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甘孜藏族自治州

4225浏览    4639参与
蜗牛926

秋之色!
#秋日旅拍记#

秋之色!
#秋日旅拍记#

张高兴

色达。
最喜欢的两张图。
是无意拍到的美。

色达。
最喜欢的两张图。
是无意拍到的美。

蜗牛926

误入人间仙境----深闺中的徳差!#秋日旅拍记#

误入人间仙境----深闺中的徳差!#秋日旅拍记#

二二的雪糕

祝你幸福

我领养了一个七岁的男孩,他在薛洋,十分的可爱,我坚持的认为她是一个天使,他经常欺负邻家的小妹妹,我也这样坚定地认为。


喜欢吃糖,我惯着他,因为我实在太惯着他,以至于他长了蛀牙,夜里翻来滚去,牙疼睡不着,我便下定了决心要他戒糖。


果然,他的牙齿都没有再长过蛀牙了,可是在他四年级的时候,却又突然长蛀牙了


我当着他的面翻他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了一大把的棒棒糖,“谁给你”我生气的吼“不知道”


我便把它拎起来拿起戒尺啪啪的往他屁股上打,打了十来下,感觉它在我腿上抽泣,让他站好


“说!谁给你的!”“我,我不知道”还是那么倔强“那你就在这里站着不说清楚,别想吃饭”他面对着墙捂着屁...

我领养了一个七岁的男孩,他在薛洋,十分的可爱,我坚持的认为她是一个天使,他经常欺负邻家的小妹妹,我也这样坚定地认为。


喜欢吃糖,我惯着他,因为我实在太惯着他,以至于他长了蛀牙,夜里翻来滚去,牙疼睡不着,我便下定了决心要他戒糖。


果然,他的牙齿都没有再长过蛀牙了,可是在他四年级的时候,却又突然长蛀牙了


我当着他的面翻他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了一大把的棒棒糖,“谁给你”我生气的吼“不知道”


我便把它拎起来拿起戒尺啪啪的往他屁股上打,打了十来下,感觉它在我腿上抽泣,让他站好


“说!谁给你的!”“我,我不知道”还是那么倔强“那你就在这里站着不说清楚,别想吃饭”他面对着墙捂着屁股,一抽一抽的吸气。


做好饭,他还是没有向我解释的意思,我坐在沙发上,在那一把糖放在茶几上,“薛洋,过来”薛洋走过来不敢看我的眼睛“阿洋,你告诉我糖是谁给你的妈妈明天带你去游乐园”“真的那,那你不许打我”薛洋抬起头看着我, “我向你保证”


“是晓星尘班长和宋岚课代表给的”


“但他们为什么要给你糖呢?”“不知道”薛洋疑惑的摇了摇头“好,妈妈知道了”


周末过去了,星期一我决定亲自去接薛洋,我看见薛洋和两个男孩儿一块儿出来,那两个男孩儿跑到一边的商场买了不少糖,给薛洋,薛洋满足的拿着一把糖,然后……




















那两个小兔崽子一人亲了薛洋一口,我忍住揍他们的冲动,继续看着,薛洋也没有抗拒的意思,反而在他们俩那脸上一人亲了一口


卧槽


自家养了这么多年的小崽子,是要被拐走了吗?他这才12岁啊!


我跑上去冲到薛洋面前,薛洋下意识地把糖藏在后面,那两个小兔崽子也,挺够义气的,站在薛洋的面前“阿姨,糖是我们买的,不要打他”


我气不打一处来一手拎着一个人的耳朵“你们两个还有理了,我洋洋才多大呀,你们就居然还……虽然我腐但是我也是有底线的最起码你们也得等到阿洋十六七岁呀”


两人挣扎着,穿白衣服的那个男孩先开了口“阿姨,我们前世负了阿洋,哎呀,我们这一世不会了”“还前世今生呢,你当这是小说呀啊!既然负了,那就别再来找了”我把薛洋带了回家


茶几上摆了许多薛洋爱吃的点心“你告诉我,他们有对你做过什么吗?”“他们摸过我”我揉了揉阿洋的脑袋,让他放松一点“那他们摸你哪里了?”“摸了脸,手,腰还有这里”他把衣服拉开,指着那两个红点,我嘴角抽了抽,立马按住人中,不能晕,不能晕“明天我带你去办转学手续”“啊?”


