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男朋友

37.7万浏览    14802参与
CAM-叶阐
不知道这个人你们认不认识😏

不知道这个人你们认不认识😏

不知道这个人你们认不认识😏

无瑕公子
第3587天.在看一部纪录片,...

第3587天.
在看一部纪录片,《纪实72小时》。
看完了中国版第一季和已经更新的第二季前两集。短暂时光里的人生百态,好好活。
有空看看日版。

第3587天.
在看一部纪录片,《纪实72小时》。
看完了中国版第一季和已经更新的第二季前两集。短暂时光里的人生百态,好好活。
有空看看日版。

树

被男友吸干后,我成了一张A4纸

1


再次路过那家冰淇淋店时,大亦的心被针扎似的刺痛了下。


这是她和程嘉分手的第47天,分手原因很烂大街,程嘉劈腿了。


当时是周末傍晚,大亦刚从老家回到A市,给男友发完信息后,热得口干舌燥的她决定去平常那家店买冰淇淋。


那是家拥有十多年历史的小店,只卖冰淇淋,老板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每次见到大亦和程嘉,都会笑眯眯道:“你要香芋,他要香草,对不对?”


而大亦总会清晰又响亮地喊一声:“哎!”


然而这一次站在马路对面,她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


程嘉和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女孩各拿着一个甜筒从店里走出来,有说有笑。女孩剥开纸张,把甜筒递到程嘉嘴边。程嘉咬了一口后,盯着女孩一动不动...

1


再次路过那家冰淇淋店时,大亦的心被针扎似的刺痛了下。


这是她和程嘉分手的第47天,分手原因很烂大街,程嘉劈腿了。


当时是周末傍晚,大亦刚从老家回到A市,给男友发完信息后,热得口干舌燥的她决定去平常那家店买冰淇淋。


那是家拥有十多年历史的小店,只卖冰淇淋,老板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每次见到大亦和程嘉,都会笑眯眯道:“你要香芋,他要香草,对不对?”


而大亦总会清晰又响亮地喊一声:“哎!”


然而这一次站在马路对面,她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


程嘉和一个她从来没见过的女孩各拿着一个甜筒从店里走出来,有说有笑。女孩剥开纸张,把甜筒递到程嘉嘴边。程嘉咬了一口后,盯着女孩一动不动。女孩笑着推了他一把,接着竟是凑过去,舔掉了对方嘴角的巧克力。


一团大火在她胸腔内熊熊燃烧,甚至发出哔啵的声响。绿灯亮起的瞬间,她像一头猛兽一般冲过去,使劲浑身力气把程嘉推倒在地。


后来,大亦再也没去那家店光顾过。


失恋后,她的世界变得无比灰暗,无论朋友怎么安慰,都好不起来。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有些后悔,要是当初假装看不见,现在也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走在街上。


实在太差劲了。


一个人走着走着,困意开始阵阵袭来。大亦正要原路返回,却发现前面那家馄饨店的隔壁不知何时多出一家新店。


那店说新不新,只不过大亦在这住了两年多,对附近一带熟悉无比,唯独这复印店她从未见过。带着一丝疑惑,她向那家店走去。


和所有复印店一样平平无奇,店内除了一堆电脑,文印机和一沓沓白纸,再无其他。老板是个肥胖男人,此刻正全神贯注地打游戏。见大亦进来,头也不抬地问:“照片带了吗?”


大亦一头雾水,“照片?什么照片?”


听到这句话,老板抬头瞟了眼大亦,嘴里嘀咕着,“新来的。”这才放下手机,“请问是失恋、丧偶还是爱而不得?”


“什么?”大亦一听,更懵了,这不是复印店吗?


“请看你背后墙上贴的那张说明。”


大亦转过身,果然看到墙上贴着张纸,她扫了一眼,抓取了一些关键句,诸如“可通过所爱对象的照片复印出和真人无异的复制人”、“复制人待感情始终如一,绝不背叛人类”等等。


“这……假的吧?”她是穿越了吗?要是有这样的技术,热搜恐怕早爆了,她不可能不知道。


“如假包换,要不要试试?”


“多少钱?”


