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疯狂

4181浏览    562参与
磐磐

逆六芒

闪着绿色的金光的草坪上

堆满了烧焦的丑陋的尸体

满目疮痍 正合吾意

天堂里恶魔在歌舞升平

地狱中天使在穷奢极欲

我亲爱的主啊

您看我的心脏

比羽毛还要轻呢

闪着绿色的金光的草坪上

堆满了烧焦的丑陋的尸体

满目疮痍 正合吾意

天堂里恶魔在歌舞升平

地狱中天使在穷奢极欲

我亲爱的主啊

您看我的心脏

比羽毛还要轻呢

大禹
微信昵称是嗯,改为嗯嗯,多来了...

微信昵称是嗯,改为嗯嗯,多来了一个。

有点疯狂,有点顾虑

想到就要~

微信昵称是嗯,改为嗯嗯,多来了一个。

有点疯狂,有点顾虑

想到就要~

磐磐

Dolores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是多洛蕾丝。”


      “没有人会叫作多洛蕾丝。”


      “那么你呢?”


      “西贝尔。”


      “很高兴认识你。”


     ...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是多洛蕾丝。”


      “没有人会叫作多洛蕾丝。”


      “那么你呢?”


      “西贝尔。”


      “很高兴认识你。”


        这里的空气,令人作呕。


        这是我的第一个男孩。我穿着迷你短裙,在他身上流连,忘情地吐出不成腔调的句子。


        有一个女人走到我的面前,黯淡的双眸映着交缠的身影。随后,她开口,不带一丝感情。


        “你爸爸让你赶紧滚出去。不然他就宰了你。”


        我穿上男孩的衣服。


        那之后,我在街头游荡了四年。


        再然后,我因为暴力重罪被捕入狱。


        在这里,你要么当男人,要么被其他人当成女人。


        所以我名正言顺地成为了女人。


        我要感谢这件事。它拯救了我的生活。那是我第一次百分之百成为自己。


        在很多年以后,我对西贝尔讲起这件事的时候,皮肤总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我很高兴地发现母亲对我撒谎了。


        她说父亲于她有亏欠。


        可她自己就是个(),谁说不是呢。


        我找到父亲,告诉他我想变性。


        “感谢上帝,你可算想通了。”他这样对我说。


        很多人都说我疯了。我是个疯子。


        也有人说我是个天才。


        很早之前,我就人如其名。


δζμλιο


        我喝下冰冷的茶,看见西贝尔的眸子里已冻结的炽热。


        我知道了……她说。


        你想要什么。她问我。


        你不知道吗?我说。


        我们从瞳色来说……你想要什么颜色的眸子?


        绿色。我一直梦想着有那样的眼睛。


        好……绿色。我们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故事。准备好了吗?


        来吧。


       岁月……意味着什么?


       洛丽塔抚摸着自己的面颊,绿色的瞳仁只配得上活泼的小鹿。


       可这双眼睛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空洞的苍翠,好似一潭死水,偶尔晃动着,但不涌出来。


       那是没有绝望也没有希望的麻木。


       到处都是街头艺人。喧闹的绿格林大街上,回荡着小丑的笑声。斑驳的阳光打在光怪陆离的招牌上,油漆已经剥落,只留下用烫金印刷体写出的“WEED”,依稀可辨当年模样。


        掌声。目眩神迷。


        音乐。狂欢。


        洛丽塔见过太多这样只会出现在野兽眼里的眼神。下一秒,她或者他就会冲上来撕碎她的衣服,然后享用她,用情迷意乱的声音呻吟:“洛……”或者“洛丽……”


         她心情好的时候,会给予回应。


         但更多时候,她一声不吭。


         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天晚上闻起来有香槟的气味。男侍们拿着酒杯,手托着杯底,优美的华尔兹让人倍感慵懒。


         那天晚上,她光彩夺目。


         绿光流转。她身披碎纱,脖子上的十字架格外显眼。没有那些太太们一万五千法郎从巴黎定制的衣服,但每个先生的目光都紧紧地黏着她,不时有人低声询问她的身份。


         “琼斯的二女儿……”“洛丽塔……多洛蕾丝……”每个人都在悄悄议论她。“多洛蕾丝……多洛蕾丝……”每个人都着了魔似的念着,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名字了。


