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瓶邪一生推!!!

18942浏览    559参与
柠檬酥酒(约稿)
2019.10.14 张起灵....

2019.10.14


张起灵.


(他和吴邪真的是我当初入坑的原因,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ps:照片写生

2019.10.14


张起灵.


(他和吴邪真的是我当初入坑的原因,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ps:照片写生

曰为道生

瓶邪ABO文chapter2闷油瓶,我好像怀孕了

 ❤ABO文 

❤怀孕梗

❗注意避雷

❤接着之前我写过的ABO文,这是续曲。

❤by道生

写在前面:感谢,真的十分谢谢各位能抽出些许时间看看我这位自娱自乐的小白写的文章,各位的关注哪怕是一个双击点赞都是我继续写作的动力,生生在这里给各位笔芯咯❤

————————————正文——————————————


在露营后的一夜温存后,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如热恋中的情侣,如胶似漆,好不甜蜜。而吴邪的发情期也像出嫁的姑娘----再也不来了。其实说来也怪,被alpha标记后的Omega应该会在被标记的一个月之内再次降临发情期,而这次发情期也将会是促进两人感情迅速升温...

 ❤ABO文 

❤怀孕梗

❗注意避雷

❤接着之前我写过的ABO文,这是续曲。

❤by道生

写在前面:感谢,真的十分谢谢各位能抽出些许时间看看我这位自娱自乐的小白写的文章,各位的关注哪怕是一个双击点赞都是我继续写作的动力,生生在这里给各位笔芯咯❤

————————————正文——————————————




在露营后的一夜温存后,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如热恋中的情侣,如胶似漆,好不甜蜜。而吴邪的发情期也像出嫁的姑娘----再也不来了。其实说来也怪,被alpha标记后的Omega应该会在被标记的一个月之内再次降临发情期,而这次发情期也将会是促进两人感情迅速升温的加速器。而吴邪的发情期并没有如约而至。但两个大老男人也没注意那么多,依旧该干啥干啥。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胖子--充当两人爱情的见证者却隐约发现了些许不对劲——最近吴邪特别爱吃酸,尤其是山楂片一块接着一块,从不觉得酸。

 

“天真,你那天和小哥在露营地有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啊。”胖子和吴邪排排蹲在大院前,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试探地问道。

 

“我去你妈的。王胖子,你他妈问这个干嘛。有这么饥渴吗?波多野结衣满足不了你啊?”无邪没好气地回答。

 

“欸,天真。你别生气啊。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是琢磨着,你这几天吃酸吃的跟孕妇一样。我想着,你还是去看看吧。要不然......“王胖子没接着说,只是猛吸了一口烟,给吴邪一个你懂的眼神。

 

吴邪,一口气吸完剩下的烟并猛地吐出。顿时两人被缠绕到云雾中,吴邪轻声答道:“得了。我明早去医院看看。”

 

果不其然,怀孕了。

 

但吴邪并不似很愉悦。比起自己有了他和闷油瓶爱情的结晶这件令人喜悦的事,他想得更多的是以后怎么办。生孩子不是十月怀胎这么简单,生孩子的责任太重大了。它意味着,在你生下来的那一瞬间,你的下半生,甚至是在你去世之前。你将要全权为这个孩子的成长负责,你要时时刻刻关心TA,爱护TA。这是责任,比泰山还重,比珠峰还高的责任。他和张起灵两个糙的没办法的大男人,能好好抚养一个降临人间·天使馈赠的小宝贝吗?吴邪真的没有信心。

 

他打算试探试探闷油瓶,看看他想不想留下TA 。

 

吴邪回到雨村,拉着闷油瓶悄咪咪的坐在窗台前。

 

“闷油瓶,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吴邪瞬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得磕磕巴巴不断结巴。

 

“我知道了。”闷油瓶细腻地将吴邪眼前的碎发挽在耳郭后并在后者额头下留下轻轻一吻。吴邪被突如其来的温柔迷得失了方向。他只隐隐约约听见张起灵说:“我听王胖子说了。我爱你,更会爱我们的孩子。”

 

我爱我们的孩子·我爱你。简朴而有力的打破了吴邪心里大部分的顾虑。”有什么更好的礼物能比爱更好的送给孩子呢?“吴邪安心的回复着闷油瓶湿暖的吻,一起顾虑随着窗外突然而来的风吹走了大半。

 

有了孩子,闷油瓶仿佛脱胎换骨。他开始主动询问如何网购,并时常和隔壁老一辈的长辈畅谈养儿育女的经验。并开始学煲汤,立志要亲自为吴邪熬出最美味的鱼汤。即使刚开始总是手忙脚乱,但看在吴邪眼里,暖在无邪心里。吴邪明确感觉到,心里那团春水正在以他察觉的速度溢出来,从心田渐渐流进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流进每一寸皮肤......

 

吴邪缓缓望向窗口,正是夏秋交替的季节,窗前树叶伴随阵阵秋风渐渐飘落。虽是古人常常哀叹的悲秋季节,但在无邪看来又是一年暖秋。

 

厨房飘过缕缕菜香,夹杂着各家吃饭时的欢笑交谈声。吴邪摸摸微微隆起的小腹竟有些期待这位小宝贝的降临。

————————————未完待续?————————————


资深门卫张大爷

快?(瓶邪短篇小甜文)

最近超级喜欢一些甜甜的大众梗

分享给大家


——————————————————

吴邪一直有一个午睡的好习惯。

每天中午吃过午饭,吴邪就懒懒地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

没办法,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昏昏欲睡。

张起灵不一样,中午这样的好时光他怎么能睡觉呢。于是每天中午,他都去附近的鱼塘钓鱼去,回来时顺便把在沙发上睡得横七竖八的某人叫醒。


这天的阳光很好,一向严谨的张起灵却难得落了样东西在家里,于是他半路折回家去拿。

推开家门,吴邪歪在沙发上睡得正香,阳光从窗户里透出来照在他脸上。

也许阳光太耀眼,吴邪的眉微微皱起来,睫毛一颤一颤,看起来不太舒服。

从没有照顾别人的经验的张起灵站在一边犹豫了一会儿,没...

最近超级喜欢一些甜甜的大众梗

分享给大家


——————————————————

吴邪一直有一个午睡的好习惯。

每天中午吃过午饭,吴邪就懒懒地赖在沙发上不肯起来。

没办法,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昏昏欲睡。

张起灵不一样,中午这样的好时光他怎么能睡觉呢。于是每天中午,他都去附近的鱼塘钓鱼去,回来时顺便把在沙发上睡得横七竖八的某人叫醒。


这天的阳光很好,一向严谨的张起灵却难得落了样东西在家里,于是他半路折回家去拿。

推开家门,吴邪歪在沙发上睡得正香,阳光从窗户里透出来照在他脸上。

也许阳光太耀眼,吴邪的眉微微皱起来,睫毛一颤一颤,看起来不太舒服。

从没有照顾别人的经验的张起灵站在一边犹豫了一会儿,没有意识到最简单的方法其实是拉窗帘,而是蹲下来用手掌轻轻覆住吴邪的双眼。

吴邪一下子舒服下来,轻轻蹭了蹭张起灵的手,睫毛挠得张起灵有些痒。

他看着手掌下吴邪的脸,一时没忍住,用另一只手轻轻扯了扯吴邪的脸。

软软的,像个糯米团儿。

他强大的自制力现在管不住他了,张起灵一下又一下轻扯吴邪的脸,吴邪就在他这么三番五次的折腾下醒了。

两人大眼对小眼,吴邪傻笑一下:“小哥,你今儿怎么这么快?”

