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画得不好求轻拍

1567浏览    1106参与
杒铭-什么玩意
和亲友的跑团,翻记录笑得停不下...

和亲友的跑团,翻记录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亲友的跑团,翻记录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溪凌飘
靠北,列表跑团凯莉小姐的原型姑...

靠北,列表跑团凯莉小姐的原型姑娘好帅啊,不愧是我们团唯一的半边天

靠北,列表跑团凯莉小姐的原型姑娘好帅啊,不愧是我们团唯一的半边天

杒铭-什么玩意
【WHEN forty win...

【WHEN forty winters shall besiege thy brow

And dig deep trenches in thy beauty's field, 

Thy youth's proud livery, so gazed on now, 

Will be a tottered weed of small worth held: 

Then being asked where all thy beauty lies, 

Where all the treasure of thy lusty days, 

To...

【WHEN forty winters shall besiege thy brow

And dig deep trenches in thy beauty's field, 

Thy youth's proud livery, so gazed on now, 

Will be a tottered weed of small worth held: 

Then being asked where all thy beauty lies, 

Where all the treasure of thy lusty days, 

To say within thine own deep-sunken eyes

Were an all-eating shame and thriftless praise. 

How much more prasie deserved thy beauty's use

If thou couldst answer, 'This fair child of mine

Shall sum my count and make my old excuse,' 

Proving his beauty by succession thine. 

This were to be new made when thou art old

And see thy blood warm when thou feel'st cold.】

正因着他说:在那里,你所有的财宝

都在于那双深邃的眼睛

(背景素材是官方骑士圣殿原图)

溪凌飘
【萤,一名耀夜,一名景天,一名...

【萤,一名耀夜,一名景天,一名熠燿,一名丹良,一名燐,一名丹鸟,一名夜光,一名宵烛。——《古今注》】


想看感觉大类于《萤火之森》的雷安:

老雷在盂兰盆节逃家到一处小镇释放真我,入夜上了山,见到一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说是迷路在森林里不记得来时的路,又不慌不忙地坠在身后陪他慢慢晃悠上山顶。钟声敲响之时他们恰巧登入扶栏平台,花火连片,就连星空也失色。悠长的晚风中,这位不知名的安静友人像是随时会被推入山谷,孤独地飘向人世间去。

雷狮心血来潮,就伸手去牵他的一角说跟我走,我带你下山,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于是他便笑了一声,崩解作四散的萤火,就这样消逝了。

这个星球上有太多事物,即便是天子骄子也无...

【萤,一名耀夜,一名景天,一名熠燿,一名丹良,一名燐,一名丹鸟,一名夜光,一名宵烛。——《古今注》】


想看感觉大类于《萤火之森》的雷安:

老雷在盂兰盆节逃家到一处小镇释放真我,入夜上了山,见到一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说是迷路在森林里不记得来时的路,又不慌不忙地坠在身后陪他慢慢晃悠上山顶。钟声敲响之时他们恰巧登入扶栏平台,花火连片,就连星空也失色。悠长的晚风中,这位不知名的安静友人像是随时会被推入山谷,孤独地飘向人世间去。

雷狮心血来潮,就伸手去牵他的一角说跟我走,我带你下山,我们一起离开这里。于是他便笑了一声,崩解作四散的萤火,就这样消逝了。

这个星球上有太多事物,即便是天子骄子也无以挽留。不过失去的那一刻,一定很美吧。


推歌:《蛍》藤田麻衣子,尤推吾恩的男声翻唱版本。

溪凌飘
布伦达政策清明,但更善用重典治...

布伦达政策清明,但更善用重典治乱、猛药去疴。而旧安虽然为人不善言辞些,政策却如春雨润泽。

这场闹剧般的征讨,起源于拖家带口偷渡边陲的可怜人。他们被处刑在距混血国度仅数公里的地方。死后唯一的祭奠者是心目中渺小乌托邦中从未高高在上的王。
能让他为此摘下桂冠,也算荣幸之至了。

布伦达政策清明,但更善用重典治乱、猛药去疴。而旧安虽然为人不善言辞些,政策却如春雨润泽。

这场闹剧般的征讨,起源于拖家带口偷渡边陲的可怜人。他们被处刑在距混血国度仅数公里的地方。死后唯一的祭奠者是心目中渺小乌托邦中从未高高在上的王。
能让他为此摘下桂冠,也算荣幸之至了。

溪凌飘
悄悄,技术太鶸无法复原《黑桃国...

