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甜蜜蜜

2041浏览    546参与
仙芋w
我可以带走你么?✨✨✨✨

我可以带走你么?✨✨✨✨

我可以带走你么?✨✨✨✨

竹栗鼠

宇智波的日记本(下)


泉奈一脸懵逼的从自己哥哥手里接过了日记本。

“泉奈!我的日记本就交给你保存一段时间,我先走了。”

泉奈还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就见斑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快速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他看了看手里的日记本,若有所思起来。

晚上,扉间回来了,

“斑是妖精!大哥本来今天约我去切磋忍术,结果今天突然让人告诉我不去了,和斑在家里待了一天!”

“死白毛!不准你这么说我大哥!”泉奈嘟起嘴,对扉间说的话颇为不满。“谁都会有爽约的时候!”

扉间哼一声,“我就从来不会爽约,我明天要去木叶警务部视察。”

泉奈心生一计..

死白毛!说我哥哥!看我让你明天也爽约一次!

想着,泉奈就跑去浴室冲了个澡,...


泉奈一脸懵逼的从自己哥哥手里接过了日记本。

“泉奈!我的日记本就交给你保存一段时间,我先走了。”

泉奈还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就见斑用一种奇怪的姿势快速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他看了看手里的日记本,若有所思起来。

晚上,扉间回来了,

“斑是妖精!大哥本来今天约我去切磋忍术,结果今天突然让人告诉我不去了,和斑在家里待了一天!”

“死白毛!不准你这么说我大哥!”泉奈嘟起嘴,对扉间说的话颇为不满。“谁都会有爽约的时候!”

扉间哼一声,“我就从来不会爽约,我明天要去木叶警务部视察。”

泉奈心生一计..

死白毛!说我哥哥!看我让你明天也爽约一次!

想着,泉奈就跑去浴室冲了个澡,披着个浴巾就出来了。未干的水渍,白皙的肌肤,宇智波特有的勾人眼神,扉间虽然知道是陷阱,却还是主动踩进去了。

第二天

警务部副队长有些纳闷,今天是怎么回事呢,怎么队长(止水)请假了,二代目大人也突然说不来了呢,唉,奇怪。

而大中午都还在床上的扉间看着身旁熟睡的人儿,也叹了一口气,不止是斑!宇智波都是妖精!


一大早木叶丸就神秘兮兮的来到火影办公室,向卡卡西汇报了一个情报,

“火影大人!我发现一个关于宇智波家族的秘密!他们都写日记。”

日记?卡卡西有些不解,莫非宇智波家的族人都必须写日记?像一个传统一样?

可恶,带土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会不会是日记里有不能让自己看到的东西,莫非...是外面有了别的男人?

于是,晚上趁着带土没回家,在家里翻找起来。

带土一回家就看到满头大汗的卡卡西,

他跌坐在木制地板上,汗水打湿了头发,粘在他的脖颈上,脸颊上微微的泛红,身上的家常睡衣被他解开了胸口前的几颗扣子,露出白嫩的肌肤。

带土咽了一下口水,“今天这是怎么了。”

卡卡西扭头不去看他,带土靠近他一点,他就往旁边挪一点。

“你是不是外面有别人了。”

卡卡西冷不丁的这一句话,让带土蒙了圈,

“我只爱你啊卡卡。”

躲过了带土想要靠过来的身体,卡卡西垂着头说,“那你为什么不给我看你的日记本。”

“日记本?”带土突然想到了老祖宗斑写日记的事情,“那是老祖宗的习惯,我没有那个习惯啊。”

“真的?”卡卡西看着带土,眼中含着泪水,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带土实在是忍不住了,将卡卡西摁在地板上,

“卡卡西,我不会骗你的...”他将卡卡西睡衣上仅剩下的几颗扣子解开,

“不要胡思乱想,我们一起写爱↗的日记,每天都写,好不好?”


佐助刚从外面买了拉面回家,就在玄关处被鸣人堵住。

“佐助!你们宇智波是不是祖传写日记啊?你居然从来不告诉我...我生气了!”

佐助冷着脸,并不知道鸣人在胡说什么。

鸣人还在喋喋不休,“呀,我说,给我看一下你的日记吧,我就不生气了!”

佐助实在是忍无可忍,“鸣人...吃你的拉面吧。”

将手中的袋子递给鸣人,佐助傲娇的昂起头坐到沙发上,“宇智波从来没有那么无聊的规定!”