“五百一单,永久包退换。退换也是这个时间点过来就好。”


2


翌日,大亦收到一个快递。


这快递又大又沉,大亦搬不动,只好用拖。正好碰到下楼买菜的房东,两人才一前一后抬了上楼。


“这么沉,不会是尸体吧?”房东冷不防来了句。


“什、什么?”


“开玩笑的,那么紧张干嘛。”


房东走后,大亦盯着地上的快递,内心砰砰直跳。不会真是尸体吧?她蹲下身,忐忑地剪掉纸箱上的透明胶。剪到一半,发现一丝不对劲。


纸箱在动。


她停下手头动作,仔细聆听。下一秒,纸箱剧烈地颤抖起来。


“妈、妈啊!”大亦吓得扔了剪刀,像只炸毛的猫一样跳到沙发背后。


纸箱发出喀嚓喀嚓的摩擦声,过了好半天,房间才恢复平静。大亦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却整个人愣住了。


前男友程嘉就站在一堆纸皮中,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大亦内心五味杂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竟是哇一声哭了起来。


翌日,大亦一下班就往家赶。


忘了昨晚是怎么过来的,等她再清醒时,窗外的天已经亮了。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程嘉”趴在床边睡着了。


窗帘拉开了一条缝,细碎的阳光照在程嘉脸上,美得像尊陶瓷。大亦忍不住戳了下他的脸,竟是温的软的。就在这时,程嘉睁开了眼。


“你瘦了。”


程嘉站起来坐到床上,捧起大亦的脸,说出见面的第一句话。


“你……有程嘉的记忆?”


“嗯。”眼前的程嘉笑笑,“他做了坏事,伤了你。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成为他那样的人。”


程嘉说,晚点要给她个惊喜。想起早上出门前对方依依不舍的模样,大亦的心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路过那家馄饨店时,她随意扫了一眼,却发现,隔壁的复印店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不过当下她心情好,也就没去细想个中缘由。


一进家门,一股诱人的香味扑鼻而来。大亦走到客厅,只见穿着围裙的程嘉端了盘清蒸鱼从厨房走出来。


“我给你做了顿饭。”


大亦惊讶地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又环视了一圈收拾齐整的屋子。


“吃饭吧。”程嘉走过来,亲昵地搂住了她的腰。


大亦觉得自己像在做梦。眼前的程嘉,分明就是那个和她谈了两年恋爱的程嘉,分明又不是。程嘉不会做饭,睡觉总是背对她,还是个中央空调,然而这些缺点在复制人程嘉身上一概没有。


除了不必吃喝拉撒,复制人程嘉和人类基本无异,情感上更是绝对专一。每天忙完家务,程嘉就在家等候大亦的归来。


被爱滋润的大亦很快恢复了往日神采,就在她以为一切都要回归正轨时,那人再次出现了。
那是她的前男友——真正的程嘉。


3


在公司楼下看到程嘉的瞬间,大亦有些恍神,直到对方走过来捉住她的手腕,她才猛地惊醒,眼前这人,是那个毁了她美好冰淇淋店回忆的渣男。


“大亦,你听我说。”不等大亦开口,程嘉先发制人,“我知道我混蛋,也知道你恨我,但我已经下定决心去改,因为我是真心喜欢你——”


大亦又何曾不是呢?就算身边好友个个劝分,她还是选择了信任;尽管分手了,有关对方的东西还是保留得完完整整,心想也许哪天会复合呢?对方会回心转意呢?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过要点头说“yes”,但是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她不再需要程嘉了。


比起善变的人类,她更愿意选择那位爱她如生命的复制男友。


程嘉万万没想到,一向哄哄就好的大亦竟拒绝了他。于是他表现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强行抱住想要离开的大亦。就在大家看戏看得正欢,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你对她做什么!”