张起灵看着他,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吴邪,随便说别人快,是不礼貌的。”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又不正经了

突然沙雕

笑死我了╯∀╰  ╯∀╰


资深门卫张大爷

夜晚(瓶邪小段篇)

张起灵很晚才回家。

他打开门走进屋子,发现吴邪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拽着一层薄毯,电视还亮着,坚持着发出声与光。

也许是开门的声音吵到他了,吴邪咂了咂嘴,翻个身,突然受惊一般打了个冷战,抱紧毯子。

“小……小哥……”吴邪轻喃。

张起灵走上前去,关了电视,刚想伸手去安抚吴邪,又听吴邪轻轻地说梦话:“小哥,你……怎么还不回来……我等得心都冷了……你是不是……又把我忘了……这儿有你的家啊……你快回来……”

张起灵慢慢收回手。

窗户微开,夜风吹得窗帘翻卷,浓浓夜色像要渲染进屋内。

张起灵第一次微微发怔,他看着吴邪的脸,一动不动。

直到吴邪又一次将毯子弄成一团抱在怀里,张起灵才像突然

张起灵很晚才回家。

他打开门走进屋子,发现吴邪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拽着一层薄毯,电视还亮着,坚持着发出声与光。

也许是开门的声音吵到他了,吴邪咂了咂嘴,翻个身,突然受惊一般打了个冷战,抱紧毯子。

“小……小哥……”吴邪轻喃。

张起灵走上前去,关了电视,刚想伸手去安抚吴邪,又听吴邪轻轻地说梦话:“小哥,你……怎么还不回来……我等得心都冷了……你是不是……又把我忘了……这儿有你的家啊……你快回来……”

张起灵慢慢收回手。

窗户微开,夜风吹得窗帘翻卷,浓浓夜色像要渲染进屋内。

张起灵第一次微微发怔,他看着吴邪的脸,一动不动。

直到吴邪又一次将毯子弄成一团抱在怀里,张起灵才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将毯子扯出来,复又帮他盖好。

怀中没了东西,吴邪却突然不安起来,两只手漫无目的地向前抓去,碰上张起灵的胳膊,又倏然缩紧,仿佛找到了依靠。

那个定力从来很好的张家族长,此刻仿佛醉了酒,身子随着吴邪这一抓轻轻靠在吴邪身上,双臂环抱着他。

睡梦里的吴邪安了心,呼吸浅淡而平稳。

张起灵在他眼角轻轻落下一个吻,看着吴邪因他的气息而乱颤的睫毛,轻轻勾起嘴角。

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因为我沉醉于这温暖与幸福。

我们一起,永远,永远。

…………………………………………

这应该是很大众的一个梗

恋人们在睡梦中因为一个拉扯而拥抱

电视剧里常常会演

我想把每一个温馨而甜蜜的瞬间都送给瓶邪

这是我认为的最好的祝福

资深门卫张大爷

命定之人

沙雕超级预警。

玄幻预警。

吴邪等张起灵等了十年,这次就让张起灵来等吧。

小黄鸡张起灵,喜欢的点进来。

超级可爱哦。

😂😂😂😂😂😂😂😂

吴邪今天到商店买了一只玩偶。

这是很大的一只小黄鸡,只比他矮了一厘米,胖嘟嘟的,很可爱。

当时店员将它拿出来的时候,吴邪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心动了。很奇怪,从前并没有这种感觉,虽然价钱看上去很贵,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它。

吴邪喜欢抱着这只小黄鸡看电视,看书,画图,或是睡觉。

小黄鸡的手感很好,软软的,但从不变形。嫩黄的颜色,看起来很明朗。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但吴邪对这只小黄鸡的喜爱仍没有消退,反而整天都离不开它了。

这天...

沙雕超级预警。

玄幻预警。

吴邪等张起灵等了十年,这次就让张起灵来等吧。

小黄鸡张起灵,喜欢的点进来。

超级可爱哦。

😂😂😂😂😂😂😂😂

吴邪今天到商店买了一只玩偶。

这是很大的一只小黄鸡,只比他矮了一厘米,胖嘟嘟的,很可爱。

当时店员将它拿出来的时候,吴邪觉得自己一下子就心动了。很奇怪,从前并没有这种感觉,虽然价钱看上去很贵,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买下了它。

吴邪喜欢抱着这只小黄鸡看电视,看书,画图,或是睡觉。

小黄鸡的手感很好,软软的,但从不变形。嫩黄的颜色,看起来很明朗。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但吴邪对这只小黄鸡的喜爱仍没有消退,反而整天都离不开它了。

这天早晨吴邪睁开眼,猛然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个男人,他差点叫出来,反应过来后偷偷地走到客厅里拖了把椅子来当做武器,等他回来却发现那人已经醒了,睁着眼睛看着他。

那双眼睛太黑了,黑得像是装着一个漩涡,直把人往里吸。

吴邪偏了偏头,努力不看他的眼睛:“你是谁,到我家来做什么?你这叫私闯民宅你知道吗!”

那男人茫然地看着他,长得快要遮住眼睛的刘海柔顺地垂下来,看起来好似无害,但周身冰冷疏离的气息却让人不敢靠近。

吴邪从来脱线,脑回路和常人不同,此时身处险境,竟想到自己的小黄鸡不见了:“我的小黄鸡呢,你把他弄哪去了?”

那男人不以为然地淡声回答:“我就是。”

吴邪冷笑一声:“你把我当傻子?”

无奈这笑并没有任何威慑力,男人坐起来,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有吃的吗。”

后来吴邪想自己当时还是想骂回去的,只不过是看他太可怜了才乖乖拿东西给他吃,并不是因为怕那人眼睛里流露的冰冷。对,就是这样。

这个人话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好像天花板长着他恋人的脸。

吴邪心想这人真是个打不开瓶盖儿的闷油瓶。

这只闷油瓶让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弄明白为什么自己那只软萌可爱的小黄鸡会变做这么一个男人。

原来每一只玩偶都有自己的命定之人,它们诞生于这世上,也许会经过漫长的等待,也许会遭受其他人的摧残,但只要靠近心脏位置的那团棉花没有消失,它就会永远存于世间。当玩偶遇到命定之人时,只要那人坚持一个月每天晚上与其相拥而眠,玩偶就会修成正果,也就会幻化出人形。在此之后,为了保持人形,玩偶必须夜夜与那人同床就寝,才能保证能量的充足。

这是一个浪漫的事情,却没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大多数人还是喜新厌旧的,让玩偶与自己错过。

吴邪明白这件事后,唏嘘感叹之余,还想暴走:“为什么属于我的玩偶幻出的人形是个男的?还要我每天抱着他睡觉?嘁,管他呢,他成不成人形管我什么事。”

话虽这样说,到了晚上,吴邪还是在某人眼神的压迫下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纵然心中不乐意,但一向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的吴邪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这个名叫张起灵的男人伸手揽着吴邪,低头看他睫毛投下的阴影,平日冰冷的眼神突然有了些温度。

自己等了十年的人,果然比别人好上百倍。

那时吴邪才十几岁,脸上稚气未脱,软软的像个包子。

而张起灵还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的他是个穿蓝色连帽衫的小玩偶,不小心被人碰落在地上,沾了满身尘土。

吴邪走过去,轻轻拾起他,拍了拍他身上的土,又把他放回去,转头:“妈,我要这个。”

吴邪妈妈看了看张起灵:“你一个男孩子,要他做什么。”

吴邪不高兴了,撇了撇嘴:“我想要。”

吴邪妈妈生起气来:“你这孩子,我的话也不听了吗,不买!”

