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田柾国

22.1万浏览    25162参与
Euphoria
先前发的文字被老福特屏蔽了,可...

先前发的文字被老福特屏蔽了,可惜了小可爱们的红心和评论【哭唧唧


如果发图还不行的话......


再说吧【手动再见

先前发的文字被老福特屏蔽了,可惜了小可爱们的红心和评论【哭唧唧


如果发图还不行的话......


再说吧【手动再见

Ancol_LJ

糖果 《海马》2

2.
狂风夹着雨从东面席卷而来,路上几乎看不见行人,只剩为数不多的车辆还在行驶。其实闵玧其大可不必撑伞,他和田柾国为了走到百米处的地铁口已经湿的差不多了。一直倔强着不肯放下,也许只是在安慰自己,作为哥哥的尊严还在,至少能为弟弟撑伞。

他们从KTV出来一路沉默,闵玧其其实很想问田柾国,那一声“哥!”到底是怕给他丢脸还是担心他受伤抑或是别的什么意思,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直接问他这样是不是太矫情了?

终于走进地铁口,田柾国看闵玧其把包翻了个才掏出几张皱皱巴巴的纸巾递给他,明明自己也湿透了。从小到大,不管在外人面前是怎么样,他总是把最好的最温柔的一面留给田柾国。
“在KTV里为什么……”
“没事,看他们欠揍...

2.
狂风夹着雨从东面席卷而来,路上几乎看不见行人,只剩为数不多的车辆还在行驶。其实闵玧其大可不必撑伞,他和田柾国为了走到百米处的地铁口已经湿的差不多了。一直倔强着不肯放下,也许只是在安慰自己,作为哥哥的尊严还在,至少能为弟弟撑伞。

他们从KTV出来一路沉默,闵玧其其实很想问田柾国,那一声“哥!”到底是怕给他丢脸还是担心他受伤抑或是别的什么意思,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直接问他这样是不是太矫情了?

终于走进地铁口,田柾国看闵玧其把包翻了个才掏出几张皱皱巴巴的纸巾递给他,明明自己也湿透了。从小到大,不管在外人面前是怎么样,他总是把最好的最温柔的一面留给田柾国。
“在KTV里为什么……”
“没事,看他们欠揍而已。”闵玧其只是简单敷衍了一下,语气依旧是柔和的。

温柔的人大多是这样诞生的,他们自己亲身经历过许许多多的难过后,决定让其他人不要再像自己这般难过。闵玧其以前在学校没少被人指指点点,后来那些人他全部一一还回去,即使家长被叫来学校,他依然倔强着说要打爆那些人的头。
他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不公平的事,人们把那些异于常人的单拎出来放大,相互私语讽刺甚至唾弃。同样是爱,只不过恰好爱上的是同性而已。“同性恋”这三个字从别人口中说出,总是带着讥笑厌恶,闵玧其不在乎,但他不想让田柾国听到,他还小,闵爸田叔是他的依靠。

“以后多久能回来一趟?”这是田柾国第一次那么平静的问他大学的事。
“寒暑假会回来,其他时间看情况。”
“哦。”

回家的路还很长,地铁窗外光亮和黑暗瞬时交替,田柾国不再说话,闵玧其也不多言。
就这样挨到门口。
闵爸见两人都如落汤鸡般,赶紧拿来毛巾和热水,边给田柾国擦头发边骂闵玧其,“你怎么回事,让弟弟淋成这副样子!”而田叔一听闵爸的话极为不满,就顶嘴道,“小其也湿透了好不好,外面那么大雨呢!你这人怎么偏心啊!”
虽然成长在不合常规的家庭里,但是闵玧其感受到的爱不比一般家庭少,看着两个爸爸幼稚的斗嘴还有弟弟,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

