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生命之下

37浏览    9参与
叫我20%

life在做 竹子if线真好 都可ask(看心情回)

life在做 竹子if线真好 都可ask(看心情回)

叫我20%

part.3 独立性

*懒得更除非有人看(?

*水出天际的感觉


toriel

孩子,我必须考验你的独立性

toriel认真的看着frisk,即使ta并没有真正的认真听。在toriel眼中,frisk永远都是她那个可爱的孩子,不管ta成为了什么或者变成什么样子


???

(那就继续吧)

toriel带着frisk又来到一个长廊,这很远,单单在原地frisk还没办法看到尽头。

toriel屈身摸了摸frisk的头发便头也不回的往尽头走去。frisk没有挽留她,ta也没有想到挽留的必要。

走廊很长,但frisk走得并不急。


???

(哦,蠢货,你必须想起来点什么。)

在一霎那间,frisk...

*懒得更除非有人看(?

*水出天际的感觉


toriel

孩子,我必须考验你的独立性

toriel认真的看着frisk,即使ta并没有真正的认真听。在toriel眼中,frisk永远都是她那个可爱的孩子,不管ta成为了什么或者变成什么样子


???

(那就继续吧)

toriel带着frisk又来到一个长廊,这很远,单单在原地frisk还没办法看到尽头。

toriel屈身摸了摸frisk的头发便头也不回的往尽头走去。frisk没有挽留她,ta也没有想到挽留的必要。

走廊很长,但frisk走得并不急。


???

(哦,蠢货,你必须想起来点什么。)

在一霎那间,frisk的眼前再一次出现了奇怪的景象:


???

有谁在那,chara?

Frisk

(是谁...)



???

好吧,我想我知道了。那家伙还没死...

Frisk

(谁...?)


一阵如同触电般的感觉将frisk的意识拉回了现实。ta现在已经遇上两个怪物叫ta。chara了。

chara是谁。frisk并不知道,但ta总算对这里有了新的兴趣:了解谁是chara,并且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认为是chara。

———————————————


???

(哦,蠢货!你回忆了什么..)


???

(你的时间线真乱。)

—————————————

好了。解决完了这些东西,toriel还在前面等着呢。frisk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加快了脚步。虽然ta早在离尽头不远的地方看到了toriel。


toriel

我的孩子!你做到了!

一个大大的拥抱使frisk之前所有的反感全部消失了。也许ta应该再对这个世界温柔一点?

—————————————


???

(我可不会让你这么做,蠢货)

骷髅勾着不存在的嘴角,轻轻敲打着显示器前的桌子。

————————————


toriel

我要离开了,孩子。这是电话,随时可以联系我。但是,呆在这里不要离开。

她再一次摸摸frisk的头,温柔的对ta笑着,转身离开了。

frisk没有听toriel的,ta知道一旦听信了大人的这种话,一般的下场就是等上几个小时。frisk没有时间来浪费,ta想回去,也想搞清楚一些事情。

但是,刚离开那个长廊toriel便打来一条电话,这有些让frisk怀疑toriel是否还继续跟着ta。但答案是,没有。


toriel

“孩子,你还在那里对吗?”

柔和的声音传入frisk耳中,但是ta撒谎了。ta告诉torielta还在那个房间并且好好的等着她回来。她的声音听上去很高兴。


toriel

“太好了,我会烤派给你吃的,孩子”

电话挂断了。frisk松了一口气。ta不知为何自己会因为撒谎紧张成这样。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flowery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flowery

你已经离开了

flowery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它脸上有些好奇的看着frisk。ta没有什么解释,直接略过了它,因为ta觉得flowery的话如同白痴一样。


???

(是啊,白痴)


flowery

chara...

Frisk

chara是谁。


frisk停住了自己前往下一个房间的脚步,转过身来问后面那朵小花。

叫我20%

part.2 kid,快过来

*好久没更了因为没人看(?

*还是水


???

孩子,你还好吗

一个温柔的声线传入frisk的耳中。ta闻声看去,是一只羊形怪物,看上去是个女性。出于对陌生事物的戒备,frisk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唯一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树枝。

当然这是在frisk醒后才看到一同掉落在旁边的。


???

