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瓦尔莱塔

14.7万浏览    2317参与
倾城Sir

一个角色最令人感慨的
无非是一个中午,一个晚上。
网易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
她不过是平衡版本的中和剂,
是T1屠夫的最后一重堡垒。
现在她将再次作为版本的牺牲品被丢弃
就像是多年以前,
那个马车上的夜晚。
更讽刺和可悲的是,
优秀的演员永不过气,
作为一个用强度堆起人气的监管者,
她将过气,
瓦尔莱塔穷尽其身,
终究是没有成为优秀的演员。
最后机械的躯壳里留下的,
不过是一个孤独的女孩罢了。

一个角色最令人感慨的
无非是一个中午,一个晚上。
网易没有把她当做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
她不过是平衡版本的中和剂,
是T1屠夫的最后一重堡垒。
现在她将再次作为版本的牺牲品被丢弃
就像是多年以前,
那个马车上的夜晚。
更讽刺和可悲的是,
优秀的演员永不过气,
作为一个用强度堆起人气的监管者,
她将过气,
瓦尔莱塔穷尽其身,
终究是没有成为优秀的演员。
最后机械的躯壳里留下的,
不过是一个孤独的女孩罢了。

白琢琢

玩偶师✖️长腿小姐

雨中相遇

涂鸦一时爽 勾线上色火葬场

还未完成,慢慢上色……

玩偶师✖️长腿小姐

雨中相遇

涂鸦一时爽 勾线上色火葬场

还未完成,慢慢上色……

你需要茧刑
【慎入】舞台剧剧透,蜘蛛机械师...

【慎入】舞台剧剧透,蜘蛛机械师相关

是从看过舞台剧的mayo太太那儿得到的透露w我简略说一下大意:
众所周知演员表里没有蜘蛛这个角色,她仅出现在机械师的台词里,但似乎也算是重要片段的台词,机械师提到一段回忆“当时我在茧里望着天花板,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虽然也没细说关于蜘蛛的事,但两人应该还是有关联的

不知道她最后是怎么脱身的2333希望舞台剧如果有第二期蜘蛛也能有戏份吧。。。(难度有点大)尽管只是个半官方舞台剧但真的各方面都好会啊😏

【慎入】舞台剧剧透,蜘蛛机械师相关

是从看过舞台剧的mayo太太那儿得到的透露w我简略说一下大意:
众所周知演员表里没有蜘蛛这个角色,她仅出现在机械师的台词里,但似乎也算是重要片段的台词,机械师提到一段回忆“当时我在茧里望着天花板,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虽然也没细说关于蜘蛛的事,但两人应该还是有关联的

不知道她最后是怎么脱身的2333希望舞台剧如果有第二期蜘蛛也能有戏份吧。。。(难度有点大)尽管只是个半官方舞台剧但真的各方面都好会啊😏

兰克斯

蛛园向,摸鱼。
(才发现自己tag没打全,难受。)

蛛园向,摸鱼。
(才发现自己tag没打全,难受。)

aibre

My old face like a well【
德普死缠烂打让我放上来的——好吧!她成功了

独一无二的可爱蛛机 不甜不要钱啦。

p4到p6是一个年前策划的手书 一些零零散散的pa

My old face like a well【
德普死缠烂打让我放上来的——好吧!她成功了

独一无二的可爱蛛机 不甜不要钱啦。

p4到p6是一个年前策划的手书 一些零零散散的pa

鹤厨婶

【遗忘之外7】改的😂,我应该庆幸幸好没变成表情包吗😂

【遗忘之外7】改的😂,我应该庆幸幸好没变成表情包吗😂

鸾鸾

好久不见,父亲?。。。


假设麦克斯来到庄园参加游戏

好久不见,父亲?。。。


假设麦克斯来到庄园参加游戏

咸鱼江L

大概是不同版本的王者组合buni
(画着画着没墨了,然而新笔还在路上,我可真是太秀了)

大概是不同版本的王者组合buni
(画着画着没墨了,然而新笔还在路上,我可真是太秀了)