悄悄,技术太鶸无法复原《黑桃国王》安的盐
但他太帅了我当场死亡
@侈貧

悄悄,技术太鶸无法复原《黑桃国王》安的盐
但他太帅了我当场死亡
@侈貧

溪凌飘

明天发主号的时候不会带tag,先发发手稿爽一爽,凯佬拍糊了…

明天发主号的时候不会带tag,先发发手稿爽一爽,凯佬拍糊了…

溪凌飘
—看见了吗?你的执拗只会为更多...

—看见了吗?你的执拗只会为更多人带来灾厄。
—就此收手才是对死者最大的不敬,麻烦您把嘴闭上。

【想看先知安因预见祸患而四处奔波,结果被人类当作不洁联合驱逐。他居然还觉得自己这个身份能让人类团结起来还不赖,整挺好,左手匡扶正义右手欢乐逃亡。
遇见雷狮之前在补刀无法医治的可怜人时,常捂住他们的眼睛说别怕,天堂的钟声会为你引路,随使徒们回到伊甸园去吧。
遇见真货之后至死都没再说过这句话。

—看见了吗?你的执拗只会为更多人带来灾厄。
—就此收手才是对死者最大的不敬,麻烦您把嘴闭上。

【想看先知安因预见祸患而四处奔波,结果被人类当作不洁联合驱逐。他居然还觉得自己这个身份能让人类团结起来还不赖,整挺好,左手匡扶正义右手欢乐逃亡。
遇见雷狮之前在补刀无法医治的可怜人时,常捂住他们的眼睛说别怕,天堂的钟声会为你引路,随使徒们回到伊甸园去吧。
遇见真货之后至死都没再说过这句话。

北七
慢慢进步吧 总是想晚上画 又是...

慢慢进步吧 总是想晚上画 又是熬夜的一天

慢慢进步吧 总是想晚上画 又是熬夜的一天

杒铭-什么玩意

害,很早画过安side rpg最后的设定图,结果后来就留了一张没画完的照片,纸档都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
中间缺失了很多东西,有缘找到再重新拍吧。
PS救我狗命。

害,很早画过安side rpg最后的设定图,结果后来就留了一张没画完的照片,纸档都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
中间缺失了很多东西,有缘找到再重新拍吧。
PS救我狗命。

溪凌飘
没来得及repo本子,repo...

没来得及repo本子,repo一下宝藏kp的新手HE跑团好了

看到模组后才晓得我们第一次跑团就能拿到HE有多不容易。虽然总体上打了大概有四五个小时,军人+医生的配置还是蛮标准的,正好专业对口。其间六六和唐唐(好意外我列表又无声无息多了一名男孩子!)真的非常耐心地带我这个新人和包容我的错误,土下座,以及谢谢你们。尤其六六太不容易辽,我所有的数值我自己都不记得,打开Excel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车卡可能是白车,我迫真怠惰。总而言之这一次跑团的主要印象如一下三点:

1.蓝牙文件

2.淦,骰子娘才是最大的敌人

3."你都不明白两次san失败陷入狂乱,然后打我巴掌的人骰出大成功的时候...

没来得及repo本子,repo一下宝藏kp的新手HE跑团好了

看到模组后才晓得我们第一次跑团就能拿到HE有多不容易。虽然总体上打了大概有四五个小时,军人+医生的配置还是蛮标准的,正好专业对口。其间六六和唐唐(好意外我列表又无声无息多了一名男孩子!)真的非常耐心地带我这个新人和包容我的错误,土下座,以及谢谢你们。尤其六六太不容易辽,我所有的数值我自己都不记得,打开Excel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车卡可能是白车,我迫真怠惰。总而言之这一次跑团的主要印象如一下三点:

1.蓝牙文件

2.淦,骰子娘才是最大的敌人

3."你都不明白两次san失败陷入狂乱,然后打我巴掌的人骰出大成功的时候我应该是个什么心情。"↣不久之后这个人眼瞅着san值狂乱花落我家,用手术刀在我手臂上拉了道口[爆笑]

事实上最让我鸡皮疙瘩的还得是六六的那一句:"根据你的信条。"

当时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起了自己的人设,不然我真的很有可能按本性踩着伤残病患向前走。

六六说看到我车的啦第一反应是安迷修,其实原型是私设安安的师父哈哈哈,不晓得唐唐的人设所以干脆画了雷安,非常不合适,因为跑到最后我们基本上在相声哈哈哈。

第一次跑团用户体验感爆棚,我现在就有很期待下一次一起玩!