        她在笑。听啊,她在笑。


        田野的风吹过这个名门望族聚会的地方,留下凄惨的哀泣。


        一瞬间,那些往事,全都飘散。


        她原本会在那天不久之后与某位英姿飒爽的伯爵步入教堂,对着神父说出某些话,然后生下孩子,看着自己的容颜老去,孩子再生下孩子,最后终老,葬在小教堂周围的逼仄坟地里,与丈夫躺在一起。


        但是没有。


        她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一个金发军官的()。如果让她来形容,这看起来就像是郁金香的球茎,被草绳硬绑在躯干的中下部,嗅起来像花。


        她低头含住。


        尝出森林的味道。有一只小鹿,还有一潭水。


        军官仰头发出享受的感叹。


        “你应该被献给司令。”于是她变成了洛丽塔。


        洛丽塔又变成了洛,因为司令喜好()的()。


        她或者他流连辗转于每一张床,或是金发或是棕发,是胖是瘦,是高是矮,都不重要。


        惟有碧眼,从未盈泪。


        “洛丽塔!”她或者他转身,下楼去迎接小丑的笑声。


Θθαβγ


         就这么点?我不满地哼哼。


         西贝尔耸了耸肩。你给我的,只有这么多。


         那红发呢?红色的头发。


         绿色的眼睛配金发更好看哦。


《Lolita》。勉强算是同人吧。


多洛蕾丝:意为痛苦。


打错字了请指出来。感谢各位愿意浪费时间看到这里。某些词语会被屏蔽,所以加括号代替。影响阅读体验真是抱歉啊。不过还真是,越写越想()。因为前面一篇被屏了所以重发一遍。


来自磐磐的谢谢。


江山

人际关系

(非常短小的练笔片段)

乱七八糟的关系把所有情绪踩在脚下,让心病开始发作。怀疑像荆棘一样盘旋在女孩的皮肤之下,肆意蔓延的嫉妒似乎要将大脑撕扯粉碎。

为什么我的朋友都有最好的朋友?为什么都不是我?甚至是网友都不是我?为什么在我面前笑得那么开心,碰到他们的朋友就可以不回复我的消息或是回复的如此敷衍?女孩几近疯狂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嘴里的血腥味逐渐加重。

真痛啊,女孩想,痛的生理性盐水马上就要溢出血肉和头骨,在黑色的书桌上流淌,将木质桌面丝丝腐蚀殆尽。可她顿了顿,发现自己的眼皮因为缺少液体的润滑,摩擦力令她的眼珠隐隐的灼烧起来。她抬手想要触碰激涌的火焰,却只能摸到因普通的干涩而发痛的眼珠。...

(非常短小的练笔片段)

乱七八糟的关系把所有情绪踩在脚下,让心病开始发作。怀疑像荆棘一样盘旋在女孩的皮肤之下,肆意蔓延的嫉妒似乎要将大脑撕扯粉碎。

为什么我的朋友都有最好的朋友?为什么都不是我?甚至是网友都不是我?为什么在我面前笑得那么开心,碰到他们的朋友就可以不回复我的消息或是回复的如此敷衍?女孩几近疯狂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甲,嘴里的血腥味逐渐加重。

真痛啊,女孩想,痛的生理性盐水马上就要溢出血肉和头骨,在黑色的书桌上流淌,将木质桌面丝丝腐蚀殆尽。可她顿了顿,发现自己的眼皮因为缺少液体的润滑,摩擦力令她的眼珠隐隐的灼烧起来。她抬手想要触碰激涌的火焰,却只能摸到因普通的干涩而发痛的眼珠。

我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女孩垂下手臂,盘着腿坐在书桌前,透过有几个明显指印的窗户看外面微微透点蓝色的天空。

也许是可有可无的吧?如果我真的死去了,他们会难过吗?会难过多久?从此之后我在他们的嘴里只变成某个莫名自杀的同学吧?

女孩的指甲又回到了牙齿下,慢慢的刮着锯齿状的边缘,一丝一丝的指甲纤维被刮平。她无意识的转着思想,在他人即地狱的鲜血场景中回神,发现自己正盯着桌上那把沾着自己血液的裁纸刀。

磐磐

Dolores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是多洛蕾丝。”

      “没有人会叫作多洛蕾丝。”

      “那么你呢?”

      “西贝尔。”

      “很高兴认识你。”

       ...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是多洛蕾丝。”

      “没有人会叫作多洛蕾丝。”

      “那么你呢?”