色漆如墨

「吾丝为汝裳 汝丝为绞索」瓦尔莱塔x特蕾西

瓦尔莱塔仔仔细细的打量这套丑陋残破的机械身躯,刻意打磨的暗淡无光的钢甲头胸部位上覆着焊接的严丝合缝,坚不可摧的背甲和闪耀着金属独有的阴冷光泽的胸板。


一块陈旧肮脏的几乎看不出原有颜色,且多处开线的粽赫色宽大布料裹覆着这庞然大物,其下一对2节的鳌肢长而尖锐的从胸甲两边伸出,年轻的机械师恶趣味的在锈迹斑斑的鳌节和锋利的鳌牙处用暗红的油漆喷绘出古怪的纹路。


瓦尔莱塔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在烛火摇曳下显得晦暗不明的笑容。


对瓦尔莱塔而言,她需要特雷西,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像特雷西这样天赋异禀,在机械师这一行业也已是声名远扬的后起之秀,纵是翻遍全庄园,也绝不会有第二个。...

瓦尔莱塔仔仔细细的打量这套丑陋残破的机械身躯,刻意打磨的暗淡无光的钢甲头胸部位上覆着焊接的严丝合缝,坚不可摧的背甲和闪耀着金属独有的阴冷光泽的胸板。


一块陈旧肮脏的几乎看不出原有颜色,且多处开线的粽赫色宽大布料裹覆着这庞然大物,其下一对2节的鳌肢长而尖锐的从胸甲两边伸出,年轻的机械师恶趣味的在锈迹斑斑的鳌节和锋利的鳌牙处用暗红的油漆喷绘出古怪的纹路。




瓦尔莱塔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在烛火摇曳下显得晦暗不明的笑容。




对瓦尔莱塔而言,她需要特雷西,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像特雷西这样天赋异禀,在机械师这一行业也已是声名远扬的后起之秀,纵是翻遍全庄园,也绝不会有第二个。




瓦尔莱塔无法忍受沉默无趣的人生,正如舞蹈家不能忍受不能起舞的日子,因为那样的每一天,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没有他人目光注视的分分秒秒,对瓦尔莱塔而言则与凌迟无异


那些为猎奇表演而来的观众脸上漫不经心的淡漠神情,只要瓦尔莱塔一登台,它们很快就被如冰上裂缝般逐渐蔓延开来的惊异又扭曲的笑容取而代之了。




抑或是引颈待戮的猎物们逐渐因缺氧和窒息渐渐翻白,瞳色各异的眼睛,倒映着瓦尔莱塔可怖森冷,划痕遍布的铁面具。


「看着我吧,到死都看着我吧,至少,在陷入永恒静谧的梦境之前,你的眼里,都只会有我」


瓦尔莱塔在心底轻轻的说着。


表演和杀戮都是瓦尔莱塔的拿手好戏,只有在做这两件事时,她才有活着的感觉,血液在她的血管里如春天解封的小溪般奔涌,愉悦刺激的感觉如吉他拨片般拨动着她的心弦,奏出一首明快激越,惊心动魄的弗拉明戈。








她在看它时




并未注意到身后那道炽热如火焰的目光。


特蕾西抱臂而立,隐隐约约的期待和不安如极速陨落的彗星般,在她的心底重重砸出巨大的陨石坑,对于自己的作品,她一向极有自信,但这一次,她的心境却是完全不同了。




对于特蕾西,列兹尼克而言,瓦尔莱塔对她而言是不同于任何人的特别存在,她像是从燃燃火焰中诞生的缪斯女神,给予了她无限创作的灵感。




瓦尔莱塔并不是圣诞节壁炉里的火,缓缓灼烧,只负责烘托出欢乐的节日气氛,灭后唯留大片余烬,被人一倒了事。


也不是灶炉上温软舔舐锅底的火苗,短暂一生只为一锅饱腹之物耗尽,那样的火其实和落叶无甚分别,春去秋来,无人记得,只能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重蹈覆辙。


