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画家

44821浏览    1927参与
⚰️⚰️
画家小哥哥还是 很好看的啊 好...

画家小哥哥还是


很好看的啊


好想让他来庄园

画家小哥哥还是


很好看的啊


好想让他来庄园

归去来晶

神特么的沙雕短漫

大学生私设!

神特么的沙雕短漫

大学生私设!

惟楓

【邮画邮】好像记得

以此缅怀我们被鸽了的艾格。


Start——


原来这就是被渐忘的感觉吗?


当主人格丧失对产生此分身的必要性,它的存在便没有必要了。


没有必要的事物,何必存在呢?


“艾格,你打從一開始——


就沒有存在過。”


真实感逐渐飘渺,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


哈哈,双手好像变得有些透明了。


试试能不能从这里穿过去吧?咦?


可以呢


我揉了揉眼睛,视网膜会不会先被剥离呢?


手上的画笔第一次见不上任何色彩,我徒劳地在自己的房门外写上“禁止进入”,和一个红色的标志。


从小到大,好像没有什么是被特别禁止的吧?


来到这里后一切好像都变得不太...

以此缅怀我们被鸽了的艾格。


Start——


原来这就是被渐忘的感觉吗?


当主人格丧失对产生此分身的必要性,它的存在便没有必要了。


没有必要的事物,何必存在呢?


“艾格,你打從一開始——


就沒有存在過。”


真实感逐渐飘渺,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


哈哈,双手好像变得有些透明了。


试试能不能从这里穿过去吧?咦?


可以呢


我揉了揉眼睛,视网膜会不会先被剥离呢?


手上的画笔第一次见不上任何色彩,我徒劳地在自己的房门外写上“禁止进入”,和一个红色的标志。


从小到大,好像没有什么是被特别禁止的吧?


来到这里后一切好像都变得不太一样了,好像——?


记忆的数据也正在清空了麽?


我轻轻嗤笑,不过也没有人听得见就是了。


前面就是餐厅了,要不过去看看?


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在那里的。


穿过厚重的门,我看见了似乎挺熟悉的场景。


“克利切才不稀罕你这个——!连牵制那些家伙都做不到的上等人!!”


“好了,皮尔森先生,冷静下来。”


“大家以后还要一起参加游...游戏的,别这样...”


嘻嘻,这番争吵吗?


若他们察觉自己仅是一个不独立、甚至不完全的人格时,他们会怎么想呢?


“喂,你说啥呢!维克多你也一样,玩个游戏能不能别那么猥琐?正大光明出来干一场啊!”


维克多?


听到这个名字时,心头颤了一下。


「先...先生,我...你好...」


「别...别这么看我...」


「艾格...你是我的队友,我不会抛弃你的。」


好像正在尝试坚定呢?这个孩子。


不过对他好像有什么特别的记忆,是什么呢?


好像记得,好像忘了。


如果把他比拟为调色盘上的色彩的话,他会是什么颜色?


肯定是最富美感的那种吧?


“抱歉...失陪了,我有些累...先回了。”维克多匆忙地靠上椅子,一颠一颠地朝我的方向走来。


从我身上穿过去了。


我耸肩,好吧,存在感好像完全被抹消了。


我得快点了,完成那件必须完成的事。


*


我跟着维克多到了他的房间,我拧了拧鼻子,这整个庄园的灰尘还真多。


他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然后...扑上折叠整齐的床铺。


我歪着头看他,而他,只是不停将头抬起,再撞向那一团棉被里。每次抬头都能见他眉间的皱褶愈来愈多。


“我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做...”


他用棉被蒙着头,低声喃喃著,依稀能听见这几个字。


也对,以邮差的责任感和偏执,绝对不会容许忘了某件事吧?


奇怪,对他的印象似乎特别深。


他是什么重要的人吗?或者是...牵连着什么重要的事?


在他身边总有股莫名不安定的安全感,没感觉过的那种。


不太明白呢。


自己的下身正透明得厉害,怕是继续下去就要失去颜色了吧?


真讨厌这种狼狈的感觉,和我不搭调。


不过时间还真的不少了,还是先做那件事吧。


我蹲下身子,难得能够自然地挤出笑容。


我自然知道他看不见,但...算是一种概念吧?


