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甘露寺蜜璃

23.5万浏览    2683参与
南瓜丝绒鲜奶

炼狱杏寿郎中心||日神精神

剧组paro 杏中心 无cp 无刀

无限列车大电影试映会

人人都爱大哥


无限列车大电影即将内部试映,鬼灭剧组全员受邀参加。



试映会前安排新闻发布会,列车剧组成员全员出席,反派恶鬼扮演者猗窝座最先到场,被记者围堵,他高贵冷艳沉默,仗着身高优势拨开众人坐到台前,低头玩手机。


“狛治先生!能否起身给您拍几张硬照?”


有记者招呼他,猗窝座抬了抬眼皮。


“我是演员,不是模特,演戏是本职,没必要拍照。”他冷淡地说。


其余演员随后抵达,与他打招呼,收到不咸不淡地回应。


炎柱扮演者炼狱杏寿郎本也提早到会,但被压在化妆室半晌,最后进场时是戏中炎柱打扮,戴...

剧组paro 杏中心 无cp 无刀

无限列车大电影试映会

人人都爱大哥



无限列车大电影即将内部试映,鬼灭剧组全员受邀参加。




试映会前安排新闻发布会,列车剧组成员全员出席,反派恶鬼扮演者猗窝座最先到场,被记者围堵,他高贵冷艳沉默,仗着身高优势拨开众人坐到台前,低头玩手机。


“狛治先生!能否起身给您拍几张硬照?”


有记者招呼他,猗窝座抬了抬眼皮。


“我是演员,不是模特,演戏是本职,没必要拍照。”他冷淡地说。


其余演员随后抵达,与他打招呼,收到不咸不淡地回应。


炎柱扮演者炼狱杏寿郎本也提早到会,但被压在化妆室半晌,最后进场时是戏中炎柱打扮,戴纯黑美瞳和树脂尖牙,模仿鬼化if,全场哗然,相机白光和尖叫此起彼伏,老戏骨炼狱一一微笑回应。


猗窝座睁大眼,掏出手机疾速招呼炼狱过去合影。


“唔姆,猗窝座阁下,我记得你高冷寡言,不爱拍照!”炼狱配合地走过去,冲他微笑。


“怎么会,”猗窝座迅速说,“那都是经纪人给艹的人设,我当然喜欢拍照,最喜欢拍照。”




试映会前,甘露寺蜜璃提前到场帮忙准备工作。她由炼狱一手带出,颇受照顾,如今已大有名气,身居一线。


她辫子扎起,穿白色T恤,贴身牛仔裤和粉色板鞋,像亲切可人女大学生,炼狱从她身后拍肩,露出诚恳笑容,“蜜璃,非常感谢你,百忙之中亲自来帮无线列车剧组站台!”


“没关系!这是很棒的电影,而且也因为是炼狱先生呀,炼狱先生不用和我这么客气!”


活泼的少女转过身来,炼狱杏寿郎盯着她身上T恤,目瞪口呆。


那T恤上印着他放大头像,卷发杏眼,爽朗笑容——而且被甘露寺身体曲线撑得变形。


“蜜璃,这件上衣,”他踌躇地开口,“上面印的,好像是在下?”


“正是你!炼狱大人!”甘露寺愉快地说,“是发行商新发售电影周边,我买了四件,一件白天穿,一件当睡衣穿,一件收藏,一件送给伊黑先生!”


“这似乎,有些不妥?”炼狱杏寿郎试探着说,“我是说,唔姆,这上面毕竟印着我的脸。”


蜜璃翡翠色双眼困惑又无辜地望着他,“哪里不妥,炼狱大人?您在电影里扮演的炎柱帅气正直,拼尽全力履行任务,保护了所有人!”少女脸颊绯红,发出小声尖叫,“真的超级帅气!不愧是炼狱大人!这样的身姿非常令人向往,我也应当向您学习才是!”


炎柱炼狱微笑道谢,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他心下有些纠结,恐怕伊黑小芭内会为此吃醋,又要开始挑刺。




伊黑小芭内,宇髓天元和时透无一郎走过来,身上穿着型号不同花样完全一致的同款痛T。


三人刚读完剧本,皆眼眶通红,宇髓天元率先冲过来熊抱住他,嗓音低沉喑哑,“炼狱!你做得已经很好了,是个华丽的男子汉,你尽力了,真的已经很好了!”


时透无一郎也拖着腿走过来,哭丧着脸靠到炼狱身上,“炼狱先生,我也会奋战到最后一刻的!”


