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疯人之口

8254浏览    37参与
星火史莱姆
是第一印象,发型完全是盯着冰伊...

是第一印象,
发型完全是盯着冰伊布画的()
Tag私心!

是第一印象,
发型完全是盯着冰伊布画的()
Tag私心!

星火史莱姆
看完之后的第一印象,tag私心...

看完之后的第一印象,tag私心k空szd,

看完之后的第一印象,tag私心k空szd,

斯远
空岛抱着纪江大大流眼泪(这团是...

空岛抱着纪江大大流眼泪(这团是真的厉害太精彩了!为什么良作无人??

空岛抱着纪江大大流眼泪(这团是真的厉害太精彩了!为什么良作无人??

村医袁柏清
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均不健全的当...

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均不健全的当代大学生
自然是不行画作业的

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均不健全的当代大学生
自然是不行画作业的

鸟居子

可爱属于空岛
OOC属于我

真的好喜欢这段太可爱了🙈🙈🙈

可爱属于空岛
OOC属于我

真的好喜欢这段太可爱了🙈🙈🙈

欧洲筷

是没营养的睡前涂鸦,大概是宝可梦训练师的空岛和纪江【x

也许之后有空会画日暮看看

是没营养的睡前涂鸦,大概是宝可梦训练师的空岛和纪江【x

也许之后有空会画日暮看看

阿布R
就 就至少他好喝! 他们演绎的...

就 就至少他好喝!

他们演绎的超好!!
(私心tag

就 就至少他好喝!

他们演绎的超好!!
(私心tag

108颗橡子

无人倾听

※一些写在置顶和简介也不会被看到的提示:不是谢绝关注,但如果仅仅是因为疯口团相关,请务必不要关注我,tag见就好。


*


纪江重复了今日的第二十一次叹气。


“你是人。”

他尽量冷淡、无动于衷地解释。“我也是人,我需要睡眠。”所以好好活着,也不要总是做些让我短命的惊吓。言下之意空岛竹五太过透支自己,这倒和他没关系,但反复多次的“作业”还是令他不堪其扰。纪江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什么神明,他是一个陪同小孩做暑期观察报告的家长。

他讨厌小孩。讨厌空岛竹五。

然而对面——“你是神。”目光传达出来的意思笃定又毫无信仰。空岛竹五盘腿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一些写在置顶和简介也不会被看到的提示:不是谢绝关注,但如果仅仅是因为疯口团相关,请务必不要关注我,tag见就好。





*


纪江重复了今日的第二十一次叹气。


“你是人。”

他尽量冷淡、无动于衷地解释。“我也是人,我需要睡眠。”所以好好活着,也不要总是做些让我短命的惊吓。言下之意空岛竹五太过透支自己,这倒和他没关系,但反复多次的“作业”还是令他不堪其扰。纪江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什么神明,他是一个陪同小孩做暑期观察报告的家长。

他讨厌小孩。讨厌空岛竹五。

然而对面——“你是神。”目光传达出来的意思笃定又毫无信仰。空岛竹五盘腿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因为角度问题抬起头来,凭空盯出一股执着。


纪江坐在他简单的白色椅子上,一只手疲惫闲散地撑起下颌。他镜片后的眼睛微微阖着,像是睡眠不足,又像是在拖延不得不应付空岛竹五要命脑回路的时间。没一会儿他又在轻轻地叹气,像是被迫面对一些难以解答的问题,比如要他去跟爱因斯坦讨论麦克斯韦方程组。他是小说家,不是物理学家。即使他现在也许,广义上,可以认为自己是“神”,大概也许是物理科学的同等级厉害东西。

但在那之前他仍然是个人。纪江并没有因此给自己设定一些便利的属性,诸如免去进食或者睡眠,拥有不会受伤的体质——多愁善感的小说家对于“活着”似乎有些自身也不曾想通的执着,对于他认为的,真切活着的对象也是如此——诸如空岛竹五,和他提出的那些,在他看来绝对对身体有害的要求。

他讨厌空岛竹五本人,但并不等于乐于见到活着的东西衰减或轻易死亡。况且这个让他想起来就头痛的对象并不存在恶意,他尽力试图友善——并非以神明的身份——但貌似大致都失败。

