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痛苦

8673浏览    1067参与
Ennard

期中考难度系数0.7

我们这儿中考也才0.72

上次0.75都爆炸了

这次..........唉:-(

不想考试🤐🤐🤐

期中考难度系数0.7

我们这儿中考也才0.72

上次0.75都爆炸了

这次..........唉:-(

不想考试🤐🤐🤐

眼病
想说 救救我 能不能有一个人把...

想说

救救我

能不能有一个人把我从黑暗的深渊里

救出来


话到嘴边

嘶吼不出

只留下一声无力嘶哑

如同梦呓的咀嚼

将最后的希望

咬碎

吞下

想说

救救我

能不能有一个人把我从黑暗的深渊里

救出来


话到嘴边

嘶吼不出

只留下一声无力嘶哑

如同梦呓的咀嚼

将最后的希望

咬碎

吞下

-酒精灯-

这些源源不断的痛苦就像癌细胞

这些源源不断的痛苦就像癌细胞

赤鹤

好累,会不会因为每天见着痛苦的人而精神失常?…心脏好压抑。神经衰弱到麻木了…还要继续活着。

好累,会不会因为每天见着痛苦的人而精神失常?…心脏好压抑。神经衰弱到麻木了…还要继续活着。


吃小笼包的暴食
本想带给大家快乐,结果我抑郁了

本想带给大家快乐,结果我抑郁了

本想带给大家快乐,结果我抑郁了

Gloria

再见

“其实崔真理内心很黑暗,然而作为艺人雪莉,经常要装作很开朗的样子”——雪莉

她的痛苦在于,她很清晰的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痛,却苦于找不到止痛的方法!

于是,对于结束痛苦,只剩死亡这个方法了!

雪莉啊,下辈子只做崔真理吧!

下辈子,宁愿你是一个可以做自己的叛逆女孩,也不愿看见一个被摆在橱窗里强颜欢笑的洋娃娃!

下辈子,做一个真实的人,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其实崔真理内心很黑暗,然而作为艺人雪莉,经常要装作很开朗的样子”——雪莉

她的痛苦在于,她很清晰的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痛,却苦于找不到止痛的方法!

于是,对于结束痛苦,只剩死亡这个方法了!

雪莉啊,下辈子只做崔真理吧!

下辈子,宁愿你是一个可以做自己的叛逆女孩,也不愿看见一个被摆在橱窗里强颜欢笑的洋娃娃!

下辈子,做一个真实的人,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USK._口出狂言

她立在原地,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用力眨了眨眼,伸出舌尖舔过干燥起皮的唇。

我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如同看见一条嘶嘶吐息的蛇。我将目光缓缓移至她不断向外伸着舔过唇间的舌头——不似他人,她能能收缩舌尖的肌肉,因此她那舌尖也尖的不似常人。不,不止,她那缩小的瞳孔,收缩的肌肉几乎压得骨头咔咔作响,她的脖颈处小幅度蠕动着吞咽唾沫,整个人向后缩——那副模样更像受惊后嘶嘶吐息的蛇。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在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怀疑目光聚焦在我身上之前微微低下头凑到她耳边。“怎么了?”

“你看那个人。”她压低声音,稍稍扬起胳膊肘往外拐了拐,指向前面坐在长椅上低着头敲着手机,不时抬起眼睛和身边的人咕哝着什么的男人。...

她立在原地,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用力眨了眨眼,伸出舌尖舔过干燥起皮的唇。

我被她这副模样吓了一跳,如同看见一条嘶嘶吐息的蛇。我将目光缓缓移至她不断向外伸着舔过唇间的舌头——不似他人,她能能收缩舌尖的肌肉,因此她那舌尖也尖的不似常人。不,不止,她那缩小的瞳孔,收缩的肌肉几乎压得骨头咔咔作响,她的脖颈处小幅度蠕动着吞咽唾沫,整个人向后缩——那副模样更像受惊后嘶嘶吐息的蛇。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在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怀疑目光聚焦在我身上之前微微低下头凑到她耳边。“怎么了?”