“呃,”炼狱杏寿郎僵在原地,一筹莫展,“谢谢,谢谢大家!我已经感受到大家对我的认可了,但——这个T恤,其实也没必要这样吧。”他越说越小声,感到肩头和腰间被倚靠的地方有水渗出,随之而起音柱和霞柱的嚎哭。


“不行啊!杏寿郎!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确认,华丽的你确实还在我们身边啊!”宇髓天元向来情感丰富,现下哭得动情,像伤心的熊,颇引人侧目。


“是的,炼狱先生!不要死啊,炼狱先生!”一向少言寡语的时透也抱着他腰身大哭,“是您赢了!炼狱先生!您遵守诺言,保护了所有人!但求您不要死啊!”


甘露寺蜜璃在他们旁边扁扁嘴,眼眶也变得湿润,被伊黑小芭内拉住手。


阴郁的异瞳男人盯着他,沉缓开口,“炼狱,我本意不想穿印着头像的恶俗T恤,但你魅力过强,人人都尊敬爱戴你,非常遗憾,我也不能例外。”


炼狱杏寿郎沉默,被身上一大一小压得喘不过气,半天,憋出一句谢谢。




炼狱杏寿郎躲到大厅沙发,刚点起一支烟,便被热情招呼。


“炼狱先生!”同剧组的几位后辈朝他奔过来,正是鬼灭主演里的新生代。


他掐灭烟,露出和煦笑容,“灶门少年!嘴平少年!我妻少年!还有不死川少年,唔姆,欢迎你来捧场!”


“哪里的话,”黑发少年不好意思笑笑,“能来提前观看炼狱先生的英姿,真是非常荣幸!”


他果不其然看到四人身上齐刷刷穿着印他头像的T恤,笑容闪过一丝尴尬。


“今天就要看到电影成品了,真是让人兴奋!”炭治郎说,“即使在台下,我也会为你喝彩的,炼狱先生!”


“我一点也不想看电影,”我妻善逸很沮丧,“太虐了,我受不了了,我会哭出来。”


“真男人就得看这个!”嘴平伊之助敲他脑袋,摆出架势,“我心里的热情绝不会消失!我会履行柱的职责,不会让在场任何人死去!——实在太帅气了,老子以后也要演这样的角色。”




不死川实弥和悲鸣屿行冥从大门走进来,路过客座沙发,和炼狱打招呼,上前攀谈。


“上品佳作,”悲鸣屿称赞道,“炼狱,你是武德充沛之人,炎柱这个角色与你本人内核统一,并在剧情推进中得到升华,竟也让我热血沸腾了。”


“多谢,”炼狱有些受宠若惊,“还是剧本设计优秀,将命中注定之事叙述如命运无常的悲剧,才能触动人心。”


不死川实弥拍拍他肩膀,未有多言,他转头看四名小辈,目露凶光。


“你们都是成年人,在演艺圈叫得上名字,”不死川实弥用教训的口吻说,“穿印着前辈头像的痛T,成何体统?你们这样会让炼狱困扰的!”


四人面面相觑,巴巴地看向一旁的头像本人。


炼狱杏寿郎叹了口气,搭上不死川肩膀,“不死川,没必要教训小辈,这些心意我懂,但其实,也——”


不死川实弥倏然拉开外套拉链,自傲地笑了,“至少得像我和悲鸣屿这样,低调奢华有内涵!”


悲鸣屿也配合地脱下外搭,冲炼狱杏寿郎露出赞赏笑容,两名成年人穿印满火焰纹羽织花色的丝麻衬衣,的确比头像T恤奢华,四名小辈露出叹为观止的表情。

炼狱杏寿郎被堵得一口气上不来。


“不死川先生!悲鸣屿先生!的确是很棒的着装,请问衬衫从哪里购置?能否分享链接?”灶门炭治郎羡慕地问。


“是我亲自和发行商订制限量款,公映前不对外发售,”风柱倨傲地说,“玄弥,看在你最近辛苦,也给你留了一件。”


“谢谢大哥!”黑发少年珍重接过纸袋,兴高采烈地将火焰纹衬衫套在痛T外,收获双倍快乐。


炼狱杏寿郎即将尴尬而死,借故遁走。




他在公司里穿行,迎面而来的人几乎人手一件痛T,或双眼放光,或鼻尖泛红地和他打招呼。


炼狱杏寿郎躲回私人化妆间,瘫在椅子里刷萌宠视频解压。


敲门声响起,他小心将门打开一条缝,门外站着蝴蝶忍和栗花落香奈乎。


两位女士装束正常,笑容娴雅,炼狱杏寿郎松一口气,打开门请她们进来坐。


“炼狱先生,拍摄辛苦,”蝴蝶忍温柔地说,“我们给你带了礼物,给你加油鼓劲。”


“不必如此客气!”炼狱杏寿郎连忙说,“今天大家给我的,呃,爱和惊喜,已经够多了。”


“是指印着您头像的T恤吗?的确很可爱,”黑紫发色的女演员说,“我们准备了别的小物件,不成敬意,但还是希望炼狱先生收下。”


栗花落香奈乎微笑着打开包,拿出硕大盒子,里面装满精美闪粉缎面徽章——印满炼狱杏寿郎的头像和各类周边元素,例如“炎柱激推”“杏右万岁”等炼狱杏寿郎有些看不懂的字样。


“这是什么?”炼狱大口呼吸。


“徽章,学名吧唧,”栗花落香奈乎娓娓道来,“本来是我印来自萌,但姐姐大人们也看着喜欢,索性和发行商周边联动,多做了些,也给炼狱先生带了一套。”


“辛苦你,香奈乎,的确心灵手巧,不过这是干什么用的?”


