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申骏逸

328浏览    9参与
卷耳鱼(闭关成仙)

专属渴望 大明星x小迷弟

     


○私设如山

○双向暗恋

○遥遥顶替哥哥身份期间

○小学生文笔,ooc

○封景是攻!!!!!


“骏逸,这场戏你可以吗?”“放心吧,Vicky姐,我没事”看着申骏逸一副轻松的姿态,Vicky舒展眉心点点头,沉吟片刻后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句“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别硬撑”申骏逸有个秘密, 他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曾经的他抗拒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与人接触,哪怕隔着衣服,都会让他恶心颤抖,即便是他的亲哥哥也仅是不厌恶。


孩童是一个天真、残忍的混合体,毫不吝啬的倾注入难以想象的恶意,眨着纯真的眼睛,乖巧的笑着吐露出恶魔般言语。校园的一角向小申...

     


○私设如山

○双向暗恋

○遥遥顶替哥哥身份期间

○小学生文笔,ooc

○封景是攻!!!!!


“骏逸,这场戏你可以吗?”“放心吧,Vicky姐,我没事”看着申骏逸一副轻松的姿态,Vicky舒展眉心点点头,沉吟片刻后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句“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别硬撑”申骏逸有个秘密, 他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曾经的他抗拒甚至可以说是厌恶与人接触,哪怕隔着衣服,都会让他恶心颤抖,即便是他的亲哥哥也仅是不厌恶。


孩童是一个天真、残忍的混合体,毫不吝啬的倾注入难以想象的恶意,眨着纯真的眼睛,乖巧的笑着吐露出恶魔般言语。校园的一角向小申骏逸张开出它凶恶的獠牙,怪胎;变态;歧视;同情…自此遍体鳞伤的申骏逸不得不锁住他的翅膀,学会了忍耐,忍着一切正常人不该有的表现,将自己牢牢的圈在套子里,可不知何时有个人悄然点燃了自由的火焰,星火燎原。


“逸哥,到你了”“哦,好”申骏逸迅速收拾好情绪,快步走过去。封景看着来人轻抚下唇,眼波流转间闪烁着细碎的星光,不知想到了什么,隐晦的勾起嘴角。“3,2,1,Action”一声令下,两人迅速进入状态,申骏逸一把拉住封景的手臂一扯,揽着他的腰,另一只手一撑,发出“啪”一声按到墙上困住封景,两人就以这个姿势静静的凝视着对方,空气的温度隐隐上升,下一刻唇齿相贴,一种奇妙的感觉在申骏逸的感官中炸裂,香香,甜甜,软软的,好像也没有那么难接受,忍不住舔了一下…


我都干了什么,这算是性骚扰了吧,完了…结束后,申骏逸欲哭无泪的缩在洗手台前,不停的向脸上扑着冷水,忍不住又开始回忆刚才的触感。


“擦擦”“谢谢啊”申骏逸接过纸张迅速擦干脸,一抬头撞上意淫主角似笑非笑的眼神,热气瞬间在脸上蒸腾起来,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在几分钟前舔过的唇上,香软饱满,好像比之前更诱惑了,申骏逸喉结微动,不自然的移开视线乱瞟。“别动”指腹轻轻擦过他的脸颊,温热的体温钻进毛孔,一枚红彤彤的申骏逸新鲜出炉,睫毛轻颤,全部的感官调动到指腹擦过的皮肤,轻柔的,清凉的…“好了”手指离开脸颊,申骏逸不适的拧眉,想要…想要更多接触,想紧紧贴着皮肤,想…


“嗯,生病了?”封景突然上前一步,手背贴上申骏逸的脸颊,脑内瞬间爆炸,申骏逸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靠上洗手台,封景身子一倾,按着他的后脑额头相抵,好近…“你的心跳,好快”封景的手不知何时按在申骏逸的胸口,那戏谑的语气,让申骏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美好的唇形微微勾起,双眼微瞌,像有个个小勾子轻轻划过心头,该死的性感!色从胆边生捧着封景的脸亲上去。


我发现了一个瑰宝,他不惧风雨雷火,肆意的翱翔苍穹,高傲的脊梁从不肯向所谓“规则”低头,桀骜毒舌下缓缓流淌着致命的温柔,糟糕的初遇,不在意的挑眉“嗯,奇怪吗?不过就是个洁癖过度的普通人而已。”我仰慕他,渴望着他的触碰,渴望着他眼底的星辰,渴望他。


亲亲我我搂搂抱抱险些擦枪走火的两人终于亲热够了,封景靠在墙边看着申骏逸整理衣服,抚摸下唇,不由得想起那个在机场冒冒失失撞进自己怀里的小棕毛犬,那一瞬封景莫名的生出了“这个人会跟我很契合”的想法,灵魂伴侣,脑子里忽然闪现出这个词,若不是后来小卷毛趴在洗手台上大吐特吐抗拒与人的接触,当天人就被拐跑了。不过多费这几个月也算超值,不仅更让封景加深了当初一闪而过的念头,而且还得了份的专属待遇,抗拒所有人除了你,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吗?