瓦尔莱塔是盛放的毒燎烈焰,焚尽一切。


她本就是自湿润的墓土里长出的一株荆棘,自他人恐慌惊惧的目光中汲取养分,结出饱满娇嫩的暗红色花蕾。








特蕾西很清楚,那柔软的花瓣里绝不会是如寻常花朵纤细如蝶须的花蕊,像瓦尔莱塔这样的毒藤,注定只能长出忒拜土地上,被卡德摩斯种下的毒龙利齿。




不知过了多久,瓦尔莱塔终于恋恋不舍的转过身来,特蕾西十分高兴看到她眼角眉梢皆是清浅的笑意,似是春日午后一道斜斜横过湖面的日光,此刻的瓦尔莱塔,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清丽柔婉。




特蕾西眼下大片因一连几日不眠不休的乌青衬的那双绿眸里的目光愈发澄澈狂热,保持插袋的双手上,不知何时沁出了细密的汗水,特蕾西不动声色的将它们尽数抹在了常年塞满工具而稍显肥大的口袋里。




她一动不动的望着瓦尔莱塔款款走到她的面前


瓦尔莱塔微微倾身,轻轻的握住她尚显瘦弱的肩膀,轻柔的呼吸携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柔柔拂过她耳边金色的碎发


「你这次的作品,我很满意哦~」


特蕾西怔怔的看着她,那一瞬间,特蕾西突然感到被瓦尔莱塔赞美的喜悦如同冰凉甜蜜的毒液迅速涌入血管,与她滚热的血液交汇融和。




那一刻,特蕾西有些恍惚的看着瓦尔莱塔那张精致美艳的近乎虚假的面容,一种奇异的幻觉在她的脑海中猛然浮现:一条雪白的幼蚕,不,或许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一条蚕了,而应该称之为「一张蚕皮」


因为,她身体里的蚕丝早被尽数取走,单薄的皮囊犹如一片被雨水打落的茉莉花瓣,毫无生气,一动不动的被纤细柔密的蛛丝困在蛛网之上。




似乎犹嫌不够,她的颈部亦被数十根光滑透明的蛛丝构成的绞索束缚。




瓦尔莱塔身披一袭紫色与金色交织的华美丝袍,更加夺目美丽,但她很清楚,衣上那数以万计的死丝,皆是自她身体抽出的,而她,尽管已近油尽灯枯,但瓦尔莱塔仍然没有杀死她,她是个太过于高明的猎手,懂得如何将利益最大化的享用。




瓦尔莱塔抬起左手,在她面前轻晃了几下,特蕾西失神呆滞的表情让她忍不住笑了,随手揉乱女孩细软打绺的短发。指腹染上了令人不适的油腻感觉。




大约是因为一连几天都沉迷工作,根本无暇顾及洗头之类的琐事造成的。




不过,以后怕是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毕竟,机械冷硬的钢爪可是极度锋锐的。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她会再次这样揉乱她的发,白森森的鳌牙划开刺入短发下的颅骨,迸裂的脑浆会溅上小机械师手亲自打造的鳌肢,在暗红色却并非油漆粉刷的位置风干。




思及此处,瓦尔莱塔的声音渗进了让人觉得捉摸不透的温度。




「以后,再为我再量身定制几套吧,我只穿你做的哟~」




特雷西侧首看着瓦尔莱塔搭在自己肩上的右手,她的指尖有着与舟形乌头同色的蜘蛛图案,活灵活现,似乎下一秒,就会吐出丝来,将她吞噬。


END




短篇篇名出自:蜘蛛讽 


唐 · 孟郊


万类皆有性,各各禀天和。


蚕身与汝身,汝身何太讹。


蚕身不为己,汝身不为佗。


蚕丝为衣裳,汝丝为网罗。


济物几无功,害物日已多。


百虫虽切恨,其将奈尔何。




@

风柒

只会手绘…加了滤镜感觉还可?
因为是亲友作为名朋的头像用,所以请不要拿去做头像哦,谢谢!

只会手绘…加了滤镜感觉还可?
因为是亲友作为名朋的头像用,所以请不要拿去做头像哦,谢谢!

陆尘提前秃顶
私设的瓦尔莱塔 她还只是个小孩...

