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疯狂动物城

57.3万浏览    5684参与
有悔真错
世纪老图。。。这个叫啥来着。。...

世纪老图。。。
这个叫啥来着。。。

世纪老图。。。
这个叫啥来着。。。

老边饺子

【Trick or Treat!(个人汉化版)】

直接图源:e926(作者:rikuo

间接图源:ZNN

汉化:老边饺子

【注】:从右至左阅读

————————————————

你就是我最喜欢的糖果~

【Trick or Treat!(个人汉化版)】

直接图源:e926(作者:rikuo

间接图源:ZNN

汉化:老边饺子

【注】:从右至左阅读

————————————————

你就是我最喜欢的糖果~

老边饺子

【美图:hb_runo】

直接图源:e926(画家:hb_runo)

间接图源:Pixiv

————————————————

十二月的狐兔美图集,首先带来的是画师hb_runo(runo)的画作。

该画师也是漫画“萌即正义”的创作者!

淡雅的配色,为我们带来了温馨清新的日常画面~

【美图:hb_runo】

直接图源:e926(画家:hb_runo)

间接图源:Pixiv

————————————————

十二月的狐兔美图集,首先带来的是画师hb_runo(runo)的画作。

该画师也是漫画“萌即正义”的创作者!

淡雅的配色,为我们带来了温馨清新的日常画面~

24k纯6

午夜嚎叫的复出(第十四章 千次万次)

太难了。

正文终于结束了!!!!!

是最后一章了!!!!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检查一下,额,这儿痛吗?”

    “不痛。”

    “这儿呢?”

    “不痛。”

    “这儿?”

    “嘶——停停停!”

    动物城医院,白大褂正拿着一把小锤子,轻轻地试探棉尾兔警官曾经受...

太难了。

正文终于结束了!!!!!

是最后一章了!!!!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检查一下,额,这儿痛吗?”

    “不痛。”

    “这儿呢?”

    “不痛。”

    “这儿?”

    “嘶——停停停!”

    动物城医院,白大褂正拿着一把小锤子,轻轻地试探棉尾兔警官曾经受过伤的地方,检查她恢复的情况。

    “嗯。。。”白大褂戴上眼镜,仔细地研究了研究朱迪刚拍的X光,眉头见见舒展开来,“看起来恢复得很好,断裂的骨头都长起来了,钢钉也拆除的非常到位,只是肌腱有些发炎。”白大褂一边拆除着朱迪腿部、腰背部和头部的绷带,一边嘱咐,“回去了之后了呢,也要坚持涂药,吃清淡一点的食物,多喝热水,注意保暖,还有就是半年之内不要做剧烈运动,了解?”

    “好的,我会注意的,麻烦医生了。”朱迪在斯尼尔的搀扶下站起来。

    斯尼尔朝白大褂礼貌地点点头,对方回礼,然后和朱迪一起慢慢离开。

    等电梯的时候,朱迪回头看了看长长的走廊那一头的214病房——那里自从发生了命案之后,就一直被封锁着,朱迪现在仿佛还依稀能看见地板上满沾的猩红色血迹。那只因中毒而袭击老狐狸卡尔的老虎,现在还同其他中毒的动物一起被隔离在特殊的动物疗养院。几个月了,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备受折磨,每一天都在煎熬中度过,然而对解药的研究依旧没有起色。而尼克如今也依旧下落不明。春天来了,窗外的雪早已不下,朱迪心里的雪才刚刚降临。前途在哪,光明在哪,未来在哪,她不知道。

    电梯刚从六楼降到五楼,停滞了好一会儿,看起来很挤的样子。

    “走楼梯吧,”朱迪扯扯斯尼尔的袖子,“反正是在二楼,我能行。”

    早春,春风拂面,阳光和煦,斯尼尔带朱迪去到一家新开的鲜花饼店品尝鲜花饼和梨花茶。

    朱迪此时的心情可不怎么应景,她低着头,眼神迷离,沉默不语。

    斯尼尔表情严肃,正拿着自己的手机做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朱迪的反常。倒是被她突然其来的自言自语吓到了:“那天他说:‘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声音不大,但在这样一种情境下,还是显得很突兀。

    “你在说什么呀?”斯尼尔有点懵。

    “小四眼,尼克还活着!”朱迪睁大双眼,“你还记得那天我拦下的那只耳廓狐说的话吗?他说都怪我害得尼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能变成另外一个样子,那不就说明尼克肯定没有死吗?”