田叔拿出好几天前就定好的大蛋糕,闵爸在一旁笑着拍手唱生日歌,十几年前的今天,田叔把他从孤儿院里接回来,被人抛弃时他才出生没几天,被发现时身上除了还未清理的血污,其他什么也没有。闵爸索性就把田柾国正式成为家庭成员的这一天定为他的生日,当然以前的事没人向田柾国提过。

田柾国嘴里嘟囔着“怎么又是巧克力蛋糕”,手却控制不住去捞奶油吃,闵玧其摸摸口袋里硬邦邦的盒子,上面是繁重的花纹,错综复杂。
明明是让柜姐挑个简单的盒子装起来,现在这手感是怎么回事……摸起来就让人觉得是费尽心思挑的礼物,那他高冷的形象怎么办……他应该装作不经意地扔在桌上吗?
然而闵玧其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没那么做,他极为郑重地掏出来给田柾国,“给你,生日礼物。”
“哦~~~~”田叔和闵爸立刻在旁边起哄,田叔还惊羡不已,“看这包装就知道好贵啊,小其,你从来没送我这样的礼物……”
田柾国打开盒子,是一条极为简单的银制手链,一厘米左右的宽度,光溜溜的没有纹饰,田柾国拿起来摸了摸,内里好像有点凹凸不平,接着仔细看了一下
9…1…JK…
原来是定制的,田柾国迅速把手链套在手腕上,扬起头,一脸灿烂,“谢谢哥!!”
闵玧其不好意思的别过脸去,心想他弟还真是漂亮得过分。

9月10号S大开学,闵玧其在临走前去找了趟金南俊,把前些天托人带的赛车模型丢给他,“呀!金南俊,哥走之后,我弟弟就归你照顾了!”
金南俊接过模型,高兴地差点没把嘴贴上闵玧其的脸,两个酒窝都能养金鱼了,“行咧!哥您放心!交给我没问题,保证把果果养得白白胖胖的!!”
“哎?你俩是和好了吗?”闵玧其虽然还是和之前一样无表情,但气场明显变了,柔和的不像话。
闵玧其白了金南俊一眼,意思是我和我弟关你屁事。
好吧……金南俊耸耸肩,反正也不是第一天认识闵玧其,傲娇闷骚的脾气也是没谁了。

“玧其,其实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非得去S大读生物呢?”金南俊和闵玧其同级毕业,是个大学霸,高考分数远超一本线,却选择了本地唯一一所985的大学读金融,原因是舍不得金硕珍。
金南俊和金硕珍是同性恋人,俩人在一起快五年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和闵玧其能走那么近的原因,彼此有共通点,金南俊也是为数不多知晓闵玧其家庭情况的人。
“搞研究。”
“啊?什么研究?”
“基因重组,让男性怀孕生子成为可能。”
“……”
金南俊讪笑,“呵呵呵,那你真是挺伟大的,我的未来就指望你了。”

闵玧其看着金南俊呆愣又尴尬的表情,忍不住笑出声,转头又望向窗外。他将要离开这座城市,离开熟悉的人和物,其实他想过留下,像小时候一样装作没听见没看见,努力不想念。可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实在是太急切了,他挂断的那一瞬间,似乎是听到了哽咽。
闵爸也是不想让他走的,渴求的眼神不止一次看向他,只是欲言又止。
闵玧其在田柾国生日的那天晚上去找了闵爸,田叔想开门离开但闵玧其拦住他,这么多年他早就把田叔当成了亲人,有些话不必避讳。
“爸,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闵玧其在闵爸身边蹲下,握住他的手,“我永远是你和田叔的儿子,只是我也是那个人的儿子,十九年了,我该去见见她陪陪她,要不然就见不到了。”
闵爸将手覆在闵玧其的手背上,眼中满是愧疚,“对不起……小其……”

闵玧其走出房门的时候见田柾国就站在门外,他问:“哥哥,你们在说什么?”
他摸摸田柾国的头,笑着说,“哥哥不在,你要照顾好爸爸和闵叔,还要快点长高,我要回来检查的。”
“切,明年我就比你高了,”田柾国瞪了他一眼,不喜欢闵玧其把他当成小孩子,却还是想要享受这份独一无二的温暖,“你多回来几趟…我长得太快了,怕你忘记我的样子。”
“好。”