“你看那个人。”她压低声音,稍稍扬起胳膊肘往外拐了拐,指向前面坐在长椅上低着头敲着手机,不时抬起眼睛和身边的人咕哝着什么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他小幅度地鼓起嘴时,那个男人的目光带着蔑视,似乎总在往这里斜。

“你也发现了吧。他似乎在议论我。”她说。“他没有理由不议论,因为不止他,所有人都在议论我,你还记得那件事吗,从那之后,对,就是这样,人们本来就对我有意见,出了那样的事情、再加上老师也这么相信了,他们没有理由不宣泄自己的不满。尤其是他,他是那个人的好朋友,既然他说了,那就是那个人告诉他的,人们总喜欢把烦恼的事情与别人说。”

她的吐字如同麦芽糖连在一起,再加上我越来越严重的耳闷,如果不是我严密的逻辑,我几乎听不清她在讲什么。没错,是这样的,她说的很对,那个人、那件事,人们没有理由不议论我,八卦是人的本质,但是一切都直指痛苦,所以我捂住她的嘴。我说,你说得对,但是没有办法,先让他们说吧。

她惊恐而警觉的神色没有褪下,不知是她的吐息还是我手心的汗,总之那里一片潮湿的感觉。我看向她的双眼(我想我的眼神是怜爱的、但又是无奈的,那不能安抚她),她是如此无措、如此恐慌、快哭出来的神情让我想起红了眼的小兔。她的呼吸被我手指的毛细血管吸收,随着血液流上我的胸口,最终我与她一同恐惧地喘息起来。

我说,我没有办法,很抱歉。然后我看向远处的人群,他们很明显看见了我——我们,也许刚刚就暴露了,即使我们从远处走来。他们依然在看着彼此谈话,但是声音太大了,我和她都能听见蛛丝马迹(或者眼神就是无声的质问)。她站立不安地把右手缩进袖子,摸索着里面凸起的形状。我摇摇头,但是我失去了力气,从心脏开始,如同犯了哮喘一般,呼吸困难,迈不动步,抬不起手,甚至连站立的力量都没有了。我最后抬起头抱歉地看向她,相依为命的人无法支撑与保护起彼此。我说对不起,但是,别去。

她没有听,她见不得我痛苦,但是无疑她袖子里的金属光泽会带来更多的不幸,我说,别去,别去……但是我忽然哽住,声音小的如同半梦半醒之间的梦呓,她不知道的是,随着她的脚步背向我向前,我的重力被一寸寸剥夺——拜托,我可不是专业的空军,我绝对没有受过这种训练。那样的痛苦逼出了我的眼泪,又让那泪滴无法坠落,只模糊我的眼眶,其中的盐分又让我的眼睛生疼。

但是时间不多了。

当她举起手,阳光没有照亮那把匕首。霎那间雷声轰然而起,闪电燃烧的光让所有人没有看清她在那一瞬间收回袖管的东西,我也一瞬间透过气来,她转头了。

一次不应该存在的反抗没有成功。太好了。

九州歌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爱,要这样喜欢


没有人说你是错的,可如果当你自己都认为这是错的


所有的一切,无法找寻的源头


这样喜欢是对的,这样是错的


可我找不到


你看着我,看着这个世界,看着这个什么存在都会存在的世界


如果忽然感到窒息,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你屏息太久,要弥补的太多


我记得上一次这样,结果是什么


因为,一个太虚妄的理由


太虚妄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爱,要这样喜欢


没有人说你是错的,可如果当你自己都认为这是错的


所有的一切,无法找寻的源头


这样喜欢是对的,这样是错的


可我找不到


你看着我,看着这个世界,看着这个什么存在都会存在的世界


如果忽然感到窒息,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你屏息太久,要弥补的太多


我记得上一次这样,结果是什么


因为,一个太虚妄的理由


太虚妄了


此非明

他们将我的痛苦,当作零食来咀嚼,当作戏剧来评点,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谈……哪怕是一个人心如死灰的绝望,对于这个世界,也激不起一丝波澜呢。