“可是,我听说连你哥哥都会写日记呢!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去问卡卡西老师是不是带土也会写日记,结果卡卡西老师脸刷一下红了不肯回答我,这是为什么啊?”

鸣人嘟囔着,手上却没耽搁,已经将口袋里打包好的拉面取出来。

佐助听到连尼桑都会写日记,有点吃惊,

鸣人吃了一口拉面,“所以说,不如佐助也写日记吧!”

“不要。” 佐助拒绝了。

鸣人没有失望,继续说:“不要这样嘛,佐助不想写的话,我帮佐助写怎么样。”

佐助知道鸣人的性子,认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横竖自己不用写,就同意了。

直到有一天,他翻开了鸣人为自己“代写”的日记。

7.26

鸣人今天好霸道!吻得我差点喘不过气了!

7.27

今天鸣人出任务了,好想他

7.28

鸣人回来啦,给我带了好吃的,好喜欢鸣人。

佐助:...  …

Rinpou

【双杰/邪理】有完没完



/日常监管者们都在干嘛呢/

/OO吸/

★游戏宅绿纹友情客串


——————


      佛系监管者绿纹大触今天依旧不想去狩猎,这不,这位万年家里蹲宅男不知从哪弄到了《拳皇97》的游戏卡,打算把今天一天的时间都耗在这上面。


    “我绿纹今天要用暴八满血速通8级难度!”


     其实SNK出的游戏绿纹几乎全部都玩过,并且无所不通。这次重新玩拳皇97,纯粹是为了怀旧,回味回味昔日打机的时光。


      游戏卡插进电视机下面的游戏盒里,连接好带着彩色按键的摇杆...



/日常监管者们都在干嘛呢/

/OO吸/

★游戏宅绿纹友情客串



——————


      佛系监管者绿纹大触今天依旧不想去狩猎,这不,这位万年家里蹲宅男不知从哪弄到了《拳皇97》的游戏卡,打算把今天一天的时间都耗在这上面。


    “我绿纹今天要用暴八满血速通8级难度!”


     其实SNK出的游戏绿纹几乎全部都玩过,并且无所不通。这次重新玩拳皇97,纯粹是为了怀旧,回味回味昔日打机的时光。


      游戏卡插进电视机下面的游戏盒里,连接好带着彩色按键的摇杆,熟悉的热血游戏入场音乐如愿响起,绿纹吹着愉悦的口哨抱着那经典的游戏手柄躺进沙发。


     他选择了他最喜欢的暴走八神庵,开启了一路过关斩将的游戏旅程。

     

      


    邪理联合狩猎战斗结束后,两人一同回到客厅,电视机闪着暴走八神庵平均十二秒收割一个人头的速通操作画面,高端的操作水平让外行怀疑是电脑站着让人打的,好几个路过绿纹身边的人都在吐槽他是不是在打人桩,被他白眼鄙视回去。“我好累……”理发师摇摇晃晃地走到绿纹旁边的沙发,卸下钢爪看都不看直接甩到地上“哐当”一声脆响,一头栽进柔软的垫子里,陷进软垫的褐色炸毛失尽了活力般的垂软下来。“邪眼……帮帮我……”伴着隔壁快速拉摇杆敲按钮的声响,他埋在沙发里朝后面胡乱地伸着一只手,整个人都软趴趴的。


    邪眼叹了口气,褪下他的蓝电霸王龙爪,爬上累得趴在沙发上的理发师身上,膝盖弯折插在他纤瘦腰肢的两边。


   “我想我应该有那套程序。”收起脸上的金属面罩,俯下身拉起理发师的手臂将他紫色的外套脱去,接着卸下身下人束腰的马甲,手伸进腹部熟练地将衬衫纽扣一粒粒往上解开,然后把抹茶色的衣料上翻,露出苍白光滑而又布满伤痕的背部,下一秒骨节分明的手攀上那片绝美的领域。


   “嗯……啊嗯……好舒服……再往上一点邪眼……”身上的人不断在自己身体上使力,恰到好处的力道让他倍感舒适,战斗之后的疲倦感在爱人的甜蜜“爱抚”之下横扫而光,痛痛一下子都飞走了呢。


    “啊~……用力点……”因舒适而不断从嘴里漏出的色气媚叫在客厅回荡不绝,理发师埋首抓着枕头在邪眼身下不住地扭动着身躯,渴望从他那里得到更多。


     “呀哈——疼疼疼!”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过头了”


      在理发师惨叫的与此同时,拳皇那边似乎是玩家手抖了一下操作失误,暴走八神庵在跳跃近身过程中稳稳当当吃了个光波,从头至今没掉过一丝血的血条突然冒出了刺眼的绿色。


     “WTF!!!!”如一声平地惊雷,绿纹整个人从沙发上炸起,


      居然被雅典娜的光波给打中了!


