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疯帽子

34287浏览    710参与
慕清阳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

新人一只,二刷快乐吸疯帽子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

新人一只,二刷快乐吸疯帽子

生茶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画照...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画照片)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画照片)

胖凡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Because ❤️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Because ❤️

一只桃子

【爱丽丝梦游仙境】

“你说,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这是疯帽子第32次问爱丽丝这个问题。当然,他并不期待答案。

“因为我喜欢你!”爱丽丝笑着扑进疯帽子的怀里。

疯帽子愣住了,这时的爱丽丝特别像她小时候。那时,她也是这样扑进自己怀里的,并用甜甜的声音对他说:“我喜欢你。”

当自己问她为什么时,她笑着回答:“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

就像乌鸦像写字台一样毫无理由。

“我也喜欢你。”疯帽子笑着把爱丽丝搂在怀里。

从此,我们就在一起

直到永远...


“你说,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这是疯帽子第32次问爱丽丝这个问题。当然,他并不期待答案。

“因为我喜欢你!”爱丽丝笑着扑进疯帽子的怀里。

疯帽子愣住了,这时的爱丽丝特别像她小时候。那时,她也是这样扑进自己怀里的,并用甜甜的声音对他说:“我喜欢你。”

当自己问她为什么时,她笑着回答:“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你

就像乌鸦像写字台一样毫无理由。

“我也喜欢你。”疯帽子笑着把爱丽丝搂在怀里。

从此,我们就在一起

直到永远

 

 

 

 

 

 

 

 

 

 

#本人只负责挖坑不负责填

啊啊啊啊!肝文使我快乐!

可是作业没写完。。。

 

bad bad babydoll

【疯爱同人文】光 第三章

第三章
(这章信息量很大哦,加了很多脑洞,哪里不明白可以私我)
疯帽子被整个儿甩进监狱时天已经黑透了。红纸牌军用力甩上门,监狱的铁门都随之晃动。
hatter把浅绿色的大眼睛尽可能地贴在巴掌大小的铁窗上,看到一轮新月被雾气洒上一层朦胧。
“该死的猫。”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就看到妙妙毛茸茸的脑袋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看星星。”
“这也许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个晚上了,you know。”hatter闭了闭眼睛。
牢房很安静,只有看守的青蛙发出轻轻的鼻鼾。
“关押重点犯人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妙妙打了个哈欠,把胖胖的小肉爪子搭在泰伦的高礼帽上,“一个人独占一大个牢房,你很有福分嘛!”
泰伦没理他,眼睛依旧望着...

第三章
(这章信息量很大哦,加了很多脑洞,哪里不明白可以私我)
疯帽子被整个儿甩进监狱时天已经黑透了。红纸牌军用力甩上门,监狱的铁门都随之晃动。
hatter把浅绿色的大眼睛尽可能地贴在巴掌大小的铁窗上,看到一轮新月被雾气洒上一层朦胧。
“该死的猫。”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就看到妙妙毛茸茸的脑袋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看星星。”
“这也许是我生命中最后一个晚上了,you know。”hatter闭了闭眼睛。
牢房很安静,只有看守的青蛙发出轻轻的鼻鼾。
“关押重点犯人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妙妙打了个哈欠,把胖胖的小肉爪子搭在泰伦的高礼帽上,“一个人独占一大个牢房,你很有福分嘛!”
泰伦没理他,眼睛依旧望着窗外,似乎一定要把埋藏在月光和雾气里的星星盯出来。
“fine,fine,”妙妙偏过头去,尾巴在脸前扫过,泰伦再看向妙妙时,只剩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牢房里“你要庆幸今天掌管月亮的是我,Tarrant。”
月亮的光芒越来越淡,与浓雾一起,为星星的登台让道。
“今晚的主角出场了。”泰伦的笑容重新出现在脸上。
“你可真是痴迷啊,”办完一切的妙妙又飘回泰伦的帽顶上。
Tarrant望着被窗户割成一个小方块的星空,不由想起了白王宫里的那片大草坪,那儿有一年四季不凋谢的野花,还有望不到边际的璀璨星空——消失花园。是为纪念当年柴群家族为保卫白王国而全族牺牲而建,并以柴群家族的特殊能力而命名。当年的煌煌贵族,如今只剩妙妙一人。
”消失这种本领,还是不会的好。“年幼的泰伦依稀记得当年妙妙望着远方,语气轻飘依旧。
泰伦很清楚,如果不是担心自己,妙妙怎么也不会留在这个充满火药味的地方。
在得知花园的来历之前,Tarrant曾一度认为”消失花园“是他所知道的所有花园名字中最好听的一个。消失花园的星星是年少时叛逆的Tarrant唯一的安慰。
当然那都是太早太早以前了,早到还没被时间诅咒,早到还不认识爱丽丝呢
疯帽子低头看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趴在自己肩上的猫
难得的安静。
“你觉得血腥大魔头会什么时候砍掉我的头?明天早上还是明天晚上?”hatter其实挺不愿意打破这份祥和,只是怕不说些话自己会睡过去,错过自己的最后一个晚上。
妙妙似乎刚刚睡着了,愣了一会儿慢悠悠地飘到空中:“你怎么知道你看不见后天的太阳?”
hatter疑惑地看了妙妙一眼:“我是重量级罪犯哦,之前被定在下午茶前所以他们奈何不了我,现在......"hatter自顾自地说下去,没注意到妙妙已越飞越高:”某位傻姑娘要来救你咯,sweet,hat......"
妙妙的消失伴着月儿的落下,黎明提早到来,那位傻姑娘正骑着贝尔德,向着红心城堡奔来。



下面是解释脑洞时间,正文看懂的孩纸请自动略过~
关于妙妙:他是新月的守护者,可以掌控新月(脑洞来源:第一部月牙化成了妙妙的招牌笑容)
关于星星:hatter小时候和家人吵架就喜欢躺在消失花园的草坪上看星星,寻求安慰,所以一直到现在看到星星都有种亲切感,所以在临死(他自认为)的前一晚要求妙妙减弱月亮光亮,这样星星就可以出现了
关于为什么妙妙担心帽帽:这个取决于你啦,爱情也有可能哦~