他转了学,时间也飞快的过去了,我将那两个男孩儿也忘得差不多了。


高中毕业的那一晚,薛洋一夜未归


我坐在沙发上等他回来他蹑手蹑脚的走进家门“哟,回来啦?疯了一晚上”


他下意识的将衣服领口拉紧但我还是看见脖子上的小草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没干什么去”他目光下意识向一边飘去


“这样,我昨天看见……”他打了个寒战!“对不起,我昨天晚上和他们和他们”“他们是谁?”“晓星尘和宋岚”这两个名字有点熟悉“那明天他们来家里玩吧”


第二天,我买了一只活鱼和配菜。


看着他们回来,我装作吃惊的样子“哎呀,这么早就来了,阿姨真是没好收拾,我这就做饭去了”我到厨房准备好配菜。


把菜板和鱼一块扔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哎呀呀,是我太不小心了,不好意思啊!”那两个男孩走过来“阿姨,我们来帮你吧!”我就说这两个小崽子怎么那么眼熟不就是四年级时想拐走阿洋的那两个“哎呀,真是谢谢你们”他们两个替我收拾好,见阿洋不在,手起刀落,活生生将鱼砍成了两半“敢对阿洋不好,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被砍成两半的鱼,还在菜板上跳


…………“了解”


在两人的帮助下,没一会儿菜就端上了餐桌送了,拿了一瓶红酒“阿姨,您喝酒吗?”“喝!怎么不喝?”一会儿我就醉了我指的他们两个“我想起来你们是谁了你们就是那个当初想拐走儿子……”


然后我就睡着了


我喝醉喝的事是他们跟我说的


没多久,他们同居了


辛辛苦苦种的白菜没了


这儿子我不要了




自从他们同居后就没怎么来找过我了


直到那一天


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妈耶求求你把我接回去吧,我不跟他们同居了我的腰快没了”我看着刚刚修好的美甲“当初不是你要死要活跟他们在一起吗?为了你的性(划掉)幸福,你还是乖乖呆着吧!”










二二的雪糕

再次动情

一,死亡


薛洋缩成一团用仅有的一只手抱住自己“道长,洋洋好想你,洋洋好冷,对不起,洋洋没法复活你了”不久后此处唯有一副白骨。


二,重生


薛洋喝下孟婆汤,“道长,愿此生不见”一阵哭声中,皇后产下一男婴取名薛洋,今朝太子。


三,初遇


转眼薛洋17岁了皇宫里什么事他都做遍了今日在贵妃娘娘的花园里放兔子把花草都咬坏,明日把蛇放进亭子吓得娘娘们大叫。


时间久了,还是觉得很无聊偷偷拿了些钱,趁着没有士兵时偷偷溜了出去。宫外的都是他未见过的什么冰糖葫芦呀,糖画呀。


他是谁清朝太子衣物自然要比那些人华贵这不被那贼人盯上了,被那贼人逼尽小胡同了,这时,一名白衣男子出现救...