      “西贝尔。”

      “很高兴认识你。”

        这里的空气,令人作呕。

        这是我的第一个男孩。我穿着迷你短裙,在他身上流连,忘情地吐出不成腔调的句子。

        有一个女人走到我的面前,黯淡的双眸映着交缠的身影。随后,她开口,不带一丝感情。

        “你爸爸让你赶紧滚出去。不然他就宰了你。”

        我穿上男孩的衣服。

        那之后,我在街头游荡了四年。

        再然后,我因为暴力重罪被捕入狱。

        在这里,你要么当男人,要么被其他人当成女人。

        所以我名正言顺地成为了女人。

        我要感谢这件事。它拯救了我的生活。那是我第一次百分之百成为自己。

        在很多年以后,我对西贝尔讲起这件事的时候,皮肤总是忍不住微微颤抖。

        我很高兴地发现母亲对我撒谎了。

        她说父亲于她有亏欠。

        可她自己就是个()子,谁说不是呢。

        我找到父亲,告诉他我想变性。

        “感谢上帝,你可算想通了。”他这样对我说。

        很多人都说我疯了。我是个疯子。

        也有人说我是个天才。

        很早之前,我就人如其名。

        我喝下冰冷的茶,看见西贝尔的眸子里已冻结的炽热。

        我知道了……她说。

        你想要什么。她问我。

        你不知道吗?我说。

        我们从瞳色来说……你想要什么颜色的眸子?

        绿色。我一直梦想着有那样的眼睛。

        好……绿色。我们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故事。准备好了吗?

        来吧。

       岁月……意味着什么?

       洛丽塔抚摸着自己的面颊,绿色的瞳仁只配得上活泼的小鹿。

       可这双眼睛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一片空洞的苍翠,好似一潭死水,偶尔晃动着,但不涌出来。

       那是没有绝望也没有希望的麻木。

       到处都是街头艺人。喧闹的绿格林大街上,回荡着小丑的笑声。斑驳的阳光打在光怪陆离的招牌上,油漆已经剥落,只留下用烫金印刷体写出的“WEED”,依稀可辨当年模样。

        掌声。目眩神迷。

        音乐。狂欢。

        洛丽塔见过太多这样只会出现在野兽眼里的眼神。下一秒,她或者他就会冲上来撕碎她的衣服,然后享用她,用情迷意乱的声音呻吟:“洛……”或者“洛丽……”

         她心情好的时候,会给予回应。

         但更多时候,她一声不吭。

         她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那天晚上闻起来有香槟的气味。男侍们拿着酒杯,手托着杯底,优美的华尔兹让人倍感慵懒。

         那天晚上,她光彩夺目。

         绿光流转。她身披碎纱,脖子上的十字架格外显眼。没有那些太太们一万五千法郎从巴黎定制的衣服,但每个先生的目光都紧紧地黏着她,不时有人低声询问她的身份。

         “琼斯的二女儿……”“洛丽塔……多洛蕾丝……”每个人都在悄悄议论她。“多洛蕾丝……多洛蕾丝……”每个人都着了魔似的念着,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名字了。

        她在笑。听啊,她在笑。

        田野的风吹过这个名门望族聚会的地方,留下凄惨的哀泣。

        一瞬间,那些往事,全都飘散。

        她原本会在那天不久之后与某位英姿飒爽的伯爵步入教堂,对着神父说出某些话,然后生下孩子,看着自己的容颜老去,孩子再生下孩子,最后终老,葬在小教堂周围的逼仄坟地里,与丈夫躺在一起。

        但是没有。

        她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一个金发军官的()丸。如果让她来形容,这看起来就像是郁金香的球茎,被草绳硬绑在躯干的中下部,嗅起来像花。