“维克多...”


我要说了,快消失的心跳正尽最后一份力跳动著。


“虽然主人,呃...还是说奥尔菲斯好了,他已经不需要我了,但我觉得还是要说一声...”


真是尴尬的场合,急促的心跳忽然有种骤停的痛感。


真是不美。


“我...”


为什么出不了口,这该死要面子的嘴,快动啊!


“...谢谢你”


本要出口的粗俗情话忽然变成了“谢谢你”,这样也好。


毕竟我也确定不了这样的情感。


好像快死了,是这样的感觉吗?好空洞的感觉啊,好像什么都没做,最后还没有勇气和他说出那句话


真可笑。第一次这么形容自己


身体正像是数据一般,被某人用回车键删除著,而被“消失”的每吋肌肤,都化作了一只只优雅而朴素的蓝色蝴蝶,翱翔在低空。


我摘下了象征画家身份的贝雷帽,好吧,没了名声我似乎也就是这么低俗的存在。


不对...我是谁?


我在不见吗?


为什。


“艾格,你是不是还是说不出来啊?”


“那我先吧,我喜欢你,轮到你了哦。”


一切无用的事物都被清除了,只剩他好像还记得着什么。


好像记得,真的只是好像而已。


记得某个不曾存在的人事物。


仔掉算了🐷
就算晓晓这么说了 我还是很伤心...

就算晓晓这么说了

我还是很伤心。

我要一直爱他们

就算晓晓这么说了

我还是很伤心。

我要一直爱他们

畱喆(写文修习中)

【邮画】coffee morning(1)

#cp:表面三好市民的自由杀手(?)维克多×表面寻豆师的前黑帮成员艾格,有夏佐和玛佩尔出场注意,其他cp目前是裘舞,其余未定

#现代pa,涉及到的咖啡知识当我胡说(bu)

#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请↓

------

维克多手中的纸袋被撞到了地上。

“哦,真是不好意思。”

对方看起来没有感觉到抱歉的样子。

维克多抬眸看了看对方。那位棕发的年轻先生把玩着手中的手杖,微微上翘的唇角表明他的心情极好。

罢了。人家有高兴事。维克多在心底默默叹气。

咖啡店里生意渐好。一些衣着或整洁或华丽的人礼貌地进出着。店员端着新制的咖啡从后隔间走出来,然后把早报和咖啡一起端到某位先生的桌子上。年轻小姐们则凑在一起...

#cp:表面三好市民的自由杀手(?)维克多×表面寻豆师的前黑帮成员艾格,有夏佐和玛佩尔出场注意,其他cp目前是裘舞,其余未定

#现代pa,涉及到的咖啡知识当我胡说(bu)

#ooc预警

#如果可以的话请↓

------

维克多手中的纸袋被撞到了地上。

“哦,真是不好意思。”

对方看起来没有感觉到抱歉的样子。

维克多抬眸看了看对方。那位棕发的年轻先生把玩着手中的手杖,微微上翘的唇角表明他的心情极好。

罢了。人家有高兴事。维克多在心底默默叹气。

咖啡店里生意渐好。一些衣着或整洁或华丽的人礼貌地进出着。店员端着新制的咖啡从后隔间走出来,然后把早报和咖啡一起端到某位先生的桌子上。年轻小姐们则凑在一起看着平板上的内容,不时为某件事开个小小的玩笑。

维克多本来该坐在店铺的哪个角落的,一如既往。可惜今天早上店中的coffee morning 活动让他不得不挪到明亮的橱窗边去坐着,沉默地玩弄着大拇指等咖啡,看着玻璃橱窗外的阳光在他扁平的指甲盖上铺上软光。

“这有人吗?”

