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略略略

2195浏览    325参与
略略日记

只要我不出声,谁也……

(・∀・)诶,被发现了……

那……躺下卖个萌吧●v●

只要我不出声,谁也……

(・∀・)诶,被发现了……

那……躺下卖个萌吧●v●

三冬

卡着直尺,整齐的撕下后面的页数,将其糊在心门上。

剩下的整齐缺口,告示了曾经言语的尖利和他的反抗。

他累了。

卡着直尺,整齐的撕下后面的页数,将其糊在心门上。

剩下的整齐缺口,告示了曾经言语的尖利和他的反抗。

他累了。


內輪

Sketttttttttch


<[•)##-<|))))))

Sketttttttttch



<[•)##-<|))))))

壁上尘

世界上的云都是一样的云,世界上的地平线都是一样的太平线,我要去给自己炒一份鸡吃,天好了还可以抬头看看太阳。

世界上的云都是一样的云,世界上的地平线都是一样的太平线,我要去给自己炒一份鸡吃,天好了还可以抬头看看太阳。


🤐🤔😉

我家猫,我家猫和我家猫。
其实我家有两只猫,但另一只很害羞所以不怎么出来。

我家猫,我家猫和我家猫。
其实我家有两只猫,但另一只很害羞所以不怎么出来。

壁上尘

小时候看蜻蜓的眼睛总是觉得很好吃。

小时候看蜻蜓的眼睛总是觉得很好吃。


故酒

我我我咋知道被删了呢?
原创造梗,如有撞梗,你抄我的(理直气壮)
是这样,梗的的确确我的原创,剧情不是。
我是依根源写的。
玩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很想把这个故事以旁观者的角度写下来。
会挺有趣的,但也是……悲剧
无人生还(不是)
玩过根源的之后如果看见但请谅解,我带了很浓的个人感情色彩。
我认为是个悲剧,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嘛。
里面原创角色稍微客串一下,戏份不多。
堂良的戏份也不会很多。
重点是[ Vanderboom]一家。
没了。
写完这一part单独发还是全文完结发。
我再想想。

我我我咋知道被删了呢?
原创造梗,如有撞梗,你抄我的(理直气壮)
是这样,梗的的确确我的原创,剧情不是。
我是依根源写的。
玩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很想把这个故事以旁观者的角度写下来。
会挺有趣的,但也是……悲剧
无人生还(不是)
玩过根源的之后如果看见但请谅解,我带了很浓的个人感情色彩。
我认为是个悲剧,但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嘛。
里面原创角色稍微客串一下,戏份不多。
堂良的戏份也不会很多。
重点是[ Vanderboom]一家。
没了。
写完这一part单独发还是全文完结发。
我再想想。

故酒

突然冒泡

总得来说就是安排部分删去

改为锈湖根源

玩了个根源差点哭出声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那种

我太特么想以旁观者角度来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写弯大棒一家的悲剧

写哥哥弟弟,写子世代,写孙世代

最后一支舞

得到的是什么?

My daughter will return to Rusty Lake.

[我的女儿将会重返锈湖。]

长生不老,谁都是悲剧。

旁观者是孟哥九良的角度

对他们的描写不会很多,也不会产很多粮

我只想借他们的视角,好好的写根源

写完会放在合集里,不会打tag

总得来说就是安排部分删去

改为锈湖根源

玩了个根源差点哭出声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那种

我太特么想以旁观者角度来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写弯大棒一家的悲剧

写哥哥弟弟,写子世代,写孙世代

最后一支舞

得到的是什么?

My daughter will return to Rusty Lake.

[我的女儿将会重返锈湖。]

长生不老,谁都是悲剧。

旁观者是孟哥九良的角度

对他们的描写不会很多,也不会产很多粮

我只想借他们的视角,好好的写根源

写完会放在合集里,不会打tag






恋与停车场
老规矩,链接走评,不要红心蓝手...

老规矩,链接走评,不要红心蓝手,谢谢

老规矩,链接走评,不要红心蓝手,谢谢

垃圾文洛斯(进监狱了)

【摄殓】金牌保镖

①毒舌保镖约×贵家少爷卡

②会有大量私设,欧欧吸,以及其他cp(类似杰佣)出没,注意避雷

③老子文笔渣你能把我怎样

④伊索绝对绝对不会柔弱的像个女孩子,他只是个有社恐的孩子啊hhh

*灵感来自于电影《金牌保镖》

———————————————————

(一)

     窗外春意酽酽,花草树木一派生机,甚至有几只昆虫堪堪落在上面而享受这个季节独有的暖意。

     “先生,我说过了,我从不跟贵族打交道。”约瑟夫翘着二郎腿,动作优雅而不失礼仪。他戏谑地盯着面前的秃头男人,正猜想着男人会说出什...

①毒舌保镖约×贵家少爷卡

②会有大量私设,欧欧吸,以及其他cp(类似杰佣)出没,注意避雷

③老子文笔渣你能把我怎样

④伊索绝对绝对不会柔弱的像个女孩子,他只是个有社恐的孩子啊hhh

*灵感来自于电影《金牌保镖》

———————————————————

(一)

     窗外春意酽酽,花草树木一派生机,甚至有几只昆虫堪堪落在上面而享受这个季节独有的暖意。

     “先生,我说过了,我从不跟贵族打交道。”约瑟夫翘着二郎腿,动作优雅而不失礼仪。他戏谑地盯着面前的秃头男人,正猜想着男人会说出什么话,以及自己该如何完美地怼回去。

      秃头男人显然是被约瑟夫怼来怼去无数遍了,额头上出满了细密的汗,皱纹里仿佛蓄满了水。他又思索了一阵,既不能违背老爷的命令,又说不过这个保镖,进退两难呐。男人先拿出手帕将汗擦干,再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约瑟夫先生,我们再加一倍的钱。”

      约瑟夫挑了挑眉,轻轻笑了起来:“一倍?”意思就是才加一倍你就想请到本大爷?