他讨厌空岛竹五本人。


顺带一提,他在亲自来找空岛竹五说出这些拒绝之前,还要足足打小半天的腹稿,并且来了就要把人钉在地上,再封住嘴巴。否则他没得机会把想拒绝的话说完,空岛竹五就有三百句话等着回他,论嘴皮子,他大概真的不及怪谈作家的一个偏旁。于是空岛竹五坐在地上,只是盯着人看,似乎有一肚子的抱怨,但又好像仅仅是盯着他看。

“我希望你记住一件事,空岛竹五。”

他缓慢地,一字一句地,声音平淡,但是与生俱来有股子温润,又染上一股不讨人喜欢的傲慢。“我容许你一切行为的前提,是说你还是一个‘人’。”

所以失去饥饿感不行,不需要睡觉不行。不睡觉不进食的生物再怎么说也不能叫做人。

不过早在之前他也晓得未必有用,他和空岛,两个不和谐音,彼此谁都无法理解对方,也不可能说服对方或听取意见。哪怕他们彼此尝试展露最大的善意。人类总归无法相互理解,空岛竹五是人。活生生的人。比如他现在就有点本能地皱起眉头,只是紧紧抿着嘴巴——他看得出来空岛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并不想听。也猜不出他具体想说些什么让他头痛的话来。现在他空岛竹五不是自己的角色,纪江曾暗地发过誓,他死也不会再在自己的笔下写下“空岛竹五”这名字一个笔画。太操蛋了。


于是他第二十三次叹气,仅仅是站起身来,把空岛竹五的眼神和他本人留在那,决定离开了。为了保险,禁言和禁足要等他走了之后再解开。


纪江先生拒绝交流。



fin.



非cp意味(醒目)

想到哪写到哪的突发发梦段子 毫无意义 只是突然写写纪江

不会写空岛所以给他禁言(?)

执着于空岛的身份是人类无异于一种身为神明的傲慢,但总是会忘记自己在“神”之前也是“人”。

熊牌軟糖。

無題。

是K空,突發奇想的粗糙產物。


最後空島竹五還是打開了「門」。他已經花費了不知道多久來研究這個問題,久到紀江對拒絕他這件事本身產生了抗拒。除了抱怨沒有隕石收藏和不經常喝到奶油咖啡,空島的耐心似乎並沒有因為他的拒絕消散,每天的作業仍然留在桌面上等待這裡的主人憑空拿走,寫著「務必允許」的紙仍然是空白一片地被退回來,直到今天。

——今天是哪一天?空島想,但身處梅壺裡,他並沒有太過在意。他從那片小小的領地返回,細心又緩慢地洗掉了手上粘著的泥污,挑挑撿撿從廢棄文稿和書桌上亂七八糟的紙張中抽出幾張,隨即前往紀江的書房,頭也不回地拉開那扇門,輕巧地跳了進去,就像當日離開的日暮。

紀江愣住了,隨即很快...

是K空,突發奇想的粗糙產物。


最後空島竹五還是打開了「門」。他已經花費了不知道多久來研究這個問題,久到紀江對拒絕他這件事本身產生了抗拒。除了抱怨沒有隕石收藏和不經常喝到奶油咖啡,空島的耐心似乎並沒有因為他的拒絕消散,每天的作業仍然留在桌面上等待這裡的主人憑空拿走,寫著「務必允許」的紙仍然是空白一片地被退回來,直到今天。

——今天是哪一天?空島想,但身處梅壺裡,他並沒有太過在意。他從那片小小的領地返回,細心又緩慢地洗掉了手上粘著的泥污,挑挑撿撿從廢棄文稿和書桌上亂七八糟的紙張中抽出幾張,隨即前往紀江的書房,頭也不回地拉開那扇門,輕巧地跳了進去,就像當日離開的日暮。

紀江愣住了,隨即很快反應過來,試圖伸手抓住他——只抓住了手指,而後又很快被一股力量迫使鬆開。令人作嘔的旋轉間,他棕色的頭髮像正在融化的奶油一樣融進了這個漩渦,那之間偶爾會閃出一雙令紀江熟悉的眼睛,隨後,「門」砰地一聲關上了。這本來就是紀江所創作的虛擬物件,是鎖的外部顯像,但神奇地如同實體一樣發出了聲音。蔓延出來的、奇異的黑色霧氣和門上滲透出來的血肉扭動起來,讓紀江有那麼一瞬間以為它正在醒轉,但終究還是歸於沉寂。