“挂在包上,集满一面,就可以证明自己是真爱,或者重要日子时摆成特殊阵势,拍照发twitter,给炼狱先生祈福。”


资深演员炼狱更加疑惑了,他慎重询问,“这难道是什么,新型邪教仪式准备物品吗?”




试映会即将开始,富冈义勇刚在隔壁剧组拍完西北老汉一动不动最新集赶过来参加活动,来不及吃晚饭,在放映室外大厅沙发面无表情嚼便当。


炼狱杏寿郎走过去打招呼,在他旁边坐下。


“富冈,听闻你最近颇为繁忙,还劳烦你来参加试映,实在麻烦你了。”炼狱真挚又疲惫地说。


“无妨,你是我尊重的演员,能来参加你作品试映,我非常荣幸,”富冈义勇放下便当,“剧本我读过了,真的很棒,炼狱。”


“多谢,”炼狱杏寿郎说,“我对这部作品也很满意,不是我自夸,这不是我一人之力,整部电影从导演编剧选角到配乐都非常优秀,当然,试映之后也希望你给出宝贵建议。”


富冈义勇乖巧地点头,“没问题。”


“每一环节都很好,只是合作发行商——”炼狱叹气,“他们发的周边,实在太多了。”


“这不是好事吗,炼狱?”


“不太好,现在半个公司都在穿印着我头像的T恤,属实尴尬。”炼狱突然抬头,警惕地盯着富冈义勇,“义勇,你是老实人,你不会也买了那些奇奇怪怪的周边吧?答应我,你不会去买印着我头像的T恤徽章,堂而皇之穿在身上或别在包上。”


富冈义勇纯良地摇头,拿出双肩包,上面空无一物,他掀起连帽衫,底下是普通黑色线衣,炼狱杏寿郎松了一口气。


“很好,义勇,不愧是你,现在不买,以后也不要买。”


“但是,我拒绝!”富冈义勇突然说,炼狱杏寿郎本就大的眼睛睁得更大。


“其实合作发行商还是挺有创意的,”富冈接着说,随之端起便当盒子,“这是我在楼下买的无线列车限定牛盒便当,据说和你拍摄时吃的那11盒是同款,不瞒你说,口味确实不错。”


炼狱杏寿郎把富冈义勇按在沙发上,一把夺过便当,他翻过便当塑封,果不其然看到他的头像被印在上面,遂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


富冈义勇从他桎梏下挣脱,笑容微妙,“好吃!好吃!好吃!”


他学得惟妙惟肖,炼狱杏寿郎有气无力地锤他。




试映会到一半,厅里一片压抑低泣。


电影放完,大灯亮起,众人哭成一团。


资深演员、鬼杀队主公扮演者产屋敷耀哉从后排走到炼狱杏寿郎旁边坐下,眼角有些发红,“杏寿郎,做得很好,你是我们的骄傲。”


他身上也穿着痛T,左前襟别赤红闪光徽章,右手拎着牛盒便当,但无损本人优雅温和气质,炼狱杏寿郎见怪不怪地自动无视,点头道谢。


“听富冈说你好像对周边有些微词,”产屋敷耀哉说,“这是蜜璃和忍赠予我的,我适应气氛,便穿戴上了,希望没有冒犯到你。”


金红卷发男人微笑,杏眼闪动,像盛满十月的阳光和风,但比那更为温暖清爽。


“怎么会,”炼狱杏寿郎和蔼地说,“这是大家对我的认可与爱,我已经完全感受到了!请尽管穿戴,我爱你们所有人!”


“我们也爱你,炼狱/杏寿郎/炼狱大人!”


整个放映厅响起整齐划一带着哭腔的声音。




鬼舞辻无惨没抢到试映会座位,翘着二郎腿在工作间读剧本,他失神地盯着最后一行字,大骂一声,将剧本扔进垃圾桶。


他发呆半晌,仍不解气,走过去将垃圾桶踹翻。

Hibiscus君槿

天野阳菜VS鬼舞辻无惨

*文笔弃疗,私设如山,OOC算我的

*鬼灭之刃X天气之子

*一时兴起的沙雕脑洞,毫无逻辑可言,而且文章头重脚轻


--------------------


“你,是叫阳菜对吗?”苕色头发的少年这么问道。


“是的,阳菜,天野阳菜。”


这个世界很奇怪,。至少阳菜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明明有着大正时期的文化,却还有像是魔法一样的东西,什么食人鬼啊什么的,都像是小说电视剧一样。 


阳菜每天能干的事,就只有在蝶屋与名为神崎葵的少女一同聊天,干一些类似家务的活。毕竟自己曾尝试过学习剑术,但不知是因为不属于这...