私设的瓦尔莱塔

她还只是个小孩子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我叫瓦尔…不,我叫蜘蛛…

对不起画的太丑了

私设的瓦尔莱塔

她还只是个小孩子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我叫瓦尔…不,我叫蜘蛛…


对不起画的太丑了

1妮妮1

【第五人格/蛛机】源于交流

#ooc和一如既往的出庄园私设注意,瓦尔莱塔装备的是人类形态的义肢
#是个设定来自德德 @德普_浮向半空 的小甜饼,由于德德很甜很可爱所以这回甜度保障!嗯,就是这样

她仅仅是花了一整个中午的时间仰面朝天躺在房间里的同一个地方,任谁都无法共感悠闲的时间对她而言意义非凡。

她的身体前所未有地放松。在毫无遮盖的地方小睡让她的整个身体发冷起来,幸好她往身上套上了一件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她自己所有物的白色毛线衣,扣上身侧的毛绒纽扣——是她在自己为衣服烦恼时她凑到她的身边来给她提出了这个主意的。瓦尔莱塔的脑袋才刚刚捡回点儿清醒的思路就立刻又开始想到特蕾西,她一边匍匐着蠕动到房间另一侧那扇映照着午后阳光的窗...

#ooc和一如既往的出庄园私设注意,瓦尔莱塔装备的是人类形态的义肢
#是个设定来自德德 @德普_浮向半空 的小甜饼,由于德德很甜很可爱所以这回甜度保障!嗯,就是这样

她仅仅是花了一整个中午的时间仰面朝天躺在房间里的同一个地方,任谁都无法共感悠闲的时间对她而言意义非凡。

她的身体前所未有地放松。在毫无遮盖的地方小睡让她的整个身体发冷起来,幸好她往身上套上了一件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她自己所有物的白色毛线衣,扣上身侧的毛绒纽扣——是她在自己为衣服烦恼时她凑到她的身边来给她提出了这个主意的。瓦尔莱塔的脑袋才刚刚捡回点儿清醒的思路就立刻又开始想到特蕾西,她一边匍匐着蠕动到房间另一侧那扇映照着午后阳光的窗户旁边。

阳光的色彩和温度让她想到特蕾西的金发或是她整个人本身。瓦尔莱塔不知不觉中发起笑来,心里明白那个笑容自然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她下意识伸手去够她的面具,数秒后才回想起那东西老早以前就已经被她自己在特蕾西的怂恿下扔了。她又尝试用自己坚硬的指尖去抚平拧成一团的眉心,那让她的笑容看上去要多艰涩就有多艰涩。但她的努力最后以失败告终,呵呵苦笑着叹气,大抵全世界上能抚平那个结的就只有特蕾西的指尖了。

她理应是一丝不苟的优秀演员,现在的样子几乎已经可以被称之为颜面尽失,但让人感到并不恼火的是特蕾西总在这种时候她的身边,离得如此靠近。

“看我都做了些什么,真不像话。”她苦笑着对自己说,“我在饭厅和一堆齿轮里睡了个随随便便的午觉,可我又不是特蕾西·列兹尼克……”

当然这也正是因为这样随性的休憩和睡眠向来是特蕾西的专利……亦或是兼职星空预言者的瓦尔莱塔的预感非同常人地准确,正在这一刻,或者说下一刻,她心心念的那个小身影准时出现在视线的边缘。

她被一道白光笼罩着灵动雀跃地靠近。特蕾西迎着窗外午后的大太阳光小步跑来,身上现只罩着一件居家用的纯白毛线衣,简直和她……不,只不过和她自己一如既往的身着款式一模一样。这并非是特蕾西特地和瓦尔莱塔心有灵犀地在悠闲的室内打扮成分毫不差,倒不如说不过是瓦尔莱塔在生硬地模仿特蕾西的打扮。特蕾西没戴头盔,护目镜也没穿着她一贯的工装外套,身上仅剩的无袖毛线衣掩盖不了她灵巧的四肢分毫,瓦尔莱塔总是情不自禁地过分关注它们,而特蕾西利用这个空档自然而然地朝瓦尔莱塔贴近过去。