登机那天闵玧其走进候机厅时闵爸和田叔一直在挥手,而田柾国还在学校上课,没有来送他,闵玧其想起小时候动物世界里播放的海马爸爸把自己的孩子挤出育儿囊的场面,他以前不是被称为田柾国的海马爸爸吗……
习惯了两个人的满当后,要如何再忍受一个人的寂寞。

思米粒

一波调图,不得不说,果果真好看!!!

一波调图,不得不说,果果真好看!!!

防弹的小攻举
「金库是与众不同的」by.小攻...

「金库是与众不同的」
by.小攻举/P12
时而难产似那啥
时而高产似那啥
嘻嘻~

「金库是与众不同的」
by.小攻举/P12
时而难产似那啥
时而高产似那啥
嘻嘻~

我爱我的小火龙宝宝

假如时光有真意(糖珍 副vjin 黑道ooc)13-14


Pt.13

他们回到金宅时已近凌晨3点,大厅里的灯一直亮着,金泰亨独自低头坐在沙发上,一旁是等待着的私人医生和老管家。

“啪嗒。”开门的声音轻响,金泰亨条件反射一样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门口,然后在看到闵玧其怀里满身是血的金硕珍和田柾国肩上面色苍白的金南俊时,仿佛被钉在原地了一般一动不动,连叫医生都忘记了。

“吴医生,麻烦您跟我上来。”闵玧其道。

金硕珍的那枪打在了腰上,直直地从侧面射了进去,加上金硕珍的腰本来就有旧伤,现在更是雪上加霜。医生忙了很久,最后终于道没事了,但嘱咐着一定要多留心。

闵玧其送医生离开,金泰亨浑身颤抖着冲到他面前就是一拳:“闵玧其!”

田柾国吓了一跳,赶紧拦住...


Pt.13

他们回到金宅时已近凌晨3点,大厅里的灯一直亮着,金泰亨独自低头坐在沙发上,一旁是等待着的私人医生和老管家。

“啪嗒。”开门的声音轻响,金泰亨条件反射一样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向门口,然后在看到闵玧其怀里满身是血的金硕珍和田柾国肩上面色苍白的金南俊时,仿佛被钉在原地了一般一动不动,连叫医生都忘记了。

“吴医生,麻烦您跟我上来。”闵玧其道。

金硕珍的那枪打在了腰上,直直地从侧面射了进去,加上金硕珍的腰本来就有旧伤,现在更是雪上加霜。医生忙了很久,最后终于道没事了,但嘱咐着一定要多留心。

闵玧其送医生离开,金泰亨浑身颤抖着冲到他面前就是一拳:“闵玧其!”

田柾国吓了一跳,赶紧拦住金泰亨:“哥!你这是干什么,不关玧其哥的事!”

“不关他的事?”金泰亨冷笑,“那你告诉我,南俊哥不是为了他死的!珍哥不是为了救他受伤的!”

“哥!你想想你当时是为什么告诉硕珍哥时间地点的!如果硕珍哥不去这趟,玧其哥和南俊哥都会死!那珍哥以后怎么活!”田柾国大声地说。

金泰亨嘲弄地笑着点头看了二人一眼,轻轻后退了两步,然后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而后是苦痛的哭声。



之后的几天,“方毅”用了大量的人手一鼓作气灭了“优起”。

金南俊的死讯金硕珍是在葬礼之后才得知的,虽然他从醒来就一直在追问,但其他人都一直搪塞着。金硕珍心下奇怪,只当金南俊大概是伤得重,还没办法来见他。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金硕珍眼神空洞地呆了几秒,然后有些哀伤地笑笑,眼泪却流下来。

“也好,解脱了。”他说。

金硕珍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蒙过头的被子里传来了压抑的哭声。




金南俊的葬礼是在金硕珍醒来后的第二天举行的,天灰蒙蒙的,飘着小雨。

葬礼上闵玧其表现得很平静,待葬礼结束后大家陆陆续续离开,他却留了下来,深深地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一动不动。

田柾国看见了便轻轻走过去,闵玧其没回头,却已然知晓是田柾国。

“柾国啊……”闵玧其叹气似的说着,“你说,我们是正义的吧?”