吴邪被妈妈拉走,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觉得自己被这尘世揉搓了的淡漠的心突然有了温度,他看着吴邪离开的背影,第一次有了不舍的感觉。

原来他就是我的命定之人。

张起灵在货架上日复一日地坐着,他平日话少,也没人能和他聊天,孤独而寂寞,只有看到吴邪来买东西过来看一看他时,他才会连眉眼都生动起来。后来吴邪慢慢长大,身影也渐渐挺拔。再后来就见不到他了,张起灵听别人说他是去读大学了,到也不急,反正既然是命定之人总是要相见的。

张起灵就这么在时光流逝中慢慢变得旧了,也没有人来买他,商场便将他拆开,把他身体里的棉花又塞进另一只玩偶,也就是那只小黄鸡。

他的身体千疮百孔,他的灵魂不再温暖。

直到那日又见到吴邪,张起灵的心突然又热起来了。寂寞平静的生活像是被扔了一颗石子,起了波澜。

……

吴邪就这么被张起灵搂着睡了几个月,后来他自己开的铺子里有点事儿,他出了趟远门,临走时叮嘱张起灵好好待在家里,假装无视掉他稍稍委屈与不舍的眼神,离开了家。

这几天吴邪一直住宾馆,每天晚上关灯睡觉的时候竟会有些不适应,打心底里贪恋那人的怀抱。

吴邪叹了口气,揉揉太阳穴,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等吴邪回家去,左找右找没找到人,先是吓出一身汗,后来才在一个角落里发现那只胖嘟嘟的小黄鸡。

自从张起灵变作人后,吴邪就再没看到过他的真身,如今小黄鸡软软萌萌的样子,让他想到那个严肃的闷油瓶子,有点哭笑不得。

后来吴邪才搞明白,原来玩偶要吸的能量是一天也停不得的,既然如此,以后吴邪出门也是要带着张起灵的。

他们两个整日形影不离,与吴邪相识的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儿。

他们两人呢,这么一天天过着,也就在一块儿了。

这两天两人琢磨出了一个新点子,这件事做一次张起灵两三天都不用吸吴邪。

怎么说呢,这十年等待,十年孤寂,十年变迁,终于换来一世相伴。

………………………………………………

怎么样,是不是很沙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发现每天利用空闲时间码一些字,

对写作也是有用的。

最起码有条理。

像提升作文的小可爱可以试着每天写一写片段,

就把自己所想的记录下来,

锻炼文笔的同时还可以给未来的自己留下回忆。

加油哦^0^~^0^~

曰为道生

瓶邪黑花-花好月圆

❤️注意哦,会有黑花瓶邪互动,但以瓶邪为主。


⚠️注意避雷


🧡中秋贺文(对不起,刚刚大学开学太忙了,最近更新次数可能会很少,但我一定保证质量!)


🐳by道生


——————————正文—————————


 

正值中秋佳节,吴邪提议一起在雨村家里聚一聚。约莫太阳西移时,三人一同去村里菜市场买好了菜。回到家里,胖子和小哥便在厨房里开始忙活。


吴邪不愧是团宠,自从回到雨村就更是被人加倍疼爱。各种家务活胖子小哥全揽,吴邪只是慵懒的躺在院子前的躺椅上,微眯着眼享受秋日温和的阳光。


梦里懵懵懂懂的,吴邪好像梦见了解雨...

❤️注意哦,会有黑花瓶邪互动,但以瓶邪为主。


⚠️注意避雷


🧡中秋贺文(对不起,刚刚大学开学太忙了,最近更新次数可能会很少,但我一定保证质量!)



🐳by道生



——————————正文—————————



 

 

正值中秋佳节,吴邪提议一起在雨村家里聚一聚。约莫太阳西移时,三人一同去村里菜市场买好了菜。回到家里,胖子和小哥便在厨房里开始忙活。


吴邪不愧是团宠,自从回到雨村就更是被人加倍疼爱。各种家务活胖子小哥全揽,吴邪只是慵懒的躺在院子前的躺椅上,微眯着眼享受秋日温和的阳光。


梦里懵懵懂懂的,吴邪好像梦见了解雨臣。梦里儿时的记忆如幻影片般浮现。


再次醒来时,吴邪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给小花拨了过去。


嘟—嘟—


吴邪反应过来时,小花爷已经接过电话先问道:“吴邪,你寄月饼了吗?没有的话滚蛋,我忙得很。”


吴邪得劲儿似的,说道:“小花。你现在来雨村吧。我和闷油瓶、胖子打算庆祝一下。”


两人不愧是发小,一个敢请,一个也敢来。

下午六点聚会,下午四点通知远在北京的解雨臣。不愧是吴邪。


吴邪挂完电话觉得来劲,想帮忙做着点啥。也可能是清净的有点闲。但没等自己半个脑袋探进厨房,就被胖爷严令警告的轰了出来。


“天真。你他妈怎么这么难伺候?胖爷要你享受你TM来厨房到什么乱?快给你胖爷我滚出去。”


吴邪被劈头盖脸一顿骂,悻悻地耷拉着脑袋走出厨房。路过他和张起灵卧室时,吴邪突然灵机一动,溜进卧室帮忙整理衣服去了。


说是整理衣服,也就是把衣服一股脑的全拿出来。然后都给熨一遍。



但我们的团宠感到挺开心。



他不太熟练的支起支架,一件一件的开始熨。先熨闷油瓶的小黄鸡睡衣、睡裤、内裤(等等,为什么要熨内裤?)……


也许是觉得自己已经上道了。因此吴邪一边熨衣服,思绪一边飞向遥远的天边……


“卧槽!”吴邪突然感觉左手一热,瞬间火辣辣的、如针锥般的刺痛席卷整个左手。


其实吴邪并不怕痛的,他下过斗、干过粽子、烧过禁婆、杀过鸡冠蛇……每一次死里逃生都是伤痕累累,对之前的吴邪来说,受伤是常事。但是现在不一样,安逸的雨村生活让他离受伤越来越远。事事都有胖子和小哥照顾,吴邪放佛对疼痛的忍耐力越来越差。


 

张起灵闻声,一个箭步冲进卧室。没等吴邪解释,张起灵便抓着他的手腕送到水龙头下,清凉的冷水冲刷蒸汽烫伤的皮肤。


一瞬间,疼痛再无。


张起灵没说话,吴邪想解释解释,便说道:“我没事。我就想帮着你和胖子做点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吴邪瞄一眼张起灵阴晴难辨的脸,继续说道:“而且我已经不疼了。”


张起灵闻声关掉水龙头,失去凉水冲刷的皮肤瞬间又变得灼热难忍。针锥般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


“好像还是有点疼。哈…哈哈。”吴邪企图用笑来掩饰尴尬,张起灵没回应,只是再次打开水龙头,并转身去拿胖子准备的烧伤常备药。


好巧不巧,黑花两人正好赶到。


黑瞎子骂骂咧咧的:“吴邪你这孙子有毛病吧?你脑袋抽抽把我家花儿喊来干什么?老子烛光晚餐都订好了。结果你把花儿给老子拐跑了。”


“我只邀请了小花。你来干什么?”吴邪没好气的反问。

“你没说家属不能来。”


“……”嘿,真不要脸。吴邪心想到。


一段小插曲随着黑花二人的到来瞬间翻过。雨村中小小的房屋瞬间有充斥着骂骂咧咧的笑声。


晚餐做好时,夕阳余晖洒满天空。


胖爷指挥着小哥和黑瞎陆陆续续的端菜。满满当当的菜盘堆满整个石桌。


五个大老爷们儿围着坐,“兹—兹—”开罐的啤酒声与饭香随着秋风飘到无尽的远方。林中的猿猴发出馋嘴的叫声。


微凉秋风徐徐拂面,轻微寒意窜上吴邪后背。吴邪下意识的抱紧身边的“人型大火炉”,五人一同望着月亮,畅谈过去计划将来。不知不觉中,吴邪竟悄然入睡。只剩四人继续谈天说地,共话将来。