这个世界一直如此,是的,一直如此冷酷,我们只是习惯了去看它温柔美好的表象。我们欺骗着自己而活——用幻想安抚空虚寂寞的内心,以声色麻痹自己的感官与灵魂。


我们像在大海里挣扎的溺水者,人人难以自保,更别提救赎别人。区别只是有的人抱紧了浮木,顽强生存;有的人则松开了象征希望的绳索,自甘沉沦。


岸?我不知何处是岸。人世的苦难如茫茫大海,无边无际。我只是有幸在舟上罢了。

他们将我的痛苦,当作零食来咀嚼,当作戏剧来评点,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谈……哪怕是一个人心如死灰的绝望,对于这个世界,也激不起一丝波澜呢。


这个世界一直如此,是的,一直如此冷酷,我们只是习惯了去看它温柔美好的表象。我们欺骗着自己而活——用幻想安抚空虚寂寞的内心,以声色麻痹自己的感官与灵魂。


我们像在大海里挣扎的溺水者,人人难以自保,更别提救赎别人。区别只是有的人抱紧了浮木,顽强生存;有的人则松开了象征希望的绳索,自甘沉沦。


岸?我不知何处是岸。人世的苦难如茫茫大海,无边无际。我只是有幸在舟上罢了。


Sexy Needle

"你那么心疼雪莉,我也有抑郁症,怎么不心疼心疼我。"

"啊,哈哈哈..."(艹,长的这么丑这么没用怎么有脸问出口的呢)

呵。

"你那么心疼雪莉,我也有抑郁症,怎么不心疼心疼我。"

"啊,哈哈哈..."(艹,长的这么丑这么没用怎么有脸问出口的呢)

呵。

水煮小白龙1209

10.13   23:53
最近负能量爆棚,被党建工作折磨得不成人形,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工作想到就烦,搞得生活一团糟。我觉得我就适合做那种埋头苦干的工作,我不喜欢说话,不喜欢沟通,觉得很烦躁,我就想缩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闷也好,累也罢我都不怕,可是我讨厌人际,然而我现在在做这种和人交流的工作,好烦!
她也让我很烦,他也让我很烦,一个个的只会给我添乱,真的躁死了!

越痛苦越难熬也怕努力,同时也越想冲破牢笼,我的抗压能力真的不行,想成为坚强的人,又怕成为坚强的人啊

10.13   23:53
最近负能量爆棚,被党建工作折磨得不成人形,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工作想到就烦,搞得生活一团糟。我觉得我就适合做那种埋头苦干的工作,我不喜欢说话,不喜欢沟通,觉得很烦躁,我就想缩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闷也好,累也罢我都不怕,可是我讨厌人际,然而我现在在做这种和人交流的工作,好烦!
她也让我很烦,他也让我很烦,一个个的只会给我添乱,真的躁死了!