关于为什么妙妙觉得会消失不好:身处战争年代,作为柴群家族的一员,眼睁睁看着所爱的一切一点点灭亡,能做到必须也只能逃避,即使一再希望拿着剑冲向沙场的是自己,即使一再希望牺牲的是自己,也只是无能为力。当年的柴群家族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全族只留下年幼的妙妙,其余全部殉国,妙妙是这个古老神话一样的家族存在过的证明,只是没人在乎过妙妙被家族抛弃在这陌生的世界时有多无助

bad bad babydoll

【疯爱】【原创同人】《光》 第二章

天已经很晚了。

疯帽子的脚跟拖着地,扬起的尘土没有起到放慢红纸牌军脚步的作用,反而呛了自己一嘴。疯帽子不满地咳了两声,其实我自己会走路的......
红纸牌军听到犯人不安分地嘀咕不由分说扬起拳头就在疯帽子小腹上打了一拳,一阵钻心的疼痛弥漫了全身,疯帽子习惯性地用手捂住小腹,两臂却早被两纸牌军抓得死死的。肯定勒出印子了,也许还是红桃形状的,疯帽子又没忍住笑出了声,但在看到纸牌扬起的拳头后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疯帽子突然,或者说是早就,只是自己不承认,想起了爱丽丝
那个傻丫头
竟然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不知在做什么白日梦,甚至是,疯帽子感到一阵寒意涌上心头,那个傻丫头还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一场梦。
当她来找自己时...

天已经很晚了。

疯帽子的脚跟拖着地,扬起的尘土没有起到放慢红纸牌军脚步的作用,反而呛了自己一嘴。疯帽子不满地咳了两声,其实我自己会走路的......
红纸牌军听到犯人不安分地嘀咕不由分说扬起拳头就在疯帽子小腹上打了一拳,一阵钻心的疼痛弥漫了全身,疯帽子习惯性地用手捂住小腹,两臂却早被两纸牌军抓得死死的。肯定勒出印子了,也许还是红桃形状的,疯帽子又没忍住笑出了声,但在看到纸牌扬起的拳头后知趣地闭上了嘴巴。
疯帽子突然,或者说是早就,只是自己不承认,想起了爱丽丝
那个傻丫头
竟然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候不知在做什么白日梦,甚至是,疯帽子感到一阵寒意涌上心头,那个傻丫头还觉得这个世界就是一场梦。
当她来找自己时看到那双充满恐惧的大眼睛时就该明白的
胜利离自己又远了一步
疯帽子努力拉了拉还保持笑容的嘴角,才发现脸部好像僵住了,根本无法让嘴角弧度恢复正常。爱丽丝感觉到这个笑容的虚假了吗,所有的乐观放肆大笑那都是演给她看的啊,希望她明白不要放弃希望
那一瞬间疯帽子有些想落泪
爱丽丝怎么这么不争气
如果,假如还有如果,白王国举办一个比赛,内容是比谁最会用笑掩盖千疮百孔的心,泰伦海托普无疑是冠军


bad bad babydoll

第一篇 第一章

写在发文前面:

尽量不弃坑吧(只能说尽量,初三党汗颜)
会对第一部和第二部最修改,第一部修改不会很多,主线和主要故事情节不会有太大变化,加一些糖,心理,战争等等。第二部会改掉很多(真的受不了第二部崩人设的帽子)但是还是以其为基础
然后是正片(这里就不透剧咯)
结局是HE(毕竟电影结局那么不完美同人一定要HE啦)
不会定期更,因为楼主是先写手写稿再在这微调瑕疵所以更文肯定超级超级慢
希望大家不喜勿喷
我尽量认真对待✓

关于乌鸦像写字台:这里的解释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更偏向于留白,就像约翰尼德普自己说的,“有些问题还是没有答案的好,比如乌鸦像写字台”它可以是一句很有童心的疯话,也可以是暖气氛的玩笑,甚至可以...

写在发文前面:

尽量不弃坑吧(只能说尽量,初三党汗颜
会对第一部和第二部最修改,第一部修改不会很多,主线和主要故事情节不会有太大变化,加一些糖,心理,战争等等。第二部会改掉很多(真的受不了第二部崩人设的帽子)但是还是以其为基础
然后是正片(这里就不透剧咯
结局是HE(毕竟电影结局那么不完美同人一定要HE啦
不会定期更,因为楼主是先写手写稿再在这微调瑕疵所以更文肯定超级超级慢
希望大家不喜勿喷
我尽量认真对待✓

关于乌鸦像写字台:这里的解释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更偏向于留白,就像约翰尼德普自己说的,“有些问题还是没有答案的好,比如乌鸦像写字台”它可以是一句很有童心的疯话,也可以是暖气氛的玩笑,甚至可以理解为疯帽子和爱丽丝之间默契的安慰——是非战争离别都不是事儿,就像乌鸦像写字台,不要纠结于唯一的答案,顺从内心就好,你觉得乌鸦像,它就像


关于疯帽子的疯癫:维多利亚时期的帽匠做帽子的时候会使用水银,所以hatter是水银中毒(水银中毒的症状就是情绪不稳定)


关于红皇后:人设是第一部里黑化的人设,红骑士也没死

----------------------------我是分割线-------------------------------------

第一次见到爱丽丝,疯帽子想,她好小好小,小到只有自己年龄的四分之一,小到想把她塞进一个茶壶里,疯帽子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不顾旁边人奇怪的目光,她就这么从天上掉了下来,直直地摔在疯子三人组的下午茶桌上,碰翻了一片司康饼和水果塔。

“oh,蓝色的乌鸦!”三月兔一个茶杯朝爱丽丝飞过来,被自己一把接住:“乌鸦掉在我的蛋糕上。”
爱丽丝微微缓过神来,抬起沾满奶油和曲奇渣的脸,看向自己
“我觉得我们的乌鸦需要一些小小的清洁”疯帽子轻轻拎起爱丽丝的小手带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帮她擦完脸后在一分钟之内做了一件齐膝蓝裙子
“你管自己叫什么我的蓝色小姐?”
“爱丽丝,爱丽丝金斯兰,我想你一定是hatter”她眨了眨好看的眼睛,“我喜欢你的帽子。”
“thank you,”疯帽子一点也不吃惊,蓝色的乌鸦一般什么都知道,“Do you have any idea 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就像不知道她为什么从天上飞下来一样,疯帽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也许是因为在光里没有帽子”她很认真地回答。
“也许因为在帽子里没有光”帽子接着她的话。
“不,是因为我们的hatter不会飞”妙妙用自己的尾巴打了个圈,漫不经心地出现了,“但是hatter像要飞”

