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男生

24.6万浏览    26891参与
每信

忍不住

又造次了几千大洋,要好好赚钱了

又造次了几千大洋,要好好赚钱了

吴繁
正因为是仰望,所以才知道自己该...

正因为是仰望,所以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正因为是仰望,所以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白浪

NEVER EVER ENDER

用这双手满满接起那束鲜活闪耀的光


向前伸去的指尖 渐渐变得朦胧不清的世界


这样的夜晚如能与你依偎


感觉就能触碰到


这无穷宇宙中充满了永不完结的故事


但我将继续致力编织我的故事


可没有工夫理会他人


只要我们把你和我的故事合为一体


何尝不能创造出我们自己的永恒呢?


脑海中一直在躁动不已


但每天也仅是在脑子里侃侃而谈


用这双手满满接起那束鲜活闪耀的光


向前伸去的指尖 渐渐变得朦胧不清的世界


这样的夜晚如能与你依偎


感觉就能触碰到


这无穷宇宙中充满了永不完结的故事


但我将继续致力编织我的故事


可没有工夫理会他人


只要我们把你和我的故事合为一体


何尝不能创造出我们自己的永恒呢?


脑海中一直在躁动不已


但每天也仅是在脑子里侃侃而谈

ronhphhf

小时候,我家住在村子的北头,地形高,出门往西再左拐,是一个很大的土坡,下到半坡,右手边能看到一棵粗壮的老槐树,自我记事起,老槐树下常年坐着一个女性。 听大人们都叫她“女娃”,这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名字,大概仅仅出世时由于性别随口叫出来的,一个代号罢了,我这么想。 女娃嫁给了村里一个极穷的人家,男人四肢健全身体健康,脑子并不笨却游手好闲,历来不出去打工挣钱,净想投机取巧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仅有的几分庄稼地,他也不老老实实收拾,草长得比苗还高。夏秋两季总没有好收成,还不行一家人一年的口粮。 女娃家住在半坡旁边的两孔破窑洞里,因年久失修,门面上有被雨水冲刷留下的沟槽,还有很多...

小时候,我家住在村子的北头,地形高,出门往西再左拐,是一个很大的土坡,下到半坡,右手边能看到一棵粗壮的老槐树,自我记事起,老槐树下常年坐着一个女性。 听大人们都叫她“女娃”,这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名字,大概仅仅出世时由于性别随口叫出来的,一个代号罢了,我这么想。 女娃嫁给了村里一个极穷的人家,男人四肢健全身体健康,脑子并不笨却游手好闲,历来不出去打工挣钱,净想投机取巧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仅有的几分庄稼地,他也不老老实实收拾,草长得比苗还高。夏秋两季总没有好收成,还不行一家人一年的口粮。 女娃家住在半坡旁边的两孔破窑洞里,因年久失修,门面上有被雨水冲刷留下的沟槽,还有很多株生命力坚强蓬勃向上的小枣树,站在半空中招摇。两孔窑洞的门破旧不堪,常年敞开。宅院里一片狼藉,没有院墙,更没有大门,那棵大槐树地点的地方就是她家宅院出口。 女娃藏着其时盛行的青年初,剪得很粗糙,蓬蓬的像个鸡窝,有的头发倔强地挺立着,显示着自己的特别。孩子们在背面悄悄叫她“傻女性”“鸡窝头”。她上身穿一件蓝色的西服,下身穿条黑裤子,历来没有见过洁净的姿态。 她的脸总是阴冷静,脸上的油脂和尘土混合在一起,让人看不到她本来的皮肤的姿态,不过,她仍然不算是个黑皮肤的女性。 她的目光呆滞,看人总是直直的,头突然转向你,好像一根木棍甩在你的头上,让人措手不及。 她的自由活动范围仅限她家宅院,最远就是门口那棵大槐树,或许最初嫁过来时她的母亲叮咛过她不要走远以防丢掉,或许她屡次走丢后男人恫吓她不许走远,不然会打断她的双腿。 听大人们说,女娃患有严峻的羊羔疯,就是癫痫,犯病的时候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很吓人。有的小孩不听话哭闹耍赖,大人就会说:“再不听话,把你送到女娃家去!”孩子一听,便立马止住哭声。 因此,一切的小孩都怕她,更不敢靠近她。 我们小时候有必要下那个大坡才能去上学,大槐树是每天必经之路,天经地义,每天都会看到大槐树下坐着的那个女性。 每次看到她,我总会怠慢脚步,生怕惊扰她,当她发觉,猛地转过脸,然后一向很平静地盯着你,当快要走过她面前时,往往会加快速度飞跑出去,想在一会儿脱离她的视野,跑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偶然,她也会狡猾。当我快走过她面前时,她会用力跺脚宣布“啪啪”的声响,我这时会愈加严重,箭一般走开,恨不能自己长出一对翅膀敏捷飞离。 记得有一年秋天,她家宅院边的软枣熟了,我多渴望吃上那甜甜的像柿子一样的味道却只有酸枣巨细的软枣,可是我不敢去摘。 每天放学,我都会巴巴地望着那一颗颗软枣,抿抿嘴唇,失落地走开。 有一天回家路过大槐树,我远远望见女娃站在大槐树下像在等谁。快走到跟前时,我发现她眼睛变得亮堂,嘴角略过一丝微笑,她双手捧着一窝窝软枣,吞吞吐吐对我说:“吃……吃……给你……” 我半信半疑,畏畏缩缩地走过去,她很高兴,说:“吃,甜!”我心头的惧怕和严重登时散失,第一次朝她笑了笑,她又笑了,笑得那么甜。 从那以后,每次路过大槐树,我再也不会敏捷走开。 过了没多久我听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天,她突然十分慌张地从家跑出来,用手指着一个仓皇而逃的男人,通知:“他……他……他脱……脱我裤子……” 听到这件事,我不禁心生怜惜,为她的遭遇。 后来有一天放学,路过大槐树,她右手用纱布缠绕,像是受伤了,我问她怎么回事,原来男人嫌她在地里把幼苗当草拔了,回家用镰刀打她,她用手一挡就把手剌了个大口子,流了好多血,邻居真实看不过去带她去包扎了一下。 我跟她说,受伤的手千万不要湿水,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她笑一笑点了允许。 可是,我心里却很沉重又很难过。 她给男人生了四个孩子,他们家里只有一个男孩,是她家老二,没怎么上过学,整天跟着懒男人到处闲逛。听说,老迈是女儿,老三是儿子,都是姥姥家在养活,老四是个儿子,生下来又白又胖,美丽得很,被男人卖了个好价钱。 娘家没有过多的奢求,只期望男人能好好待她,生活上有个人照料她。即使如此,也不能如愿。 她跟我的母亲年龄相仿,却没有一个孩子喊她一声“妈”,有的仅仅惧怕和躲避; 她有儿有女处境本该有所改善,可儿女都懒得唤她一声“妈”,有的仅仅讨厌和嫌弃。 生而为女性,有的美貌倾城,有的温柔可人,有的心灵手巧,有的智勇双全,可是有的却令人唏嘘不已。 离开家园近二十年,很多人和事已经淡忘,我却总是记起你——老槐树下的女性,不知道你是否健在,你还好吗? 

每信

12.12

又在赶着去加班的路上,还要准备会议材料和流程。

又在赶着去加班的路上,还要准备会议材料和流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