话音刚落,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将大亦拉向后方。


“大亦已经有男朋友了,请不要再来打扰她。”


那声音铿锵有力,带着一丝警示性意味。大亦正想开口道谢,那人却搂过自己的肩走出写字楼。


“刚才真的……很不好意思。”


直至走到人少的道路, 肖悦才恢复原状。此刻他双耳通红,头埋得低低的,声音也柔柔的,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帮大亦摆脱前男友纠缠的人正是同事肖悦。肖悦是公司新来的员工,因为个性内敛害羞,加上长得可爱,在女同事间备受欢迎。大亦虽略有听闻,不过正儿八经的打招呼,还是头一次。


大亦摇摇头,道了声谢,发现肖悦的耳朵红红的很可爱,忍俊不禁。


经过一番聊天,大亦才得知,原来肖悦和自己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且比自己小一届。有了共同话题,两人相聊甚欢。就在大亦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个连渣男都舍不得抛弃的没用鬼时,肖悦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是的。”


他深吸一口气,仿佛酝酿了许久,“学姐才不是没用的人。我,大学的时候就知道学姐了,学姐一直待人很亲切,总是为别人着想,只要有学姐在的地方,一切就会变得很轻松……我一直都很佩服学姐,所以……”


所以他才想做出改变,为的就是能有朝一日,以更好的模样出现在对方面前。


“我……一直都很喜欢学姐,无论怎样都喜欢……”


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大亦惊呆了。


不过惊讶之余,更多的竟是感动。因为从没有人这么真诚地夸过她,她身上那些再平凡不过的东西,在别人眼中竟成了闪闪发光的亮点。


大亦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独自回了家。晚上,复制前男友依旧做了她爱吃的菜,饭后两人还腻歪了会儿,不过大亦却有点心不在焉。


“一旦投入到一段恋情里,就要为对方付出源源不断的爱了吧,尽管结果是未知的……爱一个人,真是一件心累的事啊。”


她只是随口抒发了下心中所想,程嘉却紧紧抱住了她。


“你不需要去付出,只管尽情享受我给的就好。”


这是一句细思极恐的话,但大亦当时并未深入思考。她打了个呵欠,往程嘉怀里蹭了蹭,便安然睡去。


4


程嘉发现他的主人大亦最近有点不对劲。


看手机次数变频繁了,通话时间变长了,下班时间越来越晚, 有时甚至不回来吃饭。


当然,程嘉不会开口去问个中缘由。毕竟对大亦来说,他只是一个在对方寂寞时有求必应的替代品。


不过这天大亦出门后,程嘉还是悄悄跟在了后头。


因为长相和身份,程嘉一直遵守着良好规则,极少在外露面,此刻他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站在离大亦稍远的地方,看到一个男生向她跑来。


那男生白白净净,唯独一双耳朵通红得很。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大亦便自然地挽过对方,一同向公交站走去。


等公交期间,男生还跑到附近给大亦买了包子和豆浆,甚是体贴。车来了,男生替大亦扔了垃圾,然后搂着她上了车。


从车窗上看到的那张脸,怎么都是一副享受着被爱的幸福模样。


“看来得回去汇报了。”程嘉看着那张脸,压低了鸭舌帽。


周末,大亦意外起了个早,坐在梳妆台前精心打扮。完毕,她从衣柜挑了几条裙子,边在镜前对比着边问身后的程嘉,“ 哪条比较好看?”


“你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程嘉从身后抱住大亦。


“讨厌啦。”嘴上说着讨厌,大亦嘴角却微微上扬。末了,她挑了一条橘色的吊带裙,“就它吧。”


大亦今天有约会。她并没有告诉程嘉,自己最近在和肖悦交往。她有想过这样会不会很过分,但程嘉又不是真正的人类,怎么可能算恋爱对象呢。


“我今天有事要出去,晚上不回来吃饭了,记得等我睡觉哦。”


程嘉温顺地点点头,又用一副恋恋不舍的语气说,“要早点回来啊。”


晚上八点多,程嘉走进一家店。店内除了一堆电脑,文印机和一沓沓白纸,再无其他。老板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头也不抬地道,“带照片——哎?”


“她‘犯规’了。”程嘉只说了一句。


“哈哈哈,你被绿了吗,果然,逃不了的命运,这就是人类啊!”