“应该吧。”田柾国低头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金南俊正阳光地笑着。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好人,我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做着我认为正义的事……”闵玧其慢慢地转头看着田柾国,细细的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像泪水一样缓缓地滑落。

显得如此悲伤。

“直到南俊为我而死,直到金硕珍这个傻瓜为了救我伤成这样……我开始怀疑了。”

“玧其哥,这是我们的责任。”田柾国缓缓道。

“责任?”闵玧其死死地盯着田柾国,“我当然知道我们有责任,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可是柾国,如果有一天,你必须要拿枪对着金硕珍和金泰亨,你开得了枪吗?”

田柾国哑口无言。

是啊,当结束的那一刻,会怎样呢。没有人知道。或许,他真的要拿起枪对着金硕珍和金泰亨,但是他怎么可以开枪呢?他怎么可以这样对真心待他的人呢?

“柾国啊,答应我,如果将来我必须要拿枪对着金硕珍,你一定要阻止我。”

“不会的,”田柾国喃喃道,“珍哥不会做让你为难的事的。”

“我每次都在想,要是他知道了我的身份,知道我一直在利用他,他会不会一枪打死我?”闵玧其苦涩地笑着。

田柾国没再说话,但他心里明白,金硕珍是个哪怕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别人的人。

可是他们,都没有坚信这一点,如果他们相信的话,也许后来那么多悲伤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Pt.14

金硕珍在醒来的第十天终于可以借着轮椅下床了,只是闵玧其在确定了金硕珍没事了之后就一直躲着他,没事也不去看他,每天都不知道忙着什么,几乎不回家。

有一次田柾国见到了闵玧其好奇地问道:“哥,你最近到底在干什么?”

闵玧其低了低眸子,小声说:“柾国,最多两个月,就都可以结束了。”

看着闵玧其脸上解脱似的表情,田柾国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了一股怒气。

“所以你都不去看硕珍哥了……”

田柾国看见闵玧其在听到金硕珍的名字时表情僵了僵。其实他也明白,闵玧其在克制自己的感情。两个月,他和金硕珍的时间只剩两个月而已。结局早已注定,他又何必挣扎。

“玧其哥……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伤害他们?”田柾国抓过闵玧其的手臂,眼中忽而泛起了雾气。

“都会过去的,再痛苦也会过去的。”

像是对田柾国说,也像是对自己说。

“那哥,为什么是两个月?”

“我现在……除了金振豪的犯罪证据,其他人的都拿到了,这里的所有高管,还有……金泰亨和金硕珍的。”闵玧其的神色里是掩不住的悲伤,“下个月,金振豪会开一个庆功会,然后他就会开始着手拓展生意,也就没心思监控我们了。我怎么也找不到金振豪的资料,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他的资料根本不在这儿。”