    “尼克当然没有死啦。”斯尼尔苦笑不得,“其实当初,哦,可能就是尼克从缆车上跳下的第二天,我在我家附近的河边发现了他,可能是从上游的热带雨林区漂下来的吧,我就了他,在放他走的时候,在他的皮毛里藏了一个微型定位器,几个星期前,我们在一片森林里找到了他。”

    朱迪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儿,气愤地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斯尼尔一本正经地说:“这不是才考虑好了决定要告诉你吗?但是朱迪,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朱迪用右手捂紧了胸口,似乎这样就能保护心脏少受一点刺激似的。

    “尼克他。。。疯了!”

    朱迪舒了一口气:“尼克不是从一开始就疯了吗。”

    “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亲爱的。”斯尼尔皱起了眉头。

    朱迪和斯尼尔再见到芬尼克,是在一家甜甜圈店里,当时他们正想带几个撒着糖霜的甜甜圈去探望在家养伤的豹警官。

    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踮着脚,左臂揽着一箱子甜甜圈,右手用夹子夹取箱子里的甜甜圈码放在货架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朱迪看到芬尼克藏在箱子下的左手似乎少了两根指头。

    芬尼克也看到了朱迪和斯尼尔,放下箱子,走过来慢慢道:“欢迎光临,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

    这次朱迪看清楚了,芬尼克的左手上确实断掉了两根手指,断茬处很不平整,不像是被刀锋削掉的。朱迪异常震惊:这才多久不见,怎么平日里那么牛逼哄哄的芬尼克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嘿,小飞哥,是你吗?”朱迪被芬尼克一脸平静的样子吓到了。

    芬尼克也不回答,还是问:“请问、你们需要些什么?”

    “要一盒甜甜圈吧,额,可以自由组合吗?那草莓的,香草的,黑、白巧克力的各来两个,装成一盒。”斯尼尔接话。

     “好的。”芬尼克接受指示后麻利地找到了所有甜甜圈,夹取,装进盒子里,拿甜甜圈袋套上,拎着袋子走到斯尼尔面前,“给,你。。。您要的甜甜圈,一共二十四美元。”

    “小飞,你的手指。。。”朱迪终于鼓起勇气问,“断了?”

    芬尼克面不改色:“对。”语气轻松得好像是在回答今天早上没有吃早饭。

    “我能问一下你的那只手是怎么回事吗?怎么会伤成那样?”朱迪试探着问。

    芬尼克垂下提着甜甜圈袋子的手,仰起的脸上的表情变得冷漠而刻薄,他用刀锋般的眼神瞪朱迪:“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小兔子。”随后把袋子交到斯尼尔手里,收了钱,转身带着怪异的心酸继续码放甜甜圈,再不理朱迪。

    “他到底怎么了,我不就是想关心关心他一下吗,干嘛反应那么大?”朱迪无辜地望向斯尼尔,轻声嘟囔。

    斯尼尔似笑非笑地摇摇头,扯扯朱迪的袖子:“我们还是走吧。”

    朱迪提着装甜甜圈的袋子,看着手机上牛局长发过来的豹警官家的地址,指挥着斯尼尔,斯尼尔背着朱迪,走得不慢,但很平稳,气都不喘一下。

    “其实芬尼克还是挺可怜的,”斯尼尔说,“尼克发狂后,他就一直在尼克身边,冒着危险,陪伴着他,感化着他,眼看着尼克的病情有好转,却不知为什么突然疯得更厉害了,理智尽无,并且杀伤力极强,甚至连芬尼克都不认识了。”

    “所以。。。小飞哥的断指。。。其实是尼克造成的?”朱迪的声音小得几乎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对。。。所以这就是我暂时不能带你去见尼克的原因,现在的尼克和曾经的尼克的反差实在太大,我怕你接受不了。。。”斯尼尔尽量用最温和的语气说。

   “不、不。”朱迪摇着头,圈在斯尼尔脖子周围的手臂越束越紧,“尼克不是这样的人,不是。”