“新发明的承轴最开始怎么调都不对劲,更加别说那些电路……”特蕾西毫不犹豫地投入瓦尔莱塔直愣愣的怀抱,要不是她嘴里总是对那些艰涩难懂的机械工程用语念念不忘,她现在的样子可令人完全想不到这顶着一头金发的女孩刚刚从一个满是钢铁和机油气息的工作室里跑出来。

瓦尔莱塔当然一如既往地听不懂她说话,可是,她至少充分地意识到她在对着自己说话,而她往往乐意听,或者说只是乐意享受她趴在她怀抱里的活泼又自如得可爱的模样。她和她的身体隔着那两件几乎一模一样的毛线衣紧密相贴,可是她没有时间和精力将注意力放在特蕾西的高龄口上,尽管她知道她只要抬起手掌稍微将衣领往下拉扯就一定可以找到些足够调笑她一整个下午的暧昧痕迹。现在特蕾西的脸占据了她的整个视野,她讲得越来越眉飞色舞和凑近过去,双唇已经几乎要贴到瓦尔莱塔自己的唇边。

她们之间的距离剩下最后一厘米,假如瓦尔莱塔不是瓦尔莱塔的话或许她如今就只不过是个在亲密接触中面红耳赤得丢盔卸甲的小姑娘。

“嘿,瓦尔莱塔,你在听我说话吗?”聪明伶俐的特蕾西几乎马上就发现了她安静的倾诉对象又一次魂不守舍,她的娃娃脸置气得圆滚滚,她不出所料地伸手去抚摸对方拧成一团的眉心,试图将它们舒展开来。“你都睡两个小时了居然还没睡够,这可不像你。啊,可不是因为我对你做了些让你筋疲力尽的事吧?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压根什么也没有做!”

来自特蕾西的难得调笑让她彻底失去了回礼的余地,她完全放松下来的眉头连带身体应该干脆地发挥她的优秀演技,干脆就顺着特蕾西的意扮演一个半醒不醒颜面尽失的古怪瓦尔莱塔。可不满终究让特蕾西忍不住更加凑上前去意图在她身上探出个所以然,可眼下两人之间当然实在已经剩不下多少距离。

温润的双唇相贴的温度仿佛往两人头上兜头浇了一大盆冷水,瓦尔莱塔陷在两人毫无征兆交融的气息之间,第一时间惊恐地抓住她的肩膀——天哪,特蕾西,特蕾西·列兹尼克,这在此刻不知该用左或是右来定位的的古怪女孩,她明白自己到底是做了些什么么?

“噢……看上去你彻底醒过来了!”被瓦尔莱塔简直像个婴幼儿一样架在半空中的特蕾西露出了得逞又爽快的笑容,“看来我想得不错,想让你回过神来这确实就是最快的方法!”

“我觉得,你大概说得一点儿也不错。我现在当然清醒着,而且已经好好放松过一整个中午,比以往任何一刻都要清醒……”

瓦尔莱塔的双臂迅捷而不粗暴地将特蕾西从半空中直接收拢到她的怀抱,她的身侧来。她紧紧地拥抱着,用她的唇放肆地捕捉女孩后知后觉地开始害羞和退却的唇,现在她终于决心肆无忌惮地分享原计划于由对方主导的温度,皮肤和液体的交融了。

她放肆地吮吸和亲吻特蕾西的唇,偶尔是她心照不宣的接受对方的回礼,直至永远没学会如何在接吻间隙喘息的羸弱女孩很快迷乱了气息,这个正午和午后交织的时间才正式被宣告成为慵懒蜘蛛小姐的主场。“但被你惊扰了难得清梦的女士希望的可是你为你的调皮该付出点应有的代价,比方说暂时地和你的大学问说个再见,并且留在我这儿直到你筋疲力尽为止了……”

噢,算了吧,去她的机械工程学和交流电呢?当你身边有个如此可爱迷人的尤物时,又有谁还乐意苦心钻研那些难懂的科学伟业呢?