見識真正的怪異。他與他的作者爭論時的加碼、他的期許、他的野心、他不眠不休寫下的所有論題,現在他如願以償了。

神明沉默了很久。他從那扇門前撿起一張飄落著遺留下來的文件,排頭是大寫加粗的「務必允許」。他回到自己的書桌旁,用鋼筆在旁邊打了一個勾,隨即走下樓來到那個房間。空島的房間太乾淨,幾乎什麼都沒有,似乎可以在他消失後仍然以原本的面貌持續到一切的盡頭。紀江將手中的那張紙放進其中一個文件夾,隨手將桌上雜亂的A4紙攏在一起,然後離開了。


補充:

這麼沒有邏輯的文字當然是夾雜了私設。覺得空島雖然說「我又不會打開那扇門」但實際上還是會忍不住想去看的吧,糾結研究了很久的問題是「如果除了紀江之外的人去開門,會不會把還在沉睡的它驚醒」。存了私心,所以覺得應該不會吧。紀江繼續留在梅壺之裡,空島就像外部世界所認知的那樣徹底消失了。

靈感來源於量子竊賊,設想到開門的畫面時突然想到了金星上相愛的兩個姑娘,想到席丹吻了米耶里縱身一躍,跳進了數據上傳的漩渦,隨即被女神用做和米耶里交換的籌碼,想到了桃核表面,珠鍊,一場除了生命以外傾盡所有的交易。總之就是很無厘頭的腦洞吧。

意面围巾

潜水党终于忍不住了来交个党费,空岛地发言真的可爱,奶油咖啡真的好喝,k空真的好吃。

虽然并没有纪江,但私心打个k空tag。

潜水党终于忍不住了来交个党费,空岛地发言真的可爱,奶油咖啡真的好喝,k空真的好吃。

虽然并没有纪江,但私心打个k空tag。

欧洲筷
是想象中之后的k空日常 不会画...

是想象中之后的k空日常

不会画打字机不会画背景,自闭
看完后只想祝这对新人至死不渝

是想象中之后的k空日常

不会画打字机不会画背景,自闭
看完后只想祝这对新人至死不渝

小草

疯人之口,电影和跑团和脑洞

注意:含各种剧透!
电影和跑团的剧透,我写的应该不算特别明显,脑洞更是ooc到天上去,只扫到一眼应该没事,但有还是有的。
谨慎观看!


看了《疯人之口》的电影,确实解释了不少细节的东西,比如说骑车的老头是干啥用的(那句对白很有用,不过如果放在跑团里可能太过直白),角色的动机都交代的很合理,都能圆上。以及标题和剧中同名书名的意思,看跑团的时候认识不到疯人是指什么(我体感大家都没疯啊,很正常啊),看电影知道了,疯人之口就是主角之口,吧?(既然主角都变这本书了⋯⋯)
以及非常重要的——我的思维果然和男主特相似啊!
我也是在给一切合理化。
合理化有什么不对!如果要我相信我不存在,我宁愿相信自己疯了。你又怎么...

注意:含各种剧透!
电影和跑团的剧透,我写的应该不算特别明显,脑洞更是ooc到天上去,只扫到一眼应该没事,但有还是有的。
谨慎观看!


看了《疯人之口》的电影,确实解释了不少细节的东西,比如说骑车的老头是干啥用的(那句对白很有用,不过如果放在跑团里可能太过直白),角色的动机都交代的很合理,都能圆上。以及标题和剧中同名书名的意思,看跑团的时候认识不到疯人是指什么(我体感大家都没疯啊,很正常啊),看电影知道了,疯人之口就是主角之口,吧?(既然主角都变这本书了⋯⋯)
以及非常重要的——我的思维果然和男主特相似啊!
我也是在给一切合理化。
合理化有什么不对!如果要我相信我不存在,我宁愿相信自己疯了。你又怎么能证明不是我疯了而是我根本不存在?
最后的大笑非常得我心,如果是我我也要大笑!

确实充满了克味,就是特效做的有点不行,我几乎没有被吓到。可能是年代关系吧,当年可能十分酷炫?
我被吓到最多的果然还是突然出现的恐怖音效。果然恐怖片音效王道!