    斯尼尔突然停住了脚步,几乎是同时,天上下起小雨。空气真的凝固了片刻,只剩下朱迪的喘息声。几秒后,斯尼尔再一次将空气凝结:

    “你曾经也不是一个会犹豫的人,”他说,“只是你看,此去经年,岁月并不是无恙。”


    狐狸睡在冰冷阴暗的厚玻璃墙的那一面,头顶是刚刚撕扯践踏过后塌陷下来的木床。他把自己塞在床底下,脸贴着冷湿的地板,目光无神,嘴里滑出口涎,腹部随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

    十几个小时前,有一些白大褂由玻璃墙上的小孔射进来一根注射管,注射管扎在狐狸的背脊上,流光了里面的液体之后自动脱落下来。过了一晃儿,液体起效,狐狸慢慢镇定下来,不再张牙舞爪,只是静静的趴在地上,轻轻地呼吸,心跳渐渐的慢下来。难得的平静使他舒适,竟然有了一点想进食的冲动,扒光了昨晚未食的鱼肉饭。

    只是现在,一个长长的觉之后,那种不知道存在于哪儿的灰熊磨爪子的嘎吱声再次清晰起来,惹得他几近崩溃。他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嘶鸣,像是恶魔的嚎叫,他明白,自己又将要发作。

    狐狸记得自己刚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这个大房间由厚实的玻璃和铁壁隔开的每个小隔间都关着一只发狂的动物,它们全都狂躁无比,互相挑衅着,冲撞玻璃墙,发出恐怖的嚎叫。后来他们一个个的都被带走了,为防止兽性的互相感染和传递,每一只动物都被关进了不同的大房间。于是这个大房间就只剩下了狐狸。大房间与大房间之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铁门关着的时候,狐狸完全听不见外面的动静。

    把狐狸带到这儿来动物中,狐狸似乎见过领头的那个。那是一头大黑牛,穿着警官的制服,看向他时的眼神很复杂:有同情和惋惜,更多的是一种不屑的嘲讽,好像在哂笑:看吧,其实我早就料到了,你是一只狐狸,终究是一只狐狸,你是食肉动物,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模样,啧啧,简直跟魔鬼没什么两样。你失职了,非常失职,谁让你倒霉,谁让你是狐狸?

    他们把他丢在这个地方,保证不让他死,一天在他身上做无数次手术,似乎是在想方设法让他好转,但统统无效。房间太大了,房间太黑了,一切都是寂静无声,除了头顶上那盏不停闪烁着昏黄灯光的吊灯还时不时地吱吱两声之外,一片寂静。

    狐狸好冷。狐狸好怕。狐狸好想自由。狐狸好想回家。

    房间里突然传来锈铁摩擦时不灵光的呻吟声,狐狸抬起一只眼皮,看见玻璃墙外空荡荡的大房间里有光透进来。铁门打开了,随光而来的是隔壁房间动物的咆哮,和:

    “尼克——尼克——”

    一声颤抖得走了音的呼唤。

    狐狸身子一震,猛的探起来,结果脑袋撞在床板上,疼得再次趴下去,更往床底深处缩了缩。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小小的棉尾兔,整只脸都几乎都贴在玻璃墙上,声音在打着颤:“尼克,尼克,你还好吗?你还认识我吗?我是朱迪,朱迪·霍普斯——你的搭档,你还记不记得我?”

    狐狸的耳朵紧紧的贴在后脑上,很没底气地轻声咆哮:你、你是谁?你要对我做什么?尼克是谁?

    “尼克,尼克是我,是我啊,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别慌,冷静一点好不好?”

    棉尾兔身后的红眼睛白兔苦笑:该冷静的明明是她好不好。

    棉尾兔的声音嘶吼得喑哑,几近失声,同时两行水迹从毛茸茸的脸上滑下,一滑就止不住。

    你到底是谁?

    哦,眼泪。

    你为什么要哭?

    你害怕我吗?你吓哭了?

    这时候该吓哭的是我好吗?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

    脑袋里轰鸣声猛然大作。

    狐狸从床底惊起,飞速冲过来,猛得撞在玻璃墙上,发出“当啷”一声巨响。

    他看到原本贴在玻璃上泪流满面的棉尾兔此时捂着胸口跌坐在地上,一脸惊恐,身后的白兔尽管有心理准备,显然也被吓到了,要去搀扶棉尾兔的双手悬在半空。

    走开!走开!走开!不要抓我,我不做手术,我不跟你们走!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死你们!杀死你们!!!