*文笔弃疗,私设如山,OOC算我的

*鬼灭之刃X天气之子

*一时兴起的沙雕脑洞,毫无逻辑可言,而且文章头重脚轻

 

--------------------

 

“你,是叫阳菜对吗?”苕色头发的少年这么问道。

 

“是的,阳菜,天野阳菜。”

 

这个世界很奇怪,。至少阳菜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明明有着大正时期的文化,却还有像是魔法一样的东西,什么食人鬼啊什么的,都像是小说电视剧一样。 

 

阳菜每天能干的事,就只有在蝶屋与名为神崎葵的少女一同聊天,干一些类似家务的活。毕竟自己曾尝试过学习剑术,但不知是因为不属于这个世界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始终无法成为一名剑士。

 

她想念帆高了。

 

好不容易能和帆高在一起了,却出了穿越这种离谱的事。对于突然失去音讯的自己,帆高会很担心的吧。

 

虽然自己也很期待能够回去,但现在看来大概都是空想。

 

   「这里的人们都很和善,对我都很好。」

 

   「虽说这个世界好像有鬼这种生物,但似乎是会吃人的生物,不是灵体之类的。」

 

   「蝶屋是个类似于医院的地方,每天都会有受伤的剑士前来。」

 

   「鬼似乎很强大,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关于鬼的信息,我所知道的都是一个叫灶门炭治郎的孩子说给我听的。他是个温柔的孩子。」

 

   「我不会使用剑术,这里的晴天也挺多的,我这个百分百晴女也没什么多大用处的样子,就只能靠帮忙做家务之类的事情来回报收留我的大家了。」

 

   「原来珠世小姐也是像祢豆子一样的善良的鬼,果然万物都是有善恶之分的。」

 

   「今天知道了类似于母体的存在,鬼舞辻无惨,那是这个世界痛苦的源泉。」

 

   「有没有可能,消灭了鬼舞辻无惨,我就能回去了呢?」

 

(以上节选自阳菜的日记,)

 

阳菜轻合上日记本,这个日记本是除了衣服外唯一与她一同穿越过来的。只是自己那个时代的衣服在此过于奇怪,便换上了这里的衣服。

 

都说古代的日子过得很漫长,以前阳菜还不相信这么一说,现在她倒是极为认同这一说法了。每天都是掰着指头数日子,悠闲倒是挺悠闲的,只不过有点悠闲过头了吧喂!

 

大抵是知道阳菜一个现代人会感觉无聊(阳菜有给大家科普现代的事物),大家一有空便会往蝶屋跑。一来是可以帮阳菜打发时间,二来是因为阳菜的故事讲的是真好,而且她总能想到很多好玩的点子。

 

「木头人:不知道为什么炼狱先生、义勇先生和天元先生总能摆出奇奇怪怪的姿势,三个人可以组合出道了」

「老鹰捉小鸡:天元先生当”母鸡”时总是一边喊着华丽一边把我们华丽地甩了出去」

「捉迷藏:说真的,讲道理,出大问题,。炼狱先生的悄悄话音量跟我正常说话的音量有得一拼啊,跟他躲在一起就一定会被捉到」

「飞行棋:炭治郎的运气好到爆棚啊,我梦寐以求的六啊,我愿意无惨一百年寿命换一个六」

 

 

 

‥‥‥

 

 

 

这个世界的生离死别太多了。

 

「炼狱先生今天没有来,平常他都是最喜欢吃我做的炒饭的,每次都要给他炒三四碗。信鸦们说他战死了,我不相信,他那么强大,不会就那么轻易死掉的,不会.‥‥‥」

 

「炭治郎又受伤了,但他们一行人中伤得最重的,大概是天元先生了。左手和左眼‥‥‥但他说用这些换一个上弦的命,值了。比起炼‥‥‥算了,今天先到这里吧。」

 

「主公大人走了,大家都去无限城了,要是我也能做点什么就好了。」

 

「珠世小姐被无惨杀害了。那可是愈史郎的整个世界啊!」

 

「那么温柔的忍小姐,她做的饭很好吃呢。那么好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活下来呢?」

 

「无一郎他也‥‥‥明明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双标小队长‥‥‥」

 

「腰斩‥‥‥玄弥也还只是个孩子啊!」

 

「把我的伙伴都还回来啊!」

 

「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本来晴着的天空,这会儿灰蒙蒙的,稍微飘了一点小雨,空气中充满泥土和青草的香味,那也是雨的味道。

 