“不在这儿?那之前的资料你是从哪里找到的?”田柾国问。

“是从阿珍那儿拿的……阿珍管着整个‘方毅’的核心资料,本是不该让其他人知道的,只是他一点也不防着我……”闵玧其低下头,似乎有些内疚。

金硕珍这个人,既天真又有城府,而他的城府从不用在爱的人身上。对于爱的人,他总是无条件地相信的。

“哥,你的电脑密码,是谁的生日吗?你在家中还有弟弟?”田柾国好奇宝宝属性开始表露无遗。

“啊,那个……”闵玧其掏出自己的钱夹,从最深处的夹层里掏出一张照片,“他叫智旻,我的……爱人。”闵玧其看着照片时满眼的温柔,手指轻轻抚着照片上的人儿。

田柾国有些惊诧。他一瞬间想到了金硕珍,他为闵玧其做了那么多,却不知闵玧其心里的人从不曾离开,他的付出根本就是徒劳。

“他是我们局的小警察,特别阳光单纯,每天就只送送档案,查查资料什么的。那时候还小,我没事就捉弄他,他就会不好意思。”闵玧其忍不住弯了眼角,“他们都以为我爱号锡,其实号锡是我的好兄弟,我们上一届警校。他和南俊在一起之后,我劝他不能认真,他却陷进去了,我们就大吵了一架,我便不想管了,没想到他……”

“阿珍他,很内疚没让我见到号锡最后一面的事情吧?”

“你知道?”田柾国有些意外。

“我一早就知道了……就算我立马赶回来也是号锡死后了,根本改变不了什么。我没怪他……我有什么资格怪他?”闵玧其看着地面,眼神变得尤为悲伤。

“玧其哥,你去看看珍哥吧。”田柾国依旧说。

他不是想让闵玧其再纠缠什么,亦不是希望能够帮金硕珍从闵玧其那里得到些什么,只是希望闵玧其可以在剩下的两个月里让金硕珍知道:欺骗他,是他一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

可惜,闵玧其,他不懂。

TBC






王九日

谈恋爱吗闵老师09.

09.

最近有个大事儿,学校的周年庆典要到了,于是,全校人,都疯了。

“田柾国你知道吗,咱学校的五十大寿要到了啊!”田柾国顶着个黑眼圈缓慢转头看着身边莫名激动的金泰亨,“你有病吗金泰亨,学校过生日你怎么比你自己过生日都开心……”

熬了一夜码字的田柾国表示除了闵玧其忽然过来告诉自己说想跟自己在一起之外,一切一切都不值得激动。

金泰亨接了身边学妹递过来的宣传单,指着上面的几个大字对田柾国说:“看着没,全体老师!都要!出节目!!全体!你家小闵闵跟我家小锡锡也要出哈!”

田柾国听了后眼睛瞬间睁到人生最大,一把抢过传单仔细研究。

过了一会儿后田柾国一脸疑惑的抬头,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

09.

最近有个大事儿,学校的周年庆典要到了,于是,全校人,都疯了。

“田柾国你知道吗,咱学校的五十大寿要到了啊!”田柾国顶着个黑眼圈缓慢转头看着身边莫名激动的金泰亨,“你有病吗金泰亨,学校过生日你怎么比你自己过生日都开心……”

熬了一夜码字的田柾国表示除了闵玧其忽然过来告诉自己说想跟自己在一起之外,一切一切都不值得激动。

金泰亨接了身边学妹递过来的宣传单,指着上面的几个大字对田柾国说:“看着没,全体老师!都要!出节目!!全体!你家小闵闵跟我家小锡锡也要出哈!”

田柾国听了后眼睛瞬间睁到人生最大,一把抢过传单仔细研究。

过了一会儿后田柾国一脸疑惑的抬头,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金泰亨。

“泰亨哥啊~”

金泰亨一激灵,我去这语调……“咋了。”

“如果你是玧其哥的话你会怎么样,庆典节目这件事?”

“那还用说,当然是跟号锡哥组个节目然后在全校面前尽情秀呗~”说出这话来金泰亨才感觉不对。“你……你是说……”田柾国欣赏的点点头。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勾肩搭背的密谋了一道,惹得路过的孩子都一脸看变态的表情看那一坨不时发出猥琐笑声的不明移动物体。

挂着大事必成的笑容到了教室,金泰亨得得瑟瑟的到了自己桌前,刚要放下书包就看见自己桌上貌似是被什么人给用笔画了点东西,弯腰仔细一看。

“没良心的金泰亨!!哥哥我把你辛辛苦苦的养到大,你丫的连杯奶茶都没给老子及时送来!!”明白是朴智旻今儿个早来了没看着送的奶茶生气了,赶紧捧着那杯奶茶送给前面的朴大爷。