一,死亡


薛洋缩成一团用仅有的一只手抱住自己“道长,洋洋好想你,洋洋好冷,对不起,洋洋没法复活你了”不久后此处唯有一副白骨。


二,重生


薛洋喝下孟婆汤,“道长,愿此生不见”一阵哭声中,皇后产下一男婴取名薛洋,今朝太子。


三,初遇


转眼薛洋17岁了皇宫里什么事他都做遍了今日在贵妃娘娘的花园里放兔子把花草都咬坏,明日把蛇放进亭子吓得娘娘们大叫。


时间久了,还是觉得很无聊偷偷拿了些钱,趁着没有士兵时偷偷溜了出去。宫外的都是他未见过的什么冰糖葫芦呀,糖画呀。


他是谁清朝太子衣物自然要比那些人华贵这不被那贼人盯上了,被那贼人逼尽小胡同了,这时,一名白衣男子出现救下了他,十分熟悉。谢过了那名男子,似乎见过


四,动情


没过多久便到了薛洋生辰,再次遇见了那名男子,他乃王爷名为晓星尘,柳树下风吹过,那名男子显得仙气飘飘颗,一种子种在了薛洋的心中发了芽


五,赐婚


皇帝给小王爷赐了婚对方乃丞相之女,次日,那女子失踪了,晓星尘惊恐的看着他“你把她带去哪儿了?”“我没有”“今朝太子竟有龙阳之好,真是恶心”


丞相之女,逃婚追回,王爷失踪未巡回


六,囚禁


近日,太子安分了不少经常呆在房里学习可真的是这样吗?


“晓星尘,你真以为逃得过,你是我的”“恶心”


七,离别


“来吃点东西”“晓星尘!晓星尘!”冰凉的尸体没有血色,红衣在身


八,死亡


太子离世,二皇子上位


九,心声


“你乃太子,我不能毁了你的前程”


“晓星尘,我不怕”


“我心悦于你”


“我也是”


二二的雪糕

宋岚今天很郁闷

宋岚今天很郁闷,真的很郁闷,同样是撩薛洋,为什么挚友就可以把薛洋撩的脸红红的?特别可爱,自己和薛洋在一起就完全没效果呢?


例如


晓星尘场合


晓: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生气]


洋: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疑惑]


晓:你偷走了我的心[一本正经]


洋:[脸红]


宋岚场合


宋:为什么要偷我东西


洋:艹,不就拿了你几万块钱吗?至于吗?


宋:(为什么和我想的不一样)


晓星尘场合


哓:阿洋,你有地图吗?


洋:你要地图干什么?


晓:因为我在你的心里迷了路呀


洋:[脸红]


宋岚场合


宋:薛洋你有地图吗?...

宋岚今天很郁闷,真的很郁闷,同样是撩薛洋,为什么挚友就可以把薛洋撩的脸红红的?特别可爱,自己和薛洋在一起就完全没效果呢?


例如


晓星尘场合


晓: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生气]


洋: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疑惑]


晓:你偷走了我的心[一本正经]


洋:[脸红]


宋岚场合


宋:为什么要偷我东西


洋:艹,不就拿了你几万块钱吗?至于吗?


宋:(为什么和我想的不一样)


晓星尘场合


哓:阿洋,你有地图吗?


洋:你要地图干什么?


晓:因为我在你的心里迷了路呀


洋:[脸红]


宋岚场合


宋:薛洋你有地图吗?


洋:自己手机下载百度地图去


宋:(不对呀)


今天的山风兄还是很郁闷,决定回去艹一顿薛洋


二二的雪糕

老子明明是受害者

阳台上,薛洋,和薛糖大眼瞪小眼“糖糖千万别松手啊,这个糖果网购等了好久,好不容易到了别松手”


薛糖拉着一个两斤!的棒棒糖,难免有些吃力 “娘,你告诉我,我爹到底是谁!”“糖糖,咱先不提这个,乖过来好不好?把娘的糖放下”“你不告诉我爹是谁我马上就把这糖扔下去”


“别扔!别扔我跟你说我爹,吥,你爹就是那个晓星尘”


薛糖把那个巨大号的棒棒糖还给了薛洋“哇塞,我居然是影帝的女儿,娘那爹,她知道我的存在不?”


半天没听到回话,薛糖往后看一眼...薛洋已经抱着它了,巨大号的棒棒糖去睡觉“薛洋,我是不是你亲孩子呀!”


薛糖悄悄的把薛洋的手机拿走,开始搜查官于晓星尘的事,看了一晚...