      我的满血速通泡汤了啊啊啊啊!


     绿纹整个人气暴躁到杆子都拧断了,扭头朝隔壁动手动脚的两位发出惊天破地的暴吼:


“你们俩按个摩有完没完💢”


黄为森博客

黄为森学唱歌曲-《甜蜜蜜》

黄为森学唱歌曲-《甜蜜蜜》

秦鐸

【孝军 荣孝】没题目(三)

杨sir来了!!!但戏份还是一丢丢……其中还有一点点关于黎明的小彩蛋

CP:倪永孝×黎小军    杨锦荣×倪永孝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这句话的出处已不可考,但在香港警队流传甚广——香港总有很多金句——那就当是某位老阿sir历尽世间沧桑后沉下眼神点支烟,望着一角天空,灵光一现感慨的吧。身边的小警员用透彻但疑惑的眼神看下师兄,不知这句话是自我总结还是留给后人的真理。

不过它的确是真理。

你以为曾经香港很黑暗吗?不,曾经香港的黑暗你想象不到。

钵兰街的霓虹灯牌似监狱的犯...

杨sir来了!!!但戏份还是一丢丢……其中还有一点点关于黎明的小彩蛋

CP:倪永孝×黎小军    杨锦荣×倪永孝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这句话的出处已不可考,但在香港警队流传甚广——香港总有很多金句——那就当是某位老阿sir历尽世间沧桑后沉下眼神点支烟,望着一角天空,灵光一现感慨的吧。身边的小警员用透彻但疑惑的眼神看下师兄,不知这句话是自我总结还是留给后人的真理。

不过它的确是真理。

你以为曾经香港很黑暗吗?不,曾经香港的黑暗你想象不到。

钵兰街的霓虹灯牌似监狱的犯人向巡视的长官伸出手。粘稠的光过多过亮,也就掩盖了支撑灯牌的、锈迹斑斑的金属架子——灯下黑嘛!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诗一样对仗,借代用得好,朗朗上口,极富韵律美,还简单好记,所以人们常常只讲这两句,表现一副老成样。

然而黄志诚不。他“叮”地燃起一支烟,吐雾、吸气,再将手腕一折,让香烟立在指缝,与桌面垂直,动作行云流水。烟雾袅袅模糊了他的眼神,但拢不住他的感情。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顿一秒,他补充道,“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做人不该这样。”

后两句添得过分多余,既不押韵也不工整,更不如李太白的《将进酒》用短句破长句那样惊喜。况且加这两句就坏了原话绝望、深沉的意味,仿佛还坚信正义般天真。所以几乎无人学黄sir。当然,除了杨锦荣。

杨锦荣永远是例外,不甚合身的警服都被他穿成量身定制的范思哲。

今日杨sir难得准时收工,便心情颇佳地提了杯冻奶回家给弟弟饮。

距家两个街口的红绿灯处,杨锦荣情不自禁地笑了。他低头,很腼腆似的,用提着奶茶的右手的手背掩嘴。

绿灯亮起,他先转头对右后方不远处的男人点点头,再迈步回家。

他转头时阳光正好擦过他薄薄的镜片,使得细框内满是刺眼的白,让别人看不透,但不影响杨锦荣走。


倪永孝下车后,一个小弟打断了他进一步动作。

“倪生,那不是前几天晚上遇到的……”

倪永孝和罗鸡一齐看向马路对面。人群熙攘,谁知他说的是谁。

“黑西装,戴眼镜,提着一杯奶茶。他前几天晚上在坤记和您聊过,叫……黎小军。”

倪永孝是看到那人了,白净斯文,一股精英气质,可他没觉得他是黎小军——也许是气质天差地别,导致他都没看出来两人的脸哪里一样。最后仔细端详,才觉得真像,一模一样,双胞胎?黎小军的哥哥。

他看着西装男停下等绿灯。罗鸡看看倪永孝又看看西装男,然后问他黎小军是谁。倪永孝思考自己该怎么回答。黎小军的哥哥,但黎小军是谁?算他的谁?