维克多的视线中又出现了那柔软的棕色,和咖啡一个颜色。

“没有。”他说道。

对方满意地坐下来。店员很快给他端来一杯咖啡。他只略略用自己带的勺子啜吸品味了一次,大概是对这种咖啡没什么感觉,便把咖啡推给维克多:“如果不介意的话,就送给你了。”

“啊。”维克多茫然地看着他,“您为什么……”

“不喜欢。”对方无比自然地说,“不过这种高山咖啡倒掉也可惜了。我只能说是我喜欢原味一些的----在这个城市,这家店的蓝山咖啡确实是不大正宗的。”

“非常感谢。”维克多尝试性地啜饮一口。除了醇香外,高山咖啡那水果清香在舌尖上绽放,给予味蕾不同层次的美味。

注意到维克多吃惊而陶醉的神色,对方低声笑了几声:“来这儿不喝点儿手冲咖啡就太亏了。……你自便吧,我忙活我的了。”

确定对方真的开始掏出平板开始浏览文章,维克多小心地起身走到了咖啡店角落的一张桌子边,不动声色地把手中的纸袋递给了在那儿的人。

“我以为会是甜甜圈呢。”黑发的年轻女士露出一个笑容,“如果早上有甜甜圈就好了----噢,不要在意我刚刚说的。”她把纸袋收进手提包中。

“您看起来很漂亮。”

“因为接下来有场浪漫约会。”女士吃吃地笑着,“和裘克的。好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你打算回伦敦去了?”

“嗯,大概……”

“如果还不急着走的话可以给我们打电话哦。我还可以帮你介绍几笔不错的生意的。”女士俏皮地wink 了一下,“这儿虽然不比伦敦大,但是事儿绝对不会比伦敦少。”

“非常感谢您的好意。我只是大概待几天,完成另一个任务后就回去。”

“这样?也好,这儿确实太乱糟糟的了。”女士拿过自己的包,“那我先走了。有缘再见。这几天记得看报纸!“

维克多目送着代号“玛格丽莎”的女子婷婷走出店门。他回到橱窗边的小桌边,随后发觉那位慷慨赠送咖啡的年轻先生已经睡着了。阳光透过后者的发丝温和地抚摸他的脸颊,棕色的发丝宛如桌上的咖啡,都流转着淡淡的金芒。他就像睡在一幅过于美好的画中,自己也是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先生?”维克多小声呼唤着他。后者微微动了动,依旧陷在睡梦中。

眼看着他手边的平板就要滑落下去了,维克多赶忙伸手扶了一下----然后被手杖狠狠打了手腕。他委屈地收回手,一眼撞进对方睁开的湛蓝双眸。

“嗯?”对方揉揉眼睛,大概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打了一个人。他把手杖顺手放到了一边,左右环视一圈后突地放松下来,这才抬眸看看维克多:“你怎么了?”

你打了我。维克多再委屈也没办法把这个说出来。罪魁祸首完全忘记了自己打人的事。

对方瞥一眼玻璃橱窗外,随后脸色倏地一变。维克多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身体行动快于大脑,揽过对方将他扑倒在地。与此同时,玻璃被子弹无情击碎,玻璃碴混着子弹叮叮当当地落在地上。

咖啡店中的顾客们尖叫起来,人们陷入恐慌中,混乱地试图逃跑。

棕发先生扯着维克多的衣领,往某个方向扫了一眼。维克多会意,一脚踢翻那张咖啡桌挡子弹,一面护着对方躲到了通往咖啡店二楼而楼梯间中。外面惨叫声一片。维克多本以为对方会害怕,可惜他并未从后者脸上看到恐惧的神色,相反的,对方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耐烦。

“外面的人……”

“别管他们。”栗发先生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应该是为了你刚才的任务目标来的,找不到人当然就离开了。赶紧躲起来。“

“那你……?”

“当然不是抓我!”对方皱皱眉头,“我的对手还不会玩儿这么明目张胆的。”

你刚才分明吓到了。维克多把这句咽了回去。幸好玛格丽莎走得早。不过那时这位先生不是在睡觉吗……

对方说得对,那些人只是为了玛格丽莎而来。维克多和栗发先生躲在一个卡座下悄悄注意着对方冲入二楼后又失望地下楼。当突袭结束并且发现任务目标根本不在这儿时,对方干脆地撤走了。

不专业、很残忍、也很着急。当下楼来并注意到一楼几乎没有留什么活口的时候,维克多在心底叹了口气。

棕发先生烦躁地嘀咕着“真烦”的字句。两人装作受害者惊慌失措的样子离开店中。当共同走到某个路口时,棕发先生拦住维克多,把他拉进一边的小巷中。

“我听到了,你要回伦敦。谈笔生意如何?”