    “17号感染者,他与其他感染者的不同之处就是:他曾经有过好转的迹象,可是因为意外服用了某种植物,导致了病情的恶化。经过我们的研究,初步判断这种植物隶属于夹竹桃科,其本身具有一定毒性,与‘蓝魔嚎叫’混合之后会对感染者自身产生极大的危害,导致感染者出现心率加快、头晕虚热、出现幻觉,此时的感染者很难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唯有强制性的用介质去阻挠,才能缓解这种症状。。。”

    “也就是说,只要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不那么难受,他就不会那么疯狂?”

    “按理说可能会有效,但如果要完全根除感染者身体内的致病毒素,杜绝两种副作用的交叉影响,恐怕还是得从致病因素本身下手。如果能回到感染者曾经露面的地方,找到这种致病植物的可能性将会很大。。。”

    斯尼尔独自一人行走在繁花似锦的桃林里,眼神沿着地下的每一寸土地慢慢往前挪,负在肩头的行囊已经装满了形色各异的植株,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刚刚朱迪与科研研究者的对话,眉头愈加紧锁。那个至关重要的“致病植物”显然就生长在这片林子里——他们当初发现尼克的地方——奈何林子之大,寻找一株无名植物绝非易事。

    重伤初愈的朱迪不能远走奔波,医生、科研人员和警官们得留在动物城处理更重要的事务,于是他独自重返此地,无暇感叹这绝美的风光,却被这里难以分辨的植物耍得团团转。

    失策!丢人!

    就在斯尼尔望尘心叹之时,眼前忽而浮现一片绿光。。。

    。。。。。。

    科研所的大房间里,狐狸依旧疯狂地挣扎着,他在地上翻滚,扑跃,猛然弹起来,打翻了饭盆,撞击在玻璃墙上,把黏液涂抹在上面,又抓耳挠腮的一阵干呕。

    朱迪站在玻璃墙外,茫然地注视着狐狸的疯狂举动,眼里狠狠的泛着泪光。她无法接受眼前的这只神志不清、丧心病狂的野兽是曾经爱耍小聪明,但本性善良的,跟她如此合拍的搭档——他忘记了一切,理智全无,残忍伤害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家人,无情践踏比他低等的生命。。。

    朱迪站在玻璃墙外,茫然地注视着狐狸的疯狂举动,眼里狠狠的泛着泪光。她无法接受眼前的这只神志不清、丧心病狂的野兽是曾经爱耍小聪明,但本性善良的,跟她如此合拍的搭档——他忘记了一切,理智全无,残忍伤害与自己相依为命的家人,无情践踏比他低等的生命。。。

    脑中一闪而过科研人员所言:“。。。此时的感染者很难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唯有强制性的用介质去阻挠,才能缓解这种症状。。。”又闪过,刚刚在甜品店与耳廓狐的秘密谈话。

    也许,分散注意力真的能让他好受一点。。。

    朱迪慢慢起身,把额头轻轻贴在玻璃墙上,柔声呼唤:“尼克,尼克,你还好吗?请你看着我好吗?看着我。”

    狐狸不予回应,依旧在地上痛苦地挣扎。

    “尼克,我知道你很痛苦,也知道你不想这样,但是,尽量听我说好吗,或许你会感觉好一点。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尼克?”

    狐狸的呼吸紧凑而急促,胸腔里的呼呼声越来越明显,他趴在地板上,爪子紧紧嵌在里面,尽管这样,身子还是控制不住地抽搐着。他飘忽不定的眼神扫着兔子,似乎在她身上找到了一些记忆片段。

    她是可以相信的人,她是可以相信的人。他拼命告诉自己。

    他那双尖耳朵直立起来,正在轻微地抖动。他在尽力接收周围的声音,来掩盖他脑中的轰鸣。

    “尼克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朱迪,朱迪·霍普斯。”

    狐狸在地面上抽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呼哧呼哧”地喘息着,眼睛灰蒙蒙的,像一蹚浑水。

