除了变身。

   


    


  所以,Marinete就是Lady bug!


    


    


他看着对面的那个女孩。


      


 


是的。为了约他看电影但总说不出话的Marinette.



为了超级英雄的任务而总是迟到的Marinete.



为了他的第五个命名日准备了贝雷帽还要慌称是粉丝送的Marinete。



他笑了,原来……是你啊 。


 



“你是谁?”Marinete看着他说。





?!




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Cat noir这才注意到旁边的Alya和她手中的奇幻能量盒。一瞬间,心跌到了谷底。




他明白了些什么。




他的公主忘记他了。


 


他走上前,抱住Marinete。  “那…那个!”Marinete被这个拥抱吓到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


                                                                                                


他感觉到了Marinete脸上的温度越来越高。“真可爱啊。”他小声说



也许,可以和她重新开始。Cat noir想:和她一起过最平凡的生活。



Cat noir放开Marinete,看向Alya:“他们走远了吧。”  “嗯。”



得到Alya的回答后,Cat noir苦笑了一下,抬起手准备摘下戒指。




“她希望你继续当着令人瞩目的英雄。”Alya忽然说。




Cat noir愣住了。




她果然还是希望,自己继续散发着自己最耀眼的光吗。





Cat noir转过头看向红云还未散去的Marinete。她看着他们什么也没有说。




他需要作出决定。






栎川
“太可笑了,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太可笑了,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看了26集心情复杂,我本来还挺喜欢她的

“太可笑了,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看了26集心情复杂,我本来还挺喜欢她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