那一年,hatter十八岁。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就记不清了,爱丽丝似乎是回家了,飞出了疯帽子的世界,似乎在临别的时候这位蓝色小姐答应要再还会回来参加伙伴们的下午茶,再后来,似乎有一个长得奇奇怪怪的人自称时间,问自己爱丽丝的去向,疯帽子只能实话实说“我们邀请她来参加下午茶,她答应了”记忆模糊成了一片,不知怎么稀里糊涂地就被定格在了下午茶结束前一分钟,永远等待那位蓝色小姐来履行她的诺言。

要说疯帽子不怪这位失信的小姐是假的,就在自己的前方战争一触即发,连天空都不再是蓝色的了,而自己,除了等待不称职的妙妙懒懒散散带来最新消息什么也做不了。

”泰伦,“妙妙绕了个圈,对着低头不语的帽匠眨了眨眼”我知道你肯定很难过,我也很难过,可是我看得很清楚,他们死了,被炸脖龙的火焰喷死的,你这么不说话也不是对策啊......"
“我还没为我的离家出走道歉呢”疯帽子的眼睛颜色急速变化着,语速越来越快“他们就这么走了死了离我而去被那条该死的龙被那个血腥大魔头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像个白痴一样我无法报仇我”
“HATTER!”卡米尔大叫了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雾气蒙蒙的天空
“I......I......I'm fine......"疯帽子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没有人再回话,hatter很不好,所有人都知道,战争是只要轻轻打个响指就能摧毁一切美好的恶魔,红骑士已经控制了大半个国家,而白皇后最优秀的骑士,皇室御用帽匠,泰伦海托普只能傻傻地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去,这片土地已经很久没有阳光照射了,久到人们都不再相信胜利会属于自己,毕竟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身上,未免太过于荒唐,可爱丽丝,真的是白王国唯一的希望。


八个格子。

【爱疯同人】就算失去记忆,也能再一见钟情

十二、赌气

船终于开到了小岛上,海盗们纷纷下船登陆了小岛。小岛上有一些居民,他们发现了海盗船,妇女都带着自己的孩子躲回到了房间里,一些男人激动地拿起家伙准备大战一场,这里是经商要道,所以也经常会有海盗在这里登陆,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冲过来了,船长才慢条斯理的走过来,喊道:“饿了吗?让我们来开一个篝火晚会吧!”一时间,岛上的居民们都不知道这个海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警惕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断的从船上往岸上卸箱子。等他们把东西都搬到岸上来以后,船长命令水手们打开了全部的箱子,并说道:“来吧,随便拿!”

一开始大家...

十二、赌气

船终于开到了小岛上,海盗们纷纷下船登陆了小岛。小岛上有一些居民,他们发现了海盗船,妇女都带着自己的孩子躲回到了房间里,一些男人激动地拿起家伙准备大战一场,这里是经商要道,所以也经常会有海盗在这里登陆,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

    眼看着那些人就要冲过来了,船长才慢条斯理的走过来,喊道:“饿了吗?让我们来开一个篝火晚会吧!”一时间,岛上的居民们都不知道这个海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警惕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断的从船上往岸上卸箱子。等他们把东西都搬到岸上来以后,船长命令水手们打开了全部的箱子,并说道:“来吧,随便拿!”

一开始大家都不敢过去,在船长再三招呼下,一些胆子大的人走了过来,从箱子里拿了一些并不新鲜的吃食,等到其余的人发现果然没有危险的时候,便都一起冲上来,将东西一抢而光。

杰克弯着嘴角,看着逐渐退去的居民十分得意。箱子里无非是一些放得久了的所以不好吃了或是已经发了霉的干粮,他们来这真正的目的是探寻宝藏。为了避免在爱丽丝面前做出一些让她觉得厌恶的事情,杰克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让岛上的居民不要碍事。不过鉴于岛上的资源还是蛮丰富的,杰克踩点之余还顺便带着水手们补充了一些吃食。

折腾了一个下午,他们的收获倒是不小,除了必要的情报之外,还捕到了很多野味,够他们一个多月的补给。晚上船长果然生起了一堆篝火,一些胆子大的岛民们凑过来帮忙,明里暗里还偷着往自家拿了一些,对此船长只是翻了翻白眼,也没有说什么。

虽然他自己努力的想在爱丽丝面前树立一个良好的形象,不过直到开始吃东西之前,爱丽丝都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最后还是敌不过胃里的空空如也,也下船去蹭吃了。后来岛民们发现这些海盗好像没那么危险,便又来了很多的人,他们还跟着海盗学了那首海盗歌,一边唱一边喝酒,这里也不乏女人。爱丽丝用了最短的时间填饱了肚子,皱着眉看了看周围来凑热闹的岛民实在感到困惑,就离场去岛上找了一个没有去凑热闹的老妇人家,借了人家的地方去好好的洗了个澡,毕竟下一次洗澡还不一定要等到什么时候。

洗完澡爱丽丝回到海边,发现大家都已经醉的东歪西倒,只剩几个人还在唱歌,不过也已经吐字不清了,可是并没有看见船长在。爱丽丝没有理睬个别几个迷迷糊糊还在叫她一起喝的水手,径直上了船。爬上甲板之后,她突然听见有人在说话,她停下脚步,原来是船长和他那个叫吉布斯的大副。

“你连自己的房间都不回了,哈哈哈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船长没有接话,但是爱丽丝能听出来他在灌酒。

“嘿,行了,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吉布斯笑着搂住杰克的肩膀。

依旧没有回答。

“那你打算怎么办,人家姑娘看样子可不是会和我们这样的杂碎混在一起的人,你真要送他们回去吗?”

    继续灌酒。

“、、、好吧、、、如果你自己已经有主意了的话,毕竟你才是船长!”那个人拍拍杰克的肩,然后也陪着他灌了一大口酒。

爱丽丝觉得自己上来的不是时候,听了这些话她感到进退两难,就像白天在船上听见杰克说想她留下的话一样,没想到他竟是认真的。

犹豫了很久,爱丽丝只好弄出很大的声响,好像她才上船一样。经过杰克的时候,杰克还是像以前那样,满脸猥琐的叫道:“嘿,北鼻!”

爱丽丝的心跳得有些快,她站住脚步,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转过头去狠狠地瞪着他说:“我要睡觉了,希望你不要打扰我!”就像她从不知道他的想法一样。

“哦好吧,那么晚安北鼻~!”