“大爷~您的奶茶 ~”朴智旻没吱声。

金泰亨把那杯奶茶放在桌子上,翘着兰花指给朴智旻捏肩,掐着嗓子语调跟唱歌儿似的:“大爷啊,奴家今日来晚了,可不要生气啊~”朴智旻还是没吱声,背对着金泰亨自个儿不知道在那捣鼓什么。

非得逼小爷我出大招,金泰亨撸了把袖子,刚得上手准备掐脖子就瞟见朴智旻在填一张花里胡哨的表格,金泰亨歪着头看了会儿,貌似是今年校庆的节目报名单?

朴智旻正填的认真,以为后面金泰亨早走了,转身要拿那杯奶茶,然后就被金泰亨那庞大的身躯给吓了个正着。

“你特么不声不响的站这儿是要吓死爸爸吗!?”

金泰亨倒是把这声怒吼当放屁,一伸手就把那张纸给抽了过来。

“你今年终于肯上台了?”奇怪啊,这朴智旻可是凭着一身好舞技却死活不上台,去年还气的主任点着他脑袋直喊不争气来着,怎么,今年忽然开窍了?

“我哥说今年我要是不上台的话他就把我的漫画给烧了。”

“你哥那么宠你,不会的吧~”

朴智旻抬头幽怨的盯着金泰亨。

“他给我示范了一下,烧了我一本漫画。”

“……”

气氛瞬间凝固。

“不过他烧的是你借给我的那本啦~”

“朴智旻你大爷,那是小爷的珍藏版啊!”

旁边田柾国目睹了善良班长欺压欠揍学生的全过程,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上去把他俩拉开,忽然就被那张报名单上的一个人命给夺去了视线。

“哎,”田柾国戳戳还在跟金泰亨比眼大的朴智旻,“唐华跟你组队啊?你俩怎么凑一块了?”说完瞟了一眼不远处唐华在写东西的背影。

朴智旻揉揉酸涩的眼睛,叼着奶茶吸管吊儿郎当的开口:“怎么,吃醋啊,纳闷人小姑娘明明喜欢你,现在怎么投入小爷我的怀抱了?”

“呀朴智旻你能好好说话吗你,怎么就吃醋了!”

“好了好了,没吃就没吃嘛,急什么眼啊!”这小子要是真成了我哥夫……哎一西~

田柾国表示我只是爱你哥爱的忠诚而已。

“唐华从小跟我一起学舞蹈的,我哥不想让我一个人上台,正好她也要出节目,我们就组队了呗。”

“哦。”这个字把朴智旻噎的一口奶茶差点喝进鼻子里,这浑小子真的是够了!

白了一脸拽的田柾国和旁边笑他刚刚被奶茶呛着了的囧样的金泰亨,站起身来就要赶人。“走了走了,还五分钟上课了,赶紧回去去。”边说着手还呼啦着那张单子,这种赶鸡式的手法成功把他俩给赶回了座位。

正值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粮食。

所以中午的食堂的场面那叫一个壮观。

田柾国站在食堂门口望着一片脑袋犯懵。金泰亨发短信让他来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你哥哥我这么帅,最显眼的那个就是你哥哥我~然后就这样了。

特么的这么些人你让我怎么看哪个最显眼啊!

田柾国扶着门框踮起脚尖伸着脖子往里看,试图在人山人海中找到金泰亨。

“呀!柾国啊!你哥我在这儿!!”田柾国循着声音的大致方向一扫,一件红红的衣服在空中旋转,嗯,是金泰亨能干出来的事儿,抬脚往那里走。

刚找到金泰亨就被一路拉着又出了食堂。

“金泰亨你干嘛,我千辛万苦的进去了找到了你干嘛又出来?”