看完电影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这个世界的人,比如主角,是虚构的角色吗?还是真人呢?我倾向于不是虚构的。
从boss的角度看,如果他的目的就是扩散恐怖、得到人们的信仰、以此获得力量(邪教都是这样的,电影里也有“信仰我书的人躲过信仰圣经的人”之话语,虽然我很怀疑你这个数据好吧),那么即说明这些人是独立于boss的存在。至少这些大众不是虚构的。
那么主角呢?如果主角就是虚构的,让一个你自己虚构的角色崩坏有意义吗?对作者来说,写死(或者写疯)一个角色能产生什么额外能量吗?必然不能。而让一个真实的人崩坏、发狂,夺取他的恐惧和信仰,才能获得能量。
整理一下主角遇到的“恐怖事件”,都有一个“惊醒”的明确分界线,那么我甚至可以说都是梦中发生的也没问题,离“现实”还是有比较大的距离的。说是精神攻击都更合理些。
所以我是认为主角就是san值归零,疯了。
boss也存在着“矛盾”,在让主角把文稿带出去并且给他打开通道之后,为何说“快走,我不能阻止他更久了”呢⋯⋯如果让书稿出版扩散恐怖就是“他”的意志,为何还需要boss来“阻止”呢?只能说明其实boss的意志并不等同于邪神的意志,那么boss也大概不是由邪神虚构的、或者是邪神本身。大概是被邪神控制了吧,大概。

看,我把它们合理化了,就一点不觉得恐惧了。
我甚至觉得,如果能接受自己疯了——人是会疯的,这很合理——也就不恐怖了。
所以我也要狂笑,是理解了自己疯了的事实的笑啊。


我之前也写过,对于不信教的人(我)来说,克苏鲁有时候有点没“那么恐怖”。就算疯了又怎样呢,全世界都疯了,那也许我是正常的呢?不是很懂那种信仰崩塌的感觉。
正好我顺道又看了另一个恐怖片《招魂》(the conjuring),对于这种由牧师来驱魔(还需要去梵蒂冈申请许可)的方式,我⋯⋯怎么说呢,你都能驱魔了,有“官方”解决方案了,还恐怖个p啊。
信仰这个东西吧,如果你信上帝,那也必然相信存在魔鬼,因为圣经里就写着呢;所以魔鬼才被这些人所认知,成为实际存在的东西,影响着人心。这还挺有戏剧性的呢。
像我这种不信上帝的,自然也不信所谓的魔鬼啦。(不过我相信还是有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存在的~)


*我今天经历了一件比这电影恐怖一万倍的事!(以至于我感觉电影更不恐怖了)
我在剥毛豆,不要问为什么是毛豆,总之是在剥毛豆。
我突然在剥好的毛豆里发现一只巨肥的虫子在爬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是从毛豆瓣里⋯⋯我不知道我剥的时候有没有碰过它!我的san很不好!
但是我必须把它拿出来,我还要检查一下剥好的里面有没有其他虫,然后我要继续剥,我还得注意看接下来的有没有虫,而且不剥开你根本不知道有没有虫!啊啊啊啊啊~!
这种你明知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但是还是必须去做,不是比思考什么“自己是不是虚构的”恐怖多了。
不过后来又看了几次虫之后,我渐渐麻木了。
我想虫看见我可能比我看见它更觉恐怖吧,对虫来说我可能是邪神呢?我感觉好些了。



《疯人之口》的跑团魔改了很多,最主要是boss的动机非常不同。
对于这种情况,我自然有自我流的特殊解法!(?)

首先我的前提是,大家(包括k和其他npc)都是真实的人。如果是打破次元壁的设定那也太没趣啦(没错我完全不喜欢meta game~!)

那么具体要考虑合理的有:
既然k是神了,可以随意制造想要的场景,那把主角移到一个空房间,一张桌上面放着文稿,封面写上“拿着稿子滚”,不是就完事了?为什么要拿恐怖事件吓他们,如果他们被吓傻了(疯了)不是完不成任务了灭?还是说反正是写出来的 ,爱怎么写怎么写,疯了也照样送原稿。(你这么折腾,你怎么不干脆脑控一个快递员帮你送呢?何苦呢?)
k是要救世界的。具体怎么救?
又为何留下空岛⋯⋯空岛有什么用?(不要和我说没用,我就是要合理化它!存在即是有用!)