依然贱贱的声音和表情,爱丽丝走的时候,他还给了她一个响亮的飞吻。等爱丽丝走远了,他的微笑才僵在嘴角。

爱丽丝按时起床了,打算开始正常工作,闹铃响起的时候,海浪的沙沙声还回响在耳边。爱丽丝刻意将这场奇怪的梦忽略,去了查理家,吃饭的时候,巴克特夫人告诉爱丽丝,旺卡先生今天也给她放假了,让她好好休息,明天再工作。又没见到旺卡,爱丽丝也觉得心情有点低落,吃过饭帮巴克特夫人做完家务之后,爱丽丝就在房子外面画起画来。

“你在画什么?”巴克特夫人凑到爱丽丝旁边问道。

“是疯帽子。”爱丽丝看着巴克特夫人笑着回答。

又听到这个名字,巴克特夫人也只好耸耸肩膀,觉得还是问些别的问题好,“哦,昨晚睡得怎么样,还难受吗?”

说到睡觉的这个问题上,爱丽丝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做过连续的梦吗?”爱丽丝和巴克特夫人分享她了这几天做的奇怪的梦,巴克特夫人听了也觉得奇怪,自己还从没做过能够连在一起的梦。

看来吧把梦境讲给巴克特夫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帮助,爱丽丝有些失落的隐瞒了其实自己很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梦境的事,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爱丽丝都还觉得自己嘴里好像还有朗姆酒的味道。

画着画着又到了中午了,巴克特夫人离开去做午饭了,爱丽丝加快了动作,想赶在午饭前把它完成,可她还来不及描绘细节,画板却突然被人抢走了,爱丽丝抬头一看,竟然是旺卡。终于见到他了,爱丽丝心里有些惊喜,她想也许可以一起吃午饭了。

“虽然无意冒犯,但是你画的跟我一点都不像啊!简直是个怪物!”旺卡皱着眉头来回看了好几遍。

“可我画的本来就不是你、、、”

“不是我,那还能是谁?”

“这是疯帽子,你记得吗?”

爱丽丝以为说不定他会想起来什么,所以笑着说出了疯帽子的名字。可是结果她见到旺卡听到她说她画的是疯帽子的时候,突然就龇牙咧嘴,很嫌弃的样子,把画随手一扔,转身气呼呼的就走了。巴克特夫人正好出来想叫爱丽丝吃午饭,结果一出门就看见一脸茫然的爱丽丝,和已经走远却依然能看出来好像不太高兴的威利旺卡,顿时也感觉有些迷惑。

旺卡真是气极了!他好不容易决定出来和大家一起吃顿饭,因为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很久没有见到爱丽丝了有点想她,结果刚一见到她,她又提那个疯帽子!气得他不想再跟她说话!可是事后想想,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生什么气,明明很想和她说说话的。

爱丽丝也不知道旺卡到底为什么生气,明明之前逛街的时候看起来很高兴,自己生病的时候还照顾自己那么久,可自己一提到疯帽子他就生气了,就算他真的不是疯帽子,也没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啊!大不了自己以后不在他面前提疯帽子了,干嘛什么都不说,转身就走了啊!

就这样,两个人心里都迷迷糊糊的。旺卡不再和大家一起吃饭了,每顿饭都让奥柏伦柏工人给他送到房间或者发明室去。爱丽丝也很少再见到旺卡了,偶尔再见到他一面,他连看都不看爱丽丝一眼就走了,然后爱丽丝也生气了,因为她觉得旺卡不应该这样对她。查理和巴克特夫人也完全帮不上什么忙,查理还只是个小孩子,而巴克特夫人则表示旺卡先生本来就很怪。可爱丽丝总觉得巴克特夫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只是她不说。

【上一章太短了,所以多更一章。这章也改了蛮多的,本想改的再成熟一点,但是我太饿了,不行了,我要先吃饭了!】

木止 · 尹

【爱疯】失忆(二)

私设

爱·宠夫狂魔·丽·疯帽子怎么辣么可爱·丝 

X

疯·仙境颜值扛把子·帽·禁欲团宠呆萌·子

ooc注意   不要在意时间线

前文:http://yizhi0129.lofter.com/post/203aae06_1c6554ce9
﹍﹍﹍﹍﹍﹍﹍﹍﹍﹍﹍﹍﹍﹍分割线﹍﹍﹍﹍﹍﹍﹍﹍﹍﹍﹍


       爱丽丝在这句话传进耳朵里的一瞬间,心里不是震惊,不是悲...

私设

爱·宠夫狂魔·丽·疯帽子怎么辣么可爱·丝 

X

疯·仙境颜值扛把子·帽·禁欲团宠呆萌·子

ooc注意   不要在意时间线

前文:http://yizhi0129.lofter.com/post/203aae06_1c6554ce9
﹍﹍﹍﹍﹍﹍﹍﹍﹍﹍﹍﹍﹍﹍分割线﹍﹍﹍﹍﹍﹍﹍﹍﹍﹍﹍


       爱丽丝在这句话传进耳朵里的一瞬间,心里不是震惊,不是悲伤,而是内疚,在内疚中还夹杂着一点点的微妙的情绪。

      疯帽子爱丽丝许久未答,有些着急,想下床跑出去,可是伤口处的血才刚刚止住,猛的一起身,一只脚刚碰到地面,就已经眼前一黑,向前方倒了下去,爱丽丝连忙扶住,又放回了床上。

      疯帽子只好又乖乖躺回床上,虽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可对眼前的女孩不仅莫名的信任、依赖(1),还有一种熟悉感和一种……不知道,想到一半,疯帽子就感觉头疼了,他抬起头,又问了一遍:“你是谁?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又是谁啊?”爱丽丝镇定自若的回答:“我是爱丽丝,我是你的……”疯帽子还没等爱丽丝说完话,头就猛烈的疼了起来:“嘶啊……痛……”爱丽丝关心道:“疯帽子,你头疼吗?”疯帽子敏捷的捕捉到了关键词:“疯帽子……是我吗……”爱丽丝赶紧把被子给疯帽子盖上,轻声安慰道:“没事,没事,想不起来也没事的,你好好休息。”然后就退出门去了。

      爱丽丝和大家商量道:“疯帽子他失忆了。”“啊,怎么会?””我会照顾他的“”你一个人可以吗?“”没事的,我可以。“好……好吧”

       大家走后,爱丽丝回到了房间里,看着熟睡的疯帽子,心里想:“疯帽子为什么会失忆?是……因为我以前忘记过他,所以也让他忘记我一次吗?哎呀,不想了不想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恢复疯帽子的记忆!”