    “两倍,两倍”秃头男人又赶紧再加了一倍。 

     约瑟夫笑得更厉害了。

    “三倍!不能再多了!”男人究竟是个油子,自然懂约瑟夫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背后的意义。

    “早这样不就行啦?”约瑟夫站起身来,依旧笑得大方得体:“你家少爷就伊索·卡尔是吧?行我可以,慢走不送?”

      男人被推搡到门口,他显然对这种态度极不受用,挣扎着:“我家少爷他有……”

     “得得得,不管有什么我都可以。”约瑟夫把男人推出去,关上了门,冲门喊着。天知道他差点把人踹出去——如果他所受的礼仪教育允许的话。

      约瑟夫想到自己虽然在保镖榜上名列前茅,可找他的人还没有倒数第二的人多,可能就是因为自己的态度。管他呢,反正我钱多。约瑟夫哼了一声。

       房间里又恢复了冷清,约瑟夫一回头。发现自己原来坐的沙发椅上有了个人。他坐在另一个椅子上,说:“不常见你回来啊,杰克。”

     “一回来就看见你的一场大型真香现场。”杰克端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带着那亘古不变的笑容,“不和贵族打交道,也真有你的。”

      约瑟夫:“跟那种人不能讲什么道理,只能认钱。”他没有问杰克什么时候进来的,这个人神出鬼没的,什么时候消失什么时候出现都无规律可寻。刚开始还会吓他几跳,后来也就习惯了,把他归结于大自然总有许多奇妙的现象。

    “其实是因为我家小先生要来法国出个任务,要不我才不会瞎折腾从英国飞过来陪你这个家伙。”

       绅士正无形中发着狗粮,就被约瑟夫踹了一脚:“我明天开始有任务,带你家那个回来的时候晚上小声点,太吵。”

       约瑟夫起了个大早。

       虽说是春天,但早上还是挺凉的。约瑟夫将蓝色大衣(参考原皮)又裹紧了点。他出任务的时候喜欢这一套,长靴舒适,配上大衣显得十分低调,可是那头白发和从大衣中露出的金色刀柄注定让约瑟夫低调不起来。现在走在大街上就是最靓的仔。

      保镖是不能从正门进的。约瑟夫呼了一口气,感叹了一声顶级保镖竟然还没有人权,绕了一圈到后门。秃头男人早就在门口候着了,看样子是个管家之类的。看秃头管家的脸色显然是憋着气儿呢,但碍于某些原因不敢发作出来。约瑟夫看见他这样心底高兴的很。却还是守着礼仪向他打招呼,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无尽的优雅,和昨天完全不同。管家吃了一惊,又讪讪地将约瑟夫带到屋内去找他家少爷。

    “你家老爷呢?”约瑟夫大致打量一下,没有发现主人家。

      管家回:“在上头休息呢,我家老爷不接客。”

     约瑟夫早就听说了卡尔家老头子脾气古怪,便没多问,继续跟着管家走。

      管家停在了一扇古铜色的门前,特别轻地敲了敲门,仿佛声音大点里面的人就会吓得飞走。约瑟夫盯着这扇门看,明明这座房子的门和其他门都差不多,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压抑气氛。

     约瑟夫下意识地把刀握紧了点儿。真奇怪,他想道。

   “少爷,您起了吗?”管家问。

      约瑟夫一怔,好像在很久以前,也有人这么叫过他。

——————————————

没错俺又开坑了,生怕填完坑系列。不过这回会短的,快开学了也不会再开像“他喜欢我?”那样的深渊巨坑了。

中元节快乐啊(虽然没什么值得快乐的但好歹是个节咱得给它点儿面子)

这回还是要谢谢 @陌上守月 帮忙码字,写在本子上实在不想打字了……

😶

日常叨叨

我,心累,俺在来福特收藏的优质小黄图呢,一个都没了。

马上又要上大学,住宿舍,更心累,也没地方说话,以后就在这个没人的地方叨叨和碎碎念和记录,等一下俺就去把微信和QQ改成大家都喜闻乐见的样子,方便以后加人,但是俺在上面再也不发言了。就酱😑

我,心累,俺在来福特收藏的优质小黄图呢,一个都没了。

马上又要上大学,住宿舍,更心累,也没地方说话,以后就在这个没人的地方叨叨和碎碎念和记录,等一下俺就去把微信和QQ改成大家都喜闻乐见的样子,方便以后加人,但是俺在上面再也不发言了。就酱😑


沧笙

碎碎念(无视就好)

东扯西扯的,其实只不过想和你多说几句话,哪怕只有嗯和冒号

(。ì _ í。)

东扯西扯的,其实只不过想和你多说几句话,哪怕只有嗯和冒号

(。ì _ í。)


三冬

刚看了开头,打开衣柜之后两个人的拘谨,感觉是小偷撞上了一个躲着以为是主人回来的小偷。

【你来得挺快的】

【是的,我比较熟悉这里,找的比较快】


(๑•ี_เ•ี๑)……………………(๑•ี_เ•ี๑)

然后两人相互谦让

【你先吧,女士优先】

【啊不了,你先来的,还是我先离开】

最后搞到主人回来?!

刚看了开头,打开衣柜之后两个人的拘谨,感觉是小偷撞上了一个躲着以为是主人回来的小偷。

【你来得挺快的】

【是的,我比较熟悉这里,找的比较快】


(๑•ี_เ•ี๑)……………………(๑•ี_เ•ี๑)

然后两人相互谦让

【你先吧,女士优先】

【啊不了,你先来的,还是我先离开】

最后搞到主人回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