花好月圆夜,和牵挂的人在一起何时都是中秋佳节。


———————————END—————————

虽然还是有点迟,但是还是要祝福亲爱的稻米们中秋节快乐哦。

曰为道生

瓶邪CP——我想让你为我穿上婚纱

By道生.     ooc警告⚠️

隔壁老王的女儿要结婚了。老王硬生生地拉着吴邪陪自己女儿去市里试婚纱。吴邪拗不过,只好拉着胖子和张起灵一同前往。

老王的女儿翠花长得其实很漂亮。但奈何老王是个教科书级别的取名废,因此翠花总是因为这件事犯嘀咕。

四人一同前往市里的婚纱店。店内婚纱林琳琅满目。奢华庄重的欧式婚纱精致的裁剪和做工,层次鲜明的大拖尾一次性满足女孩们的公主梦。韩式婚纱简洁大方,现代简约风扑面而来。中式婚纱将古典与现代结合,女人味优雅尽显···

在导购的带领下,四人一同简单的浏览了一遍。无不拜倒在婚纱的石榴裙下。

“这...

By道生.     ooc警告⚠️

隔壁老王的女儿要结婚了。老王硬生生地拉着吴邪陪自己女儿去市里试婚纱。吴邪拗不过,只好拉着胖子和张起灵一同前往。

老王的女儿翠花长得其实很漂亮。但奈何老王是个教科书级别的取名废,因此翠花总是因为这件事犯嘀咕。

四人一同前往市里的婚纱店。店内婚纱林琳琅满目。奢华庄重的欧式婚纱精致的裁剪和做工,层次鲜明的大拖尾一次性满足女孩们的公主梦。韩式婚纱简洁大方,现代简约风扑面而来。中式婚纱将古典与现代结合,女人味优雅尽显···

在导购的带领下,四人一同简单的浏览了一遍。无不拜倒在婚纱的石榴裙下。

“这也太好看了吧。”翠花止不住感叹道,她一边试着婚纱一边打趣道“吴邪哥哥,你这小身板穿婚纱肯定不错。要不要婚礼上做我的伴娘啊?”

吴邪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没吭声。一旁的胖子却像打了鸡血似的,大喊道“天真,你试试呗。就算不做伴娘,你也穿给你小哥看看呗。你看你俩在一起这么久,啥仪式也没有。除了每晚呻吟声,我还真不知道你俩现在是一对儿。”

胖子机关枪似儿的说完了,只留下无邪一个人站在原地尴尬的脸红,并独自承受着来自翠花“燃烧腐女之魂”般的双眼。你问我张起灵什么反应?我们下斗扛把子正一脸想要的看着吴邪,不断暗示吴邪穿婚纱···

“我这是上了贼船吗?”吴邪有一下没一下的捏捏眉心,刚刚开口想拒绝,只听到翠花又说道。

“你男朋友也一定很想看你穿婚纱的。”翠花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说。随即便灵机一动,不一会儿一件抹胸欧式婚纱便出现在铁三角面前。

“试试吧。吴邪哥哥,XL的,你可以穿的。”翠花吧嗒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纯净无害地望着吴邪。

吴邪拗不过,只好慢吞吞地走向试衣间。

不得不说,吴邪虽然性别男,但穿起婚纱却并没有违和感。吴邪走出来的那一刻,三人的目光全部锁定在吴邪身上,不得不说,还···挺好看的。

导购员“贴心”地送上一捧花,在红花的衬托下,吴邪的脸又红了一度。

吴邪气得牙痒痒,想着不能让自己一个人丢脸,便强迫胖子和小哥一起丢脸。“去你丫的!凭什么就让我一个人穿啊!胖子笑你妈的,你也来穿!还有你,闷油瓶。你要要穿。就穿我这件。”

胖子耍赖本领有增无减,闹到最后。也只有张起灵乖乖的陪着吴邪换上了婚纱···

张起灵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级别的。穿着吴邪同款的抹胸婚纱,胸肌和肱二头肌散发着浓郁的雄性荷尔蒙,与柔和优雅女人味的婚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强烈的违和感充斥掩盖了张起灵独有的气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顿时混杂的笑声充斥整个房间啊,更有掀开屋顶的气势。

反观张起灵,一副你们在笑什么,我在哪里的样子,逗得吴邪忍不住上前亲亲他。张起灵好像寻妻雷达似儿的,一股脑地保住吴邪,软软的头发在后者颈窝处蹭蹭,淡淡的说道:“你喜欢就好。”

-----------------------------------------正文over------------------------------

吴邪:“要不咱买回去吧。我想看你天天穿。”

张起灵:“不···”

吴邪:“怎么啦?不行吗?嘤嘤···”

张起灵:“不成问题。”

张起灵在线宠妻。

资深门卫张大爷

尝试一下第一人称😉😉

第一次哦


(大概是在雨村的时候)

………………………………………………

雨村雨村,整个村子靠山环水,景色秀丽,可偏偏总是下雨。也就闷油瓶这个“老年人”整天冒着雨出门巡山,有时还会钓两条鱼回来给我们尝鲜。

我在家里闷得慌,跟他出了两趟门,结果因为淋雨,每次一回来就着凉感冒,到最后我想出去闷油瓶也不让了,整天就只能在家里搓一搓小满哥,直到他不耐烦了从我的魔爪下挣脱。不然就和胖子一起侃大山,一开始还好,到后来越来越没劲儿,以至于胖子怀疑我被闷油瓶传染了,整天就一声不吭躺在沙发上看天花板。

“天真,我看你都快长毛了。”胖子伸手在我眼前晃晃。

“滚一边儿去,你才长毛了。不过说实话,这...

尝试一下第一人称😉😉

第一次哦


(大概是在雨村的时候)

………………………………………………

雨村雨村,整个村子靠山环水,景色秀丽,可偏偏总是下雨。也就闷油瓶这个“老年人”整天冒着雨出门巡山,有时还会钓两条鱼回来给我们尝鲜。

我在家里闷得慌,跟他出了两趟门,结果因为淋雨,每次一回来就着凉感冒,到最后我想出去闷油瓶也不让了,整天就只能在家里搓一搓小满哥,直到他不耐烦了从我的魔爪下挣脱。不然就和胖子一起侃大山,一开始还好,到后来越来越没劲儿,以至于胖子怀疑我被闷油瓶传染了,整天就一声不吭躺在沙发上看天花板。

“天真,我看你都快长毛了。”胖子伸手在我眼前晃晃。

“滚一边儿去,你才长毛了。不过说实话,这两天真他妈的无聊。”

胖子笑了笑,怎么看怎么奸诈:“我在网上给你淘了件宝贝,估计这两天也快寄来了,胖爷我保证你在往后的日子里不再无聊。”

我瞥他一眼,觉得还是不要相信为好,我永远不会忘记他那次给闷油瓶买的小黄鸡内裤,他那个品味……我真的不好多说什么了。

但是我却该死的好奇是怎么回事。

于是,这两天我就热切地期待着胖子买的“宝贝”。


没过两天,那东西终于来了。

我出门取邮件,被门口的卡车吓了一跳,那邮递员指了指一个有一米半高,两米长的纸箱:“请签收一下。”

“靠,胖子你这是买了个什么?”我上前拍了拍那箱子。

“哎天真,可别碰坏了。那东西贵得很。”胖子白了我一眼,接过笔签上字。

快递员走后,我跟胖子看着这个箱子,开始犯愁怎么把它拖进屋子。

讨论一会儿后,胖子突然一拍脑袋:“咱们有资源不知道用。来,小哥,是时候展现你的实力了,帮我们把这箱子拉进屋吧。”

闷油瓶本来在专心地喂着他的鸡,听到这句话走过来,上前搬起箱子。

死沉死沉的箱子对他来说不是个事儿,闷油瓶搬起来后还望望我,那个眼神像是在……求夸奖?!