“我在这儿还有任务……”

“自由雇佣兵的任务期限不超过七天,除非例外。我可以等七天。回家的路上再捎笔轻松简单的生意,不好吗?”

“……你想要做什么?”看来他那时候根本没睡着,而是一直在观察自己的举动的。维克多几乎怀疑对方的真实目的。

“回伦敦而已。”对方轻松地说,“我是个商人,很容易就被悄无声息地暗杀掉了……挺悲惨的不是吗?”

“唔……”

“七天后我刚好出发,顺便,我可以负担你的旅费。”对方掏出身上的纸笔,写了张纸条递给维克多,“你的身手和反应还行。”

他扯着嘴角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随后径自走了。维克多展开纸条,看着上面画画似地写着“艾格”和一串地址,随后按照行业道德用打火机点燃纸条。

看着纸条余灰无声无息地随风飘散,维克多在心中逐渐为一件事愁苦起来。

他该怎么告诉艾格,他是半个自由杀手,这次来是类似于出差,而不是自由雇佣兵……

-------

艾格:计划通✓

一些闲话:关于寻豆师:简单来说就是在世界各地寻找品质优良咖啡豆的人,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搜索一下,也有一本书与这个有关(然而我没有买到  极端卑微)艾格喝咖啡用的勺子实际上是寻豆师杯测(即测咖啡味道)时用的杯测勺,他在测这家店里的这个是不是蓝山咖啡x(然而不是,是高山咖啡,蓝山咖啡的兄弟咖啡)职业精神问题hhhhh

关于coffee morning:意思有三层,不光是能查到的那个意思x

关于高山咖啡:味道什么的查的百度,没机会喝手冲咖啡的人卑微落泪。

顺便悄悄说一句,百度上说在阳光下,蓝山咖啡的液体是金色的--

总之是个沙雕甜饼文,请放心享用--

暗示评论x而且我也没怎么喝过咖啡什么的,欢迎安利各种各样的东西?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比心)


djr18295993848
南双.
“他未曾来过” 网易把艾格咕了...

“他未曾来过”

网易把艾格咕了
快把我们的傲娇少爷吐出来啊啊啊

“他未曾来过”

网易把艾格咕了
快把我们的傲娇少爷吐出来啊啊啊

酒炖鸽子在线躺尸

【邮画】郊区公路

*o到只剩c注意【高亮】

*点我看23岁小伙子在线开车【?】

*伊莱和格秋被我🔒死了谢谢我爱格秋

*艾格永远存在在我梦中///不要刷网易鸽子我雷爆ᐕ)⁾⁾


艾格不高兴了。

其实维克多真的不知道他生气的真正理由,只是艾格往那儿一坐,他就感觉事情不太对。维克多曾询问过隔壁的那位伊莱先生,要如何应对一个艺术家恋人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那位先生智慧的目光无法被眼罩盖住,透过黑布为不解之人指点迷津,他的嘴角勾起和善的弧度,缓缓道:“很简单,把他当成你最喜欢的动物便可。”说罢,拉过了自己未婚的妻子,像逗鸟开心似的,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格秋也咯咯的笑着,给了她丈夫一个吻。

维克多:?

好吧,这波狗粮撒得猝不及防。...

*o到只剩c注意【高亮】

*点我看23岁小伙子在线开车【?】

*伊莱和格秋被我🔒死了谢谢我爱格秋

*艾格永远存在在我梦中///不要刷网易鸽子我雷爆ᐕ)⁾⁾



艾格不高兴了。

其实维克多真的不知道他生气的真正理由,只是艾格往那儿一坐,他就感觉事情不太对。维克多曾询问过隔壁的那位伊莱先生,要如何应对一个艺术家恋人莫名其妙的情绪波动。那位先生智慧的目光无法被眼罩盖住,透过黑布为不解之人指点迷津,他的嘴角勾起和善的弧度,缓缓道:“很简单,把他当成你最喜欢的动物便可。”说罢,拉过了自己未婚的妻子,像逗鸟开心似的,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格秋也咯咯的笑着,给了她丈夫一个吻。

维克多:?