夏季的余温仍赖在香港,那男人却仿佛感觉不到热,把黑西装穿得一丝不苟。阳光抚上他的背,在后腰留下一处完美的阴影。突然,他掩嘴。倪永孝眯眼,隐约看到上扬的嘴角。

绿灯亮,西装男转头对他们一笑,然后离开。

“他不是黎小军,是黎小军的亲戚。黎小军是我的朋友。”倪永孝答,转身走进大楼,罗鸡紧跟其后。

——————————T B C

接下来该怎么扯?我没有大脑【痴呆】

秦鐸

【孝军 荣孝】没题目(二)

这章长一点点……我这流水账……杨sir还没出现……


加的私设在上一章说了。


CP:倪永孝×黎小军    杨锦荣×倪永孝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倪永孝一开始是没想对黎小军做什么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罢了,有什么必要动气?倪家是大家,同被人撞一下就要杀人全家的古惑仔不一样,很有气度,很顾大局。


那天是亡父头七,倪家人造势很大,来哀悼的车几乎塞了通往山上墓园的路。俯瞰,一条线的黑,绕山缓慢移动,压抑得晴天都变多云,阴暗到悲伤。


倪永孝白日里要哭又要应对来访之人,入夜理应累得倒头就...

这章长一点点……我这流水账……杨sir还没出现……


加的私设在上一章说了。


CP:倪永孝×黎小军    杨锦荣×倪永孝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倪永孝一开始是没想对黎小军做什么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罢了,有什么必要动气?倪家是大家,同被人撞一下就要杀人全家的古惑仔不一样,很有气度,很顾大局。


那天是亡父头七,倪家人造势很大,来哀悼的车几乎塞了通往山上墓园的路。俯瞰,一条线的黑,绕山缓慢移动,压抑得晴天都变多云,阴暗到悲伤。


倪永孝白日里要哭又要应对来访之人,入夜理应累得倒头就睡,然而父亲最爱的大排档未去,日程便不算完。况且他现在很悲伤,又带着冷酷的精明算计,根本无处安放睡意,于是安排罗鸡去处理一些事后就来了坤记。


倪永孝本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可他的身份注定他无法安静,所以即便没了罗鸡,身边也有一群小弟跟来。坐在大排档的塑料椅上时倪永孝感到周围警惕的氛围,略微后悔未带罗鸡,因为有罗鸡就能省去这群人,而且罗鸡的气场收放自如,知道什么时候该给他一团不被打扰的空气。


于是当小军闯进来时,他欣然接受这张白纸帮自己阻挡部分紧张气氛——实际上,从他注意到小军那刻起,个人空间被侵略的感觉完全消失,心思全在干干净净的“表兄”身上。


小军发问时倪永孝做了个隐秘的动作,手下们便没有站起再给小军施压。看着小军一惊一乍的样子,倪永孝心情颇佳,只是他素养好,仍旧面无表情。不像坤记老板,不仅故意逗他,还笑。



黎小军其实话好多,甚至可以说是话痨,只是粤语不好聊天太磕绊所以外人看不出来,再加今晚氛围如此压抑,一群人盯得他想跑又不敢,只得埋头苦吃,安静如挂在车头被拔了毛的鸡。不过小军到底才十九岁,又热情大方、充满生机,所以他一直没反应过来对面的男人是个什么身份,也就够胆在call机响时问男人借电话。


砖头般又大又重的东西倪永孝从来都给小弟拿,自己轻松。现在对面的白纸借电话,他要给那么必定是由跟班递上,很大佬样,会吓到对方——一个普通人罢了,哪里需劳烦尖沙咀龙头照顾他的情绪。但倪永孝不愿这张白纸如此溜掉,再让自己被警惕包围。于是话抱歉,今天自己凑巧没带电话在身上。


“很紧急的事吗?”紧跟着他礼貌且自然地问。


“不是……”小军低头摆弄call机一阵,浏览完消息把它别回腰间,抬头对男人笑笑,“我哥哥叫我早回家而已。”