他的思想,他的观念,他的执着,他的羞涩,他的笑,他的身体…完美的贴合了封景对于伴侣的想象,或者说,这个想象就是以申骏逸为蓝本产生的。封景低头看着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和紧紧缠绕的手腕,嘴角翘起,眼睛里闪着得逞的得意,锁住你了,还不知名的小替身。


徐家男团侦探社-尹慕雪

自我主张 【申骏逸×封景】 下一个牺牲者

Chapter6 下一个牺牲者

排查嫌疑人自然有警方的协助,高飞他们自然是心安理得的回去休息,不过申骏逸是被康凯和重离影响的有些心理阴影了。

高飞安慰道:“没什么好怕的,大哥会保佑你的。”然后面对申骏逸略微嫌弃他表情强烈表示:“我说的可是真的,大哥可是‘徐愿池’,海宝都知道。”

申骏逸这次变成了一脸嫌弃。

……

封景看着申骏逸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还在一直研究放在桌上的资料最终还是忍不住走到他面前把他手里的东西都拿走顺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他们说什么了?”

“什么说什么?”申骏逸觉得莫名其妙。

“你这心不在焉的样子能办好事吗?”封景挑了挑眉,“说说,是不是被康凯吓的?”

能不能不...

Chapter6 下一个牺牲者

排查嫌疑人自然有警方的协助,高飞他们自然是心安理得的回去休息,不过申骏逸是被康凯和重离影响的有些心理阴影了。

高飞安慰道:“没什么好怕的,大哥会保佑你的。”然后面对申骏逸略微嫌弃他表情强烈表示:“我说的可是真的,大哥可是‘徐愿池’,海宝都知道。”

申骏逸这次变成了一脸嫌弃。

……

封景看着申骏逸心情不怎么好的样子还在一直研究放在桌上的资料最终还是忍不住走到他面前把他手里的东西都拿走顺势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他们说什么了?”

“什么说什么?”申骏逸觉得莫名其妙。

“你这心不在焉的样子能办好事吗?”封景挑了挑眉,“说说,是不是被康凯吓的?”

能不能不要那么直白……申骏逸一下子头疼,纠结了一会儿道:“他说我也是剧组的人,说不定会被犯人盯上。”又停顿了一会儿,想到重离的话,还是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问:“你们抓的犯人都只是普通人吗?”

封景听了愣了一下,就觉得指不定又是哪个胡说八道了,但其实也不无道理:“要真有什么非人类的罪犯也用不着你出面去抓。”又想了想似乎也是怕申骏逸又出什么心理阴影又补了一句:“这里有这些事交给重离就行了,除了他休假的时候。”

听封景这一说申骏逸是放心了一点,不过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为了保持自身形象的问题封景还是先放了申骏逸两个小时的假让他回去把自己收拾一下,拍戏是暂时拍不成了,还是破案要紧。

回到自己家的申骏逸突然觉得有些不太习惯,也许是一下安静下来了什么想法都会出来,也有可能是因为发生了那么多事受了不少影响的关系。

申骏逸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又想起了高飞的那句话……大哥是“徐愿池”。

不管是真是假还是稍微求一点运气吧:“大哥你应该不会不管我的,我是主角我不能死。”还很认真的拜了一下。

……

侦探社办公室内,封景正看着电脑上重离传来的文件,五年前的一桩悬案,也是发生在同一个地方。死者是一名女性,在公寓内是独自居住的,不过社会关系似乎很复杂所以周围的居民还有保安也无法确认是谁下的手,调查受到了阻碍,不过警方倒是很负责的一直在查。一直到三年前出了那场事故之后整幢房子被毁了所以没有办法找到任何线索也就不了了之了。

“按照惯例,当中一定有什么和这次案件有关联的地方吧。”小雪单手撑着头搁在办公桌上俨然一副很随便的样子。

封景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开始说教:“我知道现在没别人这也算是你家也请你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干嘛?我难得放假都不让我歇一歇。”

“你要休息就回家躺着,干什么都是你的自由,别没事就占着人家的身体。”封景强忍着要打人的冲动,“你也该知道脑电波传送很伤身。”

“我可是两年没跟你们正面交流了,封景你还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封景还是选择头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然后对面这位还是不死心的跟着凑到他面前还非要面对面。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封景知道某人的执着程度就不想再多废话什么了。