好吧,这波狗粮撒得猝不及防。明日先知的智慧他无法理解,他只是个普通人,只懂得用普通人的方法。维克多心情复杂的关掉了百度,既然恋人不高兴的话,那还是带他出去逛逛吧,散散心也许不错,艾格可能只是没有灵感了吧。

于是维克多便直接拉着艾格下了楼。

艾格正对着墙发呆,也许是在看沙发背上某个小女孩送给维克多的猫咪玩偶。他只是看到维克多伸出的手就下意识的搭上去了,他不解的看着维克多递来的头盔:“你开车技术怎么样?”

“还不错。”维克多先一步跨坐上摩托,把车开出了仓库:“听说最近新通了一条路,我们去看看?”

“难怪你没有女朋友。”艾格撑上后座,系好了安全帽的帽带,复杂道:“那去看看吧。”

新修的公路在城郊外,到达那边可不容易。在好不容易挪出了拥挤的街区后,艾格突然执意要下车。

维克多:为什么?

艾格:我看见那边卖煎饼。

维克多:啊?

艾格:我要吃。

于是两人在公路旁唯一的一家的小食店买了两份煎饼和一杯奶茶。老板高高兴兴的卖出了今天的第一份煎饼。艾格奶茶只喝了一口便递给了维克多,他还是不太喜欢这种甜腻腻的饮品。一块钱的奶茶里泡着批发的廉价珍珠椰果,糖精的味道溢满了口舌。“从来沒有过的体验有种微妙的不错?”艾格想着,很自然的又从维克多的手上拿回了奶茶,原因是煎饼酱令人口干。在维克多的坚持下,艾格和他坐在了店前的长椅上啃着煎饼,说是车开起来食物会全糊到脸上,像颜料一样难搞。

虽说路通了,但还是没几缕人烟。车被维克多推到了路下边,艾格便坐在长椅上看着不时的几个杀马特青年开着低音摩托呼啸而过,顺便外放神曲:“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归家,在那深夜酒吧,哪管它是真是假——”后面的歌词掩没在突突的引擎声中。

艾格:“。。。你有没有过这样?”

维克多:“。。我没有外放过。”

艾格用震惊中透露着无奈和谅解的眼神看着维克多,又把吃了四分三的煎饼递给了他。艾格也仅仅只是心血来潮的想试试摊上的食物,并不是很饿。维克多默默的把剩下的食物全咽了下去,转头一看却发现艾格一直在盯着他。

艾格:你是不是很饿。

维克多:呃,只是没吃早饭。

然后,维克多就摁住了某少爷蠢蠢欲动的手:“我现在饱了。”

老板略遗憾的看了一眼唯二停留的青年,放下了刷酱的手。虽然没了第二单生意,但他可以给自己吃。

在把白色垃圾扔到老板店里的桶后,艾格和维克多又开始了旅程。

车速挺快,维克多攥紧了油门,这是市区享受不到的乐趣——青山两旁走,蓝水漾水波。艾格靠着车后座的后备箱,把头上的安全帽摘了下来,虽说成天泡在画室,他也还是受不了塑料味。维克多歪着头说这不安全,艾格挑了挑眉,道:“我又不会把帽子扔到路上。”

维克多:……你开心就好。

艾格想把帽子挂回车前的勾子,拿着只会妨碍他。维克多放慢了车速让他方便动作。艾格顺利的把帽子挂好了,说道应该再在那儿挂杯奶茶,绝好的存放地点,可以带回去给玛佩尔。维克多表示等下可以原路返回:“不给夏佐吗?”艾格撇了撇嘴角:“他?还是算了。”

“他不喜欢喝甜的。”维克多猜测道,虽然他总是见到夏佐去排队买甜品,但实际上过来坐客时桌上的糖醋鱼他从不动过三筷子。

“聪明。”艾格扯下发带,任风拂过棕丝:“要过隧道了,把车前灯开起来。”

“你的发带是松了吗?”维克多偏过头,看着车镜中的艾格:“我的眼睛还是可以的。”

“不,我自己摘的。”艾格伸了伸他的腰,伸出双手任无形的气流从指间穿过:“这个世界由四种流动的元素构成,我想用我的身体去感受它。”

“你看起来心情好多了。”维克多笑道。

“哼哼——”车开进隧道,山体遮住了头顶上的阳光,风声在异常空洞的曲形山道中碰撞,大声到盖过了艾格的声音。维克多只得听见嗡嗡的声音,他身子后倾,将耳朵尽可能的凑进艾格那:“什么,你说什么?”