    猛然间,朱迪感觉自己的嗓子干涩无比,她想哭,但却掉不出眼泪,她使劲儿地咽了一口口水,把自己嘴角的弧度上扬到最大:“没事的,没事的,那我们就重新认识一次吧。你好,狐尼克,我是朱迪,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狐狸的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

    奇怪,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我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脑中的轰鸣骤然加强。

    体内的灰熊愈发猖狂,梗着脖子跳起了霹雳舞,狐狸再也不能忍受,疼得从地上蹦起来,他咆哮着,咆哮着,与不存在的东西搏斗。

    任凭朱迪怎样呼喊,他也听不进去了。

    直到一段似曾相识的,宛若清流的歌声,出现在,他耳边:

哎呀,我亲爱的,亲爱的小狐狸,你为什么要哭啊

是不是因为走丢了,找不到家

还是因为玩具小熊不见了,或者有人嘲笑你傻啊

我告诉你啊,这世界总是不公平的啊

总有一天,你也要学着长大

你抬头望望天吧,太阳还为你亮着呐

所以别沮丧,努力向前进吧

哎呀我的小狐狸你怎么还在哭啊

是不是真的难过到心都碎了

还是因为被爱的人误解了,你感到委屈啊

我告诉你啊,这些其实都不重要的啊

重要的是,你要学着去放下

你抬头看看我吧,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呐

所以别害怕,我陪着你长大

所以别哭了,准备好我们就出发


    像演一出木偶戏的,刚刚还在张牙舞爪的狐狸,忽的一下停止了,眼里下起雨来了。“哗啦啦哗啦啦”,淅淅沥沥的小雨越下越大。

    狐狸是听这首歌长大的。

    很多很多年前,他抱着吉他,给狐狸唱了这首歌。

    他说,这首歌啊,是一个叫做莱瑞森的歌手唱的。他说莱瑞森很出名。

    后来他卖掉了吉他,告诉小狐狸我们要四海为家。

    小狐狸问他四海为家为什么不能带着吉他。

    他笑着揉揉小狐狸的头,没有说话。

    每当小狐狸失意的时候,他就为小狐狸唱起这首歌,没有吉他,他就用手打起拍子,沙哑的嗓音正好把歌中的沧桑与温暖表现得淋漓尽致。


    现在朱迪唱起了这首歌,歌声清澈如流水,却同样扣人心弦。

    朱迪慢慢坐下来,手指轻柔地抚摸着玻璃壁,像是在抚摸狐狸的伤口。她轻轻地叹息,又一次次抹掉玻璃上朦胧的水汽。

    “我知道,尼克,我知道,这是属于你的歌,所以‘莱瑞森’究竟是谁根本就不重要,你也曾经想去弄清楚,搞明白,可是你没能弄清楚,所以你愁,但正是因为你没能搞清楚,所以你更加爱。这首歌于你的意义,其实不止于歌者和旋律。关键在于把它带给你的人,感同身受的词,以及它一路陪你渡过的岁月。在于,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它一直在你头顶,温暖的光罩着你,好像信仰一样。

    “就像我,我也有一首信仰之歌。你知道‘长角天使’夏奇羊吧,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她的那首《Try Everything》,”朱迪浅浅地笑了笑,抬脸往上望,似乎眼神能穿破厚重的天花板,到达云端去,“我小时候吧,特别特别想成为一个酷酷的女侠,锄强扶弱,行侠仗义,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于是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勇敢,我晚上一个人抱着被子到黑暗的田野里过夜;我总是乐意帮助伙伴们;我告诉自己不要害怕欺负人的坏孩子,要敢于反抗,还要保护好身边的人。有一天,我最好的朋友对我说:‘哇,朱迪你好酷哦,就像一个帅警官!’。从那时起,当上警察就成为了我的梦想。我告诉自己,无论怎样,我一定要变成警察,一定一定。