       怎么恢复呢?



                                   TBC


(1)、失忆的人会对自己第一个见到的人比较信任、依赖,好像是叫印随?



由于种种原因,这篇比较短,也由于某种原因,可能不能常常更了,抱歉对不起对不住索密马三~







平凡人

疯帽子

*《爱丽丝梦游仙境》(电影)
 
*当时觉得好玩,想找找疯疯癫癫的感觉

————————

茶会!茶会!

在暴雨里伫立的疯子哪有狼狈一说?无止的茶会、不变的来客!叮叮当当、钟声敲响十三下,我就立刻躲进茶壶里。红茶还是绿茶?加盐还是加乳酪?一勺裙子,两盘皮鞋。你看、我是这荒芜尽头的住客,仙境坚定不移的定居者!油漆工把玫瑰花刷成红色,红心骑士驾马远行去,疯疯癫癫的帽匠说:就在这儿,在这陶瓷铸造的囚笼里!谁解救我!三月兔、睡鼠,一杯...

疯帽子
 
 
*《爱丽丝梦游仙境》(电影)
 
*当时觉得好玩,想找找疯疯癫癫的感觉
 
  
————————
 
  
茶会!茶会!
 
 
在暴雨里伫立的疯子哪有狼狈一说?无止的茶会、不变的来客!叮叮当当、钟声敲响十三下,我就立刻躲进茶壶里。红茶还是绿茶?加盐还是加乳酪?一勺裙子,两盘皮鞋。你看、我是这荒芜尽头的住客,仙境坚定不移的定居者!油漆工把玫瑰花刷成红色,红心骑士驾马远行去,疯疯癫癫的帽匠说:就在这儿,在这陶瓷铸造的囚笼里!谁解救我!三月兔、睡鼠,一杯铅笔卷屑中必须加八块方糖,温度让我们死亡!
 
 
这儿没有冬季。天空永远漫布灰色棉花糖,偶尔会撒下亮粉。瞧啊、我有几个土豆日没见过冻成冰块的的僵灰蝴蝶了?柴郡为我捎来口信。来啦?没来?距离预言的时间还有三千六百秒,我说:你等不到她来啦——你看见自己的脸吗?苍白、无力、诡谲!你看见自己头顶如火杂乱的红发吗?下一秒它就要燃烧!
 
 
玻璃和蛋糕仍旧齐声诵唱:茶会!——泰兰特、泰兰特!你注定被时间永恒地困着。钟表一圈又一圈,发条生锈。座位已经顺时针逆时针、东南西北轮换几千次,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还会记得我吗——那金色的蓝眼睛女孩儿、仙境的英雄、我的朋友!爱丽丝、爱丽丝——你看,谁又分得清梦与现实呢?
 
 
嗨、你好,幸会!闪亮亮的小星星啊,茶杯的第二十七个字母!飞翔的小蝙蝠——你要怎么杀死时间?

牛奶糖的红茶

2018.10-2019.8
画了很多画儿,很开心❤️
后期对许先生偷懒描线了好几张( ̄y▽ ̄)~
下一次再这样肆无忌惮地画画就是明年的冬天啦 (*T▽T*)

2018.10-2019.8
画了很多画儿,很开心❤️
后期对许先生偷懒描线了好几张( ̄y▽ ̄)~
下一次再这样肆无忌惮地画画就是明年的冬天啦 (*T▽T*)

花鸟风月
“你也是我梦里的产物”

“你也是我梦里的产物”

“你也是我梦里的产物”

藕丝儿
原版动画的疯帽子和爱丽丝,图源...

原版动画的疯帽子和爱丽丝,图源pixiv

原版动画的疯帽子和爱丽丝,图源pixiv

阿夏

【疯帽子&爱丽丝】黑珍珠与奇迹号

★ 加勒比海盗x女船长

★ 串了普叔另外两部戏,很好认

★ 他们在不同时空相遇的故事

——爱丽丝说:我看到了会讲话的兔子,看到了黑桃皇后,还有会走路的鈡!爸爸,他们都说我疯了!我是真的疯了吗?父亲附在她耳边说:告诉你个秘密,所有最棒的人都是这样的。


-00-


“我梦醒的时候还会记得你的。”爱丽丝说。

他迎着爱丽丝那执拗的目光,无奈地笑了笑。

“Hatter,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呢?”爱丽丝依旧执着地问。

“我也没有答案。”他说。

爱丽丝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还有困惑。

他凑到爱丽丝耳边,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再见了,爱丽丝...

★ 加勒比海盗x女船长

★ 串了普叔另外两部戏,很好认

★ 他们在不同时空相遇的故事

——爱丽丝说:我看到了会讲话的兔子,看到了黑桃皇后,还有会走路的鈡!爸爸,他们都说我疯了!我是真的疯了吗?父亲附在她耳边说:告诉你个秘密,所有最棒的人都是这样的。

 

-00-


“我梦醒的时候还会记得你的。”爱丽丝说。

他迎着爱丽丝那执拗的目光,无奈地笑了笑。

“Hatter,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呢?”爱丽丝依旧执着地问。

“我也没有答案。”他说。

爱丽丝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还有困惑。

他凑到爱丽丝耳边,用轻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再见了,爱丽丝”。


-01-


“anyway,就是这些,”杰克.斯派罗船长说,“我不懂为什么连这种梦也要说出来,反正,”他挥舞了一下兰花指,“我看不出这乱七八糟的梦跟占卜有什么关系”。

“有的。”面前的吉卜赛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她拿出一个巨大的水晶球放在桌上,“世间万物皆有因有果,此事连此世然此生连彼生,无始终而谓轮回也……”

“ok,ok,”杰克赶紧给她打住,从怀里摸出一个金币放在桌上,“你只要算出珍宝在哪里就行了,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最近这罗盘有点毛病……”他嘟哝着,从怀里掏出罗盘打开看了一下,指针有些神经质的乱晃着。他摇摇头又把罗盘塞了回去。

女巫瘪着嘴,拿起了那枚金币,“我一向不做赔本生意……”“假如不够,我的船员还可以代付。”杰克连忙说,“正好好久没上贡了 ”。

女巫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杰克和他那堆同样脏兮兮的船员们,“好吧,坐下。”她拿出一个大口杯子,从身旁那顶煮着咕嘟咕嘟直冒泡的绿色粘稠液体的大锅里盛了一杯,然后duang的一声顿在杰克面前。

       所有的船员都凑上前来想看看这冒着绿色蒸汽还在翻滚的液体。杰克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女巫,可是女巫却转身去找东西,根本无暇理会他的困惑。“……well,我想这一定哪里弄错了。”杰克勉强笑着说,“你快喝了吧!”身旁的人都七嘴八舌的说,杰克只好颤抖地端起杯子,同时尽量离端着杯子的手远一些……为了不让船员质疑他们英勇无畏的船长,他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他感觉胃部好像烧开的茶壶,里面翻滚着沸水一样灼热的液体,头特别晕……耳边全是船员在喊:“船长,你没事吧?”还有女巫的尖叫:“你怎么喝了???!!!”