特蕾西·列兹尼克整个下午都别想再有机会从她身边逃开去。

✨秋星昼见✨
“挽留” 这张图好大……好多细...

“挽留”

这张图好大……好多细节感觉都看不清。是我最喜欢的五位监管者和我最爱用的皮肤。(只有瓦瓦没金皮好可怜)

“挽留”














这张图好大……好多细节感觉都看不清。是我最喜欢的五位监管者和我最爱用的皮肤。(只有瓦瓦没金皮好可怜)

我因为词穷而不会吹爆tag里的老师

瓦尔莱塔自戏

试试。

短打很菜。

——

那凄惨绝望的喊叫伴随狂欢之椅周围烟花的炸裂显得越发诡异,耳边萦绕孩童稚嫩怪调的歌谣,抬头看见卡在枝丫间的气球被戳破、泄气,仿佛有些无助地就那么停止于此无法飞往天空,这在我眼里几乎讽刺的一幕像极了当初热衷于表演的愚蠢的自己,以为是不够努力实则到如今才明白那不过是外来因素生出的荆棘刺伤了自尊。更明白当时台下观众是如何看待舞台上的拙劣表演者——不过是毫无感情的滑稽小丑、而看得透的早明白那只不过是赚钱机器。

如何狂热于表演最终只能无奈于将自己的倔强塞回冰冷的心脏里用锁链一圈圈缠绕捆住,化为寒气及病态残忍,用满地蛛丝将一位位渴望生存渴望财富或是名望的求生者拉回现实,如...

试试。

短打很菜。

——

那凄惨绝望的喊叫伴随狂欢之椅周围烟花的炸裂显得越发诡异,耳边萦绕孩童稚嫩怪调的歌谣,抬头看见卡在枝丫间的气球被戳破、泄气,仿佛有些无助地就那么停止于此无法飞往天空,这在我眼里几乎讽刺的一幕像极了当初热衷于表演的愚蠢的自己,以为是不够努力实则到如今才明白那不过是外来因素生出的荆棘刺伤了自尊。更明白当时台下观众是如何看待舞台上的拙劣表演者——不过是毫无感情的滑稽小丑、而看得透的早明白那只不过是赚钱机器。

如何狂热于表演最终只能无奈于将自己的倔强塞回冰冷的心脏里用锁链一圈圈缠绕捆住,化为寒气及病态残忍,用满地蛛丝将一位位渴望生存渴望财富或是名望的求生者拉回现实,如何恐惧如何挣扎最终皆化作自我安慰的催眠曲,把自己困在一个仿佛公平的世界里。

披裹上层层布料让我显得笨重而安全感却涌上心头,尽管如何温暖也化不掉心里那层寒冰。游戏狂欢落幕后苟活残喘着的求生者庆幸地奔出大门,逃离我最后的表演舞台,如今惊悚可怖的蜘蛛秀已甚至无法挽留区区一人。

是曾想身着华丽衣着一袭白纱装点上一颗璀璨宝石,最终沾满血污染脏了那高贵的演出服,只身一人于空寂庄园之间,在蛛丝囚牢中狂欢起舞,尽情高歌一曲悠扬伤感小调。

——仿佛永远只剩我一人于世上孤独狂欢。

喵九九喵

p1四个人如何组6对CP

p2殓香(尬)

p3女监管们(织围巾)

p4瓦尔莱塔

P5动物狂想曲画风的盲女(这个不打tag了)

p1四个人如何组6对CP

p2殓香(尬)

p3女监管们(织围巾)

p4瓦尔莱塔

P5动物狂想曲画风的盲女(这个不打tag了)

苏哔哔Sustua

【第五人格乙女向】假如他/她是你的管家……

内含杰/哈/红/瓦/蜥


❗欧欧西,烂文笔❗


❗前注 : 一些陈述……烂❗


※杰克

每天需要管教,但管不好,还三番五次后花园养花不然就是没事就喝红茶看窗外风景,还到处沾花惹草,每天赴宴会时对那些姑娘一口一个“亲爱的小姐,这玫瑰和你真相称”一大堆花言蜜语……


真让你苦了心边处理事务还要边看好这个管家。


但换作当你被哪位爵士邀舞时他反而跳出来推拒。


“小姐,您总说我到处沾花惹草,那小姐不也是么?”待哪位无名爵士走后,他有些埋怨道。


“可是,我觉得如果——”


“嘘,憋说话,吻我!还有,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脸笑盈盈的打断。...