    “可是无论我怎样努力,所有人都不看好我,甚至被嘲笑,甚至被按着脑袋推到地上。他们都说:别做梦了,你是一只兔子诶,你只能穿上你那套农夫的衣服到乡间种胡萝卜,除此之外你还能做什么?别做梦了。后来我还是不顾流言和嘲笑,去警官学院就读。可是学院里的学员们一个个都是身躯庞大的猛兽,无论体力还是耐力都比我强百倍千倍。我一次次的跌倒,一次次的失败,那段时间,我一直活在旁人的指责、冷眼和哂笑中。我耷拉着被冰墙冻伤的指爪,浑身湿透,皮毛里混杂着泥土和沙尘,低着头站在教官面前,听着他的叱骂。他的目光凶狠而无情,他冲我吼着,叫我滚蛋。在他们眼里,我们小动物,我们兔子根本不配当警察,我们软弱无能,我们一无是处。我从没觉得梦想离我那么远过,我每天在夕阳中奔跑,跑着跑着一下子跌倒在地,爬起来时发现手上有血,脑中不断回响着旁人对我的质疑声,那时候,我又未尝没想过放弃?

    “可是那首歌,就像一束光一样,总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照进我干枯的心房,在困境中给我力量,告诉我:再坚持一下吧,一切的苦难都将会过去,即使一个人,也可以去抵挡所有。你要加油,去尝试世间的一切,快乐也好,苦难也罢,你都要坚持下去。等到有一天,你要功成名就,然后带着世界上所有的希望回到故乡,呲着大板牙向所有人炫耀。


    “我爱那首歌,因为它一直一直都支撑着我,因为它就是我的信仰,是我最温暖的光。”

    朱迪又深吸一口气:“所以我们要去尝试一切,就算这个世界非常不善良,就算他人对我们怀了再多的歧视,然后就会知道,所有的困难,其实都没什么大不了。谁不会失败,不失败怎么会体会到成功的喜悦?所以尼克,不要伤心,也不要害怕,我们在一起呢,你要相信,没有什么困难是解决不了的。我们都该振作起来,也许你要战胜的,不是毒药,而是你自己的心魔。”

    兔子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掌心紧紧地贴在玻璃壁上:“所以尼克,你能相信我吗?”

    眼泪纵横的狐狸竟然慢慢地靠近兔子,也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掌心隔着玻璃,和朱迪贴在一起。

    “尼克,还记得你之前跟我表白吗?你说你爱我,我说对不起,其实我说谎了,你想听实话吗?我告诉你哦,我也爱你,不是朋友之间的爱,是女孩对男孩的,爱。”


    这时,铁门轰然打开,牛局长率领着一行白大褂闯入房间,径直向关押狐狸的隔间走来。朱迪腾地站起,迎上前去:“长官,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牛局长的脸上明显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请你让开一下,朱迪警官,斯尼尔侦探已经找到了导致尼克警官病变的药草,我们也已研制出了解药,现在需要马上对他进行手术!”

    朱迪坚定地昂起头:“不!”

    “你说什么?”牛局长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请你们不要再给他做手术了,你们这样是在折磨他,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病,他只是很痛苦,但是我相信他会调整过来的!”

    “你是在开玩笑吗?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找出了解药,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快活一点,你却说我们这是在折磨他,你说他自己会好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你告诉我他怎么。。。”原本怒吼着的牛局长突然看到了什么,眼睛瞪得老大,他连退几步,后半句话断在对流形成的冷风里,“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身旁的科研人员跟他的举动如出一辙。

    “小兔子,你。。。对他做了些什么?”牛局长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朱迪整个人愣在那里,举起的手臂慢慢耷拉下来,她惊恐地瞪大眼,屏住了呼吸,丝毫不敢去揣测牛局长他们看到的最坏的结果。

    “萝、萝卜头。。。”一个沙哑的,轻如尘埃的声音从朱迪身后传来,但足以让她忘记一切。刚刚还凝固着的眼泪几乎是立刻就涌出来。

    她颤抖着,筛糠着,慢慢地,慢慢地转过头,眼泪噼里啪啦往下砸。

    都不重要了。

    所有的骄傲与瑕疵,统统,

    不重要了。

    因为这一刻就够了。

    狐狸跪立着扒在玻璃壁上,手中满是血污。他皱着眉,眼泪还在掉,却艰难地挤出一脸痞笑:“我好想回家。”

    猛然间,朱迪脑海中浮现老卡尔吟唱的那段歌谣,最后一句是:唯有爱,以暖天下。

    爱是最好的解药,唯有爱,以暖天下。

    笨蛋,其实我们早该知道的。

    这一切的一切,本就不该发生。

    假如很多很多年前,在臭名昭著的“魔鬼森林”里,小狐狸卡尔最终没有放开小绵羊乔伊的手的话。




全文完。


 作者:不见猫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主线故事完结,下个月转载番外!