我叫toriel,是这片遗迹的守护者。

toriel友好的伸出手,毛茸茸的大手轻轻牵着frisk的小手,使frisk打心底里感受到了对方如同母亲一般温柔动人

ta放下了警戒,张了张嘴

Frisk

Frisk。


ta从来就不爱说话,以至于ta从小就与别人格格不入,没有玩伴。原本有些内向...

*好久没更了因为没人看(?

*还是水


???

孩子,你还好吗

一个温柔的声线传入frisk的耳中。ta闻声看去,是一只羊形怪物,看上去是个女性。出于对陌生事物的戒备,frisk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唯一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树枝。

当然这是在frisk醒后才看到一同掉落在旁边的。


???

我叫toriel,是这片遗迹的守护者。

toriel友好的伸出手,毛茸茸的大手轻轻牵着frisk的小手,使frisk打心底里感受到了对方如同母亲一般温柔动人

ta放下了警戒,张了张嘴

Frisk

Frisk。


ta从来就不爱说话,以至于ta从小就与别人格格不入,没有玩伴。原本有些内向的性子也变本加厉。

toriel笑了笑,用自己毛茸茸的手,揉着frisk的头发


toriel

跟我来吧孩子,我带你回家

frisk并没有抗拒她,ta觉得自己就应该跟着她。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必须这样。

frisk跟上去了,跟随着面前这个怪物的身影,ta的眼前似乎若有若无的闪过一个画面:


???

kid,快过来

她张开了手,报以迎接的态度。然后,血液染红了视野伴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

————————

。只是走神罢了。frisk甩了甩头,承认自己确实被一系列突如其来的事故搞得有些迷茫与困惑。但刚刚的画面ta从未经历过

所以从前绝对没有发生过


toriel

我的孩子,你还好吗...

又是那句话,frisk回过神来,发现toriel正担忧的看着ta。frisk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Frisk

我很好。


她对着frisk又温柔的笑笑,转过身去带路。但在frisk看不到的自己正脸的时候,又暗自叹了口气。


toriel

(chara...我的孩子......)


toriel

这个遗迹里有很多机关,我的孩子,跟着我走。来吧

在孩子的面前,toriel永远喜欢用笑脸对着他们,这样既可以使他们感到愉快,也能让toriel感到心情舒畅。

她对于frisk主动跟着她走而感到一丝丝欣慰。

frisk在toriel的指导下一边解开机关,一边与小部分怪物战斗,虽然都被toriel的威严逼退。


toriel

这个是训练人偶,让我们来学学如何在这里生存吧。我的孩子

。刚才的小黄花已经教过我了...。frisk没有将遇见flowery的事情告诉toriel,因为ta觉得面对一个陌生的怪物,并没有必要说太多

但frisk在心里可不是这么感觉的,ta觉得这里ta曾经来过,这里的怪物与食物ta也有着陌生的熟悉感。

但ta相信,自己绝对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绝对


toriel

试着和它说说话吧

toriel温柔的看着frisk的举动。也许,可以试试攻击...。frisk在心中这样想着,握紧了树枝,向训练人偶砍去。

*保持你的决心

略微熟悉的手感使frisk很高兴,但toriel并不这么想,就连一路悄悄跟着他们的flowery都吓了一跳


flowery

(她说过不会这样的?!)


toriel

(她...不会撒谎的)

但出于本职,他们都不好去插手什么


toriel

哦...


toriel

干得漂亮,我的孩子。但你也许可以试试再温柔一些。

toriel表情有些尴尬的笑笑,很显然她没有想到frisk会这么做

但frisk在刚刚攻击时,又是奇怪的画面:


???

kid,你又来了,还是不肯离开吗?

她略带无奈的笑着,她很疲倦了。ta握着手中的真刀,还未出击,撕心裂肺的疼痛再一次席卷而来。

...孩子


toriel

孩子?你还好吗?