“让我帮帮你们呗,毕竟也是我先给的提示啊。”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封景在心里骂了一句。

而这时申骏逸正好回来,因为门没关上也就直接看到了眼前这场景,不得不说,这个角度看上去确实有点……

“那我晚点再来找你。”

申骏逸os:准时到就是个错误啊。

封景心里倒是感谢申骏逸这么守时了,申骏逸问:“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别多想,那是你大哥。”封景回答。

这下倒是把申骏逸雷到了,不过看小雪刚刚出去那架势也确实觉得气质和上次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看到申骏逸震惊的样子还是笑了那么一下,还是道:“这个高科技的问题暂时不谈,现在有了新的线索你先过来看一下。”封景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起身把位子让了出来去收摊在茶几上的一堆资料。

也许是查案心切申骏逸也没有多顾虑就顺势在电脑前坐下了。

“这次这个死者还是五年前被害人的叔叔?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了。”申骏逸一目十行看完后感叹,“不过当初案发时这个人并没有去过这里又是怎么扯上关系的?”申骏逸抬眼看到封景拿着资料站着看着他的时候才想起现在自己做着的位子意识到某种严重性。刚想站起来封景说:“你坐着。”

“哦……”申骏逸就这么坐了回去。

“让我想想……”封景漫不经心的靠坐在办公桌上,“露白查到6年前开始今天死的这个龚长明明里暗里不断地在骚扰那位被害人勒索了数十万,虽然当初被害人特意隐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报了警,但是最终查明后当地的警方因为这是他们的家事就没有再理,而且被害人的把柄在龚长明手里也没有办法继续追究下去。”

“杀人的人永远以为自己是在声张正义,却不想其实自己这种行为和那些犯罪者有什么两样。”申骏逸却是突然感叹。

“那也未必吧。”封景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就像康凯那样,论起犯罪心理其实没有比他更拿手的了,他被称为‘犯罪的艺术家’。也是少有的惹不起中的惹不起之一。”

所幸,他不是反派中的大boss。申骏逸是这么想的,但是谁又能知道呢?毕竟自己大哥创造出来的他们所有人都是挺复杂的,包括他自己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个什么样的人。

傍晚的时候张露白那里收到了邮件,嫌疑人的排查名单已经出来了:一个是同为场工叫施毅的男人,案发前一晚高飞见过,不过虽然其他场工作证说他并没有离开宿舍什么的,但是也不排除这几个作伪证的可能,毕竟他和死者是有相当的矛盾,这又是牵扯到了欠债不还的问题,所以重离还是决定把他先放在嫌疑人名单里了;第二个是赵琪雅,五年前被害人的姐姐,到去年为止都在法国,最近才回来,原本美满的一家四口,现在只剩了她一个,按常理说不恨死龚长明才怪了;第三个是辛雨,这部戏这个单元的女演员之一,调查了底细才知道她是五年前被害人的闺蜜,进这个组是完全偶然,但是看到好姐妹当年惨死自己调查过趁这个机会去杀人也不无可能。

“确定真的没判断错吗?我觉得除了第一个男人之外这两个真的没能力去掐死死者吧。”申骏逸疑惑道。

“有没有能力不是光看外表就能知道的。”封景回答,“除了那些异能者之外,也有的时候没有必要自己动手,比如说……买凶杀人,共犯的存在。”

然而这个时候张露白急匆匆赶来也没顾得上敲门:“二哥,出事了。”

“怎么了?”

“辛雨死了。”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一个简短的群宣,群规矩不多,只...

一个简短的群宣,群规矩不多,只要是乔叔剧中的任意角色都可皮,每皮限3,可对戏 闲聊 开车,欢迎小可爱的加入。

一个简短的群宣,群规矩不多,只要是乔叔剧中的任意角色都可皮,每皮限3,可对戏 闲聊 开车,欢迎小可爱的加入。

徐海乔爱吐小舌头

【171207】《那抹属于我的星光》申骏逸剧照高清无水印4P

【171207】《那抹属于我的星光》申骏逸剧照高清无水印4P


徐海乔爱吐小舌头

【徐海乔剧照高清无水印3P】
《那抹属于我的星光》申骏逸

【徐海乔剧照高清无水印3P】
《那抹属于我的星光》申骏逸

存粮小柜子

【天逸】熬汤(有TAG你也不知道谁是谁)

善者过桥饮汤,罪者坠河沉浮。


孟婆已经记不清自己站了多久,熬了多少碗汤,也许面前这个新魂已经不知多少世经过奈何桥,喝下自己递上的汤,谁知道呢。


但这个新魂没有喝汤,因为孟婆发现锅里的汤竟见底了。


孟婆让新魂等一等,她让熬汤鬼再熬一碗来。


新魂却问熬汤鬼叫什么名字。


熬汤鬼没有名字,但新魂可以叫他“汤”,反正他就是熬汤的。


汤还是新魂的时候也上了奈何桥,但他不愿喝汤不愿遗忘,他说他要等一个人,他要和那人一起走。


孟婆的心比石头还硬,何况有几人知遗忘是剂良药,多少神佛妖精鬼怪求不可得又奈何,自然不会理会汤。


那时的汤心中都是凡情,只觉得世间只有情爱才...