“我是说。”艾格将手掌覆上维克多的耳朵,大声道:“一开始看见你就不生气了。”


w白里

「对于这次失约,我真的很抱歉。」

村里刚通网才知道艾格被鸽了

「对于这次失约,我真的很抱歉。」

村里刚通网才知道艾格被鸽了

怪

约稿画家:第一张图全身:左手叉腰右手揪衣,衣服简单的短裤与短袖;第二张面部:嘴巴o型,在图2的中下部分,发色参照图一,眼睛眉毛那些的细节由你

q2982936771

约稿画家:第一张图全身:左手叉腰右手揪衣,衣服简单的短裤与短袖;第二张面部:嘴巴o型,在图2的中下部分,发色参照图一,眼睛眉毛那些的细节由你

q2982936771

阳阳说画

李令文写生作品选集

李令文,济南人,号文静轩主。

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省美协会员,杨文德中国画工作室画家。

纸上山水与胸中丘壑

——写在令文兄写生集出版之际

学画山水,毕经两条路。首先是向古人学习,通过临摹古人经典之作,先学古人笔墨语言,并从中知道云水树石、屋宇人物之间的安排方法。然后通过写生找到自己对自然山水的阐释,其间必然通过眼中山水——胸中山水——纸上山水三者的转换。


令文兄研习古人山水多年,颇有心得。笔墨已大有可观。今传照其近日写生之作,更觉耳目一新。


作品中树木、山石、溪流、舟车、云雾,笔墨之法全自古人出,整合于当代气息之内。远观有时代...

李令文,济南人,号文静轩主。

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省美协会员,杨文德中国画工作室画家。

纸上山水与胸中丘壑

——写在令文兄写生集出版之际

学画山水,毕经两条路。首先是向古人学习,通过临摹古人经典之作,先学古人笔墨语言,并从中知道云水树石、屋宇人物之间的安排方法。然后通过写生找到自己对自然山水的阐释,其间必然通过眼中山水——胸中山水——纸上山水三者的转换。

令文兄研习古人山水多年,颇有心得。笔墨已大有可观。今传照其近日写生之作,更觉耳目一新。

作品中树木、山石、溪流、舟车、云雾,笔墨之法全自古人出,整合于当代气息之内。远观有时代气象,近赏则笔墨纵横。

忆数年前吾与令文兄同学于杨文德先生门下之时,常谈及山水写生之事,多有同感。时隔数年,令文兄进步之大,令我仰羡不已。

观其不着一色,而五彩同瑧,留白构意,开合有度。可以说眼中山水被令文兄通过胸中概括取舍,整合翻译,运用学古人形成规矩的笔墨,化成这一幅幅赏心悦目的、高于自然的妙品。真可大赞也。

兴到之处,作歌诗以祝兄画作更上层楼:

海右多名士,阳丘出英才。

遥望鹊华峰,俯观墨泉开。

依依池前柳,纷纷村头霭。

且写云山图,思飘物华外。

已亥八月十八日夜,大翼拂云客崔振杰于逸兴堂上


卷柏不是卷伯

*p1是总览.客观来看无cp向但其实按照我的个性有all殓暗示(……)
*p2-3【公募组】
原皮维克多那张我加了一点美图●秀的素材特效,然后原背景是有参考土司劳斯的!
   以及公募组三人行和妖怪的蝴蝶艾格。
[其实我画q版就跟照着原图重画人设差不多…表情动作不仅僵硬还单一。]

p5是一周前运动会时画的老约。自恋地觉得越看越帅[神志不清]

————本p无关,一些bb↓————

*下次更新要么是摄殓要么是有摄殓参与的all殓条漫了x

*我还在!