我经常被他这种不经意的小动作或是小眼神戳中萌点,比如在接东西时轻轻挠一下我的手心,或是盘腿坐在地上抱着他的一群小鸡等等,这是他很少会露出的幼稚的一面,我也经常为此哭笑不得,同时又心疼他。他这样子,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吧。


箱子运到屋里,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看。

原来是一架钢琴,也不知胖子在哪里淘到的,看起来崭新,却给的是二手价。不得不说,胖子真的很会过日子。

“小哥,你这‘百年古董’听说过这东西吗?”胖子按下一个键,钢琴响了一声。

闷油瓶没抬头:“钢琴。”

“小哥你知道啊。”胖子尴尬。

我嘲笑他:“小哥能有什么不知道的?你这是第多少次了?”

“咱这不是好奇嘛。”胖子朝闷油瓶笑笑,又朝我挥了挥拳头。

我刚要反击,却看到闷油瓶拉了琴凳坐下,抬手按下一串音符。

我立刻听出来:“是《see  you  again》!”这曲子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但是很明显我的关注点并不对,闷油瓶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又好像无奈似的摇了摇头。

胖子先反应过来,满脸的不敢置信:“小哥,你也太万能了吧,你这……”他比了个弹琴的手势,“这个,也是张家必学科目?”

张起灵继续弹:“教过一些。”

我心想,张家的“一些”就是“全部”,这张家这不仅要教育出道上的王者,还想染指娱乐圈,现在看好像还有进入乐队的意图?

我幻想了一下闷油瓶板着脸在舞台上弹琴的画面,底下观众黑压压的,喊什么“钢琴王子,我要给你生猴子!”“张起灵,我爱你!”……

……

不行,我甩了甩头,这太他妈能扯了,听说演艺圈挺乱的,他这样的脾气也就我能受得了,哪会有人追他。

想到这儿,我放了点心,又琢磨着自己也学学这钢琴。我把这想法跟那两人说了,胖子拍拍我肩膀:“加油吧,本来就是买给你的。你这脾气,别把琴砸了就好。”

“靠,你脾气才不好!找打啊你。”

“看看,看看,说你脾气不好你还不信。”

“胖子!”

……


不管怎么样,我总算开始学琴了。

我对这个东西展示了我所有的热情与专注,一天到晚坐在钢琴前,开始练琴就不想别的。从小我就对弹琴有兴趣,无奈一直没机会试一试,现在有机会了,自然下了决心去练。我觉得自己学的很快,过了几个月,我已经能弹曲子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弹琴时胖子总是到外面去,不知是找哪个女孩子去了。后来闷油瓶总是挑我弹琴的时间出门巡山,害得我想要弹给他听都找不到机会。

日子久了,再迟钝我也会有所怀疑。

这天闷油瓶背了鱼竿钓鱼去,我拉住他:“小哥,你听听我弹的这个曲子。”

闷油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指了指鱼竿,示意他现在要去钓鱼。

我立刻火了。他那点表情别人看不出来,我还能不知道?他的眼睛里面竟然有一点害怕?

“你天天朝外边跑,还都挑我弹琴的时间,算准了我停下来再回来,你干什么去了,什么人比我还有吸引力?”

据当时观战的胖子说,我那醋味儿都快熏倒他了,不过我那时候倒没有注意这些。

反正当我说完之后,闷油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扔了鱼竿上来抱我,我挣扎他楼得越紧。

“为什么这样想。”他在我耳边轻叹一声。

我不说话,等着他解释。

闷油瓶又叹一口气,表情变了变,有一点纠结,又有点慌乱。

那边胖子说:“小哥,你就告诉他吧。”

于是闷油瓶终于张了嘴:“你弹得……不太好。”

我愣住,又看了看他那一脸的无奈和紧张,没憋住,笑了出来:“就因为这?你……唉。以后这种事就直接跟我说好了。”

闷油瓶脸色一下子好起来。

胖子在旁边松一口气:“天真那你以后不弹琴了?”

“弹,当然要弹,小爷我怎么会因为这点打击就不弹了?”

那俩人脸色一下子垮了。

“以后啊,我就挑小哥出门的时候弹,胖子你逃不过的。”我笑得邪魅(至少我自己认为是这样)。


☞☞☞☞☞☞☞☞☞☞☞☞☞☞☞☞☞☞☞

这是胖子的大劫

“不。”胖子摇头:“天真,买琴的钱,刷的是你的卡。”


😂😂😂😂😂😂


即使王者荣耀的ID是兴欣战队叶修也在坚持不懈的坑

占tag致歉

呜呜呜要不是花呗还不上了

这些本我要留一辈子(好孩子不要学我)

瓶邪本最好打包出


画妖1-4 450r(好像是繁体字)

万古如斯1-5+番外 185r(简体一刷)

书店怪谈+渐进终极 200r

麒麟双生 140r

培育麒麟攻略 260r(收的时候捆了一本古董店老板和一本麒麟劫)

Hold无邪by正经人Xx 110r(一共五本有两本番外)

寒舍(天干+太极)典藏版书+明信片+笔记本 220r(别问我为啥没镜子因为摔碎了,已自刀)

幸福阴谋论。60r

相爱倒计时。60r


呜呜呜要不是花呗还不上了

这些本我要留一辈子(好孩子不要学我)

瓶邪本最好打包出


画妖1-4 450r(好像是繁体字)

万古如斯1-5+番外 185r(简体一刷)

书店怪谈+渐进终极 200r

麒麟双生 140r

培育麒麟攻略 260r(收的时候捆了一本古董店老板和一本麒麟劫)

Hold无邪by正经人Xx 110r(一共五本有两本番外)

寒舍(天干+太极)典藏版书+明信片+笔记本 220r(别问我为啥没镜子因为摔碎了,已自刀)

幸福阴谋论。60r

相爱倒计时。60r



瓶邪家养的鸡仔

改过自新,好好道歉

@即墨

太太真的很好!私信给我发了教育,我也知道自己不对了!谢谢太太的原谅!


@炫茵-inko

太太发的那段我看到了,真的是啊,有个同爱好的写文还那么好的同学我是应该珍惜!不过我和天真不是同班的啊,谢谢您!也很对不起您!


@对方正在输入中…

小天真吗……私下聊过了很多哈哈哈哈哈。天真太……(他说他不喜欢被人喊太太,思想还是很久以前封建的,单身没结婚,不能喊太太)小天真是真的很好,为人处世之道都是好言好语,笑起来确实很天真,不愧对这圈名。我是非常非常对不起您的,真的!我没有好好珍惜你对我的关心,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望友情没有隔阂!!


再次在向两位太太和天真道歉!对不起...

@即墨

太太真的很好!私信给我发了教育,我也知道自己不对了!谢谢太太的原谅!


@炫茵-inko

太太发的那段我看到了,真的是啊,有个同爱好的写文还那么好的同学我是应该珍惜!不过我和天真不是同班的啊,谢谢您!也很对不起您!


@对方正在输入中…

小天真吗……私下聊过了很多哈哈哈哈哈。天真太……(他说他不喜欢被人喊太太,思想还是很久以前封建的,单身没结婚,不能喊太太)小天真是真的很好,为人处世之道都是好言好语,笑起来确实很天真,不愧对这圈名。我是非常非常对不起您的,真的!我没有好好珍惜你对我的关心,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望友情没有隔阂!!