阳菜没有打伞。她其实并不讨厌下雨,只是曾经东京的连绵不断的雨让她感觉有些压抑罢了。

 

蝶屋外有一个鸟居,那是大家一起为阳菜建造的。

 

望着鸟居,阳菜感觉有些恍惚,近一年的时光都在此度过。但时光流逝,早已物是人非,那些一起建造鸟居的伙伴,如今已所剩无几。

 

“神明大人啊,求您,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我想要尽我所能做些什么。”

 

大雨倾盆而下,就像当年的东京。但阳菜已无心祈求太阳。

 

意识混沌,当她再睁眼时,已是身在战场。

 

炭治郎他们将战场转移到了地表,也拖住了无惨,剩下的只是撑到黎明。

 

黎明将至,本来干净的天空,却飘来数朵雨云。黎明如期而至,但大雨也形影不离。

 

这样的黎明又有何用?

 

阳菜看到的便是炭治郎辅助岩柱与鬼舞辻无惨苦战,而恋柱死死护着重伤的蛇柱与水柱不被无惨吃掉补充体力的景象。

 

无惨注意到战场上突然出现的阳菜,比起一旁重伤却被保护着的柱,这个人类的营养价值虽没有柱高,但至少能够补充体力,便向她发起攻击。

 

“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跑到这里来?”风柱站在阳菜的面前替她挡下攻击。

 

阳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可恶!”

 

僵持着的战局因柱们不断消耗体力以及还要分出精力保护阳菜而打破,显然,无惨占极大优势。

 

“你倒是做点什么啊阳菜!”阳菜这么对自己说道,可是这却并无大用。

 

恋柱显然已经支撑不住了,而风柱也已是伤痕累累。

 

“这该死的雨什么时候停啊?真是可恶,明明已经拖到黎明了,只要让无惨那个混蛋见一点阳光.‥‥‥”

 

听见这话,阳菜意识到了什么。”实弥先生!鬼舞辻无惨见到阳光会怎么样?”

 

“会死得很惨,只是没有阳光啊。”见风柱已没有说话的力气,恋柱只得代为回答。

 

阳菜将手作祈祷状,合上双眼。以往的祈祷都很成功,只有这次‥‥‥

 

眼见无惨的攻击正往阳菜那里去。”炭治郎,保护阳菜!”恋柱大喊一声。

 

「神明大人,求您了,哪怕只有这一次,哪怕,代价我再也不能见到他们,我也想要他们好好的活下去啊!」

 

炭治郎没能赶到阳菜身边,但太阳赶到了。

 

阳光尽数洒下。

 

“怎么会?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居然能操控太阳?”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无惨的身体渐渐消逝。




当阳菜醒来时,帆高还在一旁睡着。在那里的一切都像是梦一样,但阳菜知道,那不是梦。

 

她知道自己祈祷成功了,即使是那样的代价。


 

End

 

--------------------

 

百分百晴女的胜利!耶!

说实话,讲道理,出大问题。阳菜的性格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瞎扯的。

还有,阳菜写战损情况的那段日记,有几句是我自己的心理的

 

写文不易,我想ball ball各位看官大人的评论和小红星小蓝手^o^


夏日绝句
恋美女你配色好像火龙果喔…(垃...

恋美女你配色好像火龙果喔…(垃圾上色感想)

恋美女你配色好像火龙果喔…(垃圾上色感想)

轟家爹粉莱🌅
直播产物,太卡我放弃了……

直播产物,太卡我放弃了……

直播产物,太卡我放弃了……

忍のnanako

蛇恋的躲猫猫游戏

歇菜咯 背景是和乐庵

蛇恋的躲猫猫游戏

歇菜咯 背景是和乐庵

杏仁兔

不想画作业所以瞎涂涂,有一点点(不知道算不算的)cp要素

不想画作业所以瞎涂涂,有一点点(不知道算不算的)cp要素

水母麦丁茶

织锦

*大奥设定的炎恋,有很多捏造,注意避雷

*参考书籍《大奥日本》

*将收录进个人炎恋本《束金》,目前本子数量还在征集,可点击主页查看之前的征集lof

*会暂时开连载,全文约三万字


第一章 阿穗


“母亲,我这次回娘家可听到不少有关新将军的消息呢!听说他招揽了八位勇士,与威胁藩部的蛮人们打得激烈,战况一时僵持不下。有些大名的家属害怕蛮人打进来,都收拾细软准备跑路了……结果最后怎么着?那几位勇士凭着几人之力将那些蛮人打到不敢进攻……那些急着逃跑的贵族,现下都缩在家里不敢出来呢!”

“那...