阳台上,薛洋,和薛糖大眼瞪小眼“糖糖千万别松手啊,这个糖果网购等了好久,好不容易到了别松手”


薛糖拉着一个两斤!的棒棒糖,难免有些吃力 “娘,你告诉我,我爹到底是谁!”“糖糖,咱先不提这个,乖过来好不好?把娘的糖放下”“你不告诉我爹是谁我马上就把这糖扔下去”


“别扔!别扔我跟你说我爹,吥,你爹就是那个晓星尘”


薛糖把那个巨大号的棒棒糖还给了薛洋“哇塞,我居然是影帝的女儿,娘那爹,她知道我的存在不?”


半天没听到回话,薛糖往后看一眼...薛洋已经抱着它了,巨大号的棒棒糖去睡觉“薛洋,我是不是你亲孩子呀!”


薛糖悄悄的把薛洋的手机拿走,开始搜查官于晓星尘的事,看了一晚上,他发现了一件事,自己还有一个兄弟叫晓念洋,那估计晓星尘已经知道自己的存在,明星嘛,电话号码随处可找。


等到第二天晚上,薛洋睡着之后,薛糖偷偷把薛洋的手机拿走,到了楼下去打电话。一想到自己很快就可以和自己的爹聊天,不免有些开心


“你好,请问你是晓星尘吗”


“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爹!”


“同学,你怕是打错电话了吧?”晓星尘表示很是懵逼,肯定的认为这是诈骗电话


“我你不认识,那你总认识薛洋吧?”


“你认识薛洋?”


“那是,她可是我娘”


“他在哪里?”


“我不告诉你”


“那你是我和阿洋的女儿”


“对,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在哪里?但是你先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好不好?”


“等爹爹把你们带回家了,我再给你讲,好不好”


“好,我们在z城”


“好,我明天就来找你们”


“爹爹再见”


“乖,你也该睡了”


薛糖悄悄的将两人的通话记录完全删掉,而晓星尘默默的将电话号码记住。


薛洋并不知道他已经被自己的女儿给卖了。


“娘,娘,我们今天出去玩好不好?”天刚亮薛洋就被他女儿给弄醒?“哎呦喂,小祖宗再睡会儿行不?”


经过一阵折磨薛洋起起来了,虽然一边在厕所拉着屎一边看手机,薛洋一直在外面吼他没办法,只有赶紧出去了呗


然而他忽略了一条


[影帝晓星尘推掉所有的任务来到Z城]


薛糖抢过她的手机“让你玩手机,我没收了”然后悄悄的发了一条信息:爹我们今天就在xx广场见


薛洋终于收拾好和薛糖一起来到了广场玩


玩了一个中午,偶然遇见了晓星尘,薛洋脸色一僵,扛起女儿拔腿就跑,晓星尘一把拎起他的后衣领“七年了,我找了你七年”嗯,洋洋就这么被晓星尘带了回去,随后,有一张照片火了,晓星尘肩上扛着薛洋一手牵着薛糖。


到家之后,糖糖和晓念洋去玩儿


晓星尘房内


“晓星尘你为什么一直纠缠着我,当年那件事,明明我也是受害者儿子留给你了,不够,想把糖糖也接走”“不是阿洋,我也爱你”


七年前


晓星尘被下药了是晓星尘的一个对头干,阴差阳错,薛洋和晓星尘遇见了薛洋不知道的是,晓星尘喜欢他(道长是A,洋洋是O)他觉得他玷污了个这么纯洁,高尚的人,晓星尘一定觉得他很恶心,只能将这份爱悄悄的埋在心底,他害怕他不敢见晓星尘,没想到的是他怀孕了,他为了逃离,将孩子留给了他一个,自己跑了,因为他觉得晓星尘和自己在一起仅仅是为了孩子


(回到现在)


“你爱我,我不信!好好,你不就是想要糖糖吗?我给你”薛洋已经彻底崩溃了“既然你把糖糖给了我那……”














“把你也留给我,如何?”


“晓星尘,你真的爱我”


“我爱你”随后附上了他的双唇


咳咳!


一一一一拉灯一一一一


   














                                                                           


  薛糖:我为了这个家真是操碎了心


二二的雪糕

新婚之日

白雪欢满是鲜红的摆设,是啊,今天是观主的大婚之日。


“一拜高堂"


“二拜天地”


“夫夫对拜”


夜深


看着穿着红衣的两人“道长可还开心”


晓星尘不语,宋岚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道长,你爱我吗”


晓星尘仍就不语


温热的泪水,顺着薛洋的脸颊划过


宋岚皱了皱眉头


“薛洋你什么意思?”