虽说复制人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买家提供源源不断的爱,但大亦当时遗漏了一点,那就是买家也必须尊重复制人,期间不得和别人交往。


说罢,老板走到一台机器前,抽出一张白纸,再接过程嘉带来的照片,开始操作起来。随着轰隆一声,一团白烟缓缓升起,一名身穿橘色吊带裙的女孩从烟雾里走了出来。


“你,负责男方。”


5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亦再没见过那家复印店,馄饨店隔壁一直空着。她深知这是一家非同寻常的店铺,如果没有满足一定的条件,它是不会自动出现的。


实际上她打算把复制人程嘉退回去,却不知如何开口,毕竟两人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日子。不过她现在和肖悦一起了,晚上再单独面对程嘉时,让她有种罪恶感。


肖悦也不是没有问过她要不要搬到他那儿住,毕竟女孩子一个人住终究不安全,但一想到前一段恋爱的结果,大亦还是拒绝了。


那店老板说过,他一般在晚上营业,然而大亦在那家馄饨店附近蹲了三个晚上,也没等到那家店出现。


就在第四个晚上,大亦像以往那样对程嘉说“我出去散一会步”,程嘉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点头,而是说,“我陪你一起去吧。”


大亦本想拒绝,不过看到程嘉异常坚定,于是说,“好吧。”


两人在小区里慢慢逛着。表面看上去,这是对令人羡慕的情侣,不过大亦眼下只盼着赶紧到那家馄饨店去。就在这时,程嘉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大亦微怔了下,正想回答,却见前方那家馄饨店的隔壁,赫然出现一家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店。


“走吧。”程嘉牵起大亦的手,准备朝复印店的方向走去。


“怎么会……”出现了!大亦这才恍悟,程嘉就是那个条件,不过,程嘉怎么知道她要去复印店呢?


“我存在的理由就是你,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程嘉看着大亦,目光依旧温柔,“一旦你有别人了,我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所以——把我退了吧。”

话毕,程嘉的微笑逐渐变得苍白,随着一阵风拂过,程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脚下一张A4纸。


大亦拾起那纸,乍一看和普通纸张没有任何区别,触感却不同,比一般纸张要厚,且摸起来……竟有点像人类的肌肤。大亦不愿再想,拿着它踏入店内。


“老板,”大亦把那张A4纸退回去,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新照片,“请帮我复制这个。”


照片上,是一个皮肤白净,看起来有点可爱的男生。


6


这一次的快递似乎特别的沉。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大亦特意带了个小推车到便利店去取,然而不知为什么,她使出吃奶的劲去推,轮子依旧岿然不动。


“又搬尸体啊?”


大亦循声望去,是房东。于是两人像上次那样,打算一前一后抬上楼。


“好奇怪啊,为什么我抬不动……”大亦使尽浑身力气,却怎么也无法将货物的另一端抬起来。说起来,她最近频频出现这种状况,茶壶、手提等稍重的物品拿起来特吃力。


“你是不是购买了复制人?”


听到这句话,大亦的心猛地一紧。她原想用开玩笑的方式搪塞过去,却发现房东一脸严肃。


“是的。”沉默半天,大亦败下阵来,“不过,你怎么知道?”


“赶紧退回去吧,别用这玩意儿。”


“为什么?”


“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大亦还想问下去,房东却摇摇头,冷着一张脸地走了。大亦也没多想,她只当是房东瞧不起复制人才这么说,低头继续拆快递去了。


然而几天后,又发生了一件怪事。


当时大亦和肖悦两人在餐厅吃饭,像以往那样有说有笑。就在大亦夹起一颗丸子放入嘴里时,她的瞳孔猛地放大,手一扔,筷子铿锵掉落在地。


就在刚才,她的手指……变成了和A4纸一样的白色!


她被这渗人的白吓得一阵眩晕,察觉到异样的肖悦立马起来扶她,“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事。”大亦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手指不知何时又恢复了原样。


难道是幻觉?
“别吓我,要不要到医院检查下?”肖悦认真地看着大亦,眼神里尽是不安。看到如此关心自己的男朋友,大亦莫名想起了复制人。
“没事,放心啦。”


下班后,大亦还是决定找房东一趟,她觉得房东有什么事情隐瞒着她。结果对方叹了口气,说,“我给你看点东西吧。”


7


房东带大亦来到他的住处。那是一个大单间,里面物品极少,却放着几件女性用品。


桌上立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个年轻貌美的长发女子。


“她是我妻子,十年前得了不治之症,去世了。”房东凝视着相框上的女子,陷入回忆似地道。


和妻子结婚多年的房东,就像在婚姻里许多男人一样,不知不觉中对妻子产生了厌倦。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直到某天他再次见到初恋。