老边饺子

【Appropriate Hugging(个人汉化版)】

直接图源:e926(作者:chibito

间接图源:ZNN

翻译:LMAbacus

汉化:老边饺子

————————————————

还记得吗,在漫画“Meteor Shower”中,

Nick于流星划过时对Judy说出的愿望之一:“我希望以后小胡萝卜见到我时都能够跳到我的怀里来。

没错,这回他的愿望得以实现了~

【Appropriate Hugging(个人汉化版)】

直接图源:e926(作者:chibito

间接图源:ZNN

翻译:LMAbacus

汉化:老边饺子

————————————————

还记得吗,在漫画“Meteor Shower”中,

Nick于流星划过时对Judy说出的愿望之一:“我希望以后小胡萝卜见到我时都能够跳到我的怀里来。

没错,这回他的愿望得以实现了~

circle

让我来预言一下

想想破坏王2

想想玩具总动员4

想想冰雪奇缘2

可以的,让我脑洞一下

尼克和朱迪日常办案,但是因为一些事情尼克发现他们在有的理念上非常不同 或者说他们都有彼此的梦想 就是心不在此啊什么的 , 然后吧啦巴拉巴拉一堆最后彼此终于想通,欣慰的说我会祝福你的,哪怕我们不走在一条道路上。

目测电影结尾狐狸兔子肯定不在一起办案了 。

打脸最好 。

先放这儿挂着


毕竟迪士尼最近拆组合拆疯了。

想想破坏王2

想想玩具总动员4

想想冰雪奇缘2

可以的,让我脑洞一下

尼克和朱迪日常办案,但是因为一些事情尼克发现他们在有的理念上非常不同 或者说他们都有彼此的梦想 就是心不在此啊什么的 , 然后吧啦巴拉巴拉一堆最后彼此终于想通,欣慰的说我会祝福你的,哪怕我们不走在一条道路上。

目测电影结尾狐狸兔子肯定不在一起办案了 。

打脸最好 。

先放这儿挂着


毕竟迪士尼最近拆组合拆疯了。


老边饺子
  1. 【分享者】:セト
  2. 【分享者】:セト
  3. 【分享者】:rongsum
  4. 【分享者】:ydk_disney
  5. 【分享者】:ガガガ
  6. 【分享者】:tiningots
  7. 【分享者】:davidgilson
  8. 【分享者】:artbirchly
  9. 【分享者】:めーこ

【每周堆图:“Zootopia X Frozen”特刊】

图源均来自ZNN,分享者已标注于对应图片描述当中。

————————————————

《疯狂动物城》X《冰雪奇缘》的特别堆图奉上!

Frozen的续集来了,Zootopia的还会远吗?

٩(๑>◡<๑)۶

【每周堆图:“Zootopia X Frozen”特刊】

图源均来自ZNN,分享者已标注于对应图片描述当中。

————————————————

《疯狂动物城》X《冰雪奇缘》的特别堆图奉上!

Frozen的续集来了,Zootopia的还会远吗?

٩(๑>◡<๑)۶

Mr.Turner
不务正业的我🧐 又来了(看完...

不务正业的我🧐

又来了(看完疯狂动物城之后的随手p)

摸鱼的一天过得可真快呢科科🤳🏻

不务正业的我🧐

又来了(看完疯狂动物城之后的随手p)

摸鱼的一天过得可真快呢科科🤳🏻

老边饺子

【月度总结】2019年11月

【十一月总结】

  • 每周堆图以特刊为主进行了更新;

  • 狐兔相关漫画依然以个人汉化版为主;

  • 十分忙碌的一个月份,所以没有更新原创长文;

————————————————————

一、【每周堆图】专栏:

  1. 万圣节特刊-2019

  2. “仰望长空”特刊

  3. Jack & Skye特刊(4)

  4. 第八十二期


二、【画师美图集】专栏:

  1. 画师:noko ume

  2. 画师:yasiplay


三、【Zootopia】漫画:

  1. Halloween Past and Present(个人汉化版);

  2. 萌即正义(个人汉化版);

  3. 迷你短...