……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恍惚中,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02-


几只乌鸦盘旋在没有光的天空,荆棘丛生在墓地的十字架旁,远处漆黑的教堂尖塔剪影上传来死亡的钟声。他被父母带着前往订婚人的家中,几天后他将与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女子结婚。

失意的他在这家人的钢琴上情不自禁的弹奏了很久,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站着一个女孩。

她看起来纤细,瘦弱,眼睛里充满了小心翼翼,他没有见过她,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却能肯定她是谁,同样,她在看他的时候,也颤抖了一下。

他们一起在钢琴上弹奏,两人的双手交叠又分离,音符从他们指尖流淌出来,自然而然地融合成美妙的旋律。

为了能好好的向她求婚,他一个人在夜晚漆黑的墓地里反复练习,为此还意外的召唤出一个善良纯洁的僵尸女孩,将他带到地狱。她以为他死了,被迫改嫁公爵,伤心欲绝的他决定与僵尸姑娘在一起……历经重重误会,最后他们终于举行了婚礼,僵尸女孩把她的手放在他的手里,化作无数蝴蝶飞向圆月为他们祝福。

他们携手在人间共度了一生。

“下一世,如果可以,也许一起在不那么黑暗的地方活着”。

时空翻转,沙漏回流,他瞬间又来到另外一个世界。

他是一个机器人,有着剪刀一样利刃交错的两只手。自从他的主人死后,便一个人在山顶上孤独的生活着,直到一个好心的女人意外上山,把他带了下来。他住到了女人的家里,当看到这家人的女儿时,他的眼神凝固了。

是她……

他们又见面了。

这一世的他不善言辞,但是他知道自己喜欢她头发闪耀的金色和嘴角扬起的阳光。在圣诞节的时候,他去做冰雕,削剪出的冰屑有如雪花一样漫天而下,从未见过雪的她震惊了,她在雪地里翩然起舞,雪花纷纷落在她的纤长的睫毛和指尖。

这一定是他这一生看到最美的一幕。

可是,她是有男友的,并且,非常非常不喜欢他,男友和他的兄弟们要求他去做一件坏事,他不情愿,但他相信这么做他们会喜欢他,会和他做朋友,于是他便听他们的话去做了。可是,想不到东窗事发后,他们果断的将他推出去背锅,仿佛这件事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是他又被误会的人们赶回了山上,承受更加清冷的寂寞。

走之前,她要求他抱她一下,他何尝不想,可是他知道,自己锋利的双手会伤害她。

拿起剪刀无法拥抱你,放下剪刀无法保护你。

“下一世,如果可以,我想做一个即可以拥抱你又可以保护你的人。”


-03-


杰克猛地从梦中惊醒,四周挤满了船员们,大家都紧张的盯着他,“怎么样船长?你看到了什么?”对于这个光怪陆离的梦杰克感到十分困惑,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他响亮的打了一个嗝,空气瞬间寂静了。“所以,这究竟是什么?”杰克不满的对女巫说,“一个女孩,总是一个女孩!”船员们都瞪大了眼睛,“你看到了一个女孩?”女巫说,“那便是了,这是你想找到的东西。”“这有什么关系,我要的是珍宝的位置?”“你还不明白吗?世间万物皆有因有果,此事连此世然此生连彼生,无始终而谓轮回也……”“OK,OK,我明白了。”杰克连忙打住,开始为那枚金币感到心痛,女巫严肃地说:“既然你找了我,那应该相信我的占卜,你不能无视命运的指引。”

杰克的兰花指悬在半空中,命运?

“而且,船长先生,”女巫看着他,口气温和起来,“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罗盘一些。”

待杰克从吉卜赛女人的小木屋出来,站在船头被冰凉的海风一阵猛吹后,他又开始觉得这一枚金币花的不如到佩内洛普的酒馆里来一杯朗姆酒实在了。

不过,这个坏掉的罗盘嘛……

“照着罗盘开!”船长下令道。

几天后,罗盘直勾勾指着一个路过的贸易船。

“把那个船给抢过来。”

海盗们七七八八地占领了这个叫作奇迹号的船只,还把船长押了过来。出人意料的是,船长是个金发女孩,杰克懒洋洋的抬起头来,看到她的脸后愣住了。

是她……

镜内,镜外,梦里,梦外……一切有如破碎的拼图一般一片片复原……在无数次时空的交错与命运的轮回中,他明白了一切。


-04-

杰克.斯派洛船长荡着绳子晃了过来,“well,well,想不到在我的职业生涯内还能劫持到女船长,想必这位小姐一定是疯了。”

船长小姐立刻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海盗先生,我看疯的是您才对吧,对我而言,万物都有它存在的道理,可是唯独海盗这种靠剥夺他人利益为生的职业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杰克伸出一根手指压在了爱丽丝嘴上:“那我问你,亲爱的船长小姐,你为什么选择成为船长呢?我猜应该有不少人说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应该去公司做个文员吧。”

船长小姐看起来有些恼火,她严肃地说:“是的,您猜的没错,但我不得不告诉您,不是所有的女孩都只喜欢做文员,像我就喜欢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广阔的大海,未知的远方,神秘的冒险,这一切都值得我抛下一切来到海上,希望您不要用一种眼光看待所有的女孩子。”

“您也一样,小姐,不要用一种眼光看待所有的职业,大海,远方,冒险,这些也是海盗存在并追求的意义。”

船长小姐一时无语,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话的逻辑无懈可击,但是她立刻辩驳道:“不,这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杰克扭着腰,伸出兰花指的小指指向被劫持的船:“要是说不一样的话,我只能说您这艘奇形怪状的船比起我的黑珍珠号双桅船真是相差甚远。”

听到自己的爱船被诋毁,船长小姐很是生气:“想不到常年和船打交道的海盗先生这么不识货啊,这可是本世纪最新式的蒸汽船,没有船只能比她更出色了,蒸汽发动机,每小时行驶14海里,快如海上的火箭,不知海盗先生哪里来的自信提起您那老式旧帆船呢?”