再次在向两位太太和天真道歉!对不起,希望你们能原谅!


资深门卫张大爷

无忘

说实话,张起灵走进青铜门时,是有点后悔的。

后悔没再好好看吴邪一眼。

离开的时候,吴邪睡得很熟,睫毛一颤一颤,嘴紧紧抿着,应该是在紧张他会不会离开。他伸手碰了碰吴邪的脸颊,像是完成了什么夙愿,转身是出乎意料的决绝。

这样也好,不然吴邪的身子怎么受得住漫漫长白风雪,他又如何放的下这十年的离别。

他知道吴邪醒来后面对的会是何等的痛苦,可他没办法,这是他漫长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这样的感觉令他惊讶。

青铜门后的世界,他也无法说明白。让他感受最深的,是那无边的寂寥和孤独。

明明自己曾与世界无关,无依无靠,也因此无牵无挂。可他现在竟然会感到寂寞。

“吴邪。”他轻喃。

这个名字在这十年...

说实话,张起灵走进青铜门时,是有点后悔的。

后悔没再好好看吴邪一眼。

离开的时候,吴邪睡得很熟,睫毛一颤一颤,嘴紧紧抿着,应该是在紧张他会不会离开。他伸手碰了碰吴邪的脸颊,像是完成了什么夙愿,转身是出乎意料的决绝。

这样也好,不然吴邪的身子怎么受得住漫漫长白风雪,他又如何放的下这十年的离别。

他知道吴邪醒来后面对的会是何等的痛苦,可他没办法,这是他漫长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这样的感觉令他惊讶。

青铜门后的世界,他也无法说明白。让他感受最深的,是那无边的寂寥和孤独。

明明自己曾与世界无关,无依无靠,也因此无牵无挂。可他现在竟然会感到寂寞。

“吴邪。”他轻喃。

这个名字在这十年里无数次冲上他的心头。怎么说呢,虽然也曾有不少人对他很好,但吴邪偏偏能触动他的心,使他感到……温暖与柔软。

嗯……他是自己与世界唯一的牵绊了。

十年来,失魂症袭击了他三次。

每次他都会头痛欲裂,但从不喊疼的他只能默默忍耐。他不想忘掉,不想忘掉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不想忘掉曾经与他走过的时光。他蜷缩在地上睁着眼睛望向虚空,在心里默念那个人的名字。

吴邪吴邪吴邪吴邪……

他成功了,执念使他战胜遗传病症。

他没有忘记一切。

他从没有如此感谢过家族对他的训练,使他有能力挺过这些难耐的日子。

……

十年过后,张起灵走出青铜门。

篝火的浅橙色亮光下,吴邪的脸隐约且模糊。张起灵的眼睛何其敏锐,尽管吴邪把衣领竖高,他还是看到了吴邪颈上狰狞的伤疤。吴邪抬头那一刹那,张起灵有点惊讶,那样沧桑的眼神,他,还是吴邪吗……

张起灵微微眯了眯眼睛,这时吴邪发现了他,还有点迷糊,直直地望着他。

他于是走过去,轻轻坐在吴邪身边。

吴邪突然清醒了,他把袖子放下去,遮住伤疤。

可他还是看到了,他不明白,十年时光,为什么吴邪变成了这个样子。

真的像其他人说的那样,久别重逢的朋友,或者说是恋人,都会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可没办法,他从不是个多话的人。于是,他只说一句话,却装载了他全部的情感:

“你老了。”

吴邪怔了一瞬,那《see   you   again》的音乐在空气里流淌,流淌,像是谁低低地絮语。

之后,他们在雨村。

那个安静秀丽的村子,给他们带来平静的生活。

在那些日子里,张起灵更近地看着吴邪。

藏在心底的秘密即使不说,那样长时间的相处与陪伴,对方也会察觉的。

当他第一次牵了吴邪的手走在山林里,而吴邪并未挣扎时,他感受到这一辈子第一次真正的放松与愉悦。

这个人的未来都是他的了。张起灵想。

但是他想错了。

这个世界有一个主宰,那就是死神。

重启征程之后,当他得知吴邪的身体已不堪重负之后,他暴躁地一拳捶在树上。

树叶飘飘洒洒向下掉,张起灵觉得自己的心也飘飘洒洒落入地底。

所以他开始努力,张家教过他医药,而他在多年自身实践之后,中医医术已不在话下。

可他在怕,每天煮药时看着那一篓一篓的草药,还有
一屋子浓郁的药味,他的心会痛到抽搐。

这时的吴邪会走过来用手轻轻抚平他皱起的眉,向着他笑,然后很乖地喝下一整碗味道古怪的中药。这时的他,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担忧。

幸好,在张起灵努力的调养下,吴邪的身体终于好起来。他看着慢慢开始长肉的吴邪,提起来的心终于放下去一些。

他们就这样相互陪伴着走了一年又一年。

胖子去世时,吴邪笑着:“他去找云彩了,小哥,我们要祝福他啊。”

可是,他的吴邪,怎么笑着笑着就流泪了呢。

“小哥,若是我也……你又会孤独的,怎么办啊。”

吴邪看着他。

张起灵俯下身堵住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

“我有与你在一起的记忆,就不会孤单。”

日子一天天过去。

吴邪也老了,快要走不动了。张起灵便每天陪吴邪待在家里。

“小哥,你出去转转吧,别总和我一块闷在家里。我没年轻时那么有意思了。”吴邪小声说。

“我陪着你。”张起灵看着他。

吴邪坐在沙发上,巨大的落地窗外是血红色的夕阳,吴邪的脸被映得红红的。

张起灵轻叹一声,伸手摸一摸吴邪全白的头发,还是当年的触感。

……

最后,张起灵游荡于天地间,却不再无依无靠。每年过节,他都会回到那个地方,洒下三杯酒,点上香,坐下来给自己点上烟。

等到抽过的烟头散落一地,他拍拍手,靠在碑旁怀抱黑金古刀睡觉。长长的刘海盖住他的眼睛,可是再没有一双手能那样温柔地撩起它们,为他剪掉了。

等到第二天,他在晨曦中醒来,衣服被露水或是霜水浸得透湿。

但是他不会生病的,他答应过吴邪要照顾好自己。

张起灵抬手抚一抚清冷的石碑,没有记忆里的柔软与温暖。

他叹一口气,转身再次踏上曾经与吴邪一同走过的征程。

吴邪,我一直记得你,我不会孤单。

……

∝∝∝∝∝∝∝∝∝∝∝∝∝∝∝∝∝∝∝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对不起,情不自禁又写了篇虐。

😂😂😂😂😂😂😂😂

好吧,我刚换名字的第一篇文,

竟然是篇虐!

我……( ๑ŏ ﹏ ŏ๑ )

13菌★(孝杉)

兔邪x明星瓶】2

上一话请戳
http://xiaoshan640.lofter.com/post/1ee690df_1c63bca7b
欢迎留言评论🤪

开学快乐😱😱😱😭😭😭🧟‍♂️🧟‍♀️

兔邪x明星瓶】2

上一话请戳
http://xiaoshan640.lofter.com/post/1ee690df_1c63bca7b
欢迎留言评论🤪

开学快乐😱😱😱😭😭😭🧟‍♂️🧟‍♀️

资深门卫张大爷

请客

今天,吴邪要请客。

说是请客,不过是因为他和小哥,胖子三人在西湖边走累了到旁边吃一碗面。对于日常吝啬的吴邪,这样已经很难得了。

“老板,买三碗面。”吴邪喊道。

老板应了一声,不一会儿端来三碗面。

胖子指了指面:“就这样吃有什么意思,咱们来做个游戏。”

那个恍若还在上幼儿园的胖子出现了,他提议我们去要一罐芥末酱,然后玩石头剪刀布。

不过虽说这比较幼稚,但总比这么吃饭要有趣得多。在看到张起灵并没有拒绝后,吴邪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向老板要一罐芥末,游戏就开始了。

胖子趁张起灵不注意,拉了拉吴邪:“你说,小哥他吃得惯芥末么?”