【十一月总结】

  • 每周堆图以特刊为主进行了更新;

  • 狐兔相关漫画依然以个人汉化版为主;

  • 十分忙碌的一个月份,所以没有更新原创长文;

————————————————————

一、【每周堆图】专栏:

  1. 万圣节特刊-2019

  2. “仰望长空”特刊

  3. Jack & Skye特刊(4)

  4. 第八十二期


二、【画师美图集】专栏:

  1. 画师:noko ume

  2. 画师:yasiplay


三、【Zootopia】漫画:

  1. Halloween Past and Present(个人汉化版);

  2. 萌即正义(个人汉化版);

  3. 迷你短漫:Dandelion

  4. Fate(个人汉化版);

  5. Waifu Chart

  6. Nick's Life(个人汉化版)


四、其它狐兔相关:

  1. Just For Fun:Zootopia动图集(5)

———————————————

【12月展望】

  • 十二月初会是期末考试的时间,所以可能更新迟缓;

  • 十二月中旬回国假期,期间会更新一些原创长文;

  • 每周堆图等继续进行,回国之后应该可以分享音乐;

  • 个人汉化版漫画继续进行。

2019年也要过去了呢~时间飞逝啊!

老边饺子
【感恩节-2019】 图源:Z...

【感恩节-2019】

图源:ZNN(作者:bunnie_mae)

————————————————

Judy:今年感恩节不吃火鸡也不吃派,咱们一起吃大胡萝卜,Nick你也要入乡随俗!

Nick:我太难了(╥╯^╰╥)~~~

【感恩节-2019】

图源:ZNN(作者:bunnie_mae)

————————————————

Judy:今年感恩节不吃火鸡也不吃派,咱们一起吃大胡萝卜,Nick你也要入乡随俗!

Nick:我太难了(╥╯^╰╥)~~~

画兜自媒体

【人体比例画不准?五官不好画?肢体动作太难搞?上色就毁?……专门破解这些难题的板绘课程新鲜出炉啦,0基础也能学会,进Q裙:675092979】

《疯狂动物城》 动画设计稿 

【人体比例画不准?五官不好画?肢体动作太难搞?上色就毁?……专门破解这些难题的板绘课程新鲜出炉啦,0基础也能学会,进Q裙:675092979】

《疯狂动物城》 动画设计稿 

霓雪之城

看到一张狐兔截图,于是拟人摸了线稿,上色的话日后再说叭

看到一张狐兔截图,于是拟人摸了线稿,上色的话日后再说叭

莺时生

还是转于贴吧啦  算是第六弹??  哈哈哈 害羞的尼克狐 😳

还是转于贴吧啦  算是第六弹??  哈哈哈 害羞的尼克狐 😳

莺时生

贴吧存的图 算是一则小漫画吧😁 哈哈哈 还挺逗 最后那个表情很真实了 😝 侵删

贴吧存的图 算是一则小漫画吧😁 哈哈哈 还挺逗 最后那个表情很真实了 😝 侵删

老边饺子

【Nick's Life(个人汉化版)】

直接图源:e926(作者:turu picca) 

间接图源:ZNN

翻译:LMABACUS

汉化:老边饺子

【注】:从右至左阅读

————————————————

来自Nick的一段独白:

“努力去成就,自己最想成为的那一位!”

【Nick's Life(个人汉化版)】

直接图源:e926(作者:turu picca) 

间接图源:ZNN

翻译:LMABACUS

汉化:老边饺子

【注】:从右至左阅读

————————————————

来自Nick的一段独白:

“努力去成就,自己最想成为的那一位!”

莺时生
突然发现落了一张图 依旧是转自...

突然发现落了一张图 依旧是转自贴吧 嘿嘿😁 很甜的感觉~\(≧▽≦)/~

突然发现落了一张图 依旧是转自贴吧 嘿嘿😁 很甜的感觉~\(≧▽≦)/~

莺时生

第三弹 依旧是贴吧老图 哈哈哈 非常优秀的几张 炒鸡喜欢😊

第三弹 依旧是贴吧老图 哈哈哈 非常优秀的几张 炒鸡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