一旁的toriel十分担忧的看着ta


toriel

你已经走神两次了...


toriel

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什么都没有,ta只是在意那人是谁而已。她挡了ta的路了。

叫我20%

part.1 欢迎来到地下世界

*underlife主线

*太水了草


frisk微微睁开眼睛,ta并没有感觉到浑身上下有哪里钻心的疼,也没有感受到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ta还活着,这才是frisk最惊奇的。

frisk当然也好奇自己为什么在隧道里会选择一直往前走导致自己掉落到这个地方,ta向远处望着,打量着四周。

除开frisk自己身下的黄金花海,ta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地方没有一点的植被,这显得这块地方异样的突出。

ta简单的看了一下身下的花海,捏起一片花瓣闻了闻。是毛茛。frisk了解这种花,含有毒素。

ta看着,一种悲伤的感觉不自禁的涌入心中,仿佛有着谁在呼唤着自己。

frisk晃了晃脑袋,使自己冷静并...

*underlife主线

*太水了草


frisk微微睁开眼睛,ta并没有感觉到浑身上下有哪里钻心的疼,也没有感受到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ta还活着,这才是frisk最惊奇的。

frisk当然也好奇自己为什么在隧道里会选择一直往前走导致自己掉落到这个地方,ta向远处望着,打量着四周。

除开frisk自己身下的黄金花海,ta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地方没有一点的植被,这显得这块地方异样的突出。

ta简单的看了一下身下的花海,捏起一片花瓣闻了闻。是毛茛。frisk了解这种花,含有毒素。

ta看着,一种悲伤的感觉不自禁的涌入心中,仿佛有着谁在呼唤着自己。

frisk晃了晃脑袋,使自己冷静并且清醒,ta选择最重要的不是伤感,而是离开这里,想方设法回去。ta从花海中站起来,鞋子踩在毛茛上的感觉异样的好。

ta环顾了四周,刚才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环境而忽略了昏暗角落中通向不知何处的另一条通道。没有选择,这是唯一的路。

frisk走入那个地方,隧道不长,尽头连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异样的大门。哦不,它只有一个门框,应该是这样。

ta回头看看来时的路,又看看门内。很黑。

frisk不是一个怕黑的人,ta从很小便摆脱了怕黑这个问题。但是在黑暗的中间,唯独这样一块,不仅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而且这是frisk进入这里来看到的第二块植被。

直觉告诉ta在那块绿绿的小草地上一定会出现什么,而且就是frisk自己最不相信的东西。

ta慢慢的靠近着那块草地。突然毫无征兆的,一朵小黄花就从草地中钻了出来。它看上去有些破,但它会说话。


flowery

hi...我是小花flowery......她不在附近吧。哦抱歉吓到你了...这里是地下世界,你来做什么呢?

Frisk

(...?)



flowery

哦...抱歉人类,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新的人类来了。

小黄花在轻轻颤抖着,从整体来看,这个东西很像是之前frisk在醒来的地方看到的毛茛,不过flowery更大些。而且从花瓣的破损来看,是不久前弄开的。


flowery

你刚来肯定吓到了吧?也对,除去他们三个其他人都很害怕......哦,我又在自说自话了...

flowery抱歉的笑了一笑,看上去十分开朗却不难看出这个笑容也十分勉强


flowery

既然你刚来,我就一定要告诉你在这里生存下去的方式。试着和它们交谈吧,如果做不到再采取武力。

flowery张开的叶子就像张开的手一般,似乎在表达着请求


flowery

还有,遇上一个叫sans的家伙记得离ta远点。现在,我们来开始试试吧

flowery补充了一点,这似乎很重要,frisk默默在心底留意了一下。

小花的叶子向旁边一挥,现在frisk可以肯定这两个叶子是flowery的手。一些白色的颗粒被召唤了出来在半空中打着转


flowery

这些是“友谊颗粒”,躲开它们就可以了。

flowery友好的笑着,弹道很直,颗粒来的并不算太快,数量不多,要躲避并不是很难。

frisk轻轻向旁边一歪就很轻松的躲过了那些“友谊颗粒”,不,应该是子弹。而那朵黄色小花也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继续讲解


flowery

那个红色爱心就是你的灵魂,保护好它,不要让它被偷走了。那样你就真的死了。


flowery

我会一直等着你的,chara...

frisk刚想说什么,flowery却又钻入土地中不见了。真是难以琢磨的小花,它似乎将自己认错成了比别人。

叫我20%
看!衫老爷子的预告!! 审判眼...