闻言倪永孝心底一动。长辈催回家……这种普通宁静的生活他多久没体验过了,不禁想起幼时父亲呵护自己的模样,眼眶又红。


不料小军心细,十分关心地问他。倪永孝回答没事,只是想起今天刚看的一部电影,里面的父子情很感人。


从小军开口同他讲话到小军登上单车笑着对他说拜拜,倪永孝没费口舌就把小军的家境了解了七七八八。十九岁的白纸警惕性太低,差一点连家在哪都详细讲给陌生人听。


黎小军只是一个正常的普通人,不过有一点……倪永孝饮口酒。哥哥是公务员。


全香港的公务员数不胜数,一位小小的跑腿或文员都算风光的公务员。然而倪永孝精准到可怕的直觉告诉他应该注意这点。黎小军身上的天真气不单和他天性有关,更重要的应该是家人的保护。


结账,老板没推让地收下钱——他明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点倪永孝喜欢,也是倪坤和倪永孝常来光顾坤记的原因之一——倪永孝微笑地问老板为什么不提醒黎小军他们的身份。老板爽朗道:“逗那种后生仔,好玩。”倪永孝不置可否。


——————————T B C


秦鐸

【孝军&荣孝】没题目(一)

我终于对他们仨下手了……

时间线有问题。据百度所说,阿孝是91年7月才接管倪家。然而小军85年就来香港了……那么,不如我们把小军来港时间拖后一点,并且去掉他的未婚妻设定,假装他来香港的目的仅是闯一闯而已……

阿孝和小军这拉郎源自他俩都住尖沙咀(貌似……),并且黑道大哥×小白兔很好吃2333333

这么△好像很伤人……但是……唉谁让我是后妈粉:)怎能不发刀

深夜一时兴起先发这么多,后续随缘:)

CP:无间道Ⅱ:倪永孝×甜蜜蜜:黎小军

         无间道Ⅲ:杨锦荣 ×...

我终于对他们仨下手了……

时间线有问题。据百度所说,阿孝是91年7月才接管倪家。然而小军85年就来香港了……那么,不如我们把小军来港时间拖后一点,并且去掉他的未婚妻设定,假装他来香港的目的仅是闯一闯而已……

阿孝和小军这拉郎源自他俩都住尖沙咀(貌似……),并且黑道大哥×小白兔很好吃2333333

这么△好像很伤人……但是……唉谁让我是后妈粉:)怎能不发刀

深夜一时兴起先发这么多,后续随缘:)

CP:无间道Ⅱ:倪永孝×甜蜜蜜:黎小军

         无间道Ⅲ:杨锦荣 ×无间道Ⅱ:倪永孝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黎小军初来香港自是受了不少排挤,但凭一张白净脸和一副热心肠及开朗的性子还是得到不少人的喜爱。今天店里送的货本身就多,还要再帮李翘运花、买磁带——邓丽君的,准备在过年时卖。李翘穿着麦当劳的工作服,太阳帽给她脸上撒下一片阴,但脸颊上的汗仍是亮晶晶的,和头顶火辣辣的香港太阳很配。她自信地说香港街上的人十个有八个是大陆来的,只是他们不讲而已。大陆的都钟意邓丽君,所以他们要是卖邓丽君的磁带一定能大赚一笔——打乱了他每日傍晚来坤记大排档的习惯。不过既然是大排档那自然开到凌晨,所以等小军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后再去那里仍是白灯烟火,坐满了人。

“老板,今天生意好啊,人这么多。”小军笑道。他的广东话还是带点大陆口音,但他仍大胆讲,从不怕被笑——多练多讲就好了嘛。他坚信。

“地方好,风水好嘛。”老板是好人,从不因小军的出身而瞧不起他,一直对他很好,“老样子?”