*大奥设定的炎恋,有很多捏造,注意避雷

*参考书籍《大奥日本》

*将收录进个人炎恋本《束金》,目前本子数量还在征集,可点击主页查看之前的征集lof

*会暂时开连载,全文约三万字






第一章 阿穗



 

    

“母亲,我这次回娘家可听到不少有关新将军的消息呢!听说他招揽了八位勇士,与威胁藩部的蛮人们打得激烈,战况一时僵持不下。有些大名的家属害怕蛮人打进来,都收拾细软准备跑路了……结果最后怎么着?那几位勇士凭着几人之力将那些蛮人打到不敢进攻……那些急着逃跑的贵族,现下都缩在家里不敢出来呢!”

“那可好,也该让光顾自己的贵族们羞上一羞!但听说那位叫产屋敷的将军,遣散了大奥里大部分女官,那是真的吗?”

“那是自然……我一位远房姑母就回来了。她还是曾被上代将军收用过的人呢,这都被遣回来了,可见新将军作风多独特。大多数侧室和女官也并未削发为尼,基本都是收了一大笔年金,遣出城外便罢。”

我坐在廊上晃着双脚,听着母亲和嫂子谈论那座遥远的华城。

生为旗本家的小女儿,我自小便要学习各种东西。花道、茶道,香道都是最基本的技艺,也正因此鲜有闲暇时间。像这样坐着听人闲谈,本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多亏今日负责教习插花的女先生避忌,向母亲告了假,才偷来这半日清闲。

要是她下周也避忌多么好,这样我就可以和乳娘家的小雪一起去后院摘花了——

“哎,阿穗!别以为先生没来就不用做功课,快练习插花儿去呀,不然来月的选拔可怎么办!”

母亲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她放下针线活儿,伸手按住我乱晃的双腿,“女孩家要有女孩家的样子,难道是把礼仪先生教你的都忘了么?快回屋去。”

“让她在外面多呆会儿吧,母亲。让阿穗也听听大奥的事情吧,毕竟她下个月要去参加选拔的嘛。我还没嫁人的时候也惯是爱玩,等她大了也就没机会了。让她留下来吧。”嫂子对我眨眨眼,又对母亲笑了笑。于是我便得以继续坐在廊下,除去手里被塞了一块丝绸绣花巾。

母亲板起脸:“你这周的绣花活计还没做呢。”

我只好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绣花绷子,将那只昂脖子的锦鸡扎补完全。

“……那么,那些勇士都受封了?可都已成婚?”

“受封是自然的,不过将军给他们的封号似乎非常独特,我姑母是这么说的。至于成婚,我看应该不至于。我有幸在街上远远见过其中一位,那容貌看上去十分年轻,应当是不超过二十岁。”

“那指不定我家……”母亲似乎是为防我偷听,将声音压低了些,“……有机会呢。”

嫂子听了母亲这话,偏过头来看了看我。随后二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我皱起眉,对她们的举动非常不解:“我怎么了吗?”

“没有,没有。”嫂子捂住嘴,“我是在和母亲说,若是你再不绣好这块绷子,父亲可就要罚你禁足了。”

我连忙缩回头,仔细绣起那块锦布。禁足可太可怕了,我可不想被关在卧室里。

 

 

我站在大奥的长廊里,透过衣料触碰自己的脖颈,摸到那枚硬硬的石头。

 

距离我被选中成为御小姓,已经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整天跟着一位御中臈,谨遵母亲的叮嘱,在她身后学着做事。

一个月前,母亲亲手为我系好和服的腰带,将每一处仔细捋平,在我耳边细细叮嘱注意事项。嫂子跟在母亲后头,将一枚小小的玉坠塞进我手里。

“我托哥哥从寺里求来的,你戴着走吧。”她轻轻抹着泪,“还这么小就要——”

“好啦,阿穗又不是不回来了。”母亲摸摸我的头,将我推上牛车,“要是你选上了,当了御小姓,以后回来也好嫁人。”

 

“哎呀,你怎么在这儿!”负责教习我的藤原御中臈发现了站在御铃廊前的我,她有些急忙地过来将我拉走,“一会儿没注意,你就跑到这里来!”

“对——对不起,我不应该乱走动。”我低头认错,任凭她将我一路带回二之侧。

“以后不要随便乱跑,知道吗?万一冲撞了哪位贵人,可怎么是好!”她数落了我一阵,又打发我去清扫院子。我拿着那把快比我还高的大扫把走到院子里清理起叶片,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怎么了呀,小妹妹?”身后传来一道温柔无比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发现一位粉绿头发的女子正站在那儿,手朝我伸出摊开,露出一块饴糖。

“吃块糖吗?”她笑着过来摸了我的头,“不要哭。”

 

后来我才从别人那儿听说,她是专门伺候将军的御中臈,姓甘露寺。那头色泽鲜艳的头发一度引起除将军、御台所外全体女官的恐慌,她们像看南蛮子那样看着她的盘发,把她当作一个怪物。

“怎么,你喜欢她?”藤原女官系着手里的布带,“听说她的力气比八个男人还大,可吓人了!”