越痛苦越难熬也怕努力,同时也越想冲破牢笼,我的抗压能力真的不行,想成为坚强的人,又怕成为坚强的人啊

栗子饼

麻木

麻木是比痛苦更难以接受的东西

痛苦意味着尚且有足够的感知

有感知便可以抓住一些意义与美好

但麻木不一样

黑与白 光与暗 快乐与痛苦 美好与普通都变得一样

赖以生存的 超越生命之物变得与生命等价

当无论如何也不能触碰到一点美好时

活着仅剩的意义都不存在了

怀疑 否定 唾弃会把人装满

麻木是比一般的痛苦更能撕裂一个人的东西

就像划伤与撞伤的区别一样

撞伤的痛会流遍全身 每个细胞都在被扭曲

所以自残的人大多会用刀和牙

所以挣扎的人会拥抱痛苦

麻木不过是混淆是非的异端罢了

麻木是比痛苦更难以接受的东西

痛苦意味着尚且有足够的感知

有感知便可以抓住一些意义与美好

但麻木不一样

黑与白 光与暗 快乐与痛苦 美好与普通都变得一样

赖以生存的 超越生命之物变得与生命等价

当无论如何也不能触碰到一点美好时

活着仅剩的意义都不存在了

怀疑 否定 唾弃会把人装满

麻木是比一般的痛苦更能撕裂一个人的东西

就像划伤与撞伤的区别一样

撞伤的痛会流遍全身 每个细胞都在被扭曲

所以自残的人大多会用刀和牙

所以挣扎的人会拥抱痛苦

麻木不过是混淆是非的异端罢了

栗子饼

关于给予善意

虽然我们背后已经伤痕累累

我依然觉得我们应该去把善意给那些初次负伤的人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

这就已经是人生中最不堪的痛苦了

第一次面对苍白的现实的时候 会觉得世界都崩塌了啊


希望我能够用同理心去帮助更多刚刚坠入深渊的人

希望他们不要被那么多人定义为脆弱和浅薄

也希望他们可以走出来 不要继续坠向更深的痛苦

虽然我们背后已经伤痕累累

我依然觉得我们应该去把善意给那些初次负伤的人

因为对于他们来说

这就已经是人生中最不堪的痛苦了

第一次面对苍白的现实的时候 会觉得世界都崩塌了啊


希望我能够用同理心去帮助更多刚刚坠入深渊的人

希望他们不要被那么多人定义为脆弱和浅薄

也希望他们可以走出来 不要继续坠向更深的痛苦


风来疏竹

2017.05.23

      狭小的天地,真的会消磨人的意志,它真的挫伤了我的自尊。

      又是不合群的问题,初中似乎就是这般,看不惯他们在一起吵吵闹闹,打打笑笑。觉得那不过是可怜的人寻求自我安慰的做法罢了。

      我彻夜不眠,我孤芳一片

      在人群中又不表现

      你看不见我也不呈现

    ...

      狭小的天地,真的会消磨人的意志,它真的挫伤了我的自尊。

      又是不合群的问题,初中似乎就是这般,看不惯他们在一起吵吵闹闹,打打笑笑。觉得那不过是可怜的人寻求自我安慰的做法罢了。

      我彻夜不眠,我孤芳一片

      在人群中又不表现

      你看不见我也不呈现

      但是人类,怎么少得了陪伴

      如今呢,混了两年的高中呢,仍是找不到玩的欢的朋友。我内心的空洞巨大而丑陋。

      没什么非凡的经历,没什么过人的本领

      原引以为傲的资本,现又被踩得不成型

      说什么少年不悲不喜不叹不烦,不过是骗人的伪言

      看多了什么心灵热血鸡汤,还真以为自己披上了铠甲,而软肋一次又一次被轰击。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满腔的无助感涌上双目,就像即将夺眶而出。出来的不是泪水,是无穷无尽的污烟;不是动人楚楚的泪目,是狰狞丑恶的血眼。

      是铁骨铮铮的少年啊!

      最该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却被自卑淹没,该归咎给他人吗?我也没有答案。你们跟我说,我又找谁倾诉?你们不体谅,我又找谁寻尊重?你们无法给予,我又找谁寻安慰?真想痛快地嚎啕大哭一场,可真当视线模糊,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何泪目。

      忽然回想起幼年,有次被斥骂得脸红脖粗,涔涔流泪,满腹委屈不知找谁倾诉时,我望向了更衣室的镜子,那片狭小的天地,让我找到了心灵寄宿之处,想偏安一隅,又惶惶不可终日。

      该怪吗?我也不知道

      都散了都散了,我也不知道,也都过去了,该释怀了。也每每回忆,又觉得不该就这么算了。

      也行也行,毕竟伤一直都在,摸的时候才会痛。

      只是少年不再少年,脸上也不再见久违的笑颜,会被觉得恶心。可,这就是我的前十七年,叹四百多天的气,还有两百多天。

      我果然是穷人,才会说出这么颓废的话,做出这么颓废的事,精神与物质。

      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在最好的年纪里,过着最糟的生活

      匮乏的不是物质,是灵魂与斗志。

      那只长着人脸的狗,还是得像狗一样地走

六月息

我们生命中的痛苦,就像盐一样,也就这么一点点,但是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以为受了一辈子苦。”实际上生活中的麻烦苦恼就这么一点,是否感觉到痛苦,取决于你将它盛放在多大的容器中,当你感到苦的时候是因为你把他装在心中,所以才会觉得苦。当你觉得人生很苦的时候,你把它抛在空中,让自己的心空空如也,觉得这是人生的必然规律,认为吃苦就是消业障,你就会融化在自然的人生哲理当中,你心就不会痛。因为您没有把这些很痛很难过的忧伤藏在心中,你把它释放了,你找朋友谈,出去和人家讲话,和大家开心,就犹如把盐洒向泉里,你就不会觉得很痛苦,所以希望大家要懂得放下自我。

我们人啊,在人生每一站当中,今天把不开心放在篓子里,明天吧...