        她低头含住。

        尝出森林的味道。有一只小鹿,还有一潭水。

        军官仰头发出享受的感叹。

        “你应该被献给司令。”于是她变成了洛丽塔。

        洛丽塔又变成了洛,因为司令喜好同()的()门。

        她或者他流连辗转于每一张床,或是金发或是棕发,是胖是瘦,是高是矮,都不重要。

        惟有碧眼,从未盈泪。

        “洛丽塔!”她或者他转身,下楼去迎接小丑的笑声。

         就这么点?我不满地哼哼。

         西贝尔耸了耸肩。你给我的,只有这么多。

         那红发呢?红色的头发。

         绿色的眼睛配金发更好看哦。

《Lolita》。勉强算是同人吧。

多洛蕾丝:意为痛苦。

打错字了请指出来。感谢各位愿意浪费时间看到这里。某些词语会被屏蔽,所以加括号代替。影响阅读体验真是抱歉啊。不过还真是,越写越想()。

来自磐磐的谢谢。

卜一视觉

户外疯狂极限大滑雪

户外疯狂极限大滑雪

……

好恶心

我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自相矛盾,要求苛刻追求完美,但是也没强迫症洁癖。

我想呕吐,如果明天可以发烧就好了,

我又犯病啊。


恶心,真的太恶心了。

再痛苦点就好了,自残已经行不通了,也没有药品


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

好恶心

我这个人真的很奇怪,自相矛盾,要求苛刻追求完美,但是也没强迫症洁癖。

我想呕吐,如果明天可以发烧就好了,

我又犯病啊。


恶心,真的太恶心了。

再痛苦点就好了,自残已经行不通了,也没有药品


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太软弱了


子晋
づゃはっまつすせ

有比在空荡荡家里放声高歌《来自天堂的魔鬼》更魔鬼的事情么

有比在空荡荡家里放声高歌《来自天堂的魔鬼》更魔鬼的事情么

怪物。

所有人都说,临街的奥尔疯了。
这是真的。
他绑架了镇长的儿子,他给他注射了一些可以让他安静下来的液体。
奥尔为这位年仅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做了一个开颅手术。
奥尔开始录像了——镜头中,那位年轻人的头盖骨被摘下,奥尔拿出电动打蛋器,冲着镜头腼腆的笑了笑——他本来就是个腼腆的男孩子,只是大部分时候他没办法控制那种突如其来的情绪——他把打蛋器插进他的脑中,然后按下开关。
这个场面并没有持续多久,甚至不够他开始兴奋,就已经结束了。
他有些扫兴。
但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将视频发到网上,甚至还贴心的加了几秒钟的前缀——“有心脏病的病人切勿观看。”
之后理所当然的,他被抓了。
jc破门而入时,他身上还沾着脑浆,坐...

所有人都说,临街的奥尔疯了。
这是真的。
他绑架了镇长的儿子,他给他注射了一些可以让他安静下来的液体。
奥尔为这位年仅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做了一个开颅手术。
奥尔开始录像了——镜头中,那位年轻人的头盖骨被摘下,奥尔拿出电动打蛋器,冲着镜头腼腆的笑了笑——他本来就是个腼腆的男孩子,只是大部分时候他没办法控制那种突如其来的情绪——他把打蛋器插进他的脑中,然后按下开关。
这个场面并没有持续多久,甚至不够他开始兴奋,就已经结束了。
他有些扫兴。
但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将视频发到网上,甚至还贴心的加了几秒钟的前缀——“有心脏病的病人切勿观看。”
之后理所当然的,他被抓了。
jc破门而入时,他身上还沾着脑浆,坐在沙发上,嘴里嚼着茶叶。两天的时候,让他身上都发臭了,那一旁的尸体也是。
他在法庭上被宣判无期,但由于有精神病,他被转往精神病院。
这是大众最后一次知道他的事。
那他真的在精神病院吗。
他闭着眼睛,双手抱着膝盖,脑袋忽上忽下,因为没有重力所以难分上下。他泡在透明的液体里,觉得自己也是透明的,连内脏都会被看穿。但他不是,他只是裸露。
“奇迹究竟是在哪儿发生的?”
奥尔有时候也忍不住这样想,但大部分的时候他只想杀人和寻死,现在他无法杀人了,所以他只想寻死。
但他也没办法去死。这液体里不知道有什么,让他另一个心沉寂下来。这种宁静让他觉得好像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那时候他还只有一颗心。

柑橘糖_overture

【袠切られるんだ どうせ 僕は このまま,もうたくさんなんだ いつか見た 希望】
【已经有很多了  曾经一次又一次幻灭的希望之光】
【追いかけてみて 慈しむんでしょう】
【向着那光追呀追呀 真是可怜啊】
【もう歌えないと 言い出せない 怒り】
【已经无法再唱出 再说出那份怒火】
【狂おしいほど 僕には 愛おしい】
【就是这样的疯狂 我觉得非常可爱】