“与你何干”


宋岚在身后攥紧了手


“薛洋”


“嗯”


薛洋擦掉泪水,忍住不抽泣


晓星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阿洋,洞房真的不能免呀”


“可明明是你们昨天太粗暴了,我今天才会腰疼的QAQ”


说着...

白雪欢满是鲜红的摆设,是啊,今天是观主的大婚之日。


“一拜高堂"


“二拜天地”


“夫夫对拜”






夜深


看着穿着红衣的两人“道长可还开心”


晓星尘不语,宋岚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道长,你爱我吗”


晓星尘仍就不语


温热的泪水,顺着薛洋的脸颊划过


宋岚皱了皱眉头


“薛洋你什么意思?”


“与你何干”


宋岚在身后攥紧了手


“薛洋”


“嗯”


薛洋擦掉泪水,忍住不抽泣


晓星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阿洋,洞房真的不能免呀”


“可明明是你们昨天太粗暴了,我今天才会腰疼的QAQ”


说着便又梨花带雨


“你哭也没用,过来”宋岚一把把他拉到床上


“啊啊啊,救命啊有人强唔……”


“咔哒”


拉灯一一


事后


“流氓,老子要离家出走”某观夫人扶腰大骂


“卧槽,痛痛痛,老子的腰”


白雪观夫人竟要离家出走,这是道德的绑架还是社会的……(被打死)


二二的雪糕

你的余生我无法陪伴

脑子里突然来的灵感,不喜勿喷

薛洋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晓星尘,你……”此刻晓星尘怀里坐了一个女人,真妩媚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撒着娇


“你不是说过会爱我一辈子吗?“全看见了,那就没必要演了,分手吧”晓星尘到显得无所谓


“今天不是愚人节,你不要逗我了好不好?”虽然颤抖着希望得到一丝安慰,即便知道这是真的“薛洋!你知不知道真的很烦?我已经玩腻了,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分手吧!”


一边说还给怀里的女人喂了一颗樱桃,薛洋站眼圈红红的,他忍住不把泪水流下了“是以为我多稀罕你,分手就分手”转身跑出房间出了单元,在小区里,撞上了宋岚


“你怎么了”宋岚的声音,此时给了薛洋一丝安慰,“晓星尘,他...

脑子里突然来的灵感,不喜勿喷

薛洋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晓星尘,你……”此刻晓星尘怀里坐了一个女人,真妩媚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撒着娇


“你不是说过会爱我一辈子吗?“全看见了,那就没必要演了,分手吧”晓星尘到显得无所谓


“今天不是愚人节,你不要逗我了好不好?”虽然颤抖着希望得到一丝安慰,即便知道这是真的“薛洋!你知不知道真的很烦?我已经玩腻了,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分手吧!”


一边说还给怀里的女人喂了一颗樱桃,薛洋站眼圈红红的,他忍住不把泪水流下了“是以为我多稀罕你,分手就分手”转身跑出房间出了单元,在小区里,撞上了宋岚


“你怎么了”宋岚的声音,此时给了薛洋一丝安慰,“晓星尘,他不要我了”


宋岚愣了愣随即说道“阿洋,和我在一起好吗?我会爱你的”“真……真的,好”宋岚将薛洋,揽到怀抱里,抬头望见了站在阳台的晓星尘,叹了一口气。


前一日


晓星尘,找到了宋岚“你喜欢阿洋对吗?”


宋岚愣愣点了点头,他从大学就开始喜欢薛洋了


“子琛,我现在把阿洋让给你”


“什么?你什么意思?”宋岚,皱了皱“你怎么了?”