杒铭-什么玩意
【None Day4】玩家昨日...

【None Day4】
玩家昨日选项:B
【达成BE:BUG 缺陷,蠕虫】
『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

【None Day4】
玩家昨日选项:B
【达成BE:BUG 缺陷,蠕虫】
『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干脆杀了他妈妈好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干脆杀了他妈妈好了
——
只要不酒驾不违章,携带证件避免超载,一款没有生命的座驾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问题在于会颠不颠跟在屁股后头跑过来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你自己的宝贝哈雷。
显而易见地,生生死死翻来覆去磨损了你对危险信息的嗅觉。“重型摩托”和闭塞巷弄一并形成完美闭环,围墙节节攀升,当你想要收回伸出的左手时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最后一个身为傀儡的“安迷修”站在这里,一定会和你一样感到熟悉。机车被漆成蓝紫色带状闪电一般的躯壳面对寻常人类的体温,竟然被灼烤出金属液化一般的凹陷。那些泛有镭射光泽的表面顺应重力下塌,露出狰狞的内里。
没有肋骨一般高集成度排布的丛杂配件,你的哈雷像是刚被咬破的豆沙包,正缓缓流出热烘烘的甜腻“脏器”。
这些黑色的物质跟安迷修精心调制的糖馅当然半点关系都没有。卡米尔也不会被这种东西收买去劝说你回家吃饭而不去出去撸串。百越之地也许还会拿这些蠕动的,或者快速爬行的黑色高蛋白质含量原材料烤点什么吃,但你实在没那个心情。
因为它们接下来会活生生地倒灌入你的口鼻,就像曾经你无数次翻车时所经历的那样。像误入流沙的旅人,像花海里窒息的,埃拉加巴卢斯的可怜宾客们,死得还挺凄美颓废——如果你所面对的也是玫瑰,而非细碎爬虫的话

【解锁明线:“我绝非兰斯洛特,请呼唤我真正的名姓。”】

慢慢的,你已经很习惯这种无知无觉的死亡了,反正过不了多久又会回到这一刻,或者回到更久以前的过去某个时段。现在你站在“金”消失的街道口而不是里巷,哈雷还在身边,但极目所望,那些承载着线索的铜板全都不见了。
A.再次深入巷弄
B.调查四周
C.算了算了,骑上大宝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D.远离你的机车,独自一人离开
——
太难辽,
bcy可以用了吗.jpg

杒铭-什么玩意

有丶过激,注意避雷

真实给雷王介绍23andme基因工程
【你对你男神的大伯哥好一点
【【为了保证线索指向太子我还特地去查了丈夫的哥哥究竟应该叫什么,我就知道卡米尔是小叔子,二姐是大姑姐。

有丶过激,注意避雷

真实给雷王介绍23andme基因工程
【你对你男神的大伯哥好一点
【【为了保证线索指向太子我还特地去查了丈夫的哥哥究竟应该叫什么,我就知道卡米尔是小叔子,二姐是大姑姐。

杒铭-什么玩意
不是,我觉得安哥真的是这种角色...

不是,我觉得安哥真的是这种角色,重点是我作为一个安粉,穷没马和恶心帅是学到了,为什么亲友聚餐厨房里我完全帮不上忙的?

不是,我觉得安哥真的是这种角色,重点是我作为一个安粉,穷没马和恶心帅是学到了,为什么亲友聚餐厨房里我完全帮不上忙的?

杒铭-什么玩意
我字好丑,台词用了大宝贝写给我...

我字好丑,台词用了大宝贝写给我的一句话,今天也是超爱她的一天
同款rpg游戏来玩呀——【王婆卖瓜模式on

我字好丑,台词用了大宝贝写给我的一句话,今天也是超爱她的一天
同款rpg游戏来玩呀——【王婆卖瓜模式o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