【袠切られるんだ どうせ 僕は このまま,もうたくさんなんだ いつか見た 希望】
【已经有很多了  曾经一次又一次幻灭的希望之光】
【追いかけてみて 慈しむんでしょう】
【向着那光追呀追呀 真是可怜啊】
【もう歌えないと 言い出せない 怒り】
【已经无法再唱出 再说出那份怒火】
【狂おしいほど 僕には 愛おしい】
【就是这样的疯狂 我觉得非常可爱】

亮

我好像只会添麻烦

我好像只会添麻烦


锦堂

这个世界上你认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人和你有关,你再怎么改变也不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所以还不如做一个自己想做的人。人生都太短暂,去疯去爱去浪费,去追去梦去后悔。

——《青春里最后的任性》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这个世界上你认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人和你有关,你再怎么改变也不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所以还不如做一个自己想做的人。人生都太短暂,去疯去爱去浪费,去追去梦去后悔。

——《青春里最后的任性》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Jonεs鹿

玫瑰金末日

         “太阳”在元城上空悬挂了七日,美的令人窒息

         “太阳”的外形如同黄金的液体一般优美,表面散发着淡淡的粉光。

 人,总是会对美的东西趋之若鹜,谁又能想到当时“太阳”升起的时候还是一片末日的景象。这片大地迎来了三年内的第一缕光,河水被完全净化呈现出碧绿的颜色,每样东西都被太阳流下的水冲击下焕发出了新的气息,仿佛感染了“美”这个病毒一样。

  “白杨,按...

         “太阳”在元城上空悬挂了七日,美的令人窒息

         “太阳”的外形如同黄金的液体一般优美,表面散发着淡淡的粉光。

 人,总是会对美的东西趋之若鹜,谁又能想到当时“太阳”升起的时候还是一片末日的景象。这片大地迎来了三年内的第一缕光,河水被完全净化呈现出碧绿的颜色,每样东西都被太阳流下的水冲击下焕发出了新的气息,仿佛感染了“美”这个病毒一样。

  “白杨,按照你说的,我只捡到一根树枝,淡淡的玫瑰金色的。”少年对着一位青年说道。

“不要多捡了,你要知道,他们不知道太阳是什么东西,我知道就行了。”白杨起身捡起一把像枪一样的东西。

这把枪像是被糖水淋过一样的,上面满满的附着着凝结的黄金,表面只有淡淡的粉色。

“现在还在复苏阶段”白杨伸手抓住一根翡翠般的树爬上去。

白杨站在树杈上,城中的人都在疯狂的抢太阳恩惠下感染的物品,所有的物品都不是镀了层金一般就是变成宝石般美丽。

“感谢这次我的远见,我们的受益比普通人大的多。”白杨指了指城中那些疯狂抢东西的人们“在复苏前我们就先一步到达了现场让身上的装备得到了最大的恩惠,现在他们吃的只是最表面的那一层次的东西。”

 “贪婪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白杨说完跳下树“现在,去打点水,保证咱之后有足够多的时间去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

  “好的”李复兴提着水壶就去河边打水了。

  世界终末第三年,僵尸危机的第一阶段终于在复苏的时候平息了,现在的目光能级之处几乎没有那些死灵般的东西。

白杨卸下那个黄金枪一样的弹匣,“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我回来了!”李复兴提着四大壶水回到了白杨身边。“这么多水应该够路上用了吧?”

白杨伸手接过水“水是肯定够了,现在我们下一步先出城”

李复兴掏出之前捡到的树枝。

这个树枝看起来很像黄金,淡淡的白色上又有一种难以捉到的粉色浮在上面,看起来倒是十分精巧美丽的小物件。

白杨仔细端详着这根小物件“这个或许是恩惠中能得到最好的东西了吧,虽然怎么用我不太清楚,但是肯定是比我的刀要好的。”

白杨指了指自己背上的那把刀,这是他在这次“恩惠”中获得的东西。

刀身洁白浮有淡淡的翠绿色,看起来就是一件完美的雕刻品。

李复兴有点气愤“但是很明显你的刀更实用吧!我这根小树枝是挺好看,但是一点都不实用”

“所以呢?之前我们在这个全是尘埃的世界打僵尸,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稍微的过一过美好生活难道不行吗?”白杨弹了一下李复兴的脑瓜崩。

李复兴捂着脑壳说道“但是我们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啊!”