晓星尘无奈的摇了摇头,“癌症晚期最多只能活一个月,最少也许明天我就死了,明天我会演场戏,麻烦你配合我一下”“你不想让薛洋知道这件事?”晓星尘眼眶微红,"我不想让他为我而伤心”“好”


半个月后


宋岚抱着一个盒子走进了家门“小岚岚,你回来了呀”薛洋向着宋岚撒娇“星尘……他死了”薛洋,明显愣了愣“我,我知道”“盒子里是星尘留给你的东西”虽然颤抖着将盒子打开,盒子里是送晓星尘的东西,手表,手机,表白信,一颗干枯了的玫瑰,以及一封未见过的信,薛洋颤抖着打开了信


[阿洋也许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或许你不会看到这封信,对不起,离开了你,至少我爱过你,抱歉,你的余生我无法陪伴]


“混蛋”薛洋控制不住自己在宋岚来怀里嚎啕大哭,不知哭了多久才沉沉的睡去


“抱歉,你的余生我无法陪伴”


二二的雪糕

曦澄

地下室内一名男子双手被锁链铐着,衣物是那样的整齐完全想象不出他经历过什么。


门嗯嘎吱一声,走进来一个男人,跪在地下的男人虚弱的睁眼,看清来人后,整个人都害怕的抖了起来,试图抱住自己,可惜手脚被锁的死死的


“晚吟,吃点东西吧”蓝曦臣温柔的一笑,可是这个如此阳光明媚的笑容江澄的眼里恐怖至极“求你,离我远一点…求你了”江澄绝望的后退,手上的锁链哗啦的响了起来,蓝曦臣充满耐心温柔的抚摸着江澄手腕处被磨红的地方,“晚吟,乖,先吃点东西昂”“不要……我求你,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蓝曦臣又笑了,江澄看到后更加绝望“晚吟不乖可是要惩罚的哦~”蓝曦臣一边说一边轻轻解开江澄的腰带,拉开他的衣服,...

地下室内一名男子双手被锁链铐着,衣物是那样的整齐完全想象不出他经历过什么。


门嗯嘎吱一声,走进来一个男人,跪在地下的男人虚弱的睁眼,看清来人后,整个人都害怕的抖了起来,试图抱住自己,可惜手脚被锁的死死的


“晚吟,吃点东西吧”蓝曦臣温柔的一笑,可是这个如此阳光明媚的笑容江澄的眼里恐怖至极“求你,离我远一点…求你了”江澄绝望的后退,手上的锁链哗啦的响了起来,蓝曦臣充满耐心温柔的抚摸着江澄手腕处被磨红的地方,“晚吟,乖,先吃点东西昂”“不要……我求你,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蓝曦臣又笑了,江澄看到后更加绝望“晚吟不乖可是要惩罚的哦~”蓝曦臣一边说一边轻轻解开江澄的腰带,拉开他的衣服,满意的看着他昨夜留下的痕迹,不轻不重地在他锁骨上咬了一口。


而江澄已经陷入崩溃,吼了起来“蓝曦臣,我求求你杀了我吧”“我怎么舍得杀晚吟呢,只不过是因为晚吟不听话我的话,我稍稍惩罚一下晚吟罢了”“我听话,我听话,求求你不要再继续了”


江澄努力想要逃离蓝曦臣游走在自己身上手,蓝曦臣听到后,为江澄整理好衣物“晚吟来”蓝曦臣,端起粥,舀了一勺,喂给江澄,江澄迅速的吃完了,随后便警惕地看着蓝曦臣怕他有什么动静吃完粥蓝曦臣收拾好碗筷,走出地下室门,回到房间,关上门就是突然瘫坐在地上


“晚吟,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呀”随后蓝曦臣站了起来如同恶魔一般笑着“至少现在晚吟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哈哈哈…”


二二的雪糕

晓薛直播梗

看了好几篇关于直播的,突然心血来潮,想写个一篇


正文开始

晓星尘出差了,薛洋的腰终于好了,迫不及待的扒出电脑开启直播,

 “大家想我了没有”宠粉上天的薛洋笑着露出了小虎牙不睡降灾哒哒不改名[想,特别想降灾大大啊!好久都没见了】

小兔叽[降灾大大,你怎么一连三天都没有上直播呀?]