满足以上所有情况的我的脑洞:

在某一天,还没有红的纪江发现自己脑中充满了恐怖的场景,之后身边发生了和脑中一样的事!作者的本能让他把这些亲身经历写了出来(*绝妙文笔来自此处(不)),意外的发现身边的异常消失了,恢复了平静。
他投稿了这本小说,爆红。
然后又一次,纪江产生了更为恐怖的幻觉,他又写了下来,异常又消失了。
纪江渐渐明白了,他认为的真实即为真实,他认为的虚假即为虚假。
他能制造出脑中的恐怖,这些恐怖从某些地方而来,自己确实成为了“什么东西”的化身;但是他还保留着身为“人”的自觉,他得以保存自己人类的身份,而没有变成“那个东西”。
当他认为这些恐怖只是小说的情节,这些就会变成“虚构”,从“现实”里消失,成为另一个时空,即梅壶。
“不是我想写,是我必须写。”
纪江以此来维持这个世界“原来”的样子。

发表小说也是必要的,大卖也是必要的。
那个东西对纪江的侵蚀越来越严重,梅壶也越来越扩张,纪江自己的信念不足够固定住一切“虚构”,需要利用大众的潜意识来固定住“小说家k”和这个“超热卖的恐怖小说”。炒作也是必要的,并且还得告诉大众这是炒作,所以第三方记者是必须要带的~
到了这一本,纪江明白到他必须“自己过去”,他把自己也写进书里了。
于是,纪江失踪了。

当然文字是有力量的,一些敏感的人阅读后被侵蚀,发疯了。这确实滋养了那个东西,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很遗憾。但一切都是必要的。”
所以,空岛啊,继续求证吧,来证伪吧,你的怀疑就是我留下你的理由。
我是不可能开门的,因此你绝得不到答案,你会一直怀疑,那样就没问题了;如果你得到了答案,那就是门打开之时,那也并无区别了。
当然纪江是不会说出来的。
他会把一些人写进故事,若他们不信,便可带着书稿离开,带着不信的信仰离开;如果相信了,便只能永远留下,从此世界上就不存在这个人了。(*可持续发展,给kp下次带其他团找理由~(不需要操这个心!))


*在这个脑洞里,梅壶是确实存在过的小镇啦,也是纪江一直生活的地方。也许这个小镇里的教堂地下埋了什么东西(邪神),某次地震之类的意外的被解除了封印,什么的。然后纪江被影响到了,开始了一切。
灵感很高的恐怖小说作家纪江,是天生祭品灭?XD
而梅壶之里永远循环上演着小说里的这些恐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是设定啊(。)

*在这个脑洞里,死忠狂热书粉来寻梅壶之里大约是找不到的,k不会让他们进来。反而是不相信的人会有机会,比如朱音小姐。然而不幸朱音小姐后来相信了,于是只能留下来,放出去只能传播恐惧。来梅壶的人,越是相信虚假,越是安全。

*若再反向思考,想让大众认为这是假的,来个以真乱假“梅壶之里一日游”如何?编辑部组织、vip粉丝限定抽选参加资格,然后再安排一些幕后爆料,做成揭秘特辑,观众感叹“做的好逼真,太像了!”不正代表潜意识里这是假的吗?这是不是挺好的!再弄弄电影化真人化什么的,也完全没问题啊~没有人会把电影当真的哇~(我回头看了看原作电影⋯⋯咳。)


——我的脑洞到此,已经变成和视频里完全不同的东西啦!

ooc到天边啦!!!哈哈哈哈哈~~~

虽然我自己还挺满意的。我又合理化了一个案子(不是案子),很开心啊XDDDDD
在我这里是一切都是真的发生了,纪江让这些变成了假的,可以说和原作电影完全相反。不愧是唯物主义的我。给自己点赞!(?)


啊对了对了,之前闹了个笑话,我没发现kp的id在视频里就有写,我真是个瞎子!这里隔空给kp道歉~(不管能不能被看到吧⋯⋯)


----

隔开一天的补充:

电影boss(or邪神)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传播恐怖,那主角经历肯定是越恐怖越好,怎么害怕怎么来。
我不仅要让你经历一切,还要让你亲手(带着手稿)去毁灭自己的世界,而且永远不搞死你,给你不能结束的无限重播。很棒!
那也许所有读到这本书的人都经历了这些,又或者根据每个人害怕的东西不同,每个人读到的都是不同的恐怖小说。(那邪神很敬业啊~!)
若是体验不同,那“书”本身都不是必须的了。外面世界也不一定就真的混乱咯,只有主角一人体验的是电影情节也不一定啊。(一个假设,不是说一定是)
如果这样理解的话,那我对电影的评分会上升哎!书本身的点子我不是特感冒,但是如果从来就没有什么书,给你看的都是假的,这个角度的话,我就很喜欢了!