白杨对着李复兴笑了笑“肯 定 是 坏 事 啦 ,人是会对美的东西产生追求的人。”

李复兴揉了揉额头“但是这不是好事嘛,追求美的东西总不是坏的吧。”

白杨拉着李复兴示意边走边说“别把人想的太高尚了。”

李复兴一脸疑惑

“人类经历了三年的末日危机还能残存多少人性,什么吃人肉啊队友残杀啊,这不都是司空见惯了嘛”白杨弹走了飘在头上的金色柳絮“不过你和我差不多,都是对死亡没什么感觉的人,所以基本没有啥太大的恶念的吧。”

李复兴尴尬的笑了笑“是这样的吧...”

“就是因为对这些东西每太大感觉我们才能在这个灾厄的世界活这么久保持着最纯粹的善对吧?”白杨轻声说道。

“想想要是你对食物的欲望太强的话那我岂不是分分钟会被你捅刀子然后当成食物吃掉”白杨掏出腰间的玉匕首转了转“我可不想死掉啊。”

“你看城里的人,为了这些美丽的东西又厮杀了起来,小帮派林里,或许还有人知道使用恩惠的方法了呢。”白杨思索着“人类是会因为一些小东西忘记善的存在。”

“毕竟他们终究还是动物,当然,我们也是。”白杨说道,拿起一把刀朝着一个正在抢地面上黄金的人扔过去。

刀插进那个人的腰上,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腰,惊恐的看着白杨二人,面容痛苦的扭成一团,把一些手中的黄金丢给白杨他们。

白杨只是看着他,等到这个无辜的路人脸上露出毒癍,眼睛开始发红,最终咽气化灰而死。

“看来病毒还是在的,只不过触碰到这次的恩惠会携带着感染宿主死亡。”白杨思索着。

“万物化金,我就这么称呼这个恩惠吧,把所有被黄金液体碰到的东西都会被‘祝福’,让物品拥有特殊的才能,就这样称呼吧。”

“嗯。”李复兴回答道。

“那我们先在城内转一圈,我想看看这群人在恩惠下还会不会是和动物一样。”白杨抽出背上的玉刀,笑了笑。


曹爽怡

脑损伤

既然存活于世,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要受苦,那么作为“异类”,尊重自己的本心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我的选择。我决定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做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方面,我们受着传统文化的影响,要求我们做到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要合群,要乐观开朗积极向上,另一方面,我们受着西方个性化的文化的影响,我们希望能做自己,顺从自己的本心,但是由于我们成长的十几年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不断告诉我们这样做是错的,对所有人的个性进行围剿,走上社会,我们在不断拷问自我之后,又不愿辜负自己,压抑自己,从而形成了非常严重的冲突倾向,这矛盾的两者正是分裂的根源之一。“我们关于什么是正常的概念,完全取决于特定社会强加于其成员身上...

既然存活于世,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要受苦,那么作为“异类”,尊重自己的本心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我的选择。我决定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做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一方面,我们受着传统文化的影响,要求我们做到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要合群,要乐观开朗积极向上,另一方面,我们受着西方个性化的文化的影响,我们希望能做自己,顺从自己的本心,但是由于我们成长的十几年中,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不断告诉我们这样做是错的,对所有人的个性进行围剿,走上社会,我们在不断拷问自我之后,又不愿辜负自己,压抑自己,从而形成了非常严重的冲突倾向,这矛盾的两者正是分裂的根源之一。“我们关于什么是正常的概念,完全取决于特定社会强加于其成员身上的行为和情感标准。然而,这些标准却因文化,时代,阶级,性别的不同而不同。”我奇怪的是如此简单的道理居然花了我好长时间才搞明白。在这个社会之中,内向的,软弱的人毫无疑问是比较吃亏的。因为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中,社会就像一台巨大的榨汁机,没人能够幸免,大家都在不断前行,带着自己的痛苦和一身的伤痕,谁会需要一个病痛的队友呢?“老实人”已经成为了一个笑话,“贤妻良母”就是傻瓜的代名词。我们只觉得脖子上的绳索越套越紧,直到被寸寸绞杀。我们作为社会的“异类”,不仅被所谓的随大流的人所厌恶着,也被他们所恐惧着。我的领导的儿子曾经问过我:“鹤阿姨,你为什么这么奇怪?”“什么,你说什么?”“你去问我妈妈,她说你很奇怪。”我心中一震,六岁小孩哪有什么奇怪不奇怪的人生看法。

 