喜欢小发发[同问]

“我也不想啊~前几天出去玩,把腰给闪了”薛洋违心的说(妈的死给晓星尘)

果酱[那降灾大大,要保护好身体哦]粉丝们天真的相信了

甜甜圈[降灾大大你这么久没上线,怎么也得给我们一点小福利]

 “行啊,没问题,不过你们这么多人,所以我还是选礼物送的最多的吧~”薛洋笑的更甜了

扛起降灾就跑[降灾大大...

看了好几篇关于直播的,突然心血来潮,想写个一篇



正文开始

晓星尘出差了,薛洋的腰终于好了,迫不及待的扒出电脑开启直播,

 “大家想我了没有”宠粉上天的薛洋笑着露出了小虎牙不睡降灾哒哒不改名[想,特别想降灾大大啊!好久都没见了】

小兔叽[降灾大大,你怎么一连三天都没有上直播呀?]

喜欢小发发[同问]

“我也不想啊~前几天出去玩,把腰给闪了”薛洋违心的说(妈的死给晓星尘)

果酱[那降灾大大,要保护好身体哦]粉丝们天真的相信了

甜甜圈[降灾大大你这么久没上线,怎么也得给我们一点小福利]

 “行啊,没问题,不过你们这么多人,所以我还是选礼物送的最多的吧~”薛洋笑的更甜了

扛起降灾就跑[降灾大大,你也是有计谋的人了]

【甜甜圈送来520个爱心】

【扛起降灾就跑送来两个潜水艇】

……

【霜华送来十个潜水艇】

甜甜圈[我的天,霜华大大也来这个直播间了]

薛洋并没有因为霜华送来的都是而高兴,反而在嘴角的一抹笑容僵住了(卧槽!完了!腰没了)所有的人都谈论起了霜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霜华只顾着刷礼物,不知不觉便成为了刷礼物,最多的一个

甜甜圈[我的天呐,霜华大大也太大方了,不停的在刷礼物]

茉莉花开[霜华大大你说你不停的刷礼物,是不是想要把我们降灾大大拐走]

小兔叽[楼上说的对,霜华大大,你是不是想要把降灾大大拐走]

霜华[你们这就不对了,什么叫想拐走啊,我已经拐走了,前几天你们降灾大大没有直播,是因为“累”了]

“晓星尘,你给我闭嘴”

薰衣草[你们快看降灾大大的脸红诶]

霜华[对了,大概我明天就会到家了]

喜欢小发发[我的妈呀,已经同居了]

扛起降灾就走[霜华大大,我错了,我这就改名字]

 “你!你不是出差要好几天吗?”

霜华[我想你了,对了,我买了几袋,在我们那买不到的糖,你想要吗?]

“我要”

小兔叽[歪妖妖灵么?有人当众秀恩爱]

【老子七米一送来520个爱心】

【老子七米一送来1314个爱心】

小兔叽[霜华大大有人当众表白你媳妇]

老子七米一[你别想拐走我家成美酱]

【霜华送来十辆跑车】

【老子七米一送来20辆潜水艇】

……

那怕是隔着屏幕薛洋已经感受到从晓星尘那里传来深深的寒意

霜华[降灾宝贝,能解释一下吗]

不睡降灾哒哒不改名[霜华大大生气了]

霜华X降灾(扛起降灾就走)[我就改了个名发生了啥]

“我和小矮子只是朋友,没有别的事”

霜华[嗯?是吗]

甜甜圈[看戏]

小兔叽[看戏+1]

霜华X降灾[+1]

……

老子七米一[姓晓的,你再敢威胁成美,小心我把成美带回去]

霜华[?金光瑶?]

甜甜圈[霜华大大认识]

完了完了完了,腰刚好,又要断了,薛洋默默看了一眼床上的小鞭子和锁链

后背一凉


Tianc淼

在山那一头,是皈依佛门的修行者,
而在山的另一头,是成山的佛信徒居所

在山那一头,是皈依佛门的修行者,
而在山的另一头,是成山的佛信徒居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