“我觉得她不是坏人。”我帮她打着下手,将那些颜色鲜艳的布料聚在一处,“鬼怪是不会给人糖吃的。”

“指不定她晚上就来把你吃掉,小穗子。”藤原朝我比个鬼脸,站起身出了房。

我学着她,在她背后悄悄比了个鬼脸。

和给我糖吃的甘露寺小姐比起来,还是你更像鬼一点。

“打扰了,我来送将军赏下来的鲜果……咦,原来是你?”

纸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一把欢快的声音溜了进来。我闻声看向门口,发觉方才谈论过的甘露寺御中臈出现在了我面前。

我赶紧站起身,小跑过去端过果盘。她说句“打扰了”,跟在我身后走进这间屋子。

“您先稍等,我去给您倒茶来!”我将那盘鲜果搁在靠窗的长几上,又回转身去收拾那些彩色绳结,“这儿还没收拾,让您见笑了……”

“不用倒茶啦,我歇一会就走。”甘露寺小姐跪坐下来,和我一起整理那堆布条,“打这么多结,是要做什么用?”

“嗯,藤原女官说想防止风把卧室的帘子吹起来,就打了一些绳结来坠一下。”我老实地回答,“不过我可不觉得有什么用,反正她大概再过一周就会嫌弃它们难看了……哎呀!”

我后知后觉地闭了嘴——在一位女官面前讨论另一位女官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本以为我会得到一阵斥责,至少也要被训导上两句,却听得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好有趣啊,小穗子。”她摸着我的头发,“和我妹妹真像。”

“甘露寺大人的妹妹?”

“叫我蜜璃就好——嗯,是啊,我的妹妹。”甘露寺小姐说,“看见你,让我有点想回家了呢。”

她摆弄着一枚桃粉色云纹的绳结,那颜色和她发辫的颜色极像,与那春日里盛开的樱花同辉,透出一股生机勃勃来。

 

日后想来,如此艳丽的鲜花果然与那可扦插进花盆的野枝不同——当我听闻她即将嫁作人妻时,自己也已经在这鸟笼里待了两年。她写信给已熟习内宫事务的我,让我多保重身体,不要像其他的许多女孩儿,在这华城里熬坏了青春,日后就算有机会出城去,也只是具空壳了。

我在一个明媚的午后接到她这封信,阳光透过棂上的窗纸,照得屋内一片灿金,像极了那位的耀眼发丝。我无法出城,自然也无法参加她的婚礼。于是我叠上信,闭起眼,想象她身穿婚服,与未婚夫并肩正坐的模样,轻轻地笑了。

 

但当时的我无法预见这些,因此我只是单纯地感到疑惑:她笑得这么美丽,为何要待在这样一间不见天日的屋子里呢?是想嫁给将军吗?

“那你为什么要来大奥呢?我听母亲说,来这儿的女人都是为得自己能嫁个好人家。蜜璃姐姐你也是吗?为什么要做将军身边的御中臈呢?”

话语不受控地冲口而出,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连忙为自己的冒犯而道歉。

但她并没有生气,也没有缄口不言。

“……和以前德川家的那些将军不一样,产屋敷大人和天音大人夫妻感情很好。而且我进来绝不是为了嫁给将军,你明白了吗?”她摸摸我的头,“我要找的,是‘合适’我的夫君,你明白吗?”

甘露寺小姐指了指自己的头发,“在我家那边的男人,都觉得我是怪物。吃得比相扑力士还多、力气也比男人大了不止一倍。要不是将军和天音大人从那儿经过,我可能要一直以为自己是怪物了。”

“我——我觉得很好看,你不是怪物。”我急急忙忙地解释,“你像樱花一样漂亮。”

“是吗?那谢谢你,小穗。”甘露寺小姐站起身来,捋平和服下摆。“好了,我也要回去工作了。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不好找别人,就来找我……我住在一之侧的头间。”

 

她拉开纸门,走进了长长的回廊。




TBC.

鹿鸣xka

昨天画的恋恋٩(⁎ ́ი ̀⁎)۶:.✧
橡皮总是把纸擦黑 我枯了

昨天画的恋恋٩(⁎ ́ი ̀⁎)۶:.✧
橡皮总是把纸擦黑 我枯了

佩奇

[当你的男友喝醉了/乙女向]

# 炭治郎、忍性转、蜜璃性转

# 轻微幼儿车


灶门炭治郎

        看着怀里睡着的男友,你发现自己好像搬不动他。

        你摇了摇男友的肩膀:“炭治郎,炭治郎醒一醒,我抱不动你。”

        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凑近了你的脸颊,一动不动的看着你的眼睛。

        你在男友专注的眼神下,脸变得通红,急...