但纪江不是,他目的不是传播恐怖,反而是控制邪神这一边。那为啥要写恐怖小说啊,不合理啊?我只好推论他就是必须要写,于是就变成这片文章的脑洞这样了。咳。
但是再转过来想,如果那些只是写给pc(和观众)看的,只是虚构的目的而已,那纪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呢?不知道啊。
而且最后还被空岛攻略了,哎哟这个发展⋯⋯k你难道真在写恋爱小说?!惊了!

这么一转念,纪江和k的定位在我这里又反了一反。
之前我认为k是指代恐怖小说的作者,而纪江是更真实的一个代号;现在我想也许纪江是给pc(观众)看的角色,k才是再上一层真实的代号?
k也许根本不是什么作者呢,也或许根本没有这本书,这就很有趣了。
所以我现在正在努力想,想能不能把k的目的搞成毁灭世界,让他变成一个拉风的大boss。
怎么让这个欢声笑语(不)的观光团变成毁灭世界的钥匙呢⋯⋯
哎哟,脑仁疼——我喜欢脑仁疼!!!


我吃棉花糖

试一下官设的空岛和纪江。



我好喜欢格子衬衫_(:з」∠)_

试一下官设的空岛和纪江。




我好喜欢格子衬衫_(:з」∠)_

我吃棉花糖
作家、作家和有光的夜晚。 因为...

作家、作家和有光的夜晚。


因为在后日谈里面有放在桌角的文件传送所以就想着空岛蹲在桌角是不是也可以一起传送(

想着这样的情况就画了_(:з」∠)_

作家、作家和有光的夜晚。


因为在后日谈里面有放在桌角的文件传送所以就想着空岛蹲在桌角是不是也可以一起传送(

想着这样的情况就画了_(:з」∠)_

小草

《疯人之口》完全不顾作者设定的私设

因为实在是脑内形象和作者给出的相当不同,所以意外的很想画出来看看。
哎呀难道我也正在被侵蚀XDD


空岛我实在不能放弃冰伊布的刘海!而且我觉得神经病(褒义)侦探(不是侦探)就是要卷毛。
然后配合冰伊布的配色弄的服装。戴上帽子的话,是不是有冰伊布鬓角的两撮的感觉呢~
然后写了我喜欢的台词(我就是从这里开始觉得他好!)
然后为了配合台词让他笑了,哎呀是不是过于可爱了?
我觉得空岛还挺活泼的,比如会说冷笑话什么的,但是我确实不知道他是不是常笑……我不知道在我觉得他笑的时候他是不是在笑_(:з」∠)_
不管了反正已经ooc了,随意放飞~!快乐!!!
平时就是眼镜反光+头发遮...

《疯人之口》完全不顾作者设定的私设

因为实在是脑内形象和作者给出的相当不同,所以意外的很想画出来看看。
哎呀难道我也正在被侵蚀XDD


空岛我实在不能放弃冰伊布的刘海!而且我觉得神经病(褒义)侦探(不是侦探)就是要卷毛。
然后配合冰伊布的配色弄的服装。戴上帽子的话,是不是有冰伊布鬓角的两撮的感觉呢~
然后写了我喜欢的台词(我就是从这里开始觉得他好!)
然后为了配合台词让他笑了,哎呀是不是过于可爱了?
我觉得空岛还挺活泼的,比如会说冷笑话什么的,但是我确实不知道他是不是常笑……我不知道在我觉得他笑的时候他是不是在笑_(:з」∠)_
不管了反正已经ooc了,随意放飞~!快乐!!!
平时就是眼镜反光+头发遮眼,很怪人,又带一点点时髦(我还是希望角色能时髦一点嗯),很好。
(* 空岛的图修正了一下,如果之前保存过图的话请再存一次啦~)


纪江就如同我之前日志里写的,我觉得他就是长头发~!
平时会扎起来,扎起来感觉比较鬼畜,适合扮演boss——就是我第五话的印象!
他的整体颜色是淡色的。
“神性”的纪江呢,就是仙伊布的配色啦!
我就是觉得后期的纪江特别软,头发放下来的感觉刚刚好~


霹雳乱炖

是隔壁郄太太写的小熊饼干袜子♪

是隔壁郄太太写的小熊饼干袜子♪

霹雳乱炖

关于后日谈他们同居的脑补()
纪江失眠警告

关于后日谈他们同居的脑补()
纪江失眠警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