内含杰/哈/红/瓦/蜥


❗欧欧西,烂文笔❗


❗前注 : 一些陈述……烂❗


※杰克

每天需要管教,但管不好,还三番五次后花园养花不然就是没事就喝红茶看窗外风景,还到处沾花惹草,每天赴宴会时对那些姑娘一口一个“亲爱的小姐,这玫瑰和你真相称”一大堆花言蜜语……


真让你苦了心边处理事务还要边看好这个管家。


但换作当你被哪位爵士邀舞时他反而跳出来推拒。


“小姐,您总说我到处沾花惹草,那小姐不也是么?”待哪位无名爵士走后,他有些埋怨道。


“可是,我觉得如果——”


“嘘,憋说话,吻我!还有,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脸笑盈盈的打断。


“……大猪蹄子”(≖_≖ )


※哈斯塔

是个正直的骄(中)傲(二)管家。


对水生物似乎很执着,每次看见你在餐厅吃海鲜一类就会莫名生气,口中碎碎念着什么。当你故意吩咐餐厨准备各式料理法(煎啊,烤啊,炸啊等等)的章鱼后被你气得差点原地往生…


在宅中超级自我感觉良好,每次都看低你,但背后默默为你处理公务,但不免一些中二的碎念。


“今天,也是吾征服小姐的一日呢……”仰望着落地窗外的一片蓝天思考人生的某章鱼也是一如既往地过日子。


※红蝶

来自日本的管家小姐姐,擅长做家乡料理,每次都可把你馋的唉唉叫。


无聊时会自己在你旁边悄悄手足起舞,但又会因为突然觉得有失礼仪而停止,重新端正起来。之后被你要求自在点随时都可以跳舞后才敢在你一个人面前跳。


出席宴会时每一次都是令人惊喜的,同样是和服却有不同的样式,并且与众不同,尤其是华丽的白孔雀和国风的仙鹤,都很吸睛!


“小姐,刚才宴会时妾身不敢无礼,现在能不能赏脸让妾身为您跳一段舞呢?”


结束宴会之后的大厅空无一人,长而高的窗外透漏着月光洒洒。借着月光起舞的人依那么亮眼。


※瓦尔莱塔

是个被管家职业耽误的绣房绣女,不过比起绣衣还是更爱表演,可是自身吐出的蛛丝却把宅子弄得跟无人居住且搁置得生了蜘蛛网的样子。


但爱干净的她会把蜘蛛丝清理干净并收藏起来,可还是不满意宅子的干净度会再重新大扫除一次,每周两次……


“小姐,我又要再一次大扫除了,嘿嘿…麻烦你先到寝室里等一会儿吧!”她从门后探出头,两颗艳红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你。


你既无奈但也无话可说,毕竟瓦尔她有很多支蛛脚,所以大扫除一次不会花很多时间。


只是可怜你大扫除这一天要被一阵强风吹过……


※蜥蜴人

嗯,很好。每天都会被一只大蜥蜴用跳跳虎的方式压醒,醒不来想赖床就等着被尾巴拍醒吧!


亦或者…被冷咧咧的蛇舌舔醒……


但互动时间总是那么冷血无情,不一会儿你就一整天见不着他人影了,但好在他会事先把情况写在备忘贴上贴在你桌上并且附上不同的花,让你也不会担心怕出了什么事。


可每次要见他时三番五次都见不着,无谓就是窝在实验室里捣鼓什么不出来,不然就是借着调查冷血生物而独自远行,每次回来都会带各种冷血生物给你。


每次在办公桌上不是可爱的守宫就是各种各样的蛇亦或者大型蜥蜴,当你吓得不得了,但没什么能比你家这位还吓人。


有错字请提醒在下哦!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