# 炭治郎、忍性转、蜜璃性转

# 轻微幼儿车


灶门炭治郎

        看着怀里睡着的男友,你发现自己好像搬不动他。

        你摇了摇男友的肩膀:“炭治郎,炭治郎醒一醒,我抱不动你。”

        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凑近了你的脸颊,一动不动的看着你的眼睛。

        你在男友专注的眼神下,脸变得通红,急忙转过头去。

         “想亲你,可以吗?”

         还没等你回答,他就吻上了你的唇瓣,微热的舌头滑入口中,仔细的舔舐着每一处。

        似乎是感受到你开始呼吸有些急促,他结束了这个吻,一缕细长的银丝连接着这你们的双唇。

        他环抱住了你的腰肢,再次安睡了过去。


蝴蝶忍

        “忍是喝醉了吗?”你看着眼前一直微笑的他陷入沉思。

        “没有喝醉哦。”他笑着对你说。

        你叹了口气,问:“我是谁。”

        他似乎是在思索,你凑近他向往常一样牵起他的手,拉着他走到了卧室。

        你正准备帮他脱掉外套,突然视角一变,被扑倒在了床上,他将双臂撑在你的两侧,认真的看着你。

        “你是我的女朋友。”说完这句话他就倒在你的身上。

        “我好热,要抱抱。”他抱着你一直蹭,你无奈的用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试图让他安静下来。

        你被压的有点难受,想从他身下起来。你慢慢拨开抱着你的手,过了几分钟你终于挣脱开,坐在床边看着你的男友。

        醉酒睡着后的他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实际上反应能力极慢。

        “嗯,去煮碗醒酒汤吧,要不然明天忍醒来就要头疼了。”


甘露寺蜜璃

        “啊啊啊,蜜璃怎么又喝醉了!”看着朋友把喝醉的男友拖到你的家里,你心中满是绝望。

        他每次喝醉后见到你就会使劲缠着你,不是讨厌男友粘人,只是醉酒后的男友粘人到你每次都精疲力尽。

        他看到你就扑上来,把头埋在你脖颈处。

        “我最喜欢你了,今天我乖乖的喝完酒就跑回来见你了!”

        “是是是,我也最喜欢你了,你最乖了,来把鞋脱了回房间睡觉。”你费力的把趴在你身上的巨型犬搬回屋里,心里只想着把他打一顿。

        他在进屋后乖乖的从你身上爬下来,坐在地上脱鞋子。你关好门回头便看见他蹲在鞋柜旁边可怜巴巴的盯着你。

        你叉着腰凶巴巴的瞪回去:“就算撒娇也没有用,自己去洗澡睡觉!”

        你看到他明亮的眼神暗淡下去,突然有点心软,认命的走过去蹲在他面前。

        “蜜璃,我们去洗澡好吗?”

        说完这句话你感觉眼前的人异常兴奋,他抿嘴笑着:“要亲亲才能起来洗澡!”

        你凑过去给了他一个吻,“好了,蜜璃,现在该去洗澡了吧。”你站起来,却没有看到他得意的笑容。

        一无所知的你带着他走进了浴室。

*本来还有风哥,结果上头没刹住车。

*有什么想看的角色欢迎评论呀╮( ̄▽ ̄)╭。


さくらあさ

蜜璃太可爱了忍不住摸了

是一些鬼灭的🐟

蜜璃太可爱了忍不住摸了

是一些鬼灭的🐟

顾惜卿
摸了个性转恋恋【但是一点也不像...

摸了个性转恋恋【但是一点也不像啊啊啊啊】

摸了个性转恋恋【但是一点也不像啊啊啊啊】

[备考中]自闭芸香科废物

沙雕预警,鬼灭沙雕漫实锤了www
就觉得好适合当表情包超可爱www

沙雕预警,鬼灭沙雕漫实锤了www
就觉得好适合当表情包超可爱www

久尘
改了可爱恋恋的表情包!偷吃小饼...

改了可爱恋恋的表情包!偷吃小饼干改成了偷吃樱饼hhhhhhh(◦˙▽˙◦),大家想要自取鸭

改了可爱恋恋的表情包!偷吃小饼干改成了偷吃樱饼hhhhhhh(◦˙▽˙◦),大家想要自取鸭

相似三角笋

今天不是恋柱,不是甘露寺阁下,不是蜜璃学姐。
是伊黑太太。
(在衣服里加了点蛇柱元素)

今天不是恋柱,不是甘露寺阁下,不是蜜璃学姐。
是伊黑太太。
(在衣服里加了点蛇柱元素)

朝颜的搬运日常

【我喜欢你】

画师:coubemunie

来源:Pixiv[77889786]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我喜欢你】

画师:coubemunie

来源:Pixiv[77889786]

已授权  | 禁止商用  | 原图

五十铃哇

之前标签没打上……那我继续喊,他们好帅!

疯狂重描,这里的炭治郎和无惨都好帅……

之前标签没打上……那我继续喊,他们好帅!

疯狂重描,这里的炭治郎和无惨都好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