*p1是总览.客观来看无cp向但其实按照我的个性有all殓暗示(……)
*p2-3【公募组】
原皮维克多那张我加了一点美图●秀的素材特效,然后原背景是有参考土司劳斯的!
   以及公募组三人行和妖怪的蝴蝶艾格。
[其实我画q版就跟照着原图重画人设差不多…表情动作不仅僵硬还单一。]

p5是一周前运动会时画的老约。自恋地觉得越看越帅[神志不清]

————本p无关,一些bb↓————

*下次更新要么是摄殓要么是有摄殓参与的all殓条漫了x

*我还在!

开水很冷啊啊啊

与留哲佬的文联《光》,对不起,留哲佬我太咕了,已经几天了来着!?

我觉得我还能再咕(什
算了算了,就先当放个预告(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P3P4我私心!!!!我崽子真棒棒,拿下了憨憨b牌!!

(虽然说抛妈弃机我超有怨念的啊啊!!)

与留哲佬的文联《光》,对不起,留哲佬我太咕了,已经几天了来着!?

我觉得我还能再咕(什
算了算了,就先当放个预告(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P3P4我私心!!!!我崽子真棒棒,拿下了憨憨b牌!!

(虽然说抛妈弃机我超有怨念的啊啊!!)

红烧设计鱼

美国版画家 Gordon Mortensen 绘画作品  |  红烧设计鱼食品包装设计


美国版画家 Gordon Mortensen 绘画作品  |  红烧设计鱼食品包装设计


暗夜衬明月

【殓勘/邮画邮】在矿坑爆炸现场捡到鬼男友有问题吗?(3)

下集伊莱的一部分会出场喔!


夏日的傍晚,依然闷热,尽管天还没黑,路旁的路灯还是尽责亮起


出了门的维克多就像按了开关,走在人多的大道上就低着头,非得艾格拉着他才能挪动脚步,可一到无人的小巷,他就蹦蹦跳跳的边走边玩,一会儿有只小狗靠过来,一下是小猫扒上他的小腿,总之是一路走走停停的才来到城西的殡仪馆


“有种就别趁老子受伤闹我!!”


突然从里面传出的男声,让维克多立马停下脚步,后面跟着的一长串粗口,也让艾格皱起眉头,但还是敲敲门,不等里面做出回应就进去了


伊索看向门前的大少爷,有些疑惑他怎么在这里


“伊索…”维克多从艾格身后探出头“我们给你送饭来了……这个”他指指...

下集伊莱的一部分会出场喔!



夏日的傍晚,依然闷热,尽管天还没黑,路旁的路灯还是尽责亮起


出了门的维克多就像按了开关,走在人多的大道上就低着头,非得艾格拉着他才能挪动脚步,可一到无人的小巷,他就蹦蹦跳跳的边走边玩,一会儿有只小狗靠过来,一下是小猫扒上他的小腿,总之是一路走走停停的才来到城西的殡仪馆


“有种就别趁老子受伤闹我!!”


突然从里面传出的男声,让维克多立马停下脚步,后面跟着的一长串粗口,也让艾格皱起眉头,但还是敲敲门,不等里面做出回应就进去了


伊索看向门前的大少爷,有些疑惑他怎么在这里


“伊索…”维克多从艾格身后探出头“我们给你送饭来了……这个”他指指摊在工作台上的奈布“是…没死透吗?要不要帮忙?”


“喂!小鬼一个接一个来啊?怎么这么没礼貌!知道我还活着就来帮我啊!我快被这个小鬼搞死了!”奈布瞋大眼,继续说话,却被艾格一手刀打昏


“果然没死透”艾格撇了奈布一眼,掏出手帕擦自己的手“你那啥, 致命温柔,还够吗伊索,不够我给你弄一点来”


“柜子还有,我去拿”伊索作势要起身


“欸欸,等下吧?”维克多出声“我,我觉得他,他应该,还算活着…吧?要不,救他吧?”看两人不说话,他又说“我,我之后给你们做布丁好不好?一种很好吃的甜点喔!”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抵不过维克多的甜食诱惑,伊索还是拿起针线开始继续缝合伤口,维克多清理外头的血迹,艾格站在一旁,等着奈布醒来再送他一手刀


折腾到5点多,他们总算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维克多捧着冷掉的饭盒去加热,食物的香味从里面飘出来,原本的血腥味也渐渐淡了,艾格在伊索身旁的沙发坐下去


“唉,累死了”他摊在沙发上,扭动身体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大少爷的矜持不知道被他抛去那了


“你在累什么?”伊索瞪向旁边一直扭来扭去的艾格“只有我和维克多在做事吧?别扭了!”