我们生命中的痛苦,就像盐一样,也就这么一点点,但是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以为受了一辈子苦。”实际上生活中的麻烦苦恼就这么一点,是否感觉到痛苦,取决于你将它盛放在多大的容器中,当你感到苦的时候是因为你把他装在心中,所以才会觉得苦。当你觉得人生很苦的时候,你把它抛在空中,让自己的心空空如也,觉得这是人生的必然规律,认为吃苦就是消业障,你就会融化在自然的人生哲理当中,你心就不会痛。因为您没有把这些很痛很难过的忧伤藏在心中,你把它释放了,你找朋友谈,出去和人家讲话,和大家开心,就犹如把盐洒向泉里,你就不会觉得很痛苦,所以希望大家要懂得放下自我。

我们人啊,在人生每一站当中,今天把不开心放在篓子里,明天吧嫉妒别人放在篓子里,后天把看不惯别人又放在自己的篓子里,后天又把孩子我放不下,我的爸爸妈妈我放不下,我的钱没了我放不下,所有的一切放不下全部背在身上,你哪一天能够脱离苦海呀?所以真正地要脱离就得放下。记住一句话放下就放下,放下能有什么不好呢?放下就是彻底地解决,解决了就是没有,没有了就是解脱,解脱就是空无。所以空无的人才能轻飘飘地飘上去,所以大家很多人在天空当中看见那些太空人在天上全部都是飘的,所以人太重是飞不上去的。我们的灵魂可以上去,我们的肉体永远上不去,你们的肉身你们能保持得了嘛?能够让你们保持多少年呢?

无用良品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

—— 林奕含

原来,人对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

—— 林奕含

冬川

爸爸上班前忽然对我说,你就一天到晚只想着你自己吗?妈妈生病了,你就不想着早点睡明天去照顾她吗?

说完他便走了,他并不需要我的回答。他很生气,很心寒,他在指责我恨骂我。


我能找出很多他如此想的理由,也知道我并非是他看到的那样,对妈妈的病毫不关心不问一句。我早上出了两趟门给妈妈买了菜,买了果汁香蕉,关心她问她还需要什么,担忧她想给她买药。我在微信上问了好几次妈妈的病情如何,感受如何。因为她早上说要炖排骨,就炖了排骨汤,希望她明天如果回家能喝到,因为我明天必须要回去工作。

但我应该如何为自己辩解呢。我要如何开口呢。

这些话有必要说出来吗?如此苍白无力,令人恶心。


我只是感到一种奇怪的难受。...

爸爸上班前忽然对我说,你就一天到晚只想着你自己吗?妈妈生病了,你就不想着早点睡明天去照顾她吗?

说完他便走了,他并不需要我的回答。他很生气,很心寒,他在指责我恨骂我。


我能找出很多他如此想的理由,也知道我并非是他看到的那样,对妈妈的病毫不关心不问一句。我早上出了两趟门给妈妈买了菜,买了果汁香蕉,关心她问她还需要什么,担忧她想给她买药。我在微信上问了好几次妈妈的病情如何,感受如何。因为她早上说要炖排骨,就炖了排骨汤,希望她明天如果回家能喝到,因为我明天必须要回去工作。

但我应该如何为自己辩解呢。我要如何开口呢。

这些话有必要说出来吗?如此苍白无力,令人恶心。


我只是感到一种奇怪的难受。


人间事,如此难。

人间情,如此难。

好难受啊,像窒息一样,溺水一样。但是为什么不是钻心剜骨刀刺那样尖锐的痛。我应该那么痛的,否则就不应该难受。

不对,真的不对,错位了。

我,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若是父母、姐姐,都认为我是一个狼心狗肺冷血无情的人,我真的还有必要留在这里吗?