善者过桥饮汤,罪者坠河沉浮。


孟婆已经记不清自己站了多久,熬了多少碗汤,也许面前这个新魂已经不知多少世经过奈何桥,喝下自己递上的汤,谁知道呢。


但这个新魂没有喝汤,因为孟婆发现锅里的汤竟见底了。


孟婆让新魂等一等,她让熬汤鬼再熬一碗来。


新魂却问熬汤鬼叫什么名字。


熬汤鬼没有名字,但新魂可以叫他“汤”,反正他就是熬汤的。


汤还是新魂的时候也上了奈何桥,但他不愿喝汤不愿遗忘,他说他要等一个人,他要和那人一起走。


孟婆的心比石头还硬,何况有几人知遗忘是剂良药,多少神佛妖精鬼怪求不可得又奈何,自然不会理会汤。


那时的汤心中都是凡情,只觉得世间只有情爱才是至理,而遗忘情爱就是罪无可恕,汤将一锅孟婆汤都泼入忘川河。


忘川河中满是挣扎不得上岸也不得下沉的恶鬼,要永生永世品尝悔恨与痛苦,但这锅孟婆汤却叫一些被判永远铭记罪行的恶鬼遗忘了罪恶,重新变成白纸般浑噩的魂魄从忘川飘上岸。


汤因此获罪,失去名字,要在奈何桥上熬汤赎罪,直至将那锅被泼尽的孟婆汤满盈。


“老婆子不知自己熬了多久的汤,但老婆子也不曾将这锅熬满过。”


汤没有姓名就不再有知觉,就成为一个只会赎罪的机器,但汤到底是留在奈何桥了,也许他等的人已经无数次经过他了,而他却认不得。


孟婆讽刺道:“如果汤现在有知觉,他或许还能为他之前的冲动幼稚感到后悔。”


“但是能等待,我觉得很好呢,互相等待不就是相守了吗。”新魂却道。


这话让孟婆一惊,新魂让她想到当年那个汤。


她看了看自己的锅,锅里无汤可泼,孟婆心里微微放松,催促熬汤鬼快些熬汤。


汤熬好了,孟婆催新魂快喝。


新魂拿起碗,忽然笑了,他问孟婆:“喝过孟婆汤真的会忘记一切吗?”


孟婆不知为什么觉得这新魂笑里看出什么令她冷意入骨的东西,但新魂没有再说什么,仰头饮尽孟婆汤便走向轮回门。


空碗被搁在桌上,孟婆安下心来,再怎么古怪,喝下孟婆汤凡尘皆忘也不会有差池了。


忽的,孟婆拿起空碗在一嗅,大惊失色:“草莓味!地府哪来的这人间浆果!”孟婆去看汤,汤却依旧像个对一切都无知无觉的赎罪机器,一如往常。


此时,却听一声响彻地府的鸣钟之声,孟婆望向钟鸣来处,是轮回门。


钟鸣之时,罪魂收押。


此事之后,忘川河中多了个无名的渡魂鬼,听说这鬼是当年汤大闹奈何桥时饮下馋了孟婆汤的忘川水而重获轮回机会的罪魂。


本来他魂体的罪恶已被孟婆汤洗净,地狱也奈他不可,但不知为何,好不容易等到机会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他却在轮回门前说出他为人时偷人活心为必死恋人逆天改命的罪行,这才被发现是忘川河逃脱的罪魂。


因为他喝过孟婆汤,身上无罪不能入忘川,阎王只能判他在忘川河上掌舟,什么时候渡尽河中罪魂,什么时候再入轮回。


孟婆站在桥心,面前是永远不会满盈的汤锅,汤在桥边熬汤,桥下一叶小舟驶来驶往。


“汤,你那日泼汤,是早有所谋。”孟婆嘶声道,但熬汤鬼只是背对着她面对着忘川沉默不语。


“汤,你以为你和他真的将地府玩弄鼓掌中了吗?你们以后一个桥下渡魂鬼,一个桥上熬汤鬼,全都无知无觉永不得轮回,你们输了。”孟婆快意的刺道,只是那碗玩笑般的草莓味孟婆汤,还有新魂那奇怪的笑,却将永远刺藤般缠绕她质问她---


“喝过孟婆汤真的会忘记一切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