“别,别吵架啊!”维克多捧着加热好的食盒走出来“呐,伊索,便当”


“谢谢”伊索接过热腾腾的饭盒,还不等他拿起筷子,外头就传来一阵巨响


他们三人一把拉开门,就看到刚刚还昏迷的奈布现在扛着一个伤势严重,肠子都掉一半出来的人,那人身上还散发着浓浓的尸臭味


“唔呕…”艾格没忍住,跑进厕所吐了起来


“这是怎样?”伊索看着刚刚明明还奄奄一息的趴在床上,现在却又活蹦乱跳的扛着尸体来给他的奈布


“老卡尔不在了,那就换你了”奈布把尸体往他刚刚躺过的床上一丢“处理”


“啥?”


“处理啊?”奈布指着床上的尸体“善后啊?老卡尔没跟你说过吗?”


伊索低头思考了一下,突然想起,之前曾在某次睡不着,从里屋二楼跑下来,却撞见一个约莫14岁左右的人扛着一个成年男人和养父有说有笑


“这次也麻烦你啦,老卡尔”


“别客气,只是你下次要不要订个时间?”


“为什么啊?”


“我怕我不在你遇见的是伊索啊”


“谁啊?喔,你的自闭养子?”


“对是我养子…等下他又不是自闭儿童!”


“没差啦,我换找他帮忙啊,记得跟他提下我呦!拜啦!”男孩把人交给养父,就这么消隐在夜色中


回忆结束


“没提,可我看过你们谈话”伊索快速的摇头,暗自感叹自家养父的神奇记忆


“什么鬼啊!算了,处理完埋后面的地就好了,之后也要麻烦你了,你说你叫啥?”


“伊索,伊索卡尔”


“好的呦,小伊之后要麻烦你啰!”快速摸了一把伊索的头,奈布翻身跳上一旁的树,动作俐落完全不像才受重伤的人


“噗哈哈哈”人走了后,维克多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小伊索哈哈”


“……”伊索转身回里屋,拿起饭盒,发现又冷掉了,他看看维克多,转头拿起筷子直接开吃


开玩笑,他要饿死了,才不想再等一次加热时间呢!


关于下戏后:文档不见了!我要重新打了!哈哈哈哈(此人已疯


开水很冷啊啊啊

试图混更´_>`

祭奠艾格(什么?闭嘴)

遭,摸维克多摸到神志不清,色错了(画吹别打)

试图混更´_>`

祭奠艾格(什么?闭嘴)

遭,摸维克多摸到神志不清,色错了(画吹别打)

宣萱就是要咕咕咕

谢谢——————艾格

致所有记得艾格的人

艾格不出了个人感觉挺可惜的,明明设定那么好……心疼昀晓大大的小心艾特一下 @昀了个晓

谢谢——————艾格

致所有记得艾格的人

艾格不出了个人感觉挺可惜的,明明设定那么好……心疼昀晓大大的小心艾特一下 @昀了个晓

莱迪伽迩

设计组F3实在太酷了!!!

给三位被官方看上的幸运儿做个了三人一同入镜的宣传\(^▽^)/!

艾格·瓦尔登、维克多·葛兰兹、伊索·卡尔,他们永远是最好的、最优秀的、最出色的!٩(๑^o^๑)۶

吹爆 @妖怪怪怪怪呀 神来之笔的创作!!

设计组F3实在太酷了!!!

给三位被官方看上的幸运儿做个了三人一同入镜的宣传\(^▽^)/!

艾格·瓦尔登、维克多·葛兰兹、伊索·卡尔,他们永远是最好的、最优秀的、最出色的!٩(๑^o^๑)۶

吹爆 @妖怪怪怪怪呀 神来之笔的创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