小军笑起来,点点头。“老样子。”简简单单平平无奇的三个字猛然变为太阳,把这片冷白的光暖热,照亮黑暗。

小军看看周围,真的坐满了人,而且几乎全是古惑仔模样,死盯着他,来者特别特别不善。他略微害怕,视线慌乱,瞟到一位衬衫眼镜男那桌。只有那桌有空位了。仅在香港待了几月的“表兄”没思考这场面的不对之处,径直走到那男人对面,小心又礼貌地问自己可不可以坐这里。

突然前后左右“刷”一声响,整整齐齐仿佛军人般训练有序。小军吓得一颤,抬头望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还是一群人死盯自己,只是他们的眼神似乎更凶。在小军不知所措之际男人给他解了围。“可以,坐下吧。”男人开口,声音很斯文,同他外表一样。

“谢谢。”小军急忙道谢并坐下。正巧老板端饭上来,小军又是几句颠三倒四的谢,没注意老板的笑。

——————————T B C

Victoriashrimp0328

时代风云下一对互相取暖的恋人,让人想起一句歌词“煤气灯不禁影照,街里一对蚯蚓。” 以朋友的身份互相支撑着度过了贫苦的奋斗时光,彼此从不承认,也不确定关系,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不负两个人来到这座城市的初心。等到雨过天晴,现实不再粗陋时,各自身边已有他人。

但是爱情是骗不了人的,我们一同喜欢的歌星,你望向我时的缱绻的眼神,毛巾下握住的那双手,四人合影时的强装欢笑和尴尬,我看着你的背影出神地按响的喇叭声。爱和缘分兜兜转转,最终在异国的街头再次引领我们相遇。

“黎小军同志,我来香港的目的不是你,你来香港的目的也不是我呀。”

可是我们却彼此爱恋。

时代风云下一对互相取暖的恋人,让人想起一句歌词“煤气灯不禁影照,街里一对蚯蚓。” 以朋友的身份互相支撑着度过了贫苦的奋斗时光,彼此从不承认,也不确定关系,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不负两个人来到这座城市的初心。等到雨过天晴,现实不再粗陋时,各自身边已有他人。

但是爱情是骗不了人的,我们一同喜欢的歌星,你望向我时的缱绻的眼神,毛巾下握住的那双手,四人合影时的强装欢笑和尴尬,我看着你的背影出神地按响的喇叭声。爱和缘分兜兜转转,最终在异国的街头再次引领我们相遇。

“黎小军同志,我来香港的目的不是你,你来香港的目的也不是我呀。”

可是我们却彼此爱恋。

长趁


那个时候要是你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


那个时候要是你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

小米

爱若久别

看了甜蜜蜜,为老电脑中的张曼玉和黎明的颜值神魂颠倒,感觉发现了瑰宝。要是我早几年看,大概理解不了他们的情感,估计还会觉得男女主好婊,现在看来,倒是觉得人物感情自然,甚至有很强的代入感,非常喜欢李翘,无论是她的狡黠乐观,积极阳光,还是她偶尔的帐然所失,但我更像是小军,一头扎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满眼新奇事物,但举目无亲,偶尔会很孤独。

看了甜蜜蜜,为老电脑中的张曼玉和黎明的颜值神魂颠倒,感觉发现了瑰宝。要是我早几年看,大概理解不了他们的情感,估计还会觉得男女主好婊,现在看来,倒是觉得人物感情自然,甚至有很强的代入感,非常喜欢李翘,无论是她的狡黠乐观,积极阳光,还是她偶尔的帐然所失,但我更像是小军,一头扎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满眼新奇事物,但举目无亲,偶尔会很孤独。


肆酒
17/100看了张曼玉版的甜蜜...

17/100
看了张曼玉版的甜蜜蜜,一点都不甜!糖里掺玻璃渣!不过这个电视机前重逢的场景真好看,画不出原作的神韵啊啊啊_(:_」∠)_

17/100
看了张曼玉版的甜蜜蜜,一点都不甜!糖里掺玻璃渣!不过这个电视机前重逢的场景真好看,画不出原作的神韵啊啊啊_(:_」∠)_

露露緹婭
2019.01 草莓塔 补一下...

2019.01 草莓塔

补一下一月没传的图

继续临摹大瞿的《甜蜜蜜》

CF木浆+吴竹颜彩

这张覆盆子高光没留好_(:з」∠)_懒得救了。。。

===分割线===

爱普生V600到啦!调教了一下终于会用了,不仅自带去纸纹效果,扫出来色还原也不错=ω=V

不过自动曝光的情况下还是会有一点点偏色,强迫症需要PS手动调一下(体感蓝色系仿佛永远扫不准,会偏暖一些)

然而二手的已经如此便宜且功能也没毛病,夫复何求!