吴邪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

“那你不想知道?”胖子一脸坏笑。

“怎么,又有什么好想...

今天,吴邪要请客。

说是请客,不过是因为他和小哥,胖子三人在西湖边走累了到旁边吃一碗面。对于日常吝啬的吴邪,这样已经很难得了。

“老板,买三碗面。”吴邪喊道。

老板应了一声,不一会儿端来三碗面。

胖子指了指面:“就这样吃有什么意思,咱们来做个游戏。”

那个恍若还在上幼儿园的胖子出现了,他提议我们去要一罐芥末酱,然后玩石头剪刀布。

不过虽说这比较幼稚,但总比这么吃饭要有趣得多。在看到张起灵并没有拒绝后,吴邪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向老板要一罐芥末,游戏就开始了。

胖子趁张起灵不注意,拉了拉吴邪:“你说,小哥他吃得惯芥末么?”

吴邪摇了摇头:“我怎么知道。”

“那你不想知道?”胖子一脸坏笑。

“怎么,又有什么好想法?”


玩了几局,在两人的狼狈为奸,不对——齐心协力下,张起灵输掉好多局,看着他碗里越堆越高的芥末酱,吴邪怕他吃坏了肚子,忙道:“行了行了,吃饭吧,不吃就凉了。”

胖子也觉得有点过火,就停下来:“好了好了,吃饭。”

虽说吴邪两人想要坑一坑张起灵,但他们自己碗里也抹了些芥末酱。

吴邪硬着头皮吃了一口,被那味道呛得差点流出泪来,趴在一边咳嗽;胖子也够呛,一张脸憋得红里发紫。

吴邪不由得担心起张起灵,看看他,却发现张起灵没事儿似的吸着面条,那一坨一坨的芥末酱看起来就很恐怖,可他面不改色,感觉不到似的。

过了一会儿,吴邪憋不住了:“小哥……你要是觉得难吃……就别吃了。”

张起灵抬起头来,看看吴邪,又面无表情地低下头。

吴邪盯着他看了看,突然发现张起灵的太阳穴有些微微的抽搐,他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的做法把张起灵惹得生了气,后来才反应过来他那是被呛的。

吴邪忍住笑意,站起身表示要去付钱,又使了个眼色把胖子也叫出来,把自己的新发现讲给他听。

讲完后两人都撑不住地哈哈大笑,胖子更是夸张,眼泪都笑出来了:“瓶仔这回可被我们坑惨了。”

吴邪也笑,从来都是闷油瓶瞒着他们,这回也整整他。


付了账,两人说说笑笑走回去,还没到呢,胖子就眼尖看到张起灵正一杯接一杯地喝水,看着他喝了一杯又倒上一杯,胖子“啧”了一声:“瓶仔这回被呛得可惨。”

他们又笑了一阵,好不容易平静下心情才重新走回去。

张起灵已经不再喝水了,漆黑的眸子盯着胖子和吴邪,使二人有些心虚。

“小哥,吃完了么?咱们走吧?”吴邪打着哈哈。

张起灵点点头,站起身来。


到了家,一向爱吃甜的吴邪想喝糖水儿淡淡嘴里的芥末味儿,自己又不想动,催胖子去搞。

胖子骂骂咧咧:“胖爷我走了那么长时间也很累了,你自己倒去。”

那边张起灵走过来:“我去。”说着走到桌子前倒水。

吴邪趴在沙发上看手机:“小哥,糖放多一点,这芥末味儿也太浓了。”

张起灵点了点头,到厨房去拿糖。

吴邪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张起灵端着茶水走过来。

他兴高采烈地接过来,对张起灵笑了笑,趴下头喝一口。

那边张起灵又给胖子端了一碗,胖子有些受宠若惊,忙不迭接过来喝下去。

接着,两人同时把嘴里的水喷出来。

吴邪吐着舌头:“小哥……你这是放了……多少糖啊!”

胖子跳下沙发,自己接了杯水灌下去。

张起灵望了望两人,状似无辜地眨了眨眼,仔细看看竟然还有点委屈:“吴邪说多加糖。”

吴邪这下明白了,这是赤裸裸的报复啊。这个闷油瓶,什么都逃不过他。

胖子骂了声娘,明显也想到这上面了:“我们总是他妈的自作自受。”

张起灵拿走吴邪手里的碗,重新倒上一杯糖水。

胖子则没人管,仍端着那甜得辣嗓子的糖水,看了张起灵换了新水给吴邪,整个人都不好了:“搞区别对待啊。胖爷我不陪你们玩儿了。”


胖子走出去,吴邪感激地看了眼张起灵,却不防张起灵猛地压上来:“小哥?”

张起灵不答,接着啃他的嘴巴。

于是吴邪明白,今晚他再次凶多吉少了。


………………………………………………

啦啦啦啦啦啦

本来今天想写个虐的,

不过听说小可爱们快开学了,

为了让大家有补作业(😂😂)的动力,

还是发一发糖吧。

(不得不说搞一搞小哥真的超级可爱)


曰为道生

盗墓笔记瓶邪CP—一起去看电影吧

💛吴邪在线撩男人?

🧡张起灵拉着吴邪愤然离厅究竟为何?

💙胖子与瓶邪分道扬镳是何人挑事?

❤️请看道生在线解答

🖤ooc警告

by道生


 —————————正文———————


正值农闲时节,当胖子安置好家里的鸡鸡狗狗之后与吴邪张起灵一行打算去杭州置办置办日用品,顺便…溜达一圈。


三人来到万达商城(万达记得打钱【狗头】)准备去超市买些零食水果小吃好带到雨村准备“虚度”下半年的时间。


当吴邪一行来到商城时正好看到万达影院宣传的电影海报。


吴邪盯着海报看了许久,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扯了扯胖子的袖子问道:“胖...

💛吴邪在线撩男人?

🧡张起灵拉着吴邪愤然离厅究竟为何?

💙胖子与瓶邪分道扬镳是何人挑事?

❤️请看道生在线解答

🖤ooc警告

by道生


 —————————正文———————


正值农闲时节,当胖子安置好家里的鸡鸡狗狗之后与吴邪张起灵一行打算去杭州置办置办日用品,顺便…溜达一圈。

 

三人来到万达商城(万达记得打钱【狗头】)准备去超市买些零食水果小吃好带到雨村准备“虚度”下半年的时间。

 

当吴邪一行来到商城时正好看到万达影院宣传的电影海报。

 

吴邪盯着海报看了许久,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扯了扯胖子的袖子问道:“胖子,看鬼片吗?一起吧。”

 

胖子没好气的回道:“下斗的时候什么没见过啊?还要跑到影院里头去看假鬼?天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low逼了啊。”

 

吴邪气不打一处来,碎碎嘴地说道:“我还不是觉得雨村屁大点地方连电影院都没有。我还不是想带你们去体验一下。再说了,3D鬼片,老子长这么大还没看过3D的。我…”

 

吴邪正要继续碎碎念下去,张起灵则拉起吴邪向影院的方向走去。

 

“我陪你去看。”张起灵伸手去提吴邪手上的重物递给胖子,说道“胖子继续买东西吧。看完后在大门汇合。”

 

胖子接过重物小心提醒道:“天真你注意一下哦。别让小哥把假鬼当真搞得破坏公物。”

 

“……”吴邪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鬼片也是他提议要看的,公务损坏了……当然是要自己赔的。

 

吴邪捏捏眉心,拉着张起灵向影院的方向走去。

 

票买好后,两人一同前往观影厅。

 

3D鬼片,这么刺激的东西吴邪也料到来看的人不会很多。但他也没想到…来看的人只有…

 

他和闷油瓶。

 

两个人包场了。

 

吴邪冷汗直冒。一群人看鬼片和两个人看鬼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即使再恐怖的鬼片,一群人看起来也只有那么害怕…但两个人…恐怖感可能会加强。尤其是和闷油瓶这样完全不吭声的人…

 

影片开始播放。

 

播放厅中混合着主角的尖叫和红衣女鬼的狂笑声,吴邪只觉得冷汗直冒。

 

吴邪怕鬼吗?