那是一场同学聚会,班上几乎所有人都去了,包括初恋。见面之前他不是没有期待过,然而真的见到本人后,他的幻想破灭了。


当年的初恋,成了一个又老又胖的中年女人。


初恋见了他,满脸笑容地过来要加他微信。点开对方朋友圈,满屏的微商广告。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想,要是能和年轻时的她再谈一场恋爱,该多好啊。


“结果,我遇到了那家复印店,还鬼使神差地复制了一个年轻时的初恋。”


“为了不让妻子发现,我把复制人藏在了一间杂物室,每天夜晚,我都会抽时间到那里幽会。”


“那段日子,真的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激情啊。只是好景不长,妻子得了癌,住院了。”说到这里,房东脸上闪过一丝痛苦,掏出一根烟点燃。


“家里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再没人给我做饭、洗衣服……我就像个废人一样不知所措。看着每况愈下的她,我才发现,一直以来妻子为我付出了一切,我却……”


“于是我收了心,开始想要为她做点什么,不知不觉忽略了复制人……没想到因为我的疏忽,我的妻子……”


“被复制人吃掉了!”


“因为我违规了。我忘记了,使用复制人期间是不能和第三方发展关系的,但是我重新爱上了妻子。原本我们两人都要受到惩罚,但妻子……她早就知道我和复制人的事情,为了避免我受罚,她苦苦哀求那老板,最终条件是我这辈子不得再和任何女人交往……”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真相,我没想到下场会是这样的,要是当初我没有进那家店就好了,都怪我……”


8


大亦万万没想到,使用复制人会带来如此不堪的后果。


她突然记起,当初收到快递的时候,纸箱里附了一张说明书。但是一看到程嘉,她大脑一片空白,哪里还有心思去看说明书,现在想起来,真是悔不当初。


她胆颤心惊地掏出手机,拨通肖悦的电话。时间每走一秒,她的心往下沉几分。良久,那边终于传来一声低沉的“喂?”


“肖……肖悦?你、你现在在哪?有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人?没事吧?”大亦一连串说了一大堆,谁知那边传来一声低低的笑。


大亦的心猛地一紧。


“我没事,也没碰到奇怪的人,”那边语调慢慢的,“只是你突然打电话给我,我的心跳好像加快了。”


大亦又惊又羞。不得不说,肖悦越来越会撩拨人了,和以前那个害羞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挂掉电话后,大亦紧绷的心松缓了不少。接着她做了个决定,立马奔回家。


听到大亦委婉地说要退掉自己,复制人肖悦并没有表现出伤心的情绪,他温柔地笑笑,“好。”


除了微笑,再也没有任何表情。大亦这才发觉,所谓复制人,基本都是千篇一律,只不过换了张脸罢了。


依旧是那个时间点,大亦带着一张A4纸踏入那家熟悉的店。不知是不是错觉,她隐约嗅到一股油脂味。


“嗯?是你?这回又想换哪个小哥哥。”老板瞟了一眼大亦,依旧在全神贯注地打游戏。


“不是的,”大亦把A4纸放到台面上,说,“这回不换了。”


“行吧,算你一块钱一天,稍晚点扣剩下的钱会发到你支付宝账号。”


“这、这么便宜,老板你不会亏吗?”大亦有点惊讶。


“亏什么,我这店生意可好了。”


想到房东,大亦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她问道,“老板,那个,使用复制人的过程中,要是违规了……”


“嗯?”老板突然抬起头,看向大亦的眼神有点意味不明,“你好好遵守不就不会违规了么。”
被老板这么一噎,大亦顿时哑口无言。不过既然她还能站在这儿,就表示应该没问题了吧,于是和老板道别,匆匆离开了复印店。


出了店,大亦看了看手表,九点还不到。初秋的风夹杂着一丝凉意,让她觉得前所未有的舒畅。她突然很想见见肖悦,于是拦了一辆的士,打算给他个惊喜。


二十分钟后,看到站在门口的大亦,肖悦惊讶中带着一丝欣喜,说话也有点结巴了,“你、你怎么突然——”


不等肖悦说完,大亦踮起脚尖抱住了他。


“肖悦,我们一直在一起,好吗?”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心中有个地方像被老鼠啃食一样,越来越空。于是她抱紧了些,最后,她抬起头,吻住了肖悦。


肖悦边回应着她,边低语道,“你今晚真热情,就像上次……”


“什么?”