某些时候,如果你不遵从传统文化的准则,而另一部分人遵守了这种准则,可能是在毫无思考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当所有人都认为这么做是正确的,你当然不会花时间去思考这样做到底对不对了),但是你的异常举动会让他们重新开始审视自己,“这一切都是我真的想要的吗,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我才做这件事情。”而思考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这种思考一定会让很大一部分人陷入痛苦之中,甚至可能会让他否认自己的人生,这也就是我们在网上所调侃的“恐同即深柜”,这必然会触发他们最强的心理防御机制。为什么你们可以那样,我却不可以,一定因为你们都是错的。当他们真的在网络上接触到那些所谓的小众的群体的时候,可能嘴上对他们嗤之以鼻,但是心里也不禁会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他们真的不正常吗,还是说他们本来走的就是一条平常的路,我自己之前没注意到罢了?”他们不仅害怕自己的选择被否定,也害怕任何一种无逻辑性。这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大家对“疯子”的定义。因为不可理喻,毫无逻辑。通常情况下,遵守普通社会意义上的准则能让大家看起来是个正常人,我们也害怕那些一语道破天机的小孩。我们的身体为了避免让自己陷入困惑,通常会根据自己的经历来给对方找一个理由,不管对方是不是这么想的。比如,父母有的时候确实很难理解我们的所思所想,特别是抑郁焦虑这种不会外显的疾病,就会强行给找个理由来解释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你就是不想念书了。”“你就是想和隔壁二狗谈恋爱成绩才下降的。”你完全没法向他们解释啊,你怎么向一个二维世界的人解释三维世界呢,就算解释了,换来的不过是“你还狡辩”“我讨厌你”这样的回答。我一般就顺着他们的想法说,总而言之,他们的大脑会自己想办法解释这些事情的,不劳我费心。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真的很容易让人感到恐怖啊。这就是我从中学到的,不去随意揣测(judge)别人的看法,因为对方的逻辑链很可能是完整的,只是我不能理解罢了。难道这种事情不是常常发生吗?我一直主张对我们理解不了的东西要心存敬畏。现在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往往在这些事情上钻牛角尖,总想要为某些事情找个合乎社会准则的理由。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现在“看淡”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不仅存在于年轻人中,很多五十岁以上的中年人,拒绝给子女买房,带孙子,自己天天出国旅行买买买,他们的孩子,有的偶尔会埋怨父母,但是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赚钱够生活就行,其他时间想怎么浪就怎么浪。我的一个朋友已经35岁了,父母只是淡淡问了句“你小子不是说35岁结婚生子嘛,咋个连半个女票也没捞到呢。”“我这不是穷嘛。”显然是中产阶级的那种穷。对于单身的人来说,要考虑的问题真没那么多,以我自己为例,确实不服管教,眼眶发黑,眼球发红,连头发都像钢针一样根根直竖,甚至非常想和那些试图教育我的人来一场中世纪贵族式的生死决斗。这也是为什么婚姻家庭在很多国家都是非常重要的维稳基础,人们以此为根,和这个现实世界产生深深的羁绊。我们不断被学校和家庭教育必须要结婚繁衍,刻苦努力奋斗才是正常人,那些丁克的,不婚的,同性恋的,佛系养生不好好工作的都是神经病,至于为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也不敢问,他们的生活准则就是“遵守,不提问题。”“这种生活方式鼓励我们去征服世界,超越他人,获得远远超过生存基本需要的金钱。”真是让人身心俱疲。同志们,“遵纪守法,24小时不停干活,不断学习新知识,跳出舒适区提升自身能力”这些活儿,机器人做得比你们好多了,不要等到成为被扔进垃圾桶的药渣才幡然醒悟啊。

 

“这种奇怪的残酷感和丑陋感总是近在眼前,随时准备跳出来抓住她;这些庸众怀着强烈的嫉妒心等候在一旁……无论她在哪里,在学校,在朋友中间,在大街上,在火车上,她都本能地贬低自己,缩小自己,假装比自己的实际状况更不如,因为她害怕她自己未被发现的小我会被人看出来,会遭到庸众,遭到自己平常的大我的残酷仇恨和猛烈攻击。”


水月冰

疯狂狗仔队Look what I saw in the "樱花PLAY"app: https://www.sakura.zone/t/7523.html

疯狂狗仔队Look what I saw in the "樱花PLAY"app: https://www.sakura.zone/t/7523.html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