若我真是如此也就罢了,因为我是一个真正无情的人,我一点也不在意他们,更不在意他们是如何看待我的。那我也就不会因此有任何感觉了。

独立生活也很难,找一份好的工作很难,不找家里要钱很难,因为这是我一意孤行的选择。计算着手中还剩下的几百元,估摸着能否过完培训月很难;怕培训完考核过不了,硬着头皮摸索练习也很难;面对家人逐渐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合适,所以想要逃离却知道不能,也很难。

但即便这样,我也只是感到压抑些微的焦虑,与此同时像游魂一样对自己的现状和苦难不屑一顾。


我应该告诉父亲我的想法吗?可是,什么想法?

我渐渐似乎明白了,我就是少了一块很重要的零件,它使我无法明白要如何适应亲情,使我对他们的想法和自己的想法都很费解,使我在处理表达这种事上犹犹豫豫万分困难。


我为什么只关心我自己?

不是的,我也关心他们,纵然我也曾希望自己是个无知无觉的机器人,但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但是啊,真的很难啊,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是这么困难。我自己也仿佛是一具空壳,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每当我冒出想要顺势跳下去的想法时,我要找出各种理由去反驳我推翻我阻止我。我要去理解我自己,抓住一切让我开心的东西,让我留下来。

或许是我爱他们的方式太微薄,对正常人来说就是不堪的垃圾。


他们的存在也是阻止我的重要理由之一,因为我知道我自杀对他们来说会多么严重,哪怕,我是这样一个女儿。

他们认为我不爱他们,但我爱,应该,如果那样的感情是爱的话。他们认为我一点也不在意,但我在意,我关心了,我付出了。他们还认为我总是一意孤行,只考虑自己,但我考虑他们了,我妥协了。

只是这些东西,即使我那样努力艰难地做了,在他们的世界里,仍旧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微小得他们看都看不见,更加无法理解。

他们眼中的我,就是那样冷漠冷血,对亲人的苦痛无动于衷的人。


是的,我的确算不上一个孝顺体贴的女儿,但我也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

但我无力证明,更无力开口。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实在太过艰深,与人的相处和感情,常使我感到困惑。他们看不见的那些东西,已经是我万分艰难才表达出来的了。

诉说如此微不足道的不堪的改变妥协付出,为自己辩护,在他人看来,难道不是一个笑话?


我要怎么做?

我应该和父亲说些什么吗?为母亲做什么吗?可我要说什么?我能做什么?

他们便是这样看待我的,我一点也不怨怪他们,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身上,因为我无法如常人一般。

可,我还应该留在这里吗?我是否应该如从前计划的一样,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城市?我应该与家中断绝联系吗?

因为我对我自身已是鄙夷厌弃了,且或许我从未出生、不是他们的孩子,对他们来说还会更舒心更好。


我要如何做,才能让他们遗忘我呢……


Laughter

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他们那片的人出去玩的照片里有他

害 精神科和心内科我总得去一个呗

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他们那片的人出去玩的照片里有他

害 精神科和心内科我总得去一个呗


朔星言

感觉

我们突然失去心,和情感


面对世界毫无感情,也哭不出来


我们希望有人来拯救我们


却发现除非在死亡边缘,不然根本没人理会

我们突然失去心,和情感


面对世界毫无感情,也哭不出来


我们希望有人来拯救我们


却发现除非在死亡边缘,不然根本没人理会


无用良品
欢笑背后可能隐藏着粗糙、坚硬和...

欢笑背后可能隐藏着粗糙、坚硬和冷漠的性情,但悲伤背后总是悲伤。痛苦不像享乐,它不戴面具。

 —— 王尔德

欢笑背后可能隐藏着粗糙、坚硬和冷漠的性情,但悲伤背后总是悲伤。痛苦不像享乐,它不戴面具。

 —— 王尔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