看!衫老爷子的预告!!



审判眼对于sans来说是不复存在的


(原因不与剧透)


审判眼只是形式上的并不会实质性的发光


但对于攻击打斗也没有丝毫的影响

看!衫老爷子的预告!!




审判眼对于sans来说是不复存在的


(原因不与剧透)


审判眼只是形式上的并不会实质性的发光


但对于攻击打斗也没有丝毫的影响

叫我20%

人物目前设定。

持续更新ing


sans已经搞了。但是我们的剧情要有sans吗?

不需要!!衫老爷子好好在核心待着控制福吧!!!哈哈!

人物目前设定。

持续更新ing


sans已经搞了。但是我们的剧情要有sans吗?

不需要!!衫老爷子好好在核心待着控制福吧!!!哈哈!

叫我20%

part.0 一切的起源。

*undertale同人AU

*长期剧情向

*话本同步更新

*au叫underlife。生命之下。


  这是个人类与怪物共存的时代,但那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没有人知道怪物是否真的存在。

  在人间永远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古老的伊特伯特山封印着古老的怪物们,而孩子靠近伊特伯特山便会被奇怪的力量吸引。然后再也不会回来。

  没有人知道这个传说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大人们也往往用这个来吓唬不怪的孩子。没有人敢尝试,但ta不是。

  ta曾经寻找过这个故事的来源,但只得到一个更像神话的故事:

  曾经的世界,人与怪物共同生活。但不知因为哪些原因,人类向怪物挑起了战争。怪物...

*undertale同人AU

*长期剧情向

*话本同步更新

*au叫underlife。生命之下。



  这是个人类与怪物共存的时代,但那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没有人知道怪物是否真的存在。

  在人间永远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古老的伊特伯特山封印着古老的怪物们,而孩子靠近伊特伯特山便会被奇怪的力量吸引。然后再也不会回来。

  没有人知道这个传说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大人们也往往用这个来吓唬不怪的孩子。没有人敢尝试,但ta不是。

  ta曾经寻找过这个故事的来源,但只得到一个更像神话的故事:

  曾经的世界,人与怪物共同生活。但不知因为哪些原因,人类向怪物挑起了战争。怪物是很强,但相比于人来说,还是逊色许多。战争毫无悬念的由人类获胜,怪物被赶到伊特伯特山封印了起来。

“...”

  此时的ta就站在伊特伯特山的山脚,这里因为传说的关系平时也没有什么人会来这里。

  frisk爬上山腰,这座山并不像传说那样会有神奇的力量吸引着自己。也许连怪物这个东西也是编出来的。

  frisk这样子想着,脚却没有停下来。山路不是很陡,ta走着也并不困难。路途风景也很好

  。已经有进入伊特伯特山而没有回来的孩子了。frisk这样告诉自己,想让自己知道这没有什么看头,只是愚蠢的流言而已。

  但ta的脚却没有停下来,继续往上走着,就像有目标一样。

  大约过了近10分钟,ta看着面前的山洞,以前ta从来没有注意到过,在靠近山顶的地方会有这样大的一个山洞而自己却从来没有看到过

。这不可能。

  但这东西就是出现了,而且出现在了frisk的面前。ta鬼使神差的向里面走去。

“树枝?”

  在沿路的角落处有着一个不符合周围的树枝,像是被人带进来却又被丢弃了一样。frisk默了默,抿抿唇,将那根树枝捡起,当作可以用来防身的武器。

  山洞的隧道很长,很快frisk回头已经不能再看到外面的阳光了,但隧道中却不是很黑,也许是ta习惯了黑暗。

        frisk继续向前走着,隧道越靠近深处便越潮湿与黑暗。ta只能靠手扶着墙壁来确定自己的方向。

  突然,ta感觉像是毫无征兆的被什么东西绊倒,失去了平衡,向前倒去却发现往下是一个无尽的深渊。完了...。

  frisk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在坠落中失去了ta的意识。

*保持你的决心。

  一切落定,金黄的花海保护了frisk使ta没有收到很大的伤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