2019.01 草莓塔

补一下一月没传的图

继续临摹大瞿的《甜蜜蜜》

CF木浆+吴竹颜彩

这张覆盆子高光没留好_(:з」∠)_懒得救了。。。

===分割线===

爱普生V600到啦!调教了一下终于会用了,不仅自带去纸纹效果,扫出来色还原也不错=ω=V

不过自动曝光的情况下还是会有一点点偏色,强迫症需要PS手动调一下(体感蓝色系仿佛永远扫不准,会偏暖一些)

然而二手的已经如此便宜且功能也没毛病,夫复何求!

队长

【正军】他乡(一)

又是Leon水仙!


CP:双雄:黎尚正×甜蜜蜜:黎小军


即使我们是冷圈,也不能在情人节没有贺文!!


对,这篇现在才发而且不知道能不能写完的文是情人节贺文:)


这样了,请无视一切时间、地点bug,请当李翘已经过去(李翘我对不起你……)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黎尚正在美国读书时三餐极不规律,忘了不吃,忙了不吃,懒了不吃,饿过劲不饿了不吃。转折点是某天他被一群热情奔放的美国朋友拉去某家新开的茶餐厅。


“据说这家的厨师都是广东人,你一定喜欢。”他们说。黎尚正没纠正香港和广东不是一个地方,笑着道谢。


然后他看...

又是Leon水仙!


CP:双雄:黎尚正×甜蜜蜜:黎小军


即使我们是冷圈,也不能在情人节没有贺文!!


对,这篇现在才发而且不知道能不能写完的文是情人节贺文:)


这样了,请无视一切时间、地点bug,请当李翘已经过去(李翘我对不起你……)


欢迎捉虫留评!!!!!


——————————正文:


黎尚正在美国读书时三餐极不规律,忘了不吃,忙了不吃,懒了不吃,饿过劲不饿了不吃。转折点是某天他被一群热情奔放的美国朋友拉去某家新开的茶餐厅。


“据说这家的厨师都是广东人,你一定喜欢。”他们说。黎尚正没纠正香港和广东不是一个地方,笑着道谢。


然后他看到一个与自己面容有几分相似的服务生。


现在中国人满世界都是,更别提在茶餐厅,他们这群本地人反而成了极少数。但遇到一个和自己长得很像的人有几多概率呢?


服务生给他们上菜,起身,视线不经意地交汇。黎尚正看到他眼中小小的跳跃。


“黎尚正。”他开口,纯正的港式粤语。


对方笑一下:“黎小军。”他的粤语隐隐带点大陆口音。


满满的少年感。黎尚正见他的第一感觉。看不出年龄的脸加干净的白衬衫使他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十九岁少年。不似自己,整日搞论文,快秃头。


然而一对眼袋透露异国的孤单及生活的辛苦。


“很高兴认识你。”黎尚正改口说国语,依旧纯正地无一丝口音。他估计他二十五岁上下。


黎小军大概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国粤无缝转换,笑容愣了下,飞快眨眨眼,然后用流利的国语说:“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礼貌且恰到好处的疏远。


“黎小军——!”后厨有人喊他。他回头应声“来了!”再看向黎尚正,冲他和他的朋友们点点头,最后离开时视线又从黎尚正身上滑走。


别看黎尚正总是西装眼镜,一副禁欲模样,实际仍是热血方刚的年轻人,男女通吃,近乎来者不拒。若问他为何这般,他会推推眼镜,平静笑道:“为了学业研究。”或“这样我才能更快找到那个对的人。”


同伴注意到他流连于黎小军背影的目光,心领神会地起哄。黎尚正赶忙拉住一个欲赶上黎小军的朋友,制止了他们过分的喧哗,再向四周被打扰的人道歉。他卷起衬衫袖子,冲朋友道:“小声点啊。他那样——”他看眼后厨,已不见白衬衫的身影,“——很害羞的,越闹越泡不到。”


“你还真打算泡他。那你女朋友怎么办?”


“分了吧,我们真的不合适,况且她也是玩玩。”黎尚正又挽一下袖子,抄起筷子道,“别说了,快吃。茶餐厅不会让你待太久,他们会赶人的。”


今日阳光明媚,街上车水马龙。燥热的光线黏住坐在落地窗旁的一群年轻人。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黎尚正摘下眼镜,透过窗直达黎小军心底那团滚烫的火。


真的是少年。


——————————T B 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