“没什么,我自言自语呢。”


9


今天是肖悦和大亦确定关系后第一次正式约会,相处过程中虽有点小紧张,不过总的来说很愉快。


加上大亦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了条崭新的橘色吊带裙,更是让他怦然心动。


分别时已是夜晚十点多,虽说肖悦执意要送大亦一程,但对方反复强调回去就五分钟的路程,不用麻烦了。


此时此刻,肖悦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高兴之余,又有点儿小失望。


“忘了晚安kiss呢……”


就在这时,仿佛回应他这句话似的,背后传来一个叫声。肖悦起初没在意,直到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这才回过头。


“肖悦,”穿橘色吊带裙的女孩向他跑来,奇迹般地再次出现在他眼前,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红晕,“我,我突然想起,晚安吻忘记了。”


接下来的发展,是肖悦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的。


晚安吻后,依依不舍的两人又在楼下散了会步,不知不觉到了十二点。肖悦本想说“我还是送你回去吧”,没想到对方主动握紧了自己的手,“我想和你再待一会儿。”


十分钟后,肖悦站在厨房里倒水,内心砰砰直跳。要不要放点音乐呢?还是邀请对方看电影?再或者……肖悦猛地甩甩头,我在想什么呢,还是赶紧倒水吧!


下一秒,他睁大了双眼。


大亦来到厨房,从背后抱住了他。


气氛逐渐变得暧昧,肖悦喉结滚动了下,正想说点什么,背后却传来一声低低的笑。


“好香的油脂味。”


“……什么?”肖悦一时没听清。


“没什么。”就在肖悦转身的瞬间,对方的嘴唇凑了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肖悦感觉心脏某个地方像被老鼠啃了似的,越来越空,身体逐渐变得轻盈,好像快要飘起来。这是恋爱的感觉吗?他伸出一只手,微微抬了下眼睛。殊不知这一抬,让他汗毛倒竖。


他的手就像被燃烧过一样,正在化成灰烬,只不过取代那灰烬的……是白色的A4纸!


再看大亦,正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从自己嘴巴里吸食着什么。


“……”


肖悦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意识消失殆尽的前一秒,他听到女孩似是满足地嗝了一声。


10


“老板,我发现人类的‘爱’一点儿也吃不饱啊,要不我改吃‘容器’吧。”

穿橘色吊带裙的女复制人将一张崭新的A4纸拍到桌面上,一脸哀怨地对瘫在沙发上的男人道。
“哈哈哈,急什么,等那人类女孩被解决了,你就能顶替她,到时想吃多少吃多少。”

说罢,男人将新收获的纸张放入左边抽屉,里面是一堆同样崭新且薄如蝉翼的A4纸。


“还没满。”


男人盯着纸堆陷入沉思,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欢迎光临,请问是失恋、丧偶还是爱而不得?”


“……爱而不得。”男生手插裤袋,环视了一圈店内,“听说……您这可以复制和真人一样的人?”


“没错,照片带了吗?”


“带了,我想复制她。”


男人接过照片看了一眼,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有点意思。”


“她是我前女友,因为我做错事,分手了……我很想她,但她不愿意和我复合。”


“既然她不愿意,那就让我来代替她怎样?”


话音刚落,穿橘色吊带裙的女孩从机器后方走了出来,嘴角带着甜甜的笑。


“咱们回家吧,程嘉。”


___end

fay
啊啊啊!!!现在才想到发出来

啊啊啊!!!现在才想到发出来

啊啊啊!!!现在才想到发出来

筱冢一重

绿色娇嫩 你如今几岁了?😛😛😛

绿色娇嫩 你如今几岁了?😛😛😛

从来都是你
你身边有没有恶心的假闺蜜?

你身边有没有恶心的假闺蜜?

你身边有没有恶心的假闺蜜?

鱼香基丝爱上宫保基丁

10.20——赖床,今天要完成一个五公里

10.20——赖床,今天要完成一个五公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