杰克毫不示弱:“黑珍珠号是加勒比海上行驶最快的船,没有船能与她相提并论,不服气的话我们可以比一下。”

“这是个好主意!”船长小姐赞同道。

“那就来比一把!”


-05-


船长小姐被放回到自己船上,两个船长都站在了自家爱船的船头,手持轮盘隔着海浪冲对方相视一笑。

船员吹响了比赛号角。

“满帆前进!”两个船长的声音同时响起。

两条船同时冲了出去,飞扬的浪花泛开大片水雾,蓝色的海面上出现两条并行的白线。

一会的功夫,双桅船就被蒸汽船甩掉好远。

船长小姐将船头调转回到黑珍珠号旁边,跳上了甲板,得意的说:“怎么样,海盗先生,现在不得不承认,还是奇迹号厉害吧?”

想不到海盗船长面无愧色:“如我所说,黑珍珠号只是加勒比海上最快的船。”

“也就是说您承认自己输了,那么,输掉的一方可要接受赢家的要求。”船长小姐眨眨眼睛,”我要求你放掉我们的船,我们是要去中国做买卖的。”

“如您所愿。”杰克说,“不过,您其实还有更好的选择的,比如……问我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的答案。”

船长小姐好像被电鳗鱼电到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她难以置信的望向杰克,杰克相信她透过自己看到了更多,更多的东西。

“什么?你……你是……”

杰克取下了破毡帽,第一次认真的向船长小姐鞠了一躬。

“船长小姐,幸会,我是杰克.斯派罗,您也可以叫我麻雀船长。”

“不,你不是杰克,我想你是疯……”

船长小姐的眼睛现在像金币那么大。

“我没疯,”杰克露出狡黠的笑容,“但是我有个朋友让我给海上唯一一个女船长捎话——他说只要你不会忘记那个地下世界,那个下午茶会,那里发生的一切还有一个有点疯的做帽子的人,那么你就会在镜外世界的每一处发现他的踪迹。”

船长小姐好像丧失了说话功能。

“是的,你也曾梦到过有关僵尸,婚约,还有机器人之类的奇怪的东西,但那些都不仅仅是梦,只要你不曾忘记,那么在无尽的时空与轮回,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长相,你都将命中注定与他一次又一次的相遇。”

只要你不曾忘记。”他强调着。

船长小姐努力挤出一句话:“那么您只是,杰克……”

“杰克.斯派罗,”杰克重复着,“是的。”

船长小姐看了他很久很久,终于,她的海蓝色眼睛亮了起来,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明白了。”

她向他伸出手。

“杰克.斯派洛先生,我叫金伯利.爱丽丝,很高兴认识你。”

“请一定要加上‘船长’二字。”杰克和她握手。

“杰克船长,请你帮我转达那位朋友:我过去,现在从未忘记,将来也绝不会忘记他。

绝不。”

“一定转达。”

“那么,杰克船长,什么时候你会告诉我那个问题的答案呢?”她眨眨眼睛。

“让我想想,等到下次我劫持奇迹号的时候吧。”

爱丽丝笑了。

“你可真是狡猾,杰克船长,我猜你的生意比我们最精明的商人都做得好。”

“小姐言过其实了,上个月我们进账2000英镑,这个月只劫到8先令。”

“那太遗憾了,或许等我们从东方做完买卖回来,你会更期望和我重逢。”

他们两个都心照不宣的笑了。

“对了,杰克!”分别之后,爱丽丝又回头叫住他。

“我们刚见面时我说你疯了,虽然我没打算收回这句话,但是我现在想补充一句。

“……我爸爸说过,所有最棒的人,都有点疯!”

“用不着解释。”

杰克看着她困惑的蓝色眼睛,莞尔一笑。

“你也一样疯,船长小姐。”


-06-


已经是深夜了,双桅帆船停在码头,有醉汉在篝火旁唱起情歌,啤酒的香味溢满空气。杰克和一个老船员坐在酒馆的屋顶喝酒。

“我说,船长,大家都不明白,”老船员说,“您为什么放走了奇迹号呢?抢了那条船,我们一定能大赚一笔啊。”

杰克喝了一大口朗姆酒说:“想想看啊,老伙计,她们要去的可是东方,等到她们带着一堆金银珠宝回来,我们再抢劫她们,那才叫大赚一笔啊。”

老船员挠挠头:“这我倒是没想到,还是船长您有头脑。”

“对了,你觉得去东方这个主意怎样?”杰克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

老船员被啤酒呛到了:“去东方?”

“为了确保顺利劫持奇迹号,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去一趟东方。”

“可是船长,东方是很远的地方,您大概是忘了,我们这个月只赚到8先令……”

“这就要看你敢不敢冒险了,老兄,连那位勇敢的金发小姐都能航海远行,我们海盗有什么做不到呢?”

老船员困惑的看着他,虽然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家船长每一天都会冒出来一个新奇古怪的念头,可是他觉得今天的船长是真的疯了。

杰克冲他挤了挤眼睛,从屋顶跳了下去。

他放远望去靠在岸边的黑珍珠号,夜色中老帆船安详地卧在水面上,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他跳下屋顶,跑到船身边仔细检查,终于发现了异常。

在船身上印的“黑珍珠号”几个硕大的字母旁边有人又用匕首刻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

the BLACK PEARL ♡ the WANDER



————————the end———————

*黑珍珠一定比不过奇迹因为爱丽丝的船是20c的而杰克还生活在维多利亚女王的18c。。。

*因为前面几节是三年前写的,和后面可能有点不连贯但是我舍不得改_§:з)))」∠)_

*有几年没有重温海盗和爱丽丝了,所以记忆有点模糊,写出来ooc请见谅

*冷圈一时爽,产粮火葬场···

俠者。

So,short.