 

当然不怕,就算是经历过千年粽子、禁婆等非自然现象。但对于鬼片吴邪也是毫无招架还手之力。

 

那为什么还要看?

 

吴邪只想吓唬胖子…没想到把自己栽进去了。

 

吴邪硬撑的盯着屏幕。突然窜出来的女鬼吓得吴邪紧紧抱住身边人,并将脸深深埋下身旁人的颈窝处。

 

“……”

 

 

“吴邪?”张起灵试探的问道“你怕鬼吗?”

 

“不是。”吴邪欲盖弥彰的回答。

 

“音效声音太大。吵得头疼。”

 

“哦。”张起灵不疼不痒的回答。

 

吴邪依依不舍的的收回了自己紧紧抱住闷油瓶的手。没等吴邪反应过来,张起灵便拉着吴邪走向隔壁的播放厅。

 

“……”吴邪纳闷的问“闷油瓶,你干嘛呢?”

 

“去看别的,鬼片我不喜欢。”

 

“那也要重新买票啊。被工作人员看见就不好了。”吴邪叹气的说道。

 

“不被看见就行。”

 

闷油瓶潜在的流氓基因不禁逗的吴邪闷笑。

 

两人悄悄潜进隔壁6号厅,和一群小情侣们看起了超级无敌玛丽苏爱情故事。

 

但到最后张起灵都不懂为什么吴邪看个脑残电影都会流泪…

 

———————END—————

 

这样悄悄跑到别的播放厅是不对的!

大家千万不要学这对小情侣啊!

瓶邪家养的鸡仔

至天真太太

@正在缓冲99%

太太,很抱歉

随便拿了您的文

您有那么多帮您说话的

也太幸运了吧!

对不起

不要再私信了

文我全删

@正在缓冲99%

太太,很抱歉

随便拿了您的文

您有那么多帮您说话的

也太幸运了吧!

对不起

不要再私信了

文我全删


曰为道生
💚瓶邪CP 💛ABO文 ?...

💚瓶邪CP


💛ABO文


🧡注意避雷

看不清的打开评论链接

打不开的私我

💚瓶邪CP


💛ABO文


🧡注意避雷

看不清的打开评论链接

打不开的私我

13菌★(孝杉)

瓶邪】🔻相濡与君10/11🔻

新年好呀!各位家人

嘻嘻(///▽///)

给大家拜年啦,新年新征程

祝福大家💕🐈🐈🐈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


我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豪华的房间里。身上的被子是红色丝缎的禳着金丝的蚕丝被子看着就停贵,红色的床帘是丝质的,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蚕丝的。我在小哥家跟回三叔家过年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些。


想来这房间的主人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了。😔


我挣扎着起来,一坐起来头是很懵有点疼痛,眼前一片漆黑。


我凝了凝神,这才慢慢看得清晰起来。



“你醒了,吴邪”


我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貌美如花的短发少女。一身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似曾相识。...

新年好呀!各位家人

嘻嘻(///▽///)

给大家拜年啦,新年新征程

祝福大家💕🐈🐈🐈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


我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很豪华的房间里。身上的被子是红色丝缎的禳着金丝的蚕丝被子看着就停贵,红色的床帘是丝质的,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蚕丝的。我在小哥家跟回三叔家过年的时候可没见过这些。


想来这房间的主人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了。😔


我挣扎着起来,一坐起来头是很懵有点疼痛,眼前一片漆黑。


我凝了凝神,这才慢慢看得清晰起来。




“你醒了,吴邪”


我抬起头,就看见一个貌美如花的短发少女。一身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似曾相识。粉色的蚕丝内衫,蓝色的waigua,好生朴素的衣物却被穿的如此美,肤色愈加白。手中拿着一杯茶,笑盈盈的 就坐在我的床前。

😳

“妹妹你我是见过的吧……?我们是不是………”


我正要问太多想要知道的问题时,她笑了笑用指尖点了点我的嘴,我的鼻子


“您可少问些吧,一会儿我再来看您”说着就把他手里端着的茶塞到了我手里,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就缓缓地离开了。




我愣了许久,才缓缓喝了几口茶。醇厚的苦涩入口,是发了菌的老白茶跟沉年的陈皮。这陈皮少说也得有10年之久。😌


还真是个有钱的大美人。


😏😏😏看来哥的魅力也来越厉害了




喝完了这杯茶,我便从床上走了下去。把茶盏放到桌子上。我又光着脚走了几步,突然眼前一黑感觉头晕




头疼,十分的疼,我顺着墙滑了下来


晃了晃脑袋


便咬着牙强忍地站了起来,我不能再晕。我要去找闷油瓶,这女人虽美。是我的理想富婆,但是闷油瓶毕竟是我的人,我成这样了,他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么想着,我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猛地一下站起




然后眼前一黑头晕目眩,浑身动弹不得,啪唧一下倒在地上。




说好要的英雄救瓶呢,


闷油瓶


小哥


张起灵。。。


我好难受,动不了了…


我看不见我倒地的姿势……会不会特别丑啊!


要是趴着还好,但是趴着猥琐也不行


要是大字型还可以,但是要是那种特别好笑的人行躺尸就不可以……


我这么帅,


又是长在张家的大帅锅,绝对不能这样


我又用力气气去挣扎,结果怎么都不行。


我隐隐约约听到有脚步声,坏了,我的帅气无敌英勇俊美的形象可能要毁坏了,要是瓶子三叔三婶王二货还好,但是要是张海客那傻叉就不好说了……




我脑内活动一个激灵,心想坏了。


因为这个人的声音我从未闻过。这个人身上的味道绝我是不熟悉的。




我从小鼻子就很好,什么味道都基本能区分,


比如说小哥的清清淡淡的藏檀香跟刚开的茉莉和雪山的冷调香;


三叔的茶叶普洱香;


三婶的桂花蜜加放了几片薄荷的水。


最讨厌最讨厌的张海客是一点点藏红花加雪莲花的味道……


还有除了过年根本见不到的二叔是陈皮香跟……




反正我的鼻子很灵,我敢肯定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 这个人在我脑内活动时也没有太大的活动,我刚刚好像听到关门的声音,并没有听到他开始任何的声音,想必已经是走了吧……




那还好,老子的英明没有白白丢失。看来找到了一个好墙角(●°u°●)​ 


迷迷瞪瞪的我睁开了眼,看了看周围。很模糊看不清






一个声音哄然在耳边炸响




 “隔哈哈哈哈哈哈,吴邪你什么姿势啊!




哈哈哈哈哈,张起灵您看看你养的肥·....肥...哈哈...猪,哈哈哈哈哈....可是笑死我了,诶嘛,花儿爷您要是不介绍这是吴邪,我还真以为就是一个肥猪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说,我


我也不是特别胖啊………………


我使劲睁开眼,眯着看了看。


确实我的姿势好像是不太好看


但是这少年也太无礼了吧……


这个少年的眼




黑色的袋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