“哎呀!”金泰亨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指指前面,田柾国顺着他的视线一看,闵玧其和郑号锡在前面。“他俩平时都不来食堂的,今天忽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有奸情!!”

这么一说田柾国也不自觉的压低身体压低声音,“那咱俩跟上去?”

“嗯。”

“玧其哥,主任有没有跟你说老师在周年庆上要出节目的事啊?”一提这事儿闵玧其就头疼,前两年都不这样的,干嘛忽然心血来潮要搞这么一出,对于平常只看不搞的闵玧其来说就很那啥好吗!

“啊,说了。怎么,你有想法啊?”

郑号锡被他那无可奈何的语气给逗笑了,一把揽住闵玧其的肩头,一副哥哥罩你的架势,殊不知身后两个人的脸色有多难看“嘿嘿,别丧着个脸嘛!跟你说个好消息?”

闵玧其抬头看他,“嗯哼?”

“高二那年不是哥给我作了首曲子作舞曲嘛,今年哥给我弹琴,我跳舞,怎么样?”

闵玧其一想,也行,反正这几年闲的没事就去琴房转转,也没生疏到哪里去,再说那年的那个节目反响也不错。眼看着闵玧其就要点头,后面那俩小子直接就窜进了他俩中间,一边一个的挽着手臂。

“不行!!!”

“怎么了啊?”郑号锡对于眼前的这个大型犬有些懵,况且这只大型犬还,扒在了他身上……

“对啊,话说你们俩是从哪里窜出来的啊?”闵玧其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只紧挽着他手臂不放还一脸决绝的兔子。

“你只能跟我组队!!”论大型犬与兔子的同步几率。

“哈!?”

说实话他们四个这个姿势啊,在路上回头率还是蛮高的,特别是刚刚闵玧其跟郑号锡那声震惊全校的“哈”,所以现在怎么说呢,他们被包围了。

郑号锡看看周围的人,再看看死赖在他身上不下来的金泰亨。“泰亨啊咱先下来好吧,有什么话好好说哈……”

“我不!你答应我!”

“不是,答应啥啊?”

“跟我组队表演节目!”

“又不是说说就行的,要从长计议的啊,来你先下来,咱好好说。”郑号锡放软语气,试图先稳住这固执的小子。

“我不!你答应我!”

郑号锡扛不住金泰亨的体重,眼看着就要倒,想着倒在这么些人面前也太失态,瞟了眼对面同样被磨着的闵玧其,对不住了大哥,弟弟我先走一步。“好好好我答应你!”

金泰亨听了这话,兴奋的跳了下来。郑号锡还没来得及好好吸一口空气,就被这虎小子一把给抱住。

俄滴个神啊,我选了个什么样的课代表啊真是。

“哥~跟我组队就不行吗?”田柾国拽着闵玧其手臂晃啊晃,他就不信磨不动这块石头,就铁杵还带磨成针这种操作,他死活都要磨出藏匿在石头下面柔软的心脏来。

闵玧其被他晃的发昏,摆了个停的手势,田柾国亮着眼睛以为有机会。“给个理由啊。”

数学老师就这点讨厌。

“你看啊玧其哥,你弹琴弹得好对吧,号锡哥跳舞跳的好对吧,你们俩组队的话是一个好节目,如果各跟我跟金泰亨两个废柴搭的话那就是两个好节目啊!”田柾国的脑回路还是蛮奇怪的。

但是闵玧其被说服了。闵玧其的脑回路可能也有点奇怪。

“那就这样,我跟你搭。”田柾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着眼睛都不带眨的,知道闵玧其笑着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才反应过来。

“我就知道玧其哥超好的哈哈哈!”

围观群众懵b的看着这抱起来的两对。

哇!

现在的小青年啊!

真是青春啊!

路过的主任摸着自己的八字胡感叹。

_______TBC._______

三色猫
三个人的电影, 为什么泰泰不能...

三个人的电影, 为什么泰泰不能有姓名????

三个人的电影, 为什么泰泰不能有姓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