Alice,記住我。

Alice,記住我。

Alice,記住我。

一句話默念三遍,希望的人就能聽見。那麼六遍,九遍,十二遍,十五遍……她為什麼不再來了?

那花瓣呢?

一片,她記得。

兩片,她很忙。

三片,她忘了。

一片,她記得。

兩片,她很忙。

三片,她忘了。

她忘了……她為什麼會忘呢?她不喜歡茶會嗎?還是她不喜歡我?她開始討厭我?討厭什麼呢……一個…一個瘋子?

“Hatter?”

啊,該死的。帽匠狠狠地將殘缺的花朵扔在地上,在姑娘面前沒有再補上兩腳。

不准,她這不是來了。

Alice,記住我。

Alice,記住我。

Alice,記住我。

一句話默念三遍,希望的人就能聽見。那麼六遍,九遍,十二遍,十五遍……她為什麼不再來了?

那花瓣呢?

一片,她記得。

兩片,她很忙。

三片,她忘了。

一片,她記得。

兩片,她很忙。

三片,她忘了。

她忘了……她為什麼會忘呢?她不喜歡茶會嗎?還是她不喜歡我?她開始討厭我?討厭什麼呢……一個…一個瘋子?

“Hatter?”

啊,該死的。帽匠狠狠地將殘缺的花朵扔在地上,在姑娘面前沒有再補上兩腳。

不准,她這不是來了。

阿土哥哥
画娇妮使我快乐呀。乌鸦为什么像...

画娇妮使我快乐呀。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普老师呀~
❤❤❤
一把年纪,德普使我重新用鼠标死磕AI,尼德普真好啊……啊啊啊啊啊❤❤❤

画娇妮使我快乐呀。
乌鸦为什么像写字台?
因为我喜欢普老师呀~
❤❤❤
一把年纪,德普使我重新用鼠标死磕AI,尼德普真好啊……啊啊啊啊啊❤❤❤

浅浅浅浅、、、

[疯爱]同人文 思念 1

“为什么乌鸦像张书桌呢,疯帽?”

眼前的女孩扑闪着碧蓝的双眼望向疯帽。疯帽摸摸女孩金黄的头发,像是抚摸珍贵的宝物一般对她说: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便轻拍着女孩的背,直到她沉沉睡去,梦里,爱丽丝和疯帽子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永远生活在了一起,只可惜,那只是一场梦。


疯帽最近总是很沉默,总是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柴郡连猜也不用猜就知道她在想爱丽丝,因为蓝色是她的颜色。小爱丽丝第一次来仙境的时候,穿的就是蓝色的小洋裙,合有白色点缀,比如裙边的一圈蕾丝花边,脚踏黑色的小皮鞋,柴郡可忘不了他第一次见爱丽丝,那时她还是个小不点。


回到茶会,三月兔和睡鼠嘴里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疯话,一...

“为什么乌鸦像张书桌呢,疯帽?”

眼前的女孩扑闪着碧蓝的双眼望向疯帽。疯帽摸摸女孩金黄的头发,像是抚摸珍贵的宝物一般对她说: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便轻拍着女孩的背,直到她沉沉睡去,梦里,爱丽丝和疯帽子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永远生活在了一起,只可惜,那只是一场梦。


疯帽最近总是很沉默,总是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柴郡连猜也不用猜就知道她在想爱丽丝,因为蓝色是她的颜色。小爱丽丝第一次来仙境的时候,穿的就是蓝色的小洋裙,合有白色点缀,比如裙边的一圈蕾丝花边,脚踏黑色的小皮鞋,柴郡可忘不了他第一次见爱丽丝,那时她还是个小不点。


回到茶会,三月兔和睡鼠嘴里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疯话,一会又乐的的两人哈哈大笑起来。三月兔又不知向茶杯里丢去几块方糖,明明已经甜的发苦了,三月兔抿一口又皱皱眉头,再往里面扔一块,这才咯咯咯笑起来把茶杯饮尽。睡鼠又吃起蛋糕来,拿起一块就向三月兔扔去,这下灰兔变白兔了,他拿起蛋糕又向睡鼠扔去,不料打中一边的双胞胎兄弟,一场蛋糕大战不可避免了。


看见一旁望着天空的疯帽,兔子先生忍不住开口:

“疯帽,我们还要等爱丽丝吗?”

无论兔子先生问多少遍这个问题,疯帽的答案也从只有一个

“当然了,她会回来的”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无尽的思念,是一种不知尽头与结尾的等待。兔子先生从装满茶的茶壶里拿出湿透的怀表,当当敲了两下,又凑近耳朵听了听,我敢打赌这是一块昂贵的怀表,因为它满载三月兔的疯狂,睡鼠的急性子,兔子先生的迟到与茶话会的香味,最重要的是疯帽对爱丽丝深深的想念与无法相见的酸涩。


不管是在奇妙日那时,还是在爱丽丝就回她家人后,疯帽就一直想让她留下来,但爱丽丝也有自己的家庭,疯帽也尊重她的选择,尽管他们总是离别又重逢,只是不知哪一次的离别是真正永远的离别,疯帽倒是希望那天永远不要到来。疯帽害怕离别 却更害怕离别后再也见不到她。毕竟他是仙境的人,不是爱丽丝那个世界的人,他害怕,怕被心爱的人遗忘。。。


疯帽早就听说有人向爱丽丝求婚,当时听见这件事时,他像是被一个重重的东西压住了心口,难受的紧,原来平时最疯的他,也不得不会有那样的一面,心中酸涩到了极点,是莫言与暗淡。但还好,还好自己的爱丽丝没有被别人抢走,爱丽丝拒绝了他,他也曾幻想过,如果自己向爱丽丝求婚,她会答应吗?只是,疯帽连“我喜欢你”这四个字都开不了口,又怎么敢向她求婚呢?


其实疯帽在心里为爱丽丝设计了一顶帽子,帽子的做法他都牢记在心里,必要时也可以加以修改,他更想听听爱丽丝的建议,听听她有什么喜欢的款式,自己可以试着去做。可他连一次机会也没有向她询问,不仅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时机,更是因为自己的怯懦,哪怕只是一顶帽子,疯帽子内心小小的愿望也会实现,他相信会的,至少自己可以借她的生日送她一件礼物,疯帽子就很满足了。


茶会也该结束了,疯帽停止了回忆,看着眼前这些外表疯狂又不时打闹的伙伴,他多么希望爱丽丝也在这里